第六十六章 伯父目光如炬

作者:宝石猫书名:随身英雄杀类别:玄幻奇幻更新时间:15/12/13 03:54:26字数:13720

郑霸点了点头,他有点怜惜的朝着郑惊人看了一眼道:“这个傻小子,以为自己要占多大便宜呢,这一回,有苦头吃了。”

“爹,半年之后,就是五年一度的天下英才论品之会,您觉得,郑鸣能不能列入上三品?”

郑庸恩沉吟了刹那,摇了摇头道:“天下英才何其多,郑鸣虽然出色,但是最多也只能列入中三品。”

“就在刚才回来的时候,我还和族长谈过这件事情,我们两个都有意让郑鸣代表咱们郑家参加这次的天下英才论品之会。”

“对他的目标,是争取进入第五品,确保进入第六品。”

郑霸摸了一下脑袋,笑着道:“爹,您不是开玩笑吧,郑鸣那一身蛮力,再加上这拳法,您说太上长老都感到头疼,他怎么就进不了上三品。”

“你呀你,还我们郑家一堂之主呢,对于形势都摸不准。郑鸣今年不到十五岁,能够达到现在的成绩,在咱们晴川县,是独一份不假。”

郑庸恩恨铁不成钢的朝着郑霸看了一眼,目光落在郑鸣身上道:“但是放在鹿灵府,就只能是出众!再放在咱们景宏州,也就是一般而已。”

“一般,这怎么可能?”郑霸瞪大眼睛看着自己的父亲,声音更不觉大了起来。

郑庸恩哼了一声道:“你知道咱们洲侯大人现在是什么修为吗?”

“洲侯大人是四品武者!”郑霸随口道:“爹你提洲侯大人干嘛,莫非当年洲侯大人也参加过天下论品!”

“洲侯大人自然参加过天下论品,而且他参加天下论品的时候,和你一样的年龄。”郑庸恩带着一丝恨铁不成钢的朝着郑霸道:“不对,洲侯大人论起年龄,好似比你还要小一岁。”

郑霸对于这点虽然也知道,但是听到自己的父亲提到这个,他还是觉得有点凌乱。

已经达到了四品的洲侯,和还是十品巅峰的郑霸相比,高出了六个品级。

但是他们的年龄却相同。

“爹,咱们还是说咱们的话,您说洲侯大人就说洲侯大人,别牵涉儿子我啊!”

郑霸的话语中带着不满,而郑庸恩此时却没有生气:“我也不想牵涉你,只是你站在我身边,所以就那你来对比一下。”

拿我来对比,您怎么不拿您自己对比,好似您和王朝第一品的那几位长者,年龄也差不了太多。

心中不爽的郑霸,只敢在心中嘀咕,这种话他是万万不敢说的,虽然他儿子不小了,但是他依旧怕挨揍。

“洲侯大人当年参加天下英才榜的时候,被评为四品上等英才,你可知道他当时的修为?”

“洲侯大人当年的修为,是八品武者巅峰,而且他本身修炼的,更是咱们景宏州第一练气法诀神照典。”

八品武者巅峰,再加上景宏州第一练气法诀神照典,这加起来的威力,绝对不是太上长老可以比拟的。

甚至可以说,以太上长老的实力,在当年的洲侯大人手中,能走上几个回合,都是问题。

“十五岁不到,就能够达到八品武者巅峰,实在是人比人吓死人啊!”郑霸续了一口气,有点感叹的道:“一直在晴川县呆着,都有点坐井观天了。”

郑庸恩没有在开口,他目视着已经准备收手的郑鸣,轻轻的摇了摇头。

虽然郑鸣悟性不错,资质也可以,还遇到了一个不错的机缘,但是在郑庸恩的眼中,他最大的成就,也已经注定。

他或许能够将郑家在景宏州带的更进一步,但是他的实力和底蕴让他难以跳出景宏州。难以和王朝之中,那些顶尖大族的少年英才相互争锋。

自然,也就没有了踏上更大舞台的机会。

郑庸恩不知道,就在他提到洲侯的时候,正在和郑惊人的比斗的少年,眼眸轻轻的动了一下!

……

“鸣哥,再过十里就是鹿灵府,我刚才看到鹿灵府的城墙了!”郑惊人骑在龙鳞凶驴上,一脸得瑟的摸样。

郑亨本来就是敦厚的性子,所以对郑惊人这种得瑟只是微笑相对,而郑鸣则恨不得将郑惊人这家伙狠狠的揍上一顿。

这家伙,还真是够记仇的。

送郑亨来鹿灵府这件事,本来没有郑惊人这家伙什么事,而他非要送,郑鸣兄弟也不能拒绝。

一路上,郑惊人都在催动他那龙鳞凶驴狂奔,转眼之间,就将郑鸣兄弟以及郑金等五人仍在脑后。

然后……然后这小子半个时辰之后,就会从前面回奔回来,告诉郑鸣他们前面是什么地方。

这没有什么,其实说起来,有一个在前面探路的,其实挺好,但是关键这厮再说了前面是什么之后,就笑眯眯的看着郑鸣,那摸样总的说来,就是一个欠揍。

非常欠的欠!

郑鸣心中很清楚,这小子在记仇,就因为自己之前说他的龙鳞凶驴是驴,所以他就用这种方法告诉自己,他的龙鳞凶驴比自己的马强多少。

“那咱们走慢点。”郑鸣故意不理会郑惊人得意的神色,慢悠悠的对郑金等人道:“鹿灵府是大地方,咱们可不能跑出一身土,跟个乞丐一般让人笑话。”

郑惊人的嘴一咧,差点从龙鳞凶驴上掉下来。他这一路上,玩这种游戏最少玩了十多次,每一次郑鸣都不吭声。

没有想到,他一开口,这嘴就不是一般的毒,我怎么就像乞丐了,郑惊人看着自己身上的尘土,最终还是翻动着自己大小不一的眼眸,朝着郑鸣说了一句嫉妒。

龙鳞凶驴又快速的跑去了鹿灵府,郑鸣等郑惊人跑远,这才砸吧了一下嘴道:“这次到鹿灵府,怎么都要弄匹好脚力,不能让一头驴笑话!”

郑亨对这种事情没有什么经验,所以不开口,而郑金他们五个之中最爱说话的郑火则笑着道:“鸣少,鹿灵府有一个神行院,那里面出售各种坐骑。”

“神行院的坐骑好是好,就是有点贵啊!”喜欢和郑火抬杠的郑土,直接了当的道。

郑火砸吧了一下嘴,没有在说话,显然他也想到了这个问题。

虽然郑家不算是穷人,但是在鹿灵府内,却也称不上富,而一个能够超过龙鳞凶驴的坐骑,最少也要五万两白银。

“贵也要买一个。”郑鸣一挥手,狠狠的道。

坐下的白马,虽然是和他一起冲阵的伙伴,但是随着郑鸣实力的增长,这匹白马,已经越发的跟不上郑鸣的步伐。

不要说用他来增加郑鸣的实力,甚至还会对郑鸣的实力起束缚的作用。所以郑鸣早就有心思,换一匹坐骑,让这匹白马悠然在鹿鸣镇养老。

跃马扬鞭,半个时辰的功夫,鹿灵府高大的城墙已经在望。

通体都是由黑色的岩石切成的城墙,足够由九辆马车并排进入的城门,以及那来来往往的行人,无不昭示着鹿灵府一府之地的气派。

城门口,数十名精干的士兵,正在对来来往往的行人进行检查。呵斥声,更是不时的从这些士兵的口中吐出,那些被检查的行人之中,虽然不少看上去穿着不错,但是在士兵的呵斥声中,一个个都不敢还嘴。

“鸣哥,咱们走这边!”走在郑鸣旁边的郑惊人,并没有走那个队伍已经拍出半里多地的通道,而是催动坐下的龙鳞凶驴,朝着旁边一个基本上没有人的通道策驴冲去。

而当郑鸣他们走上那通道的时候,不少正在排队的人,脸上都露出了羡慕、敬畏的眼神。

这里也有自己前世之中的v通道,郑鸣惊喜之余,不由想到前世之中,自己在排队的时候,只要看到v通道的人,都各种嫉妒恨!

而这里的人,眼光之中没有嫉妒,也没有恨,有的只有敬畏!

“来者何人?”六个都有十三品武者修为的士兵,在郑惊人他们冲来的时候,沉声的喝道。

郑惊人的手中,多出了一个盘旋着巨蟒的令牌道:“晴川县郑家。”

那拦着通道的士兵快速的放开拦着的栅栏,并恭敬的做出了一个请的姿势。

“鸣哥,这就是咱们这些世家大族所拥有的权力,别看那边人挤人,这边通道空着,那边的人,也不能够从这个通道进!”

郑惊人手里把玩着那令牌,很是拉风的道:“因为这是世家特有的通道。”

“这种通道,每一个府城都有,听我爹说,州城里面,更是将城门的通道分成了三条!”

“一条是普通人走的通道,一条是下三品走的通道,一条是中三品走得通道。”

“在国都那边,一个城门的通道,更是被分成四等,最大的,也是人走的最少的上三品通道,足足占了整个城门的一半多呢?”

就在郑鸣得意的显摆着自己的见闻时,几个身穿华丽衣物的年轻人,从对面策马走了过来。

这些年轻人的马匹并不一样,但是有一点却是一样的,那都是漂亮神骏,其中走在最前方的一匹浑身上下通体发黑的骏马,更是头顶长了一只尖尖的青角。

四个漆黑的蹄子,更是被一层蛇鳞一般的东西包裹着。

那大黑马在看到郑惊人的龙鳞凶驴之时,就发出了一声吼叫。这吼声,似虎非虎,几匹从平民通道进来的马车,拉车的马匹在听到这吼叫的刹那,直接瘫软在了地上。

郑惊人的龙鳞凶驴虽然样貌不出众,但是在这吼声中,却也并不示弱,也跟着发出了一声驴嘶。

一马一驴,就这样在城门口互相大叫了起来。

郑鸣坐下的白马,虽然跟随郑鸣冲阵瀚云寨,也是一匹难得的战马,但是此时在这龙鳞凶驴以及那头上长角的骏马的嘶吼下,却也身体发颤。

至于郑亨等人的骏马,更是有一种瘫软在地上的迹象,吓得郑亨等人,直接从马上跳下来,将自己的马匹给扶住。

“哈哈,还有人骑龙鳞凶驴,真是小地方的人!”一个身穿紫色武士服的青年男子,手指着郑惊人的龙鳞凶驴,满是嘲讽的道:“乡下来的土坯子,和他们一般见识,实在是没有什么意思,赵兄咱们还是走吧!”

被称为赵兄的,是那骑在大黑马上的男子,他哈哈一笑道:“也对,不能因为几个乡下的土包子,耽误了咱们听轻灵姑娘的琴音。”

说话间,那男子一催大黑马,整个人就好似一条箭一般的朝着城门口冲了过去。

其他几个男子,也紧跟在男子的身后,催动着自己坐下或者头顶生角,或者胸前长麟的坐骑朝着远处冲去。

“妈的,被鄙视了,猖狂什么,有本事别窝在府城当清闲世家!”郑惊人狠狠的在地上吐了一口吐沫,声音之中同样充满了不忿的道。

随即他又朝着郑鸣道:“都怨我老爹,明明加上一万两银子,就能够帮我买一匹青麟马,他非要给我买个龙鳞凶驴。”

“还说什么他觉得这头驴子,更配得上我!”

看着郑惊人骑在龙鳞凶驴上的摸样,郑鸣丝毫没有公德心的道:“伯父目光如炬!”

郑惊人差点没有被一口气噎死,他那受伤的心,直朝着郑亨看去,这一刻,他只能够从一向都稳重的郑亨那里,找一点安慰。

“伯父真是目光如炬!”郑亨朝着郑惊人伸出了大拇指。

ps:大章,兄弟们看的爽,就给本书投两票,呼呼,现在正是需要兄弟们支持的时候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