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9章 还施彼身

作者:步征书名:龙皇武神类别:言情都市更新时间:16/05/05 00:46:27字数:11928

凌云淡定悠然,继续往前走,他甚至还扭过头冲着给他加油助威的张灵微微一笑。

凌云走上前去,对勾俊发后面连滚带爬的皮和志连看都不看,一脚就踩在了勾俊发的胸口上。

他多重的身体,脚上多大的力道?本来就痛得动弹不得的勾俊发被他这么一踩,只来得及嗷了一嗓子,就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了。

他死狗一般躺在地上,看向凌云的眼睛里,除了恐惧还是恐惧,目光中都带了一丝乞求。

凌云低头,脸上依旧是那副人畜无害的笑容,很亲切的看着勾俊发那张痛得扭曲的死人脸笑道:“勾俊发,是吧?”

“我说小勾子,现在,你可以好好的说几句人话了吧?”

“嘎!”什么?小勾子?

教室里围上来看热闹的同学听了忍不住乐了,校园纨绔恶少勾俊发,到凌云嘴里竟然成了小勾子了。

这时候,高三六班教室外面走廊上经过的学生也听到了里面的动静,纷纷冲进来观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凌云问了半天却没听到回答,他皱眉看向勾俊发的脸才发现,原来勾俊发此时已经被他踩的直翻白眼了,哪儿还能张口说话?

凌云叹了一口气,心说你这体格连韦天干都比不了呢,于是缓缓挪开了脚。

勾俊发忍着五脏六腑被打的移位的痛苦,张开大口剧烈喘了几口气,这才开口说道:“凌云,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慢着,不要急着认错,咱们有话好好说。”

凌云笑眯眯的低头看着勾俊发,淡淡道:“我记得刚才你说这三年一共拿了我多少钱?”

“三……三四千……”勾俊发忍着剧痛回答道。

“三千加四千,一共是七千,张灵,七千块钱存银行三年一共是多少利息?”

周围同学见凌云这么理解三四千,忍不住哄堂大笑了起来。

对于勾俊发的坏,整个清水一中谁人不知哪个不晓?提起他和鲁成天两个人,谁不是恨得牙根痒痒,却又敢怒不敢言?

何况他们也都知道勾俊发这三年是怎么欺负凌云的,因此根本没有人为他感到可怜,相反大家都觉得很是畅快!

凌云真是为他们出了一口恶气啊!

张灵噗嗤一笑,煞有介事的先看了一眼曹珊珊,才对凌云说道:“存三年死期的话,应该有百分之十几吧,具体我也忘了呢!”

曹珊珊听了忍不住白了张灵一眼,她也太狠了,三年死期的利率也不过百分之五,张灵竟然狮子大开口,随随便便就加了至少两倍。

凌云点头表示感谢,然后冲勾俊发认真说道:“你看,七千块钱如果百分之十五利息的话,应该是一千零五十,零头我就不要了,我拿回来八千,不算过分吧?”

勾俊发此时哪儿还在乎凌云怎么算,他恨不得赶紧逃出高三六班,因此鸡啄米似的猛烈点头道:“对,一点儿都没错,八千,就是八千……”

凌云皱着眉头问道:“小勾子,你可想好了,我真没有算错?”

“没算错,绝对没算错!”勾俊发这时候就差对天发誓了。

凌云冷哼了一声道:“那就好,拿钱吧……”

勾俊发又是一阵猛的点头,他努力挣扎着从地上坐了起来,从上衣兜里掏出自己厚厚的钱包,把钱包里的钱都拿了出来递给凌云,颤抖着道:“这是一万块,都给你了……”

凌云接过钱,刷刷刷数出二十张,随手甩到了勾俊发的脸上,冷哼了一声道:“你以为我是你啊?我只是拿回我自己的钱而已,多一分都不要。”

曹珊珊听了忍不住翻了个白眼,狠狠鄙视了一下凌云的无耻!

你比人家勒索你的钱多要了一倍还多,还有脸说什么多一分都不要?

她不禁又想起了凌云中午拿她那一千块钱的样子,心说这人还能再无耻一点儿吗?

答案是能。

只听凌云又淡淡说道:“不过,我不能白打你一顿吧?看在我出这么大力气的份上,你觉不觉得应该给我点儿体力费?”

勾俊发疼的扭曲的脸,差点儿就绿了,因为这句话从来都是他对别人说的,没想到今天凌云竟然对他说了出来。

可他现在被人踩在脚底下,哪儿有反驳的机会,于是赶忙又把散落在自己周围的钱全部都捡了起来,双手举着恭恭敬敬的递到凌云手里。

谁知凌云翻脸如翻书,重重哼了一声道:“太多了,打你还不值的这么多钱,只要一半就够!”

勾俊发现在连死的心都有了,心说凌云你这不是折腾人嘛,不过他可不敢表现出来,只好老老实实数出一千,乖乖的递到凌云手里。

这次凌云欣然收下,并没有再为难他。

吃亏不是凌云的风格,他的原则是,就算一时吃了亏,将来也要加倍的讨回来,至于无耻两个字怎么写,凌云的词典里还真没有。

凌云收好钱,半天没有说话。

这时候勾俊发似乎开始缓过劲来了,他小心翼翼的看着凌云,讨好的问道:“凌云,现在我们可以走了吧?”

勾俊发暗暗对天发誓,今天遭受的耻辱一定要十倍百倍的讨回来,凌云今天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竟然敢这么羞辱他,不找回这个场子,他勾俊发以后就别在清水市混了!

凌云嘿嘿一笑道:“不急着走,我还记得你刚才说过,只要你的手痒痒了就要拿我练练手,对不对?”

勾俊发听了顿时脸色一变,他实在搞不清凌云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只见凌云突然冷哼道:“那么现在我告诉你,最近我手痒得很,只要我手痒痒了就会找你练手,从今以后你最好不要在我面前出现,否则见一次打一次,听到了没有?!”

勾俊发脸上的肌肉猛地一阵抽动,心中暗暗后悔自己为什么这么大意,要是按照鲁成天的计划,把凌云叫到天台上去,他们五六个人打凌云一个,还不是想怎么揍就怎么揍?

反正今后清水一中就没你凌云这一号人了,老子索性就彻底怂一次,先离开这里再说。

于是他点头如捣蒜,忙不迭答道:“听到了,听到了,我以后一定不会在你面前出现。”

勾俊发虽然坏的祖坟上冒黑烟,可他不傻。他可不想让凌云再给他来上那么一脚,从这里再来一脚就踢门口去了,那样的话丢人就真丢大了。

勾俊发说完就想努力站起身来,却被凌云冷不丁一脚又给踩了回去。

“我让你起来了么,你就起来?”

凌云眼神冰冷道:“你还没有告诉我,你脸上的伤是怎么回事?”

勾俊发快哭了!脸上的伤?那还不是被你一拳给打的么?

他知道自己至少被打掉了三颗牙齿,可他想了想却老老实实说道:“我脸上的伤是自己不小心撞墙上磕的。”

这也是他和鲁成天欺负完了学生之后的例常问话,让被打的学生说是自己磕的碰的,就是不能说是被他们打的。

全学校的学生谁敢惹他们两个?被打被欺负了,也就是敢怒而不敢言罢了,只是勾俊发今天阴沟里翻船,被凌云问到了自己头上。

他总算是知道了什么叫做被人欺负,什么叫做敢怒而不敢言的滋味儿!

凌云这才满意点头,扭头冲着四周大声道:“大家可都听到了啊,勾俊发说他身上的伤是自己撞墙上磕的,跟咱们班可没有什么关系。”

接着他又好心的提醒勾俊发:“以后走路什么的,千万要小心点儿,没事儿老往墙上撞干什么?”

勾俊发此刻看着“好心”的凌云,就仿佛看着地狱里窜出来的魔鬼一般,他呲着牙赔着笑脸道:“是,以后一定小心。”

凌云不屑一笑,又看着刚爬起来,站在讲台处不知道如何是好的皮和志淡淡道:“你主子的帐,我已经跟他算清了,今天我时间不够,等我哪天时间够了,咱俩的帐再单独算算!”

然后凌云看也不看两人,他轻轻从嘴里吐出一个字:“滚!”

“奥……”

勾俊发跟皮和志,在高三六班所有同学的哄笑声中,两人互相搀扶着,夹着尾巴屁滚尿流的逃离了。

凌云头也不回的朝着自己的座位走去,顺道还把勾俊发撞掉的那些书给同学拾起来摆好,然后才回到座位上坐下。

“厉害厉害,凌云实在是太厉害了,暴打纨绔啊,把校园四大恶少之一的勾俊发给踩了!”

“爽!真爽!真痛快!”

“勾俊发好像从来没吃过这么大亏吧?我感觉他肯定要找人报复凌云……”

“凌云出手也太狠了,只用了两拳一脚,勾俊发竟然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太强悍了……”

教室里一片惊叹赞扬,所有人看向凌云的目光里,都隐隐约约多了一丝敬畏。

到现在,他们都彻底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现在的凌云,根本不能惹!

张灵则是一脸崇拜的看着凌云,两只眼睛就差没变成心形了,她忽然觉得凌云的形象忽然不那么令人讨厌了,相反,还多了一丝可爱。

“第五次了……好像,他的左脸颊上还有一个酒窝呢……要是再瘦一点儿就完美了……”

曹珊珊听着张灵在那里自言自语发花痴,却一直很沉默,从凌云出手开始,她除了震惊之外,就是沉默。

只有她能看的出来,凌云的出手并非是在乱打,他无论是出拳还是出脚,都暗合了某种玄奥的轨迹,妙到毫巅,别说勾俊发了,就是自己都不容易躲开。

凌云,你到底还有多少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