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9章 妙手回春

作者:步征书名:龙皇武神类别:言情都市更新时间:16/05/05 00:46:37字数:13450

那名冲过来要阻拦凌云打人的女交警,呆呆地看着蜷缩在地上,整张脸肿的跟猪头一样,满脸鲜血,奄奄一息的孙星,满脸的愕然。

刚才那么嚣张跋扈,眨眼间就被两个人揍的跟死狗一样了?

凌云和小妖女相视一笑,一左一右从女交警身旁走了过去,直奔重伤垂死的老人。

庄美凤已经从宝马车里下来了,她的脖子和肩膀上插着几根银针,虽然有些不便,却不妨碍她的行动。

不怪孙星从京城追到了清水市,庄美凤确实长得很**!

她身高大概一米六九,一头如瀑布般的酒红色长发,加上成熟火辣,性感十足的身材,立刻把路人的目光都吸引到她身上来了。

庄美凤看上去也就二十岁的样子,雪白晶莹的肌肤,吹弹可破的脸蛋儿白嫩柔美,红唇娇艳欲滴。

她有一双很少见、很勾人的丹凤眼不说,最吸引人的是她的胸和她的腰。

她的胸型是完美的水蜜桃形,很饱满很诱人;她的腰肢却是不堪一握的水蛇腰,不用迈步,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就扶风摆柳,自然散发出一种成熟妩媚的气质。

雪白的肌肤,勾魂夺魄的丹凤眼,如水蜜桃饱满的完美胸型,再加上夺人眼球的水蛇腰,不得不说,庄美凤实在是得到了造物主的最大青睐。

只是她高傲和冰冷的眼神,却能够轻松逼退那些被她勾走了魂儿,忍不住想打她主意的男人的目光。

美而媚!冷而艳!绝色尤物!

她先看了跟死狗一样躺在地上的孙星一眼,冰冷的目光中全是厌恶和恐惧之色。

再转头看向凌云的时候,庄美凤的眼神却充满了感激和忧虑,神情很复杂。

围观的人们议论纷纷,说什么的都有。

“现在的学生怎么这么猛!说打架就打架,连一句话都不多说!”

这是被凌云刚才打人的威势给震惊了的。

“那孙子实在是该打,他自己都说了,那女的根本不待见他,就为了这个就开着车去撞人,还撞伤了三个无辜的人,依我看,打死他都是轻的!”

这是看到孙星欺人太甚,表示支持凌云打人的。

“就是,我还没见过这么嚣张的呢,不就是有钱有势吗?”

“你还真别说,看他的车就知道了,他爸绝对比李刚牛……”

这是知道“我爸是李刚”这件事来龙去脉的。

“哼,你们看那个女的长的那个狐媚样儿,一看就是个狐狸精!”

“开着宝马呢,估计是哪个有钱人的小三儿吧……”

…………这当然是对庄美凤的美貌怀着各种羡慕嫉妒恨的女人的看法。

庄美凤对这些议论充耳不闻,表情淡漠,只是默默地盯着凌云的背影出神。

凌云蹲在老人的身前,又一次展开了装银针的牛皮袋,他冷静地盯着老人的脸色变化,双手合十轻搓。

“凝儿,这次我可能要用七八分钟的时间,在这个时间内,不要让别人打扰我。”

凌云很认真的对小妖女嘱咐道。

他的灵气不能调动,这次只能凭借灵枢九针的针法来抢救老人的性命,凌云不敢马虎大意。

“你放心吧,凌云哥哥,我不会让别人打扰你的。”

薛美凝知道老人危在旦夕,随时就可能停止心跳,因此赶紧点头。

待双手搓的稍微发热,凌云双手齐出,左右手同时捏了七八根银针,出手如电,开始扎向老人的周身大穴。

那名中年外科医生和男交警就在老人身旁,他们看得真切,同时目瞪口呆,这个胖子是在给人治病还是在耍杂技啊?!

凌云的手法实在是太快了!

捏针,刺穴,拔针,整个过程犹如行云流水一般!

凌云的双手比常人要肥胖的多,按说用起针来应该很笨拙才对,可他行针的动作,却比绣花绣了几十年的老绣工还要娴熟!

不到三分钟的时间,凌云已经往老头身上扎了二十七针,薛美凝在一旁看的入了迷,嘴巴张的可以塞下一个鸡蛋!

她连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生怕错过任何一个细节。

俗话说,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薛美凝虽然不会灵枢九针,却也可以非常熟练的使用中医针灸,而且认穴找穴,行针的手法在中医界绝对算顶尖之流。

因此她大概能够看的出来,凌云刚才连番施展了三次灵枢九针。

第一次是帮助老人彻底止血,第二次是帮助老人强心,第三次是帮助老人顺气。

凌云长长地呼出一口气,老人的命算是保住了。

可这不是关键。

凌云知道,老人的内伤和断掉的肋骨不足为患,真正的麻烦是老人伤到了大脑。

如果老人捡回一条命,救活了却只是个植物人或者是个瘫痪,那又有什么用?

凌云抬起手肘擦了擦额头的汗水,神色无比凝重,又从针袋里捏出九根银针。

水沟穴、迎香穴、四白穴、承泣穴、晴明穴、攒竹穴、印堂穴、头维穴……

八根银针徐徐刺入。

“这……扎的全是脑袋!”

“这小孩好大胆啊!”

…………

对周围人们的惊呼和赞叹充耳不闻,凌云摒心静气,捏着一根四寸长的银针缓缓扎入老人的百会穴!

灵枢九针,最后一针,也是最关键的一针!

“扎进去一半!”

“天哪,他要干什么?这么扎,好人也被扎死了!”

又是一片惊呼!

“你们不要乱喊!都安静一下,不要影响他施针!”薛美凝震撼之余,不忘对周围的人们发飙。

百会穴,顾名思义,百脉与此交汇,百脉之会,百病所主!

这里何等重要?

就连自己的爷爷要对这处穴道施针,都要思虑再三,慎重无比,凌云却毫不犹豫,该扎就扎!

这需要多大的信心和气魄?

薛美凝只要看凌云凝重的神情就知道他已经行针到了最关键的时刻,当然不想他被打扰。

其实她多虑了,凌云根本不会被周围的一切影响,而且他的灵枢九针已经施展完了。

“呼……还算成功!这老人醒了只要养好伤就没事了。”

凌云一屁股坐到了地上,连续施展了四次灵枢九针,也把他累得精疲力竭。

“凌云哥哥,你没事吧?”

薛美凝少有的用衣袖给凌云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关切的问道。

“我没事。”

凌云看了薛美凝一眼,站起身来说道。

“小伙子请留步!”

那位中年医生见凌云站起身,以为他救完人就要走,赶忙开口喊住了他。

“什么事?”

凌云对这个主动站出来救人的医生看法不错。

“我是江南省立医院的外科医生,我叫钟青山,这是我的名片。”

钟青山走到凌云面前,自报家门,并主动递过一张名片。

凌云顺手接过,低头看了一眼名片上“江南省立医院外科主治医师,博士……”的字样,点了点头,问道:“原来是钟医生,请问您有什么事吗?”

“小伙子,你应该是学中医的吧?我看你医术精湛,想和你认识一下,不知道可不可以给我一个联系方式?”

钟青山直言不讳。

钟青山虽然是现代西医,可绝非对中医一窍不通。

凌云刚才分别给两个小姑娘包扎伤口,矫正、接续断骨,用几根银针就让庄美凤从昏迷中苏醒,又表演般的把那个重伤垂死的老人从鬼门关前面拉了回来,十来分钟的时间,连治四个伤情和伤势皆不相同的伤员!

这医术也太神了!

能够做到这一点的,别说是他钟青山,就是钟青山搜遍了自己认识的所有名医,也找不出一个!

因此他才起了结交的心思。

“联系方式?”凌云一下子犯起了难。

他又没有手机,上哪给钟青山留联系方式去?

“那个,钟医生,我没有手机……”凌云实话实说。

钟青山以为凌云这是要做好事不留名,他却不肯放弃道:“小伙子,我听这位姑娘说你叫凌云是吧?没有手机不要紧,你给我留个地址就行,我一定登门拜访!”

见两人僵持不下,紧紧挽着凌云胳膊的薛美凝突然眼珠儿一转,娇笑着对钟青山说道:“钟叔叔,有您这张名片就行了,我们一定会联系您的……”

听薛美凝说人家会联系自己,钟青山就算明知这是在搪塞他,也不好继续追问,于是只能苦笑着点了点头。

直到这时,120救护车特有的警报声才从远处响起。

“救护车来了!”

此时,早有其他路口的交警过来指挥疏导交通,十字路口有三个方向的车流已经可以通行。

车辆和人群纷纷让开,两辆救护车呼啸而至。

众多医护人员纷纷下车。

“哟,这不是钟主任嘛?您怎么会在这里?”

一个年轻的主治医师刚从车里出来,就看到了站在凌云对面的钟青山,赶紧过来打招呼。

其实救护车一到,钟青山就知道来的是江南省立医院的救护车了。

“原来是小王啊?今天是你值班?”

钟青山立即迎了上去。

“快看,那个老人动了!”

就在这时,围观的人群中突然传出了一声惊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