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作者:深蓝椰子汁书名:星河帝国类别:玄幻奇幻更新时间:16/05/17 11:53:10字数:11556

十四年前。

钢铁帝国第九星区,极东之地。

孤寂而冰冷的星球一如既往地悬垂在这片星系的边缘,一艘军用武装飞船的秘密登录意味着臭名昭著的新月监狱罕见地迎来了新客人。

中央指挥所中散发着淡淡的血腥气味,一名西装革履的独眼男子缓缓地打开办公室的大门。

门外站着一个和蔼的老人。他的穿着无可挑剔,唯一引人注目的便是他怀里抱着的一个孩子。

独眼男子有些惊讶地看着那个孩子:“这就是新囚犯?”

老人默默点了点头。

“他会死在这里的,很快。”男子皱眉。

老人微笑:“这是侯爵大人的意思。”

独眼男子耸了耸肩,大步流星走回办公室,按下按钮,果断下令:“克里斯,来了个新犯人。就安排在第七区吧,没错,第七区。”

下一秒,他转身,不客气地对老人说:“把他给我就行了。”

“那件事情我也曾听说,侯爵大人的确无愧冷血之名……不过这孩子是怎么回事?”

老人默默将孩子递了过去,后者也不哭闹,只是转着哧溜溜的黑眼珠,似乎在思考着什么。他的脖子上挂着一个古老的怀表。

“他叫罗南。”

老人解释道。

独眼男子身子一震,深深地看了老人一眼,沉默不语。

然而他抱着孩子的双手,却隐隐有些发抖。

身份高贵的老者很快伴随着武装飞船的起飞离开了这片在帝国高层看来腌臜泥泞的土地。

独眼男子站在中央指挥室,透过玻璃看着飞船起飞,决绝地飞向宇宙深处,末了,终究是轻轻叹息了一声:

“我早就知道那只老虎冷血,却没想到这么心狠手辣。”

“小家伙,你的命真是糟糕极了。”

“尽可能地活下去吧……虽然这几乎不可能。”

办公室的大门无声打开,几名警卫人员鱼贯而入。

一名刀疤脸大汉大步流星走了过来:

“我来接犯人。”

独眼男子转身,摊开手。

众人愕然。

就在这个时候,那个始终沉默的孩子突然爆发出一阵惊人的啼哭声!

他是那么幼小,但死死抓着那块怀表的手又是那么有力。

指挥所内尴尬的一众男子并不知道,这一阵哭声,也是罗南自出生以来第一次发出声音。

……

十四年后。

新月监狱第七区。

夜至深处,突然警报声大作!

所有警卫和电子警察从睡梦中惊醒——有人试图越狱!

说实话,这种事情在新月监狱并不经常发生。作为一个具有私人和军事双重性质的监狱,新月监狱几乎是帝国所有罪犯的梦魇!

强大的守卫,无处不转的电子信息压制,无孔不入的监视,坚固的堡垒和多重隔离措施保证了囚犯来到此地,都是有入无出。

事实上,近三十年来,还没有一个人能从新月监狱逃离。

“等我抓到那个王八蛋,我一定要杀了他。”

后勤通道特殊隔离区,一名还没睡醒的警卫端着枪,打了一个哈欠,同时在心底默默诅咒着多事的越狱者。

在他眼里,这名越狱者纯粹就是在给自己和同僚们增加工作量。

这世界上或许有人能逃离新月,但那个人应该还没出生。

漆黑的夜里,他懒洋洋地戴上夜视设备。

后勤通道隔离带东部是图书馆,这附近没有任何暗门或者地道,囚犯不可能往这边走的。

他这么想着的时候,前方的一座应急通道大门上忽然闪过了一抹绿色!

警卫顿时一惊。

他下意识地瞄准,心脏扑通扑通跳起来。

下一秒,他的眼前突然一黑,所有电子设备都出现了数据流紊乱的情况。

大门轰然打开,一个迅捷如猎豹般的身影出现在了他面前。

他毫不犹豫选择了开枪!

新月监狱中,警卫面对在逃囚犯的时候,拥有绝对处置权!

砰!

枪声响起,那人影突然一矮,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蹿了过来。

刹那间,警卫背后汗毛倒立,他想要继续射击,没想到一阵剧痛从下体传来!

“他-妈……”

脏话还没出口,头晕目眩的感觉突然降临,他的后脑被敲了一下。

轰!身材肥硕的警卫应声而倒。

人影停了一会儿,轻轻喘了一口气。

不远处,一个监控摄像头调转方向,往这边扫过来。

他皱了皱眉头,突然握住了胸前的怀表,低声问道:

“还没搞定监控?”

过了一会儿,似乎得到了满意的答复,他才释然展开眉头。

他看了一眼紧紧盯着自己的摄像头,笑了笑,快速消失在后勤通道的黑暗深处。

……

一个小时之后,一座事先被藏在预定地点的隐形飞船艰难地爬升,越过新月早已瘫痪的雷达和其他侦测系统,消失在了宇宙深处。

而与此同时,帝国首都的一座侯爵府邸中。

一份新鲜出炉的报告被送到了侯爵大人的书桌上。

“就这么逃走了?”

仪表威武、一身戎装的罗某人挑了挑眉毛,没有流露太多情绪。

绅士装扮的老者微微颔首:“少爷很聪明。”

“真聪明的话,我也不用等这么多年。”罗某人淡淡地说:“惹出这么多麻烦事,真以为我不敢杀他?”

老者微笑道:“他毕竟是您的儿子。十四年前我们就检测过,他不是巫师。”

罗姓侯爵沉默了一会儿,挥了挥手:

“罢了罢了,这才出门几天,桌子上就这么多灰了,擦干净吧。”

老者询问:“多干净?”

侯爵不耐烦:“当然是越干净越好!”

……

漆黑色的宇宙中,孤独的飞船缓慢而艰难地行驶着。

少年看着远方的星河,突然自语道:“这就没电了?”

“省吃俭用存了十四年,一下子就挥霍完了。果然是败家玩意儿啊。”

他摇了摇头,打开那看似陈旧的怀表。

一个温暖的笑容出现在他面前。这个有着太阳一般笑容的女子,就是他的母亲。

他永远忘不了她的笑容,正如他永远也忘不了那场大火。

表盘上时间依然在走,但是那个陪伴了自己十四年的贱贱的声音却消失了。

或许真的是没电了吧。

他深吸一口气,将怀表合上。

突然间,飞船开始密集地震荡起来。

“该死!不会是七拼八凑的结构不够稳固,要散架了吧?”

少年猛地冲到驾驶室,刚想查看相关指数,谁知道就在这个时候,一座巨大的飞船横陈在了不远处的星野中。

和这艘杂牌飞船相比,远方的庞然大物就好像来自宇宙深处的怪兽,缓缓露出了狰狞的爪牙。

啪!

强光从飞船上打出,直接锁定了少年的小飞船。

而就在这个时候,他也看到了飞船外特有的荧光铭文。

当看到那个人的名字的时候,他沉默地放弃了所有逃跑的打算。

在浩瀚的光辉下,小小飞船在强光的指引下,缓缓被巨型飞船纳入腹中。

繁星点缀星河,飞船穿梭其间,悄然无声;而迎接少年和这个宇宙的,一如既往的,是变或不变的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