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零六章 退兵部署(上)

作者:贼眉鼠眼书名:贞观大闲人类别:历史穿越更新时间:17/12/15 22:02:21字数:11566

从渡辽河之后的战事种种不顺,到攻打安市城无果而撤,最后大行城外被靺鞨部落偷袭烧了粮草,大唐筹备多年的东征可谓命舛时乖,出师不利。

当所有将领建议马上撤兵的现实摆在面前,这根稻草最终压垮了李世民,一口浊血喷出,人已栽倒在地昏迷不醒。

帐内诸将大惊,急忙将李世民抬到床榻上,并马上宣来太医。

太医们慌忙进帐为李世民诊治,常涂将诸将请出帐外,将军们六神无主地站在帐外来回踱步,神情纷纷露出焦虑担忧之色。

过了一个多时辰,常涂匆忙出帐,告诉诸将陛下已醒,但需要静养,诸将可各回营帐,约束部将,并马上安排撤兵事宜,制军之权全交于辽东道行军大总管李绩。

常涂传达了许多李世民交代的话,却绝口不提李世民究竟为何吐血昏倒,诸将深知帝王的疾病亦是机密之事,没人敢多嘴去问,于是怀着忐忑之心各自散去。

…………

大军后方被靺鞨骑兵破坏得遍地疮痍,处处皆是尸首和粮草被焚烧后的痕迹,有的地方甚至还冒着浓烟,李素不得不将营帐搬进了中军帅帐附近。

一支二十多万人的大军进退是很麻烦的,从命令下达开始,二十多万人要收拾行装,要喂马拔营,要归拢兵器军械等等,过程非常繁琐,没有两个时辰动不了身。

所以当撤兵的命令下达时,李家的部曲忙着收拾行李,而李素却依然不慌不忙坐在帅帐内,慢悠悠地品着茶。

高素慧跪坐在他的对面,神情无悲无喜,目光有些呆滞,不知在想着什么。

李素阴沉着脸,浅浅啜着茶水,透过氤氲缭绕的热雾,静静地看着她的表情。

二人一直这么沉默着,仿佛一对得道高僧在坐枯禅。

营帐外,战马的嘶鸣声打断了高素慧的思绪,她猛地惊醒过来,然后便与李素的目光碰撞上,高素慧一惊,急忙垂下头。

李素笑了,笑容带着冷意。

“我军刚刚被偷袭,大约你也听说了,败得很惨,我军战死将士一万余,民夫一万余,伤者不计其数,嗯,靺鞨骑兵干的,当然,肯定是你们高句丽的泉盖苏文借的兵,如果站在中立的角度,不得不说,这一仗打得漂亮,这是一场经典的偷袭战,足够有资格载入史册,作为经典战例列入兵书之中,以供后人学习瞻仰……”

似乎听出了李素语气里压抑的愤怒之意,高素慧身躯一颤,轻声道:“奴婢已是唐国的俘虏,两国交战之胜负已与奴婢无关。”

李素瞥了她一眼,笑道:“是不是很害怕我会迁怒于你?说不定便一声令下把你拉出去斩了,或者把你先糟蹋了再斩……”

高素慧吓得浑身一抖,脸蛋苍白地道:“奴婢是无辜的……”

“连我大唐的皇帝陛下你都敢刺杀,难不成你以为自己是个乖宝宝?”李素冷笑道。

高素慧语滞,慢慢地垂下头,双手紧紧攥着衣角,指节泛了白。

李素静静地看着她的反应,暗暗点头。

演技越来越精湛了,刚才这几句话里,她的表情从畏惧到悲愤,再到无可奈何的黯然,表演很有层次感,显然,这个女人的戏感越来越强了,或许有时候连她自己都分不清是在演戏还是在真实的活着。

李素忽然很好奇,他很想知道这个女人内心的真实想法,当她知道唐军大败之后究竟在想什么,她打算接下来做什么?她用这种九死一生的冒险方法潜伏在自己身边,她想得到什么?

太多的问题想问,然而李素却无法说出口,现在还不是撕破脸皮的时候,她对李素有所图谋的同时,李素何尝不是对她也有所图谋?

“在你的心里,我们大唐的人这么可怕吗?”李素含笑问道。

高素慧抬起头,直视着他:“你们唐国入侵我们,攻克了辽东城和大行城,每克一城便下令屠城三日,两座城里的无辜百姓被屠杀殆尽,唐国人难道不可怕么?”

李素冷笑:“看到唐国打了败仗,你今日底气足了是吧?有胆子顶撞我了,嗯?”

高素慧脸色一白,急忙垂头顺目状。

“至于你说屠城,战争何来的仁慈?两国既然交战,互相屠戮本就是应有之义,你既被杨万春收养多年,应该明白这个道理才是。”

“我们大唐有句俗话,‘莫以成败论英雄’,大唐纵然输了一仗,底蕴和战力还是比你们弹丸小国要强得多,高句丽灭国是迟早的事,将来再战,结果必然大不相同……”

李素幽然叹了口气,神情有些黯然,这是一场明明可以避免的败仗,在此之前,李素向李世民劝谏过许多次,甚至不惜冒犯天颜,差点令李世民动怒。

可惜顽固的天可汗陛下一个字都听不进去,一意孤行地按他错误的想法行军打仗,最后李素只能眼睁睁看着唐军为李世民犯下的错误买单。

一将无能,害死三军。

尽管这句话非常的大逆不道,可这却是李素此刻内心最真实的想法。

转过身看着高素慧,李素笑道:“放心,大唐的残忍只在战争时,战场之外的时候还是很仁慈的,败得再惨也不会杀战俘撒气……”

顿了顿,李素发觉自己说这句话有点心虚,据他所知,今日靺鞨骑兵撤退后扔下的两千多伤兵,李世民一声令下,刚刚全部被斩首了……

“咳,更正一下,绝不会杀你撒气,你现在的身份是我的奴婢,我的私有财产受到大唐的法律保护,除非你自己作死。”

高素慧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李素不爽了:“知道奴婢是干什么的吗?”

高素慧语气清冷地道:“知道,服侍您的。”

“嗯,也就是说,你目前干的是服务性工种,知道服务性工种的首要原则是什么吗?”

“奴婢不知。”

“是微笑,微笑服务,尤其是对主人,更要笑得甜蜜,笑得真诚,来,给我笑一个,板着个脸太让我这个主人堵心了,不笑就让你去服侍我那一百多个部曲……”

高素慧急忙朝李素奋力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

李素一打响指:“很好,感受到你的真诚了,以后记得保持下去。”

虐过高素慧后,李素的坏心情终于稍微好了一点。打了败仗顺手虐一下女战俘,没错,就是这么没出息。

正想继续跟高素慧做一番服务行业的上岗培训,帐外传来部曲的声音。

“公爷,陛下诏令,宣公爷帅帐觐见。”

****************************************************************

李素赶到帅帐时,帐内已密密麻麻站了一堆将军,每个人面色凝重,帐内气氛十分压抑。

李世民半躺在床榻上,身旁站着几名太医,常涂跪在一旁,双手捧着冒热气的汤药。

此时此地,君臣之礼已是无谓了,李素低调地躲在诸将的身后,老老实实地恭立不语。

帅帐的门帘忽然被掀开,灌进一股冷风,李素后背冒了一层鸡皮疙瘩。

一位圆滚滚的球状物体滚了进来,一边惶急地大哭,一边使劲分开人群朝李世民扑去。

“父皇,父皇您千万保重龙体,儿臣不孝,只恨不能为父皇分忧……”

李泰的嚎啕大哭并未令帐内诸将感动,反而因为他的聒噪而令许多将军暗暗皱眉。

看着李泰的表演,李素撇了撇嘴,遗憾地叹了口气。

这死胖子为何还活着?今日靺鞨骑兵突袭时为何没顺手把他剁了?

待到李泰刚准备扑到李世民身上哭嚎时,常涂伸出一只手拦住了他,三百多斤的大胖子的冲势,常涂居然一只手便轻松拦住了,身手委实不简单。

“魏王殿下,陛下需要静养,不可妄动,殿下请自重。”

李泰被常涂一拦,顿时有些讪然,于是停了脚步,在离李世民两步远的地方跪下,轻声抽泣。

李世民此时很虚弱,脸色白得吓人,连嘴唇都失去了血色,额头上搭着一块白色的方巾,俨然一副病重的样子。

李素顿时明白为何帐内诸将脸色为何如此凝重了,听闻李世民今日吐了血,看来情况比较严重,时值唐军新败,正是内外交困之时,李世民这一病,无疑给三军将士的命运雪上加霜。

不知过了多久,床榻上的李世民终于悠悠叹了口气,虚弱地道:“立志二十年,筹备四五年,集倾国之兵,量举国之物,赌上了国运气数,欲毕其功于一役,最终功败垂成,付之一炬,朕……是罪人,朕对不起天下臣民!”

说着,李世民眼角流出了泪,泪珠顺着眼角滑入苍白的发鬓中。

诸将急忙安慰:“陛下保重龙体,不过只是小败,我等来日定可报此大仇。”

李世民露出苦笑:“或许,此仇来日可报,不过,报仇的人已不是朕,而是下一代的帝王了,我大唐经此一役,已伤了元气,没有十年的修生养息,绝不可再对外发动征战,而十年以后,朕已是皇陵里的一堆朽骨矣……”

HTTP/1.1 502 Bad Gateway Content-Type: text/html Connection: close Content-Length: 302 Date: Mon, 28 May 2018 11:08:48 GMT X-Via: 1.1 WIN-5EQOGCV7E29 (random:50947 Fikker/Webcache/3.7.4) 502 Bad Gateway

502 Bad Gateway - Cann't Connect To Upstream Server By SSL Read

Server: WIN-5EQOGCV7E29
Date: 2018-05-28 11:08:48

Fikker/Webcache/3.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