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一十九章 水落石出(下)

作者:贼眉鼠眼书名:贞观大闲人类别:历史穿越更新时间:18/01/23 03:06:05字数:15846

逼得高灵贞坦承身份对李素来说是个既出乎意料又是意料之中的事。

意料之中的是,李素早已猜到高灵贞的身份不简单,今日恰好证实了而已,出乎意料的是,没想到小小的高句丽国中,竟也和大唐的朝堂一样时时暗流涌动,国主高藏,实际掌权者泉盖苏文,安市城主杨万春,三股势力互相算计,勾心斗角,而眼前这位公主殿下身份虽然尊贵,但在整个棋局里,却只是一颗可怜的棋子,随时可以被弃掉,乱世之民,命不如狗,其实公主也不例外。

再次仔细打量高灵贞,李素不由暗暗叹息。

这本应是个聪明的女人,当间谍虽说有些粗糙,有时候难免表现得急躁了点,但她掩藏得算是不错了,若非今日情势紧急,她不小心露出了破绽,李素恐怕还真抓不到她的把柄,只可惜再聪明的人也无法做到旁观者清,如果她能冷静下来,放眼高句丽整盘棋局,她就会发现,她的存在其实并不重要,国主高藏可用她,也可弃她,或者说,将她派出来当刺客那一刻起,高藏便对她没有过指望,只当她已死了,至于被唐军活擒,留在唐国一个年轻权贵身边当侍女,随时可刺探唐军情报,对高藏来说则是意外的结果了。

宫闱冷酷,帝王无情,父亲可以随时牺牲亲生女儿,女儿身份尊贵却不得不走上赌命的道路,幸运的是,直到目前为止,高灵贞活下来了。

“公主殿下的意思是,你父王高藏欲在平壤城发起行动,趁泉盖苏文离京之时推翻他的统治,除掉他的爪牙,将原本属于高丽王的权力夺回来,是么?”

高灵贞点头:“父王本是上一代高丽荣留王之侄,高句丽的王位本就属于父王,奸臣弄权,架空父王,夺权正是天经地义。”

李素眼中露出谑意,笑道:“你父王被架空这些年,朝中军政大权被泉盖苏文把持,他能夺得回么?”

高灵贞忽然冷笑:“父王有奋起之心,这些年暗中也没闲着,泉盖苏文弄权霸政,倒行逆施,朝中文武痛恨者无数,只要我父王登高一呼,定教江山改名换姓!”

李素叹了口气,喃喃道:“本来我还对这位高藏王挺有信心的,听到如此狂妄自负的话后,我突然又没信心了,从古至今,自我感觉良好的家伙下场都不太妙呀……”

喃喃自语的声音实在太大,高灵贞一字不落全听进耳中,俏脸不由一红,有些羞怒地道:“父王一定会成功的!”

李素再次叹道:“权力被架空,人心隔肚皮,泉盖苏文手里此时还握着十五万大军,就算你父王在平壤起事成功,泉盖苏文随时能够挥军打回来,我实在不知道你这莫名其妙的自信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既不明,亦不觉厉……”

高灵贞气得脸孔涨得通红,愤怒地瞪着李素,冷冷道:“李县公足下,我是高句丽公主,还请县公以礼相待,对我父王亦当如是。”

李素瞥了她一眼,懒洋洋的表情忽然一变,露出虚伪的眼冒星星的崇拜状:“哇塞!你父王好好厉害噢!”

高灵贞气得两眼发黑:“…………”

随即李素神情一整,恢复了懒洋洋的模样:“好了,崇拜完了,咱们继续说正事,今日你隔着大营栅栏跟一个男子说了几句话,你在传递什么消息?”

高灵贞对这个问题并不意外,事实上今日李素领着方老五和郑小楼杀气腾腾闯进来,她便意识到可能自己的行迹败露了。

“我传了两个消息出去,第一,泉盖苏文十五万大军继续追击唐国皇帝所部,放弃收复庆州城,唐国大将军李绩及……泾阳县公李素决议率部突袭泉盖苏文后军,请父王抓紧时机起事,第二,……唐国攻城所用的会爆炸的器物,秘方仍在泾阳县公手中,暂时无法获取。”

说完高灵贞面露赧然之色,垂头不语。

李素一愣,接着笑了:“你父王看上我大唐的震天雷了?很厉害对不对?想不想要秘方?”

高灵贞赫然抬头,惊讶而期待地道:“你愿意给我秘方?”

李素皮笑肉不笑地道:“呵呵,你父王长得丑不丑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你父王想得美……我大唐的战争利器,凭什么把秘方给你父王?他为大唐建设添砖加瓦了还是抛头颅洒狗血,咳,热血了?”

高灵贞气得脸蛋红一阵白一阵,眼里喷着怒火愤愤瞪着李素,洁白的贝齿死死咬着下唇,仿佛将下唇当成了李素,咬得那么用力……

“李县公,该交代的我都交代完了,我对天发誓这一次我说的全是实话,现在我仍是你的俘虏,要杀要剐,悉听尊便。”高灵贞恢复了冷漠的模样道。

李素摸着下巴沉吟,久久不语,目光不停闪烁,不知在想着什么。

“公主殿下,你父王若起事成功,愿为我大唐藩属国,从此永不叛唐么?”李素沉吟着问道。

高灵贞一愣,接着目光露出喜意,此时此地,若有一股强援助她的父王夺回王权,正是雪中送炭,久旱逢霖,付出的代价不过是对唐国称臣而已,有何不可?反正高句丽国名义上一直都是中原王朝的藩属国,若父王能夺回王权,纵是称臣亦心甘情愿。

“李县公的意思,莫非愿意出兵助我父王起事?”高灵贞努力压抑着欣喜,面容平静地问道。

李素笑道:“确有这个念头,也要看你父王对我大唐忠不忠心,若我们帮完了你父王,你父王却恩将仇报,背后狠狠捅我们一刀,或是索性翻脸不认账,你说说我们冤不冤,拉你父王去见官恐怕他也不大乐意吧?”

高灵贞马上直起身,神情肃然道:“我高灵贞对天盟誓,若唐国愿助我父王夺回王权,父王必尊唐国皇帝陛下为……”

话没说完,李素笑着打断了她:“行了行了,渣男才动不动对天发毒誓呢,你怎么也有这爱好?再说你我心知肚明,发誓这种事呢,听听就好,白纸黑字的盟约都能说撕就撕,更何况空口白牙发的誓言,尤其是,这誓言还是你代你父王发的,可信度就更低了,咱们别说这些没用的废话,来点实际的……”

高灵贞神情肃穆地道:“李县公请说。”

李素想了想,道:“如果……我们这两万人突然改道奔袭平壤城,能不能劳烦你父王给我们开个门?”

高灵贞杏眼圆睁,无比震惊地看着他,仿佛在看着一个疯子。

“凭你们这区区两万人马,居然想突袭平壤?你简直……”

李素朝她咧嘴一笑:“我简直是个疯子,对吧?”

高灵贞没说话,可能想照顾李素的自尊心,不过她的表情已彻底出卖了她内心的真实想法。

营帐外的嘈杂声越来越大,大军此时已集结完毕,准备开拔了。

李素朝方老五道:“马上去一趟帅帐,告诉我舅父,就说大军暂停行动,事有变故,我随后便去向舅父解释。”

方老五领命,急匆匆出帐离去。

高灵贞一脸惊色看着他:“李县公,你真要……”

李素点点头,笑得无比灿烂:“没错,我要做的,正是你在想的……”

高灵贞仿佛今日才认识他一般,盯着他失神地喃喃道:“你果真疯了!”

李素直视她的眼睛,缓缓道:“你以前不是很好奇为何大唐皇帝会给一个如此年轻的人爵封县公?我告诉你答案,不仅仅是因为我聪明,更重要的是,当情势到了要拼命的时候,我会毫不犹豫豁出命去,我的爵位,是用自己的性命挣来的,今日,亦是如此!”

高灵贞忽然觉得很生气,她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气什么,攥紧了拳头怒道:“你知不知道平壤城的守军有多少?”

李素平静地道:“我知道,肯定比泉盖苏文的十五万大军少,平壤,其实几乎已是一座空城了,对不对?”

高灵贞颓然一叹,心情十分复杂。此刻她也不知道领着这些敌国军队进攻自己国家的都城究竟是对还是错,李素不相信她的誓言,同样的,她也不敢相信唐军冒这么大的风险打进平壤纯粹是为了帮她的父王夺权。

…………

大营内准备开拔的唐军将士突然停了下来,很快,李绩带着几个亲卫骑马从庆州城内赶到大营,进了李素的营帐后也不等他们行礼,匆匆道:“子正为何暂停开拔?大军行止不可儿戏,你最好有充足的理由。”

李素指了指旁边的高灵贞,笑道:“舅父大人,容外甥引见,这位,是高句丽国主高藏的三女,建安公主高灵贞。”

李绩一愣,这才发现了旁边这位女子,皱眉上下打量了她一番,道:“此女老夫见过,她不是被你俘获的女刺客么?”

“是刺客,但也是公主,今日方知她的身份……”李素扭头瞥了她一眼,道:“她倒是隐藏得深,这么久没漏过口风。”

李绩哼道:“公主又如何?两国交战,指望老夫将公主待若上宾么?”

李素朝他神秘地眨眨眼:“舅父大人,两国战与和,皆因利而趋,咱们在高句丽国中纵横,可以战,也可以和。”

李绩愣了片刻,道:“子正的意思……”

“如今的情势,咱们是不是可以这么理解,与咱们交战的不是高句丽,而是泉盖苏文……”李素再次扭头望向高灵贞,道:“想必高句丽国主是不愿意与咱们大唐交战的,公主殿下,你说对吗?”

李绩毕竟是久经战阵的老将,立马便福至心灵:“你的意思是,咱们与高句丽国主讲和,然后共同对付泉盖苏文?”

高灵贞也是个聪明的女人,闻言立马道:“唐国英国公足下,我可代父王与贵国结盟,请贵国助我父王一臂之力,诛除高句丽国贼,若还权于我父王,我父王愿为唐国藩属,立誓永世不叛,违者天谴之!”

李素哈哈一笑,道:“舅父大人,您看,咱们现在仍旧要与泉盖苏文交战,不过交战的性质却已变了,这叫什么?这叫‘清君侧’!师出大义之名,君王天子以礼定天下,以法治天下,今高句丽君权旁落,奸佞当道,我大唐以天可汗宗主国之名,见此君不君,臣不臣之逆国岂能袖手?”

李绩眼睛一亮,道:“子正的意思是,咱们打进平壤城去,将城中附逆泉盖苏文的乱臣奸佞尽数诛杀,扶国主高藏夺权上位,高藏再以国主诏命正天下,令泉盖苏文不得不回军……”

李素看了高灵贞一眼,笑道:“兵临平壤城下,若国主高藏愿为咱们打开城门最好,若不愿,咱们强攻进去,入敌国都城诛杀奸臣逆党之后,从容退去……”

高灵贞忍不住道:“可是,李县公,若泉盖苏文领兵回转驰援,而你们已经退走,我父王岂不是……”

李素笑道:“就算没有我们唐军,你父王不是照样准备起事么?我们只是顺便助他一臂之力,既然你父王有此谋算,想必事前已准备多年,平壤城内的朝臣应该被你父王暗中拉拢不少了吧?否则你父王应该没那胆子敢起事,至于泉盖苏文的十五万大军,他们皆是从平壤都城附近临时紧急调集的,其父母妻儿亲眷全在都城附近,你父王诏以王命,宣布泉盖苏文为叛逆,贵国将士投鼠忌器之下,这十五万人多半会内乱,嗯,你父王的赢面不小呀。”

高灵贞想了想,神情犹疑不定,却也没再说话了。

李绩捋须缓缓道:“子正此计,是否过于行险?从此地奔袭平壤城,平壤守军或许不多,但子正有没有想过,平壤是高句丽之腹地,若泉盖苏文领军回援,我们却逃无可逃,只能与泉盖苏文大军正面相抗,那时我军必陷全军覆没之绝地。”

李素笑道:“并非绝地,我们奇袭平壤后,仍有后路可撤……”

说着李素命郑小楼展开帐内地图,指着地图上的平壤城,道:“这是平壤,确实是高句丽之内陆,若往西撤则必遇泉盖苏文大军,我们不能与之正面相抗,必须避其锋芒,所以我们的退路不在西面,而是……继续往东!”

李绩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不由吃了一惊:“新罗国?”

“是的,我们退入新罗国,新罗与高句丽和百济向来为死敌,贞观十六年,高句丽与百济联盟勾结,共伐新罗,占新罗国城池十余座,国土数百里,此为不解之仇,当年战争爆发后,新罗国主遣使入我大唐,泣求陛下发兵援救,陛下这次东征檄文上的正面理由里便有这一条,即‘率其群凶之徒,屡侵新罗之地。新罗丧土,忧危日深,远请救援,行李相属’,舅父大人,新罗与咱们大唐有共同的敌人,可谓天然的盟友,我军退入新罗境内,同时遣使快马回唐,请沧海道行军大总管张亮派战船从大唐文登出港,绕百济沿海,入新罗金城港,咱们可从水路回到大唐,如此,陛下可免被追击之虞,咱们亦可全身而退,不伤根本,而高句丽,则也被咱们闹了个天翻地覆,此战已算不得败局矣,陛下回长安后,对门阀百官和天下士子百姓们也算有了交代。”

李绩越听眼睛越亮,沉思半晌过后,点头道:“此计……可行!子正奇才,竟能想出如此出其不意的计策,老夫虽领军多年,却也自愧不如。”

李素笑道:“这只是我临时想出来的主意,还多亏了这位公主殿下坦明了身份,咱们才有了可趁之机,看来是天意助我们,注定命不该绝……”

李绩深深看了高灵贞一眼,深以为然。今日原本要开拔直击泉盖苏文的十五万大军,说是突袭,但其实风险仍然很大,一旦敌军反应过来,两万人面对十五万人的疯狂反扑,就算能够安然退去,也必将付出极大的伤亡。但是李素今日紧急更改了军令,反其道而行之,不直接击敌正面,反而掉头攻打敌国都城,泉盖苏文或许不在乎庆州城的得失,但是平壤都城的得失却容不得他不在乎,因为他是篡权奸臣,他的根基他的巢穴全在平壤,攻敌之所必救方是用兵之上策。

“舅父大人,从时日上来算,咱们今日出兵往东,泉盖苏文大军的斥候比咱们晚一日左右探得我军动向,只要我们大张旗鼓,摆出兵指平壤的架势,泉盖苏文必然大急,挥军回援,我们两万兵马全是骑兵,来去如风,从庆州城到平壤,路上估摸耗费三日,而泉盖苏文却可能要耗费四到五日,如此,我们攻取平壤城的时间至少有两日,两日后,带泉盖苏文赶到平壤,咱们早已继续东行,进入新罗境内了,从时间上算,我们的时间很充裕,所以,我认为此计可行。”

HTTP/1.1 502 Bad Gateway Content-Type: text/html Connection: close Content-Length: 302 Date: Tue, 22 May 2018 02:22:44 GMT X-Via: 1.1 WIN-J5S7UFHJPT4 (random:655971 Fikker/Webcache/3.7.4) 502 Bad Gateway

502 Bad Gateway - Cann't Connect To Upstream Server By SSL Read

Server: WIN-J5S7UFHJPT4
Date: 2018-05-22 02:22:44

Fikker/Webcache/3.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