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二十一章 子夜奇袭

作者:贼眉鼠眼书名:贞观大闲人类别:历史穿越更新时间:18/01/25 03:06:45字数:11456

渡萨水江后,唐军继续东进。

当日下午时分,两万轻骑已在平壤城外十里悄然无息地下马,然后遁入山林中,全军静悄悄地在山林中歇息养神,等待天黑。

在部曲的帮助下,李素奋力爬上了一棵大树,眯着眼朝前眺望,见远处一片黑色的城墙若隐若现,城墙只能看出一个轮廓,却依稀也能感受到它的巍峨雄武。

城墙外面,是一片广阔无垠的平原,适合骑兵奔袭冲锋,离得太远,除了这些,李素也看不出别的了。

利落地翻身下树,方老五奉上湿巾,李素将自己的手仔仔细细擦干净了,才悠然吐出一口气。

“到底是都城,城墙修得既高且长,若是依寻常之法强攻的话,攻下这座城至少要付出五万人的伤亡。”

方老五嗤笑道:“比起咱们长安城可差远了,谁若敢攻打长安城,扔下一百万人都不够填。”

李素笑了笑,又道:“我舅父呢?”

“大将军在林中歇息,公爷要去见他么?”

李素点点头,方老五领着他朝山林深处走去。

山林树木茂密,越往深处走,光线越暗淡,到了林中深处,几乎已是一片漆黑了。

李素费了半天劲才找到李绩,李绩此时正靠在一棵树上闭目养神,旁边百来名亲卫围成一圈在四周警戒。

见李素行来,亲卫们纷纷行礼,然后让开一条道。

李绩听见脚步声也醒了,见李素走来,朝他淡淡点了点头。

“看见平壤城了?觉得如何?”李绩问道。

“强攻的话,恐不易取,如果只有咱们这点兵力,守军就算只有两千也能轻松守住城,取平壤只宜发起突袭,切不可强攻,否则伤亡不敢想象。”李素笑道。

李绩点点头:“凡事未虑胜,先虑败,今夜子时,若国主高藏未能依约打开城门,咱们便按兵不动,只待明日再用当初取庆州城的做法,让薛仁贵领五百人乔装成高丽百姓混入城内,明日子夜再强行开城。”

李素想了想,道:“舅父大人,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我觉得咱们不该将希望放在高藏身上,人家虽说急于夺权,却不见得会信任咱们,尤其是咱们大唐刚与高句丽交战过,高藏身为国主,难道对咱们没有任何提防?怎么也说不过去吧,若是他在城中设下圈套,我们两万将士便死无葬身之地了。”

李绩眼睛眯了眯:“依子正之见呢?”

李素沉吟片刻,道:“我觉得,咱们现在就应该派薛仁贵领五百人混入平壤城,今夜子时之后,若高藏依约打开城门最好,若未能开城,便令薛仁贵夺城,死生之大事,还是交给自己人去办比较放心。”

李绩点头道:“不错,这个想法合情合理,老夫准了,来人,传薛仁贵过来。”

很快,薛仁贵一身铠甲出现在二人面前。

李绩交代了军令后,薛仁贵行礼领命,临走前朝李素笑了笑。

入夜后,山林内愈发寂静。

李素斜靠在树干上,眼睛望着远处的平壤城,目光闪烁,不知在想着什么。

旁边的高灵贞沉默地坐在地上,从昨晚李素把天聊死了以后,她就再也没有理过他,一整天没说话了。

“哎,公主殿下,你说你父王若是今夜未能如约打开城门,我们还应不应该相信你和你父王?”李素没话找话道。

高灵贞语气冰冷地道:“我父王向来言出必践,今夜一定会如约开城的。”

“万一没开呢?我说句实话你别生气,你父王如今毕竟只是泉盖苏文的傀儡,你说他这些年都在暗中筹谋,可是谁也不曾看见他到底筹谋了什么,说不定他以为自己已拉拢的人,暗地里都在嘲笑他钱多人傻呢……”

“你……”高灵贞怒了,恨恨瞪着他,道:“李县公还请嘴下积德,我父王行事向来踏实,他说会开城门,就一定会开城门!”

“啧!”李素笑了:“别激动嘛,左右无事,咱们闲聊一下,你现在是公主,又不是俘虏了,没事骂你一顿解闷又有点不太礼貌,只好聊聊天了。”

高灵贞气得扭过头去,没再理他了。

李素的眼睛在黑夜里亮得像星星,盯着高灵贞那张生气的俏脸,忽然道:“今日黄昏时分,你父王派人出城了,与我们约定今夜子时开城门,公主殿下,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父王到了约定的时间没开城门,而我们攻进城严查过后发现你父王并非遇到不可抗的意外,而是根本不想给我们开门,公主殿下,那时你情何以堪?”

高灵贞浑身一颤,然后扭头瞪着他,咬着牙道:“我相信父王!”

李素笑了:“两万将士的性命,我不能凭你一句相信便交托出去,但愿你父王真的如约开城吧,否则,我都没法界定你父王究竟是敌是友了。”

二人又不说话了,高灵贞抬眼望着远处城墙的轮廓,目光充满了不安,显然李素的话令她忐忑了,从古至今,天家父子父女之情脆弱得不堪一击,现在女儿还在唐军手里,而父亲却能狠下心拒唐军于城门之外,高灵贞真的不想赌人性,尤其是亲生父亲的人性,她很害怕,害怕自己将会看到最不愿意看到的结果。

时间不知不觉慢慢过去,子时悄然而至,山林内,李绩和李素都站起了身,放眼望向平壤城方向。

高灵贞也站了起来,紧张地看着远处城楼上的灯火,纤细的双拳紧紧攥着,仿佛在赌自己的人生。

良久,约好的信火并未发出,城门下依旧一片漆黑,随着时间缓缓过去,高灵贞的脸色越来越苍白,眼神中的绝望和痛苦也越来越深。

李素冷眼旁观,然后叹了口气:“公主殿下,看来你对父王的信任落空了……”

高灵贞眼泪扑簌而下,却仍咬着牙,如同安慰自己般喃喃自语:“再等等,再等等……”

李素摇头:“不能等了,两万条性命不能押在你们的父女感情上,幸好我们留有后手。”

话音刚落,却见远处平壤西城门下忽然升起一团刺目的火焰,火势很大,几乎照亮了半边城墙。

高灵贞也激动起来了:“看,我父王的信火已举!”

李素冷冷道:“那把火不是你父王放的,而是薛仁贵,这就是我说的‘后手’。”

李绩却兴奋得狠狠一拍大腿:“薛仁贵好样的!城门已得手,传令下去,全军上马,朝城门进发!”

两万人在漆黑的夜色里全部上马,策马朝城门方向开始疾冲。

高灵贞却呆在原地,脸色依旧苍白如纸。

大军已发,李素和百名部曲却不慌不忙地骑上马,跟在队伍后面,高灵贞如同丢了魂一般,失魂落魄地任人将她扶上马,慢慢朝城门行去。

两万唐军策马疾驰,离城门只有三里之时,唐军忽然点起了火把,一支,两支,百支,千支……

城楼上传来急促的锣鼓声,城门下,依稀能看到薛仁贵领着五百乔装的将士,与守门的敌军殊死搏杀,战况分外激烈,敌军拼命扑向城门,妄图抢回城门的控制权,一批接一批前赴后继,随着城外唐军马蹄声越来越近,守门敌军的反扑也越来越疯狂。

薛仁贵浑身浴血,手执长戟横在城门前,身后的将士身上或多或少带着伤,却也半步不让,与敌军互相挤在狭窄的甬道内,一枪一戟豁命厮杀。

与攻取庆州城如出一辙,唐军铁骑越来越近,守军越来越绝望,当第一批骑兵策马冲进城门甬道时,敌军人群里发出一声悲凉绝望的哀嚎,随即有人扔下兵器掉头就跑,也有人拼命的招数越发激烈。

大势已去,无可挽回,数百年过去,中原王朝无数次欲征服这座桀骜不驯的敌国都城,最终都是折戟沉沙,壮志未酬。直到今日,第一批唐军策马执枪,用武力硬生生打进了城内。

铁骑入城,马速不减,很快第二批,第三批纷纷涌入城内,沿途敢反抗的敌军全部被毫不留情地当场击杀,没过多久,城内四处燃起了大火,只见街道小巷中无数百姓惊慌失措,四处奔逃,无数守军气急败坏,奋力抵抗,整座城池在大火中呜咽,哭泣。

薛仁贵此时已骑在马上,手里握着一杆雪亮的长戟,长戟一指,戟尖衬映着火光,反射出颤巍巍的光芒。

“马上攻占王宫!余者分别控制各处城门,肃清城内残敌!”薛仁贵瞠目大喝道。

不断涌进城内的唐军铁骑依令散开,最后当大将军李绩策马入城时,唐军差不多已将整座城池控制住了。

因为泉盖苏文将都城内的守军最大限度地调拨一空,这座都城几乎可以称得上是一座空城,偌大的城池只有区区两千余名守军,还有一些官府的差役,和一些权贵家族里的侍卫护院,唐军入城肃敌竟觉得比攻打庆州城还容易,很快便将这座城池控制在手中。

薛仁贵满身血迹,策马行到李绩面前,朝他呵呵傻笑。

李绩上下扫了他一眼,露出欣赏的目光,笑道:“可有受伤?下面的将士伤亡如何?”

“禀大将军,末将没伤着,下面五百弟兄伤亡大概在二百左右,具体人数尚未来得及清算。”

李绩点了点头,抬眼看了看四处火光的城内,以及那些处处透着异国风味的建筑和百姓,李绩心中忽然一阵激荡,仰天大笑起来。

“高句丽都城平壤,老夫得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