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二十五章 背地交易

作者:贼眉鼠眼书名:贞观大闲人类别:历史穿越更新时间:18/02/20 00:44:45字数:18312

李素是直男,但不是直男癌,两者的区别在于,直男以平等的态度看待女人,喜欢女人,直男癌则以歧视的态度俯视女人,总觉得天下是男权的天下,所以女人天生应该是男人的奴隶,天生应该比男人矮一头,为男人付出任何代价都是理所当然的。

这种心态,怎么说呢……最好还是自绝于天下吧,毕竟生你出来的人也是女人,多么耻辱的一件事。

李素没这毛病,无论男人或女人,无论平庸或不凡,都是值得尊重的,所以李素在面对战争里的屠戮时,才会有那么多的不合时宜的悲悯,在无可奈何之时,能做的只有默默闭上眼睛。

相比之下,大唐的男人能这么想的人委实不太多了。

多年战乱,无论前朝还是今代,打江山坐江山的是男人,女人在战乱中只是一种资源,一件战利品,还是那句话,拳头才是真理,在这个普遍依靠农耕才能生存下去的年代里,力量往往代表着生产力,也代表着统治的权力,所以男人理所当然觉得自己应该统治女人,大到一国皇帝,小到平凡农户,皆是如此。

而与大唐交好的邻国新罗,却由一位女人统治着这个王国,对方老五为代表的唐军将士来说,实在是一件很稀奇的事。

而方老五的轻视不屑的态度,也代表着绝大部分唐军将士的态度。

李素很想跟这些没见过世面的人说,若没有他的到来,或许用不了多少年,大唐也会莫名其妙冒出一位女皇帝,把所有男人的脸打得啪啪的响。

“新罗国金城港的船只可准备妥当了?”李素问道。

方老五道:“送信的人还没回来,不过等咱们到了新罗国境内便不着急了,张亮大将军所率的水师很快便会来的,高句丽的朝堂臣子被咱们杀得几乎快空了,泉盖苏文回到平壤后必然忙着稳定朝局,哪有空顾得上追击咱们?”

李素叹道:“你不急,可我急啊……”

揉了揉被寒风吹得有些发痛的脸,李素眼中露出几许温情:“……刚出生的女儿还在等我回去呢,也不知她生得怎样的相貌,像我还是像明珠……”

随即李素回过神,神情坚定地道:“赶紧把这里的事处理完,我们马上上路,不能再耽搁了!”

“是!”

…………

高藏被关押在一间小营帐内,垂着头默默注视着帐内唯一的一盏烛火发呆,不知在想着什么。

方老五掀开门帘,李素负手昂然而入,站在高藏面前,居高临下地盯着他。

高藏吓了一跳,急忙站起身,朝李素行礼。

没等他直起腰,却听李素忽然道:“来人,给我狠狠揍他一顿,揍完再说话。”

方老五等人呼啦一声全围了上去,高藏大惊失色,惊怒道:“李县公此为何故……”

话没说完,方老五等人的拳脚雨点般落在他脑袋上,身上,高藏哀嚎一声,立马蹲在地上,双手飞快地护住头,整个人蜷起来像个球似的,任凭方老五等人拳打脚踢。

李素眉梢挑了一下,这家伙挨打的姿势很熟练,也很科学,难道以前经常挨泉盖苏文的揍?

想想高藏在背后搞的这些小动作,李素点点头,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果然是个欠抽的人,这顿打挨得一点也不冤。

李素下了令,方老五等部曲没有半点迟疑,下手也没有任何留情,揍在高藏身上可谓拳拳到肉,半点不掺假。对方虽说是高句丽的国主,却只不过是个傀儡而已,而且早在李世民东征之初,向天下连发三道东征檄文,里面早已不承认高藏这个国主的合法性了,所以方老五等人对高藏没有任何敬畏之心,说揍就揍,毫不含糊。

不知过了多久,高藏的哀嚎声渐渐变弱,显然这顿打挨得不轻,李素皱了皱眉,这才下令方老五等人停下。

众人散开,高藏仍蜷缩在地上,双手仍保持着护头的姿势不动,像只可怜的被人凌虐过的流浪狗似的,有一下没一下地喘着气。

李素心中没有半点怜悯,甚至有点想笑,慢慢走到高藏面前蹲下,俯视着他那张血水与鼻涕交织成一团的脸,缓缓道:“国主殿下,知道我为何下令揍你吗?”

高藏护着头,不吱声。

“嗯,我们唐国人都是很讲道理的,所以你有权保持沉默……”李素站起身,道:“方老五,你们继续揍,揍到他不沉默了为止!”

方老五喜滋滋的领命,正打算动手,高藏急了:“慢着!李县公,高藏知错了,知错了!”

李素挑了挑眉:“哦?不沉默了?好,继续刚才的问题,知道我为何下令揍你吗?”

高藏慢慢坐了起来,抹了一把脸上的血水,语声虚弱地道:“知道……我不该派人给泉盖苏文送信,泄露贵军的动向。”

扭头看了李素一眼,高藏居然笑了一下:“派出去的那个内侍,想必还没出营就被你们拿下了吧?”

李素也笑了:“你似乎知道他会被我们拿下?”

高藏点头:“大半的可能会被拿下,唐国大军的威名我早已耳闻,大营内戒备森严,那名内侍跑出去的机会实在不大……”

“明知他会被拿下,你还派他出去送信,你是嫌自己命长了吗?不怕事情败露后我们杀了你?”

高藏继续笑,大嘴咧开,嘴里白森森的牙齿都染了血,笑容看起来很恐怖。

李素皱了皱眉,旁边的方老五几步上前,朝高藏的脑袋狠狠抽了一记,怒道:“咱们公爷问你话,好好回话,笑得这么瘆人,恶心到公爷了知道吗!”

高藏被抽了一记,顿时也老实了,垂头道:“我不怕被你们杀,因为你们不会杀我……”

李素饶有兴致地笑道:“呵呵,不会杀你?你特么以为我们是佛系军队吗?”

高藏神情很冷静,淡淡道:“因为我是高句丽的国主,因为你们唐国不希望见到一个平和安宁的高句丽,高句丽越乱,你们越高兴,而我,对泉盖苏文暗藏杀心,伺机而击之,你们很乐意见到这种突变,如果杀了我,泉盖苏文继续把持高句丽军政大权,如今又挟大败唐国天可汗之余威,举国上下莫敢与敌,声望一时达到顶点,高句丽臣民对泉盖苏文从此归心,举国上下君臣百姓一条心,厉兵秣马应付唐国下一次的进犯,这样的情势是唐国皇帝最不愿意看到的,对不对?”

李素神情微动,笑容不变:“很有道理,你继续说。”

高藏又露出了笑容:“所以,我的存在对你们唐国来说是很有必要的,我是一颗钉子,也可以是天可汗手中的一颗棋子,因为我与泉盖苏文不共戴天,高句丽国中有他无我,我以必死之心,发起倾力一击,胜负虽未可料,但高句丽国朝野必乱,朝堂清洗,人心惶惶,民无劳作之念,士无报国之心,我的存在对唐国来说可谓有利无害,所以,你们不会杀我,杀了我,唐国未来征服高句丽将会付出十倍以上的代价。”

李素笑道:“说得很有道理,不过,你若对唐国亦心怀敌意,那么你和泉盖苏文有什么区别,就算你把泉盖苏文推下去了,你是实权在握的国主,可高句丽对我大唐来说仍是敌国,将来陛下举兵再征高句丽,你领兵抗击跟泉盖苏文领兵抗击有何不同?”

高藏挺起身子直视他,道:“我可以发誓对唐国皇帝忠诚,我若实权在握,将一改高句丽百年国策,放弃对唐国的敌视,慢慢转为友好邻邦,每年必遣使赴长安朝贺,撤回边境上的守军,鼓励两国通商通婚,我甚至愿将建安公主高灵贞嫁给李县公为妻,两国之邦交,由此和亲而始!”

李素吓了一跳:“将高灵贞嫁给我?你是不是有病?”

高藏一愣:“灵贞是我高句丽正式册封的建安公主,我们虽是蛮夷小国,可她毕竟也是公主,难道配不上李县公么?听说李县公已有正妻,夫妻恩爱如神仙美眷,没关系,高灵贞可以为妾,做妾难道也配不上么?”

李素瞪着他,咬牙道:“警告你,别打我的主意,家里的现状我很满意,不想搞得家里鸡飞狗跳,要和亲我不反对,找别人嫁去!”

公主又怎样?以为我没睡过公主吗?高灵贞在李素眼里就是一只女猢狲,就算是公主,也不过是一只高贵点的猢狲而已,人畜殊途的道理这家伙不懂吗?

这句话很伤感情,李素忍了忍,终究没说出口。

高藏呆怔许久,不敢置信李素居然会拒绝他的和亲建议,高灵贞是公主,更是美女,高藏的几个子女里,高灵贞是长得最美的一个,而且不夸张的说,在整个高句丽国内,高灵贞也是数一数二的美人儿,更何况还有公主这个高贵的身份,以男人的秉性来说,李素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拒绝这个送上门的公主美女。

然而李素偏偏拒绝了。高藏很不可思议,他觉得李素是不是有病,否则怎么可能有男人会拒绝高灵贞这样的美女?

脑子里一片混沌,高藏的目光情不自禁地朝李素的下三路扫去……

李素眼中冒出了怒火,压低了声音道:“你的目光告诉我,你此刻的想法很欠揍……”

高藏急忙收回了目光,朝李素挤出了友好的微笑。

“和亲可以免了,至于你刚才说的撤去边军,两国通商通婚等等……”李素的嘴角勾起一抹冷笑:“话是好话,挺顺耳的,不过,国主殿下,我们大唐该如何相信你呢?别搞那些发毒誓什么的,大家理智一点,毒誓在国主这样的大人物眼里,纯粹就是放屁。”

高藏道:“我说过,可以和亲,我把高句丽最美丽的公主都奉献出来了……”

“你送一箩筐公主也没用,国与国之间是战是和,跟女人毫无关系,送再多的公主出去,该翻脸的时候照样翻脸。”李素哼哼。

高藏摊了摊手,无奈地道:“李县公,这我可没办法了,我如今只是个傀儡,唯一居住的王宫还刚刚被你们洗劫干净了,我现在可谓是一无所有,前方还有一个泉盖苏文马上要回平壤,我马上要与他分出胜负,我实在拿不出更珍贵的东西来取信你们唐国了。”

李素不由语滞,随即想到眼前这位高句丽国主还真是一无所有,无权无势,性命被人死死掐在手心里,只等泉盖苏文回到平壤后趁势发起事变,可是事变之后的结果是胜是负还是个未知数,这个时候他除了那位美丽却稍显有点缺心眼的公主外,委实拿不出任何东西了。

当然,以李素雁过拔毛的性子,再穷的人都能被他榨点油水出来,此刻哪怕是个无权无势的傀儡,李素也不会轻易放过他。

“写国书吧。”李素断然道。

“啊?”高藏愕然。

“写国书!把你刚才说的通商通婚,边境撤军,遣使朝贺等等许诺全都写下来,对了,和亲那条不必写了,没兴趣,如果公主可以折现的话,你不妨给我私人多写一张欠条,公主我不要,折成黄金千两,等你发起事变成功,掌权之后送给我……”

高藏一脸惊愕地看着他。

李素不由有些心虚:“……折成黄金五百两也不是不可以商量的。”

“…………”

“漫天要价,落地还钱,五百两都不乐意未免太过分了,你们高句丽公主难道这么掉价么?”李素不高兴了。

高藏:“…………”

心脏好痛是肿么回事?这家伙果真是唐国的权贵么?白送个美丽的公主不要,反而对钱财如此执着,而且价格一降再降,这难道是最新型的侮辱敌国的招数?

“黄金五百两,我再送你一个能将泉盖苏文瞬间置于死地的法子,如何?”李素为了钱财也是拼了。

高藏两眼一亮,顿时打起了精神:“请李县公赐教。”

李素眨眨眼,压低了声音道:“我们中原的秦末时期楚汉之争听说过吗?”

高藏点头,傀儡也是爱读书的,他对中原文化和史书的钻研很是下过一番功夫。

李素继续道:“楚汉之争时,有个著名的典故,名叫‘鸿门宴’,听说过吧?”

高藏惊道:“李县公的意思,是要我请泉盖苏文来王宫赴宴,然后埋伏下刀斧手……”

李素笑道:“差不多是这个意思,不过呢,可以稍稍修改一下,比如,刀斧手就不必了,你可以亲自冲上去弄死他……”

高藏吓得浑身一颤。

“……再比如,我可以给你一样宝贝,把它们埋在你王宫大殿的地底下,等泉盖苏文来赴宴,轰的一声,啊,整个世界安静了。”

高藏眨巴着小眼睛,半天没想明白李素话里的意思。

李素见他这蠢萌的反应,不由冷笑道:“装得还挺像,我大唐这次东征时攻打辽东城,安市城,每次攻城时轰隆炸响,天崩地裂的那件物事,难道你不知么?我再提醒你一下,你还暗中嘱咐高灵贞,让她伺机弄到此物的秘方……”

“是不是越听越耳熟?没错,就是你朝思暮想的震天雷,国主殿下,是不是还想着要它的秘方呢?”李素笑眯眯地道。

高藏睁大了眼睛,神情闪过一丝惊喜:“震天雷?”

“你的表情已深深出卖了你,看来你仍对它贼心不死呀。”

高藏急忙摇头:“我已对它无念,你们唐国有句话,叫‘怀璧其罪’,我若真得到了它的秘方,倒霉的人一定是我。”

李素哼了哼,道:“算了,咱们之间的信任差不多耗干净了,谁都别把谁的话当真,想要震天雷的秘方,你可以试试,不过呢,帮你设个局,把泉盖苏文炸死,此事倒是不难……”

高藏大喜,急忙行礼道:“若能帮我除此大敌,我高句丽愿永为大唐藩属,永世不叛,此誓可写进国书里。”

李素立马道:“那就快写吧。”

高藏又愣住。

李素笑道:“你以为我会跟你客气一下,谦让一下,假装推辞一下,呵呵,告诉你,那都是套路,但我从来不按套路走,既然你自己愿意写进国书,我当然更愿意,除此之外,嗯,震天雷也需要成本的,给我私人再写一张欠条,欠我……呃,黄金一千两,若你事成,付我一千两黄金不过分吧?”李素目光灼热地盯着他。

高藏被惊喜冲昏了头脑,忙不迭点头:“不过分,二千两也不过分……”

“好,说定了,就二千两!”李素反应飞快地脱口而出。

高藏:“…………”

好想扇自己的大耳光,这种冲动很强烈……

李素马上补了一句:“……公主折现那五百两不算喔,总共是二千五百两黄金,嗯,快写欠条吧,写下欠条,你会得到我的祝福的……”

高藏沉吟许久,发现自己在这场交易里确实没吃什么亏,因为他已失无所失了。于是他马上在李素面前将国书和欠条写好,挥毫一笔而就,一场见不得人的交易达成。

李素接过国书和欠条,仔细扫了一眼,确认无误后,小心地将欠条上的墨迹吹干,然后揣进自己的怀里,脸上的笑容更真诚了几分。

“国主殿下,从此刻起,我比任何人都希望你能起事成功,这句话言出由衷,不掺半分虚情假意,从这张欠条上想必你不会怀疑我的真诚……”

高藏苦笑点头:“是,李县公的真诚,我感受得很深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