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二十六章 撤军离城

作者:贼眉鼠眼书名:贞观大闲人类别:历史穿越更新时间:18/02/21 01:52:48字数:16324

李素在大唐的权贵里面是个异类,他不具任何代表性。

钱财与美色摆在面前,李素做这道选择题毫无迟疑,立马选择了钱财,至于公主,嗯,折现吧。

不能说李素的选择错了,李素这样选也不完全是因为贪财,还有更重要的。对一个真正的聪明人来说,家里的钱财自然是多多益善的,但家里的女人绝对不能多多益善,有过人生阅历的人都清楚,女人多了未必是好事,除了伤身之外,还会伤神,家里如果住了两个女人,不可能没有明争暗斗,这边不小心被针扎出了血,玉面含春地惊吟一声,那边脚下一滑摔倒,娇滴滴的碎了,两边变着法儿的作妖,用尽各种办法来试探,来证明自己是男人心中最宠爱的。

这样的日子过一天两天或许觉得挺有成就感的,尤其是夜幕降临后,身体的愉悦感也是非常不错的,可是若这样过个一年两年,日子可就没那么舒坦了,这个男人纵然有天大的本事,也不得不将大部分的精力转移出来,应付家里这两只妖精的斗法,久而久之,男人必死于心肾衰竭,心和肾都衰竭。

李素是真正的聪明人,而且他对高灵贞并无半分爱意,虽然长得不错,却不足以让李素心甘情愿牺牲家庭安宁为代价将她娶进门,抛开喜不喜欢不提,这桩和亲的政治味道太浓了,李素打从心底里抗拒,长得再漂亮也不可能娶她。

至于黄金,请恕李素无法拒绝,毕竟拒绝多了太伤感情。

高藏显然没想到贵为县公名满大唐的李素居然是这副德行,被逼着不得不写下欠条后,高藏叹了口气,不死心地继续道:“黄金都给你,那么建安公主可否仍与李县公和亲……”

李素立马拒绝:“别开玩笑了,我家很穷的,养不起公主,如果国主殿下执意要嫁公主,不妨将公主再次折现……”

高藏急忙道:“罢了罢了,此事揭过不提。”

李素笑着看了他一眼:“震天雷要好好用,这是你唯一的机会,如果没用好它,你被泉盖苏文砍了脑袋是小事,我那二千五百两黄金可就飞了,这是大事,国主殿下,一定要好好活着,活着给我还债呀。”

高藏:“…………”

“王宫正殿埋下震天雷后,知不知道如何布置?”

高藏精神一振,期盼地盯着李素。

李素想了想,道:“我若是个脸皮厚的,给你献上一条杀人计策也是要收钱的,然而我脸皮终究太薄了,不好意思跟你再提钱,罢了,这条计策我免费送你,记住,免费的事可一而不可再。”

高藏:“…………”

“泉盖苏文若回到平壤,发现他满门上下被我们屠尽,然后会听到谣言……不好意思,不是谣言,是事实,事实上是你带着我们唐军在平壤城里大杀四方,诛杀泉盖苏文的爪牙逆党,这时泉盖苏文定然对你起了杀人,势必要领兵入宫杀你,这个时候你赶紧遣使将请罪辩白书信送去,信中大可将一切黑锅推到我唐军身上,反正各种煽情各种服软,最后再邀请泉盖苏文入王宫赴宴,你必当面向他伏地请罪云云……”

高藏不住点头,脸上露出喜色。

“接着,等泉盖苏文入王宫后,王宫四处不必安排刀斧手或刺客,这样反而会激起泉盖苏文的警觉,一切如常便是,当然,泉盖苏文应该是个小心谨慎的人,入王宫必然会带兵而入的,这个没关系,不管他带多少人,只要进了正殿,轰的一声,千军万马都炸得粉碎了……”

高藏呆了一下,脑子顿时短路了,期期艾艾道:“那,那我呢?我也在正殿上呀,若点燃了震天雷,岂不是连我也……”

李素奇怪地看着他,定定瞧了半晌,方才叹道:“待泉盖苏文入正殿后,你呢,就找个不那么蹩脚的借口迟到一下下,等到你的正殿轰的一声碎成渣了,你再出来玩拼图游戏,把泉盖苏文从一堆碎渣中拼出来,这个不难办吧?当然,如果你对泉盖苏文恨之入骨,打算跟他来个同归于尽,我也不反对,就让震天雷把你们都炸成渣吧,我就当花二千五百两黄金看了一场不一样的烟火……”

高藏大喜过望,急忙道谢:“多谢李县公点拨,我若能起事成功,必有厚报。”

李素深深看了他一眼,道:“你我不妨直言,其实我知道,你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不过相比泉盖苏文,我更愿意让你执高句丽之军政,相信我们大唐皇帝陛下应该也是这么想的,如果你起事成功,大唐与高句丽的关系全看你的态度了,若你还是和泉盖苏文一样对大唐敌视的话,没关系,来年我们大唐再集结兵马打过来便是,那时我们若再次破了平壤,你这位国主的结局,呵呵……”

高藏脸色一白,急忙道:“不会的,我非不识时务之人,与唐国敌对,对高句丽来说百害而无一利,高句丽已经历百年战火,百姓需要休养生息,委实再撑不起一场大战了,我若能诛杀泉盖苏文,愿永为大唐藩属,若食言而肥,天可汗陛下可向天下昭示我亲笔写的国书,尽情羞辱我,我绝无二话。”

“好,如此,我便祝国主殿下马到成功,将泉盖苏文炸得越零碎越好,待殿下成功之后,两国可遣使互通往来,恢复邦交。”

“是,定不负今日之誓。”

*********************************************************

走出营帐,李素心情大好,展开双臂伸了一个懒腰,然后舒服地呻吟了一声。

漫天星光,明天定是个好天气,适合行军远涉,适合……放炮仗。

掰着手指算了算,刚才与高藏的聊天收获不小。

首先,揍了高藏一顿,令李素心情愉悦不少,其次,讹了二千五百两黄金,其三,提供了一条杀人计,高藏成功的几率更大了一些,刚才李素说了一句实话,相比泉盖苏文,李素更倾向于让高藏掌握高句丽的军政实权,李世民的态度估摸也差不多,就算高藏失败了,高句丽国也会陷入一场极为浩大惨烈的朝堂,军队和民间的大清洗,这场清洗下来,高句丽本就损耗不小的元气更是雪上加霜,十年都恢复不过来,给大唐下一次东征争取了充足的时间。

正面战场征服高句丽不容易,那么何妨从另一个角度下手?阴谋,阳谋,能弄死敌人就是好计谋。

身后,方老五凑上来,神色犹疑道:“公爷,高藏这家伙两面三刀,用他取代泉盖苏文,大唐会不会更麻烦?”

李素笑道:“不会,他是聪明人,至少比泉盖苏文聪明,从古至今,聪明人都是非常识时务的,只要大唐的国运不衰弱,他便没有敌视咱们的底气,若是他起事成功,高句丽的朝堂和军队照样需要一番清洗,摆在他面前更迫切的问题,是在朝堂和军队树立国主的威望,收服国中臣民和将士的人心,这些事做下来,足够他焦头烂额了,那个时候他更担心咱们大唐再次东征,所以这段时间里,咱们大唐是占据主动的,高藏只会对咱们屈膝刻意交好,平息两国干戈,绝不敢轻易招惹咱们……”

“未来十年内的布局,已不在战场上,而是政治上,若高藏起事成功了,我回到长安必向陛下进谏,东境边军自营州向东开拔,占据辽东城,设立安东都护府,并在千山山脉以西划出新的国境线,从此,千山山脉西面便是属于我大唐的版图了,我敢保证,高藏绝对连屁都不敢放,在没有彻底收服军队大小将领人心以前,高藏不会与咱们大唐开战,稍有不慎,引得军队将领反弹,他的王位便不保了,咱们大唐占这点小便宜,想必大方的高藏国主应该不会介意的,毕竟他还欠我很多钱呢。”

方老五恍然,虽然他根本没听懂,却也必须做出恍然的样子,否则便是不上道了。

“好了,把你那恍然的样子收起来,知道你没听懂,我本也不是说给你听的,而是自言自语,大家这么熟,就不必装了。”李素很不厚道的拆穿了他。

方老五嘿嘿一笑,神色也不难堪。

李素想了想,道:“陛下撤军前给了我一千颗震天雷,很庆幸当时我开口要了,如今多了此物,对大唐来说是好事,这一千颗震天雷分出五百颗给高藏,不过不能让他接触,稍停大军撤除平壤时,留下二百人,让他们在王宫内布置,一百人乔装王宫禁卫,在正殿内埋下震天雷,另一百人看住高藏,然后一切按计划行事,引爆震天雷也由咱们接手,总之,不论高藏谋事成与不成,都不能让任何高句丽人接触震天雷,以免秘方外泄,引爆震天雷后这二百人马上退出平壤,与我大军会合。”

方老五应命。

随即方老五又道:“公爷,为何不将一千颗震天雷全部给高藏,如此,高藏起事成功的把握岂不是更大一些?”

李素笑了:“一千颗震天雷同时爆炸,啧啧,你想看蘑菇云吗?再说,对高藏这种人,我凭什么要毫无保留?别忘了咱们如今还在敌国境内,危机四伏之地,多留点保命的东西不好吗?若泉盖苏文派兵继续追杀咱们,留下的五百颗震天雷或许能有大用,比如找个狭窄山谷,轰的一声……”

方老五继续恍然状。

李素又沉思了许久,将整个计划从头到尾在脑子里过了一遍,发现没什么遗漏了,这才放心。

其实,就算失败了也没关系,高藏与泉盖苏文之争,谁胜谁负对大唐来说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高句丽国中生乱,这才是重点,当然,如果高藏能胜则更好,相比泉盖苏文对大唐的敌视,高藏更有亲唐的倾向,这种倾向决定着往后两国之间的关系是和平还是战争,或者说,能维持多少年的和平。

“天色不早了,派人跟我舅父大人说一声,大军可以从容撤出平壤了。”李素仰头望天道。

…………

…………

唐军终于要从平壤撤军了,当将领们的命令在平壤城内的大街小巷四处回荡时,全城的百姓松了口气,然后泪流满面感谢上苍,这群杀人不眨眼的魔鬼终于离开了。

驻留平壤两日两夜,这两天里,唐军基本没干别的,不是在杀人就是在去杀人的路上,全城死了多少无辜百姓,多少清白的高句丽女子被强暴,多少王公百姓家的钱财被抢掠,这个数字已无法统计,总之,这两天对平壤的臣民来说,是有生以来极其黑暗的一天,跟佛家所说的修罗地狱一样,满目皆是疮痍。

知道唐军撤退的消息后,全城百姓弹冠相庆,却也不敢太张扬,就算是笑,也是躲在家里捂着嘴偷偷的笑,庆幸这群魔鬼的离开,庆幸自己保住了命。

在高藏和高灵贞的送别下,李素跨上马,随着唐军将士一同走向城门。

忽然间,一双干净雪白的纤手拽住了李素身下马儿的缰绳,高灵贞定定地注视着李素,目光很深邃,仿佛要将李素的容貌牢牢记在心中。

她的神情很复杂,眼中露出不知是恨还是爱的目光,李素被她盯得头皮发麻,不自在地咳了两声。

“公主殿下还有何事?”

“李县公,昨夜你拒绝了父王和亲的请求,我想问问你,为何拒绝?”高灵贞咬着牙道。

李素奇怪地看着她:“为何拒绝?这个……当然是因为你们想得美呀。”

高灵贞暴怒:“李素!你……”

“行了,别大呼小叫的,等我走了再抖公主威风……”李素斜瞥了她一眼,道:“是不是以为我要离开了,胆气也忽然壮了?敢朝我吼?现在我若下令将你剁了也来得及,你若想骂我,只能等我走远了,然后躲在王宫里偷偷的骂,好汉不吃眼前亏的道理懂不懂?”

高灵贞气得脸通红,眼眶也泛红了:“李素,我高灵贞自问非蒲柳之姿,为何不入你眼?我父王为两国大局考虑,让你我和亲,有何不对?你为何辜负父王的一番好意?”

嘴里说着两国大局,可高灵贞此刻泫然欲泣的模样,已经深深的出卖了她……

李素的情商不低,他当然清楚高灵贞的心意,只是,还是那句话,家里不能再添女人了,否则会乱。

李素想不通的是,自从高灵贞被俘以来,李素在她面前从来都是缺乏男子风度的,不是颐指气使便是冷不丁冒出一句毒舌将她气得半死,她究竟什么时候看上他的,还有就是,她究竟看上他什么?

费解啊,难道她得了后世所说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当然,也许是李素想多了,原因根本没那么复杂,她只是单纯垂涎自己的美色……

“公主殿下,我不可能答应和亲的,至于原因,很复杂,我这人很懒,所以懒得跟你解释,嗯,青山不改,绿水长流,若你父王谋成大事,来年朝贺长安,欢迎你来长安做客。”李素朝她笑了笑。

高灵贞的眼泪终于忍不住滑落,拽住马儿缰绳的手却仍未松开。

“好,我最后问你一句,当初你识破我的身份,让你的部将审问我之前,你曾说过要处决我,当时你是真的想处决我么?”

李素想了想,很残忍地点头:“是的。当时我军情势危急,我必须要马上从你嘴里掏出东西,如果掏不出,说实话,留你已无用,只能杀之。”

高灵贞眼泪流得更急,忽然松开了拽住缰绳的手,含泪笑道:“好的,我明白了,李素,感谢你留住了我的性命。还有,今日一别,山高路远,你……骑马一定要小心,小心从马上摔下来跌死。”

说完高灵贞猛地一扭身,飞快跑得没影了。

李素睁大了眼,差点真的从马上一头栽下,身形摇晃了几下,只觉胸中一股逆血回荡翻涌。

这死婆娘,果真是胆肥了,要不是她跑得快,今日撤军定要改日……

正在呆怔时,身后传来噗嗤几声闷笑,扭头一看,方老五涨红了脸,死死咬住牙,老脸涨得紫红,后面几名部曲纷纷垂头,肩膀不停耸动……

太尴尬了,李素老脸一热,看来看去,还是郑小楼最好,至少此刻他面无表情,没有半点嘲笑他的意思,李素心中不由一暖。

“人心太可怕了……”李素强行化解尴尬,朝郑小楼唏嘘感叹:“……看看,我心怀仁慈,留住那个女人的命不杀她,她却恩将仇报,咒我摔死……”

郑小楼眼都不斜,冷冷道:“一个时辰前,你将一个喜欢你的姑娘折价五百两黄金,卖给了她的父王,人心果然可怕。”

李素:“…………”

当年花了三十贯买了这么一个天天气我的货,我要不要把他也卖掉算了?倒贴都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