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二十七章 君臣决战(上)

作者:贼眉鼠眼书名:贞观大闲人类别:历史穿越更新时间:18/02/22 01:42:29字数:18282

大军开拔,掩旌卷旗,两万轻骑静静地出了城,然后朝南面策马飞驰而去。

此时的泉盖苏文所部十五万大军,仍滞留在萨水江边不得寸进,心焦如焚的泉盖苏文下令连夜搭建浮桥,看着对岸的葱葱山林和一片广袤的平原,泉盖苏文不由黯然长叹。

他知道多半已追不上唐军的这支偏师了,两万轻骑来去如风,倏忽可至千里之外,而他的十五万大军,却犹如一只蠢笨的傻狍子,掉个头都显得无比艰难,哪里追得上那支偏师。

但愿……唐军没将他的平壤都城破坏得太过分,但愿他在平壤的家眷都还活着……

一时不察,竟教唐军钻了这么大一个空子,泉盖苏文悔恨懊恼不已。谁能想到这区区两万兵马竟有如此胆量和气魄,敢去攻打敌国的都城?老实说,如果时光重头来过,泉盖苏文三思而再思,恐怕也不会猜到唐军敢这么干,原本以为打败了唐军的主力,打得李世民灰溜溜撤军,这已是高句丽史上难得一见的大胜了,谁知这支两万人的偏师一出手,轻易打进了都城平壤,好不容易争取来的胜利,随着都城被破已被耗得干干净净了。

现在从客观上来说,两国这次交战的结局,大抵算得上是旗鼓相当,谁都没占到太大的便宜,双方都吃了一记狠狠的闷亏。

大胜变成了平手,史书盖棺定论,可以想象泉盖苏文此刻的心情多么糟糕,活吃了李素的心都有了。

…………

李绩和李素领着大军向南飞驰。

高句丽的南方平原渐渐多了起来,更适合骑兵策马,这对唐军来说是好消息,如果在这片平原上忽然遭遇了敌军,以唐军骑兵天下无敌的赫赫威名,两万骑兵基本上胜局已定,哪怕泉盖苏文派出五万骑兵拦截,李绩也有把握冲破敌阵,安然退去。

骑在马上,忍着迎面吹来的寒风如刀锋般刮在脸上,李绩扭头望向与他并肩而驰的李素。

“受得住么?”李绩大声问道,语声在呼啸的寒风中若隐若现。

李素白净的面庞被寒风吹得发紫,闻言朝李绩努力挤出一丝微笑。

“受不住了,我快冻死了,咱们下马找个地方取暖吧。”李素大声回道。

李绩:“…………”

这倒霉孩子为何从来不按套路出牌?

通常问出这句话,得到的回答都是“受得住”,“没关系”之类提气涨精神的话,而李素脱口一句话便是颓废泄气,祸乱军心。

“受不住也受着!再跑一个时辰才能短暂歇息,给马儿饮水喂料……”

“那你问这句废话做什么?”

“老夫以为你会回一句废话的,但是你没有!”

李素撇了撇嘴,不想理他了。

将头扭过另一边,望向薛仁贵,李素大声问道:“派出去的斥候回来了么?咱们的后方可有泉盖苏文的追兵?”

薛仁贵大声道:“斥候放出四方一百里外,今日启程后已出去了三队,前两队回来都说没有动静,只有本地的一些乡勇和壮丁集结戒备,并无泉盖苏文追兵的踪迹。”

李素点点头,好了,不出意外的话,这次能够全身而退了。

很不可思议啊,领着两万轻骑牵制泉盖苏文的十五万大军,攻庆州,克平壤,南北转战千里,一场场战事下来,居然能够全须全尾的回去,李素都忍不住佩服一下自己,看来李世民果然是自己的克星,克星不在身边,李素思绪如泉涌,灵感如尿崩,彻底放飞了自我,而且百战不殆。

原本只是留下断后的两万轻骑,谁都没想到居然打进了敌国的都城里,如此一来,本来算是失败的东征之战,回到长安后,胜负可真不好说了,至少也该是双方打平,无胜无负,李世民也算对臣民和门阀世家们有了个交代,不至于动摇皇帝的威信。

李素没能扭转战争的过程,奇妙的是,他扭转了战争的结果。

指着前方那片平原,薛仁贵大笑道:“公爷,再跑上一天,咱们便到新罗国了,进了新罗国,咱们便是功德圆满,可以回长安了!”

李素凝目望着眼前的一片葱郁,忽然也露出了笑容。

是啊,功德圆满,快回家了。

******************************************************

花了整整一夜的时间,萨水江上的浮桥终于搭好,泉盖苏文下令全军渡河之后急行军,务必在天黑前赶到平壤城。

与此同时,斥候也被紧急派遣出去,前往平壤城打探敌情消息。

十五万人火急火燎地行军,午时后,斥候回报,破平壤城的那支唐军早在天没亮之前便已离开了平壤,至于平壤城内的境况,斥候嘴唇嗫嚅,半晌不敢说话。

泉盖苏文二话不说,抄起鞭子狠狠抽在他脸上,斥候这才告诉他,城内被唐军荼毒得不忍目睹,全城上下不知多少百姓被杀,多少高门大户被破,朝堂的臣子几乎全部被唐军拎出来杀了,而且还将这些臣子的家眷也杀了。

泉盖苏文脸色顿时变得铁青,双目怒张,牙齿咬得格格直响。

斥候小心地看了他一眼,然后告诉他,领着唐军四处屠戮朝臣的人,正是高句丽国主高藏,至于高藏是主动带路还是被唐军胁迫,目前尚不知。

泉盖苏文冷笑,眼中露出杀机。

这个被自己亲手扶持上来的傀儡国主,显然以前小看了他,忍辱负重多年,不曾想竟是野心勃勃之辈,差点被他瞒了过去。

被唐军攻破平壤,对泉盖苏文来说,损失太大了,大得无法估量。重要的是,高藏领着唐军将城内所有的朝臣全杀了,泉盖苏文之所以能篡位,一朝蹴居权臣,正是有平壤城内这批忠心拥戴他的臣子,高句丽不大,朝堂的臣子也并不多,可是每一个能站在朝堂上的臣子,几乎都是出于他泉盖苏文的门下,可以说,这些人是他权力的基石,是他一呼百应的资本,如今却被唐军一夕之间尽数屠戮,基石轰然倒地。

古往今来,都城被攻破的后果向来很严重,严重的地方不在于敌人杀了多少平民百姓,抢掠了多少钱财,而是因为都城是一个国家的根基,举国上下的人才集中地,国家权力的中枢,这个“中枢”的意思,便是所有居住在都城内的京官,无所谓品级大小,只因国家政令的制定和传达,都由这些京官在具体操作,这是一条完整的上下游链条,更何况,平壤城里的这些臣子们还是泉盖苏文赖以信任的羽翼,唐军不管不顾一刀砍了,却不知给了泉盖苏文多么沉重的打击,整个国家的权力中枢出现了罕见的空置,高句丽这个国家几乎等于瘫痪了。

泉盖苏文气得浑身直颤,差点栽下马来,斥候见他如此模样,还有一个更坏的消息却不敢说了,怕他活活气死。

倒是泉盖苏文注意到了斥候的神色,于是沉声道:“还有什么消息,快快道来,不准有一字遗漏,否则军法无情!”

斥候停顿片刻,不得不硬着头皮道:“还有……唐军在平壤城内停留了两日两夜,这两日两夜里他们烧杀抢掠,无恶不作,莫离支大人您的家眷也住在平壤城里,城破之后,唐军首先抢掠了王宫,紧接着便冲进了您的府邸,将您府邸上下所有家眷妻儿老小和仆役全部,全部……屠戮殆尽,府上钱财被抢掠一空,并且一把火将您的府邸烧了……”

泉盖苏文双目顿时一片血红,只觉一阵头晕目眩,从马背上挺直了身子,手中的马鞭斜指向天,呵呵惨笑两声:“好,好好!唐军威名,果然名下无虚,李绩李素二贼,有生之年,我必……”

话没说完,泉盖苏文忽然仰天喷出一口浊血,身躯摇晃了一下,最后从马背上栽落在地。

旁边诸将大急,慌忙下马将他扶起来,然后焦急地呼叫随军医官。

…………

夜幕将领后,泉盖苏文终于悠悠醒转,而所部十五万大军也按军令行至平壤城外。

泉盖苏文费力地从车辇上撑起身,指着夜幕下遥遥点着几支火把的城门,冷冷道:“选一万精锐随我进城,三万人接管城门防御,余者城外扎营,听候命令。”

众将凛然领命。

一名将领行礼道:“大莫离支大人,您进城后是先回府邸还是去王宫?”

泉盖苏文呆呆看着城门许久,眼中泛起泪花,黯然道:“先去府邸看看,我……要祭奠一下我那无辜的幼儿和妻妾。”

一万精锐踏着整齐的步伐缓缓进城,没多久便走到了泉盖苏文的府邸门外。

这里原来是平壤城内最尊贵的地方,它的尊贵连王宫都比不上它,终日有朝臣在门外恭立,等候泉盖苏文的召见,一车车的礼品也规规矩矩在门外排队,手拿着礼单的官员小心翼翼地半哈着腰,恭谨地等待泉盖苏文赏脸收下礼品。

那时的大莫离支府可谓车水马龙,客卿如林。

然而今夜泉盖苏文在亲卫的搀扶下,费力地走下车辇,眼前看到的一幕令他瞬间心神俱裂。

富丽堂皇的府邸已被烧成了残垣断壁,有些地方甚至还在冒着袅袅的青烟,触目可及之处,所有的一切,包括房屋,幽林,假山,水塘,全部被破坏了,烧的烧,砸的砸,无一片整瓦,无一方全土。

唐军对他府邸的屠戮抢掠很彻底,不但杀光了人,还将府邸从世上彻底抹去,对平壤城的百姓,唐军或许留了手,但对他泉盖苏文的家眷和府邸,唐军的烧杀是报复性的,他们报复的是当初靺鞨骑兵火烧唐军后勤粮草,致使东征功败垂成之仇!

远处传来细碎的脚步声,一队队高句丽将士抬着一具具尸首走来,将尸首小心地搁在府邸门前的空地上。

旁边的将领面含悲痛轻声道:“这些都是大莫离支大人的家眷妻小,唐军太无人性,将他们屠戮之后,竟抛尸城外荒野,与城中被屠戮的百姓尸首归置一处,将士们费了很大的力气才将大人的尊亲找出来……”

泉盖苏文蹒跚上前,失魂落魄地看着自己亲人的尸首,看着他们死去时的各种惨状,良久,他忽然捂住嘴,奋力地咳嗽起来,咳过之后,手心里多出一滩殷红的血。

将领们大惊,纷纷呼喝着召医官,泉盖苏文摆了摆手,神情灰败却努力打起精神。

“高藏现在何处?”

“回大人的话,国主仍居于王宫之中。”

泉盖苏文眼中露出浓烈的杀机,冷笑起来:“他居然没跟唐军一起跑了,难道不怕我回来后杀了他吗?”

“适才国主遣宫人来传话,说他并未参与唐军破城之事,至于领着唐军满城诛杀朝臣,实因被唐军所胁迫,若不从便杀之,国主自言胆小怯懦,刀锋加颈之下不敢不从。”

泉盖苏文冷哼道:“这就是他的解释?一国之主,当知气节大义,敌军破都城,他不思殉国取义,反而领着敌人杀戮自己的臣子,这样的国主,留他何用?”

将领们一凛,纷纷应是。

看着眼前亲人的尸首,泉盖苏文心神再次陷入无尽的悲痛之中,流着泪道:“传令下去,将我的亲眷妻儿以国礼厚葬之。”

众将领命。

一名将领道:“大人,国主殿下还说,大人征战辛苦,请大人入王宫,国主已在宫中设宴,请大人赴宴,他将在酒宴上亲自向大人解释缘由并赔罪,他还说,唐军撤出平壤之前,大将军李绩留下了一句话,让他转告大人,国主在王宫相候,当面向大人转达。”

泉盖苏文悲恸道:“我满门亲眷被屠,哪有心情参加什么酒宴!不去!”

将领唯唯而退,不敢多言。

哀恸许久后,泉盖苏文恢复了些许理智,转身望向将领:“唐国的李绩留下了什么话?”

“呃,末将不知,国主说要当面告之大人。”

泉盖苏文沉吟片刻,面容愈冷。

“先派兵进入王宫,上下仔细搜查,高藏这人越来越不简单,我怀疑他有诈。”

将领愣了一下,然后马上领命离去。

泉盖苏文面无表情地看着一墙之隔的都城王宫,面色浮起冷笑,不知在想什么。

…………

傀儡只是傀儡,权臣把持朝政,身为国主的高藏没有任何决定的权力,甚至连参与权都是泉盖苏文施舍给他的,高藏每日要做的便是在朝堂上密切观察泉盖苏文的脸色,随着他的脸色而假装庄重地表态,同意或拒绝,由泉盖苏文的脸色决定,高藏只是个表达泉盖苏文态度的工具。

这种畸形的君臣关系居然也平静无波地过了许多年,泉盖苏文需要一个傀儡占住大义名分,而高藏,需要活下去,君臣关系畸形,却又相安无事。

没有军政权力的傀儡就是这么悲哀,当泉盖苏文的部将领军入王宫,当着高藏的面四下搜寻,寻找可能存在的伏兵或机关之时,高藏只能忍住怒气静静地看着,不但不能有任何情绪,脸上反而要露出讨好的微笑,让所有人都知道自己只是个傀儡,没有任何野心,更不敢造泉盖苏文的反……

搜寻当然是没有结果的,除非泉盖苏文的部将闯进正殿,将正殿上铺设的地板一块一块挖开,才会发现一个要命的机关埋在里面。

而李素留下的二百人虽然也在王宫内,但早已伪装成王宫禁卫或宫人的打扮,当那些如狼似虎的高句丽军队冲进王宫时,留下的二百唐军将士则将自己隐藏在惊慌失措的人群里,甚至连表情都和所有人一样。

部将搜索了一阵后,确定王宫中没有任何埋伏之后,方才罢手,当然,这群搜查人顺势便接管了王宫的防御,尤其是将王宫正殿围成一团,严阵以待。

泉盖苏文行事小心谨慎,由此可见一斑,直到心腹部将过来告之王宫并无埋伏后,他才整理好了衣冠,缓缓地朝王宫走去。

他对高藏的酒宴毫无兴趣,因为他打心眼里就瞧不起高藏这种随时随地奴颜婢膝的样子,说是国主,实则与泉盖苏文的家奴无异,只是听到他领着唐军杀戮朝堂大臣之后,才引起了他的警觉,于是下令搜索王宫。

警报解除了,宫中防卫已由他信任的部将接手,泉盖苏文自然没有任何的顾忌,于是踏着缓慢而坚定的步伐,走进了王宫内。

正殿位于王宫子午线前端正中,如同太极宫两仪殿的位置一般。高句丽的建筑风格与大唐略有不同,因为材料和人力物力的关系,高句丽国中的建筑大多是木制,王宫稍微气派一些,墙壁是由砖石所砌,余者也全是木材。

泉盖苏文走到正殿门前,凝目朝里面看了一眼,发觉高藏竟然没在,于是不满地哼了一声,然后也不脱鞋,穿着鞋子便一脚踩进了干净光滑的地板上。

待到双脚在正殿内站定,泉盖苏文心中忽然涌起一阵悸动,这种感觉很奇妙,而且来得很突然很蹊跷。不管怎么说,这种感觉不太好,有种大难临头的预感似的。

泉盖苏文站在原地动也不动,阖上眼仔细思量了片刻,发现自己并没有什么遗漏的地方,可他还是不放心,转身扬声道:“来人!”

一队亲卫出现在殿门外,朝他按刀行礼。

泉盖苏文拂了一下袍袖,沉声道:“抽调两千将士,再次搜查王宫,每一个角落都要搜到,再调两千人,将宫中所有宫人,宫女,禁卫,杂役等人的身份一个个核查一遍,快去!”

亲卫领命,匆匆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