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章 倭僧道昭

作者:贼眉鼠眼书名:贞观大闲人类别:历史穿越更新时间:18/02/25 12:10:20字数:19552

在军队里待久了,难免染上一些恶习,比如坏脾气。

以前在长安时,李素的性格一直都是温文尔雅如谦谦君子,说话行事礼数周到,除了偶尔嘴贱,实在没有别的缺点了。

可是眼前遇到这群倭国人,李素实在无法保持冷静,无端端的生出杀机。

没办法,前世的记忆带给他的影响太深了,李素是从前世过来的人,他知道如今这个看似谦卑有礼的国家,在一千多年后撕掉伪装露出的真实面目究竟有多可怕。

这种记忆是从小便深深刻入了骨子里的,不可能改变,所以李素知道面前这群人是倭国人后,下意识便做出了反应,反应很简单粗暴,“扔进树林里喂狼”。

旁边的部曲们也没想到李素的反应居然如此激烈,闻言纷纷呆愣地看着他。

方老五倒是反应很快,短暂的失神过后,立马从马鞍旁的褡裢里取出了绳子,走向这位名叫道昭的僧人。

其余的部曲这时也回过了神,不管公爷是怎么想的,既然下了命令,照做便是。

当一群部曲拿着绳子不怀好意地围上来时,僧人道昭的脸色变了,神情很愤怒。

“慢着!这位贵人,敢问我哪里得罪您了?看您和贵军的铠甲,应该是唐国人,唐国是我最向往最崇敬的国度,为何不讲道理,见面就要绑我?”

李素骑在马上,懒洋洋地道:“因为我怀疑你们是奸细,是百济国安插到我大唐王师里的奸细……”

道昭怒道:“我们若是奸细,会被百济国的人追杀么?”

李素叹道:“都是套路,我也可以理解为这是苦肉计,对吧?”

“不对!我们真是大和国人,我,我有大和国官员开具的官凭为证!”说着道昭探手入怀,掏出一卷白绢递给李素。

李素接过来上下扫了一眼,发现上面的字居然是汉字,而且上面确实写明了道昭一行是前往大唐求学的倭国僧人,最后的落款名字写着“苏我入鹿”。

“这个‘苏我入鹿’是什么意思?”李素不由好奇地问道。

道昭解释道:“‘苏我入鹿’是人名,是我大和国的大臣,目前代摄政之权。”

李素点点头,不甘愿地道:“哦,看来你们真是倭国人,原来是我误会了……”

道昭嘴唇嗫嚅了几下,似乎想纠正李素的说法,是“大和”而不是“倭国”,然而一想到眼前这位贵人刚才一言不合就下令将自己扔进树林里喂狼,显然是个暴脾气,想了想,道昭终究还是没敢开口纠正他,忍了。

俗话说好汉不吃眼前亏,和尚当然更不会吃眼前亏。

随即李素又好奇地问道:“苏我入鹿这个名字听起来奇怪也就罢了,你说他是你们倭国的大臣,他位居何职?”

道昭愕然道:“他就是大臣啊。”

李素也愕然:“大臣也该有个官名呀,尚书,侍郎什么的,你难道不懂吗?”

道昭急得跺脚:“他的官名就叫‘大臣’啊!”

“啊?你们倭国的官名竟如此耿直……”李素惊愕不已。

道昭苦笑道:“‘大臣’就是我们大和国的官名,而且是最高级的官名,目前苏我入鹿大人正辅佐皇极天皇,摄政国事。”

李素又皱起了眉:“我大唐幅员万里,万邦拜服,皇帝陛下也没有自称‘天皇’,你们小小岛国,哪有资格妄称‘天皇’,谁给你们的勇气和自信?”

道昭一滞,他发觉眼前这位贵人似乎对他们很不友好,话语间屡有针对之意,而且用辞嘲讽奚落,道昭实在想不通自己哪里得罪了他,大家才只是第一次见面,我欠你钱了还是吃你家肉夹馍了?

不过人在矮檐下,不得不低头,和尚本就是最识时务的,面对这位暴脾气的贵人,哪怕他用脚踩自己的脸都忍了。

道昭苦笑道:“贵人明鉴,我只是个僧人,不问世事的,天皇为何称天皇,我实在不知,贵人何苦为难一个和尚呢……”

李素收起了敌对的态度,用力揉了揉脸颊。

好吧,确实是自己不对,前世对倭国的敌意不该用在今世,眼前这位只是个老实巴交的和尚,再为难他未免有点过分了。

“行了,不为难你了,既然你不是百济的奸细,我便信你……”李素顿了顿,忽然又道:“对了,赶紧向我道谢。”

“啊?”道昭愕然。

“刚才是我下令诛杀了百济骑兵,救了你们的命,看你们的样子估计也拿不出钱来,说几句感谢不过分吧?”

道昭恍然,急忙躬身合什行礼:“多谢贵人相救,免我等一场灭顶之劫,今日便为贵人吟诵佛经,在佛祖前虔诚为贵人祈福添寿。”

李素上下打量了他一眼,见这和尚一身褴褛,僧衣破烂处处漏风,背上还背着一只竹篓,里面装着各种佛经书籍,李素终于绝望。

看来是真的榨不出什么油水了,今日出行不利,不仅救了一群千年后的宿敌,而且还干了一件亏本买卖,实在是非常阴暗的一天。

想了想,李素还是觉得不甘心,我救了你们的命耶,总该给点什么吧?或者……免费给我干点什么?

左手一伸,伸到道昭面前,李素笑吟吟地道:“和尚会批八字么?会看流年吗?会算婚姻事业子嗣吉凶吗?……会开光吗?”

道昭惊愕:“…………”

见他呆愣的样子,李素不满地道:“这么多业务,你多多少少总该会一样吧?”

道昭呆呆地摇头,喉头一动,艰难地吞了口口水。

李素收回了手,失望地叹了口气:“这年头的和尚都怎么了?跟那个玄奘一样,啥都不会,哪怕你玩个沸油捞铜钱的小把戏呢,我也好假装崇拜你一下下……”

道昭垂头,咬牙。

惹不起惹不起,忍了!

*******************************************************

巧得很,道昭一行人的终点也是大唐长安。

看在这群僧人确实很老实的份上,李素不得不答应带他们同行。虽说平日李素的嘴有点毒,不过为人还是很善良的,至少没在这荒郊野外下令把他们剁了喂狼。

大军继续南行,一路上李素闲得无聊,好不容易有了新的聊天对象,李素自然不会放过他。

聊了半天,李素这才知道,原来道昭这群僧人不仅是寺庙里出来的和尚,而且还有着官方身份,他们有个很响亮的名字,叫“遣唐使”。

路上道昭恭敬地请教了李素的姓名和官职,这种适合装逼的问题自然不用李素亲自回答,旁边的方老五适时跳了出来,一脸自傲地将李素的姓名和官职爵位缓缓道出,然后李素便摆出了接受膜拜的姿势。

道昭顿时高山仰止,一脸崇敬地重新见礼,然后……神情立马恢复淡定。

李素觉得这和尚很可能没听懂自己的官职和爵位,就像他也不懂为何倭国最大的大臣,其官名就叫“大臣”一样,两国文化有着天堑一般的代沟。不过幸运的是,大家聊天并无代沟。

说来也很合乎逻辑,一定是道昭在倭国时便学习过大唐的关中话,毕竟遣唐使是唐朝的留学生,一个留学生若连关中话都不会说,还留什么学?整天旷课上网吧打游戏么?

道昭这一群人是大唐立国以来的第二批遣唐使了,至于遣唐使是做什么的,可以理解为唐朝版的海外留学生,倭国朝堂专门派他们来大唐学习先进的文化和政治经验,学成之后将知识带回倭国,倭国再将这些知识教给本国臣民,并将它用于生活工作之中。

而道昭这群僧人不仅要学习中原圣贤的文化知识,而且还要学大唐的佛经。这些僧人在史书上有个名字,叫“学问僧”。

那么,问题来了,这些留学生学习大唐的文化知识的期间,是不,给,学,费,的!而且学到知识以后,他们也不,给,版,权,费,的!

不仅如此,大唐还要安排他们住宿,吃饭,以及各处游览,并且大方的借给他们任何他们想看的书籍。

为什么这么大方呢?因为大唐有泱泱上国的恢弘气度,也因为君臣百姓好面子,估摸不好意思开口要钱,毕竟倭国太穷了。

不过,关于要钱这种事,李素似乎从来没有不好意思的时候。

“你们遣唐使来学我们大唐的东西,难道不给学费吗?”李素很惊讶的看着他。

道昭呆滞片刻,期期地道:“呃,似乎……贵国天可汗陛下同意遣唐使过来,并未提出学费的事。”

李素叹了口气:“这样不好吧?你们这是耍赖呀,我们大唐的教书先生教学生都要收学费的,这是光荣传统,而且这种传统从孔子那时就开始了,《论语》里就有提到过,‘自行束脩以上,吾未尝无诲焉’,你看,我们的孔圣先贤要教学问都会收十条肉干当学费,你们……带肉干了吗?”

“呃,没有。”道昭擦汗。

“没带肉干,恐怕银钱什么的就更没带了吧?”

“呃,我们是清苦的出家人……”

见道昭快被逼疯的样子,李素决定很善良的放过他。

“好吧,咱们换个话题……”

道昭如蒙大赦,感激地看了他一眼。

李素想了想,道:“刚才那群百济骑兵为何追杀你们?……他们想抢你们的肉干吗?”

道昭:“…………”

突然觉得好累,突然觉得被人追杀其实也挺好的,至少比跟眼前这位贵人聊天强多了。

…………

聊了半天,李素终于清楚道昭被百济人追杀的原因了。

说来也是道昭这一行人走霉运。倭国派往大唐的遣唐使历来都是人数不少的,第一次派遣唐使是在贞观四年,由一个名叫犬上三田耜的人带领,那是大唐立国后的第一批遣唐使,人数大约近百人,这次是第二次,由一个名叫吉士长丹的带领,这次的人数有所增长,遣唐使共计一百二十一人,人数不少,出行不便,于是一百多人分为两条船,分头出发,吉士长丹领一批,这位道昭的僧人领另外一批。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海上的不测风云更多,两条船从倭国出港后便遇到了风浪,彼此失去了联系,道昭乘坐的这条船在风浪中彻底迷失了方向,在海上经过一番跌宕起伏天旋地转,待到风浪停歇,众人回过神来,才发现他们被风浪带到了辽东半岛北部,也就是新罗国的海岸线边。

此时船只经过风浪的凌虐后,已然残破不堪,眼看要散架了,众人急忙在新罗海岸线上了岸,清点人数之后,发现只剩下三十多人了,道昭不由悲痛万分,于是在海边为逝者做了一场超度法事后,领着活下来的三十多人步行走入了新罗境内,这群人本就没出过远门,在海上不辨方向,其实在陆地上也好不到哪里去,尤其是道昭和尚,估计可能是个萌萌的路痴,领着三十多人稀里糊涂横穿了整个辽东半岛,不知为何从新罗国走到了百济国。

众所周知,新罗和百济两国是不共戴天的仇家,道昭等人入百济之前,早有国境上的守军密切注视着他们的动向,发现这群人竟不知死活公然从敌国大摇大摆走过来了,连遮掩一下行迹都不肯,百济守军自然不必跟他们客气,于是上前便将他们截住,无论道昭和尚怎样解释怎样苦苦哀求,百济守军浑若未闻,直接将他们当成了敌国奸细,将他们关押在大营内。

道昭虽然是个和尚,但也不傻,看这情势估计下场不妙,于是领着众人半夜越狱,并且偷了百济大营的战马,飞快跑了出去。

最后的结果便是李素亲眼见到的那样,百济守军发现他们越狱,于是追了上去,一路追一路射箭投矛,道昭等人惊惶跑了一路,直到遇见李素大军时,一行人死得只剩二十来人了。

李素听故事似的听完后,一脸啧啧感叹。

“大师受苦了,为了求学竟付出如此代价,实在令我肃然起敬……”李素感慨道:“在我的记忆里,我求学也是被老爹一路抽到学堂的,当年我也付出了很大的代价,不同的是,我是因为不想上学……”

道昭神情黯然道:“出家人不打诳语,其实从船只遇到风浪的时候开始,我便已不想求学了,想回家,想寺庙,想方丈主持……可惜那时跑也跑不掉,后来莫名其妙到了新罗,上岸后我仍想回大和国,可惜那时我们没钱,也辨不清方向,最后稀里糊涂闯进了百济国,被人追杀之时,我还是拼命想回大和国,不过那时保命最重要,直到遇到了贵人您……”

李素微笑道:“所以,守得云开见月明对不对?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对不对?”

道昭愈发黯然:“不,我更想回国了,因为你比百济国的守军更不友好……”

李素瞥了他一眼。

早知道就不救他们了,不但不感激,还说我不友好,把你们绑了喂狼才是真的不好友……

…………

一路加快了速度,李素追上了李绩的中军。

见到李绩后,道昭一行人急忙上前给李绩行礼,其态度之恭敬,比见到李素时殷勤了上百倍,听到李绩的官职和爵位后,道昭等人顿时高山仰止,纳头便拜。李素气得牙痒痒,就凭人家比自己多了一把大胡子,就认为他比自己官爵高,所以你就前倨后恭?

咦,不过这也是事实呀。

队伍继续前行,看到军容严整,旌旗漫天招展的唐军骑兵,无形中散发出震慑人心的威势,道昭等人不由惊呆了。

“这……这就是名震天下的大唐王师?”道昭睁圆了眼睛吃吃地道。

李素懒得搭理他,骑着马独自走到前面去了。

李绩兴许刚才被道昭拜得很舒服,再加上人家是遣唐使的身份,于是笑吟吟地道:“不过是一支偏师而已,主力中军正随着陛下回长安,呵呵,让尊使见笑了。”

道昭脸颊抽搐了几下。

如此威武雄壮的精锐之师,想必倭国的军队,已然如天神下凡一般了,见笑?他哪有资格见笑?

赞叹般啧啧有声,道昭欣赏军容半晌,方才回过神,望着李绩道:“我在倭国尚未启程之前,听说贵国天可汗陛下领军三十万东征高句丽,方外之人久不知世事,不知如今战况如何?”

李绩脸色一沉,又见道昭一脸茫然懵懂,似乎真不知情,李绩的脸色这才松缓下来。

“呃,战况么,当然是大胜……”李绩面不改色给大唐脸上贴金,然后哼了哼,道:“我大唐王师天下无敌,自然将高句丽贼子打得落花流水,贼人宵小望风而逃,王师一路高歌猛进,最后因为大军缺粮,呃,不得不暂时班师回朝,只留下我们这支偏师在高句丽境内袭扰游击……”

道昭顿时露出钦佩之色:“孤军深入敌后,为报效家国甘冒奇险,大唐上国果然都是好男儿!”

李绩哈哈大笑,非常受用。

指了指前方,道昭疑惑地道:“前方应是新罗国境内,大将军为何领军去彼国?”

李绩矜持地捋须,笑道:“哦,前日我等攻破了高句丽的都城平壤,进城肆虐一番后离开了,至此,陛下交托我等的重任已算是完成,我们要回大唐了,借道新罗国而已。”

李绩说得平淡,道昭却无比震惊,身躯都颤了一下。

“贵军……攻破了平壤城?”

“对。”

道昭圆睁双目,倒吸一口凉气:“两万人马,居然破了平壤,唐军无敌之名,果然盛名无虚!”

李绩哈哈一笑,扬起马鞭指了指前方的李素,道:“我等转战千里,牵制泉盖苏文的大军,破平壤城的主意,便是出自此子的谋划,少年英雄,了不起!”

道昭又惊,目光深深地注视着前方李素的背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