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一章 入新罗境

作者:贼眉鼠眼书名:贞观大闲人类别:历史穿越更新时间:18/02/26 12:20:00字数:18350

倭国的僧人相比大唐的僧人,似乎有些不同。

大唐的僧人致力于普度世人,感化世人,并宣扬行善积德,种善因得善果,用因果循环世世轮回的理论号召世人虔心向善,而倭国的僧人更入世,更融于普通的百姓,他们似乎并不以宣扬佛教为主,而是借佛教之名学习各种典籍文化,倭国的僧人看起来更像是学者,他们努力地学习着一切跟文明有关的东西,并不止于佛经。

当然,这也有很多客观原因,其中有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倭国孤悬海岛,难与世外相通,所以天竺的佛教到了倭国便很难传过去了,倭国的僧人虽然也念经诵佛,但是他们的佛经很缺乏,很多佛教的理念恐怕连他们僧人自己都不甚了了,这也造成了僧人们不得不入世,因为……无经可念了呀。

因为入世颇深,所以道昭这些僧人看起来并不太像僧人,他们似乎对外界的一切都很好奇,什么都要问一下究竟,任何事都要求个前因后果,他们的态度更像一个饥渴的学者在拼命汲取知识的养分,不管什么样的知识,他们都需要。

所以李绩当着他们的面聊起行军打仗,破城杀人等等话题时,道昭并没有表现出僧人应该有的悲悯和厌恶之色,他反而对唐军的战略战术更感兴趣,于是一路上便缠着李绩问个不停。

最初被拍马屁的受用劲儿渐渐过去,李绩终于发觉眼前这个倭国僧人真的……神烦。

问了一大堆问题,李绩头都痛了,偏偏还不得不堆起笑脸,努力维持大唐上国的泱泱气度与礼数,最后尽管还是有问有答,但李绩的回答明显开始心不在焉了。

直到有将士忽然指着正前方的一片营地惊喜大喝“咱们到新罗了!”

全军顿时欢声如雷,李绩也松了口气,找了个我家正炖着汤的蹩脚借口甩脱了道昭,匆匆往前策马而去。

…………

新罗国的边境上驻扎重兵。这里是高句丽与新罗两国的边境,两国向来不合,时有征伐进犯,所以双方都很防备,只是这一次因为李世民的东征,泉盖苏文调集举国之兵与唐军相抗,新罗边境上的守军也被调去了不少。

战争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泉盖苏文调集优势兵力追击李世民时,因为后方的兵力空虚,倒教新罗占了个便宜。

早在李绩攻下平壤之前便给新罗女王金德曼送了信,金德曼女王不愧是大唐的铁杆盟友,见信后二话不说便答应了,于是当日调集国中兵马,朝北方边境发起突袭,一夜之间便将高句丽守军打得抱头鼠窜,新罗的国境线再次向北方延伸了百里,然后新罗军队便在新的国境线内扎下了大营,等候李绩所部的大驾光临。

大营内的瞭望台上,新罗将士远远见到唐军的龙旗,确认是唐军无误后,兴奋地大叫起来,然后整个大营都轰动了,很快从大营内飞驰而出一小队骑兵,骑兵未执兵器,空着手策马跑到李绩面前,行礼过后用流利的关中话询问了李绩的来路,然后马上有人拨转马头回营,没过多久,一乘黄色的奢华车辇从营内行出,左右伴随着百人左右的仪仗,缓缓向李绩所部行来。

李绩和李素迅速对视一眼,情知这乘车辇内坐着的便是著名的新罗女王金德曼了。

面对高句丽国主高藏时,舅甥二人毫无敬意,不仅将高藏晾了半天,李素还揍了他一顿,可是此刻,李绩和李素交换了眼神之后,二人同时下马,往前走了几步,待到女王的车辇在他们面前停下时,李绩和李素上前躬身行礼。

“大唐英国公辽东道行军大总管李绩,大唐泾阳县公李素,拜见新罗女王殿下。”

车辇的珠帘掀开,露出了金德曼的真容,李绩和李素却不敢抬头看她。

按大唐礼制,女王是王爵,而且是李世民亲自册封的王爵,而李绩和李素都是公爵,论爵位比女王低一级,按礼制,李绩和李素是必须要向女王行礼的。

其实高句丽的高藏也一样是王爵,如果高句丽不是那么皮,与大唐的关系比较融洽的话,李绩和李素也不敢拿他不当回事。

二人行礼一直躬着身,不曾抬头,直到听见一道略显苍老的声音传来。

“二位上国公卿万莫多礼,倒教本王无地自容了,快快免礼。”

李绩和李素这才直起身。

李素现在才敢打量这位新罗女王。

诚如他之前的猜测,新罗女王的年纪确实不小了,虽然精心化了一点妆,看似是个四五十岁的妇人,可李素还是从她眼角额头的皱纹和那双饱经沧桑的眼睛里看得出,这位女王殿下至少六十岁以上了。

女王的穿着很隆重,看得出为了接待两位唐国将军,她刻意隆重地打扮穿戴了一番,当然,没有印象中穿着皮衣皮裤挥舞小皮鞭的形象。女王穿着一身华贵的黄色锦绸丝袍,头戴六珠玉冕,宽大的袍服将她瘦弱的身躯完全隐藏起来,看起来威仪十足,可分明却有残念苍老之相,显然治理这个常年忧患不断的国家,已耗尽了她的心神精血。

凤目含威从李绩和李素二人脸上扫过,女王的脸上浮起几许笑意。

“东征战事本王已听说了,不得不说,二位好本事,本王佩服得很。”

李绩连连谦谢。

女王笑道:“既然贵军已到了新罗境内,便请放宽心,将士们一路跋涉辛苦,且进大营歇息,本王已遣斥候打探过了,泉盖苏文并未派追兵,二位上国公卿可安心在大营休养几日,本王再将众将士亲自送去金城港,贵国张亮大将军的水师战船恐怕也得再过几日才能到港。”

深深朝李绩看了一眼,女王笑道:“英国公李大将军,敢率区区两万轻骑破高句丽都城,如此胆气,如此气魄,如此风采,教天下人钦佩震撼,上国王师无敌之名,李大将军不负也。”

一旁李素眨眨眼,这位女王殿下似乎……对舅父很欣赏呀,而且注视他的目光很深沉,难道女王……

想到两位六七十岁的老人眉目传情互送秋波的样子,李素不由头皮一麻,打了个冷战。

噫,画面太美……

李绩倒是没想那么污,闻言抱拳解释道:“女王殿下谬赞了,破高句丽都城的主意其实……”

李素抢在李绩之前把话截断:“……其实是李大将军灵光一现,脑袋一拍想出来的,我等全军将士亦对他佩服得五体投地。”

李绩扭头愕然望着他:“…………”

李素却很真诚地朝他拱了拱手,表示了一下钦佩之意,然后眨眨眼。

女王笑了,注视李绩的目光愈发欣赏。

随后女王上了车辇在前引路,李绩和李素骑在马上与众将士紧随其后,众人一同进了新罗大营。

李绩拨马靠近李素,轻声道:“破都城的主意是你出的,刚才为何让给老夫?”

李素低声笑道:“外甥只是想把舅父大人衬托得更英武更雄壮一些,说不定舅父大人会有一场异国艳遇呢,实在是可喜可贺……”

李绩气得马鞭一扬便想抽他,李素急忙拨马跑远。

新罗国早为两万唐军将士安排好了营帐,经过两天的策马疾驰,唐军将士和战马都累得不行,将战马照料好了以后,将士们连饭都未吃,钻进营帐便睡了。

李绩和李素也累坏了,幸好新罗女王是个很细心的人,看出众人神情疲惫,没有缺心眼安排什么酒宴,而是让二人沐浴后先休息。

李绩二人也不客气,道谢过后便各自钻进营帐睡了个踏实觉。

这一觉竟睡到第二天的下午,整整睡了十个时辰,李素醒来时日头已偏西,伸了个长长的懒腰,李素睡眼惺忪,满足地舒了口气。

感觉享福的日子又快回来了……

回到长安后哪里都不去,什么差事也不干,就躺在院子里发呆,活活懒死。

营帐外,听到李素满足的叹息声,方老五的声音传来。

“公爷,新罗女王殿下刚才派人传话,若公爷醒来,请往王帐一行,女王殿下设酒宴款待大将军和公爷。”

李素起身穿衣,打着呵欠神清气爽地走出营帐。

方老五迎了上来,给李素的肩上披了件狐裘。

李素瞥了他一眼,笑道:“进了新罗大营后,你和弟兄们没有嘴贱吧?嘲讽新罗国君是女人什么的。”

方老五急忙摇头:“今日看女王殿下的威风,小人等心生敬畏,不敢有丝毫失礼之处,走路都是夹着腚的,惹不起惹不起……”

李素点头笑道:“不错,有此觉悟,五叔你一定会长命百岁的,记住管好你的嘴,一定不要乱说话……”

方老五古怪地抬头看了他一眼,然后笑而不语。

李素不高兴了:“你刚才这记眼神啥意思?”

方老五小心翼翼地道:“呃,公爷,小人觉得……您才是真正该管好嘴的人呀,您经常一开口便气死人……”

李素哈哈大笑,使劲一推他的肩:“开什么玩笑,你说的是郑小楼吧,我向来谨言慎行的。”

…………

领着十几名部曲,李素朝大营王帐走去。一路走得很谨慎。

这里不是自家的大营,两万唐军将士现在的身份是客人,所以李素很小心,生怕动作稍微激烈一点便会引来漫天箭雨,将自己活活钉死在这片异国的土地上。

一路上遇到不少巡弋的新罗将士,他们大多没有穿铠甲,只着布衣,手执木盾和长矛,遇到好几拨将士后,李素慢慢得出了结论。

看来新罗很缺生铁,看他们的兵器和穿着,很少有那种全身铠甲,手执铁盾长刀的打扮,他们的兵器大多是木制,而且新罗人的个头普遍不高,李素暗暗估计了一下,若新罗军队的样子都是这般,那么若与唐军冲突起来,自己麾下的两万唐军大约两轮来回冲锋便可将新罗人打得溃不成军。

虽然女王殿下很客气,但李素还是忍不住朝最坏的可能去想,自己和两万将士都在别人家的大营里,两国再怎么友好,毕竟还是两个不同的国家,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句话,无论在什么时候什么场合,都是有道理的。

很简单的一个假设,若是等会儿在酒宴上,新罗女王朝李绩暗送秋波,而李绩岿然不动,打死也不从,或者直接来一句“你又老又丑,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什么的,两国的友好关系很有可能在今晚彻底翻船,然后发生流血冲突……

…………

王帐位于大营的正中,新罗国的军队在很多地方都效仿中原王朝,比如扎营的地点,以及营盘的布置等等,新罗的大营也和大唐的营盘一样,在开阔地带呈梅花状散开,众多营帐将王帐如众星拱月般拱卫在正中间。

兴许事前有过招呼,李素一路通行无阻,路上遇到的新罗将士纷纷朝他行礼,神情很恭敬,有种蛮夷小国对上国的仰慕和崇敬。

到了王帐外,方老五等人很识趣地在帐外列队等候,李素独自一人进帐。

帐内铺设很奢华,地上铺着地毯,正中烧着一盆木炭,里面暖融融的,几名美貌侍女跪在地上,见李素进帐,侍女们纷纷恭敬行礼。

新罗女王坐在主位,李绩却早早来了,坐在宾位正与她频频敬酒,二人酒兴正酣,气氛很融洽。

李素眼睛眨了眨,有点犹豫此时要不要转头就走,生平第一次觉得自己像个电灯泡,而且瓦数不小。

可是李素刚睡醒,已经很饿了……

于是李素决定留下来,两位老人家加起来都一百多岁了,想必不会在他这个青涩稚嫩的少年郎面前干出什么伤风败俗的事吧。

朝新罗女王行了礼,李素安静地坐在另一边,侍女捧着酒壶,给他斟酒。

新罗的菜肴有点怪,只看模样就觉得没有食欲,一份黑乎乎不知道什么材质的东西,两个看起来像肉又像木头的黑乎乎的东西,还有一份同样……黑乎乎的东西。

李素举箸迟疑半晌,终于决定冒险试一试,挟起一块不明物体塞入嘴里,咀嚼了几下,然后神色怪异地抿起了嘴,露出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然后囫囵着吞了进去。

酸酸脆脆的口感,但味道很怪,难道是……泡菜?

毕竟新罗才是后世正宗原味的棒子国,此国的国宝就是泡菜思密达……

尝了一口后,李素再也不愿动箸了,饿死也要有骨气,不能委屈自己。

端杯遥敬女王,女王浅啜了一口,含笑看着他。

“刚才听李大将军说了,原来破高句丽都城出于李县公的谋划,本王倒是看走了眼,错失少年英雄。”

李素咧嘴笑了笑,朝李绩投去一个“你很不争气”的眼神。

“女王殿下客气了,我只是灵光一闪,脑袋一拍……”

李绩忽然咳嗽起来,李素笑了两声,住嘴不语。

女王看着李素,道:“两万兵马奇袭敌都,这等气魄胆量教天下人钦佩敬畏,大唐上国英杰辈出,一代还比一代强,本王欣见上国人才济济,盛世可期矣。来,我等三人齐饮,为大唐盛世贺,为天可汗陛下圣武贺!”

李绩二人急忙端杯,面朝北方恭敬饮了一杯。

搁下酒盏,女王笑道:“从新罗国的立场来说,本王也要感谢二位奇袭高句丽都城之举,这一战打乱了泉盖苏文的布局,二位派兵在都城内诛尽朝臣,令高句丽国朝堂一空,而致国事不畅,军心不稳,二位给高句丽造成的打击,高句丽少说三年都缓不过气来,我新罗国自然也得到了一个天赐的良机,说来本王更应感谢二位……”

说完女王端杯又朝二人敬了一杯酒。

李绩和李素却一愣,二人飞快交换了一下眼神。

别的话都是废话,可她刚刚说新罗国的“天赐良机”,这话可不寻常了。

三人共饮了一杯后,李绩搁下酒盏,试探问道:“女王殿下刚才说‘天赐良机’,不知……”

女王笑道:“二位是上国公卿,新罗国向来奉大唐为宗主,所以本王也不瞒二位,如今高句丽国中大乱,本王麾下十万将士可北进矣。”

李绩疑惑道:“我等不过只是破了都城,泉盖苏文若回到平壤,花费些时日必能安抚臣民,殿下何言‘大乱’?”

女王笑得愈发灿烂了:“二位与众将士日夜兼程赶路,恐怕还不知道高句丽国内已生巨变了吧?”

李绩和李素闻言一呆,李素眼中光芒一闪,忽然道:“国主高藏起事成功了?”

女王看了他一眼,目光满是赞许:“看来此事李县公也参与其中了,少年英雄,果真不凡,叹我新罗为何没有如李县公这般的人才……”

摇摇头,女王接着道:“不错,高藏起事成功了,高句丽王宫的宫门前,高藏埋伏下的棋子一刀斩下了泉盖苏文的首级,群龙无首之下,城内城外十五万大军纷纷向高藏宣誓效忠,如今高藏已接管了高句丽的军政大权,正在清洗泉盖苏文的逆党余孽。”

李素睁大了眼睛,神情震撼地喃喃道:“原来真让他成事了,我还以为那两千五百两黄金多半要打水漂呢,这下我发了,不用当官了,抱着这些黄金能过一辈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