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二章 女王夜宴

作者:贼眉鼠眼书名:贞观大闲人类别:历史穿越更新时间:18/02/27 12:09:34字数:18390

确实发了,二千五百两黄金,围起来能绕……

其实哪里都绕不了,连绕李家大宅一圈都有点底气不足。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这笔钱绝对是一笔巨款,对李素这种大富之家来说,二千五百两黄金都是巨款。李家一辈子算是吃喝不愁了,往后不需要费尽心力舍了脸皮满世界捞钱了。

现在最大的问题是……

谁去高句丽一趟把钱要回来?

还有一个问题,现在高藏拿得出这么多黄金吗?毕竟高句丽的都城刚被唐军从里到外洗劫了一遍……

失魂落魄般坐在王帐内不言不动,李素中了邪似的似笑似哭,目光呆滞,神情木然。

女王和李绩无语地看着他。

大家好好聊着天,怎么说着说着就走神了?

“咳咳!”李绩咳嗽几声,不满地瞪着发癔症的李素。

李素回过神,自觉失礼,朝女王尴尬地笑了笑。

“女王殿下恕罪,刚才您说高藏在泉盖苏文身边埋伏下了内应?是那个内应一刀斩了泉盖苏文的首级吗?”

女王点头:“本王的探子回来后是这么说的。”

李素搓了搓下巴,看来高藏是个很有主意的人,也或许自己给他的震天雷并未派上用场,总之,诛杀泉盖苏文的过程与他和高藏的谋划脱了节,不过变故之下仍将泉盖苏文斩了,高藏的本事不小,这个人也不是省油的灯,将来大唐与高句丽的关系,大抵只能维持一二十年的和平,待到高藏缓过气来,国中积蓄了实力之后,两国友谊的小船怕是说翻就翻。

李素暗暗决定……二千五百两黄金一定要在两国友谊小船翻了之前要到手,不然就真的打水漂了。

李绩朝女王拱了拱手,道:“刚才女王殿下说天赐良机,不知是何意?”

女王笑道:“高句丽大乱,高藏新君掌权,忙于清洗逆党余孽,掌控军队和臣民士子之心,国中军队的战力恐怕会打个大大的折扣,本王欲趁此机会领兵北伐,将贞观六年高句丽和百济侵占我们的国土重新夺回来!”

李绩沉吟片刻,点点头:“可以,说来这确实是个好机会,待到高藏缓过气来,军队也有了战力,那时情势又不一样了,高藏想必也不敢轻举妄动……”

女王欣然笑道:“如此说来,李大将军也赞成本王举兵北进?”

李绩笑了笑:“夺回故土自然无可厚非,不过我想请问女王殿下,您率领大军北进,果真只是夺回故土而已么?”

女王的笑容一僵,深深看了李绩一眼,道:“若大将军为主帅,见此良机,不知大将军会做到哪一步为止?”

李绩沉思片刻,道:“我若未帅,只会将故土夺回为止,高句丽国中虽乱,但军队的战力还在,乱的是上层高官将领,高藏是个聪明人,乱都城而不乱天下的道理他应该懂,下面的军队,他定会刻意安抚,许以好处,所以高层将领会清洗一批人,但下面的将士却不会乱,女王殿下夺回故土,高句丽无话可说,若是不知足而继续北进,则会激起高句丽军队同仇敌忾之心,如此,反而会让高藏抓住机会,借此事立德立威,迅速将军心收拢,而女王殿下的北伐军队,则会得不偿失……”

女王神情渐渐失望,喃喃道:“我新罗历代君王皆以统一辽东半岛为毕生志向,如今这么好的机会近在眼前,本王难道只能拿回故土而已吗?”

李绩叹了口气道:“辽东半岛局势复杂,半岛上三国鼎立,互为牵制,若说统一,谈何容易,就算高句丽军队一触即溃,女王殿下难道没考虑百济会否参与其中?若是百济也派兵出手,女王殿下恐怕连夺回故土都是无比艰难了。”

女王愈发失望,垂头黯然不语。

许久之后,女王抬起头,期待地看着李绩:“若大唐的王师相助本王,不知胜算几何?”

李绩惊了一下,随即急忙摇头:“女王殿下,此事不合规矩,我大唐王师不可能参与辽东半岛之争,从名义上来说,高句丽,百济和新罗,三国皆为大唐藩属,大唐身为宗主国,没有道理帮着其中一个藩属国去攻打另外两个藩属国,传出去会令大唐威望尽失,被天下万夫所指,从此大唐周边的所有藩属国会离德离心,从此不尊。”

女王不甘心地道:“高句丽从名义上来说是大唐的藩属,但天可汗陛下还是发起了东征之战,为何现在又不能了?”

李绩语气有些加重了:“那是因为高句丽失臣礼!藩属不臣,宗主国自当举兵伐之,可现在若出兵帮殿下无故攻伐邻国,性质就不一样了,师出有名,天下多助,师出无名,人心背离。这个道理难道殿下不懂么?”

女王垂头黯然一叹:“是本王失言,令大将军为难了。”

李绩沉默片刻,叹道:“殿下,非我不愿帮你,大唐与新罗向来为友邦,正是互为守望的关系,可是这一次,大唐实在不能出兵,出兵便乱了礼法,陛下也不可能答应的,还望殿下体谅。”

女王眼中闪过失落之色,随即脸色却飞快恢复如常,坦然笑道:“酒宴正酣,何故说些刀兵之事坏了气氛?来,二位上国公卿,且满饮此杯。”

三人饮尽,女王搁下酒盏,便待换个话题,谁知李素却忽然道:“其实大唐可以帮助新罗,不过不是出兵,而是另一种方式……”

女王和李绩一怔,接着女王脸上露出狂喜之色,李绩却勃然变色,重重一拍桌案,怒道:“子正你喝醉了吗?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李素嘿嘿一笑,举杯自饮,却不说话了。

女王急了,你这是吊老娘的胃口呀。

“李县公若有主意,不妨直言,若是合乎情理,又不会让大唐为难,何乐而不为?”说完女王扭头看了李绩一眼,眼中充满恳求。

新罗国的国力太弱了,辽东半岛三国的国力和军队战力如果排个名次的话,高句丽第一,百济第二,新罗第三,尤其是高句丽和百济还是盟国,正是因为这样的情势,新罗才会成为大唐的铁杆粉丝,死死抱着大唐的大腿不肯松开。

高句丽和百济经常联合起来欺负新罗,很明显,新罗单打独斗的话必然打不过,这些年在两国的欺凌之下,新罗国在夹缝中生存,多喘口气都觉得艰难无比,而大唐远在中原,有时候鞭长莫及,新罗受了欺负也只能忍气吞声,这次李世民东征高句丽,征讨檄文上便提了一句,大意是高句丽经常欺负新罗,侵占新罗国土云云,檄文传到新罗,女王感动得涕泪交加,只恨不得对李世民以身相许。

这样一个国度,确实是非常需要外力的帮助,尤其膀大腰圆的大唐的帮助。

李绩显然也明白新罗的艰难,见女王眼神恳切,李绩狠狠瞪了李素一眼,却也不说话了,大抵是默许了李素继续胡说八道。

见李绩神情松动,女王急忙扭头望着李素,道:“早知李县公是大唐的英杰,天可汗陛下无比倚重,今日还请李县公不吝赐教,本王万分感激。”

李素沉吟片刻,缓缓道:“殿下,大唐确实不可能出兵相助新罗的,原因刚才李大将军说过了,陛下不可能冒此天下大不韪,不过帮助的形式可以稍微变通一下,要帮助你们,不一定非要出兵不可……”

“敢问李县公之意是……”

“刚才我从营房一路步行而来,见贵军将士甲胄不整,大部分穿戴的不过是布衣,而且颜色制式不一,手执的兵器和盾牌大多也是木制,贵国大约是缺少生铁打造兵器吧?”

女王若有所悟,点头。

李素笑了:“打仗没有趁手的兵器可不行呀,铠甲,横刀,长戟,铁盾什么的……”

女王愈发急切地点头,她大概明白李素要说什么了,于是一双略见苍老的凤目紧紧盯着李素的脸。

一旁的李绩大概也明白了李素的意思,神情微动,若有所思。

李素接着笑道:“女王殿下,我们大唐呢,多少比新罗富裕一些,所以这些兵器,盾牌,甲胄倒是不缺,比如说,咱们今日所领的两万轻骑,基本都配置了这些东西,我们可以将这些东西借给你用,殿下用这些兵器甲胄,打造出一支精锐之师应该不难,有了这支精锐,殿下就算面对高句丽和百济的夹击也不怕了,不仅能重新夺回故土,而且多少还能占点便宜,往后就算高句丽和百济缓过气来,殿下有这支精锐在手,也能立于不败之地,不出意外的话,能保新罗至少十年的平安,殿下觉得如何?”

“太好了!”女王兴奋得击案而起,朝李素行了一礼:“有了这批兵器甲胄,本王有信心夺回故土,再狠狠打高句丽和百济一个措手不及!多谢李县公对新罗的帮助,李县公是我新罗的大恩人,我新罗对李县公的大恩永世铭记,不敢或忘。”

李绩坐在一旁皱着眉头,欲言又止。

李素老神在在地啜了一口酒,对李绩的脸色视而不见。

女王犹豫了一下,略见苍老的眼中浮出几许贪婪之色,望着李素轻声道:“既然李县公愿将兵器甲胄借予我新罗国,我见今日贵军两万轻骑,而战马……”

李素笑了:“女王陛下,知足者常乐呀,您有了我大唐的兵器甲胄还不够,居然打上我王师两万匹战马的主意,这个……我可真不能答应你了,否则回到长安陛下真会一刀把我剁了,不仅如此,我大唐借给您兵器和甲胄也不是没有条件的,虽然我大唐比贵国的国力强那么一点,毕竟地主家也没余粮呀,所以,这批兵器甲胄您得拿点什么东西来换……”

女王呆住:“拿……什么东西换?”

李素眨眨眼:“这个要看女王殿下的诚意,话不能由我说,不然太尴尬了,搞得咱们两国好像在做一笔无情无义的交易似的,天下人都知道,我大唐与新罗向来是情深意重,此爱绵绵无绝情……”

女王:“…………”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你冷不丁突然立出一座牌坊,有意思吗?

不过女王对李素的话确实没异议,这批兵器甲胄不是小数目,大唐自然不可能真的因为情深意重而白送,必然要付出代价的,而且女王清楚,这个代价恐怕的价值恐怕比这批兵器甲胄要高得多,所以女王确实需要时间来考虑,究竟付出怎样的代价,才能令两国皆大欢喜。

有了李素的提议,酒宴的气氛愈发融洽了,女王心情大好,对李素更是频频敬酒,看着李素的眼神分明变了许多,娇滴滴水汪汪的,若非李素的身份是大唐的县公,今晚李素必然难逃一劫。

酒宴散去,宾主尽欢。

李绩和李素向女王告辞,走出王帐后,李绩不满地瞪着李素。

“为何许诺将咱们的兵器甲胄借给新罗女王?你这不是没事找事吗?”

李素笑道:“我这分明是一片忠心报国呀,舅父大人莫冤我。”

“报什么国?你把兵器甲胄全给了新罗,咱们两万人赤手空拳回去,不怕陛下责罚吗?”

“陛下或许会发怒,不过当我解释过后,陛下就会转怒为喜了。”

李绩皱眉道:“你有何说辞?”

李素笑道:“辽东半岛三国鼎立,三国形势纷乱,高句丽和百济强,而新罗弱,更何况两大强国时常联军欺凌新罗,侵占其国土,长此以往,新罗灭国恐怕不远矣。如今正是高句丽国中生乱之时,对大唐和新罗来说,都是难得的好机会,新罗必须强大起来,至少比高句丽和百济强大,如此,三国之间才能保持平衡,只有辽东半岛平衡了,大唐才能从中斡旋取利……”

李绩有了兴趣,道:“这是什么道理,仔细说说。”

李素笑道:“说穿了,不过是帝王平衡术而已,新罗国的地理位置本身就不利,它处于辽东半岛的南端,西面还有百济国,将一半的海岸线封锁起来,北面则是高句丽国境,横着一条线将新罗通往外界的陆地全部封死,新罗国可谓孤悬海外,地理位置十分危险,大唐若不适时帮新罗一把,将来等高藏喘过气来,再联合百济将新罗一举吞灭,那时高句丽和百济可就坐大了,两国与大唐关系向来不合,他们坐大,对大唐来说可不是好消息,就算大唐将来发兵再次东征,也要耗费巨大的人力物力,还要付出惨重的伤亡代价,徒伤关中子弟人口,而今日,我们只是将手中的兵器甲胄借给新罗一用,便能助女王打造出一支精锐之师,这支精锐便是新罗的资本,女王若没有老糊涂的话,当知如何最大限度地利用好它们……”

李绩缓缓问道:“你说半岛平衡,大唐可在其中取利,取什么利?”

李素想了想,道:“可收高句丽入我大唐版图。”

李绩一愣,接着急道:“如何平之?”

“外交,牵制,内政人口,军事袭扰,多管齐下,十年后,高句丽国运气数可尽矣。”

李绩大喜,接着犹豫道:“若高藏掌权之后对大唐俯首称臣,大唐怎能对高句丽出手?”

李素叹道:“高句丽就算对我大唐称臣,也只是迫于形势的缓兵之计而已,舅父大人难道真相信他们以后会乖乖听话吗?更何况,当年隋炀帝三征高句丽皆大败而归,无数关中子弟战死异国他乡,关中百姓对高句丽此国仇深似海,难以化解,若能平了高句丽,报此大仇,关中百姓则对陛下愈发归心,舅父大人不信回去问问陛下,若有一个能平了高句丽的机会摆在他面前,看他愿不愿意再次东征,哪怕高句丽表现得再听话再乖巧,该灭也得灭。”

“你刚才说的那几个法子,多管齐下,具体怎样个章程?”

李素道:“外交方面,当然是与高句丽和百济互相牵手又互相扯皮,相爱相杀嘛,这些套路朝堂鸿胪寺的官员们肯定都懂的,反正这几年先安高句丽和百济之心,不出意外的话,高藏很快就会遣使进长安,向陛下表达归心之意,大唐自然不能小气,客客气气收了他的国书,两国嘻嘻哈哈你好我也好,你快乐就是我快乐……”

李绩脸有点黑:“说人话!正经的时候还疯言疯语,信不信老夫抽你?”

“呃,牵制方面,便要看新罗国了,有了咱们提供的甲胄兵器,新罗国军队的战力拔高了一大截,以新罗女王对统一辽东半岛的执念,想必一定会倾举国之兵力,向北面高句丽猛扑,而此时高藏正忙于掌控军政大权,拉拢朝臣和军中将领,更要提防西面大唐的动静,同时,别忘了高句丽国中还有一位安市城主杨万春,他的手下可还有十万精锐兵马,而这个杨万春,对高句丽朝堂和国主的态度非常暧昧不明,恐怕连高藏都分不清他究竟是忠臣还是暗藏反意,这么多要防备的东西,新罗女王领兵北上,高藏哪里顾及得上,所以,新罗北伐必然会占一个大便宜……”

李绩静静的听着,神情若有所思。

李素说着忽然住嘴,然后看着李绩,等他慢慢消化自己的话。

“接着说。新罗国北伐占了便宜,然后呢?”李绩道。

李素笑道:“既然新罗占了便宜,必然意味着高句丽丢失了南面广袤的国土,新罗女王其人可谓老骥伏枥,志在千里,又可谓老牛亦解韶光贵,不等扬鞭自奋蹄……”

屁股被李绩踹了一脚,李绩笑骂道:“你哪里冒出这么多稀奇古怪的怪话?好好说人话不行吗?”

李素笑道:“大概就是这么个意思,顺便炫耀一下文采嘛,总之,女王很火辣,脾气很暴躁,战事一起,辽东半岛风云变色,远在平壤的高藏大约也急坏了,可高藏不是泉盖苏文,在没有彻底掌握军队以前,对新罗的北伐只能选择忍气吞声,就算派兵抗击,恐怕也不敢派出太多,毕竟军队这东西对未完全掌控它的君王来说,是一柄双刃剑,谁知道这支军队出都城以后是去打敌人还是反过头来打自己。”

李绩点点头:“子正言之有理,所以,牵制的意思,就是用新罗去牵制高句丽?子正有没有想过百济国会如何反应?”

“百济国不敢反应,咱们大唐的水师越来越强大,若新罗与高句丽的战事开启,百济如果想参战的话,不妨请陛下下令,让张亮大将军率领战船在百济的海岸线晃悠一圈,百济便明白做人的道理了,这也是一种牵制,新罗牵制高句丽,大唐水师牵制百济,辽东半岛的局势尽在大唐掌握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