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九章 禅位大典

作者:月下微尘书名:宠妾作死日常类别:玄幻奇幻更新时间:18/01/13 08:08:22字数:9982

禅位大典从几个月前就一直在准备,因着事关国体,甚至可以说新旧交替,礼部不敢有丝毫的马虎,事事都精心准备,不然也不会花这么长的时间。

宫里头重视,康熙亦默认,那底下的人自然也不敢慢怠。不管是皇亲宗室,大臣命妇都是隆重上阵。这场面可苦了婉兮,平日里着重打扮她都觉得累,现在临近生产,这穿得戴的一大堆,就显得更辛苦了。

胤禟来接婉兮时,看着她硕大的肚皮和一身装扮,这才想起来自己这段时间一直念叨的事情是什么?他就说嘛,这心里总念叨着有件事没办,细想又没想起来到底是啥事,现在一见着婉兮,才想起来是进宫这件事。可惜现在想起来都已经晚了,人都已经进宫里,半途回去怕是得落个对康熙不敬的名头。

“等会爷去找母妃,让她多照顾点你,其他的爷会看着安排,娇娇若是觉得身体有不适,也不要强忍,直接告诉母妃,一切以你和孩子的安危为重。四哥那边,爷会去打个招呼的。”胤禟握着婉兮的手,一边叮嘱一边埋怨自己粗心。

“爷放心吧!妾身会好好照顾自己的,而且听雨那边也做了安排。”婉兮见胤禟一脸愧疚的模样,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了,细细安抚两句,心里也直盼着这次禅位大典不要出事。

“也罢,等会尽量不要走太远,这样有什么事情爷也好照顾你。”胤禟拍了拍婉兮的手,看着她额头上的薄汗,就知道这一身不轻松。

不过有些规矩不能改,况且其他人都这样,孕妇也不只婉兮一人,十福晋、十三福晋和简亲王福晋都在,她就算情况特殊些,也不可能光明正大地躲懒。

很快,禅位大典更开始了,胤禟作为胤禛这边的主力,是不可能不到的。婉兮待在宜妃身边,十福晋、十三福晋陪在一旁,倒也和乐。毕竟往日的那些小矛盾早就散了,现如今的她们相处融洽,不说事事交心,却也能好好相处。

禅位大典*而又隆重,婉兮她们女眷不过就是走个过场,真正撑场子的还是男人。这场面,能来得都来了,不能来的大概也就是重病在床的八阿哥。不过他人不能来,别人却一刻不能忘了他的存在,甚至还事事防备,不得不说,这也算是一种本事。

康熙没有注意到这些,他此时的心境无比复杂,原以为他这一辈子死也会死在这个位置上,却不想有一天他亦会主动禅位?

说来可笑,他如今的身子是越来越差了,御医令的话言犹在耳,再继续下去,怕是熬不过半年,而他有心扭转现在的局面,却无力负担这么多的压力。好在老四还算称职,心胸亦算宽广,只除了一条道走到黑的老八,他既愿意将老大和老二放出来,那其他的儿子想来也能受到善待。

李德全看着康熙脸上的黯然的神色,心知这一切都无法避免,新旧更替是常态,违背不得,也抗拒不了。即便是这千古一帝,也难以抗拒时间的流逝,岁月的摧残,甚至是命运的安排。

“皇上,雍亲王是您亲选的继承人,一定会将继承您的雄心,让大清威名远扬的。”李德全看着神情黯然的康熙,轻声安抚两句。

“李德全,你说得对,老四是个好人选,有才有德亦有能力,最主要的是他能容得下他那些兄弟。朕心中虽然黯然,却更怕自己闭眼之后,这儿子除了坐上这个位置的,其他的一个都不剩,现在这样,朕心甚慰。”康熙看了李德全一眼,随后看着一步一步走上那个位置的胤禛,心里虽然有些不舍于传位,但是更多的还是心慰。

他这一辈子对得起列祖列宗,对得起天下百性,即便有愧疚,那也只是他身边的人,他自己的事。要恨要怨或者要还,那也是闭上眼之后的事。

今日是个难得的阴天,可是大雪虽然停了,这寒风依旧刮得厉害,可是挣扎地从床榻上起来的胤禩即便是待在温暖的室内,也止不住那刺骨的寒意。

“几时了?”胤禩看着窗外被大雪覆盖的院落,那入眼的白让他觉得刺目,也让他觉得难受。

一旁的林成看着一直望着皇宫方向的胤禩,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听着那鼓乐声,声音虽不大,却能由此猜出宫里的盛况,但这些却跟他们毫无关系。

“爷一直知道皇阿玛不会选择爷,成王败寇,爷也无话可说。但是弘旺他们并没有错,他们不该因为爷而受到不必要的牵连,甚至是伤害。”此时的胤禩无比的冷静,内心的怨愤也慢慢地被他压了下去。

他这个人外表斯文儒雅,性情却自私狠辣,遇事不择手段,可对于自己的孩子,也是打从心里维护的。只可惜得罪的人太多,做事亦太绝,以至于没有转圜的余地。

“主子爷,小阿哥和小格格到底是皇上的孙子孙女,皇上不可能置之不理的。”林成缓和了脸色,语气里夹杂着一丝希望,也不知道是在安慰胤禩,还是在安抚他自己。

这些日子,八阿哥府可谓是鸡飞狗跳,胤禟的手段那真真是花样百出,让人防不胜防,胤禩好几次都被他气得吐血,可那又怎么样,胤禟表明想要他的命,而他又不想死,双方就只能陷入这种焦灼的状态。

“皇阿玛么?他的确出乎意料地为爷做了不少事,只可惜爷明白的太晚了,身边得用的人又太少了,这才误大事!”胤禩心里一阵感叹,得知简亲王之事已然由康熙出面摆平时,他心里是真的很讶意,只是老九那边,难以摆平,这就注定他们要不死不休,现在他狠下心来,这心情反而没那么焦躁了,“有时候时势造英雄,若非爷错过时机,做错了决定,现在就算四哥再能干,此时成功的还不知道是谁呢?”

可惜就是因为他太过急于求成了,若当初没有对胤禟下手,后续也没有放任郭络罗氏针对完颜氏,他和胤禟之间也不可能落到今日这不死不休的地步。事情到了这一步,他也顾不得悔恨,最多不过感叹一句天意弄人。

“爷说得是。”林成看着一脸感叹的胤禩,连声附和。

胤禩听了他的话,轻笑两声,也不知道是笑自己当初的决断还是笑今日的命运。抬头的瞬间,望着皇宫的方向,礼乐依旧,听声音应该是到了最关键的时候,而他这个谋划多年的人,却连亲眼看见这一幕都做不到,一时间长叹了一口气道:“真是时不与我啊!”

林成这次没有出声,只是下意识地抿紧嘴唇。

胤禩显然也没想要谁来回应他,都走到这一步了,什么样的安慰其实都起不了作用。是非罪过他比任何人都来得清楚,却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从出生到现在,他吃过的苦真心不少,享过的福也有很多,只是做下的这些事情,若真要把对错和罪过都归到他身上,他却是不接受的。

若当初康熙没有纵着他,给他希望,他如何能走到现在,那时的情景历历在目,可记得的人又有几个。都说成王败寇,他是败了,可是为何所有的罪过都过归到他身上。既然没有人为他开脱,他自己为何要忍气吞声,将一切当成苦果咽到肚子里去。

“这个时候皇阿玛应该已经禅位于四哥了,这景象肯定和乐融融的,可谁又曾想过爷的无辜。”胤禩冷笑两声,到了这个时候,他还不管嘲笑自己的天真,“当初是皇阿玛给了爷这个往上爬的机会,爷自然得牢牢抓住,万一成事了呢?”

他即是皇子阿哥,为何不能为自己争取一份可能,凭什么他就要一直被别人踩在脚下。

林成看着胤禩满脸不甘的表情,便知胤禩心中的不甘。可是知道又如何,一切都已成定局,他们就算能成事,也不过是让对方心痛,又毁自己生路。

“主子爷,这天气冷,您身子不好,要不,还是先回床榻上躺着吧!”林成瞧着他近乎魔怔的样子,不由得出声劝了一句。

胤禩脸色发白,原本削瘦的身子因着寒风的关系不自觉地打了一个寒颤,耳边传来林成的声音,他下意识地攥紧拳头,冷声道:“都这样了,回去又能如何?”

“爷,不管事情如何,咱们终归还没有到绝境,您这样让弘旺小阿哥他们该怎么办啦!”林成是真担心胤禩的身体,这八阿哥府还能立在这里,靠得就是胤禩这个人,他若是没了,那一切就真的没有了。

“怎么办?哼,你以为爷做了这么多只是为了出一口恶气么?不是,爷就是为了保住弘旺他们才会想要对老九的福晋下手。”偏着头,胤禩仿佛看到胤禟崩溃的模样,顿时放声大笑,“老九的性子爷了解,他这人要么不用心,可一旦用心更会全心全意地把人捧到自己的心尖上,端是至情至性。现在被他捧在心尖上的无非就是完颜氏和几个孩子,爷要了完颜氏和她肚子里孩子的命,老九即便活着也毁了,到时弘旺他们也就安全了。”

胤禩面容狰狞,眼里透着些许疯狂,从这里可以看出他的心思之缜密,手段之残忍。

一旁的林成听了他的话,脸上的表情也显得有些苍白,但是心里却是希望此事能成功的,毕竟在胤禟的频繁打压之下,以刘东成为首的幕僚团已然覆灭。这里不是说的散了,而是都丢了命。这样的转变看得他们这些人也心惊胆战的,就怕什么时候就轮到了自己。

怕归怕,这事最终还得看两位爷博弈的结果,若是真像主子爷说得那般,他这条小命指不定就保住了,若不是,那他也就只能陪着主子爷一起共赴黄泉了。

“宫里此时怕是应该动手了吧!”胤禩眨了眨眼睛,可能是看了太久的竟有些酸涩不堪,莫名地想流泪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