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挑战【18】强者无敌【三更】

作者:水果店的瓶子书名: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类别:其它类型更新时间:18/08/10 19:25:58字数:7908

不多时,那个叫墨上筠的恶魔,就出现在四人面前。

由于见识过墨上筠的恶劣事迹,卢景烨现在见到她,心里就没来由的一阵心慌。

——就是这个女人,让梁之琼蒙在鼓里,对她死心塌地!

如果可以的话,卢景烨还是很想将“渣女”这个标签贴在墨上筠身上的。

但是,他不敢。

“有,有事吗?”

面对他们公认的墨扒皮,有个学员站出来,颇为紧张地朝墨上筠问道。

墨上筠的右眼眼角还带着那一抹淤青,可在手电筒的光线下,那抹淤青的痕迹如同纹身一般,随着她挑眉轻笑的动作,淤青的痕迹随之浮动,不知为何有些诡异,俨然像一妖女。

那一身充满正气的军装,竟然也挡不住她这一身的邪气。

唇角轻勾,墨上筠眼含笑意地朝他们问:“能不能算我一个?”

啥?

算你一个?

其余三个人还一脸懵逼,卢景烨却赶紧回答道:“我们没有多余的装备了。”

“这好办,”墨上筠满怀诚意地给他们出谋划策,“拎个人出来当裁判不就行了?”

伙伴一号:“……”我靠!

伙伴二号:“……”沃日!

伙伴三号:“……”不要脸!

卢景烨:“……”果然是妖女!

“你们之中任何一个赢了我,我让丁镜负责你们一周的夜宵。”墨上筠只手放到裤兜里,慢条斯理地说着,活脱脱像一个刚从地狱里走出来的魔鬼,她笑如春风,字字顿顿地保证道,“说到做到。”

众人:“……”我勒个去,凭什么你来打赌,却拿丁镜做赌注?!丁镜不无辜吗?!

不过,墨上筠提出的这个要求,却让他们蠢蠢欲动。

尤其是,自从卢景烨为了梁之琼而跟着丁镜混了后,丁镜也没少压榨他们……

墨上筠也好,丁镜也好,既然是能混在一起的,就没一个好玩意儿!

“行吧,”伙伴一号最终选择妥协,“我退出,背包给你。”

墨上筠点头,却没有走近,而是道:“我这里有一个要求。”

众人:“……”

妈诶,你还有要求呢?!

半响,卢景烨哼了一声,说:“你说。”

墨上筠道:“不管输赢,这件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行。”

咬咬牙,卢景烨干脆地应了。

其他人觉得也没什么,便都点了点头。

觉得这个要求无关紧要的他们,一直到很久以后才知道——就是因为这么一个承诺,导致很多人都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墨上筠用实力碾压得连渣都不剩。

……

负重30公斤,武装越野20公里。

在经历过白天的三倍训练后,对于精疲力尽的他们来说,这俨然是一场极限运动。

对于卢景烨等人来说,只要能咬着牙完成这项任务即可,但是,今晚于他们而言,注定是一次让人不愿回想的打击。

因为,墨上筠加入了他们。

近三个小时后,卢景烨三人背着重重的背包,半死不活地跑了回来。

一抵达最初的地点,他们就直接倒了下来。

“我废了。”

“别喊我,我能不能起来都看命,起不来我今晚就搁这儿了。”

身边的两个同伴齐齐出声,而卢景烨却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全身的作训服都被汗水浸透,背包都没来得及脱下来,他就这么不平坦地躺在背包上面,然后跟劫后余生一般仰头看着天,连手指都懒得再动一下。

不过,卢景烨一闭上眼,脑海里就闪现出一道背影。

——墨上筠,一道永远也无法超越的背影。

光是想起这三个字,卢景烨就觉得浑身一阵颤栗,心里有种被什么攥住的紧迫感。

想至此,卢景烨猛地从地上翻身坐起,但很快就因被背上未卸掉的背包给强行拉扯了回去。

卢景烨又倒了下来。

一直眼睁睁看着他们仨跑来的肖强,见到卢景烨这愚蠢的动作,叹了口气,然后朝他走过来,“起这么急做什么?”

肖强一边念叨着,一边将帮着卢景烨将肩上的背包给卸下来。

毫无负担的卢景烨从地上坐起来,然后转身抓住肖强的手腕,“小强,墨上筠什么时候回来的?”

提及“墨上筠”这个名字,肖强的脸色微微一变,但也提醒了旁边那两位装死的同伴,他们虽然没有动弹,却忍不住附和着发问。

——“对啊,墨上筠啥时候回来的?”

——“我们回来的时候就见不到她了,你有跟上她吗?”

还在打击中没缓过神的肖强,往后一屁股坐在地上,然后伸手搓了把脸。

肖强并没有傻乎乎地在原地等着他们跑回来,而是轻装上阵陪他们跑完这20公里。

他的速度自然比背上30公斤的要快,但是,这只持续了一段时间。

大约跑完5公里后,墨上筠就开始加速,之后因为拉大了跟他们之间的距离,所以卢景烨等人就让肖强跟上墨上筠,等到回程的时候,肖强和墨上筠有跟他们遇上,但那时候他们距离终点还有一公里。

再之后,发生的一切……卢景烨他们就都不知道了。

肖强从未见识过那么恐怖的体力,犹如机器人一般的存在,不知道疲惫,没有极限,后半程墨上筠几乎一直在加速、加速、加速,就算是轻装上阵的墨上筠,在距离他们起点还有三公里的时候,也赶不上负重30公斤的墨上筠了。

而,当肖强咬着牙跑回来的时候,却发现墨上筠早已不见踪影,只剩下一个他们用的背包。

人家负重30公斤跑20公里,你一个没有任何负重的,竟然跑不过?!

要命的是,对方还是个女的!

肖强自回来后,就一直处于震惊中,迟迟没有回过神。

怀着内心的震撼,肖强抬眼看着他们,将事情大致跟他们讲了一遍。

得到的回应不出所料,皆是瞪大眼睛后的沉默。

他们甚至连一句——“真的假的?”都说不出口。

这种事儿,没有必要撒谎。

可是,这种体能上的差距,也不知是一两个档次了吧?

他们觉得自己内心受到了重创。

半响,卢景烨提议道:“休息十分钟,我们再训练半个小时再回去吧。”

伙伴一号:“嗯。”

伙伴二号:“好。”

肖强也点头,“明天都早点起。”

然后,再也无话。

十一点,墨上筠告别第二批“被挑战者”,然后心情颇好地插着裤兜,慢悠悠地回到了学员宿舍楼。

墨上筠就这么来到三楼。

但,在看到“赤色·房间”门口站着的丁镜后,墨上筠所有心情愉悦的心情,立即化作烟消云散。

墨上筠沉着脸走过去。

这个时间都已熄灯,房间里再无光亮,但基地里亮着路灯,以及天空悬挂的月亮,足以让人在不打手电的情况下行走。

自然,墨上筠也可以清楚地看到,站在门口的丁镜脸上露出‘贱兮兮’的笑容。

“头儿,这么晚才回来?”

一看到墨上筠过来,丁镜就狗腿地朝墨上筠询问道。

墨上筠扫了她一记冷眼,“能不能在我跟前消失?”

“您这就有些异想天开了。”丁镜无奈地戳破她的妄想。

如果可以的话,丁镜也不想来墨上筠跟前晃悠。

可,谁叫她们住一个宿舍呢?

这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加上今个儿还让墨上筠破相了……

啧。

丁镜觉得墨上筠没有弄死她,真是她运气好。

因为谁敢这么对她的话,应该已经被她给弄死了。

墨上筠抬眼打量着丁镜的脸,琢磨着从哪儿下手会比较泄愤。

不过,墨上筠最终还是忍了。

墨上筠说:“去倒洗脚水。”

丁镜立即道:“倒好了。”

墨上筠倏地笑开,只是笑容却古怪地瘆人,她一字一顿地道:“那就再倒一遍。”

丁镜:“……哦。”您高兴就好。

挑了下眉,墨上筠朝旁边看了一眼。

难得跟墨上筠处于同意脑电波上,丁镜赶紧朝旁边移开一步,然后,墨上筠直接来到门前,推开门走了进去。

丁镜随后走了进去,在墨上筠的淫威之下,重新给墨上筠倒了一盆洗脚水,但墨上筠并没有泡脚,而是拿着衣服去洗了个澡,等她洗完澡出来的时候,泡脚水已经凉了。

墨上筠似笑非笑地看着丁镜。

丁镜会意,悲催地又去给墨上筠倒了盆洗脚水,然后在墨上筠优哉游哉泡脚的时候,自个儿被墨上筠扔到阳台上去给墨上筠洗衣服。

每搓一下衣服,丁镜都会在心里怒骂一遍自己——咋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手呢?现在得到教训了吧?事情越来越好玩了吧?

哎哟,这苦命的,这辈子都没给人洗过衣服……

墨上筠看着她跟小媳妇似的坐阳台洗衣服,本来心情已经稍微好转了点儿,结果泡完脚后用阎天邢给的药水擦拭淤青感觉到一阵疼痛的时候——不由得回忆起今早被丁镜折磨的场面,然后怒从心起。

于是,连倒洗脚水这种活儿,墨上筠都交给了丁镜。

就在墨上筠“欺压”丁镜的时候,秦雪装做哑巴没吭声,而唐诗则是缩在被窝里旁观,心想她们俩也蛮有意思的。

毕竟,这是第一次见到墨上筠这么“吃亏”。

折腾了足有半个小时,墨上筠才擦干头发上床睡觉。

丁镜还是个说到做到的人,说给她整理好被褥,还真就把她的被褥叠成了豆腐块。

但,当墨上筠觉得心情好点儿的时候,她注意到放在她被子上的玩意儿。

“丁镜!”

压抑着怒火和声调,墨上筠对着阳台喊出这两个字。

当即,丁镜迅速地从阳台跑了进来。

丁镜热情洋溢地问:“什么事?”

“告诉我,这是什么玩意儿?!”墨上筠将放‘豆腐块’上的东西拿起来,朝丁镜问道。

丁镜眉眼挑笑,颇为自豪地道:“叠得菊花,怎么样,心情好吧?”

墨上筠朝她露出个凶狠但友善的笑容,“它怎么是白色的?”

丁镜理所当然地道:“只有白色的纸啊。”

“我谢您了啊!”

“客气。”

丁镜谦虚地摆了摆手。

下一刻,那跟白菊花就朝丁镜砸了过去。

丁镜下意识伸手捞住。

然后,她听到墨上筠咬着怒火道:“送你的,放床头,每晚陪它入睡。”

说完,墨上筠将被子一掀,就躺了下来。

多看她一眼都觉得心里有火。

“……”

丁镜莫名其妙地看着她,然后把玩着手上的菊花。

咋了这是,她觉得做的还挺好的啊。

唐诗无奈地叹了口气,然后从被窝里探出头来,朝丁镜招了招手。

丁镜走过去后,唐诗俯下身,在她耳边低声说了几句。

丁镜:“……”

送个花而已,还有这么多讲究?

犹豫片刻,丁镜抓着那多白菊花,又重新来到墨上筠床头。

“诶。”

丁镜用手敲了敲栏杆。

“墨姐?”

“头儿?”

墨上筠忍了她几秒,最终忍无可忍地翻过身,她凶狠地盯着丁镜,凶神恶煞地说:“丁姐,咱生来宽宏大量,从不记仇,这事儿就此翻篇,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