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二章 贺元庚的计

作者:恕恕书名:田园食香类别:其它类型更新时间:18/02/13 23:42:25字数:15112

杜玉娘知道这一切后,只是淡淡地笑了笑,并没有说话。

杜安兴自己作死,那可就怪不得别人了。

杜玉娘像往常一样过日子,每天忙着店里的生意,偶尔闲下来的时候做做针线活,心情特别平静。

如果不是怕自己的举动会吓到家里人,她都想抄经书打发日子,这种事情,她前世经常做,几部大经早就熟烂于心了。

也许她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人吧!她若是个好人,哪怕杜安兴十恶不赦,也轮不到她来做那个刽子手。面对一条生命的时候,应该以慈悲为怀,而不是送他一程。

可是又有谁对她慈悲呢?

前世她到底招惹了谁?为什么王氏,贺元庚,高氏,每一个人都想她死?

当她跪在冰天雪地的庭院中时,高氏何曾想过要放她一马?她的两个孩子又何其无辜,小小年纪就糟了高氏的毒手!

贺元庚明明娶了她,却又不好好待她,夺了她的孩子,杀了自己的亲生骨肉,让她体验到了这世间最最绝望的痛楚!他可恨,该死。

杜安兴是始作俑者,难产他就不该死吗?

谁是谁非,也不是两句话就能说明白的事情,但是两辈子的仇怨加在一起,已经不是轻易就能化解的了。

说难听点,杜玉娘刚开始的时候,可没有想过报仇的事,那些都是前世发生的事情,她再怎么恨杜安兴,也没想过在事情还没有发生时去害人,她做不出来那个事。可是杜安兴这货,根本就不想过好日子,换着花样想害她!她要是心慈手软下去,只不定什么时候就被杜安兴给害了。

杜玉娘把事情想得通透,现在就看钱生锦那边安排的人唱大戏了。

杜安兴不是好鸟,性子里也带着几分机警,想要坑他,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只要是坑,是骗局,就都有漏洞,根本不可能做到天衣无缝!她现在也只是利用杜安兴的贪心在布局,事情能够进行到哪一步,尚未可知,她心里实在没底。

杜玉娘想把杜家老宅和杜家的田地拿回来。杜安兴是个赌徒,那些东西早晚会被他挥霍一空,与其让他把家业败了,还不如想个办法把那些东西拿回来。别的也就算了,祖宅是万万不能有闪失的,若是祖母瞧见他把祖宅输了,非被他活活气死不可。

这回杜玉娘筹谋的这一切,她谁都没告诉。除了钱生锦,杜家人根本不知道她的打算。

她也不是第一回给杜安兴挖坑了,这次,她要挖个大坑,让杜安兴再也爬不上来,直接给他埋上。

让杜玉娘没有想到的是,她这边在给杜安兴挖坑,而旁人也在她想不到的地方,给她挖坑。

最近贺元庚很郁闷,原本他老子要竞争一个升迁的名额,按出身,履历,资质来说,这个位置非老爷子莫属。老爷子是同进士出身,为官多年,勤勤恳恳的,政绩十分漂亮。

与他竞争的那几个人,不是年纪太大,就是年纪太小,再不就是毫无建树,述职考评成绩勉勉强强之辈。相比这下,只有他家老爷子的成绩是最出挑的。

可是谁想到,本来十拿九稳的事情,到最后居然黄了,反而让青阳县的县令得了个便宜,拿下了那个位置。

贺元庚为这事儿奔走了快小半年的时间,四处打点,哪成想到了嘴边的肥肉居然飞了,差点把他气吐血。他心里不服气,暗中调查一番,才发现原来那个高升居然破了一起悬案,找回了当年丢失的贡品。

这可是大功一件啊,也难怪他靠着这个案子顺利的迁升,挤掉了自己的老子。

贺元庚心有不甘,可是这种事情也不是他能说了算的,只好勉强咽下这口恶心。

等他从这件事情中缓过神儿来时,才发现自己好久没有杜玉娘的消息了。

贺元庚思量一番,便让裴苏去找何胜,哪想何胜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裴苏怎么找也没找到,关于何胜的线索竟连一分一毫都没有找到。

贺元庚心里当下发紧,又让裴苏去找杜安兴,杜安兴是他的一颗棋子,只要他还有一丝一毫的机会,贺元庚就不会放弃他。

不想,裴苏带来的消息,简直要把他气吐血。那杜安兴果然是只白眼狼,竟想琵琶别抱,另找靠山,当真以为他是死人不成?

贺元庚的脸色青得厉害,裴苏见了,只得硬着头皮开口:“少爷,现在该怎么办?”

怎么办?看来他得亲处出马了。

“老爷在后衙吗?”

裴苏点对,“最近公事清闲,老爷此刻应该在某位姨娘那儿。”

贺元庚只道:“去派个人找找,就说我有重要的事情要与老爷商量。”

裴苏连忙抱拳,转身出了屋。

贺元庚一身的汗,天气越来越热,他心情烦躁。

匆匆的洗了个澡,换了一身衣裳后,贺元庚去了贺父那里。

贺湘已经在书房里等着他了。

天大地大,不如儿子的事情大,谁让他们老贺家,就这么一根独苗苗呢!

贺湘对自己儿子,可以说是百依百顺,他也争气,从小就聪慧不凡,读书很下工夫,才十七岁,已经是秀才了。

只要他好好读书,将来的成就一定会高过自己。更何况儿子身后,还有那样的高人存在,相信用不了多久,贺家就会一跃成为显贵之家,身价倍增。

贺元庚进入书房后,直接把书房的门关死。廊下等着差遣的小厮,都被他赶得远远的。

贺湘见他这般行事,眉头便微微皱了起来,“元庚,可是出什么事了?”

“父亲,儿子觉得杜家最近颇为古怪,想亲自去一趟。”

“哦?哪里不妥?”贺湘的神色也变得谨慎起来,完全没有了之前那么随意。

“何胜不见了,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您是知道他的,这人虽然没有什么大本呈,但是江湖阅历还是可以的,知道轻重,根本不会在这个节骨眼上弄出什么问题!”

贺湘摆了摆手,“也不一定,世事无绝对,到底是碰巧还是意外,查查就知道了。”

“您放心,我已经在查了。正是因为何胜失踪的古怪,儿子才觉得有必要去一趟青阳县。”他还没有搞定杜玉娘,留给他的时间也不多了,细细的筹谋肯定是来不及了,若是再没有进展,他干脆就来硬的!

贺湘道:“你确定那个杜玉娘知情?万一她也像她的那个堂哥一样,什么都不知道,你打算怎么办?”

贺元庚咬牙切齿地道:“不可能。”

杜安兴对他来说,是一个败笔。

当初她一直以为,杜家最得宠的人是杜安兴,所以想方设法的接近他,想要从他嘴里探听一些当年的事情。哪成想,杜安兴根本就是个棒槌,什么都不知道!而且杜老头儿活着的时候,并不是十分宠爱他,相反对杜玉娘地个丫头片子,倒是掏心掏肺的好。

“你这次去,打算怎么做?”

贺元庚露出一个彼为自信的笑容,随后才道:“父亲放心,儿子自然有办法的。”

贺湘暗暗叹气,对儿子的想法有些不赞同。

儿子是他生的,他能不知道这小子的路数?软的不行就来硬的,明争不过就巧取豪夺,总之不达目的不罢休,绝不会退让。

这样也没有什么不好,至少他不会吃亏啊!

贺湘本身就不是什么好人,身在官场,一开始有很多事情都是迫不得已才做下的,到了最后,他已经是泥潭深陷,再难把自己上污泥洗去了。

还是那句话,这样也没有什么不好。

他在官场上步步为营,求的什么?还不是钱,权?

贺湘出身不好,起点也不高,为官之路走得颇为辛苦。但是他觉得他在为儿子铺路,苦点累点都没有什么,儿子以后,肯定比自己强。

但是现在的贺元庚还是稚嫩了一些,有些事情,贺湘这只老狐狸,看得要比他透彻。

“且不说她知情不知情,你可想过,你若纳她为妾,高氏当如何?”

提起高氏,贺元庚眼中明显闪过一丝不耐烦。

他对自己妻子的评价,并不高。高氏长相平平,为人还有些跋扈,又太过精明。她娘家势强,弄得自己在她面前没有什么体面,这一点让贺元庚尤为恼火。

他以前觉得,这个妻子可以成为他的助力,能够帮助他走很远。现在想想,这简直就是个笑话。

“父亲,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身为妻子,怎能善妒?况且我们成亲也有两年了,她那肚子一直没动静,我纳妾又怎么了?就算是高家人来了,我这个要求也不过份。”

贺湘听罢,点了点头,“我儿考虑周全,如此最好。只不过为父还是担心,那个杜玉娘要是真的什么也不知道,你可算是把高家得罪死了,赔了夫人又折兵啊!”

“无防。”贺元庚伸手掸了掸袍子前襟上并不存在的灰尘,道:“爹,您想想,如果那人真是玉天龙,他无儿无女,能把东西传给谁?”

不等贺湘答话,贺元庚又道:“自然是传给杜老头了,虽是捡来的,但好歹养了那么多年,听说那杜老头十分孝顺,不是亲生,胜似亲生。”

贺湘转了转手上的宝石戒指,“没有想到,让人闻风丧胆的玉天龙,竟也有这样的一面。”

“到底是老了嘛!不像年轻时那样张扬是对的,而且他当时已经成了过街老鼠,若是不想个法子把自己藏起来,只怕他会死于非命啊!手上沾了那么多的血,又握着那样一笔惊人的财富,东躲西藏的日子过久了,安定下来也是无可厚非之事。”

贺湘赞同地点了点头,“不管收养杜念恩的人是不是玉天龙,这条线都不能断!一个女人而已,也不是什么大事,你不防透一点风声给高氏知道,女人办事的手段,往往出人意料。高氏那么聪明,肯定会替你着想的。”

贺元庚仔细的琢磨了一番,接着眼睛一亮,朝贺湘竖起一根大拇指,道:“姜还是老的辣啊!”

爷俩相视一笑,又说了一会儿别的闲话,接着便各自忙去了。

贺元庚出了书房以后,便一直心事重重的。裴苏跟着他,连赶路的声音都放轻了几许。

贺元庚突然道:“裴苏,你让人说一声,就说我待会儿去少奶奶那边吃饭,让人准备着。”

裴苏顿道,让人送信去了。

高氏接到消息,欢喜得不得了,连忙让小厨房那边张罗,做几道贺元庚最喜欢吃的菜。紧接着她沐浴更衣,又细细的挑选了衣裳,重新梳妆打扮,就等着贺元庚来了。

两个人成亲有两年的时间了,除了最初的那两个月时间,贺元庚对她一直不咸不淡的。他给了自己一个妻子应有的尊重,却没有给她疼爱,这让高氏十分不舒服。哪个女人不希望自己的夫君疼爱自己,对她百依百顺?可惜贺元庚对她,毫无激~情可言,就连夫妻二人行敦伦之礼时,他也是一副不温不火的样子。

高氏想到这里,心尖不由得疼了起来,她也是父母手中捧着的娇娇女,年少时,也曾幻想过轰轰烈烈的爱情,可是到头来,事与愿违,有什么事情,比自己夫君心里没有她更让人难过呢?

高氏心不在焉,时间过得飞快。

到了饭点,贺元庚果然来了。

高氏欢喜得不知如何是好,脸上露出了欢喜的表情,平平无奇的五官,居然比平时生动了不少。

夫妻二人说了几句闲话,就开饭了。

高氏亲手拧了毛巾给贺元庚擦手,还帮他布菜,两个人有说有笑,瞧着又回到了刚成亲那会儿的模样。

高氏给贺元庚倒了许多的酒,贺元庚也不知道心情好还是别的缘故,当真都喝了。他喝得有些多,头痛的厉害,干净不走了,在高氏这儿留宿。

高氏自然高兴,等天一黑,就把屋里侍候的人都打发了出去,想要跟贺元庚亲热亲热。

贺元庚不负所望,果然搂着她上下其手,高氏被撩拨得化成了一滩水,哪知却突然听到贺元庚叫了一声:“玉娘……”

HTTP/1.1 502 Bad Gateway Content-Type: text/html Connection: close Content-Length: 302 Date: Sat, 24 Feb 2018 18:22:25 GMT X-Via: 1.1 WIN-5EQOGCV7E29 (random:335102 Fikker/Webcache/3.7.4) 502 Bad Gateway

502 Bad Gateway - Cann't Connect To Upstream Server By SSL Read

Server: WIN-5EQOGCV7E29
Date: 2018-02-24 18:22:25

Fikker/Webcache/3.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