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8章 一路走好(2更)

作者:南极海书名:都市超级医仙类别:言情都市更新时间:18/06/14 00:06:14字数:4274

“你……”聂家老祖那已经凹陷的眸子,狠狠一抽,呼吸都停滞了,莫名的,他感觉到了冷,一种彻骨的森寒的冷。

他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幻觉,但,事实就是,这一刻,他竟有一种不认识聂孤的感觉,聂孤整个人的气质就像是完全变成了另一人。

“你是聂孤?你不是聂孤!”聂家老祖死死地盯着聂孤,声音都有些颤栗了,是惊恐,是不敢相信,是震怖。

“老祖,我的确是聂孤。恩。事实上,现在,你看到的我,才是正真的聂孤。”聂孤幽幽的道,他却是抬起了手,一只手,轻轻地放在了聂家老祖的肩膀上:“老祖,您说,小子既然是您最看好、最骄傲、最期待的传人,不如,就不要私藏了,该给我的都给我吧。”

聂孤说着,嘴角竟是生起了一丝丝贪婪的邪意,令人心寒的邪意。

“你……你个畜生!!!你……你……你该死!你一直都在伪装?”聂家老祖一下子怒极攻心,嘴角都布满了血迹,一口心头血涌上来。

两千多年前,聂家出现了一个聂孤,他开始的时候,就因为聂孤的恐怖修武天赋,而多了一些心思。

但,他并没有直接找上聂孤,而是按照观察聂孤,不仅仅观察聂孤的修武天赋,更观察聂孤的心性等等。

足足考察了百年之久,他对聂孤的一切都满意,最终,才决定让聂孤成为自己的传人,决定将一生所学,都交给聂孤。

哪里想到……

难道,两千多年前,当时,从十来岁的聂孤,就已经学会了伪装,就已经在算计了?

这么一想,聂家老祖真的是心寒、惊恐了。

太可怕!

如果真是如此,聂孤的阴毒、隐忍,简直比恶魔都恐怖。

“算老夫瞎了眼睛。但,老夫现在真的没有什么私藏了,该给你的都给你了。”深吸一口气,聂家老祖却是闭上了眼睛。

他甚至不想再看聂孤一眼,心底,只有悲凉和绝望。

他没有说假话,他这一生拥有的最有价值的就是《九死技》和《叠元三重变》,都已经完整的交给聂孤了。

“不。老祖,您还有一样私藏的东西没有交给我。”聂孤摇了摇头。

“什么?”聂家老祖死死地盯着聂孤,莫名的,有种不好的预感。

“就是老祖您自己啊!老祖,反正,您也要死了,活不了多久了!为何要浪费自己剩下的最后一些精元、灵华呢?”聂孤淡淡的道:“聂孤事实上还拥有一个本事——炼制丹药。老祖,聂孤可以将你身上的鲜血炼制成一枚丹药。一枚顶级的黑魔丹。却是能够让聂孤再突破两层了。”

聂家老祖宗虽然已经寿元将尽,但,聂家老祖宗乃是正真的融字恒古境三层强者!!!

极强。

也就是最近这些年,聂家老祖宗的寿元将尽,实力下降了很多很多,否则的话,融字恒古境三层境的强者,能够在战古天横扫一切了。

要知道,就算是三宫那种级别的超一阶势力,都不曾拥有一个正真的融字恒古境,如湮虚宫,最强的器老,也只是半步融字恒古境而已。

聂家老祖宗的寿元将尽,就是在消耗自身的精血、精元、灵华等等,通俗的说,现在,聂家老祖活着,就是靠燃烧自己的鲜血罢了,一旦鲜血都燃烧光了,他就死了。

聂孤早就打着聂家老祖宗的鲜血的主意了,融字恒古境三层境的修武者的鲜血,很宝贵,比天才地宝还要天才地宝,尤其是用来炼制黑魔丹,简直太合适了。

不过,之前,他只能忍着这种贪婪。

一方面,还没有榨干聂家老祖的所有,聂家从老祖早死了,是一种浪费。

另一方面,聂孤也害怕聂家老祖在寿元还没有最大程度耗尽的时候依旧拥有很强横的实力,毕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他也不敢随便的就暴露出自己的真面目。

但,现在的话,不怕了,聂孤清晰的感受到聂家老祖身上的死气味道,的确是寿元将尽,可能也就再过一个月两个月聂家老祖宗就会死了。

这种状态下的聂家老祖宗已经从骆驼瘦成一只猫了,可以宰杀了。

当然,也因为聂家老祖几乎就要死了,体内的鲜血燃烧了百分之九十九了,所剩不多了,可就剩下那百分之一,也是好东西啊!

蚊子小,也是肉啊!

聂孤自然不会放过。

“你……”听着聂孤那残忍的、淡漠的话语,聂家老祖的眼珠子差点都飞出来了,他还是低估了聂孤的残忍、歹毒、无耻,简直没有下限啊!

这两千年来,他从来不会接触任何的聂家人,就自己一个人闭关在这紫玄云阁中,唯有每隔几日,就会召聂孤过来,亲自教导。

他何止把聂孤当做自己的传人了,甚至当成自己的孙子、晚辈了。

没想到……

“老夫活该啊!!!活该!哈哈哈……”下一秒,聂家老祖绝望的哈哈大笑,没想到,活了九百多万年,到临死的时候,才正真的体会到人性的恶。

聂家老祖后悔死了。

他怎么就没有发现聂孤的狼子野心?!

“老祖,一路走好。聂孤感激您这两千多年来的照顾和传授。在聂孤心中,您就是最好的老师。”聂孤认真的道,然后,突兀的抬起手,右手就像是极尽锋利的五道利剑,嘶的一声,一下子抓住了聂家老祖宗的肩膀。

五根手指,无法形容的残忍,直接没入聂家老祖的皮、胫骨。

“啊……”聂家老祖痛的惨叫,但,已经没有什么实力反抗了,他现在就是垂危的老人,剩下最后一口气了,哪里能反抗的了聂孤?

聂孤却是面无神色,仿佛没有听到聂家老祖的惨叫声,他的掌心,就像是一下子成了一个吞噬之口,吸!吸!!吸!!!

清晰可见,一滴一滴鲜红的血滴,从聂家老祖的肩膀上弥漫出来。

足足一炷香时间,聂家老祖一直在遭受着凄厉的痛苦。

聂孤生生的将他的鲜血全吸了出来,一丝不剩,连血髓都不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