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6、一惊一乍

作者:徐公子胜治书名:方外:消失的八门类别:言情都市更新时间:18/08/10 19:22:15字数:32

修炼了方外秘法之后,冼皓的飘门秘传隐峨术修为也更加精进,她原先就擅长潜行、追踪与刺杀,如今那是更了不得。假如她是一名刺客,那么谭涵川和丁齐刚才就危险了,来得猝不及防啊,而且她手里的刀还那么厉害。

假如是正面动手,双方早就摆好架势做足了准备,谭涵川不惧冼皓,可如果是在突然偷袭的情况下,估计老谭也够呛。至于丁齐,他不是已经突破大成修为,怎么反应比谭涵川还慢呢?谭涵川已经察觉到冼皓走近,丁齐还没发现呢,只是跟着谭涵川做了戒备反应。

理论上丁齐可以借助景文石察知小境湖中的一切动静,哪怕只是在无意之间,假如有什么意外的变故,他也会有直觉的反应。但冼皓潜行至此未带一丝杀气,也没有任何恶意,更没有展开神识窥探什么,就似不存在一般突然冒了出来。

丁齐根本就没有思想准备啊,他的心神刚才完全被谭涵川的话吸引了,根本就没有想到察看小境湖以及周围的动静,完全没有发现冼皓。

从仿佛一切尽在掌握的妄境回归现实,丁齐立刻就被弄得一惊一乍的,他尴尬地笑道:“冼皓,你怎么神出鬼没的?”

冼皓冷哼道:“你才神出鬼没呢!大半夜睡得好好的,怎么跑这儿来了,特务接头吗?”

谭涵川的样子比丁齐更尴尬,一对奇门兵器已经揣了起来,搓着手道:“是丁齐有事想找我聊聊,他的心事……冼师妹,你都听见什么了?”

冼皓冷着脸道:“我一来就听见在谭师兄在做诗夸赞丁老师呢!他是天空上的月亮,他是大海中的灯塔。谭师兄,你的功夫很不错,但是这文采嘛……”

连这句话都听到了,说明后来的话她也全听见了。谭涵川赶紧摆手道:“你们聊,你们慢聊,我就不当灯泡了!”说完话转身就走,没有走冼皓站的那条小路,直接腾身而起跃进树丛走直线上山了。他的身姿十分潇洒,功夫好嘛,但看架势就像落荒而逃。

老谭跑了,境湖月色下只有丁齐和冼皓。两人好半天都没说话,丁齐低下头看着冼皓的脚尖,一副做错了事的样子。最终还是冼皓冷声道:“你想知道这些事,怎么不来问我,却跟外人打听?”

一听“外人”这两个字,丁齐的心就陡然一跳,冼皓的意思可不是跟老谭见外,而是没拿他当外人。冼皓还挺敏感,随即又追问道:“你的心跳怎么突然加速了,是不是做了什么亏心事?

丁齐终于抬起眼睛道:“我没做什么亏心事!这些并不是什么美好的回忆,我不问你本人,只是不想让你想起伤心往事。”

冼皓避开了他的视线,似是不想搭理他,径直走到那株树旁坐了下来,神情明显黯淡下去。有些事,只要提到了就不可能不想起,只要想起了就不可能不黯然神伤。丁齐默默地走了过去与她并肩坐下,两人挨得很近,他伸出一只手搂住了她的肩膀。

冼皓的身子稍微僵了一下,随即又放松了,也松开了手中一直紧握的枯骨刀,将之连鞘插进了沙地里。

这时谭涵川已经到了庄园门外的平坡上,回头远远地望了一眼,叹了口气道:“对呀,这才是搞对象的样子嘛……你们两个大半夜不睡觉,可别折腾我呀,这一惊一乍的,太吓唬人了!”

丁齐和冼皓又是好半天没说话。丁齐见冼皓情绪有些低落,小声问道:“你是不是有点生气?老朱和老谭当初调查过你,其实不必介意,江湖人的习惯嘛。那时刚刚认识,他们也调查过我的资料,估计连我上学时的档案都看过了。”

冼皓撅了撅嘴,声音似是无限委屈:“我才不会和老谭他们计较呢,这事我早就知道。可你为什么非要把我当成另一个人,难道我还是我,你就接受不了吗?”

丁齐赶紧解释道:“不不不,我绝没有那个意思!假如你不是你,我才觉得接受不了,否则这段时间也不会这么纠结了。”

冼皓:“你是够纠结的!”

丁齐:“我当初在定境中,见到了那样的一幕,一度信以为真。我在琴高台世界中告诉你了,还当面问了你,你却骗了我。”

冼皓瞟了他一眼道:“不是我骗了你,是你自己在骗自己。你既然那么问了,我当然会那么说,就是想看看你还能作出什么妖来?”

丁齐的手从她的肩头滑落到腰间,却顺势搂地更紧了,柔声道:“你有很多事不记得了,对吗?”

冼皓:“是的,我曾经忘记了很多事,拿回枯骨刀才慢慢想起来。”

丁齐:“那你还记不记得,回忆往事的时候,你曾经说过一句话‘我们杀过很多人’。你说的是‘我们’而不是‘我’,我的印象非常深刻。后来入定时所见的魔境,可能就是受这句话的误导,人的意识活动就是这么复杂而微妙。”

冼皓:“少跟我说专业,你这是在怪我吗?”

丁齐:“哪有怪你的意思,就是想问——你当时干嘛要那么说?”

冼皓又低下了头:“我确实不记得了,但我知道为什么,就是‘我们’而不仅仅是‘我’。我报的仇,不是我一个人的仇恨,也代表了我的父母,我们一家一起在报仇。”

丁齐:“你这个傻子,既然改了名字,为什么不连姓一起改?冼这个姓氏并不多见,你的年纪恰好又能对得上,所以才引起了范仰的怀疑。他原本不可能找到你的,就算见了面,也不太可能直接怀疑你。”

冼皓答道:“他找不到我,也意味着我很难找到他。况且冼这个姓是父亲留给我的,我就是冼家的女儿,这是印记也是纪念,我不想改也不可能改。”

丁齐忽然道:“我们是同一类人。”

冼皓:“怎么说?”

丁齐望着月色回忆到:“我当初出过一件事,你知道的,然后被学校开除了。我的导师曾给我一个建议,他可以找人帮我改名字,然后再给我推荐外校的一名导师,让我继续去读博士。但是我拒绝了。”

冼皓没说什么,只是把头靠到了丁齐的肩膀上。又过了一会儿,还是丁齐问到:“你不想改姓氏却改了名字,难道名字就不是父母起的吗,有没有想过将来再改回来?”

冼皓:“冼心晴这个名字,真不是我父母亲自起的。”

丁齐有些诧异道:“怎么会不是呢?”

冼皓:“是他们花钱请一位‘大师’起的,那位大师就在妇产医院的对面租了间门面,业务不仅是给小孩起名字,还给公司商店起名字呢,据说生意挺不错的。”

丁齐:“这你都记得?”

冼皓:“我哪能记得!是小时候听妈妈告诉我的。”提到了母亲,她的眼神又变得伤感起来。

丁齐顺着话题问道:“当时花了多少钱啊?”

冼皓:“据说是二百块。”

丁齐故意大惊小怪道:“这么少?你的名字啊,哪能这么不值钱!”

冼皓伸手掐了他一把道:“怎么不值钱了?二十多年前啊,二百块给小孩起个名字已经很贵了!据说市场价是一百块,我爸爸给了大师双倍,就是让他给起个好名字。”

丁齐:“反正也就是二百,改就改了吧。”

冼皓刚想说什么,感觉忽有点不对劲,疑惑地问道:“你在干什么呢?”

丁齐说话时居然闭上了眼睛,手握景文石仿佛有些走神了,他其实在“看”冼皓的胸前的伤痕,通过另一种方式去感应。在小镜湖中,他可以察知一切动静,这种感应与直接用眼睛看见的景象不同,但他也能知道,冼皓胸前确实还有伤痕……

听见冼皓的问话,丁齐睁开了眼睛,转过脸看着她道:“你真美,越看越美!”

冼皓仿佛是一只受到惊讶的白鹭,却无处躲藏,只得垂下眼帘颤声道:“你,你在想什么呢?”

丁齐:“我在想你啊,一直在想你,我想抱抱你。”

很久之前,他曾对她说过同样的话,两人可能都已忘记,而此刻他又说了出来。冼皓显得有慌张,不知道是该起身躲开还是……丁齐已经将她抱了起来,放在了腿上、抱进了怀中。冼皓想挣扎,却感觉身体好软、仿佛没有了力气。

她微微张开双唇想说什么,但随即就说不出话来,感觉到一阵窒息般地、湿润地晕眩。当丁齐的手游移到她的胸前,滑进领口、抚过伤痕、握住……的时候,她才挣脱了双唇,喘息着说道:“不要……不要……这里光天化月的!”

“我们回家去。”丁齐将她抱了起来,转身向山上走去。

冼皓:“放我下来吧,我自己会走路……”

他们出了小镜湖,回到了自己小楼,进了一楼的冼皓的卧室,关上了门……涟漪化为汹涌的浪潮,浪潮化为涟漪,涟漪再度化为浪潮……不知多了多久,窗外已天色微明,冼皓娇弱的声音道:“床单弄脏了,要不要先起来收拾一下?”

丁齐:“先不用管床单了,我不想放过你。”说话间丁齐的手臂又搂紧了,将她抱了过来揉进了自己怀里……

丁齐并没有再追问冼皓从受伤到获救的详细过程,亦无意于验证妄境中所见的真假,因为他该知道的都已经知道了,已没有什么好纠结的。丁齐更没有告诉冼皓自己在妄境中的经历,那一切仿佛根本就没有发生,他还是现在的他。

永远不要低估一位大成真人,他们所求证的境界恐怕是未求证者难以想象的。哪怕只是一位十七、八岁的少年,昨天尚未破妄,而今日刚刚堪破大成,那也绝不能低估。因为你无法得知他曾在妄境中度过了多少年、经历了多少事,恐不再是那个不谙世事的少年。

有人可能会有一种想当然的疑问,那么这样一来,这个十七、八岁的少年会不会就变成一个七、八十岁的老头子?已怀着苍老的心境,只保留着少年的外貌。

当然不会出现这种情况,假如真是这样,他也不得堪破妄境。那究竟是什么发生了变化?其妙处难言。所以妄境不言也不问,因为说也说不清,问也问不明。

现实中发生的事情,与妄境中的经历并不一致,但对于丁齐和冼皓而言,结果还是一样的。假如说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或许更凶猛、更刺激……妙处更多吧。

第二天是周六,尚妮等人陆续从小境湖中出来了,都在朱山闲这里吃饭,算是早饭和午饭一并解决。时间已经挺晚了,可是丁齐和冼皓好像还没起床。这有点不正常啊,也不是像他们平时的生活习惯。

尚妮嘟囔一句:“还没起,难道要来个从此君王不早朝吗?”

谭涵川憨厚地笑道:“可能是有点事要办,丁老师最近比较忙。”

孟蕙语好奇地问道:“师父最近在忙什么呀?”

“没忙什么,解决点问题……咦,朱师兄也在啊?”开口回答者正是丁齐,他和冼皓并肩走了进来。两人的样子好像与平日有些不同,但又不太好形容,丁齐容光焕发、精神抖擞,而冼皓白皙的脸颊上多了一抹红晕,颜色中带着些许娇羞。

朱山闲抬头看了两人一眼,目光特意在冼皓身上多停留了一瞬,似笑非笑道:“我又没别的事好忙,周末当然在家。”

丁齐:“听说最近境湖市最近要来巡视组,你这位区长要开始加班了吧?”

朱山闲叹了口气:“公职在身,就是这点不好。巡视组下周到境湖,我得折腾大半个月了……丁老师,这事你怎么知道的,啥时候开始关注官方动态了?”

丁齐答道:“偶尔听说的,早就有风声传出来了。”

丁齐是怎么知道的?那是妄境中的见闻。在他经历的妄境中,再过一周就会有巡视组到境湖市,朱山闲一忙就是半个月。妄境中的见闻也来源于现实中的见知,有巡视组到达的风声早就传出来了,丁齐虽不关心,但日常中也会偶尔接触相关信息。

比如他虽然不看境湖新闻,但走过哪个地方时,人家的电视里正在播境湖当地新闻,他无意间也会听到几句,平时拿手机刷网上新闻的时候,也曾快速扫过相关的信息,所以在妄境里才会出现那样的一幕,而且与现实是一致的。

早午饭比较简单,就是面条加几盘小菜,还有谭涵川特意做的打卤汁,味道还算不错。吃饭的时候朱山闲一直在瞟丁齐,好像很感兴趣的样子。冼皓终于忍不住问道:“朱师兄,你干嘛老看着丁齐啊?”

朱山闲呵呵一笑:“我在望丁老师的气色与气运。”

众人一听也来了兴致,纷纷追问他看出了什么结果。朱山闲笑道:“气色好得不能再好,春风满面、春光得意、春意盎然啊!”

冼皓的脸不禁有点发红,打断道:“说体格,丁齐当然没问题,气运呢?”

朱山闲摇了摇头道:“气运之说玄之又玄,我习练望气术到现在,也不敢说摸着门了。但按照师传的说法,以丁老师现在的气色,气运当然是好得不能再好。”

一直冷眼旁观的庄梦周突然开口道:“望气能观人情志,从情志可见人心境,从心境可知人处境,从处境与情志又可推人运势。朱师兄,你到底看出什么来了,要不要把照妖镜也拿出来照照?”

丁齐摇手道:“我又不是妖怪变的,用照妖镜照我干什么?”

涂至等五名晚辈弟子不知禽兽国的事情,皆惊讶道:“照妖镜是什么,朱师伯还有这等法宝呢?”

尚妮有些着急了,凑过去道:“朱师兄,你到底看出什么来了?”

朱山闲又摇了摇头:“假如我说什么都没看出来,你们信不?我只看出来丁老师和昨天不一样了,却形容不出那种感觉。神气完足自然运转,看上去普普通通,但却没有普通人身上常见的任何破绽……丁老师,恭喜你了!”

“怎么回事,师父怎么了,难道真是买彩票中奖了吗?”几名弟子纷纷开口追问。

谭涵川一本正经地点头道:“是的,中大奖了,丁老师的方外秘法修为又更进一层,这第六境就叫望气境。”

尚妮:“哎呀,丁老师突然大成修为了,这望气境又是什么讲究?”

丁齐微笑道:“等你到了这个境界自会明白。”

在座的五名弟子当然大喜过望,纷纷起身祝贺师父。丁齐摆了摆手道:“吃饭!只要你们好生修行,迟早也有堪破大成的这一天。”

吃饭的时候,几名弟子依然兴奋道:“师父,真想不到,您已经是传说中的大成真人了!”

丁齐淡淡道:“我非道家弟子,大成真人这个称呼也许不太合适,我只是将方外秘法修至大成境界。若说想不到,当初你们更想不到这世上有方外世界吧?你们自己的经历,听上去岂不是更像传说?”

孟蕙语点头道:“对,只有想不到的,没有师父办不到的!”

冼皓笑道:“小孟,你这也太夸张了。”

叶言行插话道:“这就是师妹由衷的想法!”

毕学成又问道:“师父,您的修为境界又上了一层楼,接下来打算带我们再去哪里开开眼界啊?”

眼前的这一幕似曾相识,因为在妄境中已经发生过,只是细节有所不同。妄境中相同的场景发生在一周后,而现实中就发生在今天。丁齐并没有刻意追求妄境的中场景重现,也没有刻意回避,总之这一切都是自然而然。

丁齐本就打算带几名弟子去禽兽国历练一番,无论是妄境中还是现实中都一样,在饭桌上就商量了一番,主要就看朱山闲和涂至的时间。下周有巡视组要来,涂至的工作也比较忙,暂时把时间定在了三月中旬。

面吃完了,庄梦周放下筷子道:“还是片儿川好吃啊,有点怀念上次吃的片儿川了。”

冼皓:“这时节哪有新鲜的笋?”

丁齐看了朱山闲一眼,见朱山闲没有什么反应,他便主动开口道:“老谭啊,我在小境湖中发现了一种特产,是种水草,假如把露出水面的那段根茎挖出来切成片,味道可能比嫩笋还香脆呢,要不要找来试试?”

谭涵川颇有兴致道:“小境湖中的物种我已经研究了不少,知道你是说的是哪种水草,或许真可以拿来代替嫩笋做片儿川呢,明天就试试。”

庄梦周显然已经听馋了,掏出手机不知道在刷什么。几名晚辈弟子已经起身收拾碗筷,孟蕙语很勤快地给几位长辈泡好了茶。见庄梦周拿着手机刷了半天,似是打开了某个APP在找什么,丁齐突然问道:“庄先生,您是想在小镜湖里搞烧烤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