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二六章 到底有几个二代?

作者:疯二神书名:重生不重来类别:言情都市更新时间:18/06/14 00:05:28字数:4660

在安迪·鲁宾离开大概半个小时之后,沈亦打了电话给唐浩泽,说是新版本客户端的开发团队已经确定。负责人是安迪·鲁宾。

这件事唐浩泽也就放下了。

这天,唐浩泽正要吃完晚饭正要的去书房看书的,都走到书房门口了,却接到了莫宇的电话。说想请他喝酒,顺便谈谈奶粉生产那个项目。

唐浩泽略一迟疑,问明了地方,然后就叫上保镖出门了。

莫宇这次约的地方是一个高级会所。而且是会员制的。外面和一楼正看着都很普通但上面几层楼的装修去相当的典雅。

唐浩泽报了莫宇的名字,就有服务员领着他的来到一包间。包间之外有不像是工作人员的人站着。推开门后,唐浩泽才发现那包间竟然是相当大。里面坐着几对男女,有两对搂抱调笑着。

唐浩泽示意保镖留在外面。

看到他进门,莫宇将身边的女人丢下,笑着走过来拉着他的手臂说:“来,唐总,我们先喝一杯。”

他说着拿了一个杯子,倒了一杯XO给唐浩泽。

这种陈酿白兰地,度数其实还挺高的。而且白兰地的后劲相当足且容易上头,口感也不是很适合唐浩泽的口味。他是极少喝的。

他拿过酒杯,说:“莫总,这酒我喝不惯。不过,今天陪你喝一杯!”

莫宇眨了一下眼,笑着说:“那我谢谢你能赏脸了。来,干了!”他说着也干了。

唐浩泽也干了,他完之后,皱了一下眉头,将酒杯倒扣放在桌子上。

莫宇也将酒被放下,说:“唐总,我给你介绍,这位是宁少,是京城来玩的。”

“宁少你好!”

唐浩泽看着莫宇介绍的这个脸上棱角分明的年轻人,看起来大概比他大伤四五岁。能让莫宇这么客气的,家族能量大概不会小。他虽然不是很想认识这样的人,但既然见到了,也不想得罪了。就像这个宁少伸出手。

那宁少本来搂着一个女人靠走在沙发上,这会他只是向前倾着身子和他握手:“唐总,久闻大名!我是宁翔鹄。”

唐浩泽笑了笑,又点点头,没说什么。

莫宇又将其它几个人介绍给唐浩泽认识。其中还有一个是京城来的,其他几个是都是呼市人。虽然莫宇没有明说这些人的身份,但看做派大抵是沪市有钱人家的孩子或者是官员子弟。

至于那几个女的浓妆艳抹,和暴露装扮也大抵说明了她们的身份。

莫宇拉着唐浩泽坐下,笑着说:“唐总要不要叫两个公主陪一下?”

他是问了,但实际上也没征求唐浩泽的意见,直接让人叫了一排公主来让唐浩泽选。在他看来,唐浩泽既然坐下了,不管心里是怎么想的,总是要一个陪着的。毕竟在包间里的几个身边都有,唐浩泽一个人坐着就显得异类了。

唐浩泽“入乡随俗”地随便点了一个。

那被点到的公主款款坐在唐浩泽身边,他只觉一股香水味扑鼻而来。他微不可察地皱了一下眉头。

这种人造痕迹浓重的香味,唐浩泽不是很习惯。

女人香,他喜欢天然的。那是一种上辈子带来的习惯。在上辈子他就闻不惯香水味。而这辈子他接触到的女人,都是极少用香水的,就算用也不会用这么浓重香味的。至于最亲近的卢梦,唐浩泽觉得她身上的味道就是最好稳的香味,所以卢梦只偶尔会用香水。

那公主知道能上来这里的都是有钱人或者有权的,而且看桌面上的几瓶XO,这些人至少也是有钱的。而且她们坐台出台都是有钱收的,而恩主就是这些男人。

她们想赚钱就要从这些寻欢作乐的男人口袋里掏。

她娇滴滴地贴上来,说:“谢谢先生。我叫小韵。我敬先生一杯!先生怎么称呼?”

她说着倒了两杯酒,酒都只倒了半杯,她双手捧着一杯送送到唐浩泽身边。

唐浩泽只觉靠在自己身边的身体热乎乎的,只觉那股香味更浓了。他拿了酒杯,放在桌上,说:“我姓唐。我喝不惯这种洋酒!”

这坐台小姐,他也不是说看不起。

众生芸芸,熙熙攘攘皆为利来。

这些会所公主是为了钱出售肉体。以后他可也是见过某些大家闺秀喊价结婚,那不也是出售自己的身体?

两者之间区别大概是:一个试用过后一次性买断,一个是按次付款而已。

话说“当年”他一个外省的同学,农村的。结婚时可是差点一家子卖血才凑够了聘礼。据说那是当地的习俗,是约定俗成的价码,少一分都不行。还说从古至今,嫁女儿收聘礼是天经地义的。

却没人说古代嫁女儿受聘礼至少要赔上聘礼等同的嫁妆,甚至要将聘礼连同等价的陪嫁当做嫁妆。不然女儿别想在婆家能过好日子。

只收聘礼不赔嫁妆的,都是做妾的。贫家嫁女儿手了聘礼给不起假装,去了婆家也是做牛做马的。

而他那个同学结婚后,没有什么嫁妆。老婆娘家直接改了新房子,第二年弟弟结婚,用的都是聘礼的钱。而他老婆嫁过来,什么都不做,像是家里的皇后,唯一需要做的就是生孩子。

那大概不能算是出售肉体,而是出售了一个人。

但本质上,和这些公主没什么差别。

唐浩泽经历过几十万买一个老婆的年代,他还真没办法看不起这些会所公主。

再说,这位小韵小姐可能是在出卖身体,他本质上也是在出卖身体。

这位小韵小姐,贴到他这个陌生男人身上是为了钱。他在办公室一坐就是几个小时,那对他的身体是一种慢性自残。为的,也是钱。

宁翔鹄这时轻笑说:“唐总喝不惯XO,那就来一瓶红酒。”他也不是在询问唐浩泽的意见,直接让人去叫了一瓶奥比安酒庄梅洛红葡萄酒。

奥比安也是法国一级酒庄之一,唐浩泽对红酒却没有特别的研究。宁少醒酒、开酒、倒酒,如行云流水。可惜唐浩泽也不懂。

宁少拿起其中一个酒杯,缓缓摇晃着说:“唐总试试这酒。奥比安的红葡萄酒不如其它一级酒庄优雅,但更加美味可口。”

人家已经亲自倒酒了,虽然看着有卖弄的嫌疑,但这酒唐浩泽不想得罪人就得拿起酒杯。

不懂品评红酒,怎么喝,唐浩泽是还是知道。

他用还算标准的姿势拿起酒杯,也摇晃了一阵,和宁少碰了一下,说:“刚才看到宁少的一番讲究的侍酒流程就知道宁少对红酒研究很深。我虽然能和红酒,却也是如同牛嚼玫瑰。这酒如果有灵,知道让我喝了,大概也要憋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