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章 勇闯鬼夫庙(四)

作者:遍地沧桑书名:极品捉鬼奶爸类别:其它类型更新时间:18/03/14 00:27:51字数:13262

喧闹儿清脆的鸟鸣声音,将破天从酣睡中惊醒。

睁开眼,天已大亮。阳光从树林枝叶间透进来,又穿过帐篷,刺进里面,给人以暖暖的感觉。

虽然还是夏天,但这里海拔比较高,又在林中,所以温度适宜,温暖之中给人以微凉的感觉。

转过头,就看见了杨麻绯红白润的脸庞,嘴角挂着微笑,似乎在梦中也发出微笑。一副心满意足的样子。

破天轻轻地从杨麻雪白的脖颈下抽出胳膊,感觉有些微麻。

似乎是惊动了杨麻,她醒来了。剪水双瞳扑闪几下,脸上露出羞涩,就又抱住了破天。

“现在,我是你的女人了。”

想起昨天的疯狂,杨麻更加羞涩,把头埋进破天怀里。

破天轻抚着她的后背,光滑如丝,手感极佳。

“我的女人,我们似乎该起来了,今天还有不少事情要做呢。”

“不嘛,我还要抱你一会儿。”

杨麻撒娇,声音慵懒而诱惑。

“好吧,起来吧,正事儿要紧。如果山神和土地来了,见我们还赖在床上,怕是要笑话我们了。”

两人出了帐篷,就见沈腾已经在小溪边的平地上练剑。

见到破天和杨麻两人,停止动作,走了过来。

“赶紧洗漱吧,早餐已经准备好了,洗漱完毕就到我帐篷里吃饭。”

说完,上上下下看看破天和杨麻,有些暧昧地笑了。看得杨麻不好意思,羞红脸,急忙回帐篷里,拿牙具洗漱。

破天四下打量一周,山神的老虎已经不在了。

“那只老虎呢?”

破天问沈腾。

“看见我起来,它就走了。猛兽大都昼伏夜出,白天有没有它,都没什么关系。”

三人吃完饭不久,那只猛虎出现,随即山神和土地现出身形。

“破天何不多睡一会儿?”

山神神情轻松,情绪不错。

“也该起来了,办正事儿要紧,我们走吧。”

背包已经收拾完毕,三人背上背包,就跟着山神和土地走去。

“鬼夫庙的那帮家伙,主要活动在鬼夫山中心一带。说起来,这里也算是鬼夫山的外围,但是他们不经常到这里活动。偶尔会到这里游走一番,并不在这里久留。”

一边走,山神和土地一边介绍情况。

“目前,这里由鬼王崔大石统领,他是从火焰地狱里逃出来的。”

“能从火焰地狱里逃出来?他是什么来头,竟然有这么大的本事?”

鬼魂能从阴间逃出来,就已经很不容易。

地狱属于阴间的监狱,层层把手,戒备森然。能从地狱里逃出来,实在是小概率事件。

逃出来之后,还能成为称霸一方的鬼王,招揽不少鬼修士,把正宗的神袛逼得狼狈不堪,简直就是通天彻地的鬼才。

“崔大石的事情,说来话长。鬼夫山一带,在明朝的时候,有一条商路,鬼夫山的核心,也就是鬼夫庙的所在地,当初就是这条商路上的一个重要中转站。久而久之,这里就成了一个集镇。”

“崔大石的父亲,就是集镇边上的一个药农,所以崔大石从小就在山上采药。镇上最大的富户,是刘家。刘家有一个小姐,知书达理,琴棋书画无所不通。”

“刘小姐一次到山里游玩,遇上饿狼,在紧要关头,恰好被采药的崔大石所救。那个崔大石,虽然是个药农,但也读过几年私塾,。粗通文字,加之长相俊美,又有救命之恩,于是刘小姐就对他暗生情愫。”

“两人时常私下约会,但是刘员外认为两家门不当户不对,虽然崔家上门提亲,但刘员外坚决拒绝。”

“婚事被拒,崔大石借酒浇愁,一次喝多了,跟人发生口角,失手将人打死。于是他逃进山里,投奔山贼。”

“两年之后,成了山贼首领。率领一众山贼打家劫舍,劫掠过往行商。在此期间,还时常跟刘小姐幽会。”

“后来官兵剿匪,将崔大石拿获,枭首示众。崔大石死后,又纠集旧部,在这一带为乱。”

“等等,难道崔大石没有被收到阴间去么?”

“唉,阴间收人,也不是应收尽收。有的时候,难免遗漏。加上当时情况特殊,就让他成了漏网之鱼。”

“在这期间,他还时常来跟刘小姐幽会。此时刘员外已死,刘家没有男丁,就由刘小姐接掌家业。两人也在这个期间,产下了鬼胎。”

“后来阴间腾出手来,发兵收剿崔大石,将他收到阴间。因为作恶多端,被打入火焰地狱。”

“在这期间,刘小姐修建了鬼夫庙,试图为崔大石招魂。这就是鬼夫庙的最初来源。”

关于鬼夫庙的起源,破天以前已经知道了一些。不过并不象山神说的这么详细。

如果剔除崔大石作为山贼的部分,这场人鬼恋,堪称一个凄美的爱情故事,足以感天动地,为后人传诵。

“崔大石究竟是这么从地狱里逃出来的?”

这才是故事的关键。

“这也源于阴间的一次大混乱。这就是幽冥的杰作了。”

果然是幽冥在搞鬼。

“幽冥打开了地狱,放出了不少罪大恶极的罪犯,又打开鬼门关,将他们放到阳间。此后又对这些罪犯进行培训,传授他们修炼功法。就这样,崔大石成为了鬼王。”

“成为鬼王之后,他就纠集各方鬼众,尤其喜欢搜罗那些前世渡劫失败的修士,集中到这里潜心修炼。”

“为什么要选择在这里?”

“一是这里是鬼夫庙所在,刘小姐虽然已经作古,但是崔大石仍然对她难以忘怀。虽然刘小姐已经投胎转世,但是他仍然想找到刘小姐的来世。”

“二是鬼夫山这里的风水,属于天罡地煞局,罡煞之气浓烈,适合鬼修修炼。”

“他找到刘小姐的来世了么?”

“找到了。起初是一个清朝的歌妓,再后来就是当今年代的一个乡村教师。”

山神说到这里,杨麻还没明白什么,但破天和沈腾却发现了问题。

按理说,刘小姐已经经过两次轮回,每一次投胎转世之前,在喝了迷魂汤之后,前世的记忆就已经被抹去,不会记得前世的身份和事情。

崔大石也被抓到了阴间,一定也喝了迷魂汤,记忆也被抹去,不应该还记得刘小姐。

到了刘小姐转世,他还记得,中间一定有某个环节出了问题。

“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唉,地府里有他的内应,向他泄露了投胎转世的路径,因此崔大石才如此执着,念念不忘。”

“此人倒也算得上是情痴一个,用情至深。只是如此逆天行事,终究是水中捞月一场空。”

“将来定是如此,眼前倒也叫他部分成功,终于找到了刘小姐的转世。只是沧海桑田,世事变迁,已经昨是今非。这个女教师记忆里,已经不记得他了。”

“不仅不记得他,她还爱上了别人。可惜她前世用情至深至专,这一世却所遇非人。碰上了一个薄情之人,被人始乱终弃。”

刘小姐的遭遇,虽然令人叹惋,但这一世的结局,却是早已注定的。

前世跟崔大石的孽情,已经种下恶因,因果循环,到了这一世,终于受到报应,被人抛弃。

正是因果循环,报应不爽。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到了她这一世,时候就到了。

“刘小姐被抛弃之后,就去找崔大石,志愿成为崔大石的弟子,想要学得绝技,报复那个负心郎。”

故事到此,破天已经摸到了脉络,似乎跟自己所熟悉的一些事情接轨了。

“刘小姐的这一世,就是胡蝶梅,那个负心郎,就是陈大千?”

“破天果然聪明,正是如此。”

已经到了一个山间湖泊边上,一行人停了下来。

“就在这里休息一下。杨小姐,洗洗脸吧。”

这个凄美的爱情故事,叫杨麻听得怦然心动。一路上都沉浸在遐想之中。

她已经被这个故事深深打动,对于崔大石和刘小姐充满了同情,甚至把自己代入到了刘小姐的角色里。

女人看待爱情,跟男人颇不相同。

许多时候,她们只看男主和女主的爱情,至于背后的是非善恶,倒还在其次。

昨天晚上跟破天有了肌肤之亲,夫妻之实,今天听了这个故事,就不免联想到自己身上。

看着水着中摇曳的脸庞,心里就不禁浮想联翩。

慕容若水怎么了,虽然跟破天有婚约,但我已经跟破天有夫妻之实了,关系要比她亲近得多。

破天是我的,谁也抢不走。

不知不觉中,心就硬了起来。

“杨小姐,洗完了就离开,这个湖虽然景色优美,但是却颇为诡异。时常有异象出现。”

听得土地如此说,杨麻也不敢怠慢,甩甩手,离开湖边。

“这里有何怪异之处?”

不用土地说,破天也已经预料到这个结果。

这里已经属于鬼夫山的腹地,是鬼夫庙的地盘儿,出现一些怪象,实属正常。

破天话音刚落,就听得呼啦啦一阵声响,湖中水花泛滥,果然出了状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