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三十七 意味不明的挑战

作者:烟雨江南书名:道缘浮图类别:玄幻奇幻更新时间:18/04/28 20:06:12字数:6544

在玉京城各大家族的正式聚会上,演武比试是传统。

一来交流战技道法,二来也是对各家武力的一次评估机会,许多年轻人和下位者亦将此视为进身之阶,将自己的才华展现给家主长老们。

但是向一府之主挑战,就难免充斥着别样意味,比如说,火药味。

涂家和燕家前两天传有摩擦,内情虽然已经被封口,但偌大“销金舫”沉河却是有目共睹,瞒都瞒不了的事实。

如此一来,号称涂家武力第二的总教头闵洪,在连续撂倒燕府一名大管事和一名客卿后,直接指名找上燕开庭,就难免让人多想。

闵洪是一名纯粹战修,据说他少年时就自认没有法修天赋,于是一心一意走战修之道,在掌法上取得高深造诣。

目前在涂家,他的武力仅次于“陌刀”封意之,若非玉京城还有夏平生在,或许说他是玉京第二也有可能。

闵洪此言一出,周边众人不管在活动筋骨,还是在捉对比试,全都不约而同停下手,略有些愕然地将目光集中过去。

涂玉永呵斥的话到了嘴边,却被燕开庭一拽,差点撩了个跟头。

燕开庭自己倒是借这力,施施然站起来,应道:“好。”

涂玉永忍不住想骂人,一抬眼头顶压下一片阴影,是付明轩不知何时站到他身后。

涂玉永把脏话咽了下去,低声道:“你我联手分开他们?”涂玉永有自知之明,闵洪这架势明显不把他放在眼里,若说武力,还真不是这老匹夫对手。

付明轩慢吞吞地道:“先看看。”他低下头,目光似无意间从韩凤来身上扫过。

韩凤来抱着箜篌,在原地踞坐的规规矩矩,像是有些无聊般,手指从十三弦上一一点过,却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付明轩收回目光,继续投向燕开庭和闵洪那边。

此时一众人等纷纷走避,给燕开庭和闵洪留下偌大场地。他们中大多数人都无神通,战修方面也最多到一、二流之间,连燕开庭都惹不起,更不要说闵洪了。

燕开庭没和闵洪多话,当先向场中走去。

闵洪年长,更不谦虚,摆出了一幅前辈架势,先似模似样交待了两句点到为止、切磋战技的开场套话。

燕开庭却拿出一只拳套,外表奢华得像是用金丝编成的玩物。

他慢条斯理地套在右手上,一边道:“闵教头的‘增元掌’可不比我的锤子差,现在不方便动兵器,我戴个手套,你没意见吧?”

闵洪被明捧实贬得牙根痒痒的,也不知道燕开庭手上那是什么宝物,以“天工开物”的家底,他身上有一两件高阶防御法器并不稀奇。

不过闵洪本也意不在此,他再不把夏平生和燕府放在眼里,也不能大战之前,众目睽睽之下杀伤燕开庭。于是一脸假笑地道:“当然没有,您自便。”

旁边涂玉永和付明轩看到这里,神色都略松了松。

闵洪的“增元掌”可是锻体已有小成,韧如犀革坚如金石,全力运用出来,不亚于一件至兵钝器,攻防一体。

若与他空手对空手,那是肯定吃亏。但燕开庭既然知道要戴上了拳套,必会防着对方阴招。

下一刻,燕开庭和闵洪两人就一个对冲,战在了一起,竟是最危险的近身搏击!

只见无数拳脚如狂风骤雨般,将两人身影完全笼罩于内。格挡、肘击、招架的声音密集而连绵地响着,直听得人透不过气来。

燕开庭走的雷火大道,又天生神力,本就是骄狂暴烈,有一击开山的气势。

闵洪专注锻体,炼身为兵,追求以百炼之身破后天之境,出手亦是只有前进没有后退。

两人一上手,不约而同选择了正面对正面,强硬对强硬,几乎没有一招虚式,不一会儿场地上就真气乱飞,余波震震。

如此一个旗鼓相当的场面,出乎大多数人预料。

面对闵洪这样一名经验老道又强势的强者,实力还在其次。对于大部分年轻人来说,气势上首先就会落了下风,然后影响到战技发挥。

而走正统修道之路的年轻上师,对战纯粹的高阶战修,也有很多会败在近身的体术上。要等他们拥有丰富经验后,才能学会以己长克彼短。

涂玉永就看得后背发凉,还恍惚有隐痛泛起,想起自己上次和燕开庭在船上打的那一场。

他就是吃亏在体术上,两人拉开距离时的中程攻击还能你来我往,贴身之后就有被山峰碾压的恐怖感觉。

涂玉永不由喃喃道:“这小子的锻体究竟到了那一阶?其实庭哥儿如果专心走战修的路,也能踏破后天以证先天之道吧?”

付明轩道:“既然有更方便的大神通引路,干嘛要去吃百炼肉身的苦。”

涂玉永听了这句风凉话,欲哭无泪,那可是大神通啊,能算一条方便之路吗?

这时,闵洪打出半轮“重影拳”,自己则在假影掩护下,跳出场外,抱拳道:“承教,多谢燕爷了。”

此刻的闵洪毫无气焰,笑容和善,似乎一点都不介怀方才那两厢对峙的局面,而实际上,对他这个级数的强者来说,已是被大大扫了颜面。

燕开庭也收住拳势,站在原地调了调呼吸,又摘下拳套看了看,放入芥子袋,做完这一系列动作后,才应道:“好说,好说。”

燕开庭的反应怠慢至此,闵洪脸上却丝毫不露愠色,借了个由头,坐回涂家的席位里。而其余人等并不敢得罪他,不一会就其乐融融打成一片,将这场挑战造成的紧张气氛全部抹平。

涂玉永奇怪地道:“闵老儿什么时候这么大度了?”

他最了解这位涂府二号武者,不要说气量了,此人心眼最是狭小,在暗地里连封意之也不服气。

只可惜老道的真人,对上老道的超流战修,在这个层面上,战修除非拥有能够名动天下的绝杀技,否则终归差了一筹。而闵洪和夏平生则是一直没有机会正面对战,在他心中未免不是一件憾事。

刚才闵洪和燕开庭打成这样一个难看的局面,若他不放弃,继续下去,燕开庭估计再过一刻钟,就会后力不继,露出败相。毕竟先天神力虽然优厚,时间长了,还是不能完全抵消高阶战修修炼出来的力量。

付明轩没说话,他的剑刚才已在识海中跃跃欲出,不想闵洪及时收了手。

事有反常必有妖,付明轩低头向韩凤来看去,后者正好抬头,两人不动声色地交换了一个眼神。韩凤来微微点头,像是肯定了付明轩的疑问。

就在这时,燕开庭已经走到众人跟前,应付着涂玉永的问题,说得不耐烦了,索性拿出刚才那金丝拳套扔给他去自行研究。

付明轩转过头去回他的问话,因燕开庭是第一次参加战事,看着事情推进,虽与平时演练大致相同,可也有些细节要了解。

不过在燕开庭心目中,涂玉永和他半斤八两,还是付明轩更可靠。

被小看的涂玉永不免愤愤不平,好歹他是参加过上一次实战的。付明轩那年并未还乡,严格来说也是第一次加入战事。

然而付家郎君总有一种令人信服的魄力,就连城主府的大长老也没有把他当新人来看。

被所有人忽略的韩凤来,依然老老实实坐着,低下头,指尖十三根无声弦中,忽然漏出了一个音阶。

那记声响不高不低,在院落的人声中并不会特别引起注意,且很快就淹没在响彻全城的号角声中。

“魔降”!

“逢魔时刻”拉开大幕。

院落中的人声立刻低落了一个音量,不过老人们都没有太大紧张神色。

从第一头魔物踪迹出现在城外防线,到空间缝隙开到最大,成群结队魔物现身城内,还有一段颇长时间,有的时候会持续一夜一天。

该来的总会到来。道种与魔物,生死无法并存的两极。恐惧、焦躁、愤怒,都没有意义,惟有等待,等待战斗!

燕开庭坐了一会儿,号角又间隔着响了两声。

此时整个院落气氛沉肃下来,完全进入备战状态。所有人按照方位,或坐或立。

院墙外,传来由远及近,再由近及远的沙沙脚步声,偶尔还有几声兵器嗡鸣,那是部署在四时林里的各家战队,已经开始巡逻。

燕开庭走到太阳华表前,身形浮空而起,一直到达最高处,方才落下。

极目四望,整个玉京城从脚下向四面八方铺展开去,与平日盛世繁华的风貌大相径庭,仿佛已成为一座一触即发的军营。

各处升起缕缕法阵波动,街区与街区之间,被用作加固界石的白玉,在整体晦暗色调中,格外刺目。像是一条画地为牢的枷锁,又像是分隔生死的叹息之墙。

城外已经开始了一处处的小型打斗,各色法器光芒此起彼落,偶尔反射出刀剑利刃的寒光。

被杀灭的有魔物也有凶兽。

血腥混合了魔气,比平时浓郁数倍,已经离得这么远了,还会从风中闻到那杀戮、燥腻、阴冷的气味。

随着时间一点点推移,一波一波魔物和凶兽,出现又被杀灭,大地上灰霾愈加浓重,仿佛天空垂落了下来。

再一次号角声响起,比之前任何一次都要悠长。

魔翳自前方蜂拥而至。

大地上无人退却。

HTTP/1.1 502 Bad Gateway Content-Type: text/html Connection: close Content-Length: 302 Date: Tue, 22 May 2018 02:38:11 GMT X-Via: 1.1 WIN-5EQOGCV7E29 (random:50947 Fikker/Webcache/3.7.4) 502 Bad Gateway

502 Bad Gateway - Cann't Connect To Upstream Server By SSL Read

Server: WIN-5EQOGCV7E29
Date: 2018-05-22 02:38:11

Fikker/Webcache/3.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