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四十二 伏杀

作者:烟雨江南书名:道缘浮图类别:玄幻奇幻更新时间:18/05/01 16:17:54字数:6490

闵洪哪里想得到,已经清过场的街道上,会有雷击自天而降,竟被刺了个正着。

他的“增元掌”正催化到威力顶峰,肉色手掌颜色变深,泛起金属般的光泽。此刻若砍上去的是寻常刀剑,可能连道痕迹都留不下,然而被这手指头粗细的雷电一击,顿时现出一块铜钱大小的黑斑。

这点点浮伤都没见血,原本算不了什么,对闵洪来说,就和小虫子咬了一口的感觉差不多。但此刻他这记拦腰横击的招式已经去尽,后招还没来得及起势,被雷电见缝插了一针,掌势顿时出现漏洞。

而旁边的封意之已然挣脱法阵,竟比预计快了太多,他也不是全无代价,左脚自小腿肚往下鲜血淋漓。只见封意之身形瞬间横出两个身位,闵洪那一掌就仅有边缘划过他的腰肋。

封意之沉喝道:“闵洪!你这是何意?!”

闵洪哪会和他多说,百忙当中都来不及找那坏了他好事的雷电来源,只胡乱向街旁屋顶投去一瞥,就双掌翻飞攻向封意之。

与此同时,后面刚杀了同伴的两人已奔上来,各自擎出兵器,一左一右包抄夹击。

“轰”的一声,两边民房紧闭的门户被纷纷踹开,一群黑衣人涌出。地面上不知何时升起一缕一缕淡淡绿烟,转眼间弥漫了整个巷道,只看那诡异的颜色,就知道肯定有毒。

这条平平无奇的短巷,一刹那,就变成了一个精心布置的陷阱。

屋顶上的燕开庭,这才意识到自己正趴在狼窝上。

屋内的那些呼吸声竟然不是普通城民,幸好他行动间始终保持着神通运使,才一直没有暴露行踪。

但是现在他可藏不住了,在黑衣人涌上街道的同时,燕开庭觉察到下方有人正突破房顶冲上来。随即瓦梁开裂,两柄亮晃晃的马刀向他斩来。

这种程度的攻击对燕开庭还构不成威胁,泰初锤划弧挥出,叮当声中,将两个黑衣人一起逼退。燕开庭身在半空中,略一迟疑,没向远处逃走,反而朝着烟雾弥漫的巷道中落下。

事实证明,燕开庭的选择没错。在他身后乍然亮起一排光点,齐刷刷砸在屋顶上,灰尘“蓬”起,整座阁楼被掀开,露出下方楼板。

这个埋伏圈竟然有两层!燕开庭刚才如果向外逃,就会正好迎头碰上,此刻却是设伏者后手暴露无疑,也没摸到燕开庭半根毫毛。

如此大的动静,就连巷道里正在激战的众人也纷纷投来目光。

闵洪一见燕开庭,立时恍然那道紫电的来路,不由狞笑道:“小崽子,没被魔物咬死算你命大,倒跑这里来自投罗网!”

不过他嘴里在放狠话,手上没有丝毫停歇,所有攻势仍然如狂风骤雨般泼向封意之。

“陌刀”不仅是玉京第一高手,就是在整个北雍州都能排进前五。闵洪虽然对他各种不服气,内心深处却是最为明了他的强大,哪有余力去管坏他好事的燕开庭。

只看今天的布置,大战之后、熟人近身偷袭、弥漫巷道的毒烟、两层埋伏圈,一层一层环环相扣,就可知背后的设伏者对围杀封意之何等谨慎。

然而再精密的陷阱都经不起意外,燕开庭凭空出现,无意间将环扣拆掉一半,生生把一场有条不紊的伏杀变成了现在的正面硬撼。

封意之也没想到现身的会是燕开庭,就连他自己都到现在还不明白闵洪为何对他突下杀手。所以不管怎么说,这都是涂家内斗。

而这个埋伏圈设了两层,外围除去掠阵和二次突袭外,也是为了封闭道路,拦阻外人目击现场。换了任何一个其他势力的人路过,在不了解事情始末之前,都不可能贸然插手。

即使现在燕开庭对封意之来说,算是一个援手,可陌刀是何等老道之人,想得可就多了。说实话,哪怕要孤军战斗,封意之都觉得比在此时此地看见燕开庭要来的轻松。

“哎呀,燕府主!你怎么在这里?”

燕开庭可以发誓,封意之的口气中有嫌弃的意思,他将大锤向后抡出,把一柄斩来的马刀弹开,没好气地道:“闵教头已经试过杀我一次了,没成!”

说着,燕开庭心中诡异地松了一口气,觉得不用再找理由解释自己为何插手涂家内斗,更不用解释自己为何会选择援手封意之。

他刚才打出那道紫电,纯是看见闵洪又用出卑劣手段后的本能反应,完全没有任何诸如涂家派系之争、燕府的立场、玉京第二的势力插手第一大势力内政等等复杂念头。

直到出手之后,燕开庭才意识到似有不妥,不过随即整个埋伏圈启动,他也就不用烦恼了。

封意之闻言却是从容尽去,他原本陷入重围都面不改色,此刻顿时爆出粗口,“老子可再不想被夏平生拆了屋子!”

闵洪此时怒气节节拔高,分明是他这一方占尽上风,燕开庭和封意之两人却对危若悬丝的生死视而不见,反倒在说些有的没的,怎能不让他感觉自己完全没有被放在眼里。

事实上,那两人也的确没把他放在眼里。

燕开庭在黑衣人的追斩中,身形不断移位闪动,显然普通攻击根本拦不住他。

封意之却是一声呼啸,陌刀尖端光芒暴涨,所到之处,空气都开始扭曲,像是能够绞碎一切坚物。

除了闵洪还能勉强不退,其余围攻者全被逼开。就连地面那层聚而不散的绿烟,都被清空了一段。

封意之道:“小家伙,过来,地上是‘雨林瘴’,光闭住呼吸没有用的。”说着,刀芒覆盖范围竟然再扩出一圈,堪堪将燕开庭卷入。

燕开庭脑海中立刻闪现一个名字,“北罗峰双雄”中的“七步瘴”姜回,不知昨晚那批外来人是否和眼前的围杀有关。

就在此时,闵洪阴恻恻地道:“罗兄,别看着了,不小心被人走脱就贻笑大方了。”

巷道一头现出一个高大身影,那人身体消瘦,比一般人更显手长脚长,仔细看去,他的手掌也较常人要长出一截。

封意之神色变得凝重起来。陌刀狂烈霸道,到了他这个层次,刀气外放凝成实体刀罡,能和高阶法器硬撼,与他同级的法修都不敢近身。

然而罗劲和闵洪俱是纯粹战修,在这狭窄巷道里,加上地面“雨林瘴”,一群辅攻的修士,还不知道有没有其它类似暗红缠丝的法阵,每一个节点都是冲着克制他来的。

封意之陌刀轻伸,将燕开庭勾到身后,沉声道:“你别动,注意不要出了我刀罡范围。‘雨林瘴’沾肤即可侵入体内,小心被麻成一段木头。”

燕开庭掂了掂手中大锤,此时泰初已是长柄重武的完全形态,他摇摇头道:“不碍事,瘴气对我没用。”

封意之这才发现,燕开庭站立之处的瘴气聚而不拢,偶尔随着气流涌动翻滚过去的,都被他身上雷火气息吞噬。

蓦然之间,整个巷道都轻微震动了一下,一个桌面大小的掌印隔空扑来,“捉云手”罗劲出手了。

紧接着,所有黑衣人都动了起来,攻势犹如滔天巨浪,狠狠向封意之和燕开庭当头拍去。

燕府三院交汇的广场上,依然安静如空山幽谷,没有人回应韩凤来。

韩凤来笑了笑,慢条斯理地道:“久闻‘花神殿’是万花汇聚之地,芳姿荟萃,这是看不起我‘冶天工坊’粗鄙么?”

他手下却是一点不慢,箜篌乍现,十三弦齐动。

虽然没有半点声音传出,但是广场上连续有数处空气微微扭曲,陆续有人体凭空掉出来。这还没完,那道无形声波传递中毫无衰减之意,反而波动得越来越强烈。

不远处的燕家祠堂首先有了反应,殿前正门边两根廊柱,由下至上,闪起一溜微光,随即就增加到了七、八道光芒。祠堂上方半空中,隐隐约约出现一个符文构成的阵型。

眼看再这么下去,韩凤来的箜篌乐声就会把燕府的法阵全部引动,暗中之人终于坐不住了。

一声轻笑响起。

“韩少主真是不给半点情面呢!”

那是个女声,语调本就柔软温存,还带点悠悠尾音,就像热意滚滚的盛夏之夜,有芬芳花香自远方传来,若有若无,沁香入肺,勾人心魂。

一个婀娜修长的身影缓缓在韩凤来前方凝聚成形,那是个明明衣着清雅,却偏偏给人明艳感觉的女子,头结高髻,风姿高华之势迫人。

仅从面容上根本看不出她的年龄,没有瑕疵的肌肤犹如最青春的少女,可那种风情却只有历经岁月才会如此醇厚动人。

她此刻的表情有一点点幽怨,就像小性子的少女,在嗔怪情郎不解人意。

韩凤来怀中的箜篌终于不再震动,随着声波消散,燕家祠堂廊柱上的光芒也不再闪动,半空中法阵随之淡去。

即使有了这样一段不大不小的异常动静,燕府依然没有被惊动。通向三院的门户方向都静悄悄的。

韩凤来淡淡道:“向殿主摆出这个架势,我差点以为,是想把我也一网打尽。”

“奴家见到韩少主也很意外呢!”向瑶的语调温柔如水,若非在这样剑拔弩张的场合,恐怕许多人都会醉倒在她如同醇酒般的风情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