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五十二 因果应循

作者:烟雨江南书名:道缘浮图类别:玄幻奇幻更新时间:18/06/13 00:34:39字数:6380

若将两人话中所指对象换上一换,其实这副场景往日里出现过许多次,几乎伴随着两人的整个少年时期。

从第一次动刀剑,到第一次开荤,以及第一次杀凶兽,似乎不管什么都可以拿来比上一比,再成为打上一架的理由。

只是这一次两人的心情彻底不同,再无半点炫耀攀比之意。说完后,他们又都沉默了一会儿。

还是涂玉永继续开口,“那人是一个族老的表侄孙,我小时候去他们住的那条街玩,他还抱过我。”

燕开庭没有说话,他心里在回想那个被雷火之息将半边身体焦灼成炭的黑衣人,不过现在已经完全记不起那人的高矮胖瘦,只有一个印象,原来雷火杀人和杀凶兽也没什么两样。

“我记得那时他有一个女儿,应该还差两年才成年,也不知道后来有没有生过儿子。”

燕开庭并不转身,依然和涂玉永背靠背坐着,静静听他说。

所谓族老表侄孙这种人物,平时也不会在涂玉永眼中。而涂家二郎君虽然还不到撩猫逗狗、欺男霸女的程度,但也不算什么好性子。只不过他们这些再怎么妄为的世家子,究竟不曾亲手害过人命。

燕开庭一只耳朵听着,又想到两人在更年少的时候,有段时间很喜欢呼朋唤友去听说书人讲江湖事,一群半大小子十分向往快意恩仇、杀伐果断的江湖。

玉京平静太久了,而如今的城乱,外来势力的渗透和入侵,不正是江湖?

当江湖不再是传说,原来年少的向往也不过是对外面世界的想象而已。

“我也没想到大哥会豁出命来救我。”

燕开庭动了动,终于回头去看涂玉永。

少年抱膝而坐,那其实是一个和他往日性情并不相符合的,仿佛在随时拒绝外来威胁,很没安全感的姿态。

“他如果不停下来救我,本来是可以逃掉的。”涂玉永根本不在意燕开庭有没有在听,他只是想要倾诉而已。

“大哥在外面有自己的人手,如果当时他跑了出去,应该能够反击那女人吧,也就不会像如今这样,只好憋屈地与她讲和了。”

实际上是不能的。

燕开庭可是亲历了闵洪和罗劲对封意之的伏击,若当时被他们得手,涂家没了中立的强者坐镇,除非涂家老大另行招揽到真人级高手相抗衡,否则也只能逃亡了。

当然涂家肯定会因此分裂,直到一方被彻底消灭。

但是在当时变故突生,事态不明的情况下,涂玉成会冒险救自己的异母弟弟,也挺让人意外的。

燕开庭想了想,觉得有些话他不需要再在涂玉永面前提起了。

涂家的家务事就是一笔糊涂账,涂夫人行止诡异,涂家老大也不是善茬。

燕开庭当时曾呛了涂家三娘子一句,说是在场的所有人都不能相信,那可不是随口一说的。到了涂家主院,看过周边环境,就会发现涂玉成的自述里,并非完全没有漏洞。

而这一点,封意之不会看不出来,涂玉永也不见得看不出来。但是只看他今晚一句都没提他父亲,就知道真相已经不重要。

况且也不是不能理解,这两年涂家频频传出那对龙凤胎天资如何惊艳,一应事迹说得活灵活现,到后来就差说那刚刚五、六岁的小男孩堪当大任了。这里头就当真没有涂城主的半点意思?

有人年纪越大,就越偏爱幼子。但看在失恃的长子和次子眼中,是否会觉得父亲、继母和异母弟妹才更像一家人呢?

这时,涂玉永撞了燕开庭一记,道:“后天就开联盟大会了,你这边要增加多少权重?”

燕开庭立时明白了涂玉永的来意,也不拿乔,道:“恢复原样吧。”

涂玉永倒是觉得有点惊讶,“就这样?”

燕开庭懒洋洋地笑道:“我又不想当城主,要那么多投票权重干什么?”

对于这个解释,涂玉永倒不意外,点点头道:“实物赔赠方面,挨着你家‘天工峰’的那个镇子怎么样?虽然不算最大,可是位置好,通往黑水有现成的官道,很适合扩建坊场。”

燕开庭挑起眉,目光上下打量了他一番,惊奇地道:“你这是替涂老大来讲数的吗?他倒也放心?”

涂玉永却没像以往那样被一激就跳起来,面上表情都没多大变化,“往后不管怎么样,我总是跟着大哥了。大哥也只有我这么一个兄弟,放不放心也只能做了再说呗!”

燕开庭愣了愣,就没再多说题外话,他略一思索,道:“我不要固定产业,折成炼器材料吧,至少要能炼制宝器的品级。”

涂玉永始终很正经,想了一想,道:“要达到这个品级的话,现成材料可能不多。”

“没关系,有的先拿来。”

涂玉永告辞离去后,燕开庭坐在原地没动,半晌他突然自嘲一笑。

终究是不一样了。所有人都会长大,有的循序渐进,有的突如其来。只不过就连涂玉永都看开了,他反倒在这里郁闷个啥。

身边传来夜风吹起衣袂的声音。

燕开庭盘膝而坐,只略转了转头,星月淡淡清辉下,映出一张清俊温润的面孔。

付明轩道:“夏前辈传讯给我,说你从静室出来了。”

燕开庭突然跳起来,急急道:“等我一下,我去去就来。”

付明轩微笑静立,看着燕开庭的身影几个闪烁,没入犹如迷雾般的冰凌松间。

“年轻真好。”有个声音极为突兀地响起来,听上去离付明轩的位置还有段距离,但是十分清晰,显然是使用了传音术。

沈伯严站在十多丈开外的半空中,等付明轩转头看过去的时候,才缓缓走来。对他们这样的强者来说,在出现方式上,最好不要给彼此“惊喜”,否则几乎都会变成惊吓。

付明轩看见是沈伯严,意外地道:“沈首座?”

沈伯严一笑,主动解释,“我也没想到,这么快就又返回北雍州了。恰好有个旧友在周边,托了我过来帮他完成一个承诺。”

付明轩注意到他说的是北雍州而不是玉京,于是也就不多问,沈伯严在这道修不盛的地方来来回回,多半是有什么师门任务。不过旧友、承诺,这两个词语的份量也不轻,怎么又和玉京相关了?

沈伯严左右看了看,道:“听说这座府邸某处有时间之法的气息?”

付明轩不由自主地蹙了蹙眉,“你和韩凤来什么时候是朋友了?”

拥有四神器的门派,全都是竞争关系,核心弟子之间不说是敌人吧,至少也是对手。大家常年在竞技场、秘境等各处场所碰面,除了争夺资源还是争夺资源。

沈伯严脸色也不是很好看,道:“其实是我欠了他一个人情。”

付明轩怔了怔,揶揄地笑起来,“你竟然敢欠他的人情?”

沈伯严叹了口气,道:“人有旦夕祸福,我也有倒霉的时候,有什么好说的。不过这次只是让我过来看一个废墟法阵,就将这个人情还了,不得不说,你的这位兄弟真是我的福星。”

付明轩却是沉吟了一下,道:“韩凤来走了没有?”

沈伯严道:“肯定不在玉京,但好像还没离开雍州。”

燕开庭跑进“雪域”院落,在正屋台阶下收住脚步,老老实实地发了一道传讯符进去。

洞府的大门几乎立刻就打开了。

燕开庭在偏殿见到夏平生的时候,后者已经是准备休息的模样,解散了头发,穿着一件白色软袍,看过去有一种堆雪般的凉意。

夏平生靠在塌上,手里拿着一卷玉册,等燕开庭站到他面前,才从文字中抬起头来,“涂家的老二刚来过吧?怎么了?”

燕开庭正想说话,却被夏平生打断,道:“如果是赔偿的事,就不用对我说了,你自己处理。”

燕开庭只好刹住原本打算徐徐切入正题的话头,他想了想,一时也想不到婉转的开场,索性直接问:“胡东来不是计夫人的侄子吧?”

夏平生很爽快地回答道:“不是。”

“他是我父亲的儿子吗?”

夏平生更加爽快地回答道:“不知道。”

燕开庭一下子蔫了,他沉默片刻,道:“夏师曾为我讲解了何谓因果,究其根本是对道种的保护。那么若是得享此善因之果,该如何因果应循,方为不负呢?”

夏平生合上玉册,抬头看了他一会儿,道:“你好像有什么地方理解错了。我记得当日说起此事,是先说起了通过血脉继承的灵魄之契。”

“所谓因果应循有一个很粗俗的说法,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不管世人愿不愿意承认,事实上,这是人的本性。先祖想要荫庇自己的骨血,强者想要维护亲密之人,世界想要保护没有成长的道种,这无非是期望他们的道途走得顺畅一点的私心。”

“世人畏惧因果,只是承受不起代价。所以荫庇也好,维护也好,都是有限的。虽说愈强者上限越高,可谁又能够将大道都一手奉上呢?”

“所以说,你纠结了这么多年,都在纠结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