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五十四 慈母之心

作者:烟雨江南书名:道缘浮图类别:玄幻奇幻更新时间:18/07/05 10:44:58字数:5766

大殿内所有陈设都不会让人错认,这就是一间不折不扣的育儿室。

殿中央摆着一张看上去就十分舒适的婴儿床,帐篷状的纱幔从四角垂落,隐约可以看到里面悬浮了一些拨浪鼓、竹蜻蜓、布偶之类逗弄孩子的玩物。

一缕月光不知从何而来,投射在床前地面上,抬头只能看见大殿顶上精雕细琢的承尘。若这缕月光不是虚假的话,可以想象,白天这个位置,同样会有阳光照射进来。

婴儿床边是一张摇椅,上面除了靠垫外,还斜斜搭着一条薄毯。几乎就此在眼前浮现出一个画面,午后阳光投入的一片灿烂中,将爱儿哄入梦乡的年轻母亲膝上搭着薄毯,也沉入了难得悠闲的小寐。这一刻,韶华灿烂,岁月静好。

两边墙沿的长桌、柜子、地面上,还有更多婴儿到幼儿所需用的物什,甚至包括一架之字型水车。

这个玩器一人多高,等比还原了从山野高处向地处送水的构造。水斗、轮辐、叶板,每一个部件都极为精致,除了大小之外,和真的没有任何区别。而醒目的是,在这个大家伙离地两尺以下的部分,突出的边角都用细腻棉布包裹起来,当调皮的孩子被水声吸引而来的时候,可以保护他不受伤害。

如此这般的细节还有很多。

许多玩具都和那架水车一样,一看就知道是法器,虽说并不是如何高深复杂的东西,可也让人忍不住惊叹如此手笔实在称得上奢侈了。

然而这样精心准备的一应物件,全是未曾使用过的,洞府隔绝了外界的尘埃,让它们保持在当初被安置好的那一刻,静静等待它们的小主人。

燕开庭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环视着大殿,他的目光移动得很慢,很专注,从每一件物品上扫过,像是不想错过任何一个细节。与此同时,他的神情格外平静,平静得有些非同寻常。

沈伯严经过最初的惊讶之后,就不再关注那些用品,这座大殿和通常洞府的殿堂格局差不多,前方是主殿门,两侧是两个小门,只有顶上看不出来源的光线投射,可以算是一个巧思,不过在真正的道门中,也有很多种手段可以达成。

而时间气息就是从主殿门的方向隐约飘来的。

沈伯严向付明轩投去一个询问的眼神,付明轩摇了摇头。

沈伯严的传音在付明轩意识中响起,“挺让我意外的,亲缘在凡人感情中最普通最平淡,想不到你竟有闲心和耐心看这个?”

付明轩回望的眼神中带上了一丝警告。

沈伯严耸耸肩,转头重新打量周围环境,不再试图说什么。

付明轩望着燕开庭沉默的背影,心中也感到有些恻然。

燕开庭的生母在生产之际大出血,虽然当时勉强救了过来,可产后连一天都没能下地,就一直卧床,最终也没有挨过燕开庭周岁。

如果这间育婴室是燕夫人所布置,那就连一天都没能用上。

这时,燕开庭转过头来,问道:“沈上师,可有发现时间之息的来源方向?”

沈伯严指了指前方大殿正门。

燕开庭点点头,大步走过去,伸手摸上那两扇雕刻古朴大门的拉环。

“小心!”付明轩忽然叫道,一个瞬移出现在燕开庭身边,将他一把拉离。

沈伯严也同时出现在他们身边,手指划过,一道屏障挡在三人和大门之间。

燕开庭方才碰到拉环的动作像是触动了某个机关,虽然无人去拉,可大门仍在徐徐打开。

一股混杂的气息扑面而来,像是岁月的沉朽,又像是深山从无人气的幽寂。唯一感觉得到点生意的,却仿佛烟熏火药、海风腥膻,不过仔细一分辨,却又感觉不到了。

出现在门后的是一团深不见底的黑暗,可以看见,门槛外有两三尺向外延伸的石头路面,然而这就是全部清晰的实物了,除此之外就是一片混沌。

即使视觉和感知都无法探查出去多一尺,可来自修道人的敏锐,加上不断钻入鼻端的气息,却能想象出那片黑暗混沌中存在何等狂暴、凌乱和足以撕碎一切的无序。

沈伯严的屏障挡住了门外吹来的大部分令人不舒服的气息。

他道:“这是一个断裂的空间通道,原本应该通向某个地方的,现在已经是一团无序虚空。至于时间气息,可能就是从虚空飘进来的。”

无论是天然还是人工的空间通道,断裂之后都会变成这个样子。虽然无序虚空极度危险,就连真人都没法在里面行走,但是眼前门户完好,只要没人作死自己往里面去,就基本上没有什么妨碍了。

付明轩沉吟道:“只是空间通道?”

沈伯严很肯定地道:“只可能是空间通道,这个世界上,唯有神器可以斩开时间屏障。”

付明轩道:“这么说的话,就是那点时间气息来自无序虚空,并没有世界壁垒破裂之忧?”

沈伯严摸摸下巴,道:“大致如此,若不放心,此殿还有两个侧门,一起看一看好了。”

旁边,燕开庭伸手摸了摸门环,敞开的大门重又自行活动,缓缓合拢起来。他在怀里掏了掏,摸出一个精致的长条形销子锁,往门上一拍,淡淡光芒闪过,锁头就浮在了门环上方。

这是一个很简单的法器,镇门锁。如果被打开,锁的主人会得到警报。燕开庭能锁上此门,也印证了这个洞府确实是燕家之物。

燕开庭听两人交谈,也没有其它意见,只点头道:“有劳沈首座。”

两边侧门并无多少花巧,一边侧门机关完好,但是门后通道走出十多米,就全崩塌了。不过通道上有观察窗,这点距离已足以推测通道去向和另一边的情况。

那一头才是燕家老祠堂本该有的地下建筑,只是毁掉整个地面殿堂的天火能量也深入了地下,从通道崩塌情况看,地下的设施也毁得差不多了。除非是如他们现在所置身大殿一样的洞府空间,才有可能被保存下来。

而大殿另一边的侧门机关似乎坏掉了,无法开启。沈伯严用了几个小型探测法术,都被门后的屏障弹了回来,一般来说,那就是密室的通常设置,主人用来商议事情,防止外界或强者探听。

沈伯严并不建议强行破开侧门,因为从这个洞府的结构看,可能就是一个单体大殿,也就是说三扇门外的部分和洞府并非一体。若燕开庭能找到收起洞府的办法,自然有其他途径进入门后空间。从殿内强行破入,会伤到洞府本体,实在是最下策了。

解决了时间气息的隐患,今晚此行目的已经达成,对于沈伯严的建议,燕开庭自然也无二话。燕开庭不免要说些感谢之词,当下两人互相客气了一番,沈伯严就此告辞。

目送沈伯严的身影消失在小广场院墙后,燕开庭转头对付明轩道:“我想起来了,那个晚上发生了什么事情。”

付明轩微微动容。

燕开庭六年前在燕家祠堂与“泰初锤”结契,外人所知,和他本人所知的全部,只有这么一句话,实际上听起来就不太正常。

虽说人们都以为那是与仙兵结契的后遗症,也有人以此嘲讽燕开庭,凭空一段力量砸在头上,终究能拿出来说的只有运气两字。

然而付明轩在与燕开庭重逢后,两人说起此事,都隐约觉得或许是燕开庭当时受到力量冲击太大,失去了一部分记忆。

燕开庭面容沉静,一双眼睛却在月下流动熠熠,流露出怀恋之色,细看的话,还有几分感念释然,“那晚我在祠堂,从寒气中醒来,就在殿内随意走动,碰到了洞府入口机关,就落入传送法阵中。”

“母亲在洞府里留下了一段影像。那时她应是刚刚完成大半布置,尚不知这个地方今后未曾派上一天用场,所以还是欣悦不已,就像个小少女那样,忍不住要炫耀一下愉快的时光。”

“洞府里所有法器玩具都是她一手所制,织物也大多由她一针一线做成。”燕开庭轻轻道:“原来母亲曾经那么期待我的到来。”

或许每个缺爱的孩子都会有一个疑问,既然我是不被期待的,那么我又为何要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