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一零二 荒原初遇

作者:烟雨江南书名:道缘浮图类别:玄幻奇幻更新时间:18/08/31 05:06:19字数:32

燕府内,雪域院的法阵兢兢业业地运转着,庭院上空飘洒着鹅毛大雪,也不知道夏平生一个木属修士,要借着不利于植物生长的环境修炼什么秘法。

一阵清脆的脚步声响起,燕开庭站在了雪域院外,一道传讯符便从门中飞了进去。

他根本没等夏平生回音,直接推开大门,寒风裹挟着着鹅毛大雪扑向燕开庭。燕开庭迅速跑了进去,使劲敲响了正屋的门环。

屋门蓦地打开,夏平生站在殿内,冷冷地看向燕开庭,道:“你如此心性,还说外出游历?那遇见个什么艰难险阻地,还不得先把自己急死。”

燕开庭站在门前,低着头一言不发,他只觉得鼻子发酸,喉咙间像是卡了个什么东西一般,异常难受。

“夏师,你是不是也已经知道了?”

夏平生有些疑惑,燕开庭平时大事小事一堆,就是不知道他说的是哪一件事。

“吴匠师的死?”

燕开庭摇了摇头,道:“夏师,你一定知道的!玉京......秘境!”

燕开庭说话有些语无伦次,夏平生微微一怔,随即神色恢复平静,道:“嗯,看来你已经知道了。”

“夏师,你是感应到的吗?”

夏平生点了点头,随后望向燕开庭,眉头微皱,道:“不让你知道,是因为时候未到。”

燕开庭冷哼几声,道:“所以你们都知道了,只有我一个人被蒙在鼓里吗?明轩也你,您也是,等到那些门派中人把玉京全部给占领了,才准备告诉我吗?”

夏平生一把将燕开庭拉进屋子里去,脸上微微有些愠怒的表情,道:“世人皆有命,这玉京城,也有他的命!这城千年,数易其主,现在你甚至不是城主,所以这一切与你又有何干系?!”

“为什么没有关系?!我燕家百年的基业在此,天工开物在此,我身为府主.....”说到这里,就是燕开庭也不知道该如何说下去。

其实,那些东西对他来说,根本就不重要。如果没有对现在这些伙计和匠师们的责任,他最想做的事情,是关了府门,踏遍九州,寻找更广阔的天地。

那么,什么又是对他重要的呢?

“夏师.....若玉京中将一日落于他人之手,您还是不会和我一同走么?”

想不到付明轩当日问自己的话,自己在此时又问了夏平生一边。

“我答应过小师妹,要一直守在她身边,她在这里,我便哪里也不去。”

夏平生眼神清明,望向了浓浓的夜色深处。

站在他身后的燕开庭,双手紧握,呼吸急促之间,两滴滚烫的热泪,就这样落在冰冷的地上。

站立片刻,燕开庭忽地推开院门直直跑了出去,穿过雪域院,穿过燕府,穿过整个玉京城。他就像一匹脱缰野马,就像一头愤怒的幼狮,跑向夜色之中,直到置身于荒芜一人,刮着凛冽寒风的荒野之中。

此时的燕开庭,心中有太多郁闷,有太多不解,他只想找个地方,狠狠发泄一番。

荒野之上,随处可见凶兽,有体型巨大的斑狼和暴烈鼠,还有身手矫健的灵兔与飞蛇与嗜血如命的血鸦,等等等等,简直是多不胜数。燕开庭跑到荒野之上,也正是想发泄一番自己心中的苦闷心情。

黑水河边的草丛之中,就只听见一阵簌簌响声,燕开庭听这声音,心中即可分辨出这是一条体型巨大的金鳞飞蟒,金鳞飞蟒属于飞蛇当中体型较大的一种,不仅行动速度飞快,更是身含致命剧毒,只是一不小心沾上它的毒液,不出一个时辰,即可化成一滩血水。

燕开庭手持泰初锤,就在河边草丛之中一阵乱挥,这金鳞飞蟒虽是凶兽,但性情确是温和,如若不将它惹烦,它也不会转身攻击陌生人。燕开庭已经是开始手痒,恨不得立即跟这巨蟒打上一架。

就在燕开庭挥舞着泰初锤时,突然就只听见一阵嘶嘶相声,金色巨蟒如同一道闪电一般,陡然升起,划过暗夜天空。

这条金色巨蟒足有一个盆口般粗细,长十多丈,浑身金色鳞片犹如坚硬的黄金战甲一般,在暗夜里也是熠熠生光,头部一双墨绿色的发光眼珠紧紧盯着燕开庭,口中吐出的猩红的信子犹如迸射的鲜血一般。

“嘿!”燕开庭冷笑一声,道:“来得正好!”

只见他陡然飞到上空,手持泰初锤对着金色飞莽就是一阵猛砸,他也不发动雷火,便只当泰初锤是一个普通的锤子,砰砰砰地敲在金鳞飞蟒地头上。

金鳞飞蟒吃痛,发出一声凄厉地尖锐叫声,随后长尾一摆,带起一阵狂风,重重地朝燕开庭拍来,燕开庭怎会惧怕着肉身,当下便是蛮力发动,伸出一脚,和金鳞飞蟒那粗壮的尾部狠狠撞击在了一起,砰的一声,偌大体型的金色飞蟒被燕开庭生生地踢飞了出去。

轰!

金鳞飞蟒重重摔落在了地上,它抬起头来看着燕开庭,呜咽一声,便掉转头疾速向黑水河爬去,咕咚一声就一头钻进了河水之中。

燕开庭也是无语,心想就连这荒野上地凶兽都是这么没有骨气的吗?自己还没有过足瘾呢!

就在这时,燕开庭的身后传来一阵低吼声,燕开庭忽地两眼放光,立刻就知道了身后是为何物。

果然,转过身去,只见一头公牛般大小的斑狼正拖拉着口水,白色的獠牙在暗夜中发出阴森的寒光,一双红色巨眼直勾勾地望向自己,恨不得一口就将自己吞进肚子里。

与方才的金鳞巨蟒不同的是,斑狼生性好斗,并且夜间刚好是它们的捕猎时间,是以看到燕开庭的那一刹那,这只斑狼瞬间就走不动路,伺机候在了一边。

只听那斑狼一声怒吼,顿时毛发直立,身形膨胀到比公牛还要大了几分,四肢肌肉如沟壑般隆起,带起一阵呼啸狂风就奔向了燕开庭!

燕开庭冷笑一声,道了句:“正合我意!”

随即燕开庭收起泰初锤,一个纵跃便跳在了斑狼面前,准备动用一身蛮力,与这斑狼近身肉搏。

燕开庭双手如电般抓住了斑狼两颊间的肉,随后双脚一蹬,借着斑狼头部向上的力量跳到了斑狼的背上,然后两只手瞬间下滑,从斑狼两颊滑倒了脖颈之处,随后紧紧扼住,斑狼呼吸顿时一紧,向前狂奔而去。

燕开庭像是骑着一匹尚未被驯服的野马一般,随着斑狼一边狂奔,一边努力甩下燕开庭的势头越来越猛,燕开庭干脆借势向前一跃,又站在了斑狼的面前。

此时,斑狼望向燕开庭的眼神就有了一丝畏惧,它也是有灵性的一种凶兽,此时,它明显已经感知到了燕开庭绝对不是一只容易得手的“猎物”。

斑狼仰头一声长啸,随后便紧紧盯着燕开庭,眼神当中,竟露出些许得意神色。

燕开庭也是不走,偏偏要看这畜生还会打个什么主意。

就在这时,燕开庭听到自己后方还有两个侧方都传来了簌簌响声,两眼扫了过去,只见又有三头斑狼从四周包抄了过来。

“哼!还有些聪明了!”燕开庭轻笑一声,从芥子袋里拿出一柄雕花短刃出来,夜色之下,短刃散发着凛凛玄光。

“大爷今儿个心情不好,死在我手里,也是你们倒霉,放心,大爷会给你们放些转运法器,叫你们下一辈子也品尝一下做人的滋味!”

说完,燕开庭就像一阵旋风一样,扑上自己面前的那头斑狼,顿时就只听见一声呜咽,这头斑狼便轰的倒下。

另外三头斑狼见了,便朝着燕开庭一起冲了上去,燕开庭顺势回转,对着三头斑狼一头就是一脚,生生地将它们踢飞,但斑狼恢复速度也是极快,张着巨口便又朝燕开庭飞奔了过来!

燕开庭冷笑一声,手中短刃转上几圈,然后飞向其中一头斑狼,嗖地一声在斑狼脖颈之处回旋,带起了一阵鲜血喷射。

与此同时,燕开庭向另外两头斑狼冲去,一手抱着一头斑狼地头,然后将怒喝一声,将两只斑狼地头生生撞在了一起,只听见两头斑狼同时发出一声低沉地呜咽,身子瞬间就软了下去。

“哈哈哈!”解决完四头斑狼之后,燕开庭才觉得心中舒爽几分。

只是不知道为何,在这荒野之中,突然飘过一丝奇异的暗香,犹如夏间夜色中的嫩荷在风里轻轻摇曳一般,沁人心脾的味道顿时充盈在燕开庭的鼻间,叫他不自觉地就陶醉在这香味之中。

蓦地睁开眼,燕开庭仿佛感受到了一丝寒意,直觉后方有什么东西在那里!

回过头来,燕开庭一时之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月色之下,白纱飘飘,及腰长发之下,是一张如瓷玉细腻的洁白面庞,乌黑的双眼清澈又略显迷离,一张朱唇于面纱之下微抿犹若秋时粉菊,尽管是一身素衣,却仍是高华清冷,若天边皎皎明月,不可攀折。

瞬间,燕开庭呆在原地,心脏前所未有地剧烈跳动起来。

“你....你是....?”燕开庭一时呆了,根本说不出话来。

饶是燕开庭阅遍美色,也从未遇见过这般女子,简直不似凡尘之人,恰如天女下凡。

那白若透明的指尖仿佛闪耀着月之光华,婀娜身姿犹如春时扶风杨柳,如一片轻盈的羽毛漂浮在夜色之中,缓缓从月色之中走下。

一双玉足堪堪点地,带来一阵夜之清明的晚香。面纱之上一双似水眼眸仿若看穿世事,若隐若现的粉唇微微开合,仿佛倾诉着世间所有瑰丽的秘密。

“你为何,平白做出如此杀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