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一零六 曲终人散 上

作者:烟雨江南书名:道缘浮图类别:玄幻奇幻更新时间:18/08/31 05:46:33字数:32

雾苓院靠近付府的后花园,位于一处湖畔旁,因着树木葱郁,植被繁茂,终年水雾缭绕,有若仙境,甚是养人,一座飞檐两层小楼建在院子中央,白墙黑瓦,极尽素雅,也正合了无想仙子的气质心性。

看来,付明轩安排了这处院子,还是费了一番心思的,

谢无想走进院子,便对那带她前来的下人说:“以后这院子里就只容我一人出入了,安排的管事,就叫他候在门外好了,我有什么事情,自然会叫他。”

那下人答应了一声,就退出门外,轻轻带上了门。

谢无想走进院子中央站定,扫视了院子四方,顿时只见院子四方升起一道无形屏障来,谢无想感知了片刻,才安心走进了屋子。

付明轩径直朝燕府走去,恰巧在燕府门前也遇见了刚从城外回来的燕开庭。

只见燕开庭人虽然坐在雪梦骥之上,但神情却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眼神飘忽不定,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你去城外了?”付明轩问道。

燕开庭却是突然一怔,才缓过神来,看到付明轩站在面前。

“哦......是的...”

燕开庭回想到方才谢无想的身影,又是一声叹气。他今日出城去,就是去了和谢无想第一次遇见的地方,他是那样想寻找一点蛛丝马迹,却是毫无进展。就当他灰心丧气地返回城中时,没想到就在玉京大街上又见到了谢无想。

只是这一次,又和上一次一样,留下了糟糕的印象。

“唉!”燕开庭深深叹了一口气。

付明轩一脸疑惑,盯着燕开庭,仿佛他害了什么病似的。

“你怎么了?是不是身子哪里不舒服了?还是修炼遇到了瓶颈?”

燕开庭摇了摇头,叹息一声,道:“小事小事,不足一提。”

付明轩也知道燕开庭这个人经常为了一些他不能理解的事情烦恼忧愁,今日是这个戏子,明日又是那个舞姬,也不做多问,只是道:“今晚你随我去一个地方,带你去看点好东西。”

“哦,是什么?”

付明轩狡黠一笑,道:“去了你就知道了。”

燕开庭抓了抓头,打了个哈欠,道:“那我便去补上一觉,晚上我去你府中找你!”

付明轩道了声好,便转身向玉京北街走去。

玉京北街,陆府门口,几名管事招呼着一些小侍童在清扫着大门,有的拿着扫帚扫着灰尘,有的用水清洗着大门,忙成一团。

付明轩刚走到门口,就有一名管事认出了他,连忙笑着跑到了付明轩面前,点头哈腰地问道:“哟,付公子,是哪阵春风将您给吹来了!”

付明轩也是认得这些管事,便道:“我来找你们陆执事,他在府上么?”

“在的在的,我们大执事应是在书院看书呢!”

付明轩点了点头,望向门口地那些清理打扫地小侍童们,问道:“你们这又是在干什么?”

“这.....”管事脸色一红,道:“小的也不方便说,您既然要去见咱们大执事,就亲自问一问吧!”

付明轩轻笑几声,就径自走了进去,直走向陆府书院。

陆府书院原本是陆离父亲生前打造的一处专为陆离学习之用的书院,幼时付明轩和燕开庭,涂玉永三人也经常前来这个书院玩耍。在付明轩的记忆之中,书院里的书房堆满了厚厚的书,中间摆着张桃木桌子,小小的陆离就坐在那桌子前,一本书一本书地读着背着,在他身旁,一直坐着一位手拿戒尺的先生,只要陆离哪里出了错,那柄戒尺就会落在他的手心或者身上。

四人当中,只有陆离受着父亲极为严格的管理,不论是在读书,修行,还是经商这几个方面,陆离是一样不落。是以如此,年方十六的他,就已经坐上了金谷园陆家的执事,并且这一当,就是好几年,从未听说出过岔子。

直到陆离长大,那书院也成了他日常办公之地,房间里的书照样还是那么多,但却摆放的更加齐整,清理出了一个更加宽阔的地方,放了一张稍大些的书桌,书桌之上,摆放着一摞厚厚的文书信件。

走进书院时,付明轩看见陆离伏案于桌前,在一张公文上细细批示着。

“阿离.....”付明轩轻唤了一声,陆离抬起头来,腼腆却真诚的笑容便挂在了他的脸上。

陆离本身就生的面容清隽,身材高挑,笑起来却是一副男孩子气腼腆模样,看起来人畜无害,就是一个纯真少年。

然而付明轩却知道不是这样的。

金谷园是整个大陆最为有名最为庞大的商会之一,身为金谷园在雍州玉京的座主,陆离绝不像是表面上看起来那般简单。

虽然自小便是一起长大,他深知陆离只是对于朋友来说是一个比较简单的人,但是对于商界来说,陆离却是个叱咤风云的狠角色。

对于陆离背后那庞大的势力背景,付明轩也略知一二。他清楚知道金谷园是一个极为特殊的存在,他们的力量足以和四门以下的修炼门派相抗衡。

“轩哥儿!”陆离放下手中墨笔,便从书房中走了出来。

“前几次便说要和永哥儿给你接接风,可这一忙起来却又都给忘了!”

陆离眼里满是笑意,其实自小,付明轩一直是陆离的学习对象,因为在修炼悟道任一方面,整个玉京城的小孩儿都无法跟付明轩相提并论。

陆离还记得自己在十三岁那年考核,若不是付明轩在旁边支招儿,勉强混过了他父亲那一关,免不了又是一顿训斥。

付明轩也笑着,摆了摆手,道:“都是小事,何必放在心上!这几天可还好?!”

陆离微微一怔,随即便明白了付明轩的意思。

苦笑几声,摇了摇头,道:“好几个分会都已经关门了,我也无能为力。”

付明轩皱眉道:“难道金谷园不抗衡一番吗?”

陆离叹了一声气,道:“我也是今天早上才知道,金谷园已经放弃了玉京....”

“这!”

饶是以小有门首座的身份,付明轩也做不出让金谷园放弃自己一个大分会的事情。

“难道,是元会门!?”只有这第一大门派才有这种魄力和手段压得这样庞大的商会低下头来,且出动的不可能是年轻弟子,那就是真正大人物们的博弈了。

陆离点了点头,苦笑了几声。

“先进屋吧,我让下人准备点好茶来。”说完,两人便一起走进了书房,陆离从书桌上拿起一封文书,递给付明轩,道:“看一看。”

付明轩接过来,这是一张金谷园的通用文书,翻开一开,里面写着明明白白,金谷园玉京分支大小事宜的决定权全部交给陆离,总部绝不插手,这听起来是给了陆离极大的自主权,但在某种程度上也等于说是完全放弃了玉京城的这个分会。

只要元会门向陆离施压,陆离就不得不低头。

随后,侍从端上茶水来,给二人各斟一杯,陆离端起茶水,道:“我已经见过元会门首座沈容照了。”

“哦?什么时候?”付明轩也没想到元会门行动这么快。

“就在昨日夜里,黑水河画舫之上。”陆离苦笑几声,道:“昨日夜里他还与我说,金谷园已经不会向我施以援手,我还不信,果然,今日一早便收到了文书。”

望着手里的文书,付明轩也不知道说些什么来安慰陆离,毕竟,就这么被轻易地抛弃了,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难以接受的。

“阿离,那你准备怎么做?”

陆离站起身来踱步走到窗前,负手而立,沉默片刻,然后回头望向付明轩道:“轩哥儿,其实在本质上,你和他们是一样的,若我得到的消息为准,那么你已经是小有门首座弟子了。”

“然后呢?”付明轩也站了起来。

“其实我知道你一定会来.....所以,明轩,我要离开了。”

“......”

“你也看见了,我正在叫人上下清理这院子,从里到外,我要打扫的干干净净,然后....然后送给你。”

“阿离!”

“这样,就不再是我陆离孤身对抗元会门这样的庞然大物了,我对抗不起,也不想对抗,思来想去,就只有给你,你的身后,有小有门.....”

陆离垂下头来,声音越来越小,他只觉得鼻子开始有点发酸。

“阿离.....本质上这都是一样的.....”付明轩有些不知所措,按道理来说,他原本应该高兴才是,可是看着陆离,他却怎么也笑不出来。

“一样么?小有门不还是有你么?有你,就是不一样的.....”陆离腼腆一笑,就如往日一般,作为一个弟弟一般跟在付明轩身后,而因为燕开庭的存在,付明轩却总是忽视这个有点害羞,不爱说话的男孩儿。

付明轩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他此次前来,目的只是询问一番陆离在这次风波中的打算,却没想到陆离早已安排好了一切,将自己抽身得如此彻底。

“阿离,那你呢?”

陆离望着付明轩,眼神又变得清澈起来,腼腆笑道:“你知道的,我自小就梦想着有一天能去外四处游历一番.....”

“游历?”

陆离点点头,笑道:“西游昆仑,北游太行,也不失为一件乐事。这些年在商会里,也结识了不少来自五湖四海得生意人,行走起来也是方便。”

付明轩微微叹息一声,陆离生性固执,一旦决定之后便是再无回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