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一零七 曲终人散 下

作者:烟雨江南书名:道缘浮图类别:玄幻奇幻更新时间:18/08/31 05:46:34字数:32

接着,便是一阵沉默,只听见院子里的树在风中婆娑作响,陆离站在窗边,任风吹起他的发梢,清明的眉目微闭。

“小时候,父亲就告诉我,将来有一天,我将要成为金谷园的雍州玉京座主,我还以为这会是很远的事情.....没想到父亲就在那一年,因为再一次入定时收到了心魔的惊扰,竟然伤了根本,便再也没有好起来,他去世的那一天,我刚好十六岁。从此,我变成了金谷园雍州玉京座主......可从来没有人问我愿不愿意....”

“庭哥儿如果可以选择的话,会愿意当天工开物的府主吗?其实我和庭哥儿挺像的.....只不过我从未能像他那一般洒脱,那么不在意这世间人的看法....明轩,我累了,也许,这也是一个契机吧....”

陆离望着窗外,身影显得落寞起来,付明轩看不见他的表情,只能走上前去,轻轻拍了拍他的肩。

陆离转身,眼神温柔清明,闪烁着点点光芒,他从怀中拿出一块镶嵌着一束金色稻谷的玉牌递给了付明轩,道:“这是金谷园的玉牌,只要拿着这个牌子.....”

“不!”付明轩打断了陆离的话,道:“你也是只需离开而已,为何还要放弃这个身份呢?有着它,你在外也好过一些!”

陆离摇了摇头,道:“金谷园与玉京寻常大户人家不一般,只有拿着这个牌子,玉京所有的商户才会听从你的调遣。”

付明轩呼的一下就明白了,寻常地方势力,只要控制了管事的,就可以控制下面的人。但是玉京城商贸发达,就连付家家业之下的一些商贸也不得不听从金谷园,只有拿着金谷园的玉牌,才可以暗示他们座主已然移位。

付明轩接过牌子,叹息了一声,道:“那你什么时候走?”

陆离看了看窗外的蓝天,道:“若是天气好的话,便是两日之后启程,当然,走之前,我会放出消息来,你已经代替我接管了金谷园。”

付明轩想了想,道:“也好,这样元会门就不会再继续找你麻烦。”

之后,两人一同来到凉风阁畅饮,直到夜色浓郁,付明轩起身与陆离告别。

“阿离,两日后我和庭哥儿,永哥儿去送你....”

陆离摆了摆手,嗫嚅了一句道:“我最讨厌送别了!”随后,朝付明轩摆了摆手,又兀自喝起酒来。

清冷的月色,从窗外透进来,披洒在这个少年的身上,少年抬起头来,眼神之中,有水一般温柔和夜一般的落寞。

付府内,燕开庭百无聊赖地在府内闲逛着,他走上几步路,又停下身来,如此反复,然后脸上渐渐就显露出了不耐烦的表情。

在他身后的暗处,一抹绿色身影也随着他一走一停,颠手颠脚的,小心翼翼地跟着,生怕被前面的少年发现。

就像一只天真无邪的精灵一般,付明鸢跟在燕开庭身后,望着少年挺拔的背影,既不想让他发现自己,又想被他看见。矛盾的心情让付明鸢忘记隐匿自己的气息,是以在最开始,燕开庭就知道了她的存在。

忽然,燕开庭转过头来,付明鸢内心惊呼一声赶忙躲向旁边的玫瑰园里,等再次抬起头来却发现前方已经没有燕开庭的身影。

“喂......”

从背后蓦地传来燕开庭的声音,还这么近的距离,付明鸢惊呼一声,蹭的就从玫瑰园里往外一跳,却没想到自己的衣衫被棘刺挂到,扑通一声,就坐在了花园里。

付明鸢轻哼一声,她只觉得一阵刺痛从手心里传来,她抬着头看向燕开庭,却看不清他的表情。

“你....你没事吧。”

借着明亮的月色,燕开庭分明看到付明鸢的手摁住了一束满是棘刺的玫瑰。

燕开庭蹲下身来,伸出手来轻轻抬起了付明鸢的手,只见好几根棘刺已经深深刺进了付明鸢柔嫩洁白的手心里,正往外渗着血。

“疼吗?”

付明鸢摇了摇头,平日里的燕开庭是那样嚣张跋扈,说起话来毫不客气,可是今夜的他,却是那样温柔,好似这暮春的夜色一般,吹拂着和煦暖风。

燕开庭借着明亮的月光,看了一眼付明鸢,道:“为什么这么不小心,忍着点儿!”

说完,便将那棘刺轻轻一挑,棘刺便从肉中出来,付明鸢轻哼了一声。

燕开庭看了一眼付明鸢,微笑着摇了摇头。随后,又从芥子袋里取出一个小药瓶儿,向付明鸢手中倒了点白色粉末,顿时,白色粉末钻进了付明鸢的伤口之中,她只觉得一片清凉。

“过会儿就会好的。”燕开庭轻轻放下付明鸢的手,他一开始,还挺不耐烦的,只是方才付明鸢倒下的那一刹那,自己的心就像是被什么刮了一下,顿时怜惜起付明鸢来。月色下付明鸢望向自己的神情,分明是....分明是....

喜欢自己的。

燕开庭心中叹息一声,他去荒野寻找谢无想的痕迹,和付明鸢悄声跟在自己身后,又有什么不同呢?

燕开庭站起身来,道:“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付明鸢也紧跟着站了起来,喊住燕开庭,道:“有事有事!明日扬州城那边说来了个什么戏班子,唱小曲儿的,听说还有各种灵兽表演,要不咱们一起去?”

燕开庭眼皮又耷拉下来,冷道:“你看我是会去的人么?”

付明鸢期待的神色顿时暗淡下来,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只见燕开庭已经走远。她恨恨地跺了一下脚,眼中就不自觉地冒出泪花来。

待付明轩回到付府时,燕开庭已是等待了他多时,只见他坐在付明轩的院子里,正举杯独饮,月色之下,竟升起一片诗意来,嘴里不停念叨着一些自创诗句,付明轩看着也是哭笑不得。

看到付明轩走了进来,燕开庭也是挠着头傻笑几声,就问道:“好东西呢?这时就去看?”

付明轩点了点头,看了看月亮的方位,心想时间也差不多了,于是两人便一同出门,踏着月色向城外走去。

荒野之上,一片肃杀,根本不像是春时的风景,寒风瑟瑟,风吹草动之间,黑暗里现出凶兽的身影。

立定于上空的,燕开庭皱着眉头一脸疑惑地看着下方,看了好一阵子,却也没看出个什么所以然来。

“这个.....好东西在哪里?”

燕开庭有点尴尬地看向付明轩。

付明轩嘘了一声,道:“仔细听。”

燕开庭竖起耳朵,仔细感知起来,顿时,他也是蓦地一惊!

细小之声以极快的速度变为一阵轰轰隆隆,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只见一群兽潮以铺天盖地之势汹涌奔来!

燕开庭也是惊呆了,望着那群庞大到不可思议的兽潮,他还以为自己在做梦,恐怕他在有生之年也从未见过这么多的凶兽。

“这.....哪里来的那么多!?天啊!”

“仔细看,仔细感知!”付明轩提醒他道。

燕开庭咽了咽口水,细细感知观察着,顿时一惊,就如先前的付明轩一般反应。

“没有震动?!”

燕开庭仔细感知了一下,的的确确是没有震动,按说这么大的兽潮,怎么也得有将大地震得山崩地裂的震感才是,可是,除了声音和图像,却是什么感觉都没有!

付明轩点了点头,道:“我原先以为这只是普通的海市蜃楼....但是小师叔说我并没有看明白。”

燕开庭细细看去,只见兽潮里面各种各样的凶兽,竟有好多是他未曾见过或者说根本不认识的,并且,和荒野上那些普通凶兽相比,这里面的凶兽竟是更为凶悍,浑身带着戾气,犹如上古巨兽一般。

其中,有一种凶兽吸引了燕开庭的注意,那是一个长相好似麒麟一般的凶兽,浑身泛着暗金光芒,每一片鳞甲都如一个成年男子手掌一般大,一双通红巨眼散发着森森红光,张开嘴咆哮之间露出森寒獠牙,然而就在凶兽的脑上,伸着两个鲇鱼胡须般的触角,正随着奔跑之势舞动着。

燕开庭总觉得这种巨兽有点眼熟,却又是想不起来。

兽潮之中,这种凶兽的数量不在少数,燕开庭指着其中一只问付明轩,道:“你看那种好似麒麟一般的凶兽,有没有一点眼熟?”

付明轩仔细观察了一番,随后摇摇头,道:“没有见过。”

何止是这种凶兽没有见过,付明轩游历大陆九大州,却是连里面一大半的凶兽都认不出。

燕开庭也只是有点印象,但是却怎么想也想不起来,遂作罢,问了另一个问题:“那这幅场景是从哪里来的?若是海市蜃楼的话,定是在某个地方这幅场景是真实发生的!”

一语惊醒梦中人,付明轩蓦地一惊!

两人同时想到,这根本不是什么海市蜃楼!

这根本就不是在现世发生的事情,两人突然想到了秘境这一事,很有可能就是秘境将开的先兆!只不过这先兆从何而来,却是不知。

片刻之后,最后的一只凶兽也消失在了二人的视野之中,燕开庭还是头一次看到这么壮观的场景,心里久久不能平静。

回去玉京的路上,两人都没有说话,只是低着头沉默,向着各自的心事。

经过玉京城门时,付明轩突然啊了一声,便就此站定在城门上,将下午陆离的那件事情全部告诉了燕开庭,燕开庭沉默了多时,嗫嚅了句:“他倒是挺想得开的。”

“那你呢?白秋亭还来找过你吗?”

燕开庭摇了摇头,道:“再也没见过那小子了.....”

似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一样,燕开庭一拍脑袋,眼里顿时就冒起光来:“今日我在街上竟遇见了谢无想!....不不不!无想仙子!你与她是同门,你可知道她在玉京什么地方么?还有,她也会像你们一样待在玉京一段时间么?!”

“当然知道,她不就在我家.....”

说到这里,付明轩顿时一惊,望向燕开庭,道:“你不会是.....你不会是喜欢上了谢无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