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一零八 少年绮思

作者:烟雨江南书名:道缘浮图类别:玄幻奇幻更新时间:18/08/31 05:46:34字数:32

而燕开庭却只听见了前面那句“她不就在我家.....”顿时就喜笑颜开,就差手舞足蹈了。

只是付明轩的脸色却是没有那么好看,谢无想被称为仙子,岂是一般人?

且不说燕开庭一个散修上师想吃掉四大门派之一的小有门门内仙子,这一完完全全的懒蛤蟆想吃天鹅肉的举动,就是谢无想自己也愿意被他吃,那其中关系影响......

看着眼前燕开庭的一副痴迷模样,付明轩只感觉到一阵头疼。

这小子,真是让人不省心呐!

听到这个消息之后,燕开庭是怎么都不回自己府里了,再三向付明轩保证自己绝不会擅自去叨扰谢无想之后,才被同意进入付府。

雾苓院内,一片烟雾缭绕,暗香融于雾中,弥漫在整个庭院,无风的夜晚,寂静无声。两层小楼里夜灯闪烁,却无人影,葱郁树林之间,阻拦了所有月色,漆黑一片。

湖水沉静,如一面镜子,倒映着天上皎月。

披散着乌黑长发,取下了面纱,露出一张毫无瑕疵的绝美面庞。谢无想独自一人站在湖水边,脱下白色轻纱,只穿一件细腻青衫,面无表情的,似是习以为常一般,缓缓向冰冷的湖水之中走去,清瘦的身影,在月色之间渐趋沉没,直到消失在湖水之中。

翌日,筱虹院中,洛长苏三人终于没有受到任何阻拦就走出了院门,三人心中顿时一轻,就像玉京城东街的一家炼器铺奔去。

这是一家普通炼器铺,店面很小,甚至比制玉坊还要小了几分,掌柜的是一个面容慈善的中年男人,名为陈平。陈平约莫四十岁左右,本人并不擅长炼器,但是因为善做生意,便白手起家开了这样一家铺子,自己招了几个匠师在这里敲敲打打,因为产量不多,质量有保证,所以还是有一定的客源。

只不过前段时间,给他供应原材料的一家材料铺子突然对他停止了供应,陈平气不过,去找人家理论,才知道玉京城内好多家材料铺子都被元会门的人买空了,说是要建立什么大型法阵,陈平也是无奈,便找到邻家炼器铺子准备借一些。

邻家铺子掌柜姓张,与陈平关系一向不错,只不过这一次张掌柜自己也拿不出原料来,不过,倒是给他介绍了这样一个人,说是在他那里可以低价买入一些原材料。

那个人,便是洛长苏。

但是原料还未送到陈平手上,洛长苏一行人就被尚元悯给都在了筱虹院,此时已经是过了四五天。

等到洛长苏一行人赶来东街时,陈平的那家铺子早就紧闭门户,关门大吉了。

“师兄,这怎么办?”章若云皱着眉头,心想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洛长苏沉吟片刻,就对着崔胤道:“你去把那个张庸找来,他那里应该还有一批货,我倒要问问他,为什么陈平最后没了材料,他也不给?”

洛长苏之前也是做了充足的准备,只要陈平没有收到材料,张庸就得给他补上一批,但是找目前的情况来看,怕是张庸自己吞了那批材料了。

崔胤得到命令,急忙去张庸的铺子。张庸的铺子也不远,顺着东街拐几个弯儿就到了。

洛长苏此时脸色阴沉,心想自己的计划恐怕是要功亏一篑了。

前几日刚来玉京的时候,洛长苏便注意到诸生门白秋亭从城内大街匆匆走去,洛长苏心觉好奇,便跟了上去,一直跟到玉京东街。

之后便看到白秋亭走进了陈平的铺子,似乎要定做什么东西,因为白秋亭并没有设什么屏障来屏蔽两人间的谈话,所以在一旁的洛长苏稍加感知就可以清楚听见。

原来,白秋亭是想让陈平的铺子为他打造一些法阵的零件,至于那些法阵零件的具体用途,白秋亭没有细说,只是大致描述了一下需求,而这一切,都被在外的洛长苏听得清清楚楚。

早就听说元会门的人也进了玉京城,洛长苏当时就心生一计出来。

他先是打听出城内的一些原材料供货商,然后便假扮元会门的人以元会门的名义将那些货预定下来,并且还承诺给那些供货商秘境内的好处,人家自然是喜滋滋地将那些货给了洛长苏。

洛长苏抽出一批材料来做了些手脚,足以影响制作成品的质量,然后便找来张家铺子的张庸来,给了他一些货,叫他帮自己推荐些客人,若是他无法给出货时,就叫张庸帮忙支援一下。

洛长苏便以为,自己那些动了手脚的原材料,会顺利到达陈平手中。那么白秋亭收到成品之后,也会发现问题,到时候顺着追查下去,便会知道是元会门在后面捣的鬼。

那么便是一场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好戏。

洛长苏便可以趁机将东街这一条炼器铺都收归网下,只是,没想到这一切都会坏在自己门内人手下。

洛长苏重重地哼了一声,道:“为什么崔胤还没有回来?!”

章若云也往那个方向瞧着,道:“按理说也应该要回来了,师兄,要不咱们还是过去看看吧!”

洛长苏点了点头,变一言不发地往张家铺子走去。

走过去,也不过片刻时间而已,只见张家铺子大门敞开,但是铺子内却是空无人影,连一个工匠都没有看到。

洛长苏皱了皱眉,崔胤的人没有见到。

两人走进铺子,顺着柜台走到了后面的工坊,就在这时,一道冰冷的气息直直冲向洛长苏,让他顿时一凛。

在这里,竟然还有一个强者的气息!

蓦然回首,只见柜台里,站着一身靛蓝长衫的白秋亭,而在他的脚下,崔胤倒在地上。

“胤师兄!”章若云一声惊呼,心想方才他明明与洛长苏打那边走过的,却是没有见到这两人。

洛长苏虽然心下微惊,但也是当即镇定下来,微微一笑,对着白秋亭拱手道:“白首座,真是巧的很,没想到竟然会在这样的地方遇见你。”

白秋亭却是和煦一笑,就像躺在他脚下的崔胤不存在一般,像洛长苏回了一礼,道:“我倒是一点都不惊讶呢。”

洛长苏脸现尴尬,道:“也不知我这小师弟是哪里冒犯了白首座,竟得到白首座如此待遇?”

白秋亭微微一笑,道:“那还是要问洛兄你了。”

洛长苏轻哼一声,心想在此处与白秋亭动手倒不是不行,只是正事儿还没开始,就和诸生门结下梁子,门内知道了又会对他是一顿训斥,怕是禁闭都得关上几天。

洛长苏心想,还是只能硬着头皮,先把崔胤带走再说。

“那么,也得等我这位小师弟先醒了再说。若是白首座不介意,我就要带着我这位小师弟回去了。”

就在这时,白秋亭突然缓缓地抽出了绮月风凉,指向倒在地上的崔胤脖颈之处。

“白首座,你!”

洛长苏也是惊讶万分,没想到白秋亭突然翻脸这样快,崔胤真要出了点什么事,自己更是吃不了兜着走。

白秋亭冷笑一声,直直望向洛长苏,道:“都说小有门新生首座弟子的候选人有两位,一位是付寒洲,一位是你洛长苏,可我看了,你就连给付寒洲提鞋也是不配,还妄想做什么首座?今日我便饶了你这小师弟一命,下次在敢在我诸生门白秋亭背后耍什么阴谋诡计,就不怪我白秋亭不客气!”

说完,白秋亭挥起绮月风凉,带起一阵剑意,整个人便化作一道蓝色光影,消失在洛长苏面前。

洛长苏脸上是青一阵白一阵,沉默片刻,他便冲着身边发愣的章若云吼道:“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快去把崔胤扶起来!”

此时,洛长苏的眼中望着白秋亭消失的方向,就欲冒出火来。

自从知道谢无想就住在付明轩府上之后,燕开庭是说什么都不肯回去燕府,就算没有见到谢无想这个人,只是与她待在同一个地方,就已经足够让燕开庭乐呵一整天了。

此时,燕府内会客厅,夏平生站在中央,孟尔雅站在夏平生后面。

孟尔雅望了望门外,弱弱的问了一声:“夏总管,燕主是不回来了么?”

夏平生也没有说话,沉默片,便转身坐在了一把椅子上,对着孟尔雅道:“算了,我们也不等他了,你去通知外边的人,叫他们进来吧。”

孟尔雅答应了一声,便出去唤了一声,随后又进来坐下。

片刻之后,一身素衫,清清朗朗的沈伯严就走了进来。只见他对着夏平生恭敬地行了一礼,道了声:“夏总管。”

夏平生也是坐着,伸出手来摆了一摆,示意沈伯严不必多礼。

沈伯严本是心高气傲之人,却在夏平生面前始终感到一阵被压迫的感觉,那是弱者在面对强者时,本能的一种恐惧。

这种恐惧,沈伯严已经好久都没有了。在他的印象中,也只有在面临厌离君的时候,才有这种感觉。

难道,看着夏平生,沈伯严心中有了一个令他深感不安的想法。

但他很快将那想法驱除脑海,对着夏平生就说出了自己此行的目的。

“夏总管,想必您也是知道的,秘境将开,我们四大门派的人已经都在来的路上,也不知您燕府有何打算?”

夏平生也不看他,喝了一口茶,道:“一切端看燕主。”

沈伯严笑了一声,道:“可谁人不知,这燕府,真正管事的,却是大总管您呢。”

“所以呢?”夏平生神色一冷,沈伯严顿时心下一阵生寒。

“所以,夏总管您的态度如何呢?”沈伯严强行压住心内的寒意,硬着头皮问道。

夏平生放下茶盏,站起身来,冷冷道:“燕主的态度,就是我的态度,你也不须多问,还请先回吧。”

说完,夏平生倏忽消失在沈伯严面前,沈伯严躬着身子,低着头,心下微叹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