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一零九 杯水车薪

作者:烟雨江南书名:道缘浮图类别:玄幻奇幻更新时间:18/08/31 05:46:34字数:32

“公子,你还有事儿么?需不需要等燕主回来?”站在一边,孟尔雅轻轻问道。

沈伯严循声望了一眼她,道了声不用,然后轻笑一声,道:“你们燕府,从上到下,都是有趣的人。”

说完,沈伯严走出议事厅,消失在孟尔雅的视野里。

终于,在付府呆了将近一天一夜之后,燕开庭终于如愿见到从雾苓院里走出来的谢无想。

只见谢无想仍是一袭白纱套在小有门独有的青色长衫之外,就是这样简单素雅的门内制服穿在她的身上,都是那样清尘卓绝。与前几次不同的是,谢无想这一次却是没有佩戴面纱,洁白如瓷的面庞就暴露在众人眼前。

凡是看到谢无想的人,没有一个人无不在那不似凡间之人的美貌下倾倒,当真是觉得谢无想当得起“仙子”这一称号。

遇见谢无想时,燕开庭正和付明轩嬉闹在一起,只听得院门口传来一空谷幽灵般的声音,道了声:“付首座。”

顿时,燕开庭整个人就如钉在了地上一般,转过头来,燕开庭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望过去,谢无想那绝美的面容就这样呈现在自己面前。

只是,谢无想的目光是丝毫没有放在自己身上,只是盯着付明轩,微微笑着。

付明轩顿时止住了笑容,神色一凛,微微颔首,道:“无想仙子。”

“我可以进来吗?”谢无想站在门前,面容丝毫不改,虽然是微笑的模样,但仍旧是清清冷冷,让人不可靠近。

付明轩微微点头,道了声:“当然可以。”

一直走到付明轩面前,谢无想仍是没有看向旁边的燕开庭一眼,燕开庭的目光,却是一刻也没有离开过她。

就像一轮皎月一样,谢无想在燕开庭的心中熠熠生光。

谢无想径直走到付明轩面前,道:“不知付首座可否借一步说话。”

付明轩淡笑道:“无妨,这里没有外人。”

谢无想的眼睛瞟了一眼燕开庭,淡道:“只是门内秘辛,让外人听见了不大好.....”

燕开庭这才缓过神来,原来谢无想是觉得自己站在这里多余了。他心念一转,就傻笑几声,摸摸脑袋,道:“那你们聊,你们聊,我就先回府了......”

虽是极为不舍,但是燕开庭还是走出了院外,走个几步就要回头看一看谢无想,只见他和付明轩一起走进了付明轩的书房。然后,一道无形屏障便将书房整个笼罩起来。

回到燕府时,刚进府门,燕开庭便感到浑身一凛,一道传讯符嗖的一下破空而来,燕开庭伸手一抓,便在那符中感受到阵阵寒意。

燕开庭是不用想,就知道这传讯符出自何人之手,触碰到符咒的瞬间,燕开庭的脑海中便浮上了了这样几个大字。

“雪域院。”

燕开庭方才还轻松的神色顿时就严峻了起来,若是夏师主动寻他,定是有什么很严重的事情要交代。他一边走一边仔细回忆了这几日自己的所作所为,却实在找不出自己做了什么错事来。

走到雪域院门口,燕开庭老老实实地又发了一道传讯符进去,不出片刻,院门扑地一下打开。

院内,依旧是白雪纷飞,厚厚的积雪遍布于整个院落,脚踩上去嘎吱直响,在一棵布满雾凇的松树之下,一身素衣,披着一条灰白薄毯的夏平生正伸手轻抚着那些透明晶莹的冰晶。

其实燕开庭一直很好奇,为什么夏平生对这种极寒环境这样情有独钟。

突然之间一阵寒风扑来,燕开庭不自觉地打了个冷噤,哆嗦了一下。

“冷吗?”夏平生转过头来看燕开庭,由于外边已经是暮春天气,燕开庭只穿了一件墨色轻薄衣衫,外面罩了层釉白轻纱,在这种飞雪环境里,显得极为单薄。

燕开庭运起体内真火,浓浓烈焰从体内向外延展,顿时每一块肌肤都开始发红,热量就充斥着身体的每一处,缓缓吐出一口热气来。

“不冷。”

燕开庭回答道,此刻已是满身冒汗。随后,就只听得身后院门砰地一声关上。

夏平生转身走向了木屋之中,燕开庭紧随而上。

夏平生的木屋里其实陈设简单,一张床,一方桌椅而已,壁炉处,燃烧着的柴火发出细小的霹雳啪啊声响,火光将整个房间照的通红。

火焰之上,一壶开水嘶嘶冒着响声,雾气蒸腾。

夏平生伸出手,从火焰之中烧得滚烫的茶壶拿了出来,为自己和燕开庭都斟上一杯热茶。燕开庭双手接过,对着夏平生轻声道了声谢。

夏平生微笑一生,道:“还用这么客气嘛?”

燕开庭一时局促起来,道:“这个....还是要有基本礼仪的。”

夏平生也不接话,端起自己的热茶就坐在了木椅之上,他翻开桌子上摊开着的一本书,也不看向燕开庭,只是道:“说吧,你的打算.....”

“什么....什么打算?”

也不知燕开庭是在装傻还是真的不知,夏平生又耐心地说:“玉京城即将成为秘境入口,四大门派的人也都来了,我知道,诸生门的人已经来找过你。”

燕开庭低下了头,缓步踱向身边的一把椅子坐下,双手捧着茶,也不说话,似是在思索着。

片刻之后,燕开庭道:“我不知道....我似乎,一直在回避这个问题。”

夏平生淡道:“回避问题,问题却始终会一直存在,你是觉得一直躲避下去,问题就会自动消失么?”

燕开庭摇了摇头,微叹一声,道:“我也做不到像陆离那样,就这样什么也不管,将自己抽身地干干净净,我就算要甩个烂摊子,又能甩给谁呢?”

夏平生看了燕开庭一眼,道:“不是有没有人肯接受的问题,是你根本还没做好放手的准备。”

燕开庭蓦地抬头,怔了片刻,随即就像泄了气似的,又低下头去。

“若是我,有自己的决定,无论是什么,夏师都会支持我么?”

燕开庭望向夏平生,他需要这个答案,这样他才肯放手去做。

“我不说任何阻挠或者支持的话,并不代表我没有自己的立场与意见。”夏平生迎上了燕开庭的目光,一抹不明神色在他眼中闪现。

燕开庭点了点头,便没有说话。之后,二人就像是父子一般,坐在暖屋内静默地喝茶,虽无言语,气氛却柔软了起来。

燕开庭的眼眶渐渐湿润,内心里的斗争快要将他撕扯开来。他多么想自己便一觉睡去,醒来时还是夏平生用柔软的毛巾轻轻擦拭着他的额头,就如当时他入定醒来一般,温暖的火光,如父亲一般的夏师。

夜晚,无风无月,燕开庭独坐在屋顶之上,望着灯火通明的玉京城,内心思绪万千。

不知何时,付明轩出现在他的身边,两人一坐一站,都无言语。

许久之后,付明轩道:“涂家已经依附于元会门了。”

“......”

“我自家并不须多说,陆家也将这摊子甩给了我,现在只剩下你一家了。天工开物本来就是众人垂涎之物,多宝阁经营多次,此次定是不会放手,即使我保证小有门不对天工开物动手,但是其余三大家,或者多宝阁这样的,我可能保不了......”

燕开庭还是没有说话,眼睛怔怔望着前方,也不知道把付明轩所说的那一番话听进去了没有。

“时间拖得越久,你就越危险.....”

付明轩望着燕开庭,此时少年的身影就如儿时一般,需要依偎,需要帮扶,他望着前方,前方却不知在何方。

砰!

突然一阵巨响从玉京城中传来,一阵气流顿时如洪水一般向二人袭来,燕开庭一个不注意就是朝后倒去,幸亏及时几个翻转才稳住身子。

“怎么了!”

燕开庭又爬到屋顶上,只看见玉京城中心一处突然燃烧起熊熊烈火,显然是有什么东西在那里发生了爆炸!

突如其来的爆炸响彻天空,付明轩眉头紧皱,拍了拍燕开庭,道:“过去看看!”

燕开庭嗯了一声,两人便踩着屋顶急速向城市中心跑去。一时之间,玉京城中的熊熊烈火就蔓延到了整个街巷,哭嚎声和惊叫声此起彼伏,燕开庭心中甚是震惊,没想到居然有人在城中心闹出这么大的动静。

片刻之后,二人已经站在烈火之旁,只见燃烧的街道房屋之间呼嚎声一片,健壮男子飞奔着跑出烈火,只是一些老弱病残仍在火中挣扎着。

一阵尖锐的哭声传来,只见一名妇女怀里抱着个四五岁大的孩子,躲在街角的一个巷子里哭嚎着,妇女的手臂已然是被烈火灼伤,在极度高温的环境当中,怀中的小孩儿已经晕厥过去,不断有火星从高处飘落到他们身上,街角后的房屋一座座都冒起滚滚浓烟。

燕开庭是想都没想,一个俯冲下去,就落在街角处,燕开庭一把将那妇女护在身后,躲避掉了后面的一次房屋坍塌爆发出的热浪,燕开庭冲着妇女叫了一声抱好孩子,于是就将妇女拦腰一抱,蹭的一声跳出火海,落在了稍远些的屋顶之上。

“谢谢....”妇女痛哭流涕,她是认得燕开庭的,不断道谢。

燕开庭来不及与她多语,便从芥子袋里掏出一个小药瓶来,递给受伤的妇女,道了声:“先给孩子喝夏,一会去找燕府的药方!”

回头望去,只见付明轩也投身于火海之中,不断将一名名伤者残者往外救着,周围街巷的人们也纷纷拿着木桶接水向火中铺着,只不过如此举动,也是杯水车薪,燕开庭一落入火海,就知道这不是普通意义的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