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一一零 真火躁动

作者:烟雨江南书名:道缘浮图类别:玄幻奇幻更新时间:18/08/31 05:46:34字数:32

燕开庭转念一想,现在还不是纠结谁人放火的时候,只见火海中仍有许多人在哭嚎着,燕开庭又是一个俯冲,落入到火海之中。

一个刚被火势席卷的三层房屋本来是一间书院,爆炸声响起时孩童们都在跟着教书先生念书,砰的一声巨响,顿时将几个靠外的孩子震晕过去,其余的孩子也被随即而来的热浪冲到一边,有的就已经倒地不起。教书先生岁数已高,却快速移动着苍老不便的身躯,将窗前被震晕的几名学生拖到了里屋。

没想到,火势竟然来的这么汹涌。外街已是浓烟滚滚一片,这十余名学生和先生就已经困在书院里,无路可逃。

有的孩子惊慌起来,开始哭嚎,教书先生一边安抚这些学生,一边嘴里直念,乞求能有神人救救这些孩子们。

嘭的一声,对面一幢房屋倒下一根梁柱来,砸到了这间书院,顿时,烈火犹如藤蔓一般,顺着梁柱就缭绕在了书院之上。

书院顿时烧灼起来,浓烟滚滚,教书先生和学生们呛得直流眼泪。

“苍....苍天啊....卿酒酒这些可怜的孩子吧.....”教书先生泪眼朦胧,一心只想着自己身后的这些可怜的孩子,年事已高的他,终于要坚持不住,视野就变得混浊起来,即将晕倒。

而就在晕倒的那一刹那,视野之中,窗子外边的火海里,现出了一个瘦削黑影。

那是燕开庭!

从上方,燕开庭亲眼看到那根房梁直直倒向对面的一幢房屋,而自己却无法阻拦,就在这时,他感应到了对面房屋里还有人存在!

燕开庭仔细感知,便听到那屋子里的一阵阵哭嚎与求救,竟然都是孩子们的!

燕开庭是想也不想,尽管身子已有多处烧伤,但仍是不管,就那么直直冲入了火海之中!

轰轰隆隆,周围房屋不断坍塌,热浪犹如洪水一般向燕开庭席卷而来!

眼见着燕开庭就这么冲进火海,刚救出两人的付明轩眉头一皱,道了句这小子不要命了吗?嘴上虽然这样说,身子却是赶忙又跟了下去。

置身于火海里,燕开庭只觉得浑身烧灼,痛的难受,他拿起泰初发出几道雷火,堪堪将火势带到了一边,自己赶忙跳进了书院之中,只见教书先生已然晕倒在地,却仍将一些学生护在身后。

这些学生,身体强健的还可以保持意识清醒,更多的却是昏倒在地,燕开庭观察一番,就将三两个年纪较小的孩子怀抱在身,对着后面的孩子喊了声:“等着我!”就一跃冲入火海,噌噌便上了另一边街道的楼顶。

书院内,孩子们望着燕开庭离去的背影,眼眶含泪,顿时就有了信心

燕开庭将这几名孩子交给一旁忙着扑火的众人,还未休息片刻,就又冲了进去,只见付明轩扛着两个孩子从火海里跳了出来,呼哧呼哧喘着气,却是对着燕开庭一笑。

燕开庭朝着他点了点头,笑了一声,便是一头扎进火海里。

不知深入火海多少次,也不知自己扛了几个人出来,燕开庭什么都不想,似是发泄情绪一般,直到头发衣袍都被烧灼漆黑,整个人都热得快要炸开,最后,在一次冲出火海时,燕开庭终于觉得浑身一沉,整个人就像脱力一般,直直向火里坠去。

“庭哥儿!”付明轩一声惊呼,整个人便以极快的速度俯冲到燕开庭身边,一把将他揽起。

“你不要命了吗!”付明轩一声低吼,燕开庭微微一笑,眼神渐渐空洞起来,视野最后的一幕,除了付明轩那张皱眉眉头,沾了几分黑灰的脸,在天空上方,一抹白色身影轻轻掠过......

谢无想在雾苓院时,即使隔绝了里外感知,却还是被这冲天巨响吓得蓦然一惊。

待她赶到现场时,火势已经蔓延到了整个街区,仔细感知了一下,这并不是一般火焰,而是修道界的一种密炼之火,温度极高,浇水不灭,任何事物都可被其烧灼殆尽,谢无想心念一转,看来只有自己的“莲华雨”能够熄灭这场大火了。

就在这时,谢无想看到燕开庭满身漆黑地从火里跳出,怀抱着两个孩子,放下孩子之后又跳了进去。

谢无想还是第一次见到燕开庭如此拼命的样子,眼神坚毅,身形如风一般,不断冲进火海救人,可就在一次跳跃出来时,竟像是浑身脱力一般坠了下去。

谢无想本想出手一救,却看到另一边的付明轩冲了上去。

谢无想在空中划出一个大大的光晕,光晕顿时四散开来,直到可以覆盖整个街区,她宛若神祇一般,轻轻在光晕上点了一点,手中突然多出一支青莲,在空中挥舞一番,将青莲往光晕中间轻轻一插,顿时,光晕荡起涟漪一般的波纹。

淅淅沥沥,一阵清澈的雨就下了下来,那是一种清澈到极致,带着丝丝暗香的雨。

雨势不大,却轻易地将密炼之火悉数浇灭,顿时,下方的人群爆发出一阵一阵欢畅的呼喊,对着谢无想就是一阵朝拜。

待到火势完全熄灭之后之后,谢无想将那青莲轻轻拔起,顿时光晕疏忽变成一点青光,落在了谢无想手中。

犹若白色飞燕一般,谢无想化作一道青白身影,消失在天空中。

屋顶之上,付明轩怀抱着燕开庭,对着谢无想轻轻道了一声:“谢谢。”

此时,燕开庭全身滚烫,脸已烧得通红,身上的袍子早已破烂不堪,嘴里还一直说着不清不楚的话语,付明轩将手放在燕开庭的脉搏之上,只见他的脉搏犹如战鼓一般,跳动的异常猛烈。

付明轩心想不好,便抱着燕开庭向燕府奔去。

此时,夏平生站在雪域院之上,看着爆炸方向,眉头紧皱。

远方,渐渐冲过来一个黑影,待到近时,夏平生才注意到,一身黑灰的付明轩抱着脸色通红的燕开庭正向自己跑来。

夏平生伸出一手,向前一抓,燕开庭便从付明轩怀里飞了出来,落在了雪域院的中央,睡在了柔软的积雪之中。

“夏师!庭哥儿这是怎么了?!”付明轩也是一脸着急,按说火势虽大,但对于燕开庭这样的上师强者,应该还没有这么大的问题。

夏平生看了一眼燕开庭,道:“他是火属,火又有多种,只怕是那火与他体内之火相冲,搅得他体内之火不断涌动,直到动了真气。”

“那碍事吗?”

“无妨.....你先去那边再看看,调查一下,是谁人弄出这么大的动静。”

听到前面了两个字,付明轩才缓缓吐出一口气来,像夏平生拱手,道了声多谢夏师,便转身又向那街区奔去。

躺在雪域院积雪之上的燕开庭就像是一个做着噩梦的孩子,脸色通红,嘴里不断喃喃呓语,夏平生将他从雪中抱起,感受到他体内的火已经背着冰凉之雪渐渐安抚了下来,但是仍是有几缕真气之火在他体内不断游蹿。

梦里,燕开庭只觉得自己沉浸在一团滚烫的热水中,脚下被一个不知名的怪物拖拽着,直直把他拉向滚烫深处,燕开庭想要挣扎,却觉得自己四肢都僵住了一般,无法移动,他呼喊着呼喊着。

夏平生轻轻握住了燕开庭的手,就运起体内森寒之气,通过燕开庭的脉搏,像他的心脏涌去。再通过心脏的波动,将这顾森寒之气送向身体各处,以安抚那体内不安躁动的火焰。

半柱香的功夫过后,燕开脸上的潮红减退,整个人也渐渐安静下来,躺在夏平生的床上,燕开庭神色安详,就像在做着一个香甜的梦。

只是夏平生依旧握着他的手,细细感知着他体内之火的情况,直到暮色西沉,再三确认燕开庭已经完全安定下来之后,才将他的手放下。

看着燕开庭,夏平生深深叹了一口气。

他知道,此时等着燕开庭要做出抉择的问题,是多么艰难,但是这个世界上,也只有他自己,可以战胜自己。

窗外的雪依旧呼啸下着,暖融融的夕阳透过窗子照射了进来,洒在燕开庭安详的面庞之上,夏平生拿着一块湿毛巾,轻轻擦拭燕开庭脸上的黑灰。

一阵冰凉,燕开庭从昏迷之中醒来。

“这是梦吗?”燕开庭心想,为何又躺在雪域院之中?

燕开庭微微一笑,又重新闭上了眼睛。

雾苓院外,付明轩换上了一身干净的青衫,将一道传讯符发送了进去。

几乎就在发出传讯符的同时,院门轻轻打开,迎面扑来一阵暗香,雾气缭绕之中,屋子里暗黄的灯光明明灭灭。

院里,站着一身白纱的谢无想,她停立在院中,仿若不在这凡尘之间。

付明轩朝他微微颔首,道:“无想仙子。”

谢无想缓缓转过身来,望向付明轩,神色清冷,回了句:“付首座。”

“今日多谢。”付明轩道。在门内,谢无想一直都是一个特殊的存在,既不是普通弟子,也不是师尊级人物,仿佛她只听从青华君一人的调遣,不在人之上,更不在人之下。

谢无想向付明轩点了点头,道了声不谢,随后便道了句:“元会门。”

付明轩嗯了一声,表示心下已然明了。

火势熄灭之后,付明轩再次折返火灾现场,在那里他发现了元会门的痕迹,还有一个不是很靠前的名为“风烛观”的小门派。

元会门自是不必多说,四大门派当中的首派。而那个什么风烛观,却是有些奇怪。虽说因为秘境将开各种小门小派在玉京现身并不足以奇怪,但是这样一个小门派和元会门闹了起来,还折腾出这么大的动静来,就有些说不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