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一一一 闭门羹

作者:烟雨江南书名:道缘浮图类别:玄幻奇幻更新时间:18/08/31 05:46:34字数:32

按道理来说,这种小门派见了元会门躲都躲不开。

可是在那里,又是清清楚楚展现着两派的痕迹,也叫人不得多想,此次的意外爆炸,应该就是这两门派之间起了冲突而导致。

“不知无想仙子有何看法?”

付明轩问道,只见谢无想微微一笑,转过身去,就向屋内走去,道:“就像那日在你院中我与你说的,我.....不会有任何看法。”

说完,谢无想已经是走进了屋内,她看着付明轩,露出了一个淡淡笑容,随后,便关上了门。

站在园中,付明轩心中满是疑思,看来,只有去找沈伯严问个清楚了。

本来,四大门派已是约定好,在城中收拢各方势力,将一些不肯合作的势力慢慢清除,但是损害无辜百姓的性命,随意残害生灵这种事情,是万分不能被允许的。作为修道界第一大派的元会门,却是率先破了戒。

此时,黑水河之上,一名白衣弟子跪在探虚真人面前,在探虚真人身旁,沈伯严负手而立。

探虚真人此时已是怒不可解,望着眼前的白衣弟子,眼中就欲冒出火来!

那白衣弟子跪在地上,低着头浑身发抖,在探虚真人的威压之下,他竟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真是放肆!”

探虚真人狠狠地拍了一桌子,那白衣弟子整个身子就是一震。

“师伯请息怒.....弟子,弟子只是....弟子只是气不过,那样一个小门派居然敢挑衅我元会门!”

那弟子瑟瑟发抖,沈伯严看着他,眼神中满是嫌恶。他对于蠢蛋,一向是毫不留情地就将厌恶之情表现出来的。

“你!你就因为什么气不过,就跟人家动手,还把自己的佩剑丢在了那里!元会门的人都被你丢尽了!”

探虚真人气的是两颊通红,一个杯子就砸在了那白衣弟子的身上,白衣弟子赶忙趴在地上。

“蠢蛋,放了这场大火,杀害了这么多无辜百姓,我看你怎么向门内交代!你又如何让我们元会门向其余三派交代!”

沈伯严轻哼一声,今日发生了这件事,若是被夏平生知道了,就算燕开庭要倒向元会门,那还倒不倒得了就还是个问题。

那白衣弟子心中连连悔恨,本来他才到玉京城没多久,不过一两天而已,走在街上却被一个小门小派挑衅,他也是性子急,就跟人家打了起来,不想到那个叫什么风烛观的小笛子身上带着那么大个火种,再加上他一运气,那火种顿时爆炸开来,将那两名小弟子当场炸死,还好自己逃得快,没有受伤。

只是那里的行人百姓就遭了殃,火势之大,之猛,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

最悔恨的事,逃得太过仓促,自己身上的佩剑也丢在了火海之中。元会门独有的佩剑,就算被烧成灰烬也是有人认得的。

想到这里,白衣弟子眼泪直涌,顿时气血攻心,一口血就涌上了喉咙,噗的一声就喷了出来。

探虚真人长叹一声,道:“罢了,你就先回门内吧,此次的行动你也不须再参加了。”

“师伯!”白衣弟子抬起头来,满眼都是乞求神情,不能参加此次行动,就意味着他没有了进入秘境的资格,那么在接下来的修炼之途上,他定将落后于同辈弟子,再无翻身的机会了。

探虚真人右手一抬,那弟子顿时就晕了过去,转过身来对沈伯严说道:“找几个门内弟子,将他遣送回去吧.....还有,找个时机,我们一起去一趟燕府。”

“一起去?”沈伯严略有些惊讶,元会门二把手亲自前去拜访,那燕府的脸面也太大了些。

“嗯,我倒要看看,你所说的那个夏总管.....到底有多么厉害.....”

探虚真人的眼神飘向远方,心底顿时升起一股一样的感觉来,就像是什么惊天秘密将要被解开的感觉,他那颗苍老却有力的心脏激烈地跳动着,犹如战鼓一样。

再次醒来的时候,已是夜半,外面风雪呼呼作响,屋内燃烧着温暖的炉火,燕开庭躺在床上,夏平生披着一条毛毯,坐在一旁神态安详地打盹儿。

平日里对着夏平生,燕开庭总是一副畏缩的模样,对他是又敬又怕,但在此时,炉火暖融融的光芒之中,夏平生是显得如此慈祥,就像一个寻常人家的父亲一样。

不知不觉间,燕开庭伸出了手,轻抚在夏平生花白的鬓角。

夏平生蓦地睁开眼睛,眼中便倒映出燕开庭的身影,还有那燕开庭放在自己耳边的手。

“夏师....我....”燕开庭缩回手,有些尴尬地干咳了两声。

夏平生站起身来,又恢复到往日的那副神情之中,道:“以后看见什么事儿不要愣头愣脑地就往里冲,看清楚了再行事。”

燕开庭嘟囔着答应了一声,起身就欲离开。

“世间之物,皆是虚空,虚空,也是虚空。”

燕开庭立定在门前,回过头来,看向夏平生,道:“那夏师您,却为什么放不下呢?”

夏平生微微一怔,没有说话。

风雪之中,燕开庭的身影略显单薄,只见他径直走向了付府,没有回头。

“元会门?”待到付明轩将火中发现一五一十地都告诉了燕开庭之后,燕开庭也是有些惊讶。按道理来说,元会门还不至于这么莽撞才是。

付明轩轻笑一声,道:“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城中聚集的门派越来越多,有冲突也是正常。”

燕开庭点了点头,道:“也是,只不过,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来的,竟然是元会门,这个还是挺令人意外的。”

付明轩道:“还有一个叫风烛观的小派,这个门派别的不大行,但是在研究火中方面倒是有自己的一套,你不也是因为那火而受了伤吗?”

“那最后火是被.....被谁扑灭了的?”燕开庭记得在晕倒前的那一刻,他看见了那抹白色身影。

“对,无想仙子。”

燕开庭唔了一声,心想原来无想仙子竟是如此厉害的人,能凭一己之力,将如此大火熄灭。

“不过,”燕开庭喝上一口酒,望着付明轩说道:“元会门是不可能的了。”

付明轩一愣,随后明白了燕开庭的意思。

之后便是一声长叹,如今玉京情势诡谲,其实在某种程度上,也由不得燕开庭自己做出选择。

第一次迈入玉京城时,就像是春日和煦暖风一般,一股莫名熟悉的感觉直直扑向探虚真人,让他想起了自己的年少时光,他心里也是莫名其妙,这些年来他周游大陆,唯独对于这种凡俗城市没有兴趣,却在这里生出一股莫名的情愫出来。

站在燕府门口,探虚更是有一种不安的感觉,让一向沉稳的他也不免觉得焦躁起来。

“师伯,您没事儿吧。”

沈伯严也察觉到了探虚的不同,心想是不是因为感受到了夏平生的威压,而紧张起来。但随后他又在心里推翻了这个想法,按道理来说,夏平生若是强到了探虚这个程度,那么还愿意屈身待在燕府,坐上一个小小的大总管吗?

这一次,探虚真人前来点名道姓要找夏平生。

片刻之后,在议事厅等待的探虚真人和沈伯严坐在一处客座上,下人们为他们泡上了一壶热茶。

孟尔雅急忙从外边儿小跑进来,对着两人道:“二位仙人,我们夏总管说,近日事务繁忙,不见客。”

沈伯严倒是不动怒,以他的身份和道行,夏平生如此对待他,他也是完全能够接受的。

只是探虚真人是何等身份?当下便将手中茶碗朝地上一摔,顿时整个燕府周围升起一道盾一般的无形屏障来!

“哼!既然如此不待见老夫,那你们也都别想出门了,今日若是见不到那个什么夏总管……”

话还没说完,探虚真人神色就是一凛,自己升起的屏障,居然顷刻之间就被人捣出一个大窟窿来。

沈伯严也察觉到了不对劲,心中对夏平生的看法又是复杂起来。

连探虚真人的屏障都可以顷刻捣毁,那这夏平生的境界,究竟到了一个什么样的程度。

就在此时,夏平生的声音仿似响彻在每一个人的耳边。

“今日夏某不便见客,还请回吧。”

探虚真人哪里受过这样待遇,站起身来重重一拍桌子,顿时一张红木桌化为齑粉。

“夏总管好胆量,竟然如此无视我元会门。”

就只听得夏平生轻哼一声,便不再说话。这一举动,仿佛是一张响亮的耳光打在探虚真人的脸上。

探虚真人强忍怒气,沈伯严站在一旁,心中也是微叹,夏平生就是不露面,他二人又能如何呢?总不能以整个燕府安危来威胁夏平生吧,元会门还丢不起这个颜面。

探虚真人静坐片刻,调息了自己的情绪,随即脸上又恢复了原先的清明模样,站起身来道了声“既然夏总管今日如此不便,那么探虚便择日再来拜访。”

说完,便带着沈伯严走出了议事厅。

在返回画舫的路上,探虚真人步履缓慢,似是有什么心事一般,细细思索着。

那声音……探虚真人的脑海里突然出现一个清瘦少年的模样,在一片雪园当中,独自挥剑,雪白的衣衫,仿似要和这世界融合在一起。

我:

“不会的,不会的。”探虚真人轻笑几声,怎么会是那个人呢?看来自己还真是老了,连人都可以认错。

一边自嘲地想着,一边踱着步子,回到画舫时,探虚真人只觉得一阵疲累,是发自内心的。

沈伯严再次吃了一次闭门羹,可是他似乎并不忧虑,在他内心之中,仿佛有一根弦绷在那里,虽然说不清为什么,但他知道,夏平生这个人绝对不简单。

而那不简单的程度,应该是超出了他的想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