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一一二 死生之间

作者:烟雨江南书名:道缘浮图类别:玄幻奇幻更新时间:18/08/31 05:46:34字数:32

自从知道是谢无想扑灭了那场大火之后,谢无想在燕开庭的心目当中,简直是犹如神祗一般的存在。于是愈发不愿意回燕府了,整日在付府逛着,希望什么时候又能遇见谢无想一回。

就只要看一看,看一看便满足了。

整日在付府闲逛,就连付明鸢都看出了他的心思。

“哼!人家是小有门的仙子,你以为会看得上你这个猪头!你不要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了!”

燕开庭却是不理会,悠然笑道:“我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大哥别说二哥呀。”

燕开庭这话或许没其他意思,付明鸢则不能不往自己身上想,眼泪哗地一下就淌了下来,哭着跑掉了。

这一幕刚好被付明轩看到了,他也只能摇摇头,站在燕开庭身旁,他道了声:“你难道对谢无想是认真的?”

燕开庭也不看他,眼神直直飘香雾苓院,笑了一声,道:“当然,喜欢一个人难道还有假么……”

“可是……唉!”付明轩实在不知道该怎样劝说燕开庭,谢无想绝非不是他想象的那样简单,但是碍于燕开庭身份,这种门内秘辛又不得向他提起。

“你知道吗?今日元会门的人去见夏师了。”燕开庭喃喃道,他方才也是从孟尔雅那边得到的消息。虽然人在付府,燕府内发生的事情,他却是一清二楚。

“然后?”

“听说去了个什么探虚真人,沈容照也在,但是夏师还是没有见他们。”

付明轩心下一惊,探虚真人是何等存在?在四大门派里也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居然吃了夏平生的闭门羹。经过近期玉京大小波折后,付明轩只觉得夏真人深不可测,但也没想到可以和元会门的大人物抗衡。

“那你的打算呢?”付明轩问道。

燕开庭淡淡一笑,道:“夏师的态度已经很明显了,至少是对于元会门,这一点,跟我想在了一起,但是匠府究竟要怎样,我还是没有想出个好法子来。”

付明轩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我要是你们三个人其中的一个就好了。”燕开庭自嘲地笑了几声,他们玉京四少当中,燕开庭看似最为跋扈张扬,但是心结也是最重的一个。

所有虚构的表面张扬,只是为了掩饰内在缺少。别人看不出,但至少自己是明白的。

“不急,慢慢来。”付明轩拍了拍燕开庭的背,就像往日宽慰他一般。

只是,付明轩的内心,却早已为燕开庭安排了去处,但在面对燕开庭的时候,却怎样都问不出来。

“你愿意随我去小有门吗?”

这一句话,付明轩在心中说了千万遍,当着燕开庭的面,却始终说不出来。

毕竟,他们所在的门派,关系实在是太为微妙了。

付明轩不想让燕开庭以为,自己也在打天工开物的主意,这一句话,便是一直憋在心里。

如今看来,燕开庭真的是在面临一个艰难的抉择。放弃还是坚守?有哪一条路,是他心甘情愿地走下去的呢?

雾苓院内,一道传讯符从谢无想手中飞出,冲破那道无形屏障,就向远方飞去。谢无想望着那道传讯符消失在天边,方才进了屋子,拿出一本古卷出来,细细读着。

读着读着,脑海里却浮现出了从火海之中冲出来的燕开庭的身影,谢无想轻笑一声,摇了摇头,将燕开庭的面容从自己的思绪之中清理出去,翻了翻面前的古卷,找到了一篇专门记录上古凶兽的文章仔细读着。

那次大火之后,玉京城一共死伤了五十余名无辜百姓,元会门和风烛观的冲突一时之间传遍了各大门派,四处都是在纷纷议论,但更多的矛头却是指向了元会门。

且不说那个风烛观有错在先,但作为修道界第一大门派的元会门既然这样不会审时度势,贸然地就与一些小门小派产生冲突,并且还屠害无辜生灵,顿时人们对于元会门的敬畏之中又多了一丝鄙夷,纷纷要求元会门给个交代。

议论声不绝于耳,不久之后就传到了沈伯严和探虚真人的耳里,沈伯严眉头微皱,而探虚真人气得是双眼冒火,却又无可奈何。

看来,还真的得给个交代了。

那些小门小派还好说,只是其余三大门派也将他们盯得死死的,除却星极门没有明面上的动静之外,元会门已经于诸生门,小有门皆是打过照面了。

探虚真人一直之间也想不出什么好法子,便看向沈伯严,叹息道:“不知容照有没有什么好法子,这样拖下去的话,只怕这冤会积得越来越深啊。”

沈伯严略一思索,就对着探虚真人行了一礼,道:“徒儿自有一法子,只是还请师伯授权才是。”

“哦,什么权?”

“生死权。”

夜半,黑水河一片静谧,只有风吹草动的细细声响,月光之下,黑水河闪耀着银白光芒,沈伯严负手站在船舷之上,夜风吹起了他的乌发和衣袂,他的眼神飘向远方的无尽黑暗深处,似是有什么东西在那里,也注视着他一般。

回到厢房内,沈伯严从怀中拿出一颗珠子,紧紧一捏,嘴里念出了一声咒语,顿时就只听见“嘭”的一声,外边的船舷上,落下一个黑影来。

门缓缓被打开,小玲珑的身影出现在沈伯严的面前。

她一身夜行黑衣,娇小玲珑的身段融进了浓郁夜色之中,白皙的面庞之上,一双黑色的眸子紧紧盯着沈伯严,里面泛着说不清的意味,唇色苍白,发丝有些凌乱,显然这段时间,她过的并不好。

沈伯严捏了一下珠子,小玲珑捂着胸口闷哼一声,脸上顿时浮现出了痛苦的神情,随后,她不情不愿地走到了沈伯严的面前,跪了下来。

沈伯严望着她,久久不语,十二三岁的女孩子,本应是豆蔻年华,笑起来应该是犹如阳光一般的灿烂。而自始至终,小玲珑却从未对他笑过,眼神之中除了恨意,就是恨意。

自己当初做错了吗?若是没有将她送去飞刀会,就让她死在萃英山的山脚下,那么又怎么会有现在沉浸在仇恨当中无时不刻受着折磨的她呢?

沈伯严坐在椅子上,小玲珑跪在他面前,两人久久不语,最终,沈伯严向她扔出了一个牌子,小玲珑捡起来看了一番。

“若是我不愿意呢?”小玲珑没有抬头,她知道自己问了也是白问,可是仍想挣扎一番。

沈伯严叹息一声,道:“看来你还是不明白你现在的处境....”随即,又是紧捏珠子,小玲珑顿时捂着胸口痛倒在地。

片刻之后,小玲珑从痛楚当中缓解过来,她一手紧攥着玉牌,颤颤巍巍站起身来就向门外走去,走到门口时,她回过头来望向沈伯严,冷笑一声,道:“总有一天,我会杀了你的!”

沈伯严笑着点了点头,他从来都知道。

望着小玲珑矫健的身影消失在黑水河之上,沈伯严才重新关好门,细细思索起燕府的一些事情来。

如今各大门派对元会门意见逐渐加深,那么他们要拿下燕府的天工开物旧改推进加快速度,否则让其他门派钻了空子的话,向门内也是无法交代。

金谷园陆家可以说是归于了小有门,付家则更是不必说。城主府涂家暗里和元会门已经有多次接触,虽然涂玉成还不是涂家之主,但在某种程度上,有涂玉成的帮助,元会门对涂家的掌控也会越来越深,直到他们不能再逃脱。相比于小有门和元会门从大家族入手,诸生门则是网罗了一大批小势力,算起来数量也是不少。

到现在,最大一块肥肉就是玉京城燕府以及他所拥有的天工开物了,奈何府主燕开庭始终态度不明,里面还有一个深不可测的夏平生坐镇,绕是以元会门,也不敢轻举妄动。

但是,时间拖得越久,不确定性就是越大,所以探虚真人这几天已经是有点急不可耐地想要再次去一趟燕府,而这一次,干脆就避开那个什么夏总管,直接找他们那个纨绔府主燕开庭好了。

没想到,探虚真人和沈伯严两人在议事厅已是等了半盏茶的功夫了,也没见燕开庭的人影,只是不断有一些小侍从进来向二人通报,说是燕开庭还在赶来的路上,请二位稍等片刻。

只是这片刻也太久了一些,等燕开庭出现在二人面前之时,二人足足等了半个时辰。探虚真人自然是怒不可竭,一旁的沈伯严倒是泰然自若。

燕开庭方才才从付府赶回来,他本来也不想见这元会门的二人,只不过孟尔雅去付府通报他这个消息的时候,付明轩也在一边。付明轩表示这探虚真人不是一般的人物,三番两次前来燕府,即使夏平生有不接见他们的道理,但是燕开庭这个小辈,确实没有不接见的道理。

回到燕府议事厅,只见的探虚真人已是面沉如水,显然已是极度压抑着自己内心当中的怒火,而沈伯严却在一边悠闲喝着茶。

燕开庭一走进议事厅,就换上了一副笑脸,对着二人拱手道:“探虚真人,沈上师,二位久等了,”

沈伯严向燕开庭回了一礼,探虚真人却是重重的哼了一声,道:“狂妄小辈,你可知我探虚是何人,竟让我二人再此如此久等,你就不怕得罪我元会门吗?”

燕开庭佯装惊讶啊了一声,道:“当然怕,怕的不得了,这没得罪元会门的人都是死的死,伤的伤,何况得罪了的,简直让晚辈怕的不得了。“

探虚真人当下就明白燕开庭是指那日玉京城中心的那场大火,顿时脸色一沉,重重哼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