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一一四 意外之得

作者:烟雨江南书名:道缘浮图类别:玄幻奇幻更新时间:18/08/31 05:46:34字数:32

哭着哭着,水中倒影不知道在什么时候,现出了另一个人的身影来。

沈伯严站在黑水河上,如同站在平地一般,静静地望着她,没有任何表情。

小玲珑抬起头来,此时的她是如此脆弱无助,仿若一只被置于桌子边缘处的花瓶,随时有可能掉落下去,粉身碎骨。

可是她眼中却还是有着倔强,正因为这倔强,沈伯严不可能放过她。

小玲珑缓缓站起身来,没有再看沈伯严,一步一步地,就朝荒野深处走去,娇小的背影,在斜阳之中迈着绝望的步子,也不知道终点在何方。

付府内,付明轩手中的茶杯砰地一声脆响,蓦地睁大眼睛,望向燕开庭。

“你说夏师是.....元会门的尊者??”

燕开庭点了点头,叹息一声。就连付明轩都如此惊讶,自己当时能够按捺住惊讶不跳起来已经是很努力了。

付明轩眼神露出不解,他也实在没有想到,自小便认识的人,居然是修道界第一大门派元会门的尊者。

“明轩,你可知厌离君是个什么样的人物?”燕开庭问道。

付明轩皱了一下眉,道:“其实,元会门虽然是第一大门派,但是其仙君厌离君,却在浮图榜上的排名为第二.....第一是我小有门的青华君。”

燕开庭还是第一次听说浮图榜这个东西,便问:“浮图榜是一个力量排名的榜单么?”

付明轩笑了一声,道:“没那么简单,不过大致上也是这么个意思,以后再跟你解释....就是说,厌离君在这世上并不是第一强者。”

“我今日听说,夏师在元会门当中,仅在厌离君之下.....”

听到此言,付明轩也是倒吸一口气,没想到夏平生已经强大到了这种地步,这么多年却一直缩在燕府做着一个大总管。

只听说夏平生是跟着燕开庭的后母一起来到燕府的,可计夫人已经去世这么多年,夏平生却还是一如既往地留在燕府,并且尽心尽力地教导燕开庭,比起他的亲生父亲做的还要多,局外人恐怕很难了解其中缘由。

“探虚真人说,厌离君一直在寻找夏师....这样的话,夏师会有危险吗?”

燕开庭望向付明轩,他多么希望付明轩能够给他他想要的答案,然而付明轩却是直直迎上他的目光,对他说:“不管怎么说,还是要做好准备吧。”

燕开庭垂下眼帘,沉默片刻,继而又望向燕府雪域院的方向。此时的大雪之中,独自一人的夏师,会在想些什么呢?

而在燕府雪域院内,却不像燕开庭想象一般大雪纷飞,而是迎来了久违的清明,丝丝细雨夹杂着雪花,落在积雪已化的院中。

屋内,夏平生拿出书架上的一卷卷古籍,一本一本地擦拭着,然后放在木箱之中,他擦拭地极为细心,极为缓慢,似是无聊发打发时间一般,直到天黑,仍是在忙于这项工作。

暗夜的月色清清朗朗,撒下一片银色光芒,燕开庭站在雪域院外,犹豫了许久,还是向里面发了一道传讯符。

如以往一般,院门极快地打开,燕开庭径直走向夏平生的木屋。

只见夏平生不言一语的整理着书籍,似是一副将要离开的样子。

“夏师,你.....你要走了吗?”

夏平生转过头来,看了看一脸疑惑的燕开庭,道:“我不是跟你说过么,我不会走的,我哪儿也不去。”

“那你.....”燕开庭看着这些被整理好放在木箱之中的古籍。

“这些啊.....”夏平生也不看燕开庭,仍是细细地擦拭着一本古籍,缓缓道:“这些都是要送给你的。”

“什么?送给我的?为什么?”燕开庭睁大了眼睛,不解的问。

“你在上师境三重位也磨了许久了,泰初锤虽然用的是越来越顺手,但在悟道方面,跟你十五岁时几乎一模一样没有丝毫长进。多看看书,总归是有好处的吧,”

燕开庭哦了一声,沉默片刻,他问出了心中的疑问:“夏师,你当初为何要离开元会门呢?”

夏平生笑了几声,似是像在说一件小事情一般,道:“什么为什么,我答应了我的小师妹,会一直留在她身边,既然她想离开了,那我也便随她一起离开。”

“可是......厌离君,他不让你走吗?”

“这是我的选择.....他管不着。”

“可是我听那个探虚真人说,厌离君一直在找你....”

夏平生放下手中古籍,转过身来,看向燕开庭,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燕开庭深吸一口气,望着夏平生道:“夏师,你走吧,不要让厌离君找到你,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我总觉得....厌离君找到你的话,定会对你不利!虽然我,也想能够一直在你身边。但是您还是先离开玉京城吧!”

说出这番话,燕开庭已经是鼓足了十分的勇气,他直直盯着夏平生的眼睛,目光坚毅,没有丝毫退让。

没想到夏平生却是笑起来,随后恢复柔和神色,走了过来,拍了拍燕开庭的脑袋,道:“你想的还是挺多,有这几分功夫来琢磨我,还不如好好去悟一下道!”

“夏师!!”

“好了,你不用再说了,这些古籍我待会叫几个下人送到你的院子里去,你先回去吧!”夏平生摆了摆手,阻挡住了燕开庭想要说出来的话,燕开庭叹息一声,向夏平生行了一礼,便走出了雪域院。

站在门口,燕开庭回头深深望了一眼夏平生,顿时心中泛起一阵苦涩。

玄清山,有一人独坐于山顶之上,清风瑟瑟,一袭白纱飘飘,瓷白面庞上倒映着旭日光华,竟无一丝皱纹,明清的眸子里仿若闪烁着星辰,一双薄唇好似利刃一般绝情,单看着他的面容,便以为他也不过刚过而立之年而已。

然则,这位气质清尘卓绝,犹如天上神仙一般的男子,却是小有门第一人,也是九州四君之一的厌离君。

方才,一阵清风带来了远方的消息,他缓缓睁开眼,微微动容,双唇喃喃道:“雨时.....师兄.....”

雪域院内,正在收拾书籍的夏平生蓦地转身,望向了遥远的天边。

玉京城内,聚集起越来越多的的门派,无论大小,均是因为听闻了秘境的消息而赶来,虽然表面上玉京城还保持着有序的状态,但是在某种程度上,玉京城已经陷入到了一种不由自主的漩涡。

付府的迁府行动依然有条不紊地进行着,越来越多的平民百姓随着外来者的侵入选择迁离到别城,只有一些当地势力,无论大小,因为牵扯上了各种门派,一边想要逃离,一边又憧憬着在秘境开启时分到一杯羹。

不久之后,夏平生的古卷都被下人们抬到了燕开庭的院子内,整整三大箱,燕开庭看的是下巴都掉了下来。

如果要看这么多书才能悟道,那燕开庭觉得自己还是安于现状就好了。

随便打开一箱,燕开庭拿起一本随意翻看,一边看一边暗自腹诽,心想夏师还是对自己期望太高了一些。翻着翻着,突然神态就是一愣。

只见燕开庭手中拿着的那本古籍,是一本专门记载着各类上古灵兽的记录型书籍,起始时间为大陆初始,虽然作者不明,但是对于各类灵兽的记载却是非常详尽,图文并茂,看起来非常直观。

随意翻看之间,燕开庭就觉得越来越眼熟,直到看到了那一页,画着一直麒麟一般的灵兽,头上伸着两只触角,张口满嘴獠牙,燕开庭突然就想起了那一夜在荒野之上,自己在兽潮之中特别注意到的那只灵兽!

怪不得当时自己竟感到如此熟悉,因为自己幼时闲来无事,经常翻看夏平生的一些书籍,尤其是这种带图画的,燕开庭只当是小人书一般看,那时便留下了印象。

书上记载着,这种灵兽果然是麒麟当中的一种,生存于一千年前的古雍州地界,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一夜之间消失的干干净净。

燕开庭继续翻看,只见这本古籍之上记载着许多生存在古雍州地界的灵兽都在一夜之间悉数灭绝,燕开庭略一沉吟,一个想法便涌入了脑海。

据说即将要打开的秘境是千年一遇,而这些灵兽也都恰巧消失在一千年之前,并且地界大致相同,那么,会不会是因为秘境的原因,而导致了这些灵兽的消失呢?如今秘境将开,是否是那上古时期的图像由于秘境的幻象作用,重新投射在人们眼前呢?

燕开庭收起古卷,就向付府奔去。

在看到这些灵兽图像的同时,付明轩也是一惊,他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竟是与燕开庭不谋而合。当夜尚元悯说自己还未看明白的意思,大约就是这些。

两人当即决定,晚上再去荒野查看一番,这一次,他们决定跟随着兽潮,看看这些灵兽们究竟奔去了什么地方。

夜里,两人如守株待兔一般,立定于荒野之上,就如前两次一般,同样的时间,同样的地点,兽潮如约奔来。

仔细看去,那兽潮当中的好些灵兽,都是那本古籍上记载着生存于雍州地界,却因不明原因突然消失的物种。两人心下震惊,相视一眼,便落于低空,紧紧跟随着兽潮朝前奔去。

随着兽潮奔去许久,只见兽潮仍是没有停止的迹象,两人也是不甘心就这样放弃,紧紧跟随着又跑了一段距离,两人已是不知自己身在何处,尽管死命跟着。

就在两人正在疑惑兽潮会不会停止时,突然之间只听见一声沉闷的,犹如吞咽东西一般,整个兽潮就如被暗夜张开的一张大口吞了进去一般,顿时就消失在二人眼前。!

两人急忙止步,只见前方依旧是一片荒野,不见一只灵兽的影子。

燕开庭皱起了眉头,四下观看着,付明轩则是纵跃到高处,从上往下俯视观察着。

突然,就只听见上方付明轩一声惊呼,他朝燕开庭招着手,燕开庭赶忙赶到他身边,顺着付明轩的目光看过去,燕开庭蓦地睁大了眼睛,也是惊呼一声。

只见在二人的前方,有着一个巨大的漩涡,足有一个燕府那样大,与地面平行,扭曲着地面上的景物,而二人,却刚好站在漩涡的边缘之处。

这个巨大漩涡,像是平铺在地面之上,却与地面又存在着一定距离,呈现出极为暗淡的血红颜色,在地面上根本看不出来,只有在上空,才可以清晰地看见这张暗夜当中的血盆大口。

“这....难道兽群就是消失在漩涡里了吗?”燕开庭不禁问道,眼前的这幅场景的确让他深感震惊。

付明轩点了点头,道:“很有可能。”

两人仔细观察着,只见漩涡缓慢流转之间,身周的空气,甚至月光,都像是被吸引了一般,顺着漩涡沉浸下去,却又不知道具体去了何方。

两人站在高处,也感受到了隐隐的吸力,似是有一双看不见的手,将两人向下拉扯着。

“要不,我们下去看看?”

燕开庭提议道,付明轩上来就是一巴掌打在他的脑袋上。

“你不要命了!别什么事情还没看清楚想明白就往里面冲,你看这下面分明是一个扭曲的空间,实体活物进去了会是个什么下场,谁能说得清楚。”

燕开庭捂着头,委屈道:“我就说说而已嘛,那这个扭曲空间为什么会存在这里,会不会和即将出现的秘境有关?”

付明轩往前方看了看,只看见片片灯火在远处闪现,看来,这里离玉京城主城并不远,只不过不是城门方向,也不在黑河边,极少有人来过。

“我想,搞不好这就是一个空间通道.....通向秘境的....”

付明轩沉吟道,想来想去,还是这个可能性会大一些。燕开庭也点了点头,事实上他也是这么想的。

付明轩心念一转,望向燕开庭道:“我看,我们还是先不要告诉别人这个东西存在的好,毕竟各大门派对秘境虎视眈眈,此处先爆开,免不了会引发一些争端,就让他们....他们自己慢慢发现为好。”

燕开庭点了点头,道:“不错,诶.....你看,漩涡正在消失!”

果然,暗红色的漩涡渐渐变得十分透明起来,最后干脆消失不见,牵扯二人往下的力量也越来越弱,直到完全没有。

付明轩道:“看来,这个通道的开启时间还十分有限,即使发现了,也不应该贸然进去,危险性会非常大。”

燕开庭点点头,随后两人便向玉京城赶回去。

卷二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