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一二三 就此了结

作者:烟雨江南书名:道缘浮图类别:玄幻奇幻更新时间:18/09/30 12:47:36字数:32

“喵呜~”一直跟在后面的小花猫一声欢呼,便朝着巨蟒的尸体跑去!

燕开庭捂着饿急了的肚子赶忙走上前,检视这条巨蛇,满意的点了点头,道:“不错,肌肉线条分明,吃起来一定很美味!哈哈!”

于是一人一猫,便坐在这巨蛇边开心地享用起来,燕开庭割下一块蛇肉,烤熟了再吃,而花猫却是野兽习性,喜爱生食,不到片刻,这条巨蟒竟是被二人吃的七七八八,燕开庭已经吃到撑,而花猫却还在啃食着,直到巨蛇变成一副骨架。

燕开庭戳了戳花猫的肚子,道:“你个小家伙,也太能吃了吧,也不怕把肚子撑爆!”

“喵呜!”花猫叫了一声,好似在说自己本来就不小,然后蹭了蹭燕开庭,钻进了他的怀里。

“真拿你没办法。”燕开庭怎么想也不会想到自己有朝一日还养起猫来,但一想到刚刚小花猫在他熟睡时保护了他,他便摸着花猫的脑袋,自己也用脸颊蹭了蹭它。

真柔软呐,燕开庭抱着小花猫站起身来,只见外面依旧是狂风呼呼作响,心下思索片刻,便朝着洞窟里面走去。

既然巨蟒是从里面出来的,说明这里面是通的,反正外边儿也是出不去,坐着也是无事,还不如走到里边探索一番,没准还有什么新发现。

这个洞窟不同于前一个越走越小,反而是越往里面空间是越大,走得也让人越来越舒服,方才那巨蟒已经被燕开庭解决掉了,里面应该也不会有什么危险,燕开庭便闲庭信步地走着,时不时还逗一逗花猫玩玩。

只是越往里面走,燕开庭心下还是会有不安,想着外边的狂风什么时候能够停下,自己也好出去寻找出去的办法,找到付明轩。

想到这里,燕开庭微微叹气,便坐下身子来,靠在洞壁上,眼神怔怔地看向前方,“也不知道明轩怎么样了...”

夜明珠的光芒下,洞内恍若白昼,冰雪世界之下,是如此单调,燕开庭望了望四周,除了冰还是冰,心下正叹了口气,突然眼睛一亮,好似发现了什么一般!

站起身来,燕开庭走向一处洞壁面前,伸出右手摸了摸那冰面,竟是有规律的凹凸不平,好似是被雕刻了什么一般,但是这个冰原上除了野兽燕开庭是一个人都没见着,怎么会有这种雕刻的痕迹?

燕开庭调整了一下夜明珠的光芒,借助阴影想要看看那洞壁之上到底雕刻了些什么,这一看,燕开庭便是一惊,只见上面写着四个大字,

“道生万物。”

竟然是人类的文字!燕开庭思索片刻,然后一个大胆的想法便出现在脑海里,难道,青华君曾经也来过这里?!

如此想着,燕开庭更加细细地观察周围的洞壁来。

果然,里面还有几处洞壁上也刻着些文字,都是关于修道方面的词语,有一些稍有难度的就是燕开庭也读不懂,顺着这些文字慢慢摸索下去,燕开庭不知不觉就已经走到了洞窟深处。

洞窟深处,空间变得更加空旷起来,就像是先前那个洞窟的大厅一般,只不过要更小一些,燕开庭走到这个地下大厅,果然,这里曾经有人居住过的痕迹。

明明是一个简单的地下洞穴,但是在左侧方却人为地凿出来一块打坐圆座,更让人惊讶的是,圆座上竟然还铺着一层蒲团。燕开庭刚走过去,就感受到了一丝剑意,和在石堡群中感受到的剑意竟是完全相同,看来这里就是青华君曾经修炼过的地方。

只是青华君为什么要跑到这个冰天雪地的洞窟里来修炼呢?还专门在这里凿出了个圆座来,燕开庭仔细观察着这圆座,除了是在冰上凿成,与一般的圆座也没什么不同,上面的蒲团应该是青华君从外界带过来的,看来此处定是大有玄机,否则青华君也不会费这么大劲到这种荒僻地方来修炼。

燕开庭举起夜明珠四下望去,就只见这大厅之内的墙壁上竟是刻满了密密麻麻的经文,燕开庭调整着光线角度,慢慢阅读起来。

这是青华君作为真人在此处修炼时刻下的一些悟道之感还有一些功法等,以燕开庭目前的境界,就只能单单看懂字面上的意思,对其深层次的寓意还不甚明了,对于一个修道者来说,若是看到了君位大能写下的道法并且将其领会化为己用,就相当于是获得了君位大能的传承,是多少人做梦都不敢想象的幸事!

燕开庭何尝不明白这一点,此刻的他激动地呼吸都有些急促起来,只是这些道法是在太过于高深,以燕开庭目前的道行实在是难以在短时间内消化,燕开庭就在想着,该怎么把这些道法给带出去。

道法是刻在洞穴深处的寒冰之上,燕开庭不可能把偌大个洞穴给全部带走,眼下手中又无纸笔,没办法抄写下来,燕开庭急的是一阵抓耳挠腮,不知道该怎么样才好。

要不,就在这里开始长时间的修炼??燕开庭心念一转,那得多长时间啊?!拍了拍自己的脑袋,燕开庭从来没有恨过自己为什么这么笨!

思索片刻,燕开庭还是决定先在此处修炼一番,能吸收多少吸收多少,他看向了一边的蒲团,便在心里对着青华君说了好几声多谢之后,就一屁股坐了上去。盘腿坐好后,燕开庭放开自己的全部神识来代替自己的肉眼,一点一点阅读着墙壁上的道法,随后静静入定。

让燕开庭感到奇怪的是,自己在此处入定极快,状态极为稳定,自己体内的真气缓缓流转着,细细咀嚼着那些道法,道法的奥义慢慢在体内拆解开来,化做一点点精意融进真气与血液之中,然后流淌到身体的每一处。这种速度已经大大超过了燕开庭的预期,自己仿佛是开了窍一般,如饥似渴地吸吮着洞壁上的道法,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燕开庭才缓缓睁开眼来。

长舒一口气之后,燕开庭浑身真气浓郁,悟道的心性又提高了一个更高的层次,但是随即燕开庭又是一惊,自己领悟过的道法,竟然在洞壁上消失了?!

望着那半面光洁的洞壁,燕开庭一时半会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是个什么原理?燕开庭思索不得,于是又再次入定,领悟了一小段道法,再次睁开眼,果真,那段道法就从洞壁上消失了!

思索片刻,燕开庭心想也是,青华君将自己领悟的道法功法都刻在这里,若是后人发现之后趋之如骛地都过来领悟,那还不得引发一场大规模的战斗?运用如此方法,既可以保得传承,又可以规避一些不必要的麻烦,燕开庭也不禁佩服青华君考虑的还真是周到。

再者,燕开庭也发现这处洞窟的确有巧妙之处,看似简单毫无特点的地方,却能够激发起人的修道领悟能力,连燕开庭都被自己迅速增长的领悟能力所惊讶,换在平时,这一墙密密麻麻的道法功法,燕开庭怎么着也得花上个一年半载才能尽数吞下去,没想到在这里居然只用了这么点时间!看来青华君远赴此地修炼也并不是没有道理的。

望向一边,花猫儿已经在圆座边缩成一团,进入了梦乡,燕开庭心下稍安,便继续修行,还有大半面文字等待着自己去领悟呢。

燕开庭继续做好,调整好自己的呼吸之后又入了定,这一次是将更长,即使是在没有日夜交替的情况下,燕开庭心中也知,恐怕只一次是自己有史以来最长时间的一次入定。

而在沼泽之源上,洛长苏一行人仍然艰难地向前走着。

作为小有门的核心弟子,洛长苏在修行上较付明轩也只差了一线左右。他极为细心,一个脚步一个脚步地慢慢向前移动着,身后跟着的两人也是双眼紧紧盯着地面,不敢有一丝放松。

但是百密也总有一疏的时候,跟在后方的章若云突然脚下一软,脸色就沉了下来。

“师兄,我好像踩到.....”话还没说完,就在洛长苏和崔胤转过头的那一刹那,就只见嗖的一声,章若云整个人都被快速地吸入沼泽之中,瞬间消失无影。

洛长苏和崔胤是连拉他一把的机会都没有,眼睁睁地看着他消失在眼前。顿时两人心下就慌了,章若云是小有门有头有脸的核心弟子,虽然实力比不过付明轩和洛长苏几人,但是在门内与多位长老沾亲带故的,是以根基深厚,洛长苏才一直将其带在身边,可这人说没就没了,洛长苏还没来得及为自己的这名师弟悲伤,就在想着该如何向门内的长老们交代了.....

“师兄...这怎么办?!若云他...”崔胤自小与章若云一同长大,此时他怔怔地盯着那团将章若云吸入的沼泽,一时之间还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洛长苏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崔胤,憋了半天,才缓缓吐出一句:“看来,这是若云的命数了....“

崔胤呆呆地站在原地,一股悲伤的情绪瞬间就席卷了他,他猛地冲上前去想要拨开泥团看看章若云是否还在里面,却被洛长苏一把给拉了回来,

“你不要命了!”洛长苏吼道,已经失去了章若云,若是将崔胤也给弄丢了,那自己还真的无法跟门内交代了!

崔胤喊道:“不应该!不应该!就算是被吸入,哪里会有这么快的,连拉他一把的时间都没有!”

崔胤也不是没有见过沼泽之源,也曾亲眼见到过有人落入沼泽之后被缓缓吞入的,哪里会像是刚刚章若云一样,分明是在沼泽之下有一股力量将他抓住,生生扯了进去!

不用崔胤说,洛长苏也感到了不对劲,可是沼泽之下谁又能冒险一试呢?万一这个沼泽就是那样特殊,那岂不是自己跑去送死?!

洛长苏叹一口气道,拍了拍崔胤的肩,道:“还是别想这么多了,我们先往前走吧,若云,自有他的命数...”

崔胤抹了一把眼泪,长叹一声,便跟着洛长苏,继续往前走着。这是这沼泽之源一望无际,好似没有边缘,他们得走到什么时候呢?又有多大的胜算,能够不像章若云那般,落入沼泽之中呢?

此时,在林中入定的沈伯严眼睛蓦地睁开,一丝笑容便出现在嘴角。

“原来如此。”沈伯严轻声道,缓缓站起身来,面向沼泽之源走了过去。

站在沼泽之源的边缘,沈伯严四下观察了一番,就朝着一处沼泽走去,然后一脚踏入那淤泥之中,转眼间,便消失在了草原上。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燕开庭才缓缓睁开眼来,长舒一口气后,只见四周洞壁已经完全光洁,自己已是将青华君留下的道法功法悉数装进了脑海之中,并且也领悟了绝大部分,只剩一些艰难晦涩的还需在日后继续细细打磨。

放眼于自己体内,燕开庭只觉得自己前所未有的通透,领悟能力提升到了一个更高的层次,在悟道上,已是大有长进。在青华君道法的加持之下,燕开庭离突破第三层“降”境又进了一步。并且,燕开庭还传承到了青华君独有的一套名为“抽丝剥茧”的功法。

这套功法主要是针对体内真气分门别类的一套功法。比如说用剑时应当尽可能调动体内对剑意更为敏感的真气和精意,出拳时则是调出可以使拳意更加凶猛的真气加持在双手上等等,而不是一鼓作气悉数涌出,反而导致效果不好。

燕开庭今日才知道原来体内真气还有这么一种分法,之前他还以为都是一样的并没有什么不同呢。在脑海里演练了一遍,燕开庭边准备动手练上一练,于是他叫醒了身边熟睡的花猫,叫它变到一个合适的大小,与自己对阵一番。

花猫睡醒之时,正是精神充足,最具战斗力的时刻,燕开庭摆出格斗架势,面对着足有两人多高的花猫,一人一猫便开始对起阵来。燕开庭调动体内真气,缫丝剥茧一般找到体内的那股最具有攻击性也是最适合出拳的精气,汇聚在拳上,为了不伤害到花猫,燕开庭只使出了半分力气,轰的一声,带着一股强劲的气流,凛凛拳意就向着花猫攻去。

出拳之快,拳意之猛,连燕开庭自己都是小小的一惊,拳意犹如滔滔浪潮向花猫攻去,速度之快让花猫都避无可避,嗷呜一声,花猫就重重地摔在了墙壁之上,随即缩回成原先的一只小猫来。

燕开庭已经是收了半分力气,居然一拳就将花猫打飞出去,燕开庭心下愧疚之余,也暗喜起来。比之自己之前的一拳,按照青华君的功法轰出的一拳威力明显要大得多!他赶忙走上前去将花猫抱在怀里检视它有没有受伤,还好花猫只是吃痛,并没有受伤。但是此时花猫看他的眼神中就更多几分忌惮,还有几分....依赖?

燕开庭若是没有看错的话,明明自己刚刚把它打了出去,换作别的凶兽早就恨不得冲回来把自己给撕碎了,这花猫竟然表现出更依赖他的模样,在他怀里使劲蹭,难道是越打越依赖?喂,你可是一只猛兽好吗?要不要这么耍赖皮啊?!

抱着花猫,燕开庭转身向着圆座深深鞠了一躬,到了声:“感谢青华君指点。”于是就顺着洞窟慢慢向外走去。

这么长时间了,外面的狂风应该停止了吧。燕开庭如是想着,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赶快找到付明轩。

砰地一声,以为自己死了的章若云居然感到浑身一痛,就像狠狠摔在青石地上,这还没完,一股彻骨的寒意瞬间侵袭了他整个身体,难道,自己真的已经到了另一个世界吗?

章若云如是想着,揉了揉摔痛的脑袋坐了起来。

可是,自己为什么还能感受到疼痛呢?这疼痛又是如此真实?张开眼睛望向四方,章若云心下一惊,这是哪里?为何四周全是白茫茫一片的寒冰世界??

难道....这是冰原?

章若云抬起头望向天空,灰蒙蒙的一片,顿时,他心下明了,原来冰原,竟是在沼泽之源下面的!!

环顾四周,茫茫无际平坦的冰原之上竖着一个一个洞窟,就像是从地上长出来的巨口一般。章若云扶着自己摔痛的身子站了起来,发现自己竟是一点方位感都没有。

此时,他的心情就如燕开庭一般,既怀着来到冰原的欣喜,又有着离开自己同伴的淡淡忧伤,他望了望天空,长叹一声,便朝着一个洞窟走去。

通过附着于章若云背上的那片羽毛法器,沈伯严早就知道了沼泽之下便是冰原这一秘辛,于是从容地降落在冰原之上,释放自己的神识四周观察一番,便向着其中一个自觉比较特殊的洞窟走去。

没过多久,怀着绝望的心情,洛长苏和崔胤也落到了冰原之上,震惊之中又有狂喜,二人便赶忙搜索起宝物和章若云的身影来。

洛长苏所得到的资料之中也没有具体说明宝物是什么,只知道是非常珍贵的存在,只存在于这个秘境的冰原之中,这无疑也加大了搜索难度,更何况,洛长苏也不知付明轩和燕开庭是否也到了这里,如果到了的话,那他的行动就必须加快!

神识四放,洛长苏就朝着一个洞窟走去,在这个洞窟里,他竟感受到了一丝生气,虽然不能确定是何活物,但是总比什么都没有的要好。

而令他没有想到的是,这个洞窟刚好就是燕开庭躲避狂风的那个洞窟。

“师兄,这只有半人高,进去万一遇到危险我们是避无可避啊!”崔胤在一旁提醒道。

洛长苏皱眉,他也考虑到了这一点,但是直觉又告诉他,这里面定是有多不同,他转过头来,对着崔胤道:“你能够感受到里面的气息吗?”

崔胤感知片刻,点了点头,道:“非常浓郁的生命气息,还有....死亡的气息?”

崔胤就差说是烤肉的味道了,随即,他也明白了洛长苏的意思,于是两人一前一后,就钻进了洞窟中。

若是真有什么拦路蛇的话,也应该被先行进入的人给干掉了吧,若是没有干掉,那么双方定是有一方死亡,这在某种程度上,也能缓解两人的压力。

于是,在这条洞窟中,燕开庭抱着猫慢慢往外走着,洛长苏带着崔胤缓缓向里面探索着。

不久之后,洛长苏就看到了那条被啃食的只剩一副骨架的巨蟒,转过身来向崔胤说:“看来,拦路蛇还真被解决了。不过还是要小心,那人极有可能还在里面、”

崔胤点了点头,两人干脆熄灭了手中的照明法器,在黑暗中摸索前进。毕竟,隐藏在黑暗中才是最安全的保全方法。

而燕开庭,却是举着夜明珠大大咧咧向前走着,但是走了片刻,便突然一停,收起了手中夜明珠,整个人贴上了洞壁。

在他越发敏锐的感知当中,已经有人向着自己悄悄潜来了。

燕开庭屏住呼吸,对着蹲在自己肩上的花猫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花猫好似听懂了一般,不发出一声声响,还闭上了自己如同黑夜中的两盏星辰一般透亮的眼睛。

虽然极其细微,但是燕开庭还是能够感受到离自己越来越近的脚步声,看样子,还不止一人,燕开庭不便放出自己的神识,担心与他们的神识撞在一起,反倒泄露了自己的位置。

一边,洛长苏和崔胤悄然潜行着,走在前方的洛长苏突然一停,抬起手来示意后方的崔胤,两人便也紧贴在了一方洞壁之上。

这人已是在返程的途中,要不就是满载而归,要不就是一无所得。怎样都有理由让洛长苏解决掉他,既然他隐匿了自己的方位,那么自己便先透露自己的位置,引对方先行出手。

如此想着,洛长苏就放出自己的一律神识,一方面去打探对方位置,另一方面也将自己的方位暴露出来。

在洛长苏的神识之下,对方是一个人。他心中一声冷笑,放眼整个修道界,比他二人还要厉害的上师数量已是不多,何况自己二人身上还有多种小有门独有的法器,胜算已是大半。正当他准备探测那人的方位时,果不其然,遇到合适与自己的碰撞到了一起。

战斗一触即发!

洛长苏迅速抽出腰间长剑,就向那道神识的发起之地看过去,锃亮的剑光在黑暗中十分显眼,燕开庭一个侧身,在地上翻滚几圈,堪堪避开了这几道剑光!

小有门!

燕开庭站定之后,在自己面前升起一道结界,问道:“不只是小有门哪位师兄师姐,在下小有门燕萧然,可千万不要误伤同门之人!”

洛长苏和崔胤蓦地一惊,随即露出阴鸷的笑容。居然是燕开庭这小子,看来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就算燕开庭身上什么都么都没有,将他解决掉也是解决心头之患,大赚一笔。

洛长苏也懒得回答,向背后崔胤使了个颜色,崔胤便飞速贴向另一侧洞壁,又是几道剑光飞出!

燕开庭心想自己已经报出自己的身份,为何还会遭到攻击?于是一拳轰去那几道剑光,自己往后退了几分,向着剑光飞来的地方道:“既然不顾同门情谊,那就怪不得我了!”

燕开庭刚吸收了青华君的那套功法,正愁着没有练手的地方,手上现出泰初锤,汇聚了几股真气便是一锤轰出!

雷火犹如明灯一样照亮了整个洞窟,极速飞向崔胤的时候燕开庭看清了他的面容,当下心中就明了了,冷笑一声。

砰地一声,崔胤虽是挡住了雷火,但自己也是受了伤,没想到燕开庭的雷火之劲已经到了如此凶猛的程度。

“哈哈哈!”燕开庭仰天长啸一声,拿出夜明珠来,将整个洞窟照得通亮,崔胤和洛长苏已是藏无可藏,“原来是你们!我说呢,小有门除了你们好像也没有什么别的败类了?!”

洛长苏冷哼一声,道:“死到临头居然还这么嘴贱,没有付寒州在你身边你其实我二人敌手?”

燕开庭冷笑一声,道:“是不是敌手也得打过再说,再说,既然明轩不在我身边,我不还有它吗?!”

说完,燕开庭将自己肩上的小猫拎到前方,放在二人面前。

洛长苏和崔胤脸上一副“你他妈是在逗我?”的表情随着小猫陡然变成一只双眼泛着幽幽蓝光的猛虎而变成了惊讶神色,随即又凛然道:“这又怎样?畜生到底是畜生?!难不成你觉得我们会把一只大猫放在眼里吗?”

听到这句话,燕开庭还没怒,那花猫却是一声长啸,望着二人的眼中就欲冒出火来!

其是燕开庭心里也有些打鼓,换做自己随便对付一人燕开庭还是有比较大的把握,只是两人一起上的话,燕开庭就有很大的危险了,毕竟,一个二重上师独自面对二重上师与三重上师的联手,小花猫的战斗力也没有那么强悍,拼到最后自己不死也得残,还是得先想办法溜出去。

只不过在这狭小的通道里,自己后方是一条死路,连逃都没有地方逃。

那么只能接受这场苦战了,燕开庭迅速将自己身上所携带的法器捋了一遍,看有没有能够先镇住二人的。只是燕开庭身上法器再多,估计也比不过这些核心弟子,尤其是像洛长苏这等惜命之辈,身上定是带着诸多保命法器。

洛长苏冷笑一声,仿佛看出了燕开庭有些心虚,便不作多想,向着崔胤使出一个眼色,几道剑光就向着燕开庭飞了过去!

剑光速度之快,在这狭小的空间里让燕开庭是避无可避,好在前方的猛兽扑掉了几道剑光,剩下的几道自己就比较好解决!泰初锤在燕开庭的手中快速飞转着,带起一道道浪潮般的锤意,挟杂着劈啪作响的雷电之火,扑掉剑光之后向着洛长苏轰去!

洛长苏一个纵跃,跳到了另一边,堪堪躲避掉这记雷火就又是常见一挥,凛凛剑光就朝着燕开庭飞去,

崔胤也没闲着,在两人持续的猛烈攻击之下,花猫早已身上带伤,血迹将身上的白毛染成一团团红色,燕开庭心有不忍,便命令它退到自己身后。

洛长苏冷笑一声,道:“对一个畜生还这么关心,就连你这种无知小辈,竟然还敢打谢无想的主意?!哼,我看你是想找死!”

说完,洛长苏仿佛是泄愤一般,冲着燕开庭一道匹练般的剑光就轰了出去,燕开庭当即就转向洛长苏这仿佛要一击致命的剑光,根本就无暇顾及来自于崔胤的攻击。

随着剑光倏忽而至的还有洛长苏本人,燕开庭刚与那剑光硬拼一记之后,尚未蓄足力量,泰初锤就与洛长苏的长剑硬生生地撞在了一起。

锵的一声,金属碰撞在一起的声音让两人耳中顿时一阵嗡鸣。即使燕开庭尚未蓄足力量,但也与洛长苏较量在了一起,并未分个上下出来。

就在这时,几道剑光凛然而至。生生切割在燕开庭的腹部上,噗的一声,一口鲜血就从燕开庭口中喷了出来!

洛长苏手上顿时发力,燕开庭砰地一声,向后飞去,撞在一侧洞壁上。

吱呀一声,燕开庭听到了洞壁裂开的声音。

难道后面是空的?!燕开庭仿佛看到了一丝转机,举起泰初锤就像后方砸去!

只是自己还未砸到洞壁上时,就只听见轰隆一声,洞壁破开一个大口子,从里面跳出一人来!

付明轩!!

竟然是付明轩!三个人顿时就傻了眼。

“明轩.....”燕开庭靠着洞壁坐着,腰腹上直直往下淌血。付明轩转过身来看了他一眼,望向洛长苏的眼神中就有了凛凛杀意。

“付寒州!竟然是你!”眼看就要得手,却不想这个杀神突然就出现在自己面前。以自己对付明轩的了解,若是今日两人输在了付寒州的手里,定是难逃死劫。

同门情谊,在他洛长苏这里不存在,那么在以杀伐果决的付寒州这里,就更是不存在!!

“既然你二人如此对他,也就等于如此对我,今日在此地,你我二人便做个了结。”

付明轩的声音响起,竟是比这寒冰还要彻骨,毫无神色的面容当中,透露出来的杀意洛长苏是前所未见。

缓缓抽出一剑光寒十九洲,付明轩的双眼犹如毒蛇一般盯着洛长苏,甚至完全没有将一旁的崔胤放在眼里,一剑光寒十九洲此时嗡鸣起来,显然传达着来自于它主人的怒气与杀意。

洛长苏提起剑来,迎上来自付明轩的凌厉目光,昔日对付明轩所有的不满和怨恨此时一涌而上,他沉声道:“好,那边在此做个了解。”

说罢,整个人幻化为一道飞影,就像付明轩冲去,付明轩高举一剑光寒十九洲,带起一道耀眼剑光,澎湃剑意就朝着洛长苏飞去!

砰地一声,洛长苏长剑一挥,破开那道剑光,直举长剑,对准了付明轩的心脏!

“哼!”付明轩冷笑一声,岿然不动,好似将自己的要害完全暴露一般,洛长苏的冲势不减,完全看不出付明轩是故意为之!

显然,洛长苏已经被仇恨与嫉妒冲昏了头脑,此时的他,一心只想取付明轩的命,即使看出是陷阱,他也要抓住这个机会!

就在长剑距离自己仅咫尺之遥时,付明轩一个侧身避过长剑,洛长苏未减冲势,反手就是一剑挥去!付明轩整个人往后一仰,长剑好似贴着他的鼻尖划过,他手上也没停止动作,只听得洛长苏闷哼一声,两人迅速分开站定。

只见洛长苏大腿上生生切开了一道口子,正往下淌血,就是刚刚付明轩那出其不意的一下,瞬间让洛长苏负了伤。

只是刚刚站定,付明轩就率先扑了上去,长剑横扫,人随剑光而至,狭小的空间内,两人缠粘成一团。

此时,一边观战的崔胤也没闲着,他的目光落到了受伤倒地的燕开庭身上,手中长剑就提了起来。

燕开庭冷笑一声,看来这人是想要趁火打劫,只不过,打劫也得看是谁!燕开庭心念一转,变佯装出一副严重受伤的模样,实则在体内细细分离着几道精气,汇聚在手中的泰初锤上。

只要崔胤一走近,那么燕开庭就可以发出这夺命的一招来!!

燕开庭看似无力垂着手,实则五指发力,已经蓄足力量。就只等待着崔胤向自己走过来,为了使崔胤更加掉以轻心,燕开庭还佯装又哼了一声,一口血就从口里冒了出来。

崔胤冷笑一声,阴恻恻地道:“原来你也就只有这种程度,如果没有付寒州,你怕是连我小有门的门都摸不到!“

说完,崔胤长剑一抬,狠狠落下,就欲一剑将燕开庭斩杀,却不料剑光刚至,就被一团雷火瞬间破解,崔胤还没反应过来,那团雷火就已不可抵挡之势瞬间到达了崔胤面前,轰的一声,崔胤整个人都被雷火包裹其中,一阵劈啪作响之后,满身焦黑的崔胤远远飞出,砰地一声撞在了洞壁之上。

这是燕开庭全力的一击,崔胤怎么都不会想到,完全不设防的自己会以这样惨烈的方式失败。

燕开庭捂着流血的腹部站起身来,一步一步走向崔胤,道:“这下....你看清小爷的厉害程度了吧!”

说完,燕开庭又高举泰初锤,对着倒地不起尚存一丝气息的崔胤道:“你二人多次置我与明轩于死地,那么今日便将前几次都还给你!”

说完,电光缭绕之间,一团雷火轰的一声直直轰向崔胤,在他惊惧的眼神中,瞬间将他包围。

“崔胤!!”

正在与付明轩缠战在一起的洛长苏猛然叫到,不可思议的眼神之中倒映着火中的崔胤,“师弟.....”不知为什么,一向觉得自己铁石心肠的洛长苏竟也觉得自己悲伤起来。崔胤自小便跟着他,早已经超出了普通师弟的范畴.....

望向付明轩和燕开庭,洛长苏的眼神变得前所未有的凶狠,只见他猛地转身,犹如一道旋涡一般穿出付明轩对他的包围,直举长剑就向不远处的燕开庭心脏刺去!

“我杀了你!!”

洛长苏前所未有的凶狠,已然被激怒起所有的怒气与恨意,整个人随着剑光倏忽而至,受伤的燕开庭简直避无可避,只能举起泰初锤硬拼一记!

砰地一声,不出所料燕开庭远远得飞了出去,他只觉得自己浑身就像散架了一般,疼痛难忍。付明轩紧随着洛长苏,到后来速度还要更快一线,生生止住了洛长苏就欲对燕开庭发动的第二次攻击。

付明轩也是被完全激怒,一剑光寒十九洲就像一道道银白飞影一般,横扫在他与洛长苏之间。在如此寒冷的环境下,付明轩竟是浑身发热,已经杀到了巅峰状态,犹如一个杀神,接连攻击之下根本不给洛长苏任何反击的机会!

两人再次分开时,洛长苏已是浑身带伤,杵剑而立,望着付明轩的眼里始终带着恨意,付明轩的杀气不减,此时的他,衣衫已被冷汗浸透,面无表情只剩那凛厉的一双眼睛让人不寒而栗,手持一剑光寒十九洲一步一步向着洛长苏走去,每走一步,脚下冰川均现裂纹,仿若神祇一般出尘的气质,在杀戮之中演绎到了极致。

缓缓抬起长剑,付明轩深吸一口气,就只见长剑上缭绕起一阵白色光芒,相比之间的剑光,这白色光芒也为耀眼,其中剑意也更加浓郁,付明轩长剑一挥,这白色光芒便如缭绕的飞剑一般直直钻向洛长苏,洛长苏提起剑来就准备硬挡这剑光。

锵的一声,洛长苏的长剑竟断成两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