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一二四 冰上历险

作者:烟雨江南书名:道缘浮图类别:玄幻奇幻更新时间:18/09/30 12:49:13字数:20819

随后那螺旋般的剑光瞬息钻入洛长苏的体内,洛长苏双眼圆睁,不可置信地叫了出来。“竟....竟是真人....!”

噗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洛长苏捂着自己那被剑光穿透了的胸口,脸上浮现出一丝嘲讽的笑容,便直直倒了下去。

鲜血顺着冰面向下流淌着,付明轩望着那一滩鲜红,依旧是面无表情。收起一剑光寒十九洲,他转身向燕开庭走去。

此时,燕开庭倒在地上完全站不起身来,眼睛微眯,已然昏迷,身旁的花猫一个劲儿地喵呜喵呜地蹭他的头,想要将他唤醒。付明轩走到他的身边,蹲下身来将他抱起,猫儿顺势跳到了燕开庭的身上,就这样,付明轩抱着一人一猫,朝外面走去。

冰原之上,现在已经是一片寂静,狂风早已散尽,付明轩抱着燕开庭走向一处空地,使他靠在一个小冰丘上。付明轩手上生出一团白光,顺着燕开庭的颈部一直轻抚到他的腹部,借着这团白光,付明轩可以清楚地感受到燕开庭的内在。检视完毕后,付明轩长出一口气,看来,燕开庭只有外伤,内部器官几乎没有什么损伤。

若只是外伤,那就好办了。燕开庭腹部上的那道口子足有半尺多长,付明轩从芥子袋里拿出一只药瓶,将其中药粉倒在了燕开庭腹部的伤口山,随后,又给了他为了一小瓶琼露,待到燕开庭面现红润时,就将他扶着坐立起来,自己在其后方坐下,两手抵住燕开庭的背部,为他补充真气。

半柱香之后,燕开庭咳嗽一声,便吐出一小口淤血来,付明轩手上一松,便把缓缓睁开眼睛的燕开庭楼下了怀中。

“醒了?”付明轩轻声道。

眼前出现付明轩的身影,燕开庭浅笑地点了点头。

一旁的花猫儿见燕开庭醒了过来,于是赶忙跳上他的肩头一阵亲昵地蹭着他。

“这小家伙与你还挺亲近。”付明轩轻抚花猫柔软的身子,对燕开庭道:“再休息一会,我们便上路吧。”

“去哪里?”燕开庭有些糊涂。

付明轩道:“当然是回去啊!”

燕开庭一拍脑袋,哦了一声,便笑嘻嘻地将那冰盒从储物戒里取了出来叫到付明轩手上,道:“你真是厉害,连我放在储物戒里的东西都能感知到!这应该就是元籍真人说的宝贝吧!”

付明轩却是微微皱眉,拿起那个冰盒左看右看,道:“我从来不知道你拿了这东西,我以为这才是小师叔说的宝贝!”说完,付明轩便从芥子袋里掏出一个晶莹透亮的镂空雕花冰壶出来。

这一下,两人都疑惑起来,元籍真人只是说要将冰原的那件宝贝给带出来,却从未说明是什么。二人便默认了冰原中只存在那一件宝贝,是以取得了宝物之后都以为自己完成了任务,准备回去,难道冰原中的宝贝有很多?!那元籍真人要的是哪一个他们怎么猜得到?!

两人也是无语,难不成要把这偌大的冰原给搜刮干净??

轻叹一声,付明轩道:“这也是门内的任务,我们必须得完成,既然无法确定小师叔说的是哪一件宝贝,咱们还是在此处多多探索一番,没准儿有更多的发现,那么找到小师叔所说的宝贝的可能性也就越大。”

燕开庭也觉得有道理,如今看来,只能用这个法子,尽可能地多带一些宝物回去给元籍真人看,那么命中的几率也会大一些。

休息一阵之后,知道燕开庭完全感受到自己内外都无问题,可以自由活动之后,便起身和付明轩接着探索,两人带着一猫,行走在这孤寂的冰原之上。

途中,付明轩讲述了自己怎么在发现燕开庭不见了之后折返回来寻找他,心下一着急自己也不注意就掉进了沼泽里,跟燕开庭一样,落在冰原之后付明轩也顿感震惊,随后便开始了自己的探索,一边探索一边寻找燕开庭。

正当他从一个洞窟走出来时,便听见一阵刀光剑影的声音,隔着厚厚的冰面虽然看不清楚对面通道里人的身影,但燕开庭那一团团硕大的雷火还是吸引了付明轩的注意,顿时他就意识到了什么问题,正当他准备一拳打碎冰面时,燕开庭却刚好撞在了洞壁之上。付明轩瞬间抓住机会,一拳轰上,原本就被燕开庭撞了一记得洞壁猛地破碎,他就出现在了燕开庭的面前。

本来,二人其实一直在同一片区域里活动,只是那些洞窟错综复杂,两人在毫无联系的情况下相遇几乎是不可能。更何况外边还吹起了那种渗人狂风,二人不得不一直呆在洞窟里。

不过,想起刚刚那死去的两人,燕开庭心下有些不安,便问道:“门内不会追查吗?毕竟是核心弟子。”

付明轩冷哼一声,道:“还记得我以前跟你说的吗?死了就是死了,活着的人从来都比死人重要。“

燕开庭点了点头,他其实一点都不会在意那两人的死,甚至希望那两人死,唯一担心的就是门内对自己二人的追查,据说洛长苏等人后台极为厉害,燕开庭这种刚入门的弟子,是怎么都抵抗不了的。

“不用担心。”走在一旁的付明轩说道:“出入秘境,总会有风险,生死实在是再正常不过。”

也是,想必除了青华君能够延伸意识到秘境中来,其他真人,就算是神识再厉害,也不过只能大致感知罢了。

付明轩突然看了看蹲在燕开庭肩上的小花猫,道:“这是小东西灵气十足,是你收的吗?叫什么名字?”

“额...”燕开庭一时语塞,他将自己如何收服这只小花猫的事情详细得跟付明轩说了一遍,然后道:“我还没给它取名字....要不,就叫‘冰灵’?”

付明轩微笑道:“不错,冰原之灵。”

小花猫也好像知道自己有了新名字一般,喵呜一声,使劲蹭了蹭燕开庭的颈项,眨巴着眼望着两人。

行至一段路程,两人放开自己的神识,向周围大大小小的洞穴里探去,忽然两人均是神色一凛,相视一眼,就朝着其中一个洞穴奔去。

此时,沈伯严刚从另一个洞穴里出来,手持着的长剑上淌满了鲜血,另一只手上拿着一块墨蓝色的晶体,左右翻看一阵,只是这墨蓝色晶体虽然灵气十足,一看就知不是凡品,但沈伯严却一时也想不到它能起到什么作用来。收入芥子袋后,沈伯严准备再次放出感知。

就在这时,突然传来一声尖叫,随后砰砰几声,从天上又掉下几个人来!沈伯严身形一转就隐藏在了一个洞窟的黑暗之中,观察着那刚掉下来正连连哀嚎的三人。

那三人沈伯严看着面生,若不是散修的话也就只能是一些小门小派当中的人物,虽然沈伯严不惧那三人,但是好歹独自面对三名上师还是徒添麻烦,想到这里,沈伯严便悄然退后,向洞窟深处潜去。

随着越来越多的人进入秘境,落入冰原的人也越来越多,无论是在幻境中挣扎的,还是在吞噬之林中拼命逃脱的,还是长途跋涉遇见种种困难的,都好像只为了来到冰原一般,若单纯为了探索寻宝的话,根本没有必要做出踏入沼泽之源这样危险的事情来。

而在另一边,漫无目的走着的章若云好似突然感受到了什么一般,快速向一个洞窟奔去。在看到洞窟只有半人多高时,他稍微犹豫了一下,但还是钻了进去。一路狂奔中,空间越来越大,他的心脏怦怦直跳,快要蹦了出来!

巨蟒的骨架!

章若云倒吸一口冷气,继续向前走着,这时他放慢了脚步,紧贴着洞壁,悄然潜行。

越来越浓重的血腥味道涌入了他的鼻尖,那味道是如此熟悉,章若云仿佛预感到了什么,但他一直遏制着自己让自己不要多想,怎么可能会是这样?不可能,不可能!在一番自我宽慰之中,一个白色身影出现在他眼前。

章若云猛地一愣,随即目光向下望去,烧焦的崔胤,血流干了的洛长苏!

章若云赶紧捂住了嘴,生怕自己叫喊了出来!这时,那白色身影缓缓转过身来,一副温润天真的少年模样就出现在了章若云眼前。

竟是韩凤来!

他嘴角挂着浅浅的笑,眼神依然清澈,带着些许懵懂,若不是因为他站在两具死尸前,仿佛他真的就是那样纯良无害。

“你看见了?”

望着满脸惊愕的章若云,韩凤来浅笑着问。

章若云深吸一口气,手中长剑缓缓拔出,眼神变得凌厉凶狠起来,狠狠问道:“是你残害了我小有门的两位师兄吗?!”

韩凤来依旧是一副懵懂模样,睁大着双眼,反问道:“你觉得呢?”

章若云眼神飘向崔胤,只见崔胤随还可辨认出模样,但是浑身焦黑,显然是被雷火所伤,而另一边,洛长苏胸口现出一个大窟窿,浑身都是剑伤,还残余着几缕剑意,仔细感知,章若云一下子就明白了所有!

“付寒州,燕开庭!!我定将杀你二人,为我师兄报仇!”章若云咬牙,恨恨地骂着,韩凤来却是一笑。

章若云蓦地睁眼,要不是先前韩凤来救过他三人性命,他很可能就对其动手了。

“你笑什么!”此时章若云满脸愤恨地盯着韩凤来,好似是韩凤来杀了洛长苏和崔胤。

“哼”韩凤来轻哼一声,笑道:“你比起你这两位师兄,恐怕还差了一线吧。你怕是连燕开庭都伤不了,还想取付寒州的性命?”

“我!”章若云涨红了脸,怒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总有一天我会让他们付出代价!”

“哈哈哈!”韩凤来大笑几声,轻轻摇了摇头,就缓缓走到章若云身边,轻声道了句:“那就祝你好运。”于是便向洞窟外走去。

章若云怔怔地看着那两具尸体好久,才缓缓转身,走出了洞窟,消失在了冰原之中。

此时,进入到洞窟内的燕开庭和付明轩紧贴着洞壁,悄然向前移动着。在这个洞窟内,二人感知到了一道非同寻常的气息,说不清具体是什么,只叫人神识一放出,便被紧紧吸引住了,再也转移不开注意力。

“当心,有可能是一种生物的猎捕手段。”在洞窟内,付明轩悄声提醒燕开庭。

以往在秘境当中,付明轩也曾遇见过一种利用吸引猎物的意识来进行捕猎的凶兽,只不过这一次的感觉,尤为强烈,若是凶兽的话,估计会比较难难对付一些。

两人悄然潜行途中,突然燕开庭肩上的冰灵一个弓背,毛发全竖了起来,还发出呜呜的声音,显然就是感知到了前方有危险的本能反应,二人也赶忙屏息,蹲下身来一动不动。

黑暗之中,二人顿时感到一阵寒气扑面而来,不同于这冰天雪地的冰冷,而是一种让人感到危险害怕的寒气,燕开庭立即就想到了自己去取冰盒时的那种奇怪感觉,与此时竟有几分相似,但是这一次的程度还是在燕开庭可以忍受的范围内,他努力压制着自己内心的惧意,屏住呼吸一动不动。

袭来的寒意瞬间就将两人一猫裹挟其中,燕开庭和付明轩还能够御用自己顽强的意志强忍下来,冰灵却无法战胜自己内心的恐惧,燕开庭感受到了它在肩上不断地哆嗦,便将它抱紧怀中轻轻搂着,好让它能够感到一阵安全感。

虽然燕开庭此时自己都感受不到安全感,浑身汗毛直竖。

两人就蹲在原地好久,才感受到这种感觉正在慢慢退去,长舒一口气之后,燕开庭悄声问道:“这是个什么东西?好似是一种阵法?!”

付明轩沉吟片刻,道:“说不准,也有可能是一种巨兽所发出的威慑敌人的气息。”

燕开庭不解,那得是什么样的巨兽,才能发出这样让人后背生寒无法控制颤栗的气息??这道气息又与自己先前感受到的又是什么样的关系呢?

通道越走空间就是越大,燕开庭预测在通道的尽头应该是一处和之前一样的大厅,两人悄然潜行,越走意识的吸引力量就是越浓,到了最后两人恨不得不顾一切地跑过去,但是两人都知道,这是一种陷阱,显而易见的陷阱。

不知不觉,两人的眼睛早就习惯了这完全的黑暗,竟然在黑暗中也能够无障碍地前行,洞底寒冰坚硬湿滑,通向地底一直都是呈下坡,偶然一个陡坡,在毫无借力之处的通道内根本止不住冲势,之前二人有好几次都吃过这个亏。但只要视野清晰,只需小心前行就是了。

突然,在二人视野之中出现了一个小小黯淡的光点,非常黯淡,但在黑夜之中却是非常显眼,看来,那边是进入大厅的口子了。目测还有半柱香的距离,两人更加小心地慢慢前行。

就在这时,方才那股摄人心魄使人感到害怕的寒意又是扑面而来,仿若一阵寒风,两人顿时被包裹在其中,只觉得这寒意比之前来的还要猛烈,无端的恐惧使两人不禁颤抖起来,寒毛直竖,牙关也开始不受控制。付明轩虽然已是脸色苍白,但是比之燕开庭还是要稍好一些,他在黑暗中紧紧抓住了燕开庭的手,希望给他一点安抚。

在这种极端的恐惧当中,二人根本就站不起身来,贴着洞壁蹲着,不敢发出一点声音,好似只要稍动,自己就会被一些恐怖的存在分食殆尽。将头深深埋入膝盖之间,燕开庭紧咬着嘴唇,都快要要出血来,还在硬撑着。而怀中的冰灵,却是已经完全晕了过去。

终于等到这阵寒意过去,抬起头脸,两人均是面无血色。想比起肉体上的折磨与疼痛,这种精神上的摧残就更不能忍受了。

长舒一口气后,两人互相搀扶着站起身来,心中只祈祷不要再来一次这种折磨了。

终于,在两人走到洞口时,终于没有再遇见这股寒气。两人小心翼翼地从洞口探出头,发现呈现在二人面前的果然是一处大厅,只不过这大厅内并没有什么恐怖的巨兽,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两人都是微微皱眉,不应该啊!既然空无一物,那么如此吸引人的那缕意识是由什么传达而来的呢?并且,那恐怖寒意都是怎样一回事?不可能毫无来由。

如此想着,两人决定先进入大厅查看一番。

大厅呈现为不规则的圆形,在两人的视野之中并无死角,虽然在黑暗之中,但是如果存在着什么的话也是一眼便知。但在两人的事业之中,这大厅却是实打实的空着的。

两人走入大厅,先绕着四处洞壁查看了一番,毫无发现,燕开庭走到付明轩身边,道:“什么嘛,装神弄鬼的,什么都没有!”

说完,便从芥子袋里掏出夜明珠来,再怎么说,有光明还是更加方便自如一些。

光芒亮起的那一刹那,两人一猫都不约而同地发出了怪叫,“啊啊啊啊!”燕开庭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被付明轩拖着直往洞口奔去!

夜明珠的光芒之下,现出一双恐怖巨眼,足有整个大厅那般大,直直地盯着燕开庭和付明轩二人,硕大的蓝色瞳孔倒映着两人的身影!

顿时,两人只感觉自己无论是意识还是肉体都要被吸进去!

眼看两人就要被吸进那蓝色巨眼中,紧急时刻,燕开庭也不知怎么想的,把夜明珠往腰间芥子袋里一扔,顿时大厅内又是一片黑暗,砰砰两声,二人摔落在地上,抬起头来,眼前仍是空无一物,丝毫不见方才那恐怖巨眼的影子。

“这是个什么鬼东西,真渗人!”燕开庭一声叫骂,随着付明轩退回到了洞口处。

付明轩道:“我也未曾遇见过这种东西,先找个借力之处,你再试着把夜明珠拿出来一下。”说完,付明轩拿起一剑光寒十九洲,在光洁的洞壁上造了一个坑,创造了一个借力之处。

燕开庭也完成了同样工作之后,便又将夜明珠拿了出来。

光晕流转之间,蓝色巨眼又出现在二人面前!

巨眼之大,占据了整个大厅,深蓝色的瞳孔内一阵旋转的光晕,透着浓烈的恐怖气息,看来,方才那恐怖气息就是从这瞳孔中传达出来的,里面缓缓旋转的光晕,似是带着一股强烈的吸力一般,就将人与意识一起吸过去。

燕开庭和付明轩紧紧抓着洞壁上的凹陷,才没有被吸进去,便仔细观察起这只巨眼来。

这只巨眼好似是透明的一般,透过它还可以看到大厅后方,眼白处呈现淡淡地蓝色,瞳孔是一种犹如海一般的深蓝色,流转着蓝金色的光晕。盯着二人,传达出来的是一种俯视弱者的睥睨神采,然后随着瞳孔的紧缩和放大,一阵阵吸力就将燕开庭和付明轩往里带去。

只是燕开庭一收起夜明珠,那巨眼就凭空消失,完全看不出存在的痕迹。

“是以这巨眼是凭着光感就可出现,一旦脱离了光,处于在黑暗之中,就消失了吗?”燕开庭不解地问道。

付明轩沉吟片刻,道:“我看不然,不是消失不见,而是隐匿起来,让我们看不见罢了。”

“那那种吸力为何又无端消失了呢?”燕开庭心中甚是疑惑。

“也许是他需要看见我们,才能将我们吸入吧。”付明轩道,其实他也不是很明白,但是他的直觉告诉他,这巨眼是一直在这里的,否则吸引他们前来和释放出寒意来威慑他们的又会是什么呢?

燕开庭向着付明轩靠了靠,问道:“明轩,你觉得这个东西是个宝物吗?”

付明轩一脸黑线,这明明是个巨大的杀神好吗?但转念一想,又觉得燕开庭说的有道理,将其弄死之后,说不准还真是个宝物,或者,会显出宝物。

毕竟,巨眼不可能无端地存在于这个洞窟的大厅里,一定是有什么理由的。

付明轩道:“一般来说,这种守护性质的存在,一定是为了要保护什么东西,说不准干掉他之后,的确能拿到什么东西。”

燕开庭也觉得有道理,很明显,这只巨眼虽然看着挺渗人,但并不会主动攻击人。

两人随后又往后退了一退,便商量起怎样收服这只巨眼的对策来。

经过刚才的观察,巨眼呈现透明的状态,两人之前也进入过大厅之中,并没有感受到任何实质的东西,很有可能只是一个虚影。但随即两人又推翻了这个结论,很明显那深蓝色的瞳孔就是一个实质一般地东西,只不过漂浮在空中,两人并未触碰到。而周围淡蓝色的眼白,极有可能是蓝色瞳孔发出来的淡淡光晕。

最后,两人决定就先朝着那深蓝瞳孔发动攻击,只不过怎么个攻击法儿,两人还得再琢磨一番,免得连人带攻击全被吸引去了。

就在两人在此处琢磨时,冰原的另一边,沈伯严一脸疑惑地从一个洞窟中走了出来。手上,又拿着一个造型奇特的宝物。

难道冰原上的宝物不止一个??那门内说的宝物又是什么?!

和付明轩燕开庭一样,沈伯严也默认为在冰原上寻得的就是门内所要的宝物,要不然门内又怎么会传达给他这样一种讯息。

“到冰原上把宝物拿回来。”

沈伯严还记得探虚真人如此说道,自视聪明的沈伯严下意识地就以为,冰原上就那么一件宝物。虽然在进入冰原后找到第一件宝物的那一刻,他曾想过自己为何到手如此容易,但他也没有多想,直到因为那三人又钻进一个洞窟里拿到了另一件宝贝,他才疑惑起来。

望着偌大的冰原,沈伯严神情严肃起来,心里不禁暗恨当时自己为什么没有找探虚真人问个明白!但转念一想,按照探虚真人平日的作风,若是自己知道,就肯定告知给沈伯严了。

所以,门内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就叫自己来取??

沈伯严满脸黑线,无奈地又朝着别的洞窟走去。

而在另一边,同样凌乱的韩凤来此时也跟沈伯严怀着相同的心情,这么大一片冰原,还得找到什么时候去??

就在他望着远方暗叹一声时,突然听见后方一阵窸窣作响,虽然动作极小,但韩凤来依旧是听的一清二楚!

两个,不对,有三个人冲着自己过来了!

韩凤来神情顿时严肃起来,但是他并没有转过身去,反而装作尚未发觉的样子,眼盯着前方,将后背完全留给那向自己走来的三人。

只是,韩凤来手中已经蓄足了力量,就只等着合适的机会。虽然他主乐修,但是在此种情况下,先行出拳对他来说才是最快速的方法。

韩凤来紧紧关注着后方的动劲,就在这时,呼只听得一阵尖叫,随后就是砰地一声,韩凤来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以极快的速度转身然后就是一拳轰出,轰的一声,一团绿色光芒就打在其中一个上师的身上。只见那上师毫无预料,便整个人都飞了出去。

但是出乎韩凤来意料的是,另有一名上师已然倒地不起,一道伤口从胸口延伸到腹部,鲜血直往外涌,整个人已是没了生气。而仅存的那名站着的上师,瑟瑟发抖,眼神朝着韩凤来和另一个地方不停来回飘动。

韩凤来抬头望去,只见一处洞窟之上,一身靛蓝长衣的白秋亭手持“寒月风凉”,淡淡地望着韩凤来。

作为名门正派的核心弟子,两人自是认得的。韩凤来朝着白秋亭拱手道:“多谢白兄出手相助,箫韶来日定当涌泉相报。”

白秋亭微微一笑,他认识韩凤来已经有一段时日,在他眼里韩凤来一直是一副懵懂的少年模样,如今见到一些小派人物想要偷鸡耍滑一般,自己一时没忍住就出了手。本来,他并不想现身的。

“不用,白某也不过是顺手之劳,箫韶还需多加小心。”说完这番话,白秋亭便向着韩凤来微微颔首,随即道了一声“告辞。”就消失在了冰原之中。

此时,那名上师一脸苦相地望着韩凤来,韩箫韶这个名号他怎么会没有听过。冶天工坊的少东家,出自这等门派的上师和他们这些普通上师完全不同,且不说自身的修为,作为冶天工坊未来的主人,光韩凤来身上带着的法器就能把自己给弄死吧。

不过,看着韩凤来纯良无害的少年模样,这名上师在心中又微微松了一口气,毕竟自己没有动手,这位小少爷看起来又是那样纯真善良,应是不会将自己怎么样吧?!

想到这里,那名上师便躬身拱手,满脸堆笑地对着韩凤来道:“小少爷,在下实在是有眼不识泰山,您就大人有大量,放了小的这一回吧。”

韩凤来看向他,眼神清澈,笑着到了声:“好呀。”

得了这句话,那上师顿时心中石头落下,韩凤来的样子,怎么看都不像是在骗他,于是他朝着韩凤来又作了几个揖,便转身就跑。

只是他还为跑出几步,整个人便像是被什么给抓住了一班,他双眼圆睁,就要挣脱这股莫名的力量,只是他无论怎样挣扎,自己都在向韩凤来缓缓移去,在他不可思议的眼神中,整个人便跪在了韩凤来的面前。

只见韩凤来手拿一只光晕流转的法器,望着他冷笑一声,全然不似方才那副纯良无害的少年模样,此时他的脸上显现出一种与年龄长相完全不符的狠厉之色,眼神之中除了杀意就是杀意,在上师惊恐的眼神中,一柄短刃从他的颅顶狠狠插了进去......

冰原上一片寂静,就连风声也没有。韩凤来掏出一只手绢,轻轻擦拭着自己那沾满血迹的手,随即抽起短刃来,擦拭刀面上的血迹。洁白中的那一点红,少年微微一笑,眼神恢复清澈,扔下已被鲜血染得通红的手绢,便朝前走去.....

另一边,洞窟内的付明轩和燕开庭最终决定,在发起攻击之前,还是先探一下那巨眼瞳孔的虚实,为后面的攻击提供参考。

如此想着,付明轩就从自己的储物戒中取出一只长矛来,然后就在长矛之上附着了一个好似纸片一样的东西。

“长矛若是被吸进去了,这个法器会像我传达里面的讯息。”

两人点了点头,做好了准备,便各自抓在冰壁的凹陷处,燕开庭将夜明珠拿出来的一刹那,巨眼突然现出,巨大的引力就将两人吸得飞了起来,付明轩迅速调整好姿势,将那长矛一扔而出,几乎是瞬间而至,长矛便没入了那蓝色瞳孔之中。

顿时,付明轩脸现愕然,满脸的不可思议,所有的表情全部凝固。

“明轩!”燕开庭在一旁喊道,就欲将夜明珠收起。

付明轩立即摆手,示意他不要收起夜明珠,然后在燕开庭不解和惊讶的眼神中松开了手,整个人直往瞳孔飞去!

“明轩!”燕开庭想要伸手去抓他,但是落了空,索性心一横,自己也松开手来。

瞬间,两人就被那巨眼吞没,整个大厅又恢复到一片黑暗之中,只剩那冰冷的寒意,向四方弥漫着。

就像是穿越了重重乱流一般,燕开庭只觉得自己完全来到了另一个地方,顿时身周一阵暖意袭来,将自己完全包裹在内,甚至还听到了鸟鸣啾啾的声音,闻到了春日野草地的芬芳,他缓缓睁开眼,却发现自己就在这样一个美好的地方。

蓦地坐起,燕开庭发现自己坐在一片柔软草地上,草地上长满了柔嫩的野花,正随着和煦春风微微摇曳着,不远处,一道弯弯河流倒映着白云飘飘的蔚蓝色天空,阳光慷慨铺洒在全地上,四周的树林在风中发出欢畅的沙沙响声,离自己身边不远处,一只长矛安静地躺在草地上,就如方才的自己一般。燕开庭环顾四周,在河岸边的高处,他看见了付明轩的身影。

这是个什么地方?怀着疑惑的心情,燕开庭站起身来朝付明轩走去,只见付明轩背对着他竟是跪着的。

“明轩...”燕开庭唤了一声,付明轩并没有转身,只是静静地跪着,好似在他的前方,有一个祭台一般的东西。

燕开庭缓缓朝着付明轩走去,直到走到了付明轩身边,才看清楚他面前的祭台。

在看到祭台的那一刹那,燕开庭也慌忙地跪了下来,低下头,仿若自己面前站着一位神祇。

燕开庭只觉得整个人都沐浴在一种至高无上的光华之中,所有的声音,色彩都在燕开庭俯身的刹那消失不见,燕开庭所有的神识,都集中在那祭台上的一封竹简之上,竹简上青色光芒缓缓流转,在上方形成两个古文,绕是燕开庭对古文知之甚少,也能够辨认出那二字的意思,“青华。”

“青华”二字,好似一道封印将竹简封印起来,两人在靠近的刹那,二中都听到了仿若来自远古的清澈嗓音,那是青华君的声音,以一种至高者的姿态,携着无上的威严,向着前来的后辈,缓缓诉说着竹简的来历。

二人跪着,仔细听着,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两人才缓缓吐出一口气来。“青华”二字光晕渐暗,随后便随着青华君最后一句话的结束彻底消失。

“看来封印已经解除了。”付明轩长舒一口气,伸出手来将竹简轻轻拿起。

听过青华君的一番话之后,两人心中已是能够确定这封竹简就是门内要求两人带回去的宝物,想不到竟然隐藏在这样一个地方。望向四周,燕开庭心想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

仿佛是猜到了燕开庭心中所想,付明轩道:“我们现在,是在青华君的小世界中。”

“小世界?”燕开庭也不是没有听说过,君位大能可以以一己之力开辟出一个世界来,自己可以随心布置,成为只属于自己的专属的小世界。没想到,燕开庭第一次进入小世界,就是青华君的。

四周的鸟鸣啾啾再次响起,和煦阳光照在人的脸上暖意融融,河岸边满是野花的草地上,冰灵正追逐着一只翩翩起舞的蝴蝶,一阵清风吹过,林间簌簌作响,这该是怎样一种恬静的心情啊!

付明轩将竹简用一块绢布轻轻包好,然后便收入到储物戒中,燕开庭望着那封竹简,眉头就微微皱了起来。听方才青华君所言,这竹简之内的内容是青华君在这秘境五年当中的集大成之作,里面包括了青华君的悟道修炼的道法以及一系列功法,存放在这里,是为了对前来探寻它的后辈们的一种历练。

毕竟,不是随便一个弟子就可以穿过重重艰险,通过冰原中的一个洞窟,克服了所有的恐惧,然后才来到青华君的小世界的。

只不过,燕开庭之前还在一个洞窟内看到过青华君的道法功法,自己还在洞窟里神奇力量的加持下将其悉数领悟,得到了青华君的褚传承,那么自己所得的传承和这竹简内的内容有什么不同呢?

正准备告诉付明轩自己在洞窟内得了传承这一件事时,突然脑海里闪出一道阻止的声音,燕开庭蓦地一怔,然后发现自己好似什么也说不出来。

两人正走在去往河边草地的路上,付明轩疑惑地转过头来看着燕开庭,问道:“怎么了?”

燕开庭只觉得知己本是想说却完全不能言语,自己的喉咙就像被一只有力的手生生扼住了一般,憋了半天脸涨得通红,燕开庭才缓缓吐出一口气来,到了声:“没事。”

付明轩也是疑惑,但也没多想。二人走到河边,燕开庭轻唤了一声,冰灵就跑来跃进他的怀里,随后,付明轩缓缓抽出长剑来,对着天空一阵比划。

付明轩仔细感应着小世界出口的方位,利用一剑光寒十九洲的天生灵性,对着上空细细感应着。突然,一剑光寒十九洲一阵嗡鸣,付明轩笑着道了声:“找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