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一二五 返回门内

作者:烟雨江南书名:道缘浮图类别:玄幻奇幻更新时间:18/09/30 12:50:19字数:32

燕开庭抱着冰灵,凑了过来朝上空张望着,只见白云飘飘,一片蔚蓝的天空,什么也没有见到,难道出口会在云里?燕开庭的想象开始天马行空起来。

“我们会回到原来的洞窟里么?”燕开庭问道,朝天上张望着。

付明轩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随后高举一剑光寒十九洲,就像是为了等待什么一般,长剑久久地举着,突然,就在付明轩剑指的那个方向的上空,出现了一点星光,随后星光光芒流转,越转越大,形成了一个足有一人多大的空间漩涡。

“就是这里了!走吧!”付明轩拍一拍燕开庭的肩,抓着他的衣服两人就向旋涡奔去。此时燕开庭心中只有一个想法:出去之后千万不要还是在那个鸟不拉屎的冰原上了啊喂!!!

两人在空间通道中差点被空间乱流给活活吸进去,挣扎了一番才顺利出来。两人从空中落下,弥漫的雾气瞬间将两人吞没。

雾口!!!

燕开庭激动地叫出了声。“我们回来了!!”

望着周围行人疑惑的目光,还有一些指指点点之声,两人才意识到,自己竟然直直摔在了大街上。

不过,成功拿到宝物还从秘境之中顺利回来,已经是非常幸运的事情了。两人也不多做停留,担心带着竹简生出一些麻烦来,于是简单地在镇子上吃了点东西,两人一猫就往小有门内赶去。

冰灵作为一只猫,不多,应该是作为一只灵兽?燕开庭也不能确定,普通灵兽可没有冰灵这样极通人性,好似猫身子里住着一个小人儿一般,反正冰灵是第一次来到外面的世界,它的表现已经完全超出两人预料了。

在一家茶馆里二人简单吃菜喝茶时,燕开庭便把冰灵放在了另一张座椅上,也没顾着它,自己与付明轩就埋头在一桌子饭菜之间,也不知在秘境里呆了多少天,两人都没怎么吃好,出来时浑身都瘦了一圈。

冰灵却不乐意了,喵呜了几声见两人都没有理它的意思,好似生气一般,跳到了桌子上,走到燕开庭的面前伸出一只雪白的小爪砰地一声打在燕开庭的茶杯上,茶杯直直飞向燕开庭,茶水破撒了他一身!

在燕开庭惊愕的目光之中,冰灵好似在说:“老子也要吃饭!!!”

燕开庭嘴里塞着满满的一大团饭菜都还没来的及咽下去,眼前这花猫竟是走到了一盘菜旁边,喵呜喵呜地就吃了起来!!顿时那盘菜就被冰灵一扫而光,连一滴油都不剩下,吃完之后,冰灵一边舔着爪子,一边得意洋洋的看着燕开庭。

你是只猫吗??!!你就是一个土匪强盗啊!!燕开庭腹诽,自己在秘境中怎么就带了这样一个小东西出来!

付明轩实在忍不住笑,扑哧一声就笑,道:“再不吃,它怕是要给我们吃没了。”

燕开庭微微一怔,赶忙把最终饭菜一咽而下,手中筷子就像是飞剑一般,顿时,饭桌上便成了二人一猫的战场!

然而在冰原中,沈伯严、韩凤来等人依旧在苦苦寻找着,突然沈伯严脑海中现出一个讯息,他轻笑几声,随后暗骂了一句,就向着冰原某处走去。

经过三天三夜的飞行,燕开庭和付明轩终于回到了小有门,刚落在飞灵峰上,就看见元籍真人站在小有门殿外笑着等待二人,在他的身旁,站着一脸欣喜的孟尔雅。

刚落地,孟尔雅就扑了上来,扯着燕开庭到处看着,“有没有受伤?怎么这么瘦了?!”一阵关切的询问,燕开庭均是摇了摇头,还告诉孟尔雅自己带了好多宝贝回来,跟她分享分享。

“小师叔。”付明轩向着元籍真人微微拱手,燕开庭也老老实实的行了一礼。

尚元悯哈哈大笑,拍了拍付明轩的肩:“我就知道!你小子出马,肯定完成!”说罢,便伸出手来。

付明轩也是满脸黑线,自己和燕开庭的待遇相差也太大了吧,燕开庭一回来就有人嘘寒问暖,而自己一回来就被尚元悯捉着讨货。无奈点了点头,付明轩从储物戒里拿出那封竹简出来,交到了尚元悯手中。

尚元悯打开绢布,嘶了一声,微微皱眉,有些疑惑的表情,道:“原来是这个东西啊.....他老人家总是爱搞一些鬼把戏!”说完,还朝着天上深深望了一眼。

付明轩心中也是疑问,既然本身这个竹简就是青华君的并且还放在自己的小世界中,为何又大费周章的叫弟子去拿呢?

仿佛是看出了付明轩的疑问,尚元悯笑着道:“让你们这帮小子前去冰原玩玩也好,多多少少给你们涨些见识,也不知道三长老派出去的那拨人怎么样子,难道还在冰原上转圈圈?“

付明轩和燕开庭顿时神色就是一凛,随即付明轩浅笑道:“的确不知,冰原广阔,也不知那些人该寻到何时?若是小师叔没别的事儿了,寒州就与萧然先行去休息整理一番。”

尚元悯微笑着点了点头,随后望向燕开庭,只见燕开庭一身青衫多处破损,还沾满了血迹,着实狼狈,不过看他现在的精神气,应是有伤也恢复了,不用过多担心。不过尚元悯神色突然一滞,那是个什么小东西??

尚元悯虽然是小有门的天才人物,还是一个真人,但年纪和心性却比付明轩要大不了多少,看到燕开庭肩上蹲了一只花猫,顿时就来了兴趣!

“妙哉妙哉,本真人灵兽神兽见的多了,还没见过这等物种,莫非不是凡品?”尚元悯伸出手来,就要去逗一逗花猫,燕开庭明显感受到来自肩上花猫的警惕,正要提醒尚元悯,不想冰灵瞬间出手,雪白的小爪上伸出五根骨刺来,喵呜一声就抓在了尚元悯的手上,顿时就给他抓出几个血印子出来。

尚元悯却是不恼,傻傻的笑着,连连道:“不错,不错,哈哈,这是你从秘境中带出来的?”

燕开庭点了点头,方才那冰灵出招的那一下速度之快连尚元悯都没有躲开,可是在自己的眼中,这小东西就是一个只会变大变小但战斗力十分低下的渣渣啊。

燕开庭便将自己如何遇见冰灵,如何收服它的事情向尚元悯说了一遍,尚元悯略有所思,沉吟片刻之后,道:“小子,你着实是好运气,虽然我还不知道这冰灵的具体来处和战斗能力,但是就其身上所蕴含的灵力来说,已是我生平所见之最。好好待它,我回去研究一番。”

说完,拍了拍燕开庭的肩,尚元悯便向落英峰飞去。一人一猫望着尚元悯消失在云雾间的身影,都是若有所思。

可能,就连冰灵自己,都是迷迷糊糊的吧。

“啊!真的可爱死了!”冰灵忽的被抱起,就被拥入了一个柔软的怀抱之中。

喵呜~冰灵先是猛地挣扎一下,随即就看到了孟尔雅那张温柔可爱的面庞,两只眼睛笑得弯弯的,抱着自己正想往自己身上蹭,冰灵瞬间停止挣扎的动作,换上了一副可爱无辜的模样,在孟尔雅怀里一阵磨蹭,两只小爪子还使劲踩着孟尔雅胸前两团柔软之处,不停地喵呜喵呜,向孟尔雅讨着亲亲。

真是一只大色猫!!

燕开庭腹诽道,人这样也就算了,猫也这样,还有没有天理了!!

三人穿过小有门的大殿,付明轩便向二人告辞先回到自己的院子里整理一番,毕竟这段时间他也着实没怎么好好收拾自己呢,长衫虽不像燕开庭那般沾满血迹,全是破损,但也好不到哪里去了。

两人约好再见的时期,燕开庭便跟着孟尔雅回到萧庭院,只见自己才走一段时间,萧庭院上的朦朦青光竟是又浓郁了几分,看来这孟尔雅的修行也是日益见长。推开院门,一切都是井井有条,孟尔雅甚至在院子的一块土地上种满了一种紫红相间的花朵,在飞灵峰灵气的滋养之下,长得十分茂盛。

燕开庭回到厢房,只见一套干净衣物整整齐齐地叠在床头,热水早已预备好,孟尔雅站在门口笑了笑,耸肩道:“听元籍真人说收到了付首座传来的传讯符,说你二人就要回来了,于是匆忙准备了一下就去迎接公子了,公子先好好休息吧。”

燕开庭转身道了声谢谢,有孟尔雅在,萧庭院真的有了家的感觉。

孟尔雅关上房门退了出去,水温尚热,燕开庭褪去所有衣服,矫健匀称的躯体上肌肉分明,只是那满身的伤痕看起来触目惊心。

一脚踏入热水中,燕开庭将整个身体都泡在了水里,渐渐地,竟有一种异样的感觉传达到身体中,好似在帮他修复着伤口,安抚着他的疲累精神,看来,贴心的孟尔雅应是料到他此次前去会受伤,所以特意在水中为他放入了疗伤剂吧、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燕开庭在水中竟睡了过去,孟尔雅见他半天没出来,轻轻敲着门,喊着:“公子,你还好么?烧了点热茶,公子需要喝一点么?”

燕开庭在水中迷迷糊糊地站起身来,一时之间毫无思绪,就直直走向房间门,一把将房间门打开,惺忪着眼睛,哑着嗓子道:“茶,还有吃的,我都要。”

话语刚落,就只听得孟尔雅一声响彻天际的尖叫,随后一只茶碗就扣在了燕开庭的脸上!

燕开庭也被这一声尖叫吓得猛然醒过来,看着捂脸逃去的孟尔雅正在奇怪,顿时燕开庭自己也是一声怪叫,

“啊!我竟然没有穿衣服!!!”

饶是燕开庭平日里脸皮再厚,这一下也着实让他尴尬了起来,砰地一声关上房门,燕开庭赶忙拿起床头上的衣服穿了起来。

这一边,捂着发烫的脸跑出院子外的孟尔雅停立在院门口,扑哧一声就笑了出来,心里暗骂了一句:“真是个傻小子!”

穿戴好后,燕开庭走出房门,孟尔雅已经为他准备好了热茶和糕点,整齐摆放在院子中间的石桌上,已是夜半,清冷的月光穿过云层洒在飞灵峰上,洁白而透明,小庭院中一片静谧。孟尔雅站在石桌旁,望着燕开庭温柔一笑,全然没有尴尬模样,柔声道:“公子,快来吃点东西吧。”

燕开庭干咳两声,道了一声“好”,便坐在石桌旁,端起热茶来小饮一口,抬头望着圆月,久久无语。

“公子,吃点点心吧,都是尔雅亲手做的,这上面的香料都是我从飞灵峰的林间采摘的花儿磨成的,比起燕府里的也不会差了。”孟尔雅甜甜地笑着,将一盘糕点递到了燕开庭的面前。

那糕点晶莹剔透,中间还嵌着一朵花儿,看起来十分可口,燕开庭先是拿着一块尝了尝,随后便发出“嗯~”的声音,“实在是不错!!”燕开庭吃完一块又一块,突然抬头问道:“冰灵去哪里了?!”

燕开庭还正寻思着好像少个点什么东西,就发现冰灵已经不见了。

孟尔雅婉转一笑,道:“那猫儿好似也累了,在我房中的塌子上睡觉呢。”

听着这话,燕开庭才放下心来,连元籍真人都说它是个宝贝,那自己还得多上点心才是,免得刚带回来就给弄丢了!

“这只懒猫!”燕开庭庆幸还好冰灵不在这里,否则自己还能这么安逸地吃糕点?怕是一人一猫又会争夺起来。

随后,燕开庭便向孟尔雅讲述着自己额付明轩这一路上的遭遇,如何陷入幻境,还有跟随乌乌进入石堡群,陷入沼泽以为自己就要死了却不想掉在了冰原上.......等等等等。说到兴起,燕开庭还从自己的储物戒中取了一些适合孟尔雅的法器赠与她,孟尔雅哪里受过这等馈赠,连连道谢,都不知道该怎么报答燕开庭才好,燕开庭却是摆了摆手,大气地道:“这有什么?!等你以后实力增长了,想要多少宝贝就有多少宝贝!”

欢声笑语,直至夜半。

而此时,飞灵峰清冷的月光之下,一道雪白身影飞在鳞次栉比的房顶之上,直奔小有门最高建筑藏书阁,顺着藏书阁一路攀爬,直至楼顶。月色之下,冰灵幽蓝色的双眼,倒映着那漂浮在天空云层肩的庭院。

“喵呜~”冰灵轻轻叫了一声,仿佛在呼唤着那殿上的人。月色之下,冰灵一改往日的顽皮,到变得有些伤感起来。

自从雾口秘境开启之后,一拨人前来一拨人又离去,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拜访者始终络绎不绝,有好一些分明还不是上师,就想挤进去历练一番的人,都惨死在空间通道中,连秘境的样子都没有看到。

从秘境之中出来的人,都是收获巨大,满载而归,这也更加激发起了人们想要往里面涌入的心情。不少距离上师还有一线距离的修士也开始找一些旁门左道的方法,硬生生将自己的修为提高了一个境界。只是,正当这一切都进行的如火如荼之时,在某一个夜晚,雾口秘境悄然无声地就关闭了出入的空间通道,也不知何时才会又一次开启。

这一下,里面的人出不来了,而外边的人却又悔恨惋惜起来。

自从回到小有门之后,燕开庭就过上了一段清静的日子,也无人叨扰他,他便细细琢磨着青华君的道法和功法来,小小半月过去,竟在悟道能力上又提升了一个层次。用孟尔雅的话来说,公子现在真的是愈发通透起来了呢。

只是场景不长,终于,燕开庭在一日前往藏书阁的路上,被另一名青衣弟子拦住,只见那弟子年纪不大,生的眉清目秀,看起来有一股熟悉的感觉,但又是有些说不上来。那青衣弟子向着燕开庭一拱手,便道:“萧然师弟,三长老要我向你通报一声,今日傍晚在三长老的风荷院中,他有要是要与你细说。”

“哦?是何要事?”燕开庭心里直嘀咕,三长老?燕开庭细细回想了一番,对于这个三长老自己还真没什么印象,自己从进入小有门来,见过的长老也无非就是大长老,还有元籍真人这个所谓的“最小”的长老。

“我也不知,但既然是长老有邀请,我们做弟子的不也是要遵从的吗?”青衣弟子浅笑道。

燕开庭思索一番,点了点头,道:“好。谢谢师兄。”随即就向青衣弟子回了一礼,然后目送着他离开。

虽然心下有些不好的感觉,不过既然是小有门的长老有请,燕开庭也没有不答应的道理。自己身为弟子的,难道还能随意拒绝长老的邀请吗?想到这里,燕开庭不仅怀恋起自己作为燕主的时光来。

那个时候多好啊,想见谁就见谁不想见谁连眼皮都不需要抬一下,除了夏师,整个玉京城内自己就没把谁放在眼里过。随后,燕开庭又自嘲的摇了摇头,叹气一声,自顾自地道:“都过去了,还想想什么....如今,如今也很好的,不是么?”

抬起头来,有些阴沉的天空之下,燕开庭仿佛又看到了夏平生的身影。

回到萧庭院后,燕开庭简单收拾了一下,便准备前去风荷院拜访三长老。临走之前,冰灵不断蹭着他的腿,绕的燕开庭迈不动步子,最后只能无奈地将它抱起来,带在了身上。

“听着,这可是小有门的长老,待会不要随意乱叫,知道不?”

燕开庭对着蹲在自己肩上的冰灵说道,还用手轻轻刮了一下它冰凉的鼻子。

“喵呜~”冰灵回了他一声,一人一猫,便在飞灵峰的暮色之下,绕着山路,慢慢向位于后山的风荷院走去。

小有门长老的居所一般与弟子分来,大多都是散落在各个峰顶或者是飞灵峰的林间,好在这个三长老似乎害怕麻烦,不像元籍真人一般选了别的峰头,就在飞灵峰的后山悬崖边造了一所院子,明明没有一片荷叶一朵荷花的影子,还偏偏取了个“风荷院”这个院名。

在拜访三长老之前,燕开庭还四下打听了一下三长老的信息,原来三长老就是小有门乃至整个修道界鼎鼎有名的“风道真人”。风道真人是小有门的后起之秀,其实年纪也大长老已经差不多,但是在修为上已经远远超出大长老。风道真人在门内苦心经营几十年,根基深厚,有时候就连大长老也拿他没有办法。并且,燕开庭也似乎猜到了三长老所说的要事是什么,因为从一名弟子口中知道,三长老其实就是洛长苏那几人背后的后台。

“哼!”燕开庭冷笑一声,怪不得洛长苏那几人在门内如此嚣张。

在冰原上,付明轩和燕开庭干死了洛长苏和崔胤,但是燕开庭记得还有一个叫章若云的家伙,直到最后都没有现身,如果章若云还活着,并且见到了洛长苏和崔胤的尸体,只需稍加观察一番就可以知道是谁杀的他们。那么回到了小有门,第一件事情自然就是要想后台禀报这一件事,那么,三长老会找燕开庭就不足为奇了。

只是燕开庭也是个胆子大的人,付明轩曾在回来的路上早早就预测到了这一点,于是早就告诉了自己,无论怎么样,死死咬住别松口,就说自己不知道,那么三长老也是没辙。

除非章若云费尽心思将那两具死尸给带了回来,在尸体上能够发现到证据,那就另当别论,但是按照章若云当时的处境,自己身处于一个危机四伏的冰原之中,还要带上两具尸体,再是同门情深,恐怕也做不出这种将自己往坑里带的事情来。

是以走在山间的小路上,燕开庭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准备,去面见那传说中的“风道真人。”

约莫走了一炷香的时间,在一处悬崖边,一座古色古香的庭院出现在燕开庭的眼前,看样子庭院不大,但是非常精致,大门上挂了一块匾额,写着龙飞凤舞的“风荷院”三字。在门口站了两名青衣童子童子,约莫只有十一二岁大小,面色清冷,看到燕开庭过来了,只是微微颔首,其中一人道:“还请弟子稍等片刻,待我先行通报一声。”

说完,一名童子便转身进门,缓缓关上门后,只听见一路小跑的脚步声。

燕开庭站在门口等了片刻,却不想一直没有从里面传出消息来,燕开庭也是无语,明明自己是被“邀请”来的,还叫自己在外边儿干等,就不怕自己给跑了么?

等的百无聊赖,燕开庭便在路边草丛中拔下一根狗尾巴草逗着冰灵玩儿。

到底还是一只猫,燕开庭想着,一个草也能玩的这么起劲儿,要是自己也是一只猫就好了,好吃好睡,也不管什么修道的事儿,就睡在某个女子的怀里,闲来抓一抓老鼠欺负一下流浪狗,啧啧,这日子想着就开心呐。要说,这无想仙子养不养猫呢?

燕开庭蓦地又想起谢无想来,蹲在地上又痴痴地笑了起来。站在门口的另一名童子看他的眼神,仿佛就像是看到了村头的傻子一般。

半柱香之后,进去通报的童子才走了出来,面无表情地对着燕开庭敷衍了一句“抱歉,久等了。”,便引着燕开庭走进了风荷院中。

燕开庭一脚踏入院门,就感到一阵异样,好似穿透了一层蝉翼一般,看来,这院子周围,是有一道无形屏障的,只是布障之人手法高超,燕开庭明明刚才距离那样近,都没有感受出来。

这院子的确布置地精致雅观,但在出生于燕府的燕开庭看来也没什么不一般,唯一吸引他注意力的就是院子中间的一处水塘中有一个喷泉,上面拖着一个光晕流转的珠子,这珠子足有两个成年男子拳头般大小,也不知怎么被那一股细细地水流给托举着的,珠子好似冰灵的眼睛一般深蓝,玲珑剔透,散发着幽幽光芒,甚是好看。

进入到了院中风道真人的会客厅,只见风道真人已经端坐于上方,闭着眼,好似入了定一般。

风道真人与大长老年纪相仿,却显得更加仙风道骨,银白色的头发好似瀑布一般顺滑地垂下,无论是白色的长眉,银色的胡须,都在那张虽布满皱纹但却依旧细嫩的脸上显得十分有韵味。只见他身着一身素色长衫,盘腿在一个蒲团之上,眼睛微微眯着,在燕开庭向他行了一礼之后,才睁开那双光芒精炼的眼睛。

“在下燕萧然,拜见三长老。”燕开庭恭恭敬敬,甚至还摆出一副有些害怕的模样。冰灵早已钻进了他的衣服下,不见身影。

“哼。”三长老轻哼一声,深沉的声音就响了起来。“你就是来自玉京的那位小少爷吗?!”

燕开庭拱手道:“那都是弟子过去的事情了,现在弟子只是小有门的弟子,从来不是什么少爷。”

燕开庭的回答无从指摘,风道真人缓缓点了点头,一只手便不断地抚摸着长须,好似想起来了一些什么,皱眉问道:“我怎么听说,你跟我门首座弟子付寒州还是发小来着?”

燕开庭点了点头,老老实实地回答:“不错,弟子自小便与寒州师兄一同长大,有若亲兄弟一般。”

风道真人哈哈笑了几声,望着燕开庭眼中就有些玩味的意思。沉吟片刻,风道真人微微一笑,道:“你也坐着吧,别站着了,喝点茶水。”

燕开庭道了声谢,坐在客座之上,一边的童子给他倒了一杯热茶水,燕开庭谢过之后,就放在了身旁的桌子上。

“也不知三长老今日叫来弟子是为何事?”燕开庭装作一副疑惑的模样,眼神之中还透着些许纯善和懵懂,这种表情,是他从韩凤来身上学过来的。

风道真人缓缓摇了摇头,笑道:“也没什么事情,只是近日我派弟子多又进入那个什么叫雾口的秘境的,听说你与寒州回来的最早,便想着找你来随意聊一聊那秘境,说说在里面的奇遇,也好让我这个老人家开心开心。”

燕开庭婉转一笑,道:“三长老可别取笑弟子了,弟子第一次进入秘境,哪里还有什么奇遇,无非都是一些凶险,还好弟子傻人有傻福,捡了条命回来。”

说着,燕开庭便简要的说了一些山林间的绿色巨人,幻境中的妖灵,冰原上的猛兽什么的,却只字不提有关青华君或者有关洛长苏那些人的事情。

风道真人好似在认真听一般,不住地微笑点头,待燕开庭说的差不多了的时候,便问道:“我们小有门前去的弟子也是不少,你竟然一个都没有遇见?”

燕开庭有些害羞地挠了挠脑袋,道:“不瞒您说,别说遇见同门弟子了,我和寒州师兄曾有一段时间也走散了,偌大的冰原,就没见个人影儿,除了一些猛兽就没别的了。”

风道真人抚着白须,又问:“那你的确不曾见过你那长苏师兄吗?”

燕开庭佯装出一副不明所以的表情出来,问道:“三长老为何这样问?萧然的的确确从未有遇见过长苏师兄呢!”

话语刚落,就只听得一人从侧门冲入,怒吼道:“燕萧然!!你撒谎,我两位师兄分明就是你和付寒州杀得,我都见到了!!”

燕开庭眼睛蓦地圆睁,望向面前的章若云,脸上神情逐渐冰冷起来,站起身来,向章若云微微行了一礼,便沉声道:“若云师兄为何这般说?你我二人从未碰面,你应是心知肚明,为何要将长苏师兄等人的死怪在师弟头上,师弟难道有这个能力去击杀那二位吗?!”

“哼!”章若云狠狠地啐了一口,道:“你没有,但是你和付寒州加起来就有,我师兄二人,分明就是死在你们的手里!!”

“证据呢?”燕开庭反问道,既然章若云平安地回来了,想必就没有把两人的尸体带上。

“我!!”章若云一时语塞,自己内心也在暗自懊悔,当时怎么没有把两名师兄的尸体给带回来,只是在当时的环境下,容不得他拿自己的生命来开玩笑。

“在冰原上,我师兄二人的尸体上,一处有雷火的痕迹,一处又有剑伤的痕迹,并且我能够分辩出,那剑意分明是来自我小有门内!那么,这不是你和付寒州,又会是谁?!”

燕开庭轻笑一声,不假思索的就回答:“那也说不准是你和另外一名火属性的高手呢!!”

“你!!”章若云此时气的快要爆炸,掏出长剑来就欲跟燕开庭对决一场。

“够了!!”此时,坐在上座的三长老一声怒喝,二人头上仿佛有巨石落下,两人顿时膝盖都软了下来,燕开庭坐在了椅子上,章若云也扶着一把椅子坐下。

“燕萧然,你不要以为老夫不知你与付寒州所犯下的罪行,若云是个什么心性,我比谁都清楚,付寒州智计若妖,冷血无情,而你却是一身神力,无比蛮狠,遇上你们两个,洛长苏和崔胤根本逃不出来!”

燕开庭心中冷笑一声,恨不得说明明是洛长苏和崔胤两人先对自己动手的,自己差点就死在了他们的手里。可是为了顾全大局,燕开庭始终摆出一副装傻的模样,为自己和付明轩辩解着。

“三长老,我与寒州师兄二人一前一后落入冰原,直到快要走处冰原,两人才遇见。而在此之前,我们都是单独行动,以一人之力,根本不可能杀死两位师兄,再加上,我和寒州师兄一心只为历练,心中只有修道一事,无论是在秘境内,还是秘境外,与那两位师兄,根本没有什么交集,我二人又怎会残害同门呢?”

燕开庭这一番话,竟是说的章若云无法反驳,本来洛长苏和付寒州的较量都是在暗里的,并且几乎每次都是洛长苏现采取的行动,付明轩少有还手。这一次,应该也是洛长苏先动的手,但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次就惹怒了这位杀神,丢了性命!燕开庭这样说,无非是想说洛长苏是活该。

风道真人冷笑一声,阴恻恻地道:“你与洛长苏并无交集,不代表付寒州没有,哼,小有门里那一点事我不看在眼里?”

燕开庭叹息一声,两手一摊,道:“既然三长老如此坚定自己的想法,那萧然还能说些什么呢?我看就算不是我和寒州师兄做的这件事,您也会安到我二人的头上吧。”

风道真人重重地拍了一下身边的矮木桌,怒道:“狂妄,你当我风道是何人?!”

说罢,从风道真人手下便钻出一道灰白旋风之气,犹如一个钻头一般,直直朝着燕开庭心口射去,速度之快,燕开庭已是避无可避。燕开庭向后猛退几步,右手中突现神兵泰初,骤然胀大起一团雷火,轰的一下就甩飞出去。

燕开庭猝不及防的一记雷火根本不是风道真人盛怒之下旋风的对手,砰的一下旋风破开雷火,就朝燕开庭胸口钻去。

轰!一团亮光乍然而起,燕开庭瞬间就飞了出去,泰初锤上冒着丝丝白烟,燕开庭握着泰初锤的那只右手也缓缓往下淌着鲜血。

“哼,区区小辈,还有两下子,若是你没了手中神兵,又岂能躲过我的风剑?!”

说完,风道真人又是几道如利刃一般的凛风从手间飞出,倏忽就到了燕开庭的面前,燕开庭刚刚坐起身来,就不得不又得挨上这几招,但是他岂是那种坐以待毙的人?几个侧身在地上翻滚一阵,虽是躲避不了全部,但挨在身上的又少了几道。

鲜血瞬时就染红了燕开庭的青色长衫,捂着胸口,燕开庭挣扎着站起身来,目光坚定毫无惧色地望着风道真人以及在一边露出得意笑容的章若云,冷笑一声,道:“原来堂堂小有门的三长老,修道界鼎鼎有名的风道真人,竟是一个对自家弟子公报私仇,滥用私刑的伪君子,迟早你这副虚伪的面容都要公诸于世!”

风道真人忽的站起,仰天长笑了一声,阴恻恻地道:“那就要看你还有没有本事走出我的风荷院了!!”

顿时飓风骤然而起,燕开庭只觉得自己完全在风中不受控制,左摇右摆之间,燕开庭缓缓升到了空中,不能动弹,就在这时,风道真人抬起手来,从他的指尖里就射出了一道锐气,这一招,就欲要了燕开庭的性命!

燕开庭眼睛骤然圆睁,难道自己就要死在这里了??不,不可能,一定还有什么办法,对了,冰灵呢?为什么冰灵没有出来救自己??

锐气倏忽而至,燕开庭闭上了眼睛。没想到风道真人这个老东西居然如此强硬,一切都只能听天由命了!

燕开庭已经将自己体内所有的真气都聚在自己的胸口,形成一道保护屏障,希望能够将这一记给挨过去,虽然希望不大,但总还是要拼一把。紧闭着眼睛,不能丝毫动弹的燕开庭额头上已然有了豆大的汗珠。

就只听得锵的一声脆响,燕开庭所等的那一击并没有如期到来,燕开庭缓缓睁开了一只眼睛,还没看清整个人就砰地一声落在了地上,摔得他伤口直裂,哎哟一声,燕开庭就在地上疼得打起滚来。

睁开眼,只看到自己身前站着一道熟悉的身影,青色长衫,出尘气质,不是付明轩又是谁?

付明轩手持一剑光寒十九洲,和往日一般挡在燕开庭的前面,此时他面容冷峻,盯着风道真人和章若云,沉声道:“也不知三长老和若云师弟是什么意思?萧然犯了错,大可以门内会审,也不至于在您这私宅中受如此待遇?”

风道真人也是没有料想到付明轩居然会出现,自己明明已经在院外设置了屏障,按照付明轩此时的修为,应是不能进入才是。不过,既然已经来了,那么也正好,新账旧账一起算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