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一二六 门内博弈

作者:烟雨江南书名:道缘浮图类别:玄幻奇幻更新时间:18/09/30 12:56:30字数:32

“哼!”风道真人冷笑一声,道:“寒州你可知身为小有门首座弟子的第一要义是什么?护短吗?”

付明轩冷笑一声,回道:“弟子自然是最为清楚,身为小有门首座弟子的第一要义,那就是守护我小有门!“

“哈哈哈!”风道真人哈哈大笑几声,望着付明轩的眼睛犹如毒蛇一般,道:“那既然维护我小有门,为何又要残害同门?!”

付明轩冷哼一声,道:“且不说残害同门这一件事情是从何而起,但是从目前的情况下看,残害同门的可不是我这个首座弟子,燕萧然就是犯了天大的罪过,也不该劳烦您三长老独自一人处罚,莫非三长老是有什么心虚不成?”

本来风道真人就知道洛长苏经常对付寒州下手的事情,若是提交到了门内会审,很可能付寒州与燕萧然就能以正当防卫来摆脱罪名。风道真人气不过,心想着不好对付付寒州这样一个大人物,那就先把燕开庭这只小蚂蚁先捏死再说,可没想到付明轩竟然闯到了自己的院子里来!

风道真人手抚白须,轻哼一声,也懒得跟付寒州多费口舌,抬起手来,就欲将两人一起收拾了。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一阵爽朗的笑声,就只听得元籍真人清朗的声音响起。

“元籍真人!!”章若云低呼一声。

“三师兄,许久未见,你又精神了许多啊!!”元籍真人推门而入,顺着廊道就走到了四人所在的会客厅,手摇折扇,一副悠哉的模样,更让人惊讶的是,冰灵正蹲在他的肩上。

一人一猫就这样大大咧咧地走到风道真人的面前,看到浑身是伤的燕开庭,当即就哎呦了一声。

“这不是那个萧然弟子么?!你怎么在这个地方?!还受了伤,是不是在悬崖边不小心掉下去了,啧啧,真是个傻孩子....”燕开庭满脸黑线,心想着元籍真人还真是会演戏。

风道真人就算再怎么傲气,也不能不将小有门最年轻的天才人物元籍真人不放在眼里,按道理来说,两人之间虽然年纪相差这么大,但还是处于同一辈分之上。并且,真动起手来,他这幅老骨头还不一定是年轻气盛的元籍真人的对手。

“元籍,你怎么有时间过来了?若我记得没错,我这风荷院建了几十年,你也不过才来了三两次左右吧!”

风道真人心中比谁都明白,元籍真人乃是付寒州所搬来的救兵。这些年来付寒州修行之时有所困顿全都是元籍在一旁指导他,这是小有门众所周知的事情。根据门内秘传,说是元籍真人接到了付寒州名义上的师父青华君的指派,才在这些年内对付寒州教导有加。

元籍真人却是嬉皮笑脸,手摇着折扇,道:“师弟的确是来拜访的少了,还请师兄原谅,只是师弟近日以来竟发现是如此精彩,那往后就要多多来了。”

风道真人定是知道这元籍是在暗指些什么,冷笑一声,望着元籍的眼神中,就多了几份玩味。难不成,这元籍还真的要为这两个小子出头?

就在这时,元籍真人走到付明轩身边,手中的折扇合起,朝着他的手敲了几下,道:“瞧瞧你,什么样子,在三长老面前还准备玩刀弄剑不成?还不赶快收起来?!”

付明轩深吸一口气,不言一语,缓缓将一剑光寒十九洲收了起来,然后退到燕开庭面前,将燕开庭扶了起来,站在元籍真人的背后。

尚元悯心思聪颖,也不想与自己的师兄撕破裂皮,就欲打几个哈哈给他一个台阶下,然后将这两人带走就行,可没想到风道真人目光阴鸷,脸色深沉,没有一丝打算放他们走的意思。

“师兄,我找这两位小辈还有点要事要商谈,不知可否先行一步?!”尚元悯笑着道。

“元籍真人!!”章若云心急如焚,生怕就这样放走了两人,一时不注意就喊了出来。

元籍真人当即就脸色沉了下来,望向章若云,仿佛有一头冰水从头浇到脚一般,浑身冰冷,章若云还从来没有看到过尚元悯这种表情,只听他阴沉道:“怎么,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儿吗?”

章若云一时心急,道:“这二人杀了我洛长苏师兄和崔胤师兄!!怎么就这样放过他们,杀人偿命实乃天经地义!!“

此言既出,付明轩和燕开庭就是眉头一皱,章若云等若是将话给挑明说了。

谁料尚元悯却是轻笑一声,道:“且不说付寒州和燕萧然有没有对洛长苏和崔胤动手,若我猜得不错,望语或许就是死在你们手里!”

提到望语的名字,章若云顿时脸色惨白,一时支吾着说不出话来。风道真人却是双眼圆睁,望着章若云,问道:“真的吗?!你们杀了望语?!”

望语还有一重身份,其实是风道真人的外甥,这个秘辛知道的人其实少之又少,就连洛长苏都不知,否则也就不会犯下如此愚蠢的错误。并且,风道真人早就在疑惑自己这个外甥到底去了哪里

章若云脸现惨白,支吾道:“不是我们杀的!!不是....是望语师弟他....他自己从吞噬之林里面逃不出来....他...”

风道真人双手都在颤抖,脸上的肉都抽搐起来,指着章若云道:“混账胡话!都是一起的,为什么你三人出来了,望语却没有出来?!望语突然进阶成上师,是不是你们搞的鬼?!”

章若云吓得一把跪下,颤抖着声音说道:“是....长苏师兄想着也带他去历练一番,就给了一些帮助他...我...不过就是一个弟子,三长老为何如此动容?”

看来这个章若云的确是吓坏了,连这种话都说出口来,尚元悯当即就是一笑,道:“哦?是吗?你的那两位师兄不也是我小有门的弟子么?死了....那就还追究个什么?!”

听到这句话,就连浑身疼痛的燕开庭都在心中暗笑。

风道真人却是笑不出来,他那个外甥不算特别有天赋,按照常规路子走至少也得是个高阶上师,不管是不是洛长苏他们杀的,把他外甥落在吞噬之林跟杀了他没什么区别,再加上,他也心知洛长苏是一副什么心肠,想到这里,风道真人顿时怒火中烧,恨不得就将眼前的章若云撕成两半!

尚元悯笑了笑,道:“看来师兄有点自己的事情要处理了,那师弟也便不再打搅了。寒州,你带着萧然,去我的落英峰上走上一遭,师叔有事情要交代。”

说完,尚元悯就带着付明轩和燕开庭走了出去,风道真人竟是一点要阻拦的意思都没有。他现在只恨自己竟然平时还那么照顾着洛长苏那一行人,没想到毒蛇就是毒蛇,竟然还会反咬他一口!

章若云战战兢兢地抬起头,就迎上了风道真人满是怒火的双眼,只听封道真人冷哼了一声,随即大笑起来,这笑声让章若云浑身寒毛直竖,他根本就不知道风道真人为何转变了立场,难道望语是他的什么人?

“罢了,罢了!”风道真人自嘲的摇了摇头,随即望向章若云,道:“既然你这么想念你那两位师兄,那你就去陪他们吧,这样,我那外甥至少不会死不瞑目了。”

说完,在章若云惊惧的目光之中,一道晦涩的气息瞬息而至,钻进了他的心脏中,将他的心脏瞬间爆开,就是连一句叫喊都还来不及发出,章若云就直直地倒了下去。

偌大的大厅,风道真人冷眼望着章若云的尸体,轻轻抬手,就有两名名童子走了进来,仿若毫不在意地上的尸体一般,向着他微微拱手:“真人有何吩咐?”

风道真人叹息一声,道:“把他处理了吧....”随即,风道真人大步走出大厅,消失在了廊道的尽头。

风荷园外,朔风呼呼作响,悬崖边盘旋着目透精光,吸吮着飞灵峰灵气而长成的鹰隼,一具尸体从悬崖边落下,还未落至悬崖中部,一群鹰隼就蜂拥二张,转眼,就只剩一具白骨向山下的云雾缓缓坠去。

而这一切,都尽收在身处另一边的尚元悯,付明轩和燕开庭的眼里。

尚元悯目光阴沉,望着下方云雾深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燕开庭则是被付明轩搀扶着,心里一阵后怕,若是付明轩没有及时赶来,那么自己应该也就是这个下场了吧。想到这里,燕开庭伸出受伤的右手轻轻抚摸了一下蹲在付明轩肩上的冰灵,朝它微微一笑。要不是这个小家伙跑去通报付明轩,自己现在也应该在鹰隼的肚子里了吧。

“喵呜~”冰灵好像在说着不用感谢的话语,随后便在燕开庭的头上一阵乱蹭。

随后,三人便往尚元悯的落英峰飞去。

燕开庭还是第一次踏上落英峰的土地,往日远远看去,这落英峰峰顶雪白一片,好似布满一层积雪一般,周围萦绕着一层蒙蒙白光,而踏上去之后,才知道这峰顶上种满了粉嫩的桃花,一簇一簇好似云朵,遍布在山间。尚元悯的桃园就位于峰顶上的一处长势最为茂密的桃林之中。

进入桃园之后,尚元悯先是递给燕开庭一瓶琼浆,叫他先行疗伤。燕开庭在付明轩的帮助下疗伤运气之后,才能站起身来,向着尚元悯深深地鞠了一躬,道:“萧然感谢元籍真人今日出手相救,日后定当涌泉相报。”

尚元悯却笑着摆了摆手,道:“风道师兄这几年戾气越发严重,倒也增长了门内一些心肠歹毒品行不端的弟子,其实就算你没有犯错,但凡是和寒州沾上了那么一点关系,他们也会将你视为眼中钉。不过也好,洛长苏等人总算都被干掉了,日后你们少受些叨扰,只不过,日后再青华君面前和大长老面前还需要多加注意一番才是。”

燕开庭点了点头,道了一声:“知道了。”随后,望向一边皱眉的付明轩,道:“明轩,有何心事吗?“

付明轩长叹一声,道:“有时候,我真怀疑自己,把你带来小有门是不是个正确的决定....”

燕开庭眼睛一睁,惊道:“说什么胡话!难道我把燕府都给小有门了,自己还不能来么?”说着,燕开庭又摆出一副笑嘻嘻地模样,拍了拍付明轩的肩,道:“别想多了,来小有门的这段日子,我一直很开心。”

付明轩无奈地一笑,便没有说话。尚元悯看着二人,眼中似乎露出一副玩味的眼神,随后他隔空传音对着付明轩道:“喂,寒州,你们真的是发小么?!”

付明轩神色一凛,眼神就像吃人一般望着尚元悯,尚元悯哈哈大笑几声,就向屋内走去。

随后,燕开庭就扶着燕开庭跟着尚元悯走进了他的屋内,尚元悯简单地跟付明轩说了一下接下来要交给他的人物以及门内的一些内部事项的处理,最后,便对着燕开庭和付明轩道:“你二人还需好好努力一番才是,建木大会,可是唯一能登上浮图榜的机会。”

燕开庭是第二次听到浮图榜这三个字,还记得之前付明轩已经向他简单解释了一番,这一次从尚元悯口中说出来,燕开庭的回忆一下子就飘回了最后几日在玉京城的时光。

两人离开之后,并没有直接回到飞灵峰,而是穿行在桃林之中,缓缓走着。

燕开庭踩着那满地的落英,突然问道:“可是,元籍真人真的知道了吗?”

燕开庭是指他们杀了洛长苏和崔胤一事,尚元悯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自己知道,可燕开庭总觉得他应该是一开始心下就已明了。

付明轩笑了笑,道:“你看小师叔平日里一副玩世不恭,什么都不管的模样,其实他心里比谁都清楚,甚至比大长老还要清楚....其实,按照这种趋势下去,三长老应该是在小有门立足不了多久了...”

燕开庭也点了点头,也是,三长老那种完全不把其余弟子生命当做一回事的态度,就连燕开庭都感到不满,何况是尚元悯。想必在日后,尚元悯会想尽一切办法将这个根基深厚的三长老给扳倒吧。

将燕开庭送回萧庭院,付明轩便到自己还有要事要处理,一刻也没休息,就向着一处地方赶去。

就这样又过了小半月,燕开庭身上的伤也在孟尔雅的照料之下,好得差不多了。他天天不是泡在藏书阁里,就是在院子里逗猫玩,他此时就只有一个想法,希望自己不要伤刚一好就又受伤,就是再强悍的身体,也经不起这种折腾啊!

但是天不遂人愿,一日,燕开庭在去往藏书阁的路上,经过练武场边时,就只听见几个弟子在哪里很兴奋的讨论着,就算燕开庭不去偷听,那几人声音大的也让燕开庭不得不听下去。

“知道吗?今天大长老放出消息来,说是我们三年一度的弟子考核大会就要开始了!!”一名年纪约有二十,却还不是上师的弟子向另外一名女弟子说道。

女弟子也很是激动,道:“真的吗?太好了!等了好几年终于等到这一刻了!”

另外的几名新晋弟子却是不解,凑了上去问道:“参加考核大会可有什么好处?!为何师姐如此盼望呢?”

女弟子婉转一笑,便对着这些新晋弟子解释道:“仅仅去参加可定是没有什么好处的,但是,要是能在考核大会上夺得名次,那么就有了能够成为我门核心弟子的机会,一般来说,前十名都是稳稳当当可以成为核心弟子,后面的嘛,就要看长老会的决定了!”说到这里,那女子轻叹一声,道:“三年前我还没有迈入上师境,连前二十的名字都摸不着,这一年,我一定会成为前十名的!”

看着这女子自己给自己打气,燕开庭觉得好笑,只看她差不多已经是二十岁出头,比那些新晋弟子要大得多,而在燕开庭的感知中,新晋弟子当中比她实力强悍的弟子还有那么一两个,再加上一些老牌弟子,她今年能拿前十名的希望,还是相当渺茫的。

只不过因她生的好看,周围的一众男弟子都纷纷为她拍手叫好,她自然而然地就有些轻飘飘的了。

“不过,考核大会真的就是只为了选出核心弟子么?”其中一位气质柔弱的男弟子说道,只见他也不过十五六岁而已,身材十分瘦弱。

女弟子笑了一下,道:“当然不仅仅是为了这个,考核大会还会剔除一部分不符合小有门要求的弟子....”说完,女子上下扫了一眼这名弟子,道:“我看你呀,这段时间还是好好抓紧锻炼锻炼,你这小身板,估计跟人对几招就不行了....”

说完,人群中就爆发出一声哄笑,那瘦弱的男弟子脸涨得通红,在众人的嘲笑之下又不敢还嘴,就往后退缩着,直到挤出了人群,低着头,走到了一边。

此时,就只听见有人低声说:“听说,核心弟子现在名额很是空缺,好似和洛长苏师兄他们死在了秘境中一事有关呢!”

听到有人这样说,燕开庭就有兴趣听下去了。

“但是我听说,洛长苏师兄他们说不准是被别人害死的....”

“这可不能乱说!当心招来杀身之祸!“

“嘿嘿,不过,人死了就是死了,活着的人总比死了的人要重要!”

“哼!关心这些还不如好好琢磨一下你的剑道,对了,你有意与我一同每日傍晚在后山共同练剑么?”

“也行....哎,那不是萧然吗?萧然,萧然!!”

说着说着,燕开庭便听到有人在喊自己的名字,自己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便匆忙地应答了一声。只见那名青衣弟子朝自己小跑过来,燕开庭还在想要怎么解释偷听之事,谁知那弟子却是只字不提,而是问道:“萧然,考核大会要开始了,你还天天读书干什么?赶快将你的锤子耍一耍,免得手生了!”

这名弟子是与燕开庭一同入门的弟子,名为“叶南霜”,号“秋微”,荆州人士,与燕开庭在悟道早课时就已经认识了。两人是那一批新入门的弟子中惟一的两名已经踏入了上师境的弟子。

叶南霜年纪与燕开庭相仿,却是一个十分活泼好动的少年,仿佛没有长大一般,好奇心十分重,终日里来除了练剑就是满山林间跑,但他心性其实十分单纯,人也不坏,就是有时话多的燕开庭有些受不了。不过多亏了叶南霜,小有门一有什么事,燕开庭马上就能从他那里知悉,并且,叶南霜还告诉了燕开庭不少门内秘辛,也不管燕开庭爱不爱听。

叶南霜主剑修,虽然比之付明轩还是差了一截,但是在同辈弟子中已是佼佼者,特别是进入了小有门之后,在剑修上更是大放异彩。但是与一开始的燕开庭一样,是在悟道上一窍不通,两人进来时燕开庭已经过了“离”境,叶南霜还未迈过“离”境,而现在自己已经过了“降”境,叶南霜还在那个境界磨着。

用叶南霜的话说,不是他自己不努力,是燕开庭的悟道能力实在是太过惊人!

燕开庭望着叶南霜笑了笑:“我那是本命兵器,那里就能说手生就手生的!”

叶南霜大笑几声,拍了拍燕开庭的肩:“你们雍州玉京果然是人才辈出,寒州师兄我们已是望尘莫及,而你却小小年纪结合了神兵泰初,你叫我们该怎么办啊?!”

燕开庭推开了攀附在自己肩上的叶南霜的手,问道:“考核大会你有什么打算?”

叶南霜耸了一下肩,道:“无所谓,小有门这么多人,哪里是说进就进的!你知道么,刚刚荨意师姐说她三年前没有进前二十,虽是不假,但是你知道她真正是多少名么?”

“哦?多少名?”

“五百多名,哈哈哈哈!!”说着,叶南霜就是一阵捧腹大笑。

燕开庭也是满脸黑线,那刚才荨意师姐还如此有自信,信誓旦旦地要成为核心弟子,就算这三年她勤学苦练,可小有门哪有一个弟子是闲着的呢?

就连他燕开庭,也为了补足自己在悟道上的弱势,老老实实地往藏书阁里跑。

“你这消息都是在哪里打听到的?!”燕开庭很好奇,为什么叶南霜这么一个爱四处打听,东奔西跑的人要修炼剑道,完全跟那些以付明轩为代表的高冷剑修是两个极端嘛。

叶南霜拍了拍燕开庭的肩,哎了一声,道:“你管这么多干什么?!我便告诉你了,按照我对我们门内这约一千多名弟子,正式的非正式的,我拼死命估计也就一百多名左右,而你啊....努力一把,兴许能进前五十。”

“真的吗?”燕开庭不可思议地问道,自己努力了还只能进前五十?哈哈,在他燕开庭眼里,干掉了洛长苏这一群人自己就算不努力,应该也只比付明轩差上一些吧!

叶南霜朝着他眨一眨眼,道:“小有门门内复杂着呢,呵呵,你以后就知道了。”

说完,叶南霜就往回跑去,留下燕开庭一头雾水。

其实进入小有门这么久,燕开庭还真没有真正关心过小有门具体的内部构造,在他看来,不就是青华君下面跟着一众长老,然后就是成群的弟子么?虽然知道大致上应该是这样没有错,但具体的燕开庭还真的没有关心过。

燕开庭也懒得想这么多,总之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他只是有些心疼自己的身体,这刚一好,就又要上战场了!

元会门玄清山的主峰落霞峰上,一处安静的林中坐落着一所小庭院,风穿梭在密林中间,发出一阵簌簌响声,树木葱郁,阳光艰难地穿透树冠,洒在林间的小径上,一个身穿白衣,气质雍容和煦的男子,正朝着那处庭院缓步前行。

那处庭院面积极小,装饰十分简单,院外只是用一圈篱笆围着,里面也没有种植花花草草,一间小小木屋孤零零地在庭园之中,好似寻常山间的农户人家。

沈伯严走到了院子前,推开篱笆门,瞬间他身周影像一片波动,原来在这个院子的周围已是设下了结界。恐怕除了沈伯严之外,没有任何一人知道。

站在院子中央,沈伯严轻轻道了一声:“就这么不愿意见我吗?”

屋内一片黑暗,好似没有任何人居住的样子。

“你若不出来见我,那我便进来见你了...”说着,沈伯严就走进那木屋,一把就将木门推开。

屋内陈设也极为简单,一副桌椅,上面散落着几只泛着银光的飞镖,望向左边的床榻,小玲珑整个人都蜷缩在了一起,不断抽搐着,斗大的汗珠就直直往下淌,嘴里还一直念叨着一些莫名的话语。

沈伯严没有微微一皱,心想,难道是梦魇?走了过去,就只见小玲珑脸色发白,唇色乌青,这分明是入定之后走火入魔的迹象!

沈伯严一把就将小玲珑扶起,一只手就撑在了小玲珑瘦弱的背上,真气如泉涌一般地从沈伯严手中向小玲珑的背上传去,直至她的身体里,将小玲珑镇定下来,见她没有再抽搐,神情也放松之后,沈伯严才抽手,顿时,小玲珑浑身一软,向后一倒就倒在了沈伯严的怀里。

沈伯严微微一惊,两只手顿时感到无处安放。最后,还是小心翼翼地环在了小玲珑身上。

十三年前,自己也是这样抱着她的么?将她从地狱中解脱出来,却没想到把她送入到了另一个地狱。

此时的她,就像自己的孩子一般,睡眠安恬,全然不似往日那样,目光里充满了戾气,整个人都被仇恨包裹着。如此安静,无论是眼睛,睫毛,鼻子,嘴唇,都让沈伯严看得越来越入迷,越来越惊心,不知不觉,他一只手就抬了起来,在小玲珑那如羽扇一般的睫毛上轻轻触碰了一下。

好似被打搅了一般,小玲珑眼睛动了动,发出一声轻哼,让沈伯严的手顿时就停在了半空中。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沈伯严才将小玲珑轻轻放下躺平,往她嘴里喂了一颗回神丹,自己便坐在一张椅子上,望着她。

窗外,已是月色浓郁,林间清冷的月光照进了屋子内,床上的小玲珑睡眠安恬,在月色下好似透明一般,在回神丹的作用之下,小玲珑身子挣扎了一下,发出一阵轻哼,随即眼睛就缓缓睁了开来。

“我这是怎么了....”刚睡醒的声音有些沙哑,她抬起一只手揉了揉眼睛,感到嘴里一阵苦涩。

就在这时,她手中动作一滞,便立即坐了起来,靠在墙角,眼神就飘向了坐在黑暗中的沈伯严。

“你对我做了什么?!”小玲珑大口喘着气,检视着自己浑身上下,却发现除了体内有一股安神的气息一直在抚慰她,却没有发现任何别的异样。

沈伯严轻哼一声,从黑暗中走了出来,神情又恢复到冰冷,道:“你就这么怕我?”

小玲珑咬牙道:“反正我的命被你捏在了手里,我想要逃也是逃不掉,求你也是没用,可是,我唯独不怕你!”

“哦?不怕我?!”沈伯严轻笑了一声,俯下身子来,靠近了小玲珑,越靠越近,眼中的神情越发冰冷,只叫小玲珑浑身发冷,寒毛直竖。

可是望着那张距离自己仅有一掌之遥的好似神祇一般地面庞,小玲珑的心里充满了恐惧,还是,还夹杂着一丝她也说不清楚的心绪。她眼神狠厉,直直迎上了沈伯严的目光,咬着下嘴唇,强忍着自己内心的恐惧。

“哼!”好似取笑一般,沈伯严冷哼了一声。

“扬州冶天工坊韩凤来,你去帮我调查一下这个人,记住,不可让他发现你的痕迹。”站直起身子,沈伯严冷冷地丢下这么一句,就走到了门口,拉开了木门。

“还有,你可是从来都没有求过我。”

扔下这么一句话,沈伯严便走出木屋,消失在了林间的月色之下。

小玲珑赶忙爬起身来,趴在窗前,露出半只脑袋,直到看见那抹白色的身影消失在了浓浓的黑夜之中,她才缓缓又坐到了床上。

前些日子,自己被他召唤来,便被带到了这个地方,原本以为沈伯严会将她软禁起来,使出什么恶劣的手段致自己于死命,却没想到沈伯严只是要她像家一般住在这里,周围升起的结界,只是为了让别人不发现她。

她虽然出入自由,但是一旦走出落霞峰,心脏便是如针般的刺痛,不得不又退了回来。这些日子里,落霞峰除了元会门所在的地方,其余林间她都一一去过了,根本找不到合适的地方来行刺沈伯严。

若她没有记错的话,自己今日回到屋内憋着一口怒气,却一不小心入了定,好似走火入魔了,瞬间就晕了过去,而此时自己好端端的躺在床上,莫非是沈伯严救了自己?

可是,自己一心想要杀他,为什么还要救自己呢?让自己这样死去不更好吗?

想着想着,小玲珑心中一股莫名的情绪就涌了上来,她根本说不清楚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她只觉得鼻头一酸,眼泪就忍不住的往下掉了起来。

暗夜之中,小玲珑缓缓起身,将桌上的飞镖收到自己的囊中,推开木门,就消失在月色之下。

小有门,此时正是一片热闹。

三年一次的弟子考核大会正在如火如荼地准备着,孟尔雅每天都是早出晚归,去拿挤满了弟子的练武场上练剑,而燕开庭,则是有事没事,便去付明轩的院子找他喝茶喝酒,好似一点都不着急一般。

“我说,你要是想成为核心弟子的话,怎么也得准备准备吧?”付明轩放下酒杯,看着暮色下燕开庭一脸陶醉的模样,好似他又见到了谢无想一般。

“真是好酒,好酒,你说元籍真人每天都在干什么?!为什么还有时间来研究酒这种东西,不过哈哈哈,我喜欢....”

付明轩满脸黑线,桌子上冰灵的脸上都摆出了无奈和嫌弃的表情,好似在说:“就这幅模样,还想成为核心弟子?”

“看什么看!”燕开庭伸出手拍了拍冰灵,随后望着付明轩道:“不是我不准备,只是你看看其余人,一个个都心浮气躁的,就算再怎么准备,长进也是不大,还不如我一般好好养好身体,蓄足精神呢!”

付明轩也是无语,反正燕开庭最会为自己找理由开脱。

“哼,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你以为,小有门作为修道界第二大门派,就有这么简单?”付明轩举起一杯茶盏,小饮一口。

燕开庭问道:“可是在我之所见,洛长苏死后,小有门内的弟子中,除了你之外,我就没有看到比我厉害的弟子?!”

燕开庭如此耿直的一番回答逗得付明轩哭笑不得,拍了一下燕开庭的脑袋,笑道:“说你傻你还真傻!没看见就等于没有了??”

燕开庭一脸迷茫,望着付明轩求他给出答案。

“我之前跟你说过,你在门内可以自己修行,也可以择一师修行,你平日见到的,都是和你一般,准备按照自己的方式来寻求大道的弟子。”

“哦?”

“不然你以为我青灵山这么多个峰头是拿来看的吗?你在主峰之上自然见到的弟子是少之又少,再说,也不是所有人都像元籍真人一般不收徒弟的。”

付明轩的话燕开庭等于是完全明白了,原来至一千多余名字散落在青灵山的各个峰头之中,有很多“不出世”的高手自己自然是没有见到过。

燕开庭突然就想起叶南霜前几日对他说的话,自己若是努力一番,没准儿还能挤进前五十.....

燕开庭顿时就对自己无语起来,酒也不喝了,站起身来一言不发就往外边走去。

付明轩被他这个举动吓得一怔,“你干什么去......”

燕开庭转过头来,黄昏和夜色的交织之下,少年脸上闪现着坚毅之光,沉沉道了一句:“修炼去!”

说完,燕开庭推门而出,丝毫不管跟着他身后一路喵呜喵呜的冰灵,自己就绕着盘旋的山路,朝后山走去。

付明轩也是哭笑不得,望着燕开庭的背影,轻叹了一声。就在这时,他顿时神色一凛,缓缓转过身来。

“付首座。”紫色的霞光之下,谢无想身上的白纱泛起了一阵异样的光芒,她依旧是神色冰冷,带着一点点恰到好处的疏离感,向付明轩微微颔首。

付明轩拱手回了一礼,便问道:“何事劳烦无想仙子大驾光临?”

谢无想嘴角上露出一个浅浅微笑,但声音依旧清冷,道:“见付首座,自然是有话要说的。”

本来谢无想也算得是门内之人,但是付明轩始终对于她的身份有所芥蒂,并且她那种比之自己还要高出几分的冰冷,实在是让付明轩喜欢不起来。

“还请无想仙子交代。”

谢无想望了一眼付明轩,环视了他所在的这处简陋的院子,道:“此处不便说话,还请付首座与无想一同前去一个地方。”

付明轩微微颔首,随后就与谢无想一前一后走出院子,朝着一个青灵山的一个不起眼的山峰飞去。

此时,燕开庭已经来到了后山的一处僻静之地,这块地方是燕开庭在山间随意散步时发现的。他才不愿意与那些剑修挤在练武场,泰初锤威力太大,人多了实在是不方便。

何况,这块僻静之地已经是非常远离小有门所在之地,鲜有人到来,是以燕开庭就算在这里闹出再大动静,被人发现的几率也是小之又小。

冰灵也随着燕开庭来到了此处,燕开庭心念一转,想着还是先强化一下青华君留给自己的那套缫丝剥茧的功法,于是燕开庭朝着冰灵坏笑一下,就将它抱起一阵乱蹭。

“就陪我练一会儿,就一会儿,好不?我这次绝不伤到你!要是伤到你了,我就站着也让你拍我一爪子,好不?!”

“喵呜~”冰灵叫了一声。

只不过燕开庭看着冰灵,顿时一种奇怪的感觉涌上心头,为什么他总感觉这只猫在坏笑?还有一种得逞了的表情?难道被打就这么开心了?

燕开庭将冰灵放下的那一刻,一阵旋风绕着冰灵呼啸而起,冰灵瞬间就变到了燕开庭第一次见到它时一般大小,嗷呜一声,将燕开庭吓得一激灵!

不对呀,燕开庭心想,为什么这一次冰灵释放的气场和第一次完全不同?!甚至自己已经将冰灵打败了好几次,这一次居然会从内心里感到不自觉的颤栗?

只见清冷的月色之下,冰灵那双幽蓝色的眼睛好似睥睨众生一般,竟有了使人望而生寒的至高无上的威严。一身白底黑色条纹的毛发在银白的月色之下熠熠生光,吼叫之间,仿佛就要将人和神魂分离!

燕开庭也被激发起了斗性,冷笑一声,便将一缕意识放在了自己体内,分拨离析着自己体内的真气,将那些专注于拳意的真气悉数都聚集在了双拳之上。

猛喝一声,燕开庭一个纵跃,高高跳起,右拳猛地发力,就朝着冰灵狠狠砸去!

嗷呜一声,冰灵浑身爆发出一层耀眼白光,轰的一声,燕开庭用尽全力发出的那一拳竟然被冰灵的白光给挡了回来,顿时产生一阵强大的气流,将燕开庭狠狠地弹飞出去!

在空中翻滚一阵之后,燕开庭砰的落地,刚稳住身形便犹如飞剑一般朝着冰灵飞去,眨眼之间,燕开庭又来到了冰灵面前,冰灵一声长啸,激荡起阵阵声浪,燕开庭左避右挡,不断前进,最终就站在了冰灵的身上。

“哼!”燕开庭冷哼一声,心想这一下你总是逃不过了吧!于是手上加力,用尽全力朝着冰灵的脑袋轰去!

可明显此时的冰灵好似完全不把燕开庭放在眼里一般,猛地低头,随即整个头颅上蒙着一层银白光芒,由紧缩到骤然爆发,仅在眨眼之内,燕开庭根本没有反应过来,拳意瞬间被化解,自己再一次又飞了过去!

仿佛是厌倦了格挡一般,冰灵猛地转身,完全不给燕开庭反攻的机会,就直直朝着燕开庭扑了过去,倏忽之间就来到了燕开庭的面前,身后还拖了一串虚影,高高举起自己的巨爪,好似要站起来了一般,在燕开庭震惊的目光之中,就欲一爪把他拍成肉酱!

“啊!”燕开庭一声尖叫,双手就格挡在了自己面前。

久久的,却没有迎来冰灵的那一掌,将双手拿开,就只见冰灵的巨爪放在自己脑袋上方,距离自己咫尺之遥。

随后,肉掌轻轻落下,在燕开庭的脑袋上轻轻碰了一下,随后才放在了一边。

燕开庭顿时有一种被猫耍了的感觉!

看着冰灵,眼前这张巨大的猫脸,燕开庭分明看到了嘲笑!

“哼!”燕开庭顿时觉得心中一阵不爽,转身就走,并不是因为今天输给了冰灵,而是,他总觉得自己被骗了!

怪不得元籍真人看到它的第一眼就觉得惊讶,这种战斗力,不要说燕开庭,寻常真人估计都拿冰灵没有办法!

而自己,却在冰原上捶了它那么多顿!这货不是在跟自己装还是什么?!

燕开庭气不过,气冲冲地向前走着,冰冷一愣,随即明白了燕开庭心中所想,疏忽化作了寻常猫儿大小大小,就跟着燕开庭身后喵呜喵呜一阵叫,小跑起来就想跃到燕开庭的身上。

燕开庭随意一躲,就避开了冰灵,冰灵好似着急了一半,幻化成寻常猛虎大小,从后面一扑,就将燕开庭给扑到了地上。

张开巨嘴,伸出长满倒刺的粉嫩舌头,冰灵嗷了一声,就对着身下的燕开庭狂舔起来。燕开庭的脸上满是口水,又推不开眼看的这个庞然大物,只好双手一摊,道:“行吧,你赢了....”

冰灵躺下神来,巨大的虎躯就在燕开庭身上一阵乱蹭,蹭着蹭着就变成了猫咪大小,蜷缩在了燕开庭的怀里。

“喵呜~”冰灵眨巴着眼睛,不断对着燕开庭撒娇。

燕开庭向来对于冰灵毫无办法,将它拎了起来,左看右看,想找出个什么不同来,可偏偏什么都没有看出来。

“我说,你究竟是怎么了?为何变化如此之大?!”燕开庭拎着冰灵道,“该不会是以前你一直在骗我吧....?”

“喵呜~”冰灵表现出一副委屈的模样,摇着小脑袋,好似在说没有。

“你千万不要告诉我你成长了....按这种成长速度你过个几年还不得到天上去!”燕开庭叹了一声,道:“元籍真人果然是好眼力,怎么一眼就能看出你的不同,而我天天将你带在身边,却是一无所知。”

燕开庭站起身来,抱着冰灵往回走着。其实按道理来说冰灵如此强大他应该高兴才是,毕竟冰灵已经完全归顺了自己,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燕开庭的心中总有一股淡淡的郁闷,怎么样都觉得自己被蒙在鼓里了一般。

回到萧庭院不到片刻,燕开庭尚在院中思考着一些事情,孟尔雅提着一只长剑欢欢喜喜地就跑了进来,坐在了燕开庭身边。

“怎么了公子,可有什么心事?不妨与尔雅讲一讲!”孟尔雅甜甜地笑着,望着有些郁郁寡欢的燕开庭。

燕开庭看着她,好思想到了什么,便问:“你近日里来有没有看见冰灵去了什么地方,或者有些异常?”

孟尔雅微微皱眉,细细思索了一番,便道:“倒没什么不一样的,冰灵不是整天整日地都与公子呆在一起么?”

燕开庭心想也是,这冰灵恨不得晚上都与他睡在一张床上。事实上也是如此,冰灵几乎是和自己一直待在一起的。

孟尔雅看着燕开庭皱着眉,便问道:“怎么了?公子,为何问起冰灵来了,它不是好端端的吗?”孟尔雅指着一旁花园中和一些小飞虫嬉戏的冰灵。这时的冰灵活泼可爱,看起来毫无攻击力,就和寻常猫儿一般,根本不似与燕开庭对决时的那副模样。

燕开庭摇了摇头,道:“它到没出什么事情...只是我发现,它变得厉害了许多。”

“许多?”

燕开庭嗯了一声,道:“现在的我根本打不过它....”

孟尔雅一时哑然,从燕开庭的口里,她可是听他说自己如何将冰灵打趴下,然后收服冰灵的一系列壮举,可从未听说过他打不赢冰灵呀!

随后,孟尔雅婉转一笑,便道:“公子可否还记得你与寒州师兄一同回来时,元籍真人对你说的话?他应是早就看出了冰灵的不凡,公子可以去问问元籍真人。”

燕开庭心想也对,只靠自己想是想不出来的,既然元籍真人有如此眼力,那就带着冰灵去寻他一番便是。

另一边,付明轩随着谢无想往后山走去,付明轩以为谢无想准备带他去后山木屋,没想到谢无想却是绕了一个大弯子,带着付明轩朝半山腰走去。

“无想仙子....”付明轩站定,叫住了走在前方的谢无想。

月光下,谢无想缓缓转身,道了声:“哦?付首座有事?”

付明轩顿了顿,道:“不知无想仙子有何要事,竟要避开小有门中所有,来到这半山腰来说。”

此时,两人站在飞灵峰后侧方的一处断崖上,上面是飞灵峰郁郁葱葱的山顶,下面则是看不见的深渊,而两人,则是处在漂浮在飞灵峰半山腰的云雾之间。

一片迷茫中,谢无想的身影仿似透明一般,让付明轩隐隐地感到了危险。

谢无想望着付明轩,声音清淡,道:“我知道洛长苏和崔胤是你们杀的。”

谢无想面无表情,一双清幽的眼睛直直望向付明轩,好似无底深渊。

付明轩却是淡淡一笑,根本没有任何反应,只是道:“哦?那又如何?”

谢无想缓缓走惊付明轩,然后轻轻抬起手,手指指着一个地方:“付首座请看。”

顺着谢无想的手指指去的地方,付明轩只看到在那雾气缭绕之中,竟堆满了森寒的白骨,好似一座小山丘一般,散发着浓浓的阴森气息。

付明轩微微皱眉,但没有说话。

“我知道了,就代表青华君知道了。”谢无想清冷的声音再次响起,这一次付明轩心下微微一凛。

还未等付明轩说话,谢无想就道:“你看那些白骨,有多少是我小有门的弟子,不,应该全部都是我小有门的弟子。”

付明轩突然想起了前几日死在这里的章若云,自己抬头望了望,感知了一下方位,就意识到此时两人正在风荷院的正下方。

“你是说?”付明轩皱眉,难道这一切,都是三长老犯下的吗?平日里他只知道三长老在门中权势滔天,作为洛长苏的后台也包庇过他们做下一些见不得光的事情,但是如此残害小有门的弟子,付明轩还是第一次知道。

不过,从上一次三长老那样对待燕开庭以及最后杀死了章若云的那些手段,三长老的阴险狠毒也可见一斑。

谢无想望了一眼付明轩,道:“无论如何,残害同门都是小有门不可原谅之事,青华君尤其痛恨。”

付明轩没有说话,他知道谢无想的意思。自己无论是出于什么目的,总归是杀了洛长苏等人,这样与三长老比起来也不过就是五十步和百步了。

“但是,青华君心中也明了那洛长苏对你做过一些什么....觊觎首座的位置,多次至你于死地,青华君的心中都是知道的。”

“所以呢?”

付明轩知道青华君若是对自己动怒,那么早就该处罚自己了,但是这一次差遣谢无想前来,应是有什么具体的安排。

只见谢无想从袖口里拿出一柄书卷来,书卷上萦绕着丝丝青光,递到了付明轩面前:“清理门户,将功赎罪。”

付明轩心中也猜到了七八分,但是说实话这个任务对他来说实在太过沉重。他从外门一路升到小有门内部,再成为核心弟子,最后坐上首座弟子的位置,现在这个位置还没有坐稳,就要去铲除以三长老为首的巨大根系,搞不好自己还未动手,就被三长老先行弄死。

付明轩知道,三长老绝不像看起来那般简单。

只是,面对青华君的指派,付明轩没有丝毫可能性去拒绝,即使自己很有可能出师未捷身先死,但是也只能冒险去尝试一番。就像谢无想所说的,“将功赎罪”。

付明轩接过谢无想手中的书卷,道了一声:“弟子遵命。”

谢无想道:“这封书卷将会助付首座一臂之力,必要时,元籍真人也会是你的坚强后盾。”

说完,谢无想就缓缓升空,也不看付明轩一眼,就穿透云雾,向着天上漂浮的云层飞去。轻飘飘的白纱笼着月色,好似她眼神一般清冷又迷离、

付明轩站在原地良久,看着身旁的那一堆白骨,面色清冷如水,眼神之中,看不见他的任何感情。抬起头,向着上方望了一眼,付明轩缓缓升空,转眼间就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