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一二七 非是寻常

作者:烟雨江南书名:道缘浮图类别:玄幻奇幻更新时间:18/09/30 12:59:52字数:32

燕开庭进入落英峰那濛濛白光的刹那,就只感到一阵将他向外推的阻力,燕开庭心下顿时了然,赶忙发出了一道传讯符,几乎就是在刹那间,那股阻力忽地消失,燕开庭顺利地踏上了落英峰那柔软的土地。

冰灵第一次来到落英峰,当即就被那飘飘洒洒的桃花所吸引,跳出了燕开庭的怀抱,就在树下玩耍着,飞扑着那些花瓣,完全释放出了天性,好似一只精灵。

一边玩着,一边随燕开庭朝元籍真人的桃园走着,站在元籍真人的门外,燕开庭老老实实地又发了一道传讯符进去。

门吱呀一声打开,就只见元籍真人手拿一小壶水,另一只手拿着一柄小勺,浇灌着院中的一簇雪白花木。

“元籍真人。”燕开庭向着尚元悯行了一礼,尚元悯转过身来,看见燕开庭脚边站着的冰灵,眼睛顿时就闪起亮光来。

“怎么了,萧然,今日为何来寻我?”虽然是在对着燕开庭说话,可是元籍真人的眼睛却一直在冰灵的身上。

燕开庭道:“弟子此次前来,就是为了冰灵而来。”

尚元悯露出疑惑的表情,道:“哦?冰凌怎么啦?快过来让我看看!”说完,便朝着冰灵招手,冰灵就迈着优雅的步子,朝着尚元悯走去。

尚元悯将冰灵抱起,道:“小家伙,身上的灵力越来越浓郁了啊。”说完,便是抱着冰灵一阵蹭,冰灵喵呜喵呜地叫着。

燕开庭道:“元籍真人,您是早就看出了冰灵的不一般,是吗?”

尚元悯抬起头来,有些惊讶地反问道:“难道你一直以为它一般般?”

燕开庭心里狂喊,不是一般般啊,是很一般般啊,初次见到冰灵,它的战斗力恐怕就连燕开庭以前的坐骑雪梦骥都不如,除了会变大变小以外,就是耍赖皮,撒娇,燕开庭实在看不出它那里不一般了,并且,就是尚元悯所说的灵气,燕开庭也没有感受到。

“这个.....”燕开庭抓了抓脑袋,道:“以前总觉得它不怎么厉害,可是最近才发现,它已经厉害到我都打不赢的地步了....”

尚元悯冷笑一声,道:“能打赢你的还不叫厉害。”

“........”

燕开庭就只在想为何尚元悯对待他的态度和对待付明轩的态度这么不一样,对待自己,尚元悯整个就是一毒舌,每说一句话都恨不得把自己噎死。

“这个....”燕开庭汗颜,不知道该怎么把话题接下去:“不过冰灵现在也太厉害了,我跟它对不了几招.....”

尚元悯抱着冰灵,走到院子中央的石桌旁坐下,道:“它本身就是这么厉害,在秘境中,恐怕是受到了压制。”

“压制?”燕开庭有些不解,冰灵本来就生活在秘境之中,为何在自己的生存之地受到压制呢?

尚元悯仿佛是看出了燕开庭的疑惑一般,道:“虽是生存在秘境之中,可是也不一定就是最适合它生存的地方。”

燕开庭细细思索了一般,于是问道:“难不成秘境之外更加适合它的生存?”

“不能说是生存,以我的观察,秘境之外更适合它的成长。”尚元悯一边抚摸着冰灵,一边道:“它似乎和寻常灵兽不一般,也和我们人类的修炼方式不一般,它天生就会吸收灵气。”

尚元悯笑了一笑,道:“可真让人羡慕的。”

听尚元悯这样一说,燕开庭心下就有所了然,如果冰灵与生俱来地就会以吸收周围的灵气来增长实力修为,那么一开始在冰原上很弱,随后来到了灵气十足的飞灵峰上变得强了起来,那也是说得过去的。

只不过这种速度也太让人嫉妒了吧,燕开庭望着冰灵,只见它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在尚元悯的腿上伸了个懒腰,随后一跃而下,在尚元悯的院子里四下转悠着。

“也该是你的运气,冰灵应该是一种好强的物种,你当日打赢了它,它心中便认定了你是它要跟随的人,即使你以后也就一般般,但是它对你的认可却是不会变。”尚元悯道。

“呃.....”什么叫做一般般,什么叫做一般般!!燕开庭嘴上云淡风轻,心中早已雷霆万钧了好吗?!!

尚元悯轻笑一声,道:“不过你也不是没有长进,好好准备一下,在接下来的弟子考核大会上努一把力,没准儿能够进前一百呢。”

燕开庭彻底无语,怎么道尚元悯这里,自己还掉了几十名。再在尚元悯这里坐下去,燕开庭怕是要被尚元悯打击的体无完肤了。

“原来如此,萧然多谢元籍真人指点,那萧然就先行告辞了。”说完,燕开庭便向尚元悯行了一礼,随即就向冰灵招手。

冰灵得了燕开庭的手势,几个纵跃就跳了过来,一跃就跳进了燕开庭的怀抱中,然后便顺势蹲到了燕开庭的肩上。一人一猫,就离开了桃园,向着外边走去。

看着燕开庭和冰灵离开的身影,尚元悯轻笑了一声,道:“真是个好运气的家伙。”

燕开庭前脚刚走,尚元悯还没来得及给自己的水桶里加满水,付明轩就站在了桃园门口。

“哦?你俩一个前一个后,是为了要避嫌么??”尚元悯嬉笑道。

付明轩满脸黑线,不住腹诽自己的这个小师叔满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

“寒州此次前来,是有要事要与小师叔商量。”付明轩走进桃园,便在青石桌旁坐了下来。尚元悯却仍然自顾自地浇水,两人之间的氛围就比刚才和燕开庭在一起时要随意得多。

尚元悯微微转身,却没有停止手上的动作,道:“怎么?他这次终于下定决心了?”

付明轩微微一怔,道:“你是指.....青华君?”

尚元悯冷哼一声,道:“要不是他一直顾念着三师兄往日对小有门所做的那些所谓的牺牲,我早就要动手了......毕竟,三师兄的那些牺牲,我是从来都没有看见过的。”

尚元悯回想起自己自记事以来,对他那个年龄都快要接近自己师叔的三师兄,从未有过一丁点好感。从来所听见所看见的,都是那暗藏于地下根本见不得人的不光彩的事情。

相比起付明轩,尚元悯知道的是太多太多了。

付明轩点了点头,道:“按照青华君的意思,是将这件事全权交付于我.....”

尚元悯倒也不惊讶,仿佛还认为是理所应当,只听他道:“我与三师兄,怎么说也是做了几十年的师兄弟,而寒州,毕竟是从外门来的.....”

付明轩算是听明白了,尚元悯的这句话里,可不单单只有一种意思。

大概青华君也很害怕自己向来宠爱的小师弟在这场风波里遭遇什么不测吧,而付明轩对他来说,只是通过了一轮一轮考核成为他名义上的弟子,跟这个从小就看着的亲师弟来比,付明轩的安危其实也没那么重要了。

仿佛看出了付明轩心中所想,尚元悯道;“再怎么说,人性这个东西,除非成了真正的仙,才能说是完全战胜的。”

付明轩点了点头,道:“那就还请小师叔助明轩一臂之力。”

站起身来,付明轩向着尚元悯行了一礼。尚元悯微微一愣,叹息了一声,道:“虽然你名义上的师父是青华君,但这些年来都是我在教导你,与你之间的感情,岂是寻常的同门情谊?你尽管去做,无论如何,小师叔一定会护你周全。”

付明轩点了点头,便朝着院外走去,走到门口时,身后尚元悯的声音再次响起:“萧然那孩子的天资其实很不错的,他也许会成为你有力的臂膀。”

付明轩站定片刻,转过身来,道:“可寒州最不愿意见到的事情就是,让他也牵扯到这件事情当中。”

说完,付明轩便扬长而去。尚元悯也再无心思摆弄那些花草,叹息了一声,道:“真是个倔脾气呐。”

在回到飞灵峰的这一路上,燕开庭就一直絮絮叨叨地跟冰灵说话,一会儿跟冰灵讲这个世界如何如何险恶,叫它千万要跟好自己,别跟着坏人跑了,一会儿又磨着冰灵跟自己对阵,好让自己能够当得起它的主人,一会儿又忍不住说自己好羡慕嫉妒恨,自己也好想平日里吃吃喝喝玩玩闹闹就能提升修为.....

一路上,冰灵都只觉得自己的猫耳朵快要长起茧来了。

好不容易挨到萧庭院,冰灵就跟逃也似的,跳下燕开庭的怀抱,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燕开庭哪这么容易放过它,四处寻找就差把萧庭院翻个底朝天,最后终于找到了冰灵,拖着它去后山,一人一猫,就对阵直到大半夜。

不知不觉,已是三日之后。

后山之上,爆发出阵阵轰隆之声和咆哮声,不断有雷火冲田而起,时不时还夹杂着团团白光,噼里啪啦的响声,在峡谷间不断回荡。

燕开庭手持神兵泰初,与巨大的冰灵缠战在一起。燕开庭每一击都拼尽全力,极尽技巧,而冰灵的每一次攻击却都恰到好处,杀伤力控制的极好,对燕开庭是点到为止。

轰的一声,人和兽从一团光芒中分开来,燕开庭重重地落在了地上,双脚竟把这飞灵山的千年岩层踩出个脚印来。

“哼!有意思!”燕开庭满身被汗湿透,充满了斗志,越大越起劲儿来。

冰灵也是一样,嗷呜一声,全身白光四溢,斗志昂扬,显然是打到了兴起,还未等燕开庭发起攻击,自己又是仰天咆哮一声,向着燕开庭就扑了出过去。

这几天和冰灵的对阵之中,冰灵越来越猛,燕开庭早已习惯了冰灵的这种阵势,他不假思索地朝着后方猛地一退,随之便一跃而上,在天空中一个翻越,就站落在了冰灵的身上。

一手紧抓着冰灵的颈项上的长毛,一手握着泰初锤,任凭冰灵怎么狂甩头颅,他就是不下来,即使都被甩的头晕眼花,燕开庭的泰初锤就像一记记擂鼓一样,打在冰灵的头上。

冰灵虽然散发着白光一阵阻挡,但随着燕开庭那无休止的攻击,自己的体力也在消耗着,一个不注意还真的就被燕开庭打上了那么一锤,痛得嗷嗷一叫,随后用尽全力猛地将头一甩,燕开庭整个也被甩飞出去!

如此打斗不知经过了多少次,燕开庭和冰灵两人之间的默契越来越高,从一开始燕开庭完全不是冰灵的对手,到后来还能赢上那么几局,几日过后,燕开庭的实力大涨,就连付明轩也觉得不可思议。

“看来,有冰灵和你对阵,你也无需他人在你的战修上指点你了。”不知什么时候,付明轩来到了这块空地边,看着刚打完一场的一人一兽,此时的冰灵,身形巨大,就连付明轩站在它面前都有一种压迫感。

“明轩?你怎么找到这里的?!”

燕开庭一脸疑惑,心想自己找的这块僻静之地,已经很是远离小有门所在的区域,并且之后树林繁茂,密不透风,另一边则是万丈悬崖,本就没有道路通向这里,是有一天燕开庭从藏书阁出来后一时兴起四处闲逛时发现的。

付明轩整个人漂浮在悬崖上方,望着他道:“你平日里闹出这么大动静,想不发现都困难。?

燕开庭一脸疑惑,的确,自己平日里是在这里闹出很大动静来着,一开始还有先担心会有人找了过来,但是竟然这么长时间,也没有人来过的痕迹,燕开庭心想估计是因为自己跑得实在太过偏远了吧。

看出了燕开庭心中所想,付明轩道:“你呀,真是个愣头青,不是我在这里布下结界,老早就有人过来找你麻烦了!”

“布下结界?!”燕开庭表情一怔,道:“你在这里布了阵法,让我专心修行?!”

付明轩望着燕开庭,叹了一声,道:“无论怎样,我还是很希望你能成为小有门的核心弟子,门里门外,总是不一样的。”

燕开庭没有说话,其实在他的内心,他比谁人都要坚定。

付明轩继续道:“等你成为了核心弟子,就能知道更多你以前从未知晓的事情,到了那时,所谓的方向,道路,你都能选择得更加容易,也更加正确。”

燕开庭道:“我明白。明轩....谢谢你。”

付明轩笑了笑,道:“谢什么,不过小有门内多是剑修,你不妨好好研究一下如何与剑修对阵!”

听了这话,燕开庭立即就坏笑起来,道:“我倒是想啊,可也不知道某人为什么这么忙?!唉!根本不给我机会嘛!”

“是吗?!”付明轩脸上挂着一抹玩味的笑容,然后腰间的一剑光寒十九州就被慢慢拔出。

燕开庭看到付明轩已然拔剑,心下一喜,便哈哈大笑起来,刚收起来的泰初锤在手中突然现出,然后整个人便朝着付明轩飞去。

付明轩也是一笑,随后便抬起长剑,做出攻击之势。

燕开庭刚刚飞了一般距离,就被付明轩的一道耀眼剑光给生生逼回,气势磅礴的剑意让燕开庭也是一惊,不知不觉中,付明轩的剑修已经上升到了另一个层次。不过,对手越是强悍,燕开庭就越是兴奋,整个人的斗志,就在这一刻被完全点燃!

仿若飞箭一般,燕开庭又是全力冲出,一团雷火骤然就出现在了泰初锤上,轰的一声朝着付明轩飞过去,就在付明轩伸出长剑抵挡之时,燕开庭迅速转换方向,就朝着付明轩的侧方飞了过去。

这短时间与冰灵的对阵,让燕开庭的反应速度已是提高不少,眼见燕开庭身后拖着一道虚影就飘在了自己的侧方,以全速向自己冲来,付明轩竟有些诧异,不过,一抹笑容随即出现在付明轩脸上。

一剑光寒十九州仿若变成了无数根长剑,围绕在付明轩的周围,将他护得是密不透风,持剑的右手根本看不见实体,燕开庭骤然止步,惊诧道:“你的剑修竟然到了这种地步!!”

快到极致,便以慢的形式表现出来。燕开庭一时之间都看得呆了,就连冰灵扑向他的速度,都没有付明轩如今挥剑的速度快!

好似有成千上万根长剑一般,横着的竖着的斜着的,以各种招式环绕在付明轩身边,燕开庭根本就找不到任何漏洞展开攻击。

两只眼睛死死盯住付明轩,燕开庭仍是想要挣扎一番,想要找出破绽所在。只是越是这样,燕开庭就越发头晕起来,那长剑,的确是太快了!

眼睛一闭,燕开庭也不管这么多,高举泰初锤,一团雷火就轰了出去,只是他自己也知道,能够打到付明轩的几率,可能为零。

果然,付明轩是躲也不躲,任凭那团雷火来到眼前,随后万千剑光就将燕开庭的雷火消释殆尽。

“庭哥儿!注意看,仔细看!剑道之精髓,就在于快,在于准,在与凌厉,任何招数,都有它的破绽所在,仔细找找!”

付明轩一边说着,手中动作却从未停下。仍然是快到了一种让人眼花缭乱的地步。

燕开庭点了点头,嗯了一声,当下就汇聚起所有的神识,去感受付明轩的剑,那不断挥舞着的长剑。

一定,一定存在的!普天之下,就没有一种不存在破绽的招数,只要仔细感知,就一定会找到!

燕开庭只觉得盯着看脑袋一阵发昏,于是干脆闭上了眼睛,就只凭借自己的神识,来感知付明轩的剑。

四溢的神识之中,付明轩整个人都被密不透风的剑意所包裹,燕开庭紧皱眉头,更加在听识上倾注注意力。只感受到一阵呼啸之声,竟有那么一点安静!

如同闹市中隐藏着的那么一间宁静的茶馆,又仿若万绿丛中的一抹鲜红,是如此清晰和明显,燕开庭都惊讶为何之前没有发现,现在的他已经完全移不开注意力!

燕开庭张开眼睛,透出锐意精光,一抹笑容就浮现在了脸上!

望着付明轩的右侧腹部,燕开庭一声叫道:“就是这里了!!”

随即,神兵泰初锤之上缭绕起一阵雷光电火,燕开庭将自己体内的那几波真气涌上右手,灌注到神兵泰初之上,燕开庭咬牙怒喝,于是寻常以一团一团形式发出去的雷火此时竟变成了一道火柱,前细后粗,犹如一个钻头,就向着付明轩的腹部钻去!

付明轩神色一凛,眼见着那道雷火柱以一种无可匹敌之势向自己逼来,付明轩当即停下手中动作,就向着后方一阵猛退,随即身形一转,在空中几个翻越,堪堪才避过了那道雷火柱!

站定之后,付明轩一阵仰天长啸,望着燕开庭的眼睛里就现出了欣赏与夸赞神色,道:“不错,就是如此。面对剑修,你的速度不占上风时,就不要莽撞就发出攻击,而是要运用到你的所有感官,找出破绽,然后就顺势发出致命一击!”

燕开庭看了看自己手中的泰初锤,问道:“我方才找到了吗?!”

付明轩点了点头,望着燕开庭浅浅笑着。

燕开庭发出一阵欢呼,就冲上前去恨不得一把将付明轩抱住!付明轩却是身形一闪,望着他笑道:“继续练习,速度和准确性你已经差不多就够了,但是你的观察力,还需要多磨练磨炼!”

说完,付明轩就缓缓升空,就欲离开。

“我还有要事要处理,就先走了。”

“恩!”燕开庭点了点头,虽然他不知晓付明轩最近都在忙些什么,但是他知道,作为首座弟子,一定还有很多的事情等着他去做。

自己一定要努力强大起来,才能做付明轩坚强的后盾。

已是夜半十分,燕开庭独坐在这片静谧之地,冰灵也便回了猫儿一般大小,蹲坐在他的身边。墨蓝色的天上,皎洁的明月散发着幽幽寒光,照在悬崖边,仿若白昼一般。云层之中,空中庭院若隐若现。

夜风吹过,身后的树林簌簌作响,冰灵拱起身来抖毛一阵,伸了个懒腰,喵呜了一声,就蜷起身子,散发着幽幽蓝光的眼睛就慢慢闭上。

燕开庭经过几战之后,迎来疲惫之中的宁静,坐在悬崖边的一块巨石上,夜风吹拂着他宁定的面庞,他双眼不知望向在那里,心中仿佛若有所思。

“成为,成为核心弟子后,就能见到无想仙子了么?”

前几日,在他向叶南霜问起谢无想时,叶南霜告诉他,无想仙子在门内身份特殊,一般的弟子是接触不到的。

那么,成为了核心弟子呢?是不是就能经常见到她了呢?

燕开庭缓缓抬头,看向那轮皎洁的明月,仿佛明月之上,有着谢无想那绝世出尘的清冷面庞。

“唉.....”燕开庭叹息一声,随即又低下头来,“就算见到了又怎样呢.....”

突然,燕开庭心中仿佛想到了什么,忽的一下站起身来,道:“哼!干嘛去想以后的事情,先见到了再说吧!”

说完,就抱起身边的冰灵,转身就跑进了林中。

林间簌簌作响的声音,转眼间就吞没了燕开庭的脚步声。

回到萧庭院,站在门口,燕开庭整个人都怔在了原地。

只见叶南霜一手轻轻拢着孟尔雅那如柳般的细腰,另一只手又托着她那持剑的手,习习夜风之中,两人的黑发纠结缠绕在一起,叶南霜从孟尔雅的后背托着她,孟尔雅正随着叶南霜的指令,跟着叶南霜的方向,缓缓舞动着长剑。

孟尔雅明显心思完全在手中长剑上,眼神紧紧盯住长剑,嘴唇紧抿,眉头微皱着。而叶南霜的心思却很明显就在孟尔雅身上,望着孟尔雅的侧脸,叶南霜的脸上露出意味不明的笑容。

两人武地甚是专注,根本就没有发现站在院门口的燕开庭。

“喂......”燕开庭似在忍不住要插话了,自己一个人站在门口,却好似是空气一般。

两人蓦地停下动作,都睁大了眼睛望向这边。

“啊!公子!”孟尔雅赶忙挣脱叶南霜的怀抱,站到了一边,好似犯了什么错误一般。

“萧然兄!”叶南霜见到是燕开庭,婉转一笑。

燕开庭平时跟叶南霜说话也懒得顾忌礼数,问道:“你在这里干什么?”

燕开庭声音冰冷,话外之音好似在问:“你在打些什么主意?!”

叶南霜嬉皮笑脸地道:“萧然兄如此一处好庭院,在下还没来拜访过呢!”

“哦?深夜拜访?”燕开庭才不相信叶南霜只是单纯地来拜访看一看这庭院,肯定另有他事。

叶南霜嘿嘿一笑,道:“深夜拜访,自由在下的道理嘛,不过,竟然没有寻到萧然兄,看这孟师妹一人独自练剑,就献丑指点了一番。”

孟尔雅听了这话,赶忙向着叶南霜微微一行礼,道:“感谢叶师兄的指点,师妹感激不尽。那.....叶师兄,公子,你们聊,我就先告辞了。”

说完,孟尔雅就像逃得似的跑回到了自己厢房。

叶南霜望着孟尔雅的背影,嘿嘿一笑,道:“这孟师妹,当真是灵动可爱,身上的那股韧劲儿,真想叫人好好磨一磨。”

燕开庭冷笑一声,道:“想到她的注意,还得过了我这一关再说。”

叶南霜道:“我曾听说她以前是你家下人?”

燕开庭摆了摆手,道:“从来都不是下人。”说完,燕开庭又问:“说吧,无事不登三宝殿,你今天来所为何事?!”

叶南霜哈哈一笑,道:“萧然兄怎么如此冷淡,在下什么事情有求过你,还不是一心只想着萧然兄呐!”

燕开庭却是一笑,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叶南霜脸上笑容一滞,随后就露出无奈的笑容,道:“好吧,就当我没来,看来萧然兄早已移情别恋,对我们那无想仙子是一点怀恋都没有了,唉.....”说完,叶南霜就欲往外边走去。

听到这番话,燕开庭顿时一怔,就赶忙拉住叶南霜的衣袖,道:“你见到了无想仙子?!”

叶南霜转过身来,道:“没有!”

“别开玩笑了!!”

燕开庭顿时一急,就拉着叶南霜的衣袖,不让他走。

见到燕开庭着急了,叶南霜顿时就嬉笑道:“怎么,我这还非奸即盗不成?”

燕开庭也咧开嘴笑了一声,摸了摸头发,道:“萧然错了,萧然错了还不成?”

叶南霜哼了一声,道:“那你跟我来吧!”

燕开庭道:“哦?去见无想仙子?”

燕开庭还是有些怀疑,叶南霜怎么就能随意见到无想仙子?他难道还有什么特殊身份不成?但转念一想,叶南霜在门内一向圆滑,与每个人都十分通融,应该是有不少燕开庭自己得不到些消息。

叶南霜满脸黑线,道:“你当我是何人?还带你去见无想仙子?你且随我来就是了。”

总之有机会总比没有机会要好,燕开庭就屁颠屁颠的跟着叶南霜出了门,两人又朝着后山走了过去。

已是过了夜半,两人就这么一前一后的朝着后山走去,越走燕开庭就越剧的不对劲儿,兀地站定,燕开庭望着转过身来的叶南霜道:“南霜兄,这再往前走,就到了我小有门的禁区了吧....”

叶南霜却是莞尔一笑,道:“所谓的禁区,就是没有人去的地方,若是有人去了,那边不叫作是禁区了。”

燕开庭对叶南霜这一套理论也是无语,但是燕开庭也不是个怕事儿的主儿,随着叶南霜往前走着的同时,自己也在不断做着准备。

万一路上遭遇什么不测,燕开庭还不想连反击的机会都没有。

叶南霜瘦削的身影在丛林中穿行自如,燕开庭跟着他如燕的步伐,静默的走着。这一块的森林密不透风,明月根本都照不进来,完全是乌黑一片,若不有叶南霜的带领,燕开庭恐怕要在这里迷失了方向。

两人走着走着,突然,叶南霜猛的一停,猝不及防之间,燕开庭差点撞在了他的背上。

“嘘。”叶南霜转过身来,对着燕开庭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

燕开庭点了点头,就顺着叶南霜手指的地方看了过去。

之间出现在两人面前的是一座长满了青苔的木屋,身影掩映在密林之中,与周围景色都融在了一起,看起来好似被遗弃了一般,从窗子看进去,里面漆黑一片,什么都没有。简陋的木屋,看起来也没有什么不同。

只是燕开庭心下明白,这个木屋身处禁区,肯定有所不同。

“看清楚了吧。”叶南霜望着燕开庭道,眼中有难以掩饰的兴奋!

“这里面肯定有什么不得了的东西!”叶南霜的好奇使他双眼绽放出兴奋的神采,燕开庭也是无语,道:“不是说见无想仙子的吗?就算这里面有什么东西,也不关我们的事,再加上,我们也管不着。”

叶南霜露出一抹笑容,道:“不然,不然,这天下之事,不论远近,不论大小,都与我们息息相关,萧然你还得多多领悟才是。“

再一次,燕开庭只对叶南霜的想法感到无语。

忍不住再问一次,燕开庭道:“喂,你可不要耍我,无想仙子在那里?!”

“嘘!”叶南霜赶忙转过头来捂住了燕开庭的嘴,道:“你听!”

随后,叶南霜身上升出一道无形屏障,将两人包裹在其内。

“有人来了!”燕开庭点了点头,示意自己不再发出声音,叶南霜才将手拿下,燕开庭满脸黑线。

两人屏息于那道无形屏障内,等于是说隔绝了所有的气息,若不特意感知,根本就不能发现二人。

只见随着一阵清风,树林发出簌簌响声,一道雪白身影从天而降,身轻如燕,犹若一片羽毛缓缓落在,谢无想那皎洁的白纱仿佛带着新鲜的月色,乌黑的发丝闪耀着皎白光芒,无暇的脸庞上看不见任何神色,冰冷得仿佛拒这世界于千里之外。

只见谢无想落地之后,缓缓朝着木屋走去,距离几丈远的时候就停下身来。

一只纤纤玉手略微抬起,就从谢无想的五指之间发射出一道亮眼的白光,那白光源源不断地注入木屋内。那木屋仿佛是一个血盆大口一般,将来自于谢无想的所有光芒全部吞噬进去。

燕开庭屏息看着,此时的谢无想好似是以为从天而降的神祇一般,在行着些法事。那细若杨柳却凹凸有致的身形,那垂到腰间犹若瀑布一般的黑发,那轻轻拖在地上却不染纤尘的白纱.....一切的一切,都让燕开庭是那么想要靠近....

而与燕开庭不同的是,叶南霜的注意力明显就专注在那间木屋上。只见他嘴角挂着一丝兴奋的笑容,眼中闪烁着好奇之光,就像那间木屋里堆满了金银财宝,而他则是前来劫掠的强盗。

两人各自专注着自己心上的人或事情,不知不觉,围绕在两人身周的无形屏障居然减弱了几分,而两人却是毫无所觉。

就在这时,谢无想猛地回头,清冷的声音瞬间响起:“什么人?!竟敢闯我小有门圣地?!”

谢无想当即收手,白光兀地消失,就朝着两人的方向走来。

叶南霜和燕开庭均是一惊,这若是被发现了可就是难逃一罪,搞不好会被废了修为赶出小有门。

两人也顾不得埋怨彼此为何如此不小心呢,转身就逃,一边掩饰着气息,一边狂奔起来。就能像两只林间躲避豺狼的兔子一般,脚下生风,就往林外奔去。

谢无想往前走了几步,却没有追上去,走到了燕开庭与叶南霜曾经藏身的地方,谢无想脸上轻笑一声,随即就转身缓缓升空,向着云层中飞去。

两人一路上没有做任何停顿,也顾不得前方有没有路,反正闭着眼睛朝着大致正确的方位跑去,等两人终于从林间跑出来时,竟发现自己位于藏书阁下。

燕开庭虽然见到了谢无想,心下却没有意思高兴的情绪,他只觉得谢无想十分神秘,这种神秘感,让他不能靠近,也不敢有其他想法,

可是他燕开庭对女人,什么时候这么怂过?!一想到这里,燕开庭心下又来气。

叶南霜跑出来就是一阵喘,搭着燕开庭的肩,笑道:“怎么样,刺激吧!我前几日每天都来,几乎是每天都见到无想仙子了哦!”

看着叶南霜嬉皮笑脸的模样,燕开庭心下就是一阵来气,拍开叶南霜的手,道:“你知不知道刚刚有多么危险!要是被无想仙子发现了咱俩可都要被赶出去!”

叶南霜却是不以为然,道:“无想仙子不会那么无情吧.....”

燕开庭满脸黑线,心想这叶南霜是不是从来没和谢无想打过交道?等他和谢无想说几句话他就知道了,那种冰冷,一个眼神就能将人杀死。

燕开庭叹了一口气,便道:“我看,南霜兄以后还是不要以身犯险了,这个世界上多的是你不知道的东西,若是欲望无止境的话,多多少少也会影响到你的修行。”

叶南霜吐了吐舌,也不知道将燕开庭的话听进去了没有,清冷的月色之下,两人踩着山间小道的露水向各自的庭院走回去。而此时,云层之上,谢无想那双犹若深渊一般看不见底的眼睛,将两人的身影刻印在了那黝黑的瞳孔之中。

千里之外的玄清山上,落霞峰的崖壁边,沈伯严负手而立。山风吹拂着他的黑发与白衣,他的眼神清冷宁定,眉头微微皱着,望着远方起起伏伏的云海,若有所思。

身后的密林一阵窸窣作响,小玲珑就出现在他的身后。只见小玲珑身形又消瘦了一圈,整个人都显出疲惫。

沈伯严头也没回,只是道:“调查的怎么样?”

小玲珑便将自己这几日在扬州冶天工坊里面所探查到的一切悉数告诉了沈伯严,以及自己打探到的有关韩凤来的一切都告诉了他。

“只是....韩凤来身周始终有一个叫做钱伯在他身边,让我不能近距离靠近。”

“哦,钱伯?”

小玲珑点了点头,道:“钱伯的道行深不可测,我实在是看不透。”

沈伯严笑了笑,心下就想到了夏平生。不过,自从知道了夏平生的真实身份以及夏平生死后,沈伯严就一直在调查四大门派之内还有没有和他一般的人,出自名门,却隐居在外。结局也在他的意料之中,像夏平生这等人,普天之下也再不会有第二个。

既然并非出自名门,那么就算是真人,也不难对付了。

沈伯严转过身来,望着小玲珑道:“这些天,辛苦吗?”

小玲珑却是不说话,沈伯严的这番关切的询问,在她看来却是万分虚假。

小玲珑紧咬着下唇,也不说话,眼睛望向一边。

沈伯严却也是不恼,小玲珑的反应完全在他的意料之中。于是他从芥子袋里掏出一个玉瓶,扔向小玲珑,道:“这里面是回神丹,对你有所疗效。”

小玲珑接过之后,也没有道谢,依旧是眼神望向一边,此时在她的心中,好似对沈伯严的恨意没有那么浓重了。只是一想到自己最亲的师父死在沈伯严手下,她还是不能介怀。即使所有人的口中,师父一直是一个十恶不赦谋害同门的坏人。

可是那又怎样呢?自己从记事起就跟着师父了。师父待她,就像是亲生父亲一般。

那么沈伯严对于他,无疑就是杀父仇人....即使,即使....小玲珑深深抬了一口气,全然不似一个十三岁女孩的模样。

沈伯严道:“你走吧,回到那个地方去。”

小玲珑也不挣扎反对,转身就进了密林之中,往山间的木屋走去。看着那瘦小的身影消失在夜色之中,沈伯严眉头微微皱了起来。思绪就飘向了在冰原里,自己与韩凤来相遇的那一幕。

“既然如此....那就下次再见吧。”沈伯严轻声道,声音却还是传到了佯装自己已走却折返回来躲在密林之中的小玲珑的耳里。

下次再见?下次再见那位温润如玉的少主么?

小玲珑的脑海里,就浮现了韩凤来那犹如春风一般和煦的面庞,对所有人都是那么友好,脸上总是挂着浅浅的笑容,犹如一块温润的玉....这样的一个翩翩公子,沈伯严就要对他....下手了么?

小玲珑摇了摇头,使劲儿将这些想法都甩出了脑海,别人的生死与自己又有何干系呢?自己还不是别人刀俎之下的鱼肉,还有心思去顾念他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