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一二八 异象突生

作者:烟雨江南书名:道缘浮图类别:玄幻奇幻更新时间:18/09/30 13:03:38字数:27838

翌日,燕开庭刚起身,就准备拉着冰灵一起去后山对阵练习,作为一只猫,燕开庭只要有小鱼干就行,连蒙带骗地就可以让冰灵陪着自己一整天。

一人一猫避开所有人的耳目,来到那块僻静之地,只不过还未钻出树林,燕开庭就蓦地一停,随后叹息一声,心情复杂虽是复杂,但还是老老实实地走了出去。

刚走出林间,悬崖边,就矗立着谢无想的身影。

“无想仙子.....”燕开庭老老实实地向谢无想行了一礼。

谢无想缓缓转身,清晨的阳光下整个人都仿佛透明一般,整个人都闪耀着清澈而又略微冰冷的阳光,一双凤眼透着冰冷而又隔世的神情,粉唇微微抿着,仿佛自己从来都不存在与这个世界当中。

“燕萧然....”谢无想轻声道:“许久不见。”

燕开庭点了点头,应了一声,心下却是道:“明明昨日才见了的.....”

“这个,不知道无想仙子有什么事情么...?”燕开庭望着谢无想,洁白无瑕的面庞上丝毫都没有挂着对燕开庭半点想念,却说出这么一句好久不见。

“无事,只是平日里这个地方有些闹腾,今日便特地过来看一看。”

燕开庭汗颜,心里念叨,付明轩不是已经在这里设下了结界么...怎么还被谢无想给知道了。难不成,无想仙子还在关注自己?

若是没有昨晚的那件事情,燕开庭估计还会这样妄想一番,但是经过昨晚的偷看事件之后,燕开庭就可以完全打消这个念头了。

“呃....近日来我一直与这冰灵在此处对阵,所以才闹出了些动静来。“

“哦?如此努力,是为了弟子考核大会么?”

燕开庭点了点头,还未说话,谢无想就指着燕开庭怀中的冰灵道:“竟是如此有灵性的猫儿?”

“喵呜~”冰灵寻常见到了好看地问女弟子,都扑倒人家怀里,利用自己可爱的外表,占人家的便宜,让燕开庭嫉妒地牙痒痒。

遇见谢无想这等不似凡间的惊天容貌,冰灵更加忍不住了,在燕开庭怀里一阵挣扎,准备好了就朝着谢无想扑去。

原本打着被一把拥入怀中的主意,没想到谢无想身形一闪,就让冰灵扑了个空。

“喵呜~”冰灵一声叫喊,整只猫就飞向了一边,随后尴尬地窜逃到了燕开庭身后。

燕开庭也没想到谢无想会是这种反应,不过转念一想也是,谢无想抱着猫儿抚摸的温柔模样燕开庭也想象不出来。

除了冰冷和拒人于千里之外,燕开庭想象不出什么别的词语来形容谢无想。当然,除了漂亮。

“冰灵!”燕开庭朝着冰灵轻喝一声,随后便对着谢无想拱手道:“实在抱歉,冰灵才从秘境中出来,还没有养成好的习惯,还请无想仙子不要介意。”

谢无想嘴角微微上扬,轻声道:“无妨。”

随后两人便是长久的沉默,燕开庭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而谢无想仿佛完全觉得就这样沉默下去,也没有关系。

其实,燕开庭心中有很多话想要说的,比如对谢无想的思念比如谢无想居住在哪一所庭院啊等等等等,只是他自从进入了小有门之后,心性便不再像往日一般那样无所顾忌,在小有门,燕开庭对一切事情都开始慎重对待起来。

话,也是要非常慎重地说的。

“弟子考核大会,可有想过进入前二十?”还是谢无想最先说话,但是依旧是冰冰冷冷的,连寻常问候的话语都说的这样清淡。

“嗯.....”燕开庭沉吟片刻,回道:“想当然是想的,听说,只有成为了核心弟子才能经常见到你.....”

仿佛是被燕开庭的耿直给逗笑了一般,谢无想竟然扑哧一声笑了出来,那一笑,仿佛天地都黯然失色了,只叫燕开庭看得呆了。

“是谁告诉你的,见不见我,与成为核心弟子并无关系。”谢无想望着燕开庭道:“你需要做的,是要变得强大起来,总有一天,你也应该要能够挡在付首座的面前。”

说完这番话,谢无想便转身向悬崖边走着,随后腾空于空中,背对着燕开庭道:“还有,不该去的地方以后就不要去了,以免惹祸上身。”

燕开庭点了点头,回了一句:“知道了。”

望着谢无想逐渐上升的身影,燕开庭完全移不开眼睛,他既想抓住,却又觉得不可亵玩,目送着谢无想一路飞升,燕开庭正要疑惑这无想仙子究竟准备去何处时,只见她那道雪白的身影,就飘进了空中庭院之中。

“原来是这样.....”燕开庭摇了摇头,自言自语地道:“唉!怪不得....原来是青华君身边的人呐.....”

“喵呜~”仿佛是为了安慰燕开庭一般,冰灵在他的脚边蹭着,长长的尾巴缭绕着他的裤腿。

不过,燕开庭却是很快就从这种情绪中走了出来,反而仔细思索着谢无想所说的话来。

要站在付首座的身前.....

难不成付明轩这小子又有什么危险了?!

这段时间他只顾着自己修炼了,的确没有怎么关注付明轩的事情。在他看来,付明轩作为小有门首座,手头上需要做的事情可能很多都是燕开庭不能过问的。他心里对付明轩只有一种想法,一旦付明轩遇见了什么事情,自己一定是会不顾自身也要站在他身前吧!

但是,燕开庭还是有一种直觉,付明轩所面临的事情,绝对跟上次洛长苏等人的死有所关联。

风道真人?!

燕开庭神色一凛,随即心下就有了几分定数。

只是,能够站在付明轩身前,就像谢无想所说一般,就要变得更强大才是!

顿时,燕开庭手中泰初锤乍现,冰灵好似也感应到了一般,猛地跳出离燕开庭一段距离,瞬间便在环绕的飓风当中变身为巨兽,随即一人一兽,又缠战在了一起。

后山的另一侧,山腰间的悬崖上,鹰隼发出尖锐的叫声,盘旋在云雾之中。一个年轻瘦削的身影正顺着崖壁上的小路缓缓往下走着,脚步轻盈却稳当,一步一步,朝着那悬崖走去。

一脚刚踏入悬崖上,那道身影就蓦地一停,随即,一双清亮的眸子里就闪耀出别样的光彩来。

“寒州师兄,你怎么在这里....?”在他眼前,付明轩负手而立,站在云雾之中,神色冰冷,身周仿佛散发着丝丝寒意。

“我在等你,若水。”付明轩一字一句地道。

那名名为若水的弟子身材瘦削,面容清秀,细看之下还与章若云有那么几分相似,就是曾经为三长老向燕开庭通报的那名青衣弟子。

“不知寒州师兄在如此偏远的地方等我,所为何事呢?”章若水浅浅地笑着,直直迎上了付明轩那冰冷神色。

付明轩冷笑一声,道:“你究竟还是想带回你兄长的尸首,就不怕三长老发现吗?”

章若水脸上神色渐渐阴沉了下来,道:“发现了又怎么样?”

付明轩冷哼一声,道:“只怕你是在风荷院待不下去。”

“待不待的下去,决定权不在寒州师兄的手里。”章若水冷道:“若是没事了,就请寒州师兄让一下,师弟还需寻找一番。”

“你帮我做事吧。”付明轩直接了然地就将内心想法讲了出来,“我知道你与他们不同,你若想和你兄长一般成为核心弟子,却不至落得这种地步....你便为我做事,我可以帮你安排前路。”

章若水神情微微一怔,随即又恢复到深沉,道:“师弟的路,从来都是自己探寻,不需要别人来安排。”

付明轩却是不恼,反问道:“那么待在风荷院,就是你为自己探寻的道路?”

章若水低着头,并不说话。

“你好好想想吧,不急着回答,三日之后,我便还在这里等你。”说完,付明轩就向前走去,擦身的刹那,章若水忽地叫住了他。

“是要开始了么.....”

付明轩反问道:“何为开始?何为结束呢?”

章若水沉默,付明轩便往前走去,直至消失在夜色之中,章若水才微叹一声,抬头望向悬崖的顶端,长在风荷院内的一支黄松伸出了虬曲的枝干,在清冷的月色之下,闪耀着银白光芒。

落英峰上桃源之内,付明轩与尚元悯对坐在院中的请石桌旁,正在对弈,付明轩眉头微皱,捻着一颗黑子,正思索着要落在何处。

坐在他对面的尚元悯则是一脸轻松,时不时还打个哈欠,付明轩望着他,摇了摇头,无奈地将黑子落在一处,然后道:“我输了.....”

“怎么?小师叔给你压力了么?”尚元悯笑道,对弈之中,自己越是表现得轻松,对方就越是感到有压力,这是他很早就发现的事实。

付明轩摇了摇头,道:“只是心思不在这棋局上罢了....”

尚元悯笑了笑,问道:“你近日有何行动?”

付明轩神色微微一亮,便道:“师叔,你可还记得章若云有一个与他年纪相仿的胞弟?”

尚元悯思索一番,恍然大悟道:“哦,那个庶子....”

付明轩点了点头,道:“对,就是他,不陨城章氏一族势力庞大,在修道城镇中扬名万里,章若云作为章家嫡长子,也算是章家全族的荣耀,只是章若云的光芒已然遮掩了另一个庶子章若水,但是说起来,章若水是一点都不比章若云差的.....”

“差的只是来自家族中的支持。”尚元悯摇头道:“还真是庶子的悲哀啊。”

“不过,他二人兄弟的感情还是较好的。章若云虽然比章若水大不了多少,却先他进小有门五余年,是以章若云迈入上师境之后,还对自己这个离上师还差了那么一步的胞弟关爱有加,甚至.....”

“甚至什么?”

“甚至还将他安排在了三长老的风荷院里......”付明轩说到这里,尚元悯就已经明白半分,于是问道:

“你想收服章若水?”

付明轩点了点头,但随即又叹息一声,道:“虽然三长老已经杀了他的兄长,但是由于这些年来,三长老待他不薄,甚至亲自传授了好些秘法和功法,他便一直觉得,依托着三长老的力量,自己也可以和他兄长一般,成为核心弟子。”

尚元悯笑了笑,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本来通向大道的道路有千万种,都是自己选择的罢了。

“你是如何打算的?”尚元悯问道。

付明轩沉吟片刻,道:“章若水心思聪颖,我想他也应该意识到了什么,接下来,我需要做的只不过是等待而已。”

尚元悯点了点头,没有多说,只是道:“注意自身安全即可,章若云要是向三师兄说了这事,你的行动就会暴露了。”

付明轩却是一笑,道:“他不会的,他若说了,便等于告诉三长老自己也知道了他所做的一切。他是个聪明人,为了自己的安全,他也不会说的。”

“如此便好。”尚元悯莞尔一笑,道:“来,再来一局!”

付明轩一脸黑线,真拿他这个小师叔没有办法。

三日之后,依旧是清冷的月色,习习晚风,鹰隼在云雾间盘旋,付明轩在半山的悬崖上站着,看着那条延伸到悬崖顶的小径,他终于等到了那一串轻盈却沉稳的脚步声。

“你来了。”付明轩浅笑着。

章若水走到付明轩面前,直截了当地问:“你说的道路,又是一种什么道路?”

付明轩没有回答,只是伸出手来,手上乍现一卷书卷,泛着青青荧光,散发出来的气息,整个小有门应该无人不识。

“青华君?!”章若水双眼蓦地圆睁,惊讶地叫了出来。

“对。”付明轩点了点头,道:“这书卷记载着完全的一套功法,本是青华君赠予我的,这几日我已完全领悟吸收,留着它有也是无用,你若是有意,我便将它赠与你....这,就是我为你指的第一条路。”

章若水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来自于青华君的功法,若是修炼圆满,自己在此次的弟子考核大会上定能取得惊人的成绩,那么成为核心弟子,也就不是没有希望!

想不到付明轩伸手就是如此大礼,章若水一时激动的就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怎么样?这第一条路,可还算满意?”付明轩饶有兴趣地望着章若水,他知道此时的他已然是完全动心。离答应自己,就只有一步之遥了。

只是,章若水虽是望着那卷书卷直咽口水,却迟迟没有伸手去接。

付明轩自是知道他在担心着什么,道:“放心,既然是我的人,我定会护你周全。”

章若水抬起头来,直视付明轩那双宁定给人安全感的眼睛,道:“真的?”

付明轩浅笑着点了点头,以万分肯定的语气回答道:“真的。”

听到这番话,章若水才伸手接过那封书卷,有如珍宝一般护在手里。道:“那么,以后就请寒州师兄多加照顾了。”

付明轩点头道:“自是当然。不过,你要记住,此套功法以你现在的修为,须得循序渐进,不得急功近利,否则会有走火入魔的危险。”

章若水点了点头,将付明轩的叮嘱,记在了心里。

“那寒州师兄,具体想让师弟做些什么呢?”章若水问道。

付明轩只是道:“你只需继续待在风荷院里,平日里仔细观察他,然后定期向我汇报,然后,至于以后的事情,若有具体安排,我会提前知会于你。”

章若水点了点头,一手抚着书卷,若有所思。

“好了,那你先行回去吧,记住,平日里多加小心。”

付明轩说完,章若水就朝着他行了一礼,随即将书卷收进了衣袖之中,然后就转身沿着悬崖壁的小径向上走着。直到章若水的身影完全消失在了夜色之中,付明轩才转身离开,回到自己的院落。

今日夜里,第一步总算完成。

距离小有门内弟子考核大会还有半月时间,所有弟子都在如火如荼地准备着,根据大长老发布的消息,这一次的弟子考核大会主要是为了挑选实力超群,品行兼优的弟子进入核心弟子范围内,参与门内的各项事务的商讨与决策,当然,还会成为门内的重点培养对象,获得寻常弟子都不能想象的资源。

可以这么说,若是成为了核心弟子,那么迈入真人境,就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不过前提,是要在不陨落的情况下。

小有门和其余三门的标准不同,针对核心弟子的选拔,在悟道上有极高的要求,因为很可能成为核心弟子之后,弟子就会选择一条方向自行探索,极少数的回去选择师从他人,那么,在自身的悟性上,就要有极高的准备。

在这段日子里,前期弟子们都专注于战修的修炼和升级,在后面这小半月,就主要是专注于悟道的提升,是以藏书阁内都挤满了弟子,更有一些为了追求寂静的环境,跑去青灵山的一些荒山野林里去,一呆就是好几天。

燕开庭则是和冰灵一如既往地在后山的那片寂静之地对阵着,对阵到夜半,燕开庭就坐在悬崖边的巨石上眺望月色,在习习晚风之中入定,将自己沉入到意识深处,细细咀嚼着从洞窟里获取的来自青华君的那些道法,每一次重温,燕开庭便觉得灵力又增长几分,整个人都变得玲珑剔透起来,呼吸之间,仿佛吸收着月之精华,将自己体内的所有污浊都悉数排尽,从秘境出来的这几月来,燕开庭的悟道水平又增长了不止一点。

将道法溶于自己的血肉之中,燕开庭的外貌也在不知不觉发生着变化。往日浮现在脸上的那种惫懒无神之态,渐渐被道法所洗尽,整个人都变得精神起来,眼神中闪耀着光芒,容光焕发。之前燕开庭的脸上动不动就会浮现出那种不可一世的睥睨姿态,如今也显得越发温润谦和起来,整个人的气质,也似洗净铅华一般,隐隐间竟有了出尘之意。

只不过,燕开庭只要一将泰初锤握在手中时,整个人的气质就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此时的他,眼神之间透露着狠厉,面容沉静如水,怒喝之间,整个人都散发着一种霸气、大开大合的气势,却又不显张狂,反而极具威慑力,雷火缭绕之间,燕开庭仿佛与泰初锤合为一体。

就连尚元悯都道,燕开庭在战场上和战场下时是两种完全不一样的状态,也只有极少数人,能做到如此行云流水般的切换。

对与燕开庭来说,小半月的时间已然足够,但对于孟尔雅来说,就不一定了。

孟尔雅的剑修依然存在着很多问题,却苦于无人教导她,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去拜个师父也不现实。也不知道叶南霜是从哪里知道了孟尔雅的难处,天天跑来萧庭院指导她。两人贴身舞剑,直到半夜,每次燕开庭从后山回来都要见着这一幕,简直让他恨不得戳瞎自己的眼睛。

也没有办法,对于孟尔雅来说,这也许是最好的迅速成长的方式。

有时候,燕开庭也会在一边看着,虽然叶南霜为了照顾孟尔雅,舞剑舞得极慢,但还是隐隐有些招数和韵律在里面,这对于燕开庭研究的如何打败剑修,也有一定参考意义。

只是每每站在一旁观看时间久了,叶南霜都会摆出一副“怎么这么没有眼力见儿”的神情,对着燕开庭一阵嚷嚷:“喂!偷看要给钱的啊!”

燕开庭则是冷哼一声,道:“你那点招数,也能入我眼?”

叶南霜也不恼,反而笑嘻嘻地道:“那谁能入你眼?无想仙子?!”

燕开庭一时语塞,也不再理叶南霜,转身就准备回去厢房,却被叶南霜一把拦住,道:“怎么了?此后无想仙子来找过你吧?!”

燕开庭点了点头,然后心下似乎感觉有什么不对,于是转过头来,问叶南霜:“她也找你了?!”

“哈哈,当然!”叶南霜笑着回答。虽然谢无想去找叶南霜也是于情于理之中,但燕开庭总归是有些失望。

叶南霜仿佛看出了燕开庭的心思,一手就往他肩上一攀,道:“无想仙子无非是批评我几句,哪里还会说些别的?“

燕开庭懒得跟他在这里贫嘴,就准备回房,又被叶南霜一把拉住。燕开庭蓦地回头,就只见叶南霜的双眼之中亮光闪闪,还吞咽了一下口水,顿时燕开庭就傻了,以为这小子对自己起了歹心。

“萧然兄,可否陪在下又去那林间探寻一番?”

燕开庭一把甩开叶南霜的手,转过身来,道:“无想仙子跟你说的话已经不记得了么?那萧然便再次告诉你,好奇心太强,是会惹祸上身的。”

叶南霜耸了耸肩,朝着燕开庭吐了一下舌头,道:“不去就不去呗,那南霜自己去便好了。”

既然叶南霜偏偏要自己往坑里跳,燕开庭也没有办法,只能任其行之。走进房内关上房门,冰灵比他还要先跳到床上。躺平之后,燕开庭心中好似全无所思,只是浮现着一张冰冷的面容,和那一抹带着月光的洁白。

正午时分,青灵山下不陨城,正是一派热闹。摊贩们叫卖着新到的货品,街道上人群熙熙攘攘,茶馆客栈中人声鼎沸,各界修道人士来来往往间,传递着各种有关修道界的最新讯息,就连小有门将要进行弟子考核大会,都在这城中传的沸沸扬扬。

甚至有些赌场将门内的一些知名弟子都做了个简单排列,下起注来,无论是寻常人家还是修道人士,都纷纷押下自己所看好的弟子。谁押的弟子成为了核心弟子,谁就能赢走一大笔钱或者法器。

是以赌场之内,比任何地方都要热闹。

付明轩经过一间赌场时,走进去观看几番,只见燕开庭的名字根本就不在清单之上。他摇了摇头,无奈地笑了笑,便向着赌场后面的一间茶室走去。

此时的付明轩换上了一套简单地素衫,并没有穿着小有门的制服。他本来为人低调,即使有听说过他的名号,但不一定就识得他本人。一名侍女看到是付明轩来了,明显看出了他的真实身份,神色一亮,随即低头轻笑。走在付明轩前面,将他带到一间茶室前,缓缓打门,付明轩就走了进去。

“寒州,好久不见。”

一袭白衣的沈伯严站起身来,向着付明轩拱手行礼。付明轩也是回了一礼,道:“好久不见,容照。”

客套的寒暄过后,两人均是对视一眼,便哈哈大笑起来。

随后,一道密不透风的无形屏障就将整个茶室包裹起来,叫谁人也感知不到里边是何人,正在交谈些什么。如此过了大约两个时辰,付明轩才从里边儿打开门,走了出来。

“付首座,可需用膳?”刚刚的那名婢女向着付明轩行礼道。

付明轩望了过来,只见那名婢女生的模样清秀,带着几分娇俏,眼神中光芒流转,一看就是聪慧之人。付明轩道:“不用,近几日可有什么可疑之人前来?”

“尚还未有可疑之人。”婢女轻声回答道。

付明轩点了点头,望向赌场前方,道:“我看,这个赌场也需要换一个老板了。”

听到这话,那女子神色一亮,当即就半跪在付明轩面前,道:“多谢付首座,茹瑜感激不尽。”

付明轩继续道了声:“盯紧点儿。”便扬长而去,那名为茹瑜的女子缓缓站起身来,望着付明轩消失的方向,久久不能移开视线。

“怎么,就连你也敢痴心妄想了?”从门内走出,沈伯严站在茹瑜的身后,道。

这一句话就像冷水泼洒在茹瑜身上,茹瑜迅速回神,转身就跪在了沈伯严面前,道:“沈首座,茹瑜不敢....茹瑜只是感激付首座....”

“感激?”沈伯严自上而下冷冷地望着她,哼了一声,道:“感激便好,做好交代你的事情,便是对他最大的感激。他有能力让你去做这赌场的老板,也自有能力让别人去做。”

“茹瑜明白。”女子跪着,根本就不敢抬起头来。沈伯严较之付明轩,是她更为畏惧的人物。

冷哼一声之后,沈伯严也扬长而去。隐匿了所有气息的他置身于嘈杂的赌场内即使依然那样出挑,但仍然没有人敢将注意力放在他的身上,等到完全见不到沈伯严的身影,茹瑜才缓缓抬起头来。

飞灵峰上,燕开庭矗立与一道悬崖边,飞灵站在他的肩上,一人一猫就迎着凛冽寒风,望着云层远方。

远方云层之中,突然现出一个光点,见着这光点,燕开庭脸上就浮现了一丝微笑,冰灵也喵呜喵呜地叫着。光点渐渐靠近,付明轩御剑飞行的身影缓缓出现在燕开庭面前。望着飞灵峰之上的人影,付明轩先是一怔,但见到是燕开庭,脸上神色便缓和了下来,出现了几缕笑容。

“庭哥儿,为何在此处等我?”刚一落地,付明轩便攀上了他的胳膊,显然是心情极好。

“自然是有事找你,他们都说你下山了?”燕开庭道:“怎么?心情如此之好,是否去山下会见那位姑娘了?”

付明轩一把拍了拍燕开庭的头,道:“成日都在想些什么?不过回府里交代了一些事情罢了....不过,鸢儿可是挺想你的,要不要下次随我去见一见她?”

“别别别!”燕开庭连忙摆手道:“这么多年我好不容易摆脱那位小祖宗了,我可不想又被她给盯上你!”

付明轩也是无语,换了是别人这样说自己的胞妹,付明轩估计反手就是一拳轰了出去。

“有什么事?”付明轩问道。

燕开庭挠了挠脑袋,傻笑几声,道:“也没什么事,我就想着好长时间没见你了,关心一下你。”

付明轩轻笑几声,道:“快说,有什么事儿?我现在还赶着去大长老那里呢!”

燕开庭两眼闪光,道:“你今日夜里,可否来后山与我对阵一番?我近日里来苦思应对剑道之法,应是有所长进,但是没有人跟我比试一番....”

付明轩哈哈一笑,道:“没问题,那今晚便在后山见。还有,把你这几日的悟道心法摘写一些给我,我帮你看看。”

燕开庭神情一怔,悟道心法?

写出来?

自己不是在给自己挖坑跳么?

“喂.....还是不要...”燕开庭的话还未说哇,就只见付明轩扬长而去,消失在了飞灵峰的云雾之间。

“哎!”燕开庭垂着自己的脑袋,慢慢往回走着,并非是他悟道上出了什么问题,而是自己自小就不爱舞文弄墨,有些话语明明就在胸口,可是怎么都写不出来。

小有门大殿。

付明轩站在大长老身前,大长老缓缓抚着白须,望着付明轩道:“家中琐事可都安排好了?”

付明轩向着大长老拱手行礼,道:“回大长老,都安排好了。”

大长老缓缓点头,道:“那就好,弟子考核大会还有半月就要正式开始,你也应该做一些安排了,此次是你成为首座之后第一次负责门内大型事务的召开,一定要上些心才是。”

“弟子谨记大长老的教诲,十日之后,一切都会安排妥当,倒是还请大长老验看才是。”

大长老点了点头,道:“寒州做事,我定是放心,只不过,这路上少不了有人给你使绊子,叫你出丑,你还得注意才是。”

付明轩拱手道:“谢大长老指点。”

“还有.....”大长老像是想到了一些什么,道:“这一次将标准定高一些,成为核心弟子的条件为前十,排名后的两百人,悉数除去小有门弟子资格。”

付明轩眼睛蓦地圆睁,且不说前十是个什么概念,去除掉后两百,等于说是减少了五六分之一的弟子。

“这....?”

大长老叹息一声,道:“你且按我说的去做,日后再给你解释。”

付明轩点了点头,道了一声:“弟子明白了。”

离开大殿之后,已是黄昏时分,付明轩就朝着后山半山悬崖边走去,一路上,不断有弟子与他打招呼,让他不得不寻了一条人烟稀少的小路,以免收到了不该有的叨扰。

来到悬崖边时,章若水已经在那处等他。

“寒州师兄。”章若水见到时付明轩,朝着他行了一礼。

“方才我收到了你的传讯符,便立即赶来,可是风荷院里出了什么事情?”

章若水点了点头,指着身后那堆白骨道:“寒州师兄请看。”

顺着章若水手指的方向看去,那堆白骨之上竟又新增了几具,明显就是死于这两日。

“这....?”

章若水道:“不知道寒州师兄可曾知道一种禁忌之术?以修道之人血肉,筑自己功法?”

付明轩点了点头,这种功法其实他早有耳闻。

只不过并不是真的要修道之人的鲜血和肉体,只是吸取别人的灵力,来增长自己的修为。只有一些少数的邪道才会使用这种功法,因为若不是遇到了修炼瓶颈或者一些重大困难是,运用此种邪术有违天理,对自己的也是一种莫大的伤害。

看到这些堆砌如小山一般地白骨,付明轩心中越来寒凉了起来,难道,三长老所行之事,就是那禁忌之术?

“你的意思.....?”

章若水缓缓摇了摇头,道:“只是猜测而已。”

付明轩沉吟片刻,也没有发表意见。毕竟就算三长老在行这等邪术,以章若水在风荷院里的地位,尚且不能知晓,否则也会招致杀生之祸。不过都是猜测罢了,只是猜测也要引起注意,很可能会指明另一条方向。

付明轩望向四周,这块半山间的悬崖若不是谢无想带领自己前来,付明轩怕是永远也不会寻的这块隐匿在云雾之中的断崖。想必三长老也以为那些骸骨都葬身在万丈深渊之下,怎么也不会想到,它们还会在飞灵峰之上吧。

“你先回去吧,记住,一定要小心行事。这件事情还没有实锤,我们也不着急着下结论。”付明轩说完,又道:“怎样?那封书卷领悟得如何?”

章若水苦笑几分,道:“果真是来自于青华君的高深功法,师弟也不过琢磨了几分而已,离领悟还远得很。”

付明轩浅笑道:“无妨,循序渐进即可。”

付明轩说完,便走入悬崖腾空上升,转眼间便消失无影。

不出一个时辰,整个小有门内都炸开了锅。

“什么,只取前十人?这标准也太苛刻了一些吧!”

“哎!与其做梦自己能不能成为核心弟子,还是想一想自己会不会被踢出去吧!“

顿时,无论是实力高强还是实力稍次的弟子们都变得忧心忡忡起来,孟尔雅在练武场知晓到了这个消息之后,心情郁闷地回到萧庭院,坐在院内,整个人都没精打采的。

“怎么了?害怕自己被踢出去?”叶南霜破门而入,他也是算准了燕开庭不在院内,换了平时还不得被燕开庭一脚给踢出去。

“南霜师兄。”孟尔雅站起身来,这几日她与叶南霜已经很是熟络,甚至,孟尔雅都感受到了一些来自于叶南霜的一些特殊的情意。

“也没有过多忧虑....只是,入门时我的修为在弟子之间已经算是比较低的了...难免会有些担心。”孟尔雅一边道,手中便玩弄着自己的一角。

叶南霜却是笑了笑,道:“你相信我,以你的实力,至少在中等水平了,不会成为那两百人之中的。”

“真的?”孟尔雅眼睛一亮,以消息灵通准确著称的叶南霜如此说道,便是给孟尔雅吃下一剂定心丸了。

“不过,在悟道上,你还需要磨练磨练才是,这方面我也教不了你,我看萧然兄,你倒是可以多多请教。”

说完,叶南霜便起身,道:“无需过多担心,专心准备即可。”说完,叶南霜转身就走。

孟尔雅点了点头,只见叶南霜已然走到了院门口,就要离去,追问道:“师兄要去哪里?”

叶南霜转过头来,狡黠一笑,道:“去想去之处。”

说完,叶南霜青色的身影便消失在萧庭院前。

后山寂静之地,刚对阵完的付明轩和燕开庭相对而立,哈哈大笑一阵子,便坐在悬崖边的巨石上,饮起付明轩从山下带来的酒来。

“啊!”燕开庭喝上一口,发出一声愉悦的欢畅,道:“好久没有喝酒了,这样喝上一口,可真痛快!”

身旁,冰灵喵呜喵呜地叫着,摇着长长的毛茸茸的尾巴在燕开庭身边蹭着,燕开庭将酒杯递到冰灵面前,冰灵伸出舌头小小添了一番,便喵呜一声,竟给直挺挺的晕倒了过去。看到这一幕,两人都爆发出一阵笑声。

“你这次长进很大,我看以你现在的水平,进入核心弟子没有那么困难。”付明轩道。

燕开庭道:“应该还是有一定的难度,我的打法讲究大开大合,缺乏一定的技巧性,在对阵时遇到了技巧性的对手,比如像你的话,我就有些招架不住了。”

付明轩轻笑几声,道:“你还把自己分析得挺透彻。”

燕开庭傻笑几声,抓一抓脑袋,道:“我还能有何事能做?成日便窝在这个地方对阵悟道,连冰灵都嫌我烦了。”

“这种状态,在大战之前,还是要有的。”燕开庭也点了点头,心想付明轩说的也是,自己总不能还像着以前那般,非得在夏平生的督促之下才往前走个几步。

这一次,无论是为了自己还是他人,燕开庭都必须得下一番苦功夫。

“明轩。你最近是不是在忙些什么事儿....”燕开庭好似若有若无地问着,只是谢无想之前的那句话,让他始终不能介怀借着这机会,燕开庭就问了出来。

没想到付明轩却是淡淡一笑,道:“我哪有不忙什么事情的时候,弟子考核大会即将召开,我这个首座作为主要负责人,已经快要忙得晕头转向了。”

燕开庭浅浅一笑,算是给了回应。“这样啊,除了这个,还有没有别的事情呢?”

付明轩似乎也意识到了燕开庭在打探些什么,一把就抹在燕开庭的头上使劲揉了几下,道:“想什么呢!弟子考核大会就要开始,你还不加紧关心关心自己,反倒是关心起我来了。”

燕开庭吐了吐舌头,道:“也不是,我只是觉得,你好像在进行着一些危险的计划,是不是和...?”

“好了!”付明轩打断了他,“不要想一些有的没的了,对你来说,现在成为核心弟子才是最重要的.....”

付明轩话语刚落,只听见轰的一声,整个飞灵峰都为之一怔,后山上忽的亮起一道红光,直指天际!

付明轩兀地站起,看着那道红光,丢下一句“糟糕!”,便想也不想,就提剑朝着那道红光飞去。

燕开庭本想要跟上去,却被付明轩扔下的一道传讯符锁住了脚步,只听付明轩写道:”速速去落英峰,寻元籍真人!“

燕开庭当即会意,心想一定是出了什么事情,那红光出现的方向燕开庭直感到有些熟悉,但是也不做多想,抱起瘫软在地的飞灵就朝着落英峰飞去。

此时,夜半时分,原本沉寂的飞灵峰顿时就炸开了锅,人们纷纷走出庭院,望着那道红光指指点点,不一会儿,一些道行较低的弟子竟在这红光的照耀之下感受到了压迫之感,一个二个就倒了下去。这压迫之感犹如一道浪潮一般,席卷着红光能照耀的所有地方!

空中庭院内,端坐在莲叶之上的谢无想眼睛蓦地睁开,转眼间就冲出了庭院,向飞灵峰下落去。

下落的同时,从空中庭院里掉落出一只玉簪,谢无想轻轻接住,插在了她盘起的黑发之上。

风荷院内,无论是童子还是一些弟子们都走了出来,看着那冲天红光都发起怔来,因着又风道真人的屏障保护,他们反而感受不到一点压迫之感,只知道外边出了事儿。

“哼!”风道真人也从厢房里走了出来,望着那红光冷哼了一声,道了句:“真是一帮没用的东西。”

说完,风道真人拂袖进了房间,直到房门关上,章若水才缓缓回头,看着风道真人的房间若有所思。

此时,在上空,付明轩手持一剑光寒十九洲,如瀑般的剑意正向着那红光输去,只是那红光如此之大如此之盛,付明轩的剑光就显得有些螳臂当车了。另一边,谢无想在红光的最上方,绕着红光不断快速旋转着,压制着红光四溢的趋势,只是无论怎么压制,那红光还是以可见的速度,变得更加粗壮起来。

付明轩已是满头是汗,他不明白怎么会突然发生这件事?每一日他都会仔细感知检视着这里的情况,不可能自己突然就冲破了禁锢,想来想去,就只有一个可能,有人从外面打破了禁锢!!

在另一边,燕开庭刚将一道传讯符送至桃园时,一道白色身影就从里面倏忽飞来,燕开庭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那白色身影带着往回飞去!

“元籍真人!”燕开庭眼睛圆睁,只见自己被尚元悯一手提着,就往飞灵峰飞去!

“小子,像你动作这么慢,小有门都要没了!”元籍真人罕见的严峻神色,让燕开庭也是心下一凛。

“元籍真人,是什么东西逃出来了吗?”一边飞,燕开庭一边问道。

元籍真人点了点头,便道:“你将冰灵唤醒,以助我们一臂之力。其余的长老们也应该在赶来的途中,只怕....只怕时间已是不够了!”

说完,手中便是一松,燕开庭整个人便向着飞灵峰落下去。

燕开庭猛地下坠,怀中冰灵差点没有抱住,燕开庭好不容易稳住了身子,变使劲摇晃起冰灵来:“醒醒!冰冷,快醒过来!”

被摇得一阵头晕的冰灵喵呜一声就睁开了眼睛,它仿佛也感受到了什么不对劲,浑身毛发直竖,眼神警惕,还未等燕开庭命令它变大,一阵旋风便从下而上环绕着它们,转眼间,冰灵已经变成一头巨兽,嗷呜一怔,响彻天际,便朝着那红光猛然扑去!

燕开庭则是骑在冰灵身上,跟着冰灵一起想那红光奔去,只是靠得越近,燕开庭就觉得自己身上好像背负着一块巨石一般,好像还有人不断往上面加着东西,自己已经快要不堪重负。

转眼间,冰灵已经来到了红光前,从嘴中奔射出一道白中泛青的光芒,迅速射向了红光之中,可没有想到,着红光瞬间就将冰凌的白光所吞没,一时之间,冰灵气的嗷呜直叫。

围绕在红光旁边的,最初到来的谢无想和付明轩体力已经明显透支,谢无想行动变得滞缓起来,本来就如瓷一般洁白的面庞此时白的快要透明起来,嘴唇也是毫无血色。付明轩的剑光则是越来越黯淡,整个人也仿若完全透支了一半,在空中摇摇欲坠,但仍然坚持着,尚元悯则是咬牙不断用剑光压制着红光,算是勉强能够压制住红光的蔓延趋势,但怎么样也无法将红光给逼进去。

不一会儿,又来了几名长老,与那红光抗衡了一阵子,但仍然是不见效果。燕开庭趴在冰灵背上,整个人根本直不起身来,突然,最上方的谢无想再也支撑不住,便如一片羽毛轻飘飘的掉了下来,燕开庭见状,强忍着痛意,就朝着谢无想掉落之处飞了过去。

好在谢无想是往一边儿掉落的,离红光也来越远,燕开庭飞行的时候,身子便越来越轻松。只见半空中的谢无想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将自己头上的玉簪拔出,远远地扔进了红光之中,便再也没了力气,双眼一闭,就落了下去。

玉簪进入红光的那一刹那,红光顿时就黯淡了几分,但是也只不过持续了片刻,随着又是一阵巨响,红光顿时又浓郁了起来。

仿佛真的是一片羽毛,谢无想柔软的身躯就这样缓缓落在了燕开庭伸出的双手上。这一瞬间,好似天地都没了颜色,所有的嘈杂都与他们无关,燕开庭望着谢无想那洁白的面庞之上,微皱的眉头,略微张开的嘴唇,以及,那紧闭着的眼睛.....燕开庭想象过很多次第一次拥抱谢无想的场景,却没有想到会是在这种情况之下。

燕开庭抱着谢无想迅速下落至萧庭院,只见院中孟尔雅已然倒地不起,顾不得许多,燕开庭一脚踹开自己的房门将谢无想放在了自己的床榻之上,便又出门将孟尔雅扶起,轻轻拍着她的脸唤道:“尔雅,尔雅!”

睁开迷蒙的双眼,孟尔雅只看见燕开庭的面庞出现在自己眼前。

“我是怎么了....感觉好累....”看见孟尔雅睁开眼睛,燕开庭才松了一口气。

燕开庭道:“没事的,没事的。”说完,燕开庭便抱着孟尔雅,将他送回了自己的厢房。

望向天空,那些强者仍然与那红光搏斗着,燕开庭虽不能帮忙压制那红光,但也想着要做些什么。

不一会儿,付明轩也摇晃几下,就直直坠落了下来,燕开庭见状,赶忙飞去接人。

将付明轩接住的那一刹那,付明轩缓缓睁开了眼睛,嘴里嗫嚅了几句,也不知道是在说些什么,燕开庭一手摸着他的脉搏,只感受到他已经十分虚弱。

“明轩,不要说话!等一等,等一等!”

抱着付明轩缓缓下落的过程中,还未落地,只听见又是一声轰然巨响,在所有人都要以为这红光又要变浓之时,那粗大的红色光柱竟然蓦地消失!

燕开庭张大了嘴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在所有人的惊愕当中,消失的光柱中心,缓缓现出一个身穿红色战甲,黑发飘飘的邪魅男子出来,待到看清那男子的面容,燕开庭又是一惊!

“叶南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