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一二九 往事再现

作者:烟雨江南书名:道缘浮图类别:玄幻奇幻更新时间:18/09/30 13:07:11字数:32

难道,燕开庭这下仔细感知了一下方位,发现这红光出现之地就是林中木屋的正上方!

难道是叶南霜将那东西放了出来!!

燕开庭的思维还没来得及理清,就只听见那邪魅的叶南霜手持一柄周身通红的长剑,仰天大笑道:“这么多年,这么多年,终于轮到我重见天日的时候了!”

“青华!风道!你们在何处!!如今只怕是做了缩头乌龟!哈哈哈哈!”叶南霜朝着众人一一望去,眼神在看到尚元悯时顿时一停,阴恻恻地道:“我不认识你,可是你很强,与青华有几分相似。”

“哼!妖魔,休得放肆!”尚元悯怒道,可那邪魅的叶南霜却是丝毫不理会,眼神又转向到大长老身上,“无忧,好久不见,你还是这样弱!”

大长老提剑而立,气的右手直震。

“算了,既然青华和风道不出来,和你们也没什么好玩的。我走了,下次再来,说不好就是要屠你满门。”

燕开庭在下面听的是一震一震的,连“屠你满门”这种话,这人说起来好似是开玩笑一般,那么平静,似是只是做一件非常简单的事情一样。

“狂妄!”大长老就欲出剑,那邪魅男子一个摆手,便是一道红光将大长老整个都轰飞出去,噗的一声,大长老一口鲜血就喷了出来!

“哈哈哈!”那男子爆发出一阵欢畅的笑声,眼睛就向着下方一瞥,瞬间,燕开庭整个人都打了个激灵,仿佛一盆冰水从头浇下,瞬间,整个人就像是被重重打了一锤一般,抱着付明轩就向下方重重砸去。

随后,那邪魅男子也不作停留,一道旋风冲天而起,转眼间他就消失在了暗黑的夜色之中。在他离去的那一刹那,顿时所有人都只感到浑身一轻,院落中的一些弟子也缓缓苏醒过来,呆滞得望向天空,根本就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燕开庭与付明轩砸在别人弟子的一处院落中,顿时地面就砸出一个坑来,燕开庭顾不得浑身疼痛,就仔细检视着付明轩身周的情况,大致检查了一遍之后,发现付明轩只是单纯地体力透支,这才放下心来。

不过,对付明轩这种人来讲,体力透支也是一种极大的伤害。

于是燕开庭抱起付明轩,就朝着萧庭院走去,心想着自己厢房中还备着点丹药,给付明轩喂下了再说。

刚进入萧庭院,就只见孟尔雅风风火火地跑了出来,准备帮燕开庭将付明轩扶进屋内,正要往自己厢房走时,燕开庭好似是想到了什么,就对着孟尔雅道:“无想仙子现在在我厢房中,就将明轩安置在你厢房可好?”

孟尔雅连连道好,便搀着付明轩往自己厢房走去,而燕开庭则是去了自己房间,轻手轻脚地找出好几瓶丹药出来,有一些是他在上次秘境中寻得的极为珍贵的丹药,有一些则是以前从燕府带来的,他一直没舍得用,心想着当做保命之物来着。

取出一颗,燕开庭轻轻捏开谢无想的嘴,给她喂了进去。随即慢慢退出去,关好门,便朝着孟尔雅厢房跑了过去。

“尔雅,你现在去我房门前守着,无想仙子一有什么动静,就赶快来通报我,知道了吗?”

望着孟尔雅,燕开庭道。

孟尔雅点了点头,就走出房门,将房门轻轻带好。燕开庭扶起付明轩,从药瓶里到处一颗丹药,喂进了他的嘴里,随后便坐在付明轩身后,手掌贴在付明轩背上,向付明轩传送着真气。

燕开庭自己本身才从那种重压之下缓了过来。此时已经没有多少力气能传送给付明轩,但只要自己还有一点力气,就坚持着唤醒付明轩,约半柱香之后,付明轩的眼睛才慢慢睁了开来。

看见付明轩苏醒过来,燕开庭才稍稍放下心,心中又牵挂起另一个人来。

“明轩,好些了吗?”燕开庭关切的问道,一只手就把在了付明轩的脉搏之上。

比起之前,现在的脉搏有力多了,说明付明轩应是无恙。

“好,好累.....”

“那你便再休息一会吧。”燕开庭将付明轩放下躺平,眼着付明轩眼睛闭上,又进入了睡眠之中,燕开庭才退出房外,关上了门。

自己厢房前,孟尔雅正蹲在门口的台阶上,眼神怔怔地望着前方,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怎么了?”燕开庭问道。

孟尔雅摇了摇头,随即叹息一声,道:“也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心里惴惴不安,你说南霜师兄会不会出事儿了,按照平日,他定是早就咋咋呼呼地过来了。”

“呃......”燕开庭还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现在可不可以将叶南霜已经妖魔化的事实告诉孟尔雅呢?很明显,通过这些天的交往,孟尔雅心中已经是对叶南霜暗生情愫了。

燕开庭揉了揉孟尔雅的头,道:“没事儿的,后面还有间客房,你还是去休息休息吧,可能床会有些硬.....”

“尔雅哪会嫌弃这些。”说完,孟尔雅站起身来伸了一个懒腰,打了一个哈欠,她确实累了。

待到孟尔雅走后,燕开庭便坐在了厢房门口的台阶上,望着那天边西沉的月色,繁星闪烁之间,仿佛刚才的那一切都不存在,仿佛一如既往地,都是那样平静。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东方渐渐露出鱼肚白,燕开庭坐在门口快要打起盹儿来,突然只听得身后房门吱呀一声被打开。

燕开庭蓦地一下就惊醒,站起身来,谢无想的身影就出现在他的眼前。

此时的谢无想,面容仍旧有些苍白,嘴唇白得发紫,身子仍有些虚弱,半倚靠在门上,眼神有些无神地望向燕开庭,气若游丝般道:“我怎么会在这里?”

燕开庭有些局促,问道:“你还好吗?”

“我怎么会在这里?!”谢无想又问了一遍,望向燕开庭的眼神当中透露着寒冰一般的冰冷,让燕开庭顿时就是一个冷噤,老老实实地回答道:

“你从天上掉下来,当时情况危急,我只能接住你把你带到这里来了。”

谢无想沉默片刻,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望着燕开庭冷冷道了一声:“谢谢!”便向着院外蹒跚走去。

“无想仙子?!”燕开庭担心谢无想的身体,一时没忍住,便叫住了她。

转过身来,谢无想依旧是冰冷的神情,道:“还有什么事情么?”

燕开庭楞了一下,道:“没事...没事...只是,无想仙子,请照顾好自己。”

谢无想也不回话,就向着院外走去,推开院门的一刹那,谢无想取下了头上的一条银白发带,顿时,那发带逐渐变大,犹如一叶轻舟一般,然后携着谢无想就朝着天上飞去。

燕开庭抬起头呆怔怔地看着谢无想消失在云层之中,心里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他只觉得有一种难以言说的失落,还有一点点心疼,那般瘦弱的身体,若是倒下了,自己还可以接住几次呢?

越想,燕开庭内心里就越是郁闷,干脆回到台阶上,一屁股坐下来,就欲入定。

只要入了定,就可以不用再想谢无想了。

如此想着,燕开庭就收敛心思,闭上眼睛,准备入定,就在这时,突然听到孟尔雅厢房中传来一阵轻微的呻吟声,燕开庭眼睛蓦地睁开,赶忙起身就朝着厢房跑去。

只见床榻之上,付明轩额头上全是冷汗,皱着眉头,紧闭着眼睛,嘴里嗫嚅着一些不知名的话语,显然是被梦魇缠住了。燕开庭赶忙冲了上去,将付明轩扶起,一只手掌就顶在付明轩的背后。

从付明轩体内传来一股力量巨大却又说不清楚是什么的气息,让燕开庭也一时没有办法。很明显的,这种力量在付明轩体内相互纠缠着,横冲直撞,所以才让付明轩陷入到这种无法自拔的境地。

燕开庭尝试着灌输一些真气去付明轩体内,规整他体内的那些气息,气息刚从手上输入时,燕开庭就感觉好似前方有一堵墙似的,生生地就将燕开庭的气息给抵挡了回来,再次尝试一番,仍旧是无果。燕开庭看着付明轩紧皱着眉头,冷汗直冒,心下也没多想,就欲抱着他去找尚元悯。

就在抱起付明轩站起身来的那一刹那,付明轩猛地睁开眼,一只手就抓住了燕开庭的胳膊,只听付明轩喘着粗气道:

“不要!”

燕开庭蓦地一停,惊讶道:“明轩!你醒了!”

付明轩拍了拍燕开庭的肩,示意他将自己放下来,刚刚站稳落地,付明轩就问:“怎么样?妖神最后被压制住了吗?”

燕开庭还是第一次听说妖神这个名号,是亦妖亦神的意思么?

“没....没有。”

燕开庭回道,只见付明轩的表情慢慢黯淡了下来,随即,付明轩缓缓站直身子,眼神之中就再露出了坚毅而冰冷的光芒,没说一句话,就欲朝着房外走去。

“明轩?!你去哪里?”

“我去林中看看。”

“我陪你去吧。”

说完,两人便一同走出了们,付明轩这种状态,实在是不能让他放心。

走在路上,付明轩一直沉默着,健步如飞,燕开庭为了跟上他的步伐,走的都有些喘气。

燕开庭看着付明轩此时的面容,突然想起了什么,于是叫住了付明轩,:“明轩!”

付明轩站定,转过身来,问道:“怎么了?”

燕开庭道:“你还记得一个名为叶南霜的弟子么?和我同一批进入小有门的。”

付明轩思索片刻,摇了摇头,道:“不知道,怎么了?”

燕开庭略一沉吟,整理了思绪,就将叶南霜发现这个木屋和带自己来这个木屋,还被谢无想给发现,以及最后在红光中显现的妖神是叶南霜的面容等一系列的事情都讲了出来。

付明轩认真地听着,面容越来越冷峻,眉头紧皱着,思索片刻,就问燕开庭:“这叶南霜平日里有什么奇怪的表现吗?”

燕开庭想了想,道:“这叶南霜平日里消息挺灵通的,好奇心非常强,自从他发现了这林中的木屋,就一直想知道这里面是些什么。”

付明轩点了点头,心中便有些明了。看来叶南霜就是那一股来自外在的力量,只不过,按照燕开庭所说的,叶南霜只是上师境,连“离”境都还没有迈过去,按道理来说应该没有那么大能力能够解开禁锢妖神的封印。

一边思索,两人一边朝前走着,不知不觉就已经走到了那间木屋前,只见木屋已经完全散架,木屋周围都是烧焦了的痕迹,连这片树林都受到了影响,变成光秃秃的枝干。

付明轩望着眼前这一切,一时之间就陷入了深沉的思绪当中。

小有门大殿之中,大长老坐在最上方,下面分散坐着十几名长老。

这些长老中,每个都是真人境,数大长老无忧真人的年纪最大,元籍真人年纪最小,众人齐聚一团,都是面有忧色,一看就是为了刚刚的那件事情有所担忧。

其中,五长老玄晔真人站起身来,向着大长老一拱手,道:“大师兄,我们这些住在别的峰头的师兄弟们,哪一个不是将所有的信任都交托给了我门首座弟子付寒州,想不到居然在他这里出了叉子,我恳请师兄,能够免去付寒州首座弟子这一身份。”

此言一出,就有几名长老随声附和,但是仍有一些长老仿佛是若有所思。因为很明显,通过这妖神冲破封印的表象来看,根本就不是付寒州这样一个上师可以压制住的。

这时,元籍真人笑出了声,对着玄晔真人道:“五师兄,您这样说也就不对了,付寒州守护那妖神封印的前提可是我们这些做长老的,先得保证封印不出事情啊。”

另外几名长老也点了点头,在他们看来,这根本就是封印出了问题,被打破才会出现的问题。

玄晔真人略一沉吟,道:“可是这封印究竟是怎么被打破的?付寒州作为守护者,难道就没有给一个说法吗?”

无忧真人手抚长须,道:“在发生异变的那一刻,付寒州是第一个赶到的。”

“可是......”

玄晔真人还想继续说,却被无忧怎人一声打断:“好了,玄晔,就不要纠结是谁的过错了,若真论起来过错,在场的我们,没有一个能够逃脱罪责,如今青华君仍在闭关,很多事情我们只能靠自己去解决了。”

此言既出,在场所有人都是微微一叹,心想着为何偏偏在青华君闭关的时候发生这件事情。这时,尚元悯站起身来,向着诸位真人拱手,道:“各位师兄,此事发生的实在是突然和蹊跷,若你们信任师弟,这件事情就交付给师弟去查,师弟定当回大家一个满意的真想。”

面对尚元悯的主动请缨,在场的长老们也没有不答应的道理,只是十长老真如真人提出了一个在场人都心知肚明却又在可以逃避的问题:“那么,各位师兄弟,这逃走的妖神我们又怎么将他给抓回来呢?”

提出这个问题之后,在场的除了尚元悯,其余人的回忆都飘到了几十年前的那个黄昏。

紫色与金色交织着的云彩,那是一个邪气四溢却又被洁净的灵力缓缓压制住的一个黄昏,昏暗的天空之下,青华君与当时的风道真人双双持剑,将那妖神围困在一圈由剑光组成的包围圈之中,妖灵浑身散发着邪恶狷狂的气息,却在青华君的青光与风道真人的凛风之下渐渐消逝。

而在飞灵峰之上,弟子们都散落在一片,无忧真人还有一些同门真人都身受重伤,无法再参与战斗,只有当时正值实力最为强劲,仅在青华君之下的风道真人还能够与青华君并肩作战,两人漂浮在上空,恍若神祇一般,拯救着这个被邪气所污染的世界。

那妖神被围困其内,想尽一切办法冲出包围,自然就将目光落在了实力稍次的风道真人身上,只见满天红火突然升起,在妖神手中幻化成一个光点,就朝着风道真人轰去,风道真人为了维持整个剑阵,只能硬挡下这一击。

即使是在压制之下,妖神的全力一击还是不容小觑,当时风道真人整个就陷入了红光之中,一阵劈啪作响,就在众人以为风道真人就此陨落之时,一声怒吼间,阵阵旋风至下而上,将风道真人缠绕其中,红光渐渐消逝,风道真人又出现在众人眼前。

只见他七窍渗血,却依然咬牙坚持着压制着妖神的法阵,直到和青华君一起将这妖神封印在了后山木屋之中后,他才口吐鲜血,直直倒下。就此以后,风道真人的命是保住了,但是修为却一直没有长进,一直停留在了受伤后的水平。直到近几年,风道真人的修行才慢慢开始有所增长,甚至有了当年的风采。

想到那日的场景,众人都是一阵叹息。他们都好久没有见到过风道真人了,自此以后,风道真人隐居在风荷院内,少有走动,连这一次的会议,风道真人都没有现身。

也不知道,看到自己牺牲了修为甚至差一点将命送进去的妖神竟然冲破了封印,风道真人会是什么样的想法呢?

有关妖神和风道真人的事迹,在林中,付明轩也向着燕开庭娓娓道来。

“我们这些年轻一代,不论是我,还是小师叔,自记事之起,所见所听的都是有关风道真人不好的话语,却忘了曾经他也是那样一个肯为全门牺牲自己的人。”

燕开庭沉默,脑海中浮现起风道真人的模样,实在想不出他会是那样的人。这时,付明轩又说话了。

“风道真人这些年来一直暗地里有残害同门弟子的行为,其实青华君和大长老都是心知肚明,暗地里他也包庇过洛长苏等人做过许多不义之事,其实他们都知道的.....但是顾念到往日,青华君们他们也难以做出抉择,只不过这一次,自从章若云这个核心弟子死后,他们就做出了决定,要我,去铲除风道真人。”

就像是自说自话一般,付明轩眼神怔怔的望着前方,燕开庭恍然明白,谢无想所说的是什么意思。大概就是说付明轩在对抗风道真人这条路上艰险万分,希望自己可以成为他坚强的后盾吧。

燕开庭又何曾不想呢?他需要的,就是付明轩向他的坦白。

付明轩苦笑几声,道:“本来也没准备告诉你的,不想把你也牵扯进去,让你的安全受到威胁。

只是他还没来得及说话,付明轩苦笑着摇了摇头,道:“你知道吗?守护这个木屋的封印是身为首座弟子的职责,如今妖神出逃,我应该也不再是首座弟子了,那么,铲除风道真人的重任,应该也要从我肩上卸除了吧。“

付明轩长舒一口气,好似放松了一般,只是燕开庭知道,付明轩心中,另一块巨石已然压上。

这一路走来,付明轩不知在生死里进出几次,面对过多少艰难险阻,才成为了小有门的首座,可是就这样突然,仿佛一切的努力都随风飘散.....

“明轩。”燕开庭拍了拍付明轩的肩,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但是他心里清楚,小有门不会这样对待他。

那种红光,根本就不是付明轩这个等级可以压制住的,况且,在某种程度上,付明轩已经是尽职尽责了。

突然,付明轩伸手就在空中一抓,一道传讯符就出现在他的手中。

“小师叔?”付明轩摊开手心,来自尚元悯的传讯符就摊开在他的手心,上面写着,“速速前来小有门大殿。”

付明轩苦笑一声,道:“这么快!”

燕开庭道:“走吧,我与你一同前去。”

说完,两人便一同前往小有门大殿,正午的阳光灿烂,空气清新,弟子们都好似忘了昨夜之事,匆忙为着弟子考核大会而准备着,一点都看不出昨天刚刚经历了那样大的一场劫难。

不到半柱香时间,两人已经来到小有门大殿前,燕开庭站在门口没有进去,说是在外面等付明轩就好。

付明轩走进殿内,除了三长老,所有长老已经到齐。在众长老的目光之下,付明轩踩着沉稳的步子走向殿内,眼神坚毅,神情肃穆,笔直走到了大长老面前,向着大长老先行拱手行礼,然后再朝着其余长老行礼,礼数无可指摘。

随后,付明轩便跪在了大殿中央,沉声道:“弟子付寒州,身为首座弟子,没有完成自己的守护职责,有辱使命,还请各位长老处罚,弟子悉数接受。”

在场的众长老看着付明轩在战斗中损毁的衣衫,感知稍稍掠过,就知道付明轩在这场战斗中已经身负重伤,可谓是拼尽了全力,以他的上师境修为,能做到第一时间赶到勉强压制住红光蔓延趋势,已经远远超出他自身的能力范围了。

众人都是一叹,付明轩能做到这个地步,已然是尽力了。

无忧真人手抚长须,望着付明轩道:“付寒州,你且先抬起头来。”

付明轩有些疑惑,但仍然是老老实实地抬起了头,望向了无忧真人。

只见无忧真人缓缓抬起手来,向着付明轩这么一抓,付明轩只感觉自己体内所有真气都要被无忧真人给吸走,心下正在疑惑的时候,突然之间所有真气顿时往身体内一沉,竟悉数归位,并且变得纯净许多,也有力量许多。

“这.....”

无忧真人缓缓点了头,道:“你内里透支严重,我恐你伤了根本,如今看来,已无大碍。“

付明轩也觉得身体有力许多,不像方才那般虚弱,这才又向着无忧真人拱手行礼:“谢大长老。”

“至于妖神封印的事情,你也无需太过自责,此事发生地太过突然,你已经尽力了。”

付明轩听见这话,抬头望向无忧真人,难道,不免去自己的首座弟子身份了吗?

只听得无忧真人继续说道:“作为小有门首座弟子,经过我们一众的商讨,决定赐予你将妖神追回的任务....我们知道,对于你来说,这个任务有些为难你了,只是我们恐他在外面四处害人,你得跟踪他的行迹。然后,妖神应该还未恢复所有战力,一旦你发现了他的踪迹,就要通知门内各长老。”

付明轩心下那颗巨石终于落下,长舒一口气之后,便向着无忧真人拱手道:“弟子谨遵师命,明日一早就下山去,只是,弟子考核大会.....?”

无忧真人略一沉吟,与各长老对视一眼,道:“弟子考核大会就先行延期吧,至少,要在这件事情发生的缘由水落石出之后,才能举行。”

付明轩点了点头,这时,玄晔真人就道:“寒州啊,这一次你可得多家小心啊。”

付明轩回道:“弟子一定将五长老的叮嘱谨记在心,弟子明日一早,就下山去!”

“不急!”尚元悯却道:“寒州你明日先来我的落英峰一趟,以你现在的状态,还不适合下山。”

付明轩点了点头,到了声是

接下来,众人便商讨着妖神可能会去的地方,若是遇到了妖灵,该以什么方式将他拖住等等内容。

大殿门外,燕开庭站在门口百无聊赖,看似有些不耐烦的样子,其实心中十分紧张,走来走去,突然一怔:“冰灵去哪里了?!”

当时,自己只顾着谢无想和付明轩了,却不知冰灵在何处?此时付明轩也不知道在里面怎么样了,燕开庭心下又是着急几番。

不管了!燕开庭开始集中意念,在自己的意念之中呼唤冰灵,“冰灵!冰灵!”

这种方式燕开庭也没有试过,只是突然想到,自己平时和冰灵心灵相通,自己如此呼唤它,它应该也能感受到的吧,

燕开庭在心内呼唤一阵,突然就听见喵呜一声,燕开庭欣喜地睁开眼睛,只见冰灵远远地跑了过来,一边跑一边喵呜喵呜地叫,跑到离燕开庭还有几丈远的时候就是一个纵跃,直直跳进了燕开庭的怀里。

“臭猫!跑到哪里去了!!”燕开庭使劲儿揉着冰灵的脑袋,嘴上骂着,心里却是欣喜万分。

“喵呜喵呜~”冰灵在燕开庭怀里一阵蹭,恨不得钻进燕开庭的身体里。

燕开庭拍了拍冰灵,一人一猫就坐在了大殿之外的台阶上,长叹一口气,燕开庭所牵挂的就只有殿内的情况了。

约莫有一个时辰之后,付明轩才从殿内走出来,见到燕开庭的那一刹,付明轩一把就将燕开庭拥入怀中。

燕开庭仿佛明白了什么,道:“一切都还好?!”

付明轩点了点头之后,燕开庭就抱着付明轩一阵跳跃:“太好了!太好了!”

此时两人就像是两个孩童一般,笑着跳着,一派开心。

“不过,”付明轩道:“我这几日便要下山,去追寻那妖神的踪迹了。”

燕开庭惊道:“就你一人?!就算是追寻到了妖神又怎样,你又不是他对手!“

付明轩苦笑几声,道:“你想想看,这种事情最适合人选除了我,有还有谁呢?”

燕开庭思索一番,叹息一声,道:“好吧!若是这样,我便与你一同下山!!”

付明轩眼睛蓦地圆睁,下山追踪妖神,这可是比对付风道真人还要危险的事情,付明轩当即就拒绝道:“不行!这么危险,你怎么能去!”

燕开庭却是不依不饶,道:“为什么明轩可以,我就不可以,我不管,反正我要跟你一起去!还有,就算你嫌我弱了,这不还有冰灵么!”

燕开庭一把举起冰灵,就往付明轩怀里塞,付明轩是被他们弄得哭笑不得,连连道:“好的好的,等我要走的时候,一定通知你!”

这一下燕开庭才喜笑颜开,攀着付明轩的肩,两人歪歪扭扭地朝前走去,一边走,一边互相打趣,冰灵就跟在两人的身旁,前扑后跳的,甚是可爱。

望着两人渐去的身影,无忧真人和元籍真人站在大殿之上,神色和缓,无忧真人又是微微叹息了一声。

“大师兄何苦叹息呢?寒州定当会竭尽全力的完成使命,并且,他身边的那个小家伙儿,也是一个不容小觑的存在呢。”

无忧真人摇了摇头,又是一声微叹,道:“我正是怜惜他们两个啊.....”说完,无忧真人缓缓抬头,望向了隐匿在云层中的空中庭院,喃喃道:“青华啊青华,你又什么时候才可以出来呢?”

此时,空中庭院内,谢无想坐在一片硕大的莲叶之上,身周莲花都纷纷向她靠拢,直至将她完全包围。只见那些莲花渐渐枯萎,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等到谢无想重新出现时,那些莲花早已枯萎成暗棕色的干花,谢无想伸手轻轻一挥,那些干花便化作齑粉,随风而逝。

谢无想睁开了眼睛,眼睛当中光芒流转,整个人又恢复到了以前那般清冷却不失力量,站起身来,白纱裹身,就走出院外,坠入了云层之中。

夜晚,月色依旧如往常一般明朗,燕开庭坐在院中,呆怔怔地看着天空,也不知道在思索些什么。突然,就只见从云中落下一道身影,燕开庭蓦地站起,是想也不想,就朝着身影下落的地方跑去!

无想仙子!

燕开庭一直不知道无想仙子的伤势如何了,此次她下到飞灵峰,自己正好可以看看她现在怎么样,好不好。如是想着,燕开庭就朝着谢无想下落的地方飞奔而去!

果然,就是在林间的木屋废墟的位置!

此时的皎月,正在天中,洁白的月光照耀在木屋的废墟之上,四周烧焦的痕迹让谢无想响起了当晚的那道红色光芒,是如此强盛,自己根本抵抗不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红光不断扩散,蔓延开来.....想着想着,谢无想的脸上,出现了少有的忧郁神色。

沉浸在思绪当中,谢无想却兀地开口,道:“你还要在一旁看多久?”

燕开庭悻悻地从旁边的树林中走了出来,道:“我只是想看一看,你恢复的怎么样?”

“很好。”谢无想根本不看燕开庭,眼神依旧低垂着,也不知在看向哪里。

燕开庭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但也不愿意离去,两人就这样沉默地站着,与这幽静的林间,也快要融为了一体。

看着谢无想的身影,燕开庭的思绪又回到了她晕倒后自己在空中接住她的一刹那,柔软到仿佛没有重量的身体,瓷白无瑕略显疲态的面容,那缠绕着自己的白纱.....突然,叶南霜的那张邪魅的脸就出现在自己面前,燕开庭心脏剧烈地跳了一下,整个人都往下一坠,半跪在了谢无想身后。

“你.....?”大概是被燕开庭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谢无想有些疑惑地望着燕开庭。

燕开庭道:“无想仙子,你可还记得叶南霜这个人?”

谢无想点了点头,道:“自是记得的。”

燕开庭便将他那日晚上所见的都告诉了谢无想,非常激动地道:“就在刚才!他的脸突然就出现在我的脑海中,我的心脏就像是被人狠狠地击打了一下!”

谢无想听完燕开庭所说的话。眉头皱了起来,问道:“你可确定没有看错?”

燕开庭点了点头,道:“平日我与叶南霜很是熟络,上次来到这里也是他带我前来,似乎他一直都对这地方有着令人费解的好奇与着迷。”

谢无想思索一番,便觉燕开庭说的有道理,于是又问:“你此事还与谁说过?”

燕开庭回道:“寒州师兄。”

谢无想微微点头,心下就有几分了然,于是就朝着林外走去。

“无想仙子,你去哪里?”燕开庭问道。

“寻常弟子进入小有门均会登记在册,我去弟子事务阁查询一番便知。

“好!”燕开庭道:“那我便与你一同前去。”

燕开庭也是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说出后就马上后悔,心想自己肯定要再吃一次闭门羹,可却没有想到,谢无想一言不发,根本没有表态,只是朝前走着。

这等同是默认了!燕开庭心下终于一喜,便跟着谢无想向弟子事务阁走去。

弟子事务阁位于小有门的主区域,离大殿不远,燕开庭自从进入小有门当天跟随付明轩来过一次之后,便再也没有来过。此时,已是夜半,弟子事务阁这幢三层小楼,只剩下一楼还有着一点昏黄的灯火在飘摇着。

谢无想走到了事务阁前,轻轻叩门,只是半天里面也没传来动静。

谢无想又是扣门,仍旧没有人来开门。燕开庭站在一边,见状道:“无想仙子,想必管事儿的给睡下了,你这样敲门,他是不会醒的。”

说完,燕开庭就走到门口,对着木门一阵猛拍,嘴里还不断喊着:“开门!开门!”

在这样一阵不断敲门当中,里面才传来一声沙哑的声音,“来啦!!哎哟,谁大晚上的还要来这事务阁,敲这么大声音也不怕折损了我这把老骨头!”

顺带着一阵小跑,门吱呀一声就被打开,一个身着小有门制服的老头儿就出现在两人的面前。

燕开庭道:“也不是没有轻轻敲门,你不也听不见么?!”

“嘿,你是哪位弟子,竟敢说起我的不是来了?!”那老头盯着燕开庭,恨不得踹他两脚。

“吴老。”谢无想朝着着老头缓缓躬身,行了一礼,吴老才将视线转移到谢无想的身上啊。

“哦!原来是无想仙子,在下有礼了。”吴老佝偻着身躯,向着谢无想回了一礼。燕开庭从不认识这老头儿,也不知道他在门内具体是个什么身份,不过既然谢无想还要向他行礼,地位自然是与那些长老不相上下的。

燕开庭见状,也赶忙向吴老行了一礼,道:“吴老,在下燕萧然,方才失礼了。“

吴老重重地哼了一声,也不理会燕开庭,只是道:“也不知如今这世道怎么了,什么人都往门内招!”

这话说得燕开庭满脸黑线,就连一边的谢无想都掩面轻笑了一声。不过,能换得谢无想这么一笑,燕开庭便觉得自己就算被别人指着骂,心里也十分开心。

“吴老,我们来事务阁,是需要查询一个弟子的相关信息。”谢无想说道。

“哦,原来如此,那就请随我来吧。”说完,吴老便带着二人走进了事务阁,无想仙子在前,燕开庭在后,燕开庭刚进门,身后的门吱呀一声就给关上了。

跟着吴老往前走着,两人便来到一处旋转楼梯前,吴老举着灯盏,在楼梯前停了下来,转身对着谢无想道:“无想仙子,这事务阁顶楼可不是谁都能去的,你是没有问题,那么这个小子.....”

“也是没有问题的,吴老。”谢无想当即回答道。

吴老点了点头,到了声好,便与二人一同朝着顶楼爬去。

顺着旋转楼梯爬上了一阵子,一道木门就出现在三人面前,吴老伸出手来,在空出画了一个看不出是什么形状的图案,然后嘴里念出一道咒语,便将那图案印在了木门之上,顿时,木门变砰地一声打开,透露出里面无尽的黑暗来。

“无想仙子,那你二人便进去吧,上面都有标示,找起来应该不难,我就不在这里打扰你了。”吴老说道,就将手中灯盏递给谢无想。

“谢谢吴老。”谢无想双手结果灯盏,又朝着吴老行了一礼,燕开庭也向吴老点头致意,可是吴老压根就完全对他不理会。

不过,燕开庭也不在意,此时只剩下他与谢无想两人,心下高兴还来不及呢!

走进顶层的这一件装满了各种卷宗资料的房间,烛光虽然只照到了一小部分地方,但也足够让燕开庭惊得下巴都要掉下来!

这么厚的卷宗资料,找一个叶南霜的资料,该有多么困难!

但是谢无想好似一点都不着急一般,向前慢慢走着,一边走一边四处看,手中灯盏的火光微微摇曳着,走到一个转角,谢无想蓦地停下神来。

“萧然,帮我拿住灯盏。”

燕开庭听见谢无想叫了自己名字,顿时心下就是一喜,赶忙接住了谢无想手中的灯盏,问道:“无想仙子是已经找到了么?”

谢无想点了点头,瓷白的面庞在烛火的照耀之下反射着一片金光,连长长的睫毛都被镀上了一层摄人心魄的金色。

谢无想伸出手来,一本册子便从身旁的书架上飞了出来,缓缓落在了谢无想的手中。

比起其他的册子来,这本册子显得要新很多,应该是不久才被放进这间卷宗室。

谢无想拿着那本厚厚的册子就一页一页翻看了起来,燕开庭举着灯盏,将光芒洒在册子之上,好让谢无想能够看明白,自己也不自觉地就凑了过来,站在谢无想身边,跟着谢无想看了起来。

只见那册子之上均是记录着弟子们的各种信息,包括籍贯,身份,以及修炼属性等等,并且都是记录着与燕开庭一同进入的那一批弟子,翻着翻着,燕开庭就看到了自己的名字,正准备看一看自己的信息在这上面是怎么记载的,谢无想就毫无留情地翻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