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一三一 妖神之祸

作者:烟雨江南书名:道缘浮图类别:玄幻奇幻更新时间:18/10/08 15:09:15字数:20965

大公子拍了一下大腿,道:“我哪儿知道!我就只感受到,恐惧,非常恐惧,然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连你昨日将城中今天所有的赌场客栈都给包了也不知道?”燕开庭问道。

大公子茫然地摇了摇脑袋,道:“我包那些干什么....”

燕开庭和付明轩相视一眼,很快便在心里得出了结论,只是他们不知道妖神来到这城主府里是为了做些什么?

突然,大公子蓦地站了起来,好似想到了什么似的,就拼命向外跑去,过了一阵子,寂静的夜晚之下就传来了大公子的哭嚎声!

两人循声跟了过去,只见在另一处院落当中,大公子抱着两具好似风干了一般的尸体哭嚎着!

两人赶忙小跑过去,就只听见大公子一边哭一边叫道:“爹!娘!孩儿对不住你们!孩儿怎能一个人在这世上苟活呢?!”说着,大公子便从腰间掏出一柄匕首来,就像自己的心口刺去。

燕开庭见状,赶忙一掌击出,将大公子手中的匕首拍落在地,道:“你干什么!你爹娘看你如此,九泉之下也不会安心!”

大公子痛哭流涕,整个人瘫坐在地上,不住地啜泣,燕开庭好心的走过去将他带到了一边,付明轩就蹲下身来查看那两具风干的尸体。

看起来是风干,却是被吸尽了精血所致,所以才毫无生命气息,就连死亡常常伴随有的血腥气,都没有一丝一毫,想到这里,付明轩猛地升上高空,就朝各个院落望去。

果然,整个城主府,所有的人差不多都是以这种方式死去,全部被吸收了精血,变成了一具具干尸。

付明轩的眉头越皱越紧,若是昨日妖神控制了大公子做了那些奇怪的事情,那么应该就是于昨日就离开了伊川城,那么,此时的他,已然是跑远。不过,令人还有些安心的却是,两人的方向,大概是找对了。

看来,这妖神果然是在朝着荆州方向移动。

四周扫视了一圈,付明轩将自己的感知释放出来,却什么异样都没有感知到。看来,妖神还真是不留一点痕迹,不过,为何今日进入城中,那些百姓们却是如此正常?难不成妖神只对城主府下了手?若是如此,为何要将所有的留宿之处全部都给包了下来呢?

思索一阵,付明轩仍旧是想不通,看来只能随着事情的发展,才能渐渐弄明白一些事情了。

身形一转,付明轩就站在了燕开庭的身后。燕开庭此刻也在观察着那两具尸体,然后转身问道:“府中其余人也是如此?”

付明轩点了点头,燕开庭的眉头就紧皱了起来,问道:“那妖神究竟是个什么来历?为何非得害人不成?”

付明轩微叹一声,也不知道是否能将真相告知燕开庭。毕竟,知道的越多,在某种程度上并不能算作是一件好事。

见付明轩不回答,燕开庭无奈地摇了摇头,自己这种普通弟子身份,怎么能知晓这么多了?虽然心中有所不爽快,但是燕开庭却很快调整好了自己的心态,站起身来,朝着瘫坐在一边,精神濒临崩溃的大公子走去。

燕开庭也不知道该怎样安慰这个失落的少年,明明是热热闹闹的一大家子,如今只剩下了他一个孤家寡人,换了谁,也应该承受不了吧。

燕开庭尤其知道,失去自己最亲最爱的人是一种什么样的滋味。

然而付明轩却在一边站着,冷冷地看向大公子,眼中竟然没有丝毫的怜悯。

燕开庭走到大公子的身边,伸出手来拍了拍他的肩,肩膀上的冰灵好像也感知到了眼前这人处于在崩溃边缘,便跳进大公子的怀里,扭动着身子,好似要逗他开心一般。

只见那大公子慢慢伸出了手,轻抚着冰灵,道:“你这小东西,也知道我的背上么?”

冰灵睁着一双圆圆的眼睛,喵呜一声,就在他手中蹭了起来,也不知道是一股什么样的魔力,被冰灵这样一安抚,大公子竟觉得自己心里好受许多。

“好了,既然如此,我们也该上路了。”付明轩道,望向荆州方向,他总觉得心神不宁定。

燕开庭一惊,“这么快就要走么?!”

“当然!”付明轩沉声道:“不然,你还想看到这种事情再发生几件么?”

燕开庭心下虽然还想继续安慰这大公子一番,但觉得付明轩说的也有道理,便招呼起冰灵,拍了拍大公子的肩,道:“兄弟,好好照顾自己,我们一定会为你报仇!保重!”

随后,两人就在大公子怔怔的眼神当中缓缓升空,消失在夜色之中。

一路上,两人都没有怎么说话,各自揣着心事,穿行在云层之中,付明轩心中知道,大概燕开庭,心中怀着和自己当时一般的疑问吧。

可是这又有什么办法呢?或许,这就是小有门的命数,也是他二人,以及所有丧命于妖神手下之人的命数吧。

而在另一边,谢无想正漫步与荆州婺城街头,带着面纱,换上了一身白衣,隐匿起了自己的所有气息,饶是如此,还是吸引了一大片好奇与打探的目光。

她也丝毫不在意这些,仿佛是完全习惯了一般,就朝着城西走去。

婺城作为荆州第二大修道城市,面积虽不算大,但胜在修道人数众多,可谓是人人入道,其中,也不乏有各界修道人士在此处逗留,城内的几户大家,也是在修道界小有名气,只是经过一番小小的探听,谢无想知道了叶南霜所在的叶家却是个例外。

叶家在婺城也算排的上前五的有名大户,只是相比其余几家大户各个都出了不止一个上师之外,叶家百年来,竟只有叶南霜这么一个上师境的后人,是以叶家上上下下都将叶南霜当个宝贝,不惜一切代价将他送进了小有门。

在此之前,叶家还未叶南霜请了几个高阶上师亲自来教导他,十七八岁时,叶南霜一迈入上师境,叶家人就迫不及待地将他送进了小有门。

谢无想从一些城中百姓口中打探到,叶南霜虽是大户人家的孩子,但从小身上就没有那股玩戾之气,成日脸上都挂着灿烂的笑容,对人无论是谁,都非常亲切,在城中的口碑,可谓是一致叫好。

走着走着,叶府便出现在面前。谢无想站在门前,向一个管事儿的打了一声招呼,便站在门口静静等待着。

不到片刻,府内就小跑出一个中年男子,身材高大,身着制作精良的道服,面相端庄却显得有些着急,睁着一双疑惑的大眼望着谢无想,微微一愣,但随即好似又被谢无想身上的那种气质所征服一般,除却了大半怀疑,就道:“小有门....无想仙子?”

谢无想点了点头,对方有所怀疑也是应当,自己鲜有出面,非门内弟子或者其余三大门派中的核心人物,并不知道自己。

“在下小有门,谢无想。此次前来,是有关令郎一事。”

听到有关叶南霜,那中年男人神色一怔,随即向府内伸出手:“无想仙子还请进,咱们去书房细说。”

这中年男子便是叶南霜之父,叶尊,离上师仅有一步之遥,但不知道为何好似被什么阻挡了一般,硬生生地在这一阶段,磨了几十年。

随着叶尊走到书房,关上门后,谢无想的一道无形屏障就将整个书房所封闭。而叶尊,仿佛再也绷不住自己的情绪,非常急切地问道:“敢问无想仙子,我那小儿可是在门内犯下了什么错误不成?还是.....?”

谢无想摇了摇头,取下了面纱。

取下面纱的那一刻,就连一心牵挂宝贝儿子的叶尊也是一怔,被谢无想的容貌深深震撼,不过,随即他就意识到了自己的失礼,赶忙将目光转到了一边。

“叶主,不瞒您说。令郎在门内的确有些事情,只不过,我们还不能确定而已。”

谢无想神色冰冷,就愈发显得凝重起来。

叶尊心下一紧,就小心翼翼地问:“是什么事情呢?无想仙子能否告知?”

然而,谢无想只是一阵沉默,并没回答叶尊的问题。看着叶尊的着急的神情,谢无想只是轻叹一声,道:“叶主无需过多着急,南霜自有他的命数,我此次前来,目的就是要知道有关于叶南霜的一切,所有的一切。”

叶尊擦了擦额头上的韩,重重地叹了一口气,一拍大腿,道:“我就知道,这小子总有一天会出事!唉!!早知道,还,还不如,不要他生下来!”

谢无想听这话里有几分意味,于是便顺着问了下去,“哦?难不成南霜弟子曾经在府内还有什么不寻常吗?”

叶尊望了望谢无想,深深叹了一口气,整个人的精神好像瞬间放松下来了一般,谢无想知道,这是因为叶尊接受了某个等待已久的事情的表现,即使这件事情,他希望永远不会发生。

接下来,叶尊就向谢无想讲了许多有关叶南霜的事情,越听,谢无想就觉得叶南霜似乎真的一开始就被安排上了如此命运,不禁感到惋惜起来。

“出生的时候,他娘难产,最后生下他就走了,是以这孩子我们都看得重,他自己也争气,三四岁时便开始自己翻阅一些经书,哪怕连字也不认得。”说着说着,叶尊就转过头去,抹了一下眼泪。

“这孩子孩童时期还算正常,只是有一天,就像开窍了一般,不对,仿佛整个人都变了一般,不是那种性格上或者外貌上,您可知晓,就是在修炼上所表现出来的气质.....他原先和我们叶家人,并无二致的。”

谢无想倒是有了兴趣,问道:“哦?是怎样一个改变法儿?”

叶尊又是叹了一口气,道:“我门叶家祖上也不知是冒犯了哪位神灵,竟几百年来连一个上师都出不了,在婺城这样一个修道盛行的地方,我们不是靠着祖上留下来的那点儿基业,怕是早就立足不了了。”

“不过,到了南霜这儿,就全变了。十岁之前,他也是天资平平,并无多少出彩之处,可是十岁生辰的那夜,他独自一个跑出城外,也不知去了什么地方,我们连夜在荒野上四处寻觅,终于在一块巨石后发现了他....”说着,叶尊叹气连连。

“等我们找到他时,明明这天干许久未曾有雨,但是他却浑身湿透,一个人躲在一方巨石之后瑟瑟发抖,嘴里也念叨着一些含糊不亲的话语,把他带回城里,他便发起高烧,烧了三天三夜,好不容易救回来了,却发现这孩子性情大变....”

小有门卷宗上记载的全是关于叶南霜自小到大修行的一些内容,对于这些凡俗事件,却毫无记载,有的话,也是一笔带过,不甚仔细。

听到这里,谢无想大概就猜出了七八分,叶南霜十岁生辰的那一日,很可能被什么东西给附上了身,或者说,他体内原先就有的某个东西在那一夜彻底爆发。

叶尊继续讲道:“等他醒来之后,整个人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本来一个不怎么爱说话的孩子,却变得与谁人都熟络起来,整天在城中闲逛,乐呵呵地闲聊。没想到的是,他的修为也在此时突飞猛进,一直到他十四五岁,眼看就有冲破上师的希望。人们都说,我们叶家终于转运了!可是我知道不是那么一回事!”

“谁还有比父亲更了解自己的孩子呢?这孩子看似与谁人都熟络,却是比以前还要更封闭!”

“怎么说?”谢无想轻声问。

叶尊好似找不出语言来形容,思索了一阵子,就道:“他有秘密,我们都不知道的秘密,我能感受到,他仿佛不再是以前的他。无想仙子,别人都说我门叶家是拼了命才将南霜送进小有门,但并不是这样的!三天三夜高烧过后,醒来的第一句话,他就说他要去小有门!可是那个时候并没有一个人告诉过他什么是小有门!”

谢无想点了点头,听到这里,她已经完全了然。她点了点头,站起身来,向着叶尊拱了一下手,就欲告辞。

叶尊却是一把拉着了她,道:“那请问,我家小儿真的出事了吗?”

谢无想轻叹一声,轻轻将叶尊的手摆下,转过身来,望着叶尊道:“叶主真的想要知道?”

叶尊点了点头,眼中全是恳切,就连谢无想也不禁心软起来。

“南霜弟子,很可能已经被妖神附体了。现在妖神出逃,我们正在尽全力调查这件事。”

叶尊眼睛蓦地睁大,他活了大半辈子,还从来就没有听说什么妖神,他原以为,叶南霜不过是在门内犯了点儿事,或者说,在历练当中出了意外。却没想到,谢无想竟会说出这样让他感觉到荒唐的话语!

“妖....妖神?”叶尊脸都白了,无论怎样,这都是一个难以接受的事情。

谢无想点了点头,便将叶南霜在门内所做的一些事情以及妖神出逃的那一晚有人见到妖神的模样与叶南霜一模一样的事情悉数告诉了叶尊。

叶尊嘴唇泛白,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想要喝上一口茶来润润嗓子,手却不自觉地抖着,竟连茶杯也端不起来,茶水洒满了桌子。

叶尊露出抱歉的神态,又颤抖着声音问道:“那....那若是,若是找到了妖神....该怎么处理?”

谢无想淡道:“自然是....除掉。”

听到这句话,叶尊手上的茶盏陡然落地,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破碎了一地。

从叶府出来后,谢无想心中竟有了些许不愉快的情绪,往日里,别说什么不愉快的情绪,就是情绪这个东西,她也是没有的。

一道传讯符发出之后,谢无想走在街头,观察着周围的一切,这婺城与其余的修道城市也没什么不同,所谓的大户在整个修道界只能说是小有名气,连名次都排不上,妖神为何会选择了这样的一个地方,这样的一个普通少年呢?

另一边,连夜赶路的付明轩和燕开庭两人此时行动地极为专注和小心,观察着下方的山川河流,城镇村庄,生怕掉了一点细节。

一个小小的细节里,很有很能就隐藏着妖神的踪迹。

但是一路飞行下来,两人的目光所致,却都是荒山野岭,江河细流,城镇虽然也有,但是数量不多,规模也不大,两人落下后都是仔仔细细寻找几番,四处探听,都没有一点妖神的踪迹。

如此一来,两人心下就有些紧张,莫不成猜测错误,没有找对方向?

就在两人心生疑惑时,在一个名为竹镇的村镇吸引了两人的注意。

这竹镇也就是一个规模较小的聚居地,慢慢形成了一个小城镇,只有那么一两户所谓的大户人家,其余的都是一些小村民们。这城镇建在一个半山腰上,四周都是茫茫竹海,所以取名为“竹镇。”

这竹镇地形隐蔽,两人从天上飞过时差点就漏掉了这个隐藏在山间的村镇,进入到村镇之后,周围人都望着他们,仿佛在看什么怪物一般,眼神十分好奇,充满了打量。

两人正觉无语,但转念一想也是,这样闭塞的村镇,恐怕是极少有外人到来,也难怪来了两个翩翩少年,就吸引了大家的注意。

只是走着走着,两人的脸色就慢慢沉了下来,这周围人虽然上上下下地打量着他们,但神态和姿势都十分奇怪,渐渐的居然让两人有种被包围的感觉。蹲在燕开庭肩上的冰灵也似有所感,拱起了背,发出呜呜的声音。

本来在燕开庭的感知当中,这些人都是一些乡野山民,毫无修为可言,是以他也没怎么关心这些人,注意力一直都放在寻找是否有妖神踪迹上面。只是,和付明轩一样,走着走着,眉头就皱了起来。

这根本就不是围观,这是包围了。

意识到了这一点,燕开庭和付明轩两人,就开始将注意力放到这些村民身上了。

这些村民衣着正常普通,都是乡野山民的打扮,只不过,所有的老人小孩,男人女人,脸上都挂着同样的神采,那就是好奇,好奇之中还透露着一点恶意。

恶意?

这恶意何来?

仔细观察,燕开庭与一个小男孩对视只见,竟然蓦地一惊,不对,这不是单纯的恶意,而是杀意,浓浓的杀意!!

“明轩,看来这个地方有些麻烦了!”燕开庭转头悄声说道,此时,仿佛整个村镇的人都慢慢朝着两人围了过来,这些人中,竟然没有一个开口说话。

不过,两人心下却是没有丝毫恐惧,反而有些惊喜。他们要找的,就是这些不一样。

“小心,这些人应是受了什么控制,有可能不会顾及到自身安危。”

付明轩提醒道,一般被控制的人就算实力低下,但是往往会不顾自己生命也要将目标拿下,他们已经失去了应有的规避意识,只是一味的攻击,攻击再攻击。

燕开庭点了点头,此时,环顾四周,两人已经完全处于在一个包围圈里面了。

这些神目光最开始是打量神色,现在却又如毒蛇一般阴鸷,狠狠地盯着二人,一副要将两人撕碎的模样,却又无声无言,连攻击动作都没有。

“喂!你们要怎样!”燕开庭虽然知道自己说话了也等如是每说,想必没有一个人会应答,但是在这种寂静饿氛围当中,燕开庭只感到一种恶心的压迫感。

这人群当中不乏有女人和孩子,显然也是受了控制,目光紧紧盯着自己,有着那些脸庞不该出现的狠厉神色。

面对这些人,燕开庭心下却是一叹,这叫他怎么下手?

按道理来讲,这些被控制的人,都是无辜之人,若真的是被妖神所控制,那么自己就更下不去手了!

只见站在最前方的一个男人突然举起手中劈柴的斧子,扬在头顶之上,这个动作好像唤醒了众人一般,一阵簌簌响声,无论是大人还是孩童,手中都举起了斧子、锤子、棒子等武器。

燕开庭专注于这些村民的同时,付明轩却在这些人群中寻找妖神的踪迹,哪怕只有那么一点点气息在,付明轩就可以再次捕捉到妖神!

“明轩,他们要开始了。”燕开庭皱眉道:“你有没有发现妖神的踪迹?”

付明轩四散神识,片刻之后摇了摇头,随后问燕开庭:“庭哥儿!你一个人能否应对这些人?!”

燕开庭四下感知了一下,这些人大多都没有什么修为,偶有几个,修为也不高,不难对付。但是唯一让燕开庭头疼的事,对于女人和孩子,他实在有些下不去手。

“没问题!对付他们还是绰绰有余的!”燕开庭回道。

付明轩点了点头,道:“那就好,我们现在兵分两路,我先去这个村镇四处探寻一下,你就在这边拖住这些人!”

“好!”约定好后付明轩就是一个纵跃,高高升起,跳到一个房梁之上,然后便健步如飞,跳跃在整个城镇之上。

见到付明轩跳走了,人群中就起了一小阵骚动,不少人就跟着付明轩跑了过去,燕开庭那会给他们机会,站在人群中间,燕开庭怒喝一声!

这一声诧喝,犹如猛兽一般在众人耳里振聋发聩,只见燕开庭摆出格斗架势,就将位在身前的村民一个个放倒。

遇见体格壮一点的壮汉,燕开庭下手就自如多了,无论是谁,一拳先轰出去再说,只要掌握好力度不伤及性命。但是遇见那些女人和孩子,燕开庭是连出拳都不敢,均是在后肩上一一敲过去,将他们打晕。

燕开庭的这个举动,将那些原本要去追捕付明轩的村民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来,不久之后,整个人群就像疯了似的,举着武器朝燕开庭扑去!

一个村镇的人口说多也不多,说少打起来也是费力,还了平常,燕开庭早就一团雷火轰了出去,一下子就能打死个一大片,但是如今这些人只是被某些东西所控制,他们其实也是无辜之人,燕开庭又怎么能下此死手呢?

不管了,先一个一个打过去再说。燕开庭招呼已经化为猛虎的冰灵不要对这些人下死手,于是就看着冰灵一个一个,学着自己的模样,将前面的人接连拍倒!

燕开庭心中只求付明轩一定要找出个什么线索出来,也好让自己在这里没有白打一场。

另一边,付明轩穿行在这个村镇的大街小巷。这个村镇面积不大,付明轩很快就大致逛了一遍,没有什么发现,只不过,在经过村镇中间的一处小广场时,付明轩眉头就皱了起来。

村镇中间的那个不大的圆形广场中间建造着一个祭台,足有一人多高,在祭台之上,燃烧着一大团篝火,熊熊烈焰之间,付明轩只觉得有些奇怪,但是又说不上哪里奇怪。

走近一看,这祭台上雕刻着一些上古巨兽的图腾,构成了一个火属阵法,方方正正的模样也没有什么特别,上面燃烧着的篝火显然是依托祭台上的阵法才能保持永久的燃烧,虽是有着木料,但此火并非真火。

往往火焰都会具有极高的温度,而此时,付明轩已经站到了祭台前,却没有感受到一点热气,反而还是一股寒意。

那么虽然呈现的是火焰的模样,但实际上又是一种什么东西呢?

付明轩伸出手来,尝试着去触碰一下火焰。果然,离得越近,寒意就越为明显,付明轩只觉得自己的手仿佛伸进了一个冰窖之中,血液流淌减缓,骨头关节都变得僵硬起来。

只是,除了寒意,付明轩并不能感受到这火焰究竟是个什么物什。付明轩收回手,只见自己的手掌已经冻得发紫。

付明轩也不理会,眼睛变盯着祭台上那法阵观察了起来。

祭台四方分别雕刻着四头上古巨兽,一只名为水灵兽,是一种典型的水属性巨手,身形犹若蛟龙,生长在原始之海中,另一边上,则雕刻着一头口吐火焰的好似麒麟一般的巨兽,付明轩也曾在书上见到过这种兽类,依稀记得名为焰竜,是一种生长在古中原地区,却早已经灭绝了的巨兽。

另外两面上的巨兽付明轩却不认得,或许也是因为没有了印象,但是从两头巨兽的喷水吐火的造型以及动作来看,分别都是水属性和火属性的两种巨兽。

“哼。”付明轩轻哼一声,这就有意思了。且不说这祭台是何人所建造,在付明轩的感知当中,这种巨兽法阵要被激发,至少也得是上师境的人物,那么建造祭台的人,想必得是高阶上师级别的人物了。

可是在付明轩的印象中,方才围困自己的村民当中,最高的也不过是刚刚买入了修士界,还在最基础的道行上徘徊,那些稍微有些有修炼基础的人,就是加在一起,也不能启动这个法阵。

那么,又是何人将这法阵启动,从而燃起这烈焰来的呢?

想到这里,付明轩心中便有了想法,他伸出手来,轻轻抚摸在祭台侧面的雕刻之上,一边移动一边感知,好似在寻找什么东西,突然他的手就停了下来,一抹笑容就出现在他脸上。

“原来如此。”付明轩轻笑一声,就像后退了一步。

只见他缓缓伸出双手,做出了一个怀抱的姿势,好像是隔空抱住了那个祭台一般,然后渐渐发力,身形朝着左侧方移动,果然不出付明轩所料,那祭台也在想着左侧方旋转起来,直到旋转了一个面,上面的火焰就砰地一声,熄灭了。

这时,正朝着村镇的那一面上的巨兽,就变成了一个水属性的巨兽。

几乎就在瞬间,燕开庭和冰灵还在人群中搏斗时,就仿佛被一阵无形浪潮给扫过一般,燕开庭虽是感觉到了异样,但自身却无任何变化,而眼前的村民们就不一样了。

一个一个,村民们都是蓦地一怔,随即眼神之中就慢慢有了神采,望着自己拿着武器的双手,望着身旁的人,望着燕开庭,都是一脸茫然。

“我....我在干什么...?”

“孩儿他爹,你怎么倒在地上?!”

“别哭,别哭,怎么回事!有没有受伤,给娘亲看看!!”

“哎哟...造孽哟....你又是谁?!”

“.............”

顿时,整个人群就像炸开了锅一样,孩子们哇哇大哭,女人们急着在地上寻找他们的丈夫,老人们则是围着燕开庭看个不停.....

燕开庭才是无语,就这么清醒过来了吗?连个征兆都没有!

“小伙子,是....是你救了我们?!”一个年老却眉目庄严的老人,看着燕开庭道。

燕开庭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自己内心的确是想要帮帮忙的,只是....就在这时,只见付明轩远远地飞了过来。

“庭哥儿,方才这些村民是被一种法阵所控制,那种法阵须得有上师境的修为才能启动,我看,极有可能是他人所为!”

见到付明轩,众人心下瞬间了然,就是眼前的这位少年救了自己,瞬间,村民们就像拜神祇一般,跪倒在地,朝着付明轩磕头。

付明轩却是看也不看,在燕开庭身边轻声道:“极有可能是妖神的作为。”

“哦?你察觉到他的气息了吗?”燕开庭问。

付明轩却是摇了摇头,道:“并没有察觉到任何气息,但正是因为没有任何气息,才更让人怀疑。在伊川城,我们不也是没有察觉出什么气息吗?”

燕开庭心想也是,便问道:“你说的法阵是什么法阵?”

付明轩狡黠一笑,道:“我们倒要先问问这些人。”

付明轩转过身来,对着村民说不用感谢,只需要回答他一些问题即可,村民们都纷纷点头,莫说是回答问题了,就是要他们现在把付明轩给供着,他们也万分愿意。

“你们村镇之中的那方祭台,可是谁人建造的?”

年轻一些的都是面面相觑,自打他们记事以来,那祭台便在那里了,谁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建造的,也不知有何用处,村镇从来就没有举办过什么祭祀活动。

倒是一些老年人在心下思索了一番,好像要唤起自己很久远的回忆一般,片刻之后,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沙哑着嗓子道:“依稀还记得古人说,是某位大能人士在此地游历时建造,只是是谁,已然是不清楚了....”

付明轩点了点头,其实谁建造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谁启动的这个法阵,于是又问:“那你们可曾知晓,这祭台有何作用?又是谁将其阵法启动的?”

这一问,人群中顿时就炸开了锅,叽叽哇哇说上一大片,有人说着祭台只是个摆设,有人道这祭台是镇山之宝等等等等,可谓是众说纷纭,显然,这些村民们也都不知道这祭台是作何用处,只是他们说来说去,却从未提到是何人将其阵法启动,两人猜测,很可能这些村民们连其上的阵法都没有发现。

“那这几日有什么异象没有?”一旁的燕开庭也忍不住问道。

众人想了想,前面一男子就说道:“只记得是昨日夜里,只听得一声惊雷,也没想太多,不过是抬头望了望,天上竟现出红色闪电,着实吓人!!”

“对!对!我也听见了,昨晚睡得晚,也不知怎的,没下雨,干打雷!”

经过这一提醒,好像许多人都有印象,然后都道:“后面的事情就没什么印象了,仿佛是一觉睡下之后,醒来就站在这里了。”

燕开庭和付明轩相视一眼,红色闪电?联想到前几日出现在伊川城城主府上的红色天空,两人有七八分把握猜想,应该就是妖神。

只不过,妖神控制这些村民们是为何?难不成知道小有门会派出弟子来追捕他?若是知道的话,也不应该利用这些毫无修为的村民吧?!妖神应该没有那么傻。

想到这里,燕开庭就对付明轩道:“要不,咱们还是去那祭台看上一看,说不准还会有点别的发现?”

付明轩心想也是,从这些村民的口中应是问不出个所以然,于是便道:“据我观察,你们都是被村中那祭台上的法阵所控制,心中满是杀念,所以方才我二人一进入此地,就遭到了你们的包围。但是,在反抗的过程中,我们顾及你们是受了控制,所以没有伤你们性命,若是你们相信我二人,就将村中的祭台交付于我二人,我们定将此事查个水落石出。”

付明轩这样说,众人哪有不答应的道理,反正那祭台在他们眼里不过是个石墩罢了,也没什么作用。便连连道:“仙人既要,便拿去就是了!”

付明轩点了点头,对着众人道:“那就请各位先散了吧,我们二位就先去那祭台看一看!”

得了这话,众人就四下散开,本来山野之中杂活儿就多,人们就各自忙活自己的事情了,也没几个人对付明轩和燕开庭还有那祭台有兴趣。对他们来说,生存下去比一切都要重要,那么,为了生存的劳作,自然也是耽误不得。

燕开庭随着付明轩来到了村镇中心广场上的祭台前,左看右看,只能感受到上面有一个法阵,但也感受不到别的异样。

“明轩,你可知这法阵是如何控制这些村民的?”燕开庭有些疑惑,他虽然知道有些控制人心智的法器,但也仅限于控制特定的目标,像这样大的范围,燕开庭还是从未见过。

付明轩苦笑着摇了摇头,道:“虽然知晓是这法阵控制的,我却也不晓得原理,也不能演示给你看,要知道,一旦开启着法阵,那些村民又得疯了不成。”

燕开庭挠了挠脑袋,道:“那该怎么办?就这么干看着也不是个办法啊?!要不....要不把它给砸了,看看里面究竟是个什么物什!”

付明轩略一沉吟,按道理来讲,这祭台不应该全然是实心的,从上方看,灰烬下的祭台表面,还有着一个个方方正正的小孔,组合在一起,竟然构成的是一个眼睛的模样,火焰就是从这里冒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