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一三二 往昔之音

作者:烟雨江南书名:道缘浮图类别:玄幻奇幻更新时间:18/10/08 15:14:10字数:21038

付明轩方才扭转了祭台,关闭了法阵,等如是将冒出火焰的开关给关闭了。从外面看也的确看不出什么,但是贸然砸开也不大好,万一里面有什么呢?

燕开庭看出了付明轩的犹豫,便从芥子袋里掏出一个小巧玲珑,好似印章一般的东西出来,道:“这是夏师做的最后一个玩意儿,说是能隔物视物,我以前也没用过,应该能有些用处。”

说完,燕开庭就将那印章法器像印章一般印在了那祭台之上,突然,燕开庭整个人就是一阵抽搐,随后安静下来之后,燕开庭的眉头就皱了起来。

“奇怪.....”

燕开庭一阵嘀咕,付明轩在一旁问,“有什么奇怪?”

燕开庭凝神定气,此时在他眼前显露的是这样一幅画面:四方的空间之内,中央有一个类似于灯台的东西,上面应是盛装着某种物品,但此时物品已经不见踪影,而在和灯台周围,则萦绕着一阵阵翻滚的暗银色物质,犹如流动着的水银,却在其中夹杂着黑色的颗粒。

燕开庭也不知该如何描述自己所看的一切,便将自己的意识从印章上抽离出来,将印章递给了付明轩。

付明轩接过之后,印在了祭台上,也是微微皱眉。

那灯台上原先一定是放置了什么东西,而那暗银色流转的物体应该就是守护那东西的。

燕开庭想了想,道:“明轩,你可知那流转的可是什么物什?”

付明轩摇了摇头,道:“不知,看来只有打开这个祭台看一看了。”

说完,付明轩心下思索一番,便对着燕开庭道:“庭哥儿,我一会儿升起一道结界,你用泰初锤,将这祭台打下一个角来!”

燕开庭点了点头,便在付明轩升起结界之后,手上现出泰初锤,朝着祭台的一个边角就锤了下去!

燕开庭本就是天生蛮力,再加上泰初锤又是世上最坚硬之物,砰地一声巨响,吓得村镇中的村民都是一哆嗦,纷纷望了过来,只见一层看不见透明的光晕之中,祭台被燕开庭砸下一个边角下来。

然后,神奇的事情发生了。

一缕缕暗金色的说不清是气还是水的物质便在结界中流转了起来,付明轩伸出手触碰了一下,冰冷,彻骨的冰冷,这感觉,竟与那冰冷的火焰并无二致!

燕开庭也伸手触碰了一下,只觉得这种寒冷深入骨髓,竟然让他打起冷噤,直感到一阵恐怖。

“明轩,你感应到什么了吗?”

付明轩皱眉,道:“恶意....”

燕开庭也点了点头,道:“尽是恶意....这些,竟然全部都是来自于人的恶意!!”

怪不得,从中释放出的火焰能让全村镇的人都充满了恶意,那种无端的恶意。

两人相视一眼,便走到缺口处朝里面张望一番,只见那灯台静静矗立在中央,上面的东西已经不翼而飞。

燕开庭挠了挠头,道:“这个东西,会是什么呢?”

付明轩摇了摇头,道:“可能是妖神需要的某种东西吧,你看这东西被恶意包裹着,应该也是恶念的一种吧。”

燕开庭虽然不知道,但付明轩心中却是明白的很,那妖神本身就是靠吸收恶念为生长,那么自然为了恢复自己,需要恶念的补给。可能是在这里盗取那东西时,启动了法阵,从而使这竹镇的村民也受到了影响。

不过,要说是妖神无意为之,两人也不大相信。按照妖神那般诡计多端,应该是知道了后面有人会追来,于是能使个绊子就使个绊子吧。

眼下,两人终于将竹镇之秘解开了大半分,虽然没有弄清楚妖神究竟偷走的是个什么东西,但是基本上已经可以确定,一是妖神的确是向着荆州方向,二则是妖神现在还未在巅峰状态,仍需要一些“补给品”。

结界中,那些暗银色的物质仍然缓缓流转着,燕开庭道:“这东西流着也是害人,我便就此将其消灭了吧!”

付明轩点了点头,道:“也好。”

说罢,燕开庭的泰初锤上就现出滚滚雷火,烧灼在那些暗银色物质至上,没过多久,就完全消失在了结界之中。

解决好这一切,两人向着竹镇的村民们大致交代了一番,付明轩便发出一道传讯符出去,向门内报告自己的追踪情况。

而燕开庭,也趁付明轩不注意时,向孟尔雅发了一道传讯符,只是简单地告知她有关叶南霜的消息。

荆州婺城,谢无想已经打算离开。

在婺城呆了这几日,有关叶南霜的已然是全部知晓,就没什么好呆下去得了。再加上,谢无想的预感中,妖神的逃窜方向很可能就是朝着荆州婺城而来,自己身上,或多或少带着小有门的气息,如今在这里,已经是不安全。

在离开的时候,谢无想去了一趟叶府,再次见到了叶尊。

叶尊此时,比上次见时显得苍老许多,也没什么神采可言,只有再见到谢无想时,眼睛才亮了起来,远远地就迎了上去。

“无想仙子,可是有我小儿的消息?!”

叶尊一脸的着急,在谢无想面前全然不似一家之主。

谢无想摇了摇头,道:“叶主莫急,按照我的推测,南霜弟子....也就是妖神,出逃的方向,应该就是荆州婺城,毕竟,这里是他的家乡。”

叶尊脸上一惊,随即又显露出复杂的表情,看不出是悲是喜,毕竟,他只有这样一个宝贝儿子,但是,这个宝贝儿子还是不是自己曾经的那个儿子,就很难说了。

想到这里,叶尊就是连连叹气,问道:“那无想仙子,小儿若是回来了,我,我这个做父亲的,又该怎么做呢?”

谢无想深深望了他一眼,道:“想必南霜弟子已经不复以往,还请叶主多加注意才是。”

说完,谢无想便走出叶府,叶尊站在门口,眼神怔怔地望着谢无想,只见那一抹白色的身影消失在街道转角,随后腾空飞入云中,再也不见。

抬头望去,婺城的天空有着清水一般的湛蓝,白云漂浮之间,照耀下清澈的阳光,叶尊仰着头,好似在天上见到了叶南霜的身影,又好似,那归来的人完全不识。

另一边,半山腰的竹镇之中。

付明轩和燕开庭两人与村民们告别,面对着两位看着年纪不大,修为却十分高强的少年,村民们都感恩戴德,不断道谢。两人好不容易走出了村镇,就跟逃也似的飞上天空,消失在云端。

抱着冰灵,燕开庭与付明轩站在一剑光寒十九州上,整个剑身氤氲着白色光芒,变得有平时两倍大小,在天上飞行的速度十分快捷,燕开庭站在付明轩身后,仿佛若有所思。

付明轩也感受到了燕开庭的心不在焉,便道:“庭哥儿,注意,当心别掉下去!”

燕开庭一怔,赶紧回过神来,一只手就抓住了付明轩的衣角。

也不知飞了多久,天渐渐的就阴沉了下来,远方现出一团一团乌黑色的积云,其中雷电交织,轰轰隆隆,就开始下着瓢泼大雨,两人赶忙降落在一个城镇,找了一间客栈就住了进去。

客栈的小二看见二人浑身湿透,就赶忙为他们递上两块布绢,道:“两位公子,赶快擦一擦,可别着凉咯!”

燕开庭接过布绢,一边擦身子一边四处望了望,只见这间客栈装修的不算精美,但也还算雅致,坐着三两桌吃菜喝酒的客人,身上都带着雨水,显然也是刚进来不久的。客栈大约有个三层,二楼和三楼是厢房所在之处。

付明轩则是站在门口,朝外边张望着。倾盆大雨之下,整个城市都处于在一种看不清楚的朦朦胧胧之间,青檐碧瓦上跳跃着灵动的水珠,青石街道上缓缓淌水,路上早已没了行人,只剩下了噼噼啪啪的雨声。两人进来的匆忙,也没来得及看清楚这座城市的名字。

燕开庭擦干了身子,摆弄了一下自己散乱的发髻,便坐在靠窗边的一张桌子旁,招呼小二过来:“你们这城叫什么名字?还有,给我们弄几盘热菜和好酒来!”说着,燕开庭就从袖口里拿出一块沉甸甸的金子,砰地一声放在了桌子上。

看到这金子的刹那,小二整个脸色都变了,缓了一下,脸上堆笑,忙不迭地直点头,道:“回爷的话,本城名为泗水,因为东南方向靠着一道磅礴秦山,多有大雨,所以便得了这个名字!爷,小的这就给您弄点儿菜去!”

“不忙!”付明轩也走了过来,坐在了燕开庭的对面,对着小二讲:“先不着急,我问你几个问题!”

那小二脸上对着笑,别说是问他问题了,在这块金子面前,叫他跳舞都成!

付明轩道:“你们这城,倒也是挺冷清的,平日里没有多少外人来吗?”

小二笑着道:“哎哟,爷!我们这泗水城,七日里有四日在下雨,本来城市也不大,也没什么吸引人的地方,权当做赶路人的歇脚之处罢了!人来的倒也是多,不过也就歇歇就走了。”

“哦?”燕开庭听了,便问道:“那你们城里有什么大户人家么?比如城主府里住的是?”

小二狡黠一笑,道:“大户人家自然是有的,可绝不是城主府的那位!我就偷偷与您二人说一下,这泗水城啊,上上下下可都是墨家的,至于那赵城主,也只不过是.....嘿嘿,您可明白?”

燕开庭和付明轩相视一笑,心想这小二心思还甚为聪慧,说话分寸拿捏地极好。

付明轩摆了摆手,就让小二下去,随即就撑着头,望着窗外的雨幕。

燕开庭则是把玩着躺在桌子上的冰灵,一边挑弄冰灵的脚,一边望一望付明轩,仿佛有什么话憋在嗓子口,如鲠在喉。

“你有什么话,就快说吧。”付明轩道。

燕开庭手上动作一停,随即就望向付明轩,道:“那妖神究竟是个什么来历?为何.....?”

“庭哥儿!”付明轩望了过来,眼神庄严而肃穆,道:“你可否相信我?”

燕开庭一怔,随即点了点头,道:“自然是万分相信。”

付明轩点了点,道:“那就好,那你变相信我,如今不告诉你,是因为害怕有损你的道心,毕竟,有些事情告诉了你,便在你的心中埋下了一颗种子,会让你去怀疑不该怀疑的东西。”

难道不是吗?付明轩心想,若是燕开庭知道了妖神是来自小有门那么多代弟子的恶念,那燕开庭还会坚信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吗?

自己一路打拼到了小有门最核心的位置,自然有着磐石一般的意念,而燕开庭却不一样,燕开庭进入小有门,一是处于对自己的信任,二则是因为缺少一个去处。他是对小有门没有信念的,若是知道了妖神本就是来自于小有门,燕开庭还会继续在小有门修行下去吗?

即使继续待在小有门,他的内心里还会和以前一般坚定吗?

综合这些考虑,付明轩便对妖神的来处绝口不提。

燕开庭深深望了一眼付明轩,叹息一声,道:“好吧.....我明白了。”

就在这时,付明轩伸手在空中一抓,然后一道传讯符便出现在手里。

“无想仙子?”付明轩眉头就微微皱了起来,随之,付明轩更是神色一凛!

在他接收到这封传讯符时,城里突然现出一阵波动,好似有人对此做出了反应!

就像是本能的感应,那人并没有控制住,于是就像是水中的涟漪一般,虽是转瞬即逝,但是一点小小的波纹依旧是被付明轩所捕捉到了。

不过付明轩却是没动声色,燕开庭却在听到了无想仙子这四个字时一下子就激动了起来,站起身来,就往付明轩身边凑。

“无想仙子说什么了?会不会是遇到危险了?!她不是去了荆州吗?!”

看燕开庭这么激动,付明轩一脸无语,道:“无想仙子只是说她在荆州的调查已经完毕,已在返回途中。”

燕开庭“哦”了一声,假装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随即道:“那....我们会遇见么?”

自己两人正在前往荆州的路途上,而谢无想却是在返回的途中....

想到这里,燕开庭突然意识到了一个问题,一拍桌子,道:“不好!无想仙子怕是要和妖神撞个正着!!”

付明轩也是眉头一皱,妖神被封印在小有门这么多年,恐怕早已记得所有人的气息,若是和谢无想遇上了,谢无想恐怕是凶多吉少。

燕开庭道:“要不提醒一下无想仙子可好?以无想仙子的实力,应该能够躲避过去。”

付明轩点了点头,道:“也好,免得无想仙子遇上麻烦。”

于是,一道传讯符便从付明轩手中发了出去。

这一次,城中的那方力量应该是有所控制,并没有做出任何回应。

这时,小二也将酒菜端了上来。冰灵一看到这热腾腾的饭菜,顿时两眼就放起光来,燕开庭惊恐的将它一把摁住,要是被冰灵盯上了,两人就又得饿肚子。

而付明轩却是问起小二来:“你们这城中,可是有什么修道大户的?”

小二一愣,随即道:“泗水城中向来不缺修行人士,但也没到人人修行的程度,要说大户嘛....自然是墨家。”

付明轩点了点头,方才那阵波动是从城西传来,于是又问,道:“那墨府可在何方?”

小二笑了笑,伸出手来向着窗外一指,正是城西方向。付明轩心下便了然,进了泗水城,等如是进了墨家的地盘。

等到小二走后,燕开庭一手摁着冰灵,就对着付明轩道:“怎么?有什么问题吗?”

付明轩略一沉吟,道:“这墨家对泗水城控制得似乎极为严厉,就连无想仙子发给我的传讯符,都还被他们先行感知了一遍。”

燕开庭眉头皱了皱,道:“那他们应是知道我们来自小有门?”

付明轩点了点头,也没说话,沉默了一阵子,两人便吃起菜来,还喝了一点热酒来暖身子。

望向窗外,这瓢泼大雨仿佛没有要停下来的迹象,一直下着,两人望着窗外,心情就愈发沉重了下来。

雨天也不是不能赶路,只是对于要御剑飞行的二人来说,还是太过于凶险了些。在雷雨天气,云层当中经常隐藏着一些不为人知的凶兽以及特殊力量,稍有不慎,就会坠入到密云闪电之间,与那些恐怖存在纠缠在一起。

阴沉的天空之下,整个天地都笼罩在一层灰色当中,谢无想缓缓飞行于云层中间,突然,一股莫名的力量好似将她整个人握住一般,向下狠狠一摔,谢无想闷哼一声,整个人就从云间往下一坠,直直地摔在一片荒野之上。

下落的瞬间,谢无想的眼前只出现了一片红色。

血一般的红色!

坠落在荒野上,谢无想仿若无骨一般,艰难地撑起身子,眼前那血红色的战袍,深深刺痛了她的眼睛。

“妖神....”

抬起头来,叶南霜那张邪魅的脸就出现在谢无想的面前。

妖神嘴角挂着一抹邪魅的笑容,伸出手来,一道传讯符便出现在他的手上,随即他右手紧握,传讯符顿时就化作一道飞灰,消失在谢无想面前。

“谢无想.....”妖神轻声道:“这么多年,几乎每个日夜都会见到的你,为何永远不变?”

蹲下身来,妖神伸出手,轻轻抬起了谢无想的下巴,伸出另一只手将她的面纱缓缓拿下。

谢无想微皱着眉头,额头上沾了点尘土,但是依然不损那张绝美面容的惊艳程度,一双盈盈大眼之中,此刻依旧是令人彻骨的冰冷。

被妖神捏住了下颌,谢无想发现自己已经失去了说话的能力,只听妖神仔细端详着她,左看右看,道:“他将你造的这么完美又怎么样呢?谢无想,小有门的无想仙子...真是个笑话!!”

分明是在笑着,妖神脸上却又表现出痛苦的神情,眉头纠结在一起,揶揄着嗓子道:“可是,你有没有觉得不公平呢?痛苦吗?想要逃脱吗?”

谢无想用力挣扎着,却在妖神的紧握之下,根本无法动弹眼神之中的冰冷缓缓退下,代之以狠厉的神色,盯着妖神的那张脸,却发现自己怎么都恨不起来!

那几个问题,就像是一击重锤一般,狠狠地砸在了谢无想的心上!她想要忽视,不去再想,只是越是躲避,却越是刻印在心上。

这种感觉,她已经经历过一次了。

对于那个人,越是不去想,却越是浮现在脑海之中。那满是杀意的初遇,那不可一世的纨绔,那不顾一些的热情,还有那几分执拗的孩子气....灵魂,那是灵魂!

而自己.....谢无想头一次露出了自嘲的笑容,眼神当中的狠厉光满,也渐渐暗淡了下去....

妖神却是面容一凛,露出了憎恶的表情,狠狠将谢无想的头甩向一边!

“哼!”妖神站起身来,道:“想不到你对青华竟然没有一丝恨意!你可别忘了,傀儡永远就只能是傀儡,没有灵魂,没有自我!那你又和被封印的我有何区别?”

谢无想神情一滞,摇了摇头,露出一个无所谓的笑容。

妖神好似被谢无想的态度所激怒一般,一手就扼在谢无想的脖颈上,将谢无想整个人就提了起来,停于空中。

随着妖神渐渐发力,谢无想整个人都在剧烈挣扎着,不断踢着双脚,白皙如瓷的脸庞上,已经渐渐憋成紫色。

“住手!!”

嗖的一声,一道紫气携着万钧雷霆就向妖神轰了过来!

妖神竟是躲也不躲,伸出另一只手就将那紫气生生地握在了手中,随即手中红光乍现,轰的一声,朝着那远远飞来的紫衣少年就飞射过去!

紫衣少年速度也是非常之快,一个侧身就避开红光,但是也因止不了冲势,在地上生生翻滚了几圈,站起身来时已经有些狼狈模样!

妖神将手中的谢无想往地上一扔,转过去就看着那紫衣少年。

竟然只是个上师!

妖神冷哼一声,望着那紫衣少年道:“怎么,活得不耐烦了吗?”

那紫衣少年看起来也不过是十七八岁年纪,身材瘦削高挑,模样清秀,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闪耀着坚毅之光,看一看妖神,又望一望倒在地上的谢无想。

“你又是什么人?!竟然如此欺辱一个女子!”

少年喘着粗气,指着妖神道。

妖神却是轻笑几声,道:“就凭你,也想英雄救美吗?”

少年一愣,随即望着妖神眼中就有了狠厉神色,怒道:“既然遇见了,哪有不救的道理?!我劝你赶快放了这姑娘,否则等我师父来了.....”

话还没说完,少年只觉得自己被一只巨手给握住,顿时一股压迫便从四面八方袭来,少年一句话都说不出,只觉得整个人要被活活捏死。

“怎么样?你师父有这样厉害么?”妖神邪魅地笑着,朝着少年伸出的那只右手不断施加着力量,却又不至于致少年于死命。

少年此时已经凌与空中,整个人都在剧烈挣扎着。妖神笑得越发开心,对着倒在一边的谢无想道:“怎么样?!你们封印住我,不就是害怕我出来会害人么?!你抬起头看一看,你们最担心的事情就发生在眼前,这种感觉好吗?哈哈哈哈!”

谢无想却是轻哼一声,道:“只怕你是问错了人.....”

妖神顿时勃然大怒,一把就将那紫衣少年扔在了远处,也不管其死活,就抓起谢无想,道:“好一个问错了人,那你便随我去吧!!”

随即,妖神高高升起,就抓着谢无想消失在远方,紫衣少年躺在荒原之上,视野的最后一幕景象中,白衣女子回过头来深深地望了他一眼.....

青灵山上飞灵峰,无忧真人从入定之中猛然惊醒,道:“不好!无想仙子落入了妖神手中!!”

端坐在下方的尚元悯也是一惊,谢无想在门内身份特殊,可以说是知晓门内所有秘辛,无论是落在谁的手里,都是一大隐患。何况还是被妖神抓走,一心想要报复小有门的妖神,定是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不过转念一想,尚元悯便道:“只是,大师兄,这谢无想并非常人,严刑逼供那一套,应该对她是不起作用。”

无忧真人却是摇了摇头,道:“元籍,你可知,这谢无想何来思想和道行?”

尚元悯摇了摇头,道:“不知。”

无忧真人叹了一口气,道:“那是一缕来自于青华君的意识,剥离了所有青华君的气息,注入到那具身躯之中,才会有了如今的谢无想。”

尚元悯恍然大悟,随即眼睛蓦地圆睁,道:“若是被妖神发现那一缕意识的存在,将其从谢无想脑内抽离出来的话.....?”

无忧真人点了点头,随即就是一阵重重的叹息。

如今这劫数?又要怎么迈过去呢?眼下小有门内,已经做了全面的防备,就只为了妖神那一句“屠你满门”的话。想到这里,无忧真人顿时觉得自己已经老了,只有老人才会情不自禁地操心吧。

望着那些还在为弟子考核大会忙忙碌碌的弟子们,无忧真人情不自禁地就望向了那漂浮在天上的庭院,喃喃道:“青华啊青华,你又什么时候能够睁开眼看一看呢?小有门这一次,还能走下去吗?”

泗水城中,瓢泼大雨依旧下着,阴沉的天空下,坐在窗边看雨本是一件闲情逸事,只是付明轩和燕开庭都各有心事。只有那从来都心思纯洁无忧的冰灵,蜷缩在桌上,陷入了美梦之中。

就在这时,嗖的一声,付明轩突然收到了一道传讯符,打开一看,脸色就彻底阴沉了下来。

“怎么了?”燕开庭看到付明轩脸色不对劲,赶忙问道。他心里隐隐觉得一阵不安,却说不上来是为什么。

付明轩抬起头来,望着燕开庭,神情变得极为肃穆,这更让燕开庭的心吊了起来。

“怎么了?是不是无想仙子出事儿了?!”

付明轩点了点头,道:“她被妖神抓走了。”

这一句话,仿佛像一柄利刃一般插在燕开庭的心上,他呆滞着神情,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突然,他是想也不想,抱起冰灵,身影犹若一道旋风,就往店外冲去,付明轩也是一惊,赶忙就在门口拦住了他!

“让开!”燕开庭站定,喘着粗气,对着付明轩沉声道,怀中的冰灵被燕开庭的举动吓得一跳。

“你清醒一点,别说是你,咱们两个人都无法战胜妖神!”付明轩两手抓住了燕开庭的肩膀,道:“无想仙子为小有门的人,小有门自会倾尽全力来解救她!”

“哦?是吗?”燕开庭冷笑一声,一把就甩开了付明轩的手,道:“别的我不知,可是谢无想,虽然在门中的地位特殊,可谓是极高,但又有几个人真正把她放在眼里了?!”

燕开庭这一番话,问的付明轩是哑口无言。

方才元籍真人发来的传讯符当中清楚写到,若是解救不出谢无想的话,就会倾尽全力将其杀掉。

换了付明轩,恐怕也是一样的选择!

看着沉默的付明轩,燕开庭冷笑一声,道:“我就知道,你们从来都没有将她放在眼里....在你们心中,可能她连一个普通弟子都不如....”

说完,燕开庭就欲往外冲去,付明轩却是再次拉住了他,道:“你去哪里?!”

“自然是去救她!”

“若是以你性命为代价?”

“.......那便以我性命为代价!!”

燕开庭的眼神坚毅,前所未有的坚毅,那决心仿佛是在出生的那一刻就已注定,就连付明轩也被燕开庭这种视死如归的决心吓了一跳。

看着已然冲进雨幕当中的燕开庭,付明轩心中便迅速做出了决定。

“可是谢无想从来都不是一个人!她不是人,你懂吗?她只是被造出来的傀儡,没有灵魂的傀儡?!”

付明轩朝着燕开庭吼道,只见燕开庭奔跑的脚步一停,随即就转过身来,望着付明轩,声音平静地问道:“明轩,你可曾见过她笑?”

付明轩一怔,谢无想犹若山间清泉,林中寒月一般冰冷,一个没有灵魂的傀儡,又怎么会笑呢?

“没....没有。”付明轩回答道。

只见燕开庭露出了一个幸福的笑容,眼里仿佛蕴藏着万千回忆,道:“可是我见过。”

说完这一句话,燕开庭是头也不回,就消失在了这一片雨幕之中。

付明轩呆滞在原地许久,他开始不明白,不明白燕开庭,不明白谢无想,不明白自己....

难道,一个人真的能爱上一具没有灵魂的躯体?或者,一个傀儡还能自行生出自己的灵魂来?

付明轩没有跟上去,他作为小有门的首座弟子,从来不能像燕开庭这般肆意妄为。

传讯符上分明写着,原地待命,等候元籍真人的到来。

奔跑,奔跑,燕开庭只觉得自己已经要发挥出自己所有的力气,奔跑在这倾盆大雨之间,一边铭记,一边忘记!

原来自己从未明白的,就是这个么?

从未明白,你就是一个傀儡,被他人操纵着的傀儡?

只是明白了又怎样?你轻声的笑语,你时而温柔的神情,是被操纵的么?

不!

绝对不是!又有谁,会操纵着你,对着一个无名弟子现出那犹如星辰般珍贵的笑容?

所谓的没有灵魂,可谁又知道真正的灵魂是什么样子的呢?

没有灵魂的人,就不值得被爱,不值得好好对待吗?

燕开庭只觉得自己想要流出眼泪,心里直升起对谢无想的无限怜惜,他恨自己不能早点知道谢无想的真实身份,却一直以自己的方式在爱着....如今,她落在了妖神手中,只要一想到谢无想会受伤,燕开庭就觉得自己的心脏仿佛被人狠狠地揉捏着!

也不知道跑了多久,终于跑到了泗水城外,燕开庭四下环顾,确定了方向,就对着怀中的冰灵道:“冰灵,现在我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办,需要你的帮助,你可愿助我我一臂之力?”

冰灵蹭的一下从燕开庭怀中跳了出来,在旋风之中幻化成巨兽,嗷呜一声,仿佛在回答燕开庭。

“好!那我们便去找那妖神,将无想救出来!”

说完,燕开庭就一跃跳到冰灵的背上,冰灵便开始在荒野上奔跑着,脚下燃起两团冰蓝色的亮光,犹如火焰一般的形状,跑着跑着,便腾空起来,在天上快速地飞行着!

“冰灵!你又长进了!”燕开庭喜道,冰灵现在奔跑于空中的速度,竟然不落于付明轩的一剑光寒十九州!

穿行在雷雨之间,燕开庭的心都要提到了嗓子眼,生怕一个不注意,就被雷电劈中,或者被那隐藏在云层之间的不明存在拖了进去!

但是冰灵身形却是极为灵活,穿行在雷雨之间,好似一点不费力一般,轻而易举地就避开闪电惊雷,也丝毫不触碰到哪乌黑的积云,没过多久,就拖着燕开庭离开了那个压抑之地。

燕开庭专注地望着前方,这是朝着荆州方向,谢无想既然是从荆州返回的途中被那妖神抓了去,那边一定是这个方向。

只是,自己该怎么找到妖神呢

不对此时应该是来找谢无想!

燕开庭拍了一拍冰灵,喊道:“冰灵,你可还记得无想仙子的气息?”

冰灵好似在回忆一般,发出呜呜的声响,随即嗷呜一声,好似再说自己记起来了一般,燕开庭整个人就是一喜,狠狠地抱住了冰灵那庞大的身躯,道:“冰灵,那就循着无想仙子的气息去寻她吧!”

冰灵仰天长啸一声,就向着一个地方快速飞去。

不知飞了多久,冰灵突然整个身躯一抖,就直直往下落去,看来是发现了什么目标。燕开庭也是心中一紧,眼睛就直直地盯住了冰灵即将落下的地方。

远远看去,这只是一片荒无人烟的荒原而已,杂草丛生,凶兽四伏,并不见什么什么特殊的地方,但是距离近后,燕开庭就看到一个捂着胸口,好似受伤一般的少年,蹒跚走在荒原上。

“冰灵,感受到无想仙子的气息了吗?”燕开庭问道。

冰灵嗷呜一声,回应了燕开庭的问题,“好!!那我们便去会一会这个少年!”

冰灵在落地的刹那,身形瞬间就化为猛虎大小,跟在燕开庭身后,燕开庭就直直望那少年跑了过去。

而那捂着胸口脚步艰难行走着的少年却突然看见着一个素衣少年带着一只猛虎向自己跑来,眼神还十分急切,顿时就摆出格斗架势,眼睛死死盯着燕开庭,道:“你是什么人!”

有时候,在荒野上遇见人,比遇见凶兽还要麻烦!

燕开庭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冒失,止住脚步,向着那少年拱手道:“在下小有门燕萧然,不知这位上师可曾见到一名白衣女子?”

那紫衣少年一愣,道:“可是一位...容貌绝美,好似神仙一般的姑娘?”

燕开庭连连点头,眼神之中就有了激动,问道:“正是正是,上师可在哪里遇见她?”

那紫衣少年便将自己原本在荒野上行走突然遇见一个身穿红衣战袍的男子好似要将白衣女子置于死地,自己一时激动就贸然出手相救,然后被打伤的事情告诉了燕开庭。燕开庭在听到谢无想被妖神扼住喉咙提离地面的那一刻,眼神当中就冒出了愤怒之火!

谢无想那瘦弱的身躯,怎么经得住那样的摧残?!

看着燕开庭如此气氛,双拳紧握,憋红了脸,那紫衣少年小心地问道:“不知燕兄是那白衣女子的什么人?为何着急?”

燕开庭看了他一眼,冷道:“只不过是同门中人。”

“哦?白衣女子也是小有门的人?”这紫衣少年虽然是散修,但是小有门那如雷贯耳的大名,他还是听说过的。

燕开庭点了点头,道:“不知上师可否告知他们去向了何处?时间紧急,我也好敢去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