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一三三 今世之果

作者:烟雨江南书名:道缘浮图类别:玄幻奇幻更新时间:18/10/08 15:20:33字数:20922

那紫衣少年略一沉吟,道:“这荒野之上我也不好给你指方向,一路走来也没什么标的,若是燕兄不介意,我自当带您去!”

燕开庭正是求之不得,以免自己走错方向,激动道:“自然是万分感谢!不知上师怎么称呼?!”

“在下姓殷泽,荆州人士。”说完,那少年望了一眼燕开庭和他身边的冰灵道:“敢问燕兄,这一旁的神兽可是您的坐骑?”

“呃.....”燕开庭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自己虽然是冰灵的主人,偶尔也将它当做坐骑使,但是更多时候,都是燕开庭将冰灵抱在怀里,以目前的情况来看,冰灵比之燕开庭,修为还要更高一筹。

并且,能不能以“神兽”来形容冰灵,都还是个问题。

冰灵好似也不开心殷泽的提问,嗷呜一声,将殷泽吓了一个激灵。

“怎么了?可有什么不便?”燕开庭问道。

那殷泽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道:“那邪魅男子实在是太过厉害,我已经受了伤,怕是走不快,为燕兄带路,怕耽误了燕兄的时间。”

燕开庭这下恍然大悟,也是,于是就排了一排冰灵,悄声道:“冰灵,委屈你了,就让这人骑一骑吧!”

冰灵抖了一下浑身的毛发,一双冰寒的眼睛朝着燕开庭一望,瞬间让燕开庭也是一个激灵,燕开庭随即换上谄媚的笑容,道:“一百个小鱼干?”

嗷呜~一阵旋风冲天而起,冰灵变成了仿若小山般的巨兽,那殷泽还未反应过来,被眼前的一幕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殷兄弟,别怕,冰灵原本就是这么大,你且随我一同上去吧!”燕开庭也不客气,提着殷泽就一飞跳到了冰灵的背上,两人刚刚坐稳,冰灵就开始在荒原上狂奔起来,跑着跑着,脚上燃起蓝色火焰,便瞬间腾空!

殷泽整个人都惊呆了,在他的感知当中,燕开庭只是一个比自己修为高个那么一两阶的上师,怎么会有如此神物?冰灵的力量,在他看来就是真人也难以驾驭!

燕开庭却一直提醒着殷泽仔细辨认方向,不出一会儿,两人便来到了谢无想被带走的那个地方。

刚落地,燕开庭就感受到一股熟悉的气息,私下产看,只见一块砾石之下,压着一条白色布帛,燕开庭赶忙走了过去,一阵清幽荷香瞬间袭来,那正是谢无想的气息!

这是一条撕扯下来的白纱,应该是被周围那尖锐的砾石划破所致,燕开庭将白纱拿起,放在鼻尖闻了闻,便仔细叠好收在了怀中,他转身望着殷泽,目光沉重,道:“你可知妖神将她带到了何处?”

殷泽还是头一次听说妖神,不过眼下也不该是好奇的时候,毕竟救人为重,于是道:“我晕过去的时候,看到他们是从这个方向走了!”

一边说,就指着一个方向。

燕开庭拍了拍冰灵,问道:“冰灵,你的感知可否也在这个方向?”

“嗷呜~”冰灵给出了肯定的回答。

殷泽看着燕开庭和冰灵说话,深觉好奇,便问道:“敢问燕兄,你真的是.....它的主人?”

燕开庭一怔,反问道:“怎么,不像么?”

殷泽傻笑道:“我活了十几年,各种珍奇异兽也不是没见过,像这种....呃,还怎没有见过,怎么说呢?我总觉得,它好像....比你好要厉害。”

燕开庭一脸黑线,这小子怎么净睁着眼说些大实话呢?!可不尴尬死人吗?燕开庭干咳两声,道:“这个....我终究是它主人还是没错的,是吧,冰灵?”

燕开庭笑着摸了摸冰灵,心中传唤道:“再给你一百个小鱼干儿吧。”

“嗷呜~”冰灵一声回应,竟与燕开庭亲昵起来,一看就是向主人撒娇的模样。

殷泽觉得自己要羡慕死了!

“别耽误了,我们还是先走吧!”说完,燕开庭问道:“殷兄弟,你还要随我一起去么?那妖神神通广大,我们俩加起来,不对,我们仨加起来都不是他的对手,此次前去一定是凶多吉少。”

殷泽却目光坚毅,道:“做事哪有半途而废的道理?!自然是要与燕兄一起去!”

燕开庭道:“殷兄弟将我带至于此,又指明了方向,已经是仁至义尽,实在没有必要再次冒险!”

殷泽却是不干,抓着燕开庭的袖子就道:“多一个人就是多一个力量,你别看我现在受伤,不到片刻就会恢复了!再加上,若是练就一身修为,却只为自己,不顾他人死活.....那怎么能行!!”

看着殷泽恳切的目光,燕开庭沉默一番,便道:“好!!多谢殷泽兄弟,那我们走吧!!”

说完,燕开庭便和殷泽再次跳跃道冰灵身上,向着谢无想被抓去的地方,一路狂奔。

已是黄昏,暮色席卷了天地,这廖无人烟的荒原之上,也被镀上了一层金色光芒,奔跑的冰灵身上,两名少年都是目光坚毅,望着前方,忽地腾空而起,此刻,他们迎着夕阳,好似要跑进这浑圆的红日之中,化为一个黑点,消失在了远方。

泗水城中,大雨已停。付明轩行走在街道上,面色沉郁,心中始终对燕开庭的离去有所芥蒂。

有所芥蒂,却也有所挂念。

只是有什么办法呢?这小子先从小到大,又何曾让人放心过?

付明轩走着走着,只见周围行人纷纷避让,自己脚步刚停,一辆马车便出现在自己面前。

只见车夫跳了下来,缓缓打开门帘,一名红衣女子,就从轿中显现。

那红衣女子身材清瘦,一袭红衣衬托出那如雪冰肌,瓷白面庞之上,一双凤眼含笑盈盈,扬着一个好看弧度的朱唇,仿若雪地之上的一滴血那般鲜艳。望着付明轩,女子就迈着轻盈却不失优雅的步子,走了过来。

“仙人。”走到付明轩面前,那女子就蹲下身,向付明轩行了个礼。“不知仙人是那家门派,怎有空光临这泗水城?”

付明轩冷哼一声,这不明知故问吗?不过就是想知道自己名号,还绕一个弯子。

只听付明轩淡淡道:“小有门,付寒州。”

听到这话,红衣女子神情一凛,整个身子就颤抖了一下,又喜又惊,道:“在下墨家十代长女,墨姝,能否恳请付首座莅临府上,让我们好好招待一番?”

付明轩冷道:“我只是途经此地,你们有什么事儿么?”

墨姝抬起头来,望着付明轩,诚恳道:“家父有请,说是有事告知,说您一定会感兴趣?”

“哦?他都不知道我是谁?怎么还会知道我感兴趣?”

墨姝道:“家父道,只要是小有门的人,都会感兴趣。”

付明轩眉头一皱,望了一望天色,距离尚元悯到来应该还有些时辰,于是点了点头,道:“也好,那你便在前方带路。”

墨姝得了这话,自然是喜不自禁,道:“那付首座与我一同进马车?”

付明轩摆了摆手,道:“走路即可。”

墨姝得了令,哎了一声,就转身对着车夫道了一句话,那车夫连连点头,就牵着马车走到了一边去。

“那仙人就随我一同走吧。”墨姝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付明轩点了点头,两人就在周围行人略微惊讶的眼神当中,像墨府走去。

两人走后,周围人都是一阵唏嘘,有人道:“这墨大小姐平日里都是冷冰冰的高傲模样,也不知这小子是什么人?竟然让墨大小姐给他行礼!!”

有人连做噤声手势,道:“那可是小有门的首座!!莫说是墨大小姐,就连墨主见了都要客客气气的!”

众人议论纷纷,望着墨姝和付明轩远去的身影,眼神既是羡慕,又是嫉妒。

墨府位于泗水城西城区,依靠着秦山而建,规模十分庞大,由此可瞥见其在泗水城一家独大的地位。墨姝引着付明轩走进恢弘的大门之后,一副江南庭院格局的府院便出现在付明轩面前。

无论是一方假山,还是一条廊道,无论是一潭清水,还是一处亭台,都是典型的江南风格,婉约清新却不失优雅,灵动活泼却不违庄严,走着走着,付明轩只觉得这些看似普通的景物实则并不简单,排列错落却有序,俨然是一处处天然的法阵。

看来,这墨府,还真是不简单。

那么这墨主,究竟有什么事情要说呢?

付明轩随着墨姝走进墨府议事堂,只见一个年纪约过半百的男人负手站在殿中,身材雄伟,身着宽袖华服,眉目英气,一双鹰眼之中满是锐气,头发乌黑之中夹杂着花白,高高挽在头顶上,十分精神。

见到付明轩的那一刹,那中年男人就向付明轩走来,拱手道:“在下泗水城墨剑英,欢迎付首座光临本府,实在是荣幸毕至。”

付明轩也伸出手来,向着墨剑英行了一礼,道:“晚辈付寒州,途径泗水城,听闻墨前辈有事相告,也不知是何事?”

付明轩也是直说,毫无遮掩,虽然这墨剑英修为比自己要高了那么一线,但毕竟不到真人,并且,付明轩也实在是没有跟他绕弯子的心情,

墨剑英轻笑几声,道:“付首座莫要着急,让老夫先给你看一个东西。”

说完,就朝着墨姝使了个眼色,墨姝就向着二人行了一礼,缓缓退出殿外。

待到墨姝退了出去将殿门关上之后,墨剑英就伸出手来,忽地手上便现出一只长剑来。

付明轩见到那长剑,也是微微一惊!

小有门!

小有门的佩剑,只有正式得了小有门认可的弟子才会授予,这柄长剑相当于一种身份认可,只有在本人手中,才会发挥出应有的威力,到了旁人手中,也不过是一把普通长剑而已。

看着墨剑英手中氤氲着浓郁剑气的长剑,付明轩道:“这.......”

墨剑英笑道:“不错,在下正是出自小有门。”

付明轩在震惊之余,询问了对方辈分,恍然发现,两人竟然是师兄弟关系!

付明轩望着眼前这比尚元悯还要大个几十岁,足以当自己父亲的墨剑英,道了一声:“师兄。”

墨剑英却是摆了摆手,道:“付首座莫要如此,小有门,已经是在下过去的事情了。自从从门内出来,我便再也没有对人说起过我的身份。”

付明轩想问墨剑英为何要从小有门出来,但转念一想,还是没有将话问出口。

墨剑英走到殿内的一处长桌旁,倒了两杯茶,一杯递给付明轩,自己则是端起了另一杯,然后淡道:“我知道你在追寻妖神。”

付明轩眼睛蓦地睁大,望向了墨剑英。虽然他现在已经可以确定,当时对谢无想那道传讯符做出感应的应当就是眼前此人,但是小有门传讯符除非是指定收取之人,别人就算是拦截了,也无法知晓其内容。

付明轩问道:“师兄.....是如何知道的?”

墨剑英微微一叹,脸上的神情就黯淡了下来,道:“此事说来且长,容我与你慢慢细说。”

于是两人便坐在长桌旁,就着一壶热茶水,讲起了多年前的一些往事。

“那还是在五十多年前,我不过也是小有门的一个普通弟子罢了。那时我还未成为正式弟子,只是.....小有门的一个小童子罢了...”

说着,墨剑英望着付明轩,神情有些怀念,笑了笑,道:“你知道我的职责是什么么?”

付明轩摇了摇头,小有门有着非常多的童子,都是一些贫寒人家的子弟凭着机缘巧合进入了小有门,做着一些杂役,或者传话工作,若是天资尚可,那么转为正式弟子也并为不可。

墨剑英笑了笑,道:“我便是日日夜夜在藏书阁门前扫地。”

付明轩微微一怔,回忆了一下时间,道:“莫非师兄?”

墨剑英点了点头,道:“不错,妖神出世的那一刻,我就在近前....可以这么说,我是第一个见到他的人。”

说着,墨剑英叹息一声,道:“谁又知道呢?只知道那棵树有些灵气罢了,那日夜里,我借着一点月光,打扫完毕之后坐在藏书阁前读书,就在那时,只听见一阵簌簌响声。”

“我仍记得,那是无风无月的一个晚上,那树却是无风自动,我那时也是年少,并不知恐惧,就走到近前,只听见噼啪一声,那树干就从中裂开,走出一个人来。”

墨剑英一边说,双手一边比划,神情也跟随着讲述露出震惊,道:“就是那样一个人,红色,全是红色,见到他的那一刹那,我浑身一震,整个人都瘫软下来,仿佛被抽干了所有的力气。”

付明轩皱眉,仔细听着。

墨剑英叹息一声,道:“这一幕,我永远都忘记不了....你知道吗?”墨剑英望着付明轩道:“他竟然望着我,与我说了第一句话。”

“什么话?”

“他说,我记得你,你害怕我吗?”墨剑英道,仿佛自己又回到了幼时,双眼闪着光,道:“我问他,你是谁?”

“他却笑了,好似对我一点都没有恶意。你知道吗?那双眼睛,就像将将长成的孩童,虽然见过这世界,但却是第一次触摸到这世界,就在这时,青华君和真人们都出现了.....”

“然后,便是一场大战.....”说到这里,墨剑英就是一声叹息,“那一夜,真是永生难忘啊.....”

说着,墨剑英便是一声长叹,端着茶杯,眼神不知落在何处。

“他刚在这世上行走不到几步,便被封印在了小有门的密林之中。”

付明轩沉吟片刻,便道:“那师兄,又是怎么离开小有门的呢?”

墨剑英摇了摇头,道:“这并不重要,这又是后来的事情了.....也是人的命数吧!”

付明轩点了点头,也是,并不是所有的弟子都会永远留在门内。

“那师兄又是如何知道,那妖神从小有门逃脱的?”

墨剑英狡黠一笑,道:“虽然我身处离小有门千里之外的泗水城,但是这么多年来,却没有一刻不在关注着妖神的动静....毕竟,我还是这世界上第一个见到他的人,也是与他说话的人。”

付明轩却是从来不知道妖神的这些事,也从不知道,妖神还有这样的一面。

在他的眼中,妖神是世间上所有恶的化身,是最为邪恶的存在,如今听到墨剑英这样一说,便理解了当时为何青华君没有对妖神痛下杀手,而是将他封印在了小有门的后山之上。

墨剑英站起身来,望着付明轩,神情庄严而肃穆,沉声道:“付首座,就让在下助你一臂之力吧!”

说着,墨剑英竟半跪在付明轩面前,拱手道:“如今墨某虽已经过了半百之年,修为也只能在这个程度上了,但是心中的那块心结,却是一直挥之不去,墨某知道,付首座在泗水城等着门内高人的到来,就请付首座顾念同门之谊,应允墨某的要求吧!!”

“师兄快请起!”付明轩赶忙将墨剑英扶起,道:“此事事关重大,并不是我一人就能决定,若是师兄不介意,等门内元籍真人到来之后,您自与元籍真人诉说。”

墨剑英神情一滞,随即明白过来,道:“也好。”

站起身来,付明轩便跟着墨剑英走向殿外,此时,已经是暗沉的黑夜了。望向荆州方向,付明轩的心牵挂着燕开庭,也不知道他怎么样了。

不止一次,付明轩希望着燕开庭迷失在荒野中,或者找错地方,无论怎样,都不要找到妖神.....

而在另一边,燕开庭与殷泽坐在冰灵背上,飞在云层中间,越是往前飞,燕开庭就越是紧张,他隐隐有一种感觉,妖神和谢无想就在前面的某个地方。

飞着飞着,一道山脉便出现在地平线上,暗夜之中,山脉在暗灰色的苍穹之下呈现出深沉的黑色,连绵起伏不知有几千里,山体雄伟高耸入云,周围漂浮着一层淡淡的薄雾。

燕开庭未曾来过这地方,更不知道这山是什么山,只是殷泽一看到那山,便激动起来。

“原来到了这个地方?!”殷泽道,只是他的声音被劲风吹散许多,只有那么一点传到了燕开庭的耳里。

“你说什么?”燕开庭转过头来,问道。

殷泽往前移动一段距离,凑在燕开庭耳边喊道:“这是翡翠山,此地已经属于荆州地界了!”

燕开庭听到,转念一想,于是拍了拍冰灵,对着冰灵道:“我们下去吧!”

冰灵得令,就从空中缓缓落下,不久之后,就落在了离翡翠山不远的一片荒原之上。

这片荒原呈现出戈壁地貌,巨石横生,沙尘遍地,行走期间,并不容易,但是倒是一片极好的藏身之处。燕开庭选择在地面上向翡翠山前行,一是怕冰灵身形太大引起妖神的注意,二则是对于他来说,地面作战才是强项。

此时,燕开庭心中有非常强烈的感应,妖神与谢无想,应是就在那翡翠山之中。

燕开庭转身与殷泽道:“你可曾来过这翡翠山?”

殷泽点了点头,道:“少时可是来过的,隐约还记得这翡翠山是一片极净之地,传说中,这地能够净化人的灵魂。”

“净化人的灵魂?”燕开庭皱眉。

殷泽点了点头,道:“人的灵魂一旦受到了污染,便会阻挡修行之路。若是能在这翡翠山中住上一阵子,那么灵魂就会不知不觉的得到净化,并且实力就会大增。但若是邪恶之物走进了这山中,实力就会大有折损。”

听到这里,燕开庭就有些不解,妖神一看便是充满邪恶并且依托邪恶的存在,为何还会选择来到这个地方?就不担心自己会得到净化吗?

会不会是自己找错了地方?燕开庭不禁怀疑起来,但是那直觉却又是那样的强烈,妖神和谢无想就在里面,这一点根本不容人怀疑!

燕开庭也不想那么多,提醒了一下殷泽小心,便带着殷泽和冰灵向着翡翠山潜了过去。

翡翠山,生满了苍翠的绿树,终日缠绕着薄薄雾气,其间生灵众多,一片生机勃勃。一到清泉从山顶缓缓流淌而下,途径一个天然洞窟,发出哗哗啦啦的回声,谢无想仿若无骨一般,靠在洞窟的洞壁上,眼神望着前方积攒的一小处水潭,上面倒映出了自己苍白的身影。

苍白,是如此苍白,谢无想也是第一次觉得自己冰冷,怪不得总是让人不可靠近,那是他喜欢的样式么?所以才将自己创造成这幅样子?

洞口,妖神背对着她站着,红色的战袍在夜色下越发显得暗沉起来,就像干涸了的血迹一般,好似掺杂了墨一般的暗红,他就那样站着,也不说话,也不知望在哪一个方向,更不知道,此时他在想些什么。

“感觉好些了么?”妖神也不回头,轻声道。

自从来到了这翡翠山,谢无想就觉得自己体内的能量正在一点点恢复,竟有了力量,过不了多久,应该就能回到平时的状态。

她知道,妖神不是无故带她来这个地方的,

“为什么?”谢无想轻声道。

“不知道为什么,来到这里,我就觉得很平静,我知道,你也会好起来。”妖神回过头来,看了一眼谢无想,道:“你好了许多。”

谢无想轻哼一声,道:“你会被净化的。”

听到这话,妖神那张叶南霜的脸便露出无所谓的神色,耸了耸肩,道:“那又如何?”

谢无想道:“你还未完全恢复,待在此处,若是他们找到了你.....”

妖神笑了笑,道:“现在看来,你与他们并没有什么不同。”

“什么意思?”

妖神脸上突然挂起一道嘲讽的笑容,道:“你们所谓的干净是什么?所谓的邪恶又是什么呢?我好像从来都不明白,其实,你也并不明白。”

“.......”谢无想没有说话,反而沉默了起来。她从被创造出来的那一刹那,脑中回荡着的思想就已经注定,是他人的思想。

“你当真以为,我会在此处,被净化么?”妖神走到了谢无想面前,道:“你可知,小有门内任何一个真人来到此处,需要净化的东西都要比我多得多,毕竟....”妖神伸出手来,道:“我所杀的人,也不过是伊川城那一家而已,你们那些真人,杀的人却是要比我多得多。”

谢无想眼神地低垂下去,此时,她并不想迎上妖神那清澈中却又带着嘲讽的眼睛,好似那嘲讽,会深深刺痛她的心一般。

然而,她却是什么都感受不到的。

“你原本就是这个样子吗?我是指.....南霜弟子。”

妖神一愣,随即笑了起来,道:“你知道吗?这就更好玩了。”

“十九年前,荆州婺城的一个漆黑夜晚,一位妇人即将生产,只是没想到,第一次生产就遇到了难产,大人和孩子,只能活一个。”

“那时,我尚处于封印之中,却听到了一个声音,他说,我不想死,我还没有看过这世界,我不要死!!我仔细辨认,竟是来自于千里之外荆州婺城的呼喊,来自于一个待产的婴儿。你知道吗?他是知道的,他活下去,他的母亲就必须死,可是他仍然对我说,他要活下去.....”

说到这里,谢无想的思绪就飘回了十九年前的一个夜晚,的确封印遭受了冲击,是在尚元悯和她的共同努力下,才压制下来。难不成,就是在那个夜晚?

“你说,他有多么可怜,与我一般,还未好好感受一番这个世界,就要被剥夺生命,被剥夺自由,我又有何理由不帮他呢?于是,在他出生的那一刻,他就将他的灵魂全然交付于我了。”

说到这里,妖神就是一笑,问谢无想,道:“你说,是我恶,还是他恶?他为了自己的生命,竟要舍去他母亲的命.....你们还说我恶?”

谢无想没有说话,此时,她只觉得妖神既可怜,又疯狂。无论她说什么,大概也改变不了他内心当中的执念。

“大概我心中唯一被净化的,就是恨意了。”妖神站起身来,走向洞口,道:“在这里,我能够减少对你们的恨,也好让我平静一些,我很喜欢这种月色明媚的夜晚。”

谢无想也缓缓站起身来,只觉得身上还是有些疼痛,便扶着洞壁,一步一步朝着妖神走去。

“为什么不杀我?”

距离妖神还有一步之遥,谢无想问。

妖神却是连头也不回,道:“你不过只是一个可怜的傀儡,杀你又有何用?何不借着你的眼睛,来见证这一切?”

谢无想眼睛蓦地一睁,“见证?你要做什么?”

“当然是,灭你满门。”转过头来,妖神眼神清澈,面容仿若孩子有着憧憬之色,好似就是说着一件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事情。

“你.......”谢无想心下就是一乱,顿时一口鲜血就喷了出来。

“哼。”妖神望了望谢无想,也再不说话,纵身一跃,就跳进了黑暗之中,消失在这翡翠山的雾气之间。

谢无想缓缓坐下,月色的照耀之下,她只觉得前所未有的寒冷,那是从前都未曾有过的。

距离翡翠山已经特别近了,燕开庭倒是没有犹豫要进入山中,只是殷泽面露犹豫之色,拉住了燕开庭的袖子。

“怎么了?”燕开庭转过头来,有些不耐烦地问,此时他救人心切,千万不要给他来上一个突然害怕起来的路数。

殷泽摇了摇头,道:“燕兄,这山,可不是说上就上的!”

“怎么讲?”燕开庭问道,难道还要收个上山费不成?

殷泽道:“这山不是一般的山,而是一座有灵魂的山,既要上去,就不得不拜一拜这山之魂,否则去了也是白去,一定会迷失在这茫茫林海之间。”

燕开庭还是第一次听说有这种说法,这搞得也太玄乎了点,妖神为何要选择这个地方,也是费解。

“要拜的话,是怎么一个拜法儿?”燕开庭挠头问道,要是耽误时间的话,他才不会理会什么山之魂!

殷泽从储物戒里拿出一坛酒来,燕开庭也是无语,谁会在储物戒里放上一坛酒?只见殷泽将那壶酒放在面前,然后嘴里念叨着一些不知道是什么话的话,然打开酒坛,就将酒倒在了前方呃土地之中。

“好了,已经问候过山之魂了!”转过身来,殷泽朝着燕开庭笑道。

燕开庭和冰灵就像呆住了一般,看着殷泽就像是在看一个村头的大傻子一般,燕开庭拉下脸来,冷道:“你怕不是在逗我?!”

殷泽道:“这个.....家师一直都是用的这种方法......”

燕开庭满脸黑线,难道这山之魂是个酒鬼?要用酒来祭拜的?

不过殷泽倒是十分确信,拍了拍燕开庭的肩,道:“燕兄你且相信小弟一次,祭拜山神,绝对对我们进入翡翠山有好处!”

殷泽刚说完话,就只见燕开庭像一阵风一般,飞进了翡翠山,根本就懒得听自己的絮叨。

“这....”

“嗷呜~”冰灵小声嗷呜了一声,斜着眼看向殷泽,随后头也不回的就跟着燕开庭进了山。

殷泽一愣,随即反应过来,“哇!等等我,燕兄,冰灵,等等小弟啊!!!”

皎月已在天中,付明轩负手站在墨府中,抬头望向天空,也不知在那里站了多久。

“怎么,你有什么事情吗?”突然,付明轩冷道,但是却毫无动作。

另一边,墨姝从一方假山之后走出,站到了付明轩身边。

“付首座可是在等什么人?”

墨姝轻柔的嗓音犹如春风一般使人沉醉,那双盈盈大眼仿佛盛满了世间所有的情意。

“哼。”付明轩轻哼一声,转过身来,望向了身边的墨姝。

那一袭红衣在月色之下的确美艳异常,姣好的身段叫任何男人看了都无法移开眼睛。

“你喜欢我?”

墨姝一怔,白皙的脸颊之上就泛起两朵红晕,低下头去,也不回答,两只手指玩弄着衣角,俨然就是一副少女怀春的模样。

只是,她似乎也没想到付明轩会这样直接地拆穿她,佯装平静的面容之下,已经是波浪汹涌,胆战心惊了。

付明轩望着她沉默许久,墨姝这反应等如是默认了。只是墨姝没想到的是,虽不曾妄想付明轩说出什么接受她或者回应她的话,付明轩只是冷哼一声,道:“我们才见面多久?”

墨姝微微一惊,小声道:“半日而已。”

“哼。”付明轩又是一声冷哼,弄得墨姝心里一阵一阵紧张,“你这样的女子,我实在见过太多,若我付寒州不是小有门的首座,你还会这般贴来么?”

墨姝抬起头来,脸上就出现惊惧神色,赶忙蹲下身来,道:“墨姝不敢,墨姝只是....只是在第一眼见到付首座时,就已经...就已经...”

“好了!”付明轩摆了摆手,显然已经是不耐烦,他望也不望墨姝,就朝院外走去。

“付首座....!”墨姝一着急就喊了出来:“您...当真就不考虑一下墨姝么?就是没有任何名分,在你身边服侍您.....也是好的...”

付明轩站定,转过头来,望着墨姝。月色之下的他魁梧轩昂,浑身散发着一种不容人靠近的气息,出尘的气质好似不属于这个世界。一双星眸里仿佛蕴藏着万年寒冰,有着深不可测的寒冷,精美如雕塑的面庞上,没有任何表情。

薄唇微启,只见一抹嘲讽的笑容挂在他那上扬的嘴角上。

月色如凉水,泼洒在墨姝身上,她打了一个寒噤,站起身来,逃也似的就跑离出了付明轩的视野。此时的她,只想逃离,只想离眼前的这个少年远一些,仿佛继续待在原地,她就会被那眼神冻僵,再也不能动弹。

第一次,还是第一次,墨姝感到自己内心是如此恐惧,从小到大,她还从未见过这种人。

而付明轩却是站着,他的头微微扬起,眼神落在天边,不久之后,直到看见天边出现一道黑影,一阵熟悉的气息扑面而来,付明轩眼中才渐渐褪去寒冷,闪烁起光芒来。

那道身影从天边而来,极为迅速,不过是片刻时间,一袭白衣的尚元悯就落在付明轩面前,笑着道:“寒州,久等了。”

“小师叔。”付明轩朝着付寒州行了一礼,随后便道:“也不知道燕萧然追到了妖神没有,我看事不宜迟,我们还是尽快出发吧。”

尚元悯却是眉头一皱,道:“急什么?就燕家那小子,还能随随便便就能找到妖神不成?“

付明轩心想也是,不过又是一惊,道:“可他带上了冰灵,有冰灵在,说不准....”

尚元悯拍了拍付明轩的肩,道:“那你也得容我先喝一口茶先,还有,这个府院倒是不错,比起你付府,也不差了。”一边说,尚元悯就四下环看着。付明轩也好似想到了什么,突然一拍脑袋,道:“对了,还有一件事要与小师叔说一说。”

于是,付明轩就将今日与墨剑英的谈话以及墨剑英的请求悉数与尚元悯讲了出来,听着听着,尚元悯就将手支在下巴上,皱着眉头,原地来回走动起来,付明轩知道,尚元悯这是在思考的表现。

片刻之后,尚元悯抬起头来,问道:“你可确定他所说是真是假?”

付明轩略一沉吟,便道:“他拿出的那柄剑为小有门的佩剑不错,在他手中有奇光,表明这把剑属于他,便可印证其身份。至于他与妖神后来的一些事情,我也无从考证,只不过,我的直觉告诉我,他说的是真的。”

尚元悯点了点头,道:“也好,只要不使绊子,多一个人总归是多一份力量。”

付明轩道:“那就好,我便与去叫那墨主前来拜见小师叔。”

尚元悯却是摆了摆手,道:“不用,明日一早上路时,再见也未必不可。一路赶来,我也累了,我需要暂且休憩一番,这是你的厢房么?借我一用。”

说完,尚元悯就朝着一间厢房走去,付明轩都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只见尚元悯破门而入,吱呀一声就关上了门,一道结界就瞬间包裹住了整间房间。

“这.....”付明轩哪里来的厢房?他原是打算一见到尚元悯就直接走的,根本就没有打算在这墨府住下。想不到尚元悯竟是如此不客气....不过,他进的厢房到底是谁的?怎么连一点动静都没有听见?

付明轩也懒得管这么多,转身就朝着墨剑英所在的庭院走去,将这个消息告诉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