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一三四 无缘之由

作者:烟雨江南书名:道缘浮图类别:玄幻奇幻更新时间:18/10/08 15:23:34字数:20808

第二天一早,付明轩就和一脸激动但脸色又是略微复杂的墨剑英站在厢房前等候,付明轩隐隐觉得墨剑英脸色有些奇怪,便问道:“师兄可有何事?此时不应该是高兴之时吗?”

墨剑英道:“自是,自是,只是....哎,不提也罢。”

付明轩眉头一皱,他最不喜欢人卖关子,便道:“是何事?还是说出来吧。”

“这个....”墨剑英一脸为难的望向付明轩,道:“元籍真人当真是在此房里过夜了吗?”

付明轩点了点头,“当然,我亲眼见他进去的,有什么不妥么?”

“这里,是我家三夫人的房间....”

仿若一根木棍狠狠敲击在付明轩背上,将他是大的一愣,三夫人?元籍真人?付明轩脸上的表情此刻比之墨剑英还要精彩。“天啊....”付明轩一声低呼。

墨剑英却是满脸堆着谄笑,轻轻拍了拍付明轩的肩,道:“无妨,无妨,只要元籍真人喜欢....”

话还没说完,门就吱呀一声被打开,元籍真人十分精神爽朗地站在门前,大大伸了一个懒腰,道:“早上好啊。两位!!”

“参见元籍真人,在下墨剑英.....”墨剑英正向着尚元悯行礼,付明轩便化作一道旋风迅速溜近了房内,只见一名妙龄女子哆哆嗦嗦地缩在房内一角。

尚元悯也不知发生了什么,跟着付明轩进来,在屏风后面的角落里看到了那名女子也是吓了一大跳,道:“你是谁?!为何在这房里?!”

付明轩满脸黑线,难道尚元悯在人家房内睡了一晚都不知道有人在么?

尚元悯显然不是装出来的,那女子面容妖艳却不失清秀,在角落里缩成一团,手里抱着个散发着悠悠绿光的盒子,依托着这绿光将自己的气息隐匿,还在另一只手上拿了一只骨刃,可以随时向向自己走来的人给上一刀。

尚元悯也是呆了,他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他一直以为这是墨府给付明轩准备的厢房,便想也没想,就跑进来躺在床上,睡了过去。

“小师叔.....”

付明轩望向尚元悯,满脸的无语,尚元悯尴尬地笑了笑,抓了抓脑袋说道:“这个...嘿嘿,昨日来的路上与一群凶兽缠斗起来了,耗费了气力,便只想睡觉来着....没想到。”

说着,尚元悯又朝着那女子拱手,满脸歉意,笑道:“对不住,对不住,在下不是有意的。”

这时,见两人迟迟不出来于是也进来了的墨剑英看到了这一幕,还未反应过来,被只见女子一冲的过来扑进了他的怀里,梨花带雨地就哭了起来,边哭边骂尚元悯是淫贼,虽然墨剑英连连做出噤声的手势,就差把自己这小妾的嘴给捂上了,那小妾还是不住地骂淫贼淫贼,听的尚元悯耳根子都红了。

终于,付明轩也绷不住了,扑哧一声就笑了出来。

尚元悯干咳两声,走到墨剑英面前,拱手道:“墨主,实在是对不住,这个,我与夫人,是完完全全清白的,可不要因为在下的一时失误和莽撞,就误会了夫人。”

墨剑英自然是明白的,连忙将身上的女子卸下,对着尚元悯行礼道:“元籍真人一路劳累,是我府招待不周,还请元籍真人不要怪罪。”

尚元悯干咳了两声,这墨剑英到也会做人,给自己了一个台阶下,于是佯装一副严肃模样,道了声走吧,就走出了房门。

付明轩跟在其身后,窃笑不止,直到来到了院子中间,尚元悯身型一停,转过头来就对付明轩道:“此时不可告知任何人。”

付明轩看着尚元悯那红到耳根子的脸,答应了一声,又是忍不住笑起来。尚元悯也自知理亏,白了一眼付明轩,就朝外走去。

不久之后,三人便从墨府出发,朝着荆州方向远去。

而在翡翠山,燕开庭就像一匹脱缰了的野马一般,奔跑在山林之间,拼命寻找谢无想的气息。冰灵倒是跟上了他的步伐,殷泽却是诶得上气不接下气,还是被燕开庭远远地甩在身后。

“我说,燕兄!”殷泽捂着胸口道:“燕兄,你且听我说。”

燕开庭极不耐烦地回头,他已经跑了不知道多远的距离,竟然连谢无想一点气息都没有感知到,问冰灵冰灵也是一脸茫然,正是心里窝着一团火,这殷泽不会又要说什么幺蛾子吧!

“怎么了!!”燕开庭没好气地道。

看到燕开庭似乎不大高兴,殷泽虽敢抱歉,但还是硬着头皮道:“燕兄,你且听我说,无论是谁人,就是真人大君进来了,也会失掉所有气息,不信的话,你仔细感知一下我的,或者感知一下冰灵的,你如此追寻,是做徒劳无用功。”

听到殷泽这样说,燕开庭四放出自己的感知,到还真是这样,就连冰灵那浓郁的兽类气息和灵气都像是被雨水冲刷走了一半,丝毫不剩。燕开庭突然有些明白为何妖神会将谢无想带到翡翠山了,莫说是燕开庭,就是付明轩,元籍真人来了,他们三个加在一起,在感知不到任何气息的状态下凭借视力听觉来搜索整个翡翠山,难度之大,简直让人觉得毫无希望。

看到燕开庭有些泄气的模样,殷泽就笑了笑,慢慢走到燕开庭的身边,道:“不过燕兄,你可别忘了,我们上山之前,可是拜过山之魂的!”

燕开庭疑惑地望向殷泽,他一直以为殷泽之前那一套祭拜山之魂的举动纯属胡闹,要不就是殷泽被他那个什么师傅给糊弄了,是以完全没有房子在心上,听到殷泽突然这么说,他倒有些好奇起来。

难不成山之魂还会帮忙么?别说帮不帮忙了,就是山之魂这几个字听起来就十分玄乎。

“哦?怎么说?”燕开庭问道。

殷泽狡黠一笑,道:“少时,我与家师来这翡翠山中历练,那是我第一次来,便在山中与家师走散了,怎么也感受不到家师的气息,原以为自己就要在山林中迷路,家师却顺着我的气息找了过来....”

“哦?不是说人只要进了山,就会被隐匿掉所有气息么?”

“不错。”殷泽点了点头,道:“某种程度上,也可以反过来想。我们感受不到别人或者自己的气息,并不代表那气息没有了。”

“你是说?”燕开庭微微皱眉,突然想到了什么,道:“不是气息没有了,而是我们感知不到了!!!”

“对!”殷泽一拍手,点了点头,就蹲下身来,在地上挖了一团黑土,放在手心,递到了燕开庭面前,道:“可是谁人又会将一件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事情反过来思考呢?其实,山之魂早就为我们预备了解决之道....看,就是这个。”

看着殷泽手心中那一小团黑土,还夹杂着几根潮湿枯草,也没有什么不同,一时便没有明白殷泽的意思,只见殷泽轻笑几声,就拿起一小撮泥土放进了嘴中,吞咽了下去。

“这.....?”燕开庭看的是岩口无言,难不成这泥土是拿来吃的?

“试一试!”殷泽将泥土递到燕开庭面前,燕开庭望着那团泥土眼神有些复杂,说实话,他燕开庭从小到大锦衣玉食,什么山珍海味,稀奇古怪没有吃过,就是凶兽也吃过不少,但是要让他吃土....还是第一次。

但是看这殷泽那期盼的眼神,再加上一想到谢无想还在妖神手里,燕开庭便一把抓起殷泽手中的泥土,往自己嘴里一塞,吞咽了下去!

瞬间,一股奇怪的感觉席卷了燕开庭。

几乎就是泥土吞进去的那一刹那,燕开庭真个人仿佛被一种无名的力量所充斥着,对周围的一切都变得极为敏感,无论是地上一小只虫子爬过的声音,还是在远方林中那陷入睡梦中的无名凶兽,它们所散发出来的气息,那么及其细小,极其微弱,燕开庭也能完全感受到,这是他方才进入翡翠山时完全没有体会到的一种感觉。

“怎么样?”殷泽笑道,“这样我们就有方向感多了嘛。”

燕开庭也露出笑容,望向这偌大的翡翠山,他只觉得整个山间都活泼起来,以一种前所未有的灵动呈现在他感知当中。生灵们所散发出来的气息,好似一道道交织在一起的线团,他需要在脑海中将其一一捋清,直到发现谢无想的气息。

燕开庭站定在原地,闭上了眼睛,让自己的思维沉浸在脑海的做深处,然后将这山中一切与谢无想相似的气息全部搜罗网内,然后再加以分析处理,直到找出那最为相似的一条。

谢无想本就不同于常人,气息十分特殊,跟她气息相近的又是少之又少,很快,燕开庭便在脑海中确定了一个大致方向。

朝着心中所指的哪个方向望去,只见那是一片极为茂密,看起来十分原始,位于山顶与山腰之间的森林,,。

“殷泽兄弟,你可知那里是什么地方?”

殷泽顺着燕开庭的手指方向忘了过去,就是一惊,道:“那里可是翡翠山的死地,无名谷。”

“哦?”燕开庭皱起眉来,自己感知到的谢无想气息就是来自那个地方,“何为死地?”

殷泽叹息一声,道:”这翡翠山虽是精华灵魂,使人澄澈的无上宝地,但是其中凶险,也必不可忽视。你所指的那一片原本就是一道山谷,只不过植被茂密让人看不见原来的模样,不少修炼人士误入那地,便再也没有出来过。所以人们都说,那无名谷实则是山之魂栖息的地方,但凡血肉之身,不可靠近。“

“可是我能够感受到,无想就在那个地方!”燕开庭望着那地,怔怔地道。

殷泽没有说话,他对谢无想不熟悉,也记不得她的气息,若是燕开庭如此确定,他便也无可反驳,只是,千百年来,进入那无名谷的人都只有死路一条,难道那白衣姑娘真的会在那里么?

仿佛看到了殷泽的犹豫,燕开庭又道:“殷泽兄弟,事已至此,你已经帮了燕某太多太多,而如今燕某就要踏入那极凶险之地,只要能够救出无想,我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但是你不同,我和无想,对你来说,也只不过是陌生人罢了....你实在是没有必要与我一同涉险,燕某在此,就告辞了。“

说完燕开庭就头也不回的朝无名谷跑去,冰灵紧随其后,一人一兽,很快就消失在了丛林之间。

站在原地,殷泽怔怔得望着燕开庭消失的方向,也不知在想些什么,片刻之后,好似突然清醒过来一般,一拍大腿,怒道:“胆小鬼!你真是个胆小鬼!!怎么能让燕兄弟一个人去那地方!!”说着,殷泽就朝着燕开庭消失的地方奔去,丛林之中,风吹动树林沙沙作响的声音,抹去了他追赶燕开庭的脚步声。

也不知跑了多久,直到气喘吁吁时,燕开庭才稍事休息了一番。缓缓升上林间,燕开庭发现自己已经处于在无名谷的边缘,到了这里,谢无想的气息已经十分明显。

跟着燕开庭也吃了一小撮泥土的冰灵此时也发出呜呜的声响,燕开庭就能万分确定,自己已是离谢无想不远了。

那么此时,也就意味着自己离妖神不远了。一个不小心,就会被妖神发现,那么之前所做的一切,都将功亏一篑!燕开庭坐下来,细细思索了一番,在心中大致将自己的处境捋了一遍。

此时,燕开庭已经恢复了所有感知,不仅是回复,还在这山中大大增强,是以在极远的距离,也能够感知到谢无想的气息。但是燕开庭并不知道妖神是否和自己一样,在山之魂的帮助下能够感知到外在的一切,如果不能感知到的话,燕开庭此时的境地就要安全许多。

但是,唯一一个问题就是,燕开庭和付明轩一路追踪妖神,却是从未感受到过他的气息。一次也没有,是以燕开庭完全不能知道妖神的方向。

想到这里,燕开庭就觉得头痛起来,反正现在要不就是敌暗我明,或者是敌暗我也暗的状态,无论怎么样,自己都不会占据优势。

朝着无名谷望了一眼,按照殷泽的说法,前面就是一块极凶险之地,千百年来专门吞噬人的性命,自己进去了能不能找到谢无想还是另说。燕开庭突然觉得妖神的手段十分高超,选择如此一处地方,真是叫人十分为难。

但是燕开庭从来都不是胆小之辈,况且,只要能够救出谢无想,他早就已经将自己的生命置之度外,既然谢无想就在前方,他还有不去的道理吗?

“当然没有!”燕开庭站起身来,紧捏着双拳,眼神前所未有的坚定,转过身来,只是对着冰灵问了一句话:“冰灵,此番前去实则是凶险异常,也完全是出于我对无想的私情,你前方的道路还很长,我这个主人又是实在不称职,你若跟随我去,我甚害怕你出事,你完全可以选择不去,想必元籍真人也会好好照料你,我与你说的清楚明白,你自己做选择吧!”

猛虎般大小的冰灵睁着一双幽兰深邃的眼睛,望了一眼燕开庭,眼前的少年此时好似身形魁梧了不少,气势凌然之间竟然有了不符合年纪的毅然与决心,冰灵没有回答,只是移开注视着燕开庭的目光望向前方,先燕开庭一部踏入了无名谷。

“冰灵....”燕开庭望着冰灵,突然只觉得鼻尖微微发酸。但是现在不是煽情的时候,他走到冰灵旁边,道了声:“好!那我们便一起去救无想出来!”

“嗷呜~”冰灵回应了一声,便随着燕开庭朝着无名谷潜去。

在燕开庭的感知当中,谢无想应该在那无名谷的最深处,也就是延伸到山顶的那一处,等如说燕开庭与冰灵要纵向穿越整个无名谷,才能到达谢无想所在的地方。一是要注意无名谷内所蕴藏的种种危险,二则是要随时提防自己的行踪是否暴露。

这无名谷,从外面看上去和普通谷底没什么不同,就是植被也太过茂密了一些,甚至让人有些看不出来它原本的地形走势。但进入了无名谷,燕开庭就能发现他的不同之处。

果然还是这些植被!

无论是树木,还是地上长着的野草,都以一种不可思议的巨大呈现在燕开庭面前,燕开庭只觉得自己和冰灵就像行走在森林间的两只蚂蚁,冰灵还可以变大,而自己却是连蚂蚁都不如了。

这些树木,看起来足有几百丈高,树冠遮天蔽日,根本就看不到一丝光线。在进入无名谷前,燕开庭就已经注意到时间已经是凌晨时分,日头就要升起,但是自从进入了无名谷,就是一片黑暗,使人沉闷的黑暗。那生长在地上的杂草,对燕开庭来说也就像一棵棵小树一般,燕开庭不知是喜是忧,如此地方,便于藏身,但行走起来,却是十分危险。

巨大的植被可谓说是天然的阻碍,燕开庭行走其间,直感到越来越困难,林间的风一吹,那些密集的杂草随风摇曳间将燕开庭也裹挟其中,搅得他是完全站立不稳,,思索片刻,燕开庭觉得凭借着自己的力量,恐怕走到谢无想所在之处,已经要在几日之后,于是便打算小小地利用一下冰灵,再次当一下自己的坐骑。

如此想着,燕开庭就准备招呼冰灵变大一些,自己要跳上他的背上去。可就在这时,燕开庭只觉得脚下传来一股莫名的力量,将自己向下扯着,低头一看,只见自己的右脚已经被一根藤蔓给缠住了。

瞬间一股寒意就袭上燕开庭的脑袋,不会吧,自己怎么又遇见藤蔓了?自从那一日在雾口后山上被一根藤蔓拖着滑行了好远,怎样都挣脱不掉时,燕开庭就对这种植物产生了无上的恐惧。

仔细一看,不对,这好像不是藤蔓,这....是树根!!

燕开庭陡然望向身旁的一棵巨树,只见那树上隐隐透着一些人性,就好像有人在树干里面,浑身紧贴着树皮将自己的模样显现出来一般,燕开庭就是一惊,仔细看去,这里的每一棵树上面都有大大小小的人形!

竟然是食人树!!

燕开庭进来时,注意力都被那些一人多高的杂草所搅乱,叫他根本都没有仔细去观察那些树木,自己还纳闷这地方虽然艰险,但还不至于困住人时,自己就被那树根给缠绕上了!

燕开庭是想也不想,手心便燃起一团火焰,朝着那约有胳膊粗细的烧了过去,只感受到那树根颤抖几下,便迅速放开燕开庭缩了回去,另一旁的巨树,也好似吃痛一般,自下而上抽搐了一番,响起一片簌簌之声。

“冰灵,我们走!”燕开庭话语刚落,就是一个纵跃,冰灵也在瞬间便为巨兽,燕开庭刚落到它背上的那一刹,冰灵庞大的身躯都腾空而起!

只是还未来得及飞出去,冰灵整个身躯就往下狠狠一坠,燕开庭心下就是一晃,莫非冰灵也被那树根缠绕上了不成?

燕开庭赶忙从冰灵背上掉下来,几乎就在那落地的瞬间,顿时从地里升出无数条树根,密密麻麻,让燕开庭顿时就没了立足之地。

“哼!”燕开庭冷笑一声,看来玩儿真的了,他伸出手来,泰初锤就出现在手上,顿时一道雷光横扫出去,面前的一排树根就瞬间断成两截,燕开庭也不住手,对着周围的树根就是一阵横扫,火焰落到之处,都是噼里啪啦的燃烧声。冰灵也是脚下燃起蓝色火焰,生生就将缠绕在脚上的树根烧断,然后扑到燕开庭身边与燕开庭并肩作战起来。

顿时,这一片的森林都发出一阵窸窣响声。

山谷延伸至山顶的地方,一汪清泉缓缓从洞窟中淌下,谢无想坐在洞窟门前,靠着洞壁,眼神也不知落在何方。远处,林间传来一阵阵窸窣响声吸引了她的注意,她站起身来,望向那片森林的眼中就有了一丝波动的情绪。

只见那森林中的动静越来越大,甚至有时还伴随着阵阵雷声,和飘上天空的火星,还有野兽的怒吼。

“是....你么?”谢无想向着洞外走着,只是一只脚刚迈出洞口,整个人便被一道莫名的巨大力量给弹了回来,洞口处一阵光晕流转,这是妖神离开时设下的结界。

因为这道结界,谢无想无法传达出自己的讯息,更无法走出去。她只能呆在这个潮湿而又黑暗的洞窟内,望着下方的森林一阵一阵地泛起波动。她从未有过的担心,让她此时万分紧张起来。

会是燕开庭么?他是怎么找到自己的?他....能走出那片森林么?

以谢无想的视野来看,能将这谷底一览无余,虽不曾亲自去过,但是在那森林之上涌动着的浑厚气息,就说明这森林根本不简单。况且,谢无想又望向了天边,若是妖神此时回来了,该怎么办?

以燕开庭一人之力,在妖神面前保全自己的性命都已是非常困难,何况还说要救自己出去呢?

想着想着,谢无想就陷入了一种从未有过的焦躁情绪当中,洞窟之内的清潭倒映出自己的面容,让谢无想自己都是一惊。

那水中之人的神情,她从来是在别人脸上看见过的,却从未出现在自己这副面容之上。此刻自己紧皱着眉头,眉目之间满是忧愁,甚至因为紧张和担心自己的双手已然抓住了衣角不断玩弄,在洞内走来走去。

这一刻,谢无想竟是呆了。自己.....变了吗?

轰的一声,一声巨响之后,森林变得沉寂起来,没有一点声音,就像从未发生过任何事情一样。

谢无想走到洞口,望着那片森林,呆滞了起来。

而在林中,燕开庭双眼发红,浑身滚烫,燃烧着热气,他身上的素服已经破碎不堪,头发凌乱散落,手持着泰初锤,站在地上不住喘气,俨然是经过了一场大战!在他身边,猛虎大小的冰灵也是满眼凶狠,一直拱起的背终于放松下来,望着眼前除了除了树干连杂草都不剩的光秃秃的地面,哼了一声,打了个响鼻。

终于,将眼前所有的巨树都制服了,燕开庭几乎是调动了所有能调动出来的火焰,生生将这些树给烧怕了!这一次,便不敢有树根从地上冒气,若是再有,此时发疯似的燕开庭一定会将此树连根拔起!

谢无想就在前方,任何人,任何事只要成为了阻碍,燕开庭就会将其铲除掉,连根拔起!

也不知这些巨树之间有些什么感应,燕开庭烧灼了这一小片密林,就算到了其余林中,也再没有遇见有树根起来缠绕的情况,是以燕开庭以极快的速度向前奔跑着,直到奔跑出山谷,也在没有遇见到什么危险。

或许是自己速度太块,或许是自己运气太好,只遭受了一番围攻,燕开庭就从这无名谷安然脱身出来。

走出的刹那,正午的阳光明媚灿烂,透过蒙蒙薄雾撒向燕开庭,燕开庭只觉得眼睛一阵刺痛,缓了一阵子,才敢极目远眺,便在那半山的一道断崖之上的洞窟里,看到了一抹白色的身影!

谢无想!

燕开庭此时已经激动到站立不稳,但是现在还不是放松的时候,妖神随时都可能出现,自己是一刻都不能疏于提防。燕开庭虽然极为不舍,但还是转过头去,潜入到了另一片森林之中,此时道路顺畅了许多,燕开庭嘱咐冰灵变成原来猫儿大小,便让其蹲在自己肩上,燕开庭打算隐匿起所有气息,慢慢向谢无想所在的洞窟潜过去。

在看到燕开庭从那山谷密林中钻出的刹那,谢无想只听到了自己长舒一口气的声音。她看到燕开庭望了过来,但是距离太远,她并不能看到他脸上的神情,但是她知道他就是来找自己的,这种感觉,前所未有的强烈。

只是,谢无想看着眼前这洞口隐约扭转着景物的结界,眉头又皱了起来,即使燕开庭到了这里,有这道结界在,自己也还是不可能出去的,更何况,妖神随时都有可能回来。

大概是猜到了自己现在的处境,燕开庭并没有腾空直接飞向自己,而是转身钻进了一片森林之中,将身形完完全全隐匿在了森林之中,再也没了动静。

此时,燕开庭就在密林中悄然潜行着,突然,一股巨大的压迫感逼近了他,他下意识地就停下脚步,蹲在一个小土丘旁边,屏住了呼吸。

就只见森林之上突现一片红光,随后渐渐变淡,直到无影。燕开庭知道,这是妖神现身的迹象。

看见妖神远远地就飞了过来,谢无想也是一惊,随后面容就恢复冰冷,朝洞内走去,坐在一方石台之上。

妖神停立在洞口,饶有兴趣地看着谢无想,道:“怎么样?我为你选的这个地方好吗?你不是有水的地方,就能活下去吗?”

谢无想冷冷地瞟了一眼妖神,道:“你去哪里了?”

妖神一听,哈哈大笑起来,就往谢无想走去,坐在了谢无想身边,一手抚着谢无想的乌黑长发,一手就将谢无想的下颌抬起,望着谢无想那冰冷的眸子,妖神道:“怎么?害怕我现在就去了小有门?”

谢无想冷哼一声,道:“你现在回去,不是送死么?”

妖神笑道:“算你聪明,那你不会是在....关心我?”

谢无想脸上现出一个嘲讽的笑容,直直望向妖神那邪魅的眼眸,道:“我只是想知道,你今日又去哪里害了人?”

妖神脸上的邪魅笑容渐渐凝固,随即冷哼一声,就将谢无想的头甩向一边,站起身来,就在谢无想以为妖神就要发怒时,他却转过头来望着谢无想阴恻恻地笑了笑,道:“无所谓,反正最后你们这些人,都得死。”

说完,妖神就往洞口走去,然后便站定在那里,一动也不动。

谢无想的心一下子就吊了起来,若是妖神一直站在那边,只要下方密林当中的燕开庭稍有不慎,气息外露,便会被妖神发现,那么在此境遇下,别说就谢无想了,就是燕开庭自身的命,也难以保住。

“我应该叫你什么?”谢无想站起身来,走到妖神身边,与他说起话来。

腰身转过头来,看向谢无想,眼中露出疑惑,但却并没有说话。

“你既然长着南霜弟子的面容,大家却称呼你为妖神,其实你并不喜欢,对吗?”谢无想直直望着妖神,眼中第一次出现了魅惑神色。

“哼。”妖神轻笑一声,道:“你以为我会在乎称谓这种东西么?”

谢无想微微一笑,道:“我知道你不在意,可是,南霜弟子会在意。”

此话一出,妖神的表情瞬间凝固,然后望着谢无想就笑了出来,一把抓起谢无想的手,道:“没想到,你这么聪明,竟然能看出来!”

谢无想脸上浮现出一抹无所谓的笑容,轻声道:“看出来又有什么用,还不是....被你囚禁的傀儡罢了。”说着,谢无想就用力挣脱妖神的手,将自己的手腕挣脱出来,道:“你与南霜弟子不断争斗着,累吗?”

妖神望着她,道:“不过是一介凡人罢了。”

谢无想却是笑道:“可是这世上,最无能的是人,最有能的,也是人。”

妖神盯着谢无想,谢无想顿时发现自己不能动弹,任凭妖神将手放在了自己的脖颈处,将自己的脖颈逐渐捏紧,直到无法呼吸。

“他将你创造的,还真是完美呢。”

妖神露出一抹邪魅的笑容,道:“说,你是怎么发现的?”

“哼,”即使谢无想已经呼吸困难,还是冷哼一声,艰难道:“你逃出小有门的第一件事,就是赶往荆州,你若不是因为受到南霜弟子的影响,又怎会这么执着于荆州这地方?”

“就是如此?”妖神道,随即就是一阵哈哈大笑,将谢无想狠狠扔下,道:“反正他们也不会有你这般聪慧,而你又在我的手中,你觉得我会担心吗?”

谢无想浅笑一声,道:“自然不用。”

这番回答让妖神有些琢磨不透,但是在他看来,谢无想向来神秘,根本猜不透她心目中的真实想法,这么多年来,他对这个几乎日日都要见到的女子,几乎仍然是一片空白。

妖神也不说话,而是坐在洞口边,双眼缓缓合上,顿时气息收敛,就进入了修炼状态中。谢无想受到了他的禁锢之术,此时已然是不能动弹,也无需担心来自谢无想的突然袭击。

而藏身于林中的燕开庭直感到一阵宁静平和,就如刚进入翡翠山一般所带来的能澄澈人心灵的那种感觉,妖神所带来的压迫感也逐渐消失,身体行动之间也轻松起来。

但是在燕开庭却知道,妖神并没有离开。

他小心地移动了一下身形,只见没有任何回应。燕开庭就稍作放心,继续向前前行着,他的速度非常之慢,也非常小心,几乎是隐匿了所有的气息,连冰灵也与他保持一致,就连呼吸声都放缓许多。

也不知前行了多久,燕开庭隐隐感觉到自己已经是离谢无想所在的洞窟不远了,于是停下身来,正在考虑要不要继续前行,就只见一片红光遮天蔽日,压迫感顿时又回来。燕开庭赶忙隐藏在一个树洞之中,屏住了呼吸。

洞窟内,妖神缓缓睁开眼睛,长舒一口气,站起身来,伸手朝着谢无想一挥,靠在洞壁上完全不能动弹的谢无想顿时瘫软在地,直喘粗气。

撑着地面,谢无想慢慢又坐了起来,此时已是日暮时分,也不知道燕开庭在林中怎样了。只不过,妖神暂时还没有发现他,这也是一件极好之事。眼下,妖神离开,就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

“你可知南霜弟子的心结是什么?”谢无想望着妖神的背影,问道。

“是什么?”妖神问道,这几日,他已经连续在荆州婺城周围转悠了好几圈,但始终未敢走进去,让他害怕的,不是别人,正是在自己体内不断挣扎的灵魂。他想知道叶南霜究竟有什么心愿没有完成,为何将自己拖至于此?

但是另一方面,了解南霜弟子的心结又是极为危险的,要是那灵魂看见了希望,将会更加反抗自己的吧。

当日,自己吸取叶南霜灵魂之时,只是为了壮大自己的能力,在叶南霜的肉体被灵魂召唤过来的那一刹那,自己能够冲破封印,从此获得自由,开启自己的复仇之路。却没想到,叶南霜的灵魂在进入到肉体之后,却仿佛醒过来一般,有了自己的力量。

这力量,在自己出来的那一刹,就开始与自己征战,使得自己完全不能专心于复仇一事。当务之急,就是要将这叶南霜的灵魂扼杀才是,或者说,将他彻底赶出这具躯体。

谢无想轻笑一声,道:“你探寻如此之久,竟不知是什么。”

妖神狠狠地瞥了一眼谢无想,道:“你可不要跟我卖关子,不要忘了你现在还在我的手里!“

谢无想却是一点都不惧,掩面轻笑一声,道:“与其问我,我还不如给你指一条明路。”

“哦?什么明路?”妖神倒是有兴趣起来,望着谢无想。

“南霜弟子的母亲。”谢无想道。

听到这句话,妖神突然神情一滞,在他体内,仿佛有个什么东西被轻轻敲打了一下,瞬间一种异样的感觉从心底泛起。他的眼睛突然变得有光彩起来,移开目光,妖神有些兴奋地望向远方。

也不说话,妖神此时显得极为激动,脸色都有些涨红,于是想也不想,就一跃出了洞窟,朝着远方飞去。看着妖神远去的背影,谢无想长舒一口气,脸色就变得十分严肃,走到洞口望向下方,在密林中寻找燕开庭的身影。

从来没有过这样想见到一个人的心情,自己还真是变了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