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一三五 无畏之心

作者:烟雨江南书名:道缘浮图类别:玄幻奇幻更新时间:18/10/08 15:24:44字数:32

密林中隐身于一个树洞中的燕开庭在感受到了一阵极为强烈的压迫感之后,发现红光渐渐消散,直觉告诉自己,妖神已经再次离开。便现出身形来,向上慢慢潜去。

自己已经离她不远了,就是这样一点距离,燕开庭的心已经提到嗓子眼,生怕在最后这样一段距离中出了岔子,让自己前功尽弃。越是接近终点,就越是要小心再小心,是以燕开庭的几乎是一直猫着腰,屏住呼吸隐匿了所有气息向前潜行着。

通往洞窟的道路变得陡峭起来,燕开庭不得不抓住一些藤蔓向上攀爬着,终于,燕开庭拨开树丛,发现那洞窟就在自己的右侧方。自己只需要跳到洞窟前,就可以见到谢无想。

“冰灵,我们要成功了。”燕开庭此时已经激动地涨红了脸,此时他与那洞窟,不过是几丈远的距离,只不过,从他那个角度,还看不见谢无想的身影。

燕开庭却不着急过去,此时他已经谨慎到了极致,恐怕那洞口有什么陷阱,于是便折断近旁的一根树枝,就朝那边扔了过去。

果然,树枝并没有进入到洞内,而是在洞口时,就被一道无形屏障给反弹了回来,顿时洞口就泛起一阵异样的光晕,很明显,那是一道灵力强盛的结界。

燕开庭心下暗道:“还好没有贸然就往洞里冲,不然一定会被重重弹回。”

燕开庭又躲着等候了片刻,发现并没有任何动静,这才现身朝那洞口飞去,挺立在洞口前。

终于,在此时,燕开庭见到了谢无想,见到了也在等候着她的谢无想。

燕开庭本以为自己有很多话要对谢无想说,只是此刻站在谢无想面前,却发现自己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看到谢无想原本洁白无瑕的白纱已是染上了灰尘,身上多处带有血渍,燕开庭只觉得自己鼻子一阵发酸。

“你好些了么?”燕开庭望着谢无想,道。

谢无想也望着燕开庭,明明自己身上已经浑身带伤,还在关心自己,谢无想嗔怒道:“真是个傻瓜!”

燕开庭一听这话,顿时就急了,道:“你身上还疼吗?我看你...”

谢无想看着燕开庭的目光落在自己腰间的一团血迹之上,谢无想却是根本就不在意,这段时间已经在翡翠山的滋养之下好的是差不多,这个傻瓜,却还在这么担心自己,好似自己感受不到疼痛一般。

“不疼。”谢无想摇了摇头。

燕开庭这才咧开嘴,露出一个傻傻的笑容,随即就对着谢无想道:“无想,我要救你出去!”说着,燕开庭就手上发力,准备对着这层结界轰上一拳。

虽然心知自己打破这层结界的可能性不大,但燕开庭还是准备试上一试,来到了这里,总要做点什么才是!

“不可!!”谢无想立即阻止,眼神十分急切,道:“不可莽撞,这是妖神所设下的结界,你若贸然强攻,妖神那边定会有所感应,等他一回来,连你自己都跑不掉!”

燕开庭却是摇头,对着谢无想道:“无想,我既然敢孤身一人来救你,定是已将生死置之度外,你这么....这么需要我的保护,我又怎么能让你落在妖神手里?”

说着,燕开庭的眼睛就红了起来。

“若是妖神会回来,那我便在他回来之前将你救出,若是非得与他碰面,那我就是死,也会尽我所能去和他拼一场!”说完,燕开庭只觉得自己体内升上一道磅礴之气,体内的真气被自己分辨成丝丝缕缕,抽出几条最为强盛的真气就直往右手上的泰初锤上倾灌进去,随着一声诧喝,燕开庭手上的泰初锤爆发出一阵雷鸣之音,随即一阵电光挟杂着火焰在泰初锤上缭绕而起,形成一个巨大的雷火球,燕开庭全力摆动臂膀,怒吼一声,那火球便朝着结界轰了过去!

只感到一阵使人天旋地转般的震动,整个山体都是一震,洞窟之内顿时碎石乱下,谢无想不得不升起一道屏障来保护自己,而洞口的那道结界,骤显耀眼亮光,一阵一阵激荡,却在平静之后,完好如初。

“这....”燕开庭已经是使出了全力的一击,但竟没有破损这结界分毫。他却不管,对着这结界又是几锤轰去,整个山间都爆发出一阵阵轰轰隆隆的巨响,谢无想在那洞窟内已经站立不稳,整个人都得靠在洞壁之上。

看着燕开庭跟不要命似的一次又一次毫无止歇地轰向结界,谢无想是又是感动又是生气,怎么会有这般死心眼的人,为了从未给过回应的自己,真的就可以不要命了么?!

此时燕开庭已经是不知道轰出了多少记雷火,他早已精疲力竭,却丝毫不敢停歇,他心里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赶在妖神返回时将谢无想救出去!

“萧然!住手!”洞内,谢无想突然喊道,燕开庭整个人就是一惊,问道:“怎么了?”

谢无想此时面露欣喜,神态如少女见到心上人一般,指着洞口左上方的一角,道:“你看,已经有了一个缺口!”

燕开庭顺着谢无想手指的方向望去,当真在那个角落,出现了一个缺口,燕开庭顿时大喜,就准备朝着这个缺口继续攻击,看来,自己这虽是不讲究技巧大开大合地蛮攻,但是对于这种密不透风的结界,还是有一点作用的。

“让我来。”谢无想在洞窟之中朝着燕开庭摆了摆手,手上便幻化出一道白色光束,对着那缺口就不断汇了过去,谢无想紧皱眉头,显然已经是尽了全力。

几乎就在一瞬间,只听见咔嚓一声,那结界就像是清脆的瓷器一般,从中间裂开道道裂纹,燕开庭见状,便又给了一拳,只听见砰地一声,结界就此碎裂。

此时,刚飞到婺城的妖神眉头就是一骤,戛然停身,转过头去,看向翡翠山的方向,脸上露出了一个阴恻恻地笑容。

“哼,竟然打破了我的结界!”说罢,妖神便化作一道红光,朝着翡翠山折返回去。

燕开庭看着那结界就此破碎,谢无想站在自己面前,一时激动地没有了思绪,就一跃上前,落在洞口处,就欲将谢无想搂入怀中。

只不过刚张开双臂,谢无想却是身形一闪,站到了一边,道:“萧然弟子,此时妖神已在返回的路上,我们还是尽快离开这个地方为好。”

燕开庭张开的双手尴尬地在空中挥了挥,随即抓了抓自己的脑袋,低下头去,水中清潭倒映出自己的模样。经过一系列的战斗之后,燕开庭的衣衫已经是破损不堪,上身几乎全部裸露在外,虽然燕开庭身材匀称刚健有力,充满了线条美感,但是浑身上下都沾满了血迹,虽看不到伤口,但也显得狰狞可怖,自己这番模样,去拥抱谢无想,的确是不妥了。

“也好。”燕开庭抬起头,望了一眼谢无想,就准备和谢无想一同飞离这翡翠山,没想到自己刚迈出一步,整个人便是一阵眩晕,便瘫软在地,晕了过去!

谢无想见状,赶忙走上前来,检视一番后,原来燕开庭只是体力透支暂时晕了过去,这才松了一口气。不过,现在若是靠着谢无想一个人的能力,将燕开庭顺利带出翡翠山,还需要一定时间,恐怕是来不及了。

就在这时,一阵喵呜喵呜的声音传来,谢无想转身看去,猫儿一般大小的冰灵正供着自己的腿,拱一拱,望一望自己,有蓝色的眼睛绽放出异样的光芒来。

“你是说,你能带我们走么?”谢无想注视着冰灵。

“喵呜~”冰灵点了点头,转身就跑向洞口,一跃飞出洞外,瞬间变成巨兽,转过身来,望着谢无想。

“好。”谢无想点了点头,便扶起燕开庭,朝着冰灵飞去,两人刚刚落在冰灵背上之时,谢无想就看到天边出现了一缕红光。

“不好,妖神回来了!”谢无想心中就是一惊,环视着周围,谢无想却不知自己应该选择哪一个方向。她是在昏迷的状态中被带到翡翠山,是以就是现在出来了,她也是一不能拿定主意。

但是谢无想也不是犹豫不定之人,既然选择不好方向,就朝着与妖神相反的方向跑便是,只不过现在,就只能拼速度了!

谢无想对着冰灵说了几句,冰凌便嗷呜一声,就在空中全速奔跑起来,带起道道朔风。只不过,冰灵的速度虽然已是极快,但是腰深的红光已然是越来越近,照这样下去,两人就一定会被追上!就在这时,昏迷的燕开庭突然醒了过来,顿时一阵狂风扫过,差点没坐稳掉下去,还好谢无想伸出手来就是将其一抓,使燕开庭坐稳。

“妖神已经追上来了,你可有什么好法子?”谢无想看了看燕开庭,又朝着后方那红光望了望,显然妖神已经是处于极怒的状态,那红光已经有漫天之势。

燕开庭从来没有正面抗衡过妖神,此时也有些慌了,不过在他心内的想法却和谢无想不一样,在他的想法中,并不是要两人逃出妖神的手心,若是自己留下来,让谢无想先走,也未免不可。

燕开庭眼珠一转,就问道:“你与妖神接触过,可知妖神恢复得如何?”

谢无想一怔,随即就想了起来,便将妖神其实还在与叶南霜的灵魂进行征战的事情告诉了燕开庭,燕开庭听过之后,略一沉吟,道:“如此说来,其实妖神里面还有叶南霜的灵魂?”

谢无想点了点头,这其实是妖神最大的一个缺点,若是想要打败妖神,这就是最为关键的一点。是以两人之中无论如何也要有人逃出一个,将此秘辛通报门内。

“此事事关重大,无想你且随冰灵先回门内吧!虽然我不是妖神的对手,但至少也能阻挡其半分。”燕开庭面容沉静如水,说出这话,就好似事不关己似地随意。

谢无想睁大了眼睛,道:“如此怎么能行?你不明白,我.....我只是....”

“只是傀儡,是吗?”燕开庭笑了,谢无想却是一惊,道:“你知道了?”

燕开庭点了点头,这一次,他抓住了谢无想的肩膀,也不管谢无想愿不愿意,就将其拥入怀中,道:“可是你要记住,我说过,无论你是什么,就是妖魔鬼怪也好,我,燕开庭,千千万万世只爱你一人。”

说完,就在谢无想惊愕的眼神当中向后一跳,漂浮在空中,对着冰灵道:“冰灵!你且带着无想仙子先去吧,若是有缘....我便在下一世,再去寻你!”

冰灵转过头来,幽蓝色的眼中尽是不舍与哀伤,但是仍然没有停下脚步,嗷呜一声,便加速向前冲去。

而燕开庭,则是转过身来,面朝着那漫天红光,泰初锤便握在了手中。

此时的少年,衣衫尽是损坏,露出结实的胸膛,挺立在空中,犹如浴火一般,浑身燃烧着热气,坚毅的面庞之上有着不可扭转的决心,微抿着嘴唇,他告诉自己不要转头,在他的身后,是他要倾尽全力保护的人,此时的他,必须直面眼前这无法匹敌却要为之一战的力量,哪怕是付出生命。

身后,谢无想坐在冰灵身上,整个人都呆滞了下来,望着燕开庭的背影,她的心中泛起一股莫名的情绪,她根本说不清楚,却有一种想要掉眼泪的感觉。

燕开庭深吸一口气,直到妖神在他面前停立下来,远远地与他对视。

燕开庭还是第一次这样近的距离观察妖神,虽然长着一副和叶南霜一模一样的脸,却是完全不同的神采,在这张英俊的面庞之上,更多的却是邪魅,并且还是一种不失阳刚之气的邪魅,尽管那白若透明的面颊之上有着男人不会有的暗红色嘴唇,一双暗红色瞳孔仿佛向外渗着鲜血,但是就是这样一副面庞,其威严之气居然不属于任何一位大能。

一身红色的战袍上暗银色铠甲泛着冷冷玄光,妖神手中并没有任何武器,只是那紧握着的双拳,透着一股磅礴拳意。

燕开庭手持泰初锤,就这样与妖神对立着,丝毫没有退避的意思,妖神冷冷地瞥了他一眼,道:“找死吗?”

没想到燕开庭却是冷笑几声,道:“我找你!”

妖神一愣,随即脸上就露出了几分嘲讽神色,望着燕开庭的眼神就变得饶有兴趣起来,道:“我认识你,你与叶南霜去见过我。”

燕开庭哈哈大笑几声,道:“看来还是老相识,怎么,连老相识都要杀吗?”

妖神邪魅一笑,道:“你怎么知道我要杀你?我将谢无想抓在身边这么长时间,要杀早就杀来了,怎又会给你机会?你若是让了路,我便放你一条生路,若你执迷不悟,就不要怪我心狠了。”

“叶南霜,孟尔雅听到你这么说话,她会是一种什么反应?”燕开庭也不回答妖神的话语,只是突然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顿时,妖神只觉得体内像是有什么东西涌动了一番,看来又是叶南霜的灵魂有所反应,这孟尔雅又是什么人?难道叶南霜对她还有什么牵挂不成。这体内的一阵涌动,顿时就让妖神的头剧烈地痛了起来,妖神一时之间就用手扶住头。

眼开自己的计谋有了一些效果,燕开庭就快马加鞭,又道:“尔雅还说,叫我找到了你,一定要跟你带上一句话,她说她从来不相信你是什么妖神,你是她的南霜师兄,她会在小有门一直等你回去。”

“别说了!”妖神直感到体内那道灵魂横冲直撞,恨不得将自己的灵魂所撕碎,让他头痛的快要裂开,看来这个孟尔雅对叶南霜还是个极为重要的人,否则也不会一听到孟尔雅的名字就有了这么大的反应。

那么,就只能让他不要再听到孟尔雅这三个字!

妖神和聚力量在拳上,对着燕开庭就是一拳轰了出去,燕开庭多仓的同时泰初锤也对着妖神发起了攻击,燕开庭可以看出来,此时妖神在两种灵魂的争战下自己的战力已是受到了很大的影响。只要自己不掉以轻心,还是能够抵挡一阵。

燕开庭一锤轰了过去,就不断叫着叶南霜的名字,最终诉说着小有门有关于他的一切,将孟尔雅的名字不知道念叨了多少遍,才能够躲避掉妖神的每一次攻击,并且自己还能反攻起来。

而在远方,已经完全不见谢无想和冰灵的影子,不知道飞了多久,谢无想此时直感到一阵一阵的晕厥,那是离开了翡翠山身上的旧伤再次复发的迹象,就在这时,冰灵突然身型一滞,就停立在空中。

谢无想缓缓抬起头,只看到三道身影朝着自己飞过来,一股熟悉的气息迎面而来,顿时安抚了她那颗不安的心。。

“元籍真人.....”最先到来的,自然是尚元悯,尚元悯看向冰灵以及冰灵背上浑身是伤的谢无想,却不见燕开庭的影子,便问道:“燕萧然呢?!”

谢无想已经没有力气说话,伸出手来朝着远处的翡翠山一指,尚元悯就明白了大半分,“他在和妖神....战斗?”

谢无想点了点头,尚元悯的神色顿时就沉了下来。此时付明轩与墨剑英也来到,付明轩一看只有冰灵和谢无想,顿时心中就是一沉,冲上前去就将谢无想提了起来。

“寒州!!”尚元悯吼道,虽然谢无想只是门内的一个傀儡,但是却是青华君亲手所造之物,即使他们再怎么不待见,不喜欢谢无想,但不可否认的是,谢无想的确为门内是尽心尽力。

付明轩此时已是双眼冒火,一手抓着谢无想的脖子,道:“要是庭哥儿出了什么事情,你也不用活了,黄泉之下有你相伴,想必他也不会寂寞!”

说着,付明轩便将谢无想往一边狠狠一扔,就朝着翡翠山上的那片红光飞去。

被甩在一边的谢无想就像一片羽毛一般缓缓下坠,眼见着尚元悯和付明轩还有冰灵都朝着翡翠山飞去,墨剑英虽是心里着急,但还是飞下身去接住了谢无想,他也是出自小有门,自然是见过无想仙子,当他还是一个孩童时,谢无想就是这副模样,如今已经四十多年过去了,自己早已花白了头发,谢无想却是一点都没变。

他也知道,谢无想的真实身份,只不过他心中的那一丝怀旧化为了一颗怜悯之心,缓缓下落到地面,墨剑英将谢无想放在地上,递给了她一小瓶丹药,就欲飞升上天上天。

“慢着!”谢无想一把抓住墨剑英的衣袖。

“无想仙子可还有事要交代?”墨剑英蹲下身来。

谢无想点了点头,道:“在要身体内,有着两个灵魂,其中一个是叶南霜的,正在与妖神的灵魂争战,你且告诉元籍真人与付首座.....”

墨剑英点了点头,向着谢无想拱手告辞,便身形一跃,朝着尚元悯与付明轩的方向追去。

握着那一小瓶丹药,谢无想站起身来望向三人远去的方向,顿时心就像是被人揉捏着一般,有着一种难以言说的剧痛。

“一定要活着回来啊....”谢无想喃喃道,耳边仿佛又传来了燕开庭的那句话。

“我,燕开庭,千千万万世只爱你一人。”

此时,与妖神对战的燕开庭已经是有些支撑不住了,妖神仿佛已经看穿了他的把戏,直接封住了自己的听识,对着燕开庭就是一阵乱轰。

燕开庭平日里走的就是大开大合的蛮横打法,没想到这个妖神蛮狠起来竟是比他还要猛,简直是不看对象,根本就不管燕开庭在哪里,出拳速度之快,已经让燕开庭是避无可避。

这一轮下来,燕开庭也受了不少的伤,但是他却是十分顽强,每一次被打飞,就又迅速折返回来,绕着妖神发起攻击来。

妖神冷笑一声,心想这小子还挺有毅力的,自己在叶南霜的干扰之下始终对这小子下不去死手,但又不能始终在这里跟他耗下去,只有每一次出击都倾尽全力,务必要伤到他,没想到这小子已经伤的这么重,还在不断地向自己飞来。

此时的燕开庭已经气喘吁吁,浑身上下都往下淌着血,根本不知道伤口在哪里,他只觉得浑身上下都在剧烈地痛着,但是那信念就像磐石一般,如此坚定不移,告诉燕开庭要战斗到最后一刻,无论是不是为了校友们,至少,也要护得她的周全。

墨剑英追上了尚元悯和付明轩,便将谢无想所说关于妖神一事告诉两人,尚元悯一笑,便拍着付明轩的背道:“无想仙子定是将此事也告知了燕萧然,抓住此弱点,燕萧然说不定能够顺利脱身!”

然而付明轩却是眉头紧皱,他根本就不在乎燕开庭能不能脱身,他要的是燕开庭完好无损地回来,出现在他的面前!

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付明轩朝着翡翠山上的那一片红光飞去,此时,已经可以远远瞥见燕开庭的身影。

在妖神的视野当中,远处已经显露出三人的身影,妖神冷笑一声,道:“没想到你还有援手,那么我也不需与你缠战多时了...”说完,妖神站定于空中,伸出两手在空中画出了一个大大的圆圈,周身泛着红色光晕,然后随着妖神的一声怒喝,那光圈将就朝着燕开庭轰来,越近就变成一团红色的光点,直直地击打在燕开庭的胸口。

轰!

光点落在胸口的刹那,燕开庭只觉得自己的大脑一片空白,什么都想不起来了,好似什么都感受不到了一般,燕开庭整个人被一种来自四面八方的压迫感所包围着。

接着,便又是一阵轰隆巨响,光点在燕开庭身上陡然炸开,最后一刻,燕开庭仿佛听到了付明轩叫他的声音,或许是梦吧,死去的最后一幕,出现付明轩的声音又有什么奇怪的呢?只是闭上眼,眼前就满是谢无想的面容了,你还好么?请你一定要活下去啊!

燕开庭感觉自己化身为一片羽毛,在空中飘来飘去,没有任何重量,慢慢向下坠落着,自己会落向何处呢?燕开庭不知道,此时他只觉得又难受又平静,原来,死亡竟是这样的感觉啊。

付明轩戛然止身,不敢相信地看着眼前这一幕,燕开庭的身上炸开一团红光,整个人便好似没了气息一般,在一团红光的裹挟中直直掉了下去,付明轩只想冲过去将他接住,只是被尚元悯一把拉住。

“寒州!你清醒一点,妖神已经过来了!”被尚元悯这样一吼,付明轩恍然醒了过来,顿时一阵悲伤的情绪涌上心头,他看向那吞没了燕开庭的森林,眼神前所未有的哀伤。

只是妖神那漫天红光已经来到了自己的身前,自己还不能死,自己若是死了,谁又替你报仇呢?

那红光仿若灼人的烈阳,照射在人脸上生痛,付明轩不知道燕开庭怎样在这种环境之下与妖神战斗的,他此时已经被悲伤和愤怒充斥着心间,只想与妖神要好战斗一番。

妖神的身影已经进了,到了三人的面前,妖神停立站定,望着三人饶有兴趣,最后目光就放在了付明轩的身上。

“我一直觉得....付寒州你一直都是一个奇怪的人。”妖神望着付明轩,脸上竟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付明轩根本懒得与他多费口舌,一剑光寒十九洲便从腰间拔出,整个人化作一道旋风,就朝着妖神飞去。

“寒州!”尚元悯有意拦住付明轩,却没想到付明轩此时动作实在太快,自己根本就拦不住。他知道,付明轩心中已是满是愤怒,燕开庭的死,对他来说,该是多么大的一个打击!

顿时,一剑光寒十九洲那磅礴的剑意就朝着妖神袭去,却被妖神毫不费力地就拦下。付明轩微微一惊,整个人便朝后退了一段距离。

“这段时间来,我一直在观察你。”妖神道:“你根本与他们就不一样,却为何要....”

“何来这么多废话!”妖神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付明轩打断,“今日,在我眼皮之下,你讲燕开庭杀死,那么杀你,便将成为我一生的使命,今日我付寒州将话放在这里,不是今日,日后我也一定取你首级,以慰我兄弟在天之灵!”

听到这番话,妖神竟然怔了一怔,他惊讶的不是付明轩要杀他,如今这世上,谁人要杀他他都不会惊讶,只不过,此时的付明轩是他从未见过的,那日日夜夜关注着自己好似对这世上毫无牵挂的付明轩,此时又为何对一个燕开庭这么动情?

他不明白,他一直觉得,付明轩是不同的。不知道为什么,即使说不出来哪里不同,但就是隐隐这样感受到了。

“妖孽!你何等猖狂,还不随我回小有门受罚!”尚元悯冲上前来,手中长剑便指向妖神,一道凛厉剑意便直射向妖神,妖神还在怔怔地望着付明轩,一时之间居然没有闪避过去,生生挨了尚元悯一击。

捂着受伤的胸口,妖神将目光转向尚元悯,露出了一个笑容:“你很厉害,看来我没有看错。”

尚元悯冷哼了一声,道:“你原本为我小有门之物,又何苦如此挣扎,随我回小有门,便是你最好的选择!”

此时,墨剑英也悄然移动身形,三人已将妖神包围在其中。

“哼!”妖神重重哼了一声,道:“最爱好的选择?难道就是失去自由?哈哈哈哈。你又何须如此着急我回小有门,我已经说过,总有一天,我会回去的,我不仅要回去,还要屠你满门!让你们这些道貌岸然的伪君子,永世不得超生!”

“住嘴!”尚元悯已然被激怒,顿时一道亮光冲天而起,从尚元悯手中长剑发射而出,尚元悯的身型化为道道虚影,就与妖神缠战在一起。

天上的战斗如火如荼,而在燕开庭掉落的那片密林中,化为猛虎的冰灵正四处寻找着燕开庭的身影,它这里闻一闻,那边看一看,只要燕开庭有一点点气息,它就能够快速找到。但是不知道为何,冰灵却丝毫感受不到燕开庭的气息,急得一阵呜呜叫唤。

“这个....你在找燕兄么?”也不知何时,从林中钻出一个人来,冰灵吓得往后一跳,随即就发现是殷泽。

“嗷呜~”冰灵露出急切的表情,好似在问你有没有看见我家主人等话语。

殷泽面容严肃下来,问道:“燕兄...出事儿了吗?”

冰灵点了点头。

殷泽顿时只感到胸口一阵心闷,坐在林中一块巨石上,喃喃道:“燕兄....我对不起你,我应不应该让你一个人前去救白衣姑娘...”说着说着,殷泽竟流下眼泪来。少年之间的情谊,就是短短一天就已足够。

殷泽只觉得是自己临时有了畏惧之心,才让燕开庭有如此下场,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如今不知是死是活,总之连人和尸体都没见到。这样一想,殷泽顿时又懊悔起来。

片刻之后,殷泽站起身来,擦了擦眼泪,道:“不找到燕兄,实在是有违我道心,冰灵,你就让我与你一同寻找吧,只要一日找不到,我就不离开这翡翠山!”

说完,殷泽便和冰灵一般四处寻找起来,只是在他的感知当中,也十分奇怪,并没有燕开庭的气息,好似燕开庭根本就不在这个地方一样。

“冰灵,你可确定燕兄是在这个地方?”殷泽抬起头来,上方的妖神正与三个高手战斗着,燕开庭落在此处的概率也是极高,本不容怀疑,但是在他的感知当中,燕开庭真的就像是消失了一般,完全没有了踪迹。

冰灵点了点头,万分确定,生怕殷泽不相信他,竟急的原地打起转而来。

殷泽拍了拍冰灵,道:“好了好了,没事,咱们仔细找就成,若是找不到,就将这翡翠山翻个底朝天来!”

冰灵嗷呜了一声,便和殷泽消失在山林之中。

此时,天上的那场大战,还在进行着。虽然已经知道了妖神的弱点所在,但是在场三人对与叶南霜可以说是完全不了解,是以根本就难以运用到此弱点,只能与妖神硬拼在一起。

无论怎样打,三人都将妖神牢牢锁在包围圈之内,不断在找着机会,送上致命的一击。妖神又何尝不知道这三人的计谋,也是竭尽全力冲出包围。他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完成,可不想栽在这三人的手中。

这三人,就属付明轩最为年轻,实力也稍微弱一些,尚元悯已经是真人境界,并且等级较高,想从他那个方向突围应是比较困难,另一边的老者看似不济,实际上战斗力十足,沉淀了一身的修为,只是妖神怎么看他都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妖神站定在中间,向三人望了望,眼睛便落在了墨剑英身上,只听他邪魅一笑,道:“看你如今一身打扮,已然不是小有门门内之人,又与我有何仇恨?何不站到我这一边来?”

墨剑英听了,大笑几声,望着妖神,眼中竟有些失望,道:“你当真忘记了吗?”

妖神道:“忘记什么?我又该记得什么?”

墨剑英摇了摇头,道:“也罢,这么多年过去了....我向着元籍真人与付首座请求前来,不过也只为了再看你最后一眼,若是能够亲手将你擒住,送回小有门审判,你也不至于死.....”

妖神阴恻恻地哼了一声,道:“听你这意思,竟好似不想让我死一般,那你们这架势又是为何?若不是...若不是...哼!想当年,也不过青华和风道能胜我一筹,你们在我眼里,又算什么东西?!”

“妖神!”尚元悯吼道:“念你出自小有门,本是无辜生灵,本不应该对你下死手,只要你肯悔改,小有门也不是不给你这一个机会!”

“哈哈哈哈!”妖神顿时爆发出一阵大笑,指着付明轩就道:“你们不要我命,也不问问你们的付首座同不同意,再说,我何苦浪费时间与你们多言,哼!”

几乎就咋刹那间,妖神指向付明轩的那只手顿时发力,紧握着拳头朝着付明轩就是一团红光轰了过去,付明轩赶忙举起一剑光寒十九洲进行格挡,去不曾想到妖神的那一击竟有如此巨大的力量,就只听见轰的一声,付明轩整个人被那团红光击飞出去!

“寒州!”尚元悯也是没想到妖神出拳几乎就是在这样一瞬之间,举起长剑就朝着妖神挥出几道弯月剑光,妖神闪避之间,就朝着墨剑英攻去。

“你是谁!为何要装出一副认识我的样子!”妖神一边向墨剑英出拳,一边狠狠地盯住墨剑英。

墨剑英不断格挡,但是妖神显然没尽全力,每一次出拳都让墨剑英能够躲避过去,显然妖神自己内心里也是有所波动。

“难道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吗?你来到这世上,见到的第一个认识谁?!第一个与你说话的人是谁?!”

墨剑英几乎是吼出了这番话语,妖神顿时就是一怔,眼中瞳孔骤然放大,盯着墨剑英,好似回想起来了一般。

“你是,你是那时的童子.....”砰地一声,几乎就是妖神说出这句话的同时,弯月般闪耀的剑光就切在他的背上,妖神整个人就往前一倾,后背之处就绽放出一朵鲜血之花。

远远地尚元悯朝着墨剑英喊道:“走了!”

只见尚元悯抱着付明轩倏忽远去,墨剑英深深地望了一眼妖神,转身便走,与尚元悯二人消失在了天边。

待到三人远去之后,妖神顿时气息一弱,漫天红光也变淡几分,望着墨剑英和其余两人远去的方向,并没有追上去。

站在原地,妖神仿佛若有所思,也不知想到了什么,冷哼一声,就朝着翡翠山飞去。

就像是跌入了云间,四周都是白茫茫的一片,这就是最后的记忆,红色的光芒裹挟着洁白的云朵,自己沉浸在其中。

飘过来飘过去,只觉得自己变成了一片羽毛,白色,白色,好似一个人的身影,如水般的眸子,冰冷的呼吸之间,她好似笑了一般。

自己已经死了么?燕开庭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还有意识,死了之后的灵魂么?不,自己分明感受到了一阵阵冰凉,从自己额头一直到自己的脚尖,好似自己被大雪覆盖着。

耳边,好像传来了什么声音,脚步声,说话的声音,不,这根本不是人的声音,就像是一只只小兽在自己耳边摩挲着,燕开庭想要睁眼,却发现自己根本就睁不开眼睛。

或者说,自己根本就醒不过来。

就在这样怀疑着自己是否死去的时,燕开庭突然感到内心一阵波动,好像有什么醒过来了一般,顿时,他只感到脑袋传来一阵剧痛,些许回忆就涌入了脑海中。

那是......战场?

何时的战场?为何自己一直在前方厮杀,为何自己如此不畏鲜血,如此疯狂?

这是发生在何时的事情?那些不断涌来的敌人又是谁?

“啊!”燕开庭一声大喊,整个人便从梦中惊醒!

猛的坐起来之后,燕开庭发现自己置身于一件茅草屋里,四处望去,这间茅草屋环堵萧然,可谓是什么都没有。燕开庭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伸出手来就是对着自己一阵乱摸,只感受浑身上下传来一阵剧痛,让他不自觉地嘶了一声。

“我没死?”燕开庭惊喜地喊道:“我居然没死?!”

一激动,燕开庭身上就传来一阵痛楚,便捂着胸口一阵哎哟叫唤。

这一声叫唤之后,燕开庭就听见一阵脚步声。

砰砰砰砰!吱呀一声,这间茅草屋的木门被打开,顿时一股冷气就涌了进来。

随着风雪走进房内的,还有一个披着蓑衣,看不见身材面容的身影,只见那所以上满是飘雪,从外面融进来的风,也裹挟着雪花。

外面在下雪么?燕开庭所在的这间简陋的屋子没有一扇窗户,自己身上缠满了绷带无法下床,靠着自己床边还燃烧着一团炉火燃烧得正旺。自己在方中也感受不到一丝寒冷。

只见那穿着蓑衣的身影将房门一关,便远远站在那边,并不走过来,暗处,燕开庭只感受到那人看着自己,却看不见任何神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