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一三六 无名之境

作者:烟雨江南书名:道缘浮图类别:玄幻奇幻更新时间:18/10/08 15:26:52字数:24342

“你是?”燕开庭望着那人,心想应该就是他救了自己吧。

“你好些了么?”传入燕开庭耳中的,竟是一道奶声奶气的女声,娇嫩如山间的初生野花。燕开庭细细看去,的确,即使披着宽大的蓑衣,那人的身影的确也不怎么高大。难道还是个孩子吗?

燕开庭点了点头,问道:“你救了我?”

那人点了点头,又盯着燕开庭片刻,犹豫了一番,便将身上的蓑衣慢慢脱下,露出了身影。

这是一个约有十五六岁的女子,身穿素衣,并且多有补丁,脸庞白皙如瓷,睁着一双水灵大眼睛看着燕开庭,一副稚气未脱的模样,站在角落里,始终不敢走到燕开庭面前来,显得十分局促。

燕开庭有些不理解了,这似乎是她的房子,为何还这般拘谨?难不成自己给人的感觉很恐怖吗?

“那个.....谢谢你救了我。”燕开庭道,“不过,这里是哪里呢?”

燕开庭问的这个问题普通的不能再普通,却不想到那女子露出一副好似非常疑惑的表情,回道:“什么这是哪里?”

“就是,这个地方叫什么名字,位于哪一州?”

女子脸上又露出极为疑惑的表情,好像根本听不懂燕开庭在说些什么。燕开庭看她那懵懂的表情,也只能作罢。

自己是在荆州地界的翡翠山与妖神大战一场,被打入翡翠山,按说自己应该就还在这周围。不过那漫天的风雪又让他心生怀疑,无论怎样,翡翠山都不该是这个节气。

莫非,是自己手上昏迷太久了,都过了时节?

就在燕开庭疑惑之时,那女子缓缓走到离燕开庭近一点的地方,问道:“你要不要吃些什么?”

这样一看,这女子还挺漂亮的,特别是那一双水灵灵的眼睛,既懵懂又纯真,还带有那么一丝难以言说的坚毅,她就站在那边望着燕开庭,燕开庭愣了愣,便道:“好的。”

听到燕开庭的回答,那女子便走到那团炉火前,拿着一根铁钳子在里面拨弄着,一会就从那炉灰里拨弄出两个烧的软软绵绵的红薯,递了一个给燕开庭,自己就撕开手中拿烧黑了的外皮,露出里面黄橙橙的果实来,顿时一阵醇香就弥漫了整个屋子,燕开庭的肚子也咕噜一叫,自己好像真的饿了呐。

别看燕开庭平日都是吃的山珍海味,就连到了小有门在吃的这方面也从来没有懈怠过,但是此时他只觉得手中这个简单朴素的烧红薯吃的特别香,如此小小的一个红薯,吃完之后,燕开庭只觉得浑身充满了力量。

而那女子确实没有像燕开庭那般狼吞虎咽,小口的吃着,看着燕开庭的模样,忍不住笑出声来。

燕开庭也傻笑几声,道:“我叫燕开庭,号萧然,出自小有门,你叫什么名字?”

女子一怔,甜甜地笑了笑,道:“我叫....安。”

燕开庭一笑,道:“就一个字?‘安’”

女子点了点头,又吃起手中的红薯来。炉火的照耀之下,蹲在一旁的安脸上映着红光,有着一种温柔的缱绻之意。

燕开庭心中实在有太多疑问,再加上如今自己也吃饱了有了力气,便追问道:“只是你的家么?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安抬起头来,望着燕开庭点了点头,道:“我回家时,你就躺在我门前,身上全是血,我以为....你死了。没想到这几日,你竟然活了过来。”

燕开庭没有记错的话,翡翠山里面虽是适合历练,但是其中环境绝不适合人类生存,尤其是像安这种完全没有灵力的普通人,那么这里应该不在翡翠山,那么自己又在什么地方呢?

问了安,安自己也说不清楚,渐渐地燕开庭发现似乎在安的脑海中,没有地域这个概念。这就有些头疼了,再加上安不怎么爱说话,有时候燕开庭问了她也不回答,唉!燕开庭叹息一声,望着安吃完红薯披上蓑衣又出了门,自己又百无聊赖地躺下身来,睁着双眼,燕开庭再想此时谢无想怎么样了。

顺利回到门内了吗?门内知道妖神的弱点之后,又会怎样对付他呢?这一系列思绪在燕开庭脑海里萦绕不断,突然,他仿佛是意识到了什么,脑海里突然窜出一个想法:自己在这里却无人知道,他们会不会以为自己已经死了呢?!

就连自己一开始也以为自己死去了啊!!想到这里,燕开庭恨不得马上站起身来跑回小有门去,他一想到付明轩和孟尔雅此时那副伤心的模样,说不定还在祭拜自己,心里就是一阵一阵得着急!

只是他刚坐起来,身上传来的剧痛就不得不让他重新躺下,燕开庭心中十分懊恼,妖神还在外面作妖作恶,自己怎么就到了这样一个不知名的地方,与一个奇怪的女孩子待在一起?顿时,无数思绪占据了燕开庭的脑海,他只觉得脑袋一阵眩晕,不知何时,自己就又睡了过去。

再次醒来时,安蹲在他身边的炉火旁,在里面拨弄出了两个红薯递了一个给燕开庭,燕开庭接过之后又是一阵狼吞虎咽,不知道为何,他自从醒来之后就感到特别饿。

不过今日对比起昨日,又好了很多,自己已经能够勉强下床,在安的搀扶之下来到门前,打开门看一看外面的世界。

门打开的一刹那,漫天飞雪和那凛冽寒风就朝着燕开庭扑面而来,燕开庭定睛向外边一看,整个人都呆住了。

“这.....这是哪里.....?”

在燕开庭面前,是一望无际的平原,根本看不到尽头,大雪纷飞,在地上积了一层厚厚的积雪,灰暗的天空之上,看不见日头的影子。这些好歹还算是正常的景观,燕开庭也还算是能够接受,只是那漂浮在天上的犹如一个个气泡一般的景观,着实让燕开庭吓到了。

那些气泡约有一座村镇那么大,漂浮在天上,里面有着和外界完全不一样却又千奇百怪的景观,有的是鸟语花香,温暖和煦的一个世界,草长莺飞,微风之下树木轻轻摇曳;有的则是好似是一片荒原,其间刮着狂风,飞沙走石;还有的则是一片海滩,还有那蔚蓝色的大海......等等等等,只要你能想到的景观,这漂浮在半空上的气泡中就应有尽有,好多还是燕开庭从来未曾见到过的。

不过,这些景观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它们都是自然景观,里面居然没有任何人居住的痕迹。

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啊?自己为何会在这个地方?!

“你当日便睡在这里。”安轻声道,指着房门面前的地上。

燕开庭长舒一口气,看着眼前的这一切,他的心里久久不能平静。在安的搀扶之下,燕开庭朝着屋内走去,坐到了床上,燕开庭心中一时之间竟是毫无思绪。

或是正是因为太过于疑惑吧。

看到外面的景观,燕开庭根本想不出别的解释,此时在他脑海里中只有一个词语这样回荡着,那就是“秘境”。

自己身处的地方,很可能就是一个秘境!

只不过,自己到底是怎么进来的呢?现在有太多太多问题等着燕开庭去弄明白,他惟一的盼望就是希望自己能够快点好起来。

渐渐地,燕开庭已经摸清楚了安的日常生活,这样的生活非常简单且原始,每日一早,安也不怎么说话戴着蓑衣就出了门,有一次燕开庭送他到门口,竟看到安竟是向着空中的那些气泡飞去。

到了日暮时分,天渐渐暗了,安便从气泡中下来,手中篮子里戴着各种食物,都是一些生长在地中的植物,更多的就是红薯,燕开庭想开个荤都没机会。

一日,啃着红薯的燕开庭实在有些受不了了,便问道:“还有别的吃的么,杀只鸡也可以啊?!”

安睁着一双大眼睛望着燕开庭露出的那种表情,好似在说“小动物这么可爱怎么能吃小动物”的表情,生生将燕开庭接下来想说的话都给憋了回去。

天知道,燕开庭这辈子都没有吃过这么多的红薯!

好不容易,一次醒来之后,燕开庭发现自己已经活动很是自如了,安已经出门,燕开庭便裹着衣服到雪原里走上了一圈。

这雪也不知道下了多长时间,好似是没日没夜地下着,但是地上的积雪却始终只有小腿深左右,燕开庭走起来还不算困难。偌大的雪原,竟然只有安这样一座简陋的茅草屋。这种空旷的孤寂感,连燕开庭都感到一阵压迫感,独自身处在茫茫雪原中的屋子有多么孤单啊,就像安一般。

只是燕开庭没有那么多伤感的情绪,此时的他只想赶快恢复好身体,找个办法离开这个地方再说。燕开庭走到了离茅草屋远一点的地方,手上现出泰初锤,就准备活动活动筋骨一番。

泰初锤一出现在手上,燕开庭浑身就燥热起来,体内的或仿佛熊熊燃烧着,他深吸一口气,高举泰初锤,顿时雷光电闪缭绕其间,猛喝一声,雷光犹如蛟龙一般向前蜿蜒飞出,打在雪地之上,就只听得轰隆一声巨响,雪地里爆起一个大大的光团,积雪瞬间四下翻飞。

片刻之后,雪地上就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坑,比安的那间茅草屋都还要大!

燕开庭打出这一击之后,心下十分激动,看来自此受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原本以为自己会丧命在妖神手下,没想到自己竟然活了下来。当时看到自己身上缠满了绷带,稍动便是剧痛袭来,燕开庭还以为自己的这一身修为都要废了,没想到,醒来不过四五天而已,自己的战力竟然又恢复到了以前的状态。

这一击,燕开庭还没有尽全力,随即,燕开庭就又是打出了几次雷火,竟是越来越有力量。到后来,燕开庭收起泰初锤,在雪地里练起拳来,这一练,就连时间也给忘记了。

燕开庭在雪原里练得是大汗淋漓,突然看见远方的一个气泡上飞下一个身影,落在了雪地之上,是安,提着一个小篮子,在雪原里迈着艰难地步子,朝着茅草屋走来。

“安!!”燕开庭在雪地里朝她招手。

安也远远地看到了燕开庭,向他晃了晃手中的篮子。燕开庭会意,便赶忙上前,一路小跑到安的身边,帮安提起篮子,笑嘻嘻地望着眼前这个可爱的女孩子。

“你已完全好了么?”安整个身子都包裹在蓑衣之中,头上还带着一个草帽,只露出一双大眼睛望着燕开庭。

燕开庭点了点头,道:“嗯,已经完全好了。今日可有什么新鲜的可吃?”

燕开庭一边说,便在安的小篮子里面翻找着,“不错啊,竟然有蘑菇,还有鲜笋....这么多?!安,你是从哪里弄来这些野味的?!”

安笑了笑,眼睛弯成一道月牙儿,道:“今日去了比较远的域界,那里有很多这些....”

通过这几日与安的接触,燕开庭已经知道安将这些漂浮在空中的各样奇妙世界称之为域界,问起安这个说法的来历,安也是一知半解,或许可以这么说,安似乎一直存在在这里,甚至连自己为什么存在在这个地方都不知道。

“我有记忆起,就是我一个人在这里了。”燕开庭还记得那一日夜里,两人促膝长谈,安望着炉火,道:“你是我见过的第一个人。”

燕开庭长舒一口气,就和安朝着茅草屋里走去。

回道茅草屋,安脱掉了蓑衣,整个人就变得清爽许多,看着炉中的火快要熄灭,安连忙拿了一些干柴将炉火重新升起。

“我怕冷,这些火是不能熄灭的。”安小声地说道,燕开庭挠了挠头,道:“对不起。”

安也不望他,仔细生着火,直到那火焰又燃烧起来,安才露出满意的笑容。

燕开庭望着蜷缩在火炉面前的安,身影在火光的照耀下越发变得小了。燕开庭都不知道安一个人是在这种孤独的环境中是怎样生活下来的,但是转念一想,安从来都是一个人,在没有体验过什么和哪个人在一起,或许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做孤独吧。

每次晨间出门晚上归来,安的生活简单地就像是一张白纸。

“这个....我今晚给你做点好吃的可以吗?”燕开庭走了过去,拿着安家中唯一一只铁锅,架在了炉火之上,装满了热水。

燕开庭虽然没有下过厨,但是以前在燕府看也是看过的,何况在小有门,孟尔雅经常在院中为他准备一些吃食,自己都是在一旁帮着忙。是以自己做出来的东西虽不能说有多么好吃,但总能改善一下安和自己天天吃红薯的口味。

燕开庭利用安篮子里面的那些食材做了满满一锅野味汤,一边做还一边说:“啧啧,要是来只兔子就好了!”

盛上一晚递给安,安捧在手心里小饮一口,顿时两眼就放出光芒来,望着燕开庭的眼里满是欣喜:“真好喝!”

燕开庭哈哈笑着,挠了挠头,今日自己也在外面修炼了一天,着实有些饿了,没过多久,满满的一锅汤就被两人喝的干干净净。

吃饱喝足之后,两人横躺在床上,外面仍然下着雪,呼啸作响,可以想象那彻骨的寒冷。然而在房内,两人只感受到融融暖意,燕开庭头一次感受到了简单地美好。

“安。”燕开庭轻轻呼唤安的名字,安转过头来,望向他,疑惑道:“怎么了?”

“你想不想知道我居住的地方是一个什么样子的世界?”燕开庭喃喃道,感受到身旁的安点了点头之后,便笑着道:“那里....要比这边复杂得多,会有雨天,晴天,下雪天也会有,并且,有很多树木,花草,就像你去的那些域界一样。只不过,我居住的地方,有很多很多的人....”

“很多?”安疑惑地问:“难道有十个人吗?”

燕开庭笑了一笑,摇了摇头,道:“数不清,非常多,根本数不清。我有兄弟,朋友在那边,还在等着我的回去。”

安没有说话,静静听着燕开庭讲着。燕开庭思绪飘向远方,道:“还有我喜欢的人,不知道她是否也在等我回去,但是我很想回去见到她。”闭上眼睛,燕开庭的脑海里浮现出谢无想的面容。

“总有一天,我会离开这个地方,到时,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出去看一看?”

安用一只手撑起脑袋,看着燕开庭,道:“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要带我出去?”

燕开庭一怔,随即道:“你救了我的命,算起来与我便是生死之交,我不想我走后,你一人生活在这里太孤单。”

安缓缓放下手,身子躺平在床上,没有回答燕开庭的问题,而是反问道:“你真的很想回去么?”

燕开庭点了点头。

“那你从明日起可以与我一同前去域界看一看,也许你会找到什么方法吧。”安说道:“雪原上,真是什么都没有呐。”

燕开庭也点了点头,其实,他早就有这种想法,只是自己的身体前几日还处于在一种无法全力舒展的状态,飞到域界当中还是有些困难,想到这里,燕开庭其实还很疑惑为何丝毫没有灵力的安可以随时随地想飞就飞上去,正准备问的时候,燕开庭就赶到身边的安沉浸在了梦乡之中,发出恬静而均匀的呼吸。

燕开庭交叉手放在头下,也闭上了眼睛,不久之后,就进入了睡梦之中。

翌日,燕开庭在安的呼唤下醒来,安站在门口,正在穿戴蓑衣,带着帽子,燕开庭赶忙起身,揉了揉眼睛,问道:“准备走了?”

安点了点头,道:“你会飞吗?”

燕开庭点头道:“会的,我可是上师境,自然是会飞的!”显然,安对什么上师境也是完全不懂,可以说,安连修行是什么都不知道。

两人走出门外,安望着燕开庭道:“上面的域界,其实并不像你从外面看到的那般平静与美好,其实每一个域界里,都蕴藏着极大的危险。”

燕开庭有些不解,既然上面有这么多危险,安又为何每日上去将自己置身于险境?

仿佛是看出了燕开庭的不解,安微叹一声,道:“你看我,很多事情不明白,我看我自己,也是与你一样。”

燕开庭点了点头,没有多问,只是道:“今日我们去哪一个域界呢?”

半空中,各种各样的域界仿佛云朵一般挤在一起,根本数不清有多少个,密密麻麻的,燕开庭耐着性子数了数,少说也得在一千个以上,燕开庭顿时就只感到一阵无语,这么多自己就算没日没夜地去寻找,恐怕也得花上个好几年吧。

不过,既然想要出去,总不能放过任何一个机会,燕开庭望了望,便指向一个看起来环境普通,看不出有什么不一般的域界,道:“我们就去那个!”

在燕开庭的脑海中,往往最简单的地方,往往就越是不一般。

安点了点头,道:“这个我已经去过很多次,也不远,我们便一起去吧。”

说罢,安便像是毫不费力一般,说走就走,转眼间就已经来到了上空,转过身来,只看见燕开庭还怔怔地望着她。

“怎么了?不走吗?”

燕开庭回过神来,哦了一声,便腾飞上空,追随着安的身影,来到了这个域界。

在雪原上,可以看到域界都是包裹在一个个气泡之内,但是走近一看,只是一层透明的好似薄膜一般的东西,几乎对人没有任何的阻力,轻易地就穿行进去了。

两人站立在一片草原上,极目远眺,竟是一望无际,看不到边界,而燕开庭在雪原往上看时,这个域界也不过只有一个庭院般大小,若不是在这片草原天空之上隐隐还有着那薄膜的身影,燕开庭真以为自己回到了原来的世界。

“走吧。”安招呼了一下,就朝着草原深处走去。极目远眺,一望无际的草原间还有一条宽阔的大河,正在阳光下闪耀着光芒。

安走的不疾不徐,一边走,一边四处观察着草原,看到有什么吃的,便采摘下来放在手上的篮子里。此时已经没有大学,安却还是披着那厚厚的蓑衣,戴着草帽,显得极为笨重。

“要不,你脱了我给你拿着?”燕开庭提议道。

安却摇了摇头,道:“一会儿你就明白了。记住,跑的话,一定要跑得快一些哦?”

“什么?”燕开庭都还没有反应过来安所说的是什么意思,就直感到脚下一阵震动,顿时他就站立不稳,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而安则是半蹲在地,整个人都缩进蓑衣之中,只露出一双眼睛来。

“安!安!”燕开庭大声呼唤着安,却只见安根本就不理会他,蹲在那里,就像是一个毫无生气的木桩。

顿时传来一阵怒吼,燕开庭还没分辨出这怒吼来自何方时,眼前的景物就是一阵扭曲,随后,从里面钻出来一个虎头蛇身的怪物出来。

燕开庭见过的凶兽还真不少,这么丑的还倒是第一次见!!

只见那怪物足有小山一般巨大,一个虎头就有几个水缸般大小,狰狞着面容望着燕开庭,后面的蛇身浑身遍布着鳞甲,在阳光之下泛着玄光,一声怒吼,张开巨嘴露出獠牙,向着燕开庭就冲了过来!

燕开庭措手不及之间转身就跑,现在他终于明白安所说的跑得快些到底是什么意思了!!只见这怪物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蜷缩在蓑衣之中的安,一门心思追着燕开庭,心里一阵暗骂,安这小妮子也太不够义气了,可是这怪物,怎么这么死心眼儿呢?!

燕开庭也不是个好惹的主儿,方才他是完全没有准备,等他缓过神来之后,泰初锤便已握在手中了,一声诧喝,顿时一团雷火就轰在那怪物的虎头之上,那怪物吃痛,就在地上使劲摇摆着身躯,顿时大地就有震动起来。

那怪物挣扎一番,又抬起头来,狠狠盯住了燕开庭,燕开庭心想这怪物应该长这么大还没被人打过,此时心里对他也应该是有所忌惮,不会随意再起攻击,可是没想到,这怪物将死心眼儿发挥到了极处,非得盯着燕开庭就是一阵一阵的攻击。

一会儿过来咬燕开庭,一会儿有摆动着巨尾将燕开庭狠狠扫到一边,可谓是无所不用其极,只是这些招数对于燕开庭来说的确算不得什么,不仅每一次都能轻易躲开,还能在其中间隙发出不断地攻击。

那怪物是越大越起劲儿,燕开庭也被燃烧起了斗志,与它缠战了一段时间,过了片刻,燕开庭也觉得玩够了,便准备给那怪物致命的一击!

之见燕开庭腾空上天,高高举起泰初锤,整个人向下倒立着,泰初锤上青光乍现,顿时出现一阵莲花的光晕,随着燕开庭的一声诧喝,一招“莲花降”便落在了怪物的头上。

如同巨山一半一般的力量就压在了那怪物的身上,怪物顿时就动弹不得,倒在地上,燕开庭迅速飞下身来,朝着怪物脑袋上就是猛捶一阵,那怪物嗷呜一声,顿时就没了气儿。

燕开庭正松了一口气,只见那怪物的身型在他面前化为一阵飞灰,消失不见,一颗珠圆玉润,浑身散发着幽幽光芒的墨色珠子,就悬空在燕开庭面前。

燕开庭走上前去,拿住了那颗珠子,就只觉得手上传来一阵异样的冰凉气息,整个人的精神都为之一震。

“原来你这么厉害!”安站起身来,缓缓向燕开庭走来。

燕开庭白了一眼她,佯装生气道:“真不讲义气,自己有个保护罩就不管我了?”

安嘟起了小嘴,眼珠一转,就把自己的草帽取下来递给了燕开庭,道:“喏,这个给你,蓑衣我可只有一件。”

燕开庭却是笑了笑,接过帽子又给安戴上,道:“看见了吧,我很厉害的,不需要这个东西。”

安点了点头,道:“你知不知道你手里拿的是什么?”

燕开庭望了一眼手里的珠子,摇了摇头,其实自己也正想问来着,自从拿到了这颗珠子,自己顿时就觉得精神倍足,根本就不像是一个刚刚经历了一场战斗的人一般。

安望着燕开庭道:“这是他的灵魂。”

“啥?”燕开庭已经,总觉得安在逗他,他也不是不知道灵魂这一回事,但就觉得手中的这颗珠子就是灵魂,也太牵强了一点吧。

但是安却是万分肯定,道:“就是灵魂,不信你自己感受一下,对,就这样握着它。”

燕开庭按照安的指示握住了那颗珠子,闭上眼睛,沉淀下自己的思绪,顿时一股清凉的感觉就从手心慢慢进入到身体内,然后眼神道自己的脑海中,燕开庭的脑海里,就出现了一幕幕画面。

那都是这只怪物的回忆,画面的最后,定格在燕开庭将其杀死的那一瞬间。

燕开庭睁开眼,摊开手心,只见那珠子的光芒变得黯淡了,整个形状也小了几分。

“这...这是怎么回事?”燕开庭十分惊讶,自己什么也没做啊。

安却捂着嘴笑道:“你已经吸收了它的灵魂之力啦。”说完,安就对着燕开庭手中的珠子一吹,那珠子便化作飞灰,消失在了天地间。

“灵魂之力?”燕开庭仔细感知了一下自己的内在,果真,自己的灵魂强劲不少,体内的真气也像是补足了力量一般,运行十分有力,燕开庭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好似听见咔嚓一声,自己体内的某个东西好像破碎了。

随即,一股强大的力量喷薄而出,燕开庭顿时感觉自己快要被那股力量给胀满,恨不得狠狠地跟人打上一场!为了平复体内的这场震荡,燕开庭当即就坐下身来入定,调动出青华君留下来的道法,在心中不断诵读着。

也不知经过了多长时间,燕开庭的脑海中仿佛绷着的一根玄此时被剪断,燕开庭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自己一步就买进了上师境第三重,跨过了“降”境。

睁开眼,燕开庭长舒一口气,体内已经平复许多。方才的那种感觉真是奇怪,好似体内的灵魂力量就要将自己撑爆,自己不得不运用道法来消耗或者压制它们,就像是在催促自己一般,自己就这样迈过了上师境第三重。

燕开庭也是大喜,可谓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自己就这样不明不白地成为了高阶上师了!

站起身来,燕开庭呼唤着安,却没想到安早就走到了远处,正专心地在草地里寻找着,根本就不关心燕开庭。

“安!安!我变成高阶上师了!!我已经迈过第三重境啦!!”燕开庭一边跑,一边朝着安挥手。

然而安却是不明白他在说些什么,似乎也完全不关心,只是问道:“那你找到了吗?”

燕开庭一愣,“找到....找了什么了?”

“回你原来的世界?”

燕开庭挥舞的右手在空中停下,脸上表情僵了下来。

对啊,自己成为了高阶上师又怎样.....回不回得去,还是个问题啊!!

然而,燕开庭不知道的是,此时在外面的世界,已经有了巨大的变化。

与妖神的那一场大战,付明轩身受重伤,被尚元悯和墨剑英带回到泗水城,安置在了墨府中,由墨姝日日夜夜好生照料着,而尚元悯则是向小有门发出了无数道传讯符,与门内制定了一系列的对付妖神的计划。

自从谢无想回到小有门后,就将自己所知道的全部告诉了门内的长老们,就在这段时间,门内也传来了喜讯,无忧真人就此迈入尊者境界,这对于如今的小有门,可谓是关键的一笔!

一个尊者的重量,是好几个真人都无法相抗衡的!无忧真人在此关磨砺数十载,终于在此刻爆发出来,整个小有门都觉得胜算在握了。

尚元悯在千里之外也得知了这个消息,自然是喜不自禁地告诉付明轩,然而这段日子付明轩却一直有些颓丧,不爱说话,也不愿见人,就住在墨府为他准备的厢房中,平日里都由墨姝好生照顾着。

付明轩半躺在床上,他已经好几日没有入眠了,只要一入眠,脑海里就会浮现出燕开庭的身影,从蹒跚学步,到牙牙学语,到孩童的天真可爱,再到少年的顽劣不堪,再到现在的燕萧然,他成长的每一个阶段,都深深印在付明轩的脑海中,怎么都忘不掉。

“墨姝....”罕见的,付明轩第一次叫墨姝的名字,让端着一壶热茶的墨姝吓了一跳。

“在的,付首座。”墨姝放下手中的茶盏,就蹲在了付明轩面前,付明轩也不看她,眼神不知落在何处,嘴里喃喃道:“你可曾...有什么怀念的人么?”

墨姝抬起头来,第一次在付明轩脸上看到了悲伤的神情,她好像用自己的手指将付明轩的悲伤神情挥去,此时的他,前所未有的柔软。

“自然是有的,在我豆蔻之年时,母亲就去世了。”

付明轩将头转过头来,望着她,道:“你有多么想她?”

墨姝的回忆在那一瞬间飘向了远方,还记得母亲去世后的那一段日子,她夜夜不能寐,一闭上眼睛,母亲就对她笑着。整个人,就像是淋了一场大雨一般,病了好多些时日,在父亲的细心照料之下,才渐渐好转起来。尽管已经过了五年之久,一提到母亲,墨姝仍然觉得心口一阵发痛。

“不能睡觉,无论如何都挥散不去母亲的身影。直到现在一想起她,她的笑容,她的声音,都还会情不自禁地掉下眼泪来....”说着,墨姝就背过头去,擦了一下泪水。

付明轩看了她一眼,道:“我如今,也有怀念之人....和你一般,不能入睡。我有时候会想,也许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他是我的劫数。”

墨姝有些没有听懂付明轩所说的话,只是睁着一双大眼睛望着他,她知道付明轩此时应该很想与人倾诉。

“或许,我不该让他卷入到这场纷争当中,或许,根本就不该让他进入小有门。若是不进入小有门,也不会有现在这样的事....从没有想到,他就这样在我面前死去,我却连他的尸首都无法带回来。”

付明轩当日被妖神一击之后整个人就晕了过去,是被尚元悯带走的,后来自己醒来之后要去寻找燕开庭,却被尚元悯告知墨府已经派了府内的精锐去寻找,就连自己也亲自去过,但都未曾见到燕开庭的身影,甚至连一丝气息都感受不到。

墨姝沉吟片刻,问道:“可是未曾寻见?”

付明轩点了点头,道:“根本不见庭哥儿的身影,连气息都没有。”

墨姝低下头来,好似在想些什么,过了许久,她抬头望向付明轩,道:“付首座,小女有一话,不知当不当说....”

付明轩抬了抬手,示意她说下去,反正不过就是安慰他的话了,这种话,这几日来尚元悯已经说得太多太多了,虽是无用,但听了也无妨。

“小女子有一日独自去翡翠山历练,那还是两年之前,那时,小女子功力尚浅,连上师都不是。”

“到了翡翠山,进去之后虽是感到一阵爽朗,但心里其实十分担心,因为在那翡翠山中,我的感知就像是被完全屏蔽了一般,根本不起作用,只能凭借肉眼去看,渐渐地,小女子便在那山中迷了路,怎么走都走不出来。”

“是以那一晚,小女子不得不一人独自呆在翡翠山中,等待天亮之后会不会有别的修行之人上山来历练,自己也好问个回去的路,没想到就在那一晚,便发生了奇怪的事情。”

听到这里,付明轩就有了点兴趣,看来这墨姝好像知道点什么,付明轩道:“然后呢?”

见到付明轩有了兴趣,墨姝便道:“说来也是奇怪,我睁开眼,见不着,闭上眼,却无比清晰地看见了。”

“好像是一个个漂浮在天上的城市...不对,不是城市,根本就没有人,然后就是漫天大雪....”

“秘境?”付明轩有些疑问,但是从未听说翡翠山有过秘境一说,并且,按照墨姝的说法,和秘境也不大相似。

为何闭上眼就看得见,睁开眼却看不见呢?

墨姝继续道:“当时,我以为是幻觉,渐渐地也就睡去了,只不过第二天醒来时,我的身上竟全是落雪,而那一夜,翡翠山根本就没有下雪。”

付明轩皱了皱眉头,发现此事并不简单。

“你继续说。”付明轩道。

墨姝点了点头,继续讲:“当时醒来,我也非常惊讶,恰巧这时就碰上了另一位在翡翠山历练的道长,他看我浑身湿透,却天无降雨,心里也是奇怪,便于我说了这样一段传说。”

“什么传说?”

“我那时也是年纪小,再加上那一晚给冻坏了,传说额具体内容已经不大记得,总之就是说翡翠山中有一扇大门,通往另一个世界。听着也听玄乎的,当时我一心只想下山,回到泗水城之后,生了一场大病,就将此事渐渐淡忘了,若不是您们与爹爹回来提起翡翠山,我也还记不得这件事。”

付明轩点了点头,随即若有所思,片刻之后,便望着墨姝,道:“你所说的可都是真的?”

墨姝迎上付明轩的目光,点了点头,道:“千真万确,墨姝一点都没有说谎。虽然墨姝不敢确定,但是我总觉得....”

“总觉得什么?”

“或许您所牵挂的那人,是去了那个世界.....”

听到这里,付明轩竟是轻笑几声,居然伸出手来,在墨姝的黑发上一阵抚摸,问道:“难道你认为,这世界还有几个不成?你所在的是一个,而另外又存在一些?”

墨姝脸色一红,低下头去,道:“墨姝不知,墨姝只是猜测而已,这世界如此之大,如此奇妙,其实墨姝就能看透的?”

付明轩朝她摆了摆手,道:“你虽然已为上师,但是在悟道之上仍是修行不够,有些事情还是不要过多去想,专心悟道才是根本,你若有什么困难,尽管便来找我,好了,你先下去吧。”

听见付明轩如此说,墨姝心下一喜,答应了一声,便退出厢房,将房门带好。

墨姝走后,付明轩望着她离去的方向,若有所思,若是她说的都是真的,那燕开庭或许没有死?

但付明轩可以确定的是,那里绝对不会存在通往另一个世界的通道,或许是幻境,或许就是以另一种比较奇特的方式呈现出来的秘境。

若是存在这种情况的话,燕开庭很可能就已经进入其中了,这对他来说,也不知是个好消息还是坏消息,秘境之中多有凶险,他身受如此重伤,又怎么能存活的下来。

付明轩动了一下身子,胸口便传来一阵剧痛,那是妖神一击所留下来的创伤,到现在自己都还不能行动自如。现在他的脑海里只有两件事,那就是去翡翠山寻找燕开庭,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他不相信亲眼看着掉下去的人就这样没了,二就是一定要亲手杀了妖神。

小有门内,正是忙碌一片。

飞灵峰上,弟子们逐渐得知了妖神放出要灭小有门全门的话语,便在长老们的安排之下进行着紧锣密鼓地防御工作,所有的弟子在此时都前所未有的团结起来,就连平时不怎么相来往的各个峰头上的弟子,都开始连接起来。

共同的目的,就是对付妖神!万一哪一天妖神回到了小有门,抵挡住妖神的攻击不是目的,将腰身抓起来才是重中之重。此时无忧真人一跃迈入尊者境,更是给全门上下都提起了莫大的信心。

回到小有门后,谢无想交代完自己所知道的一切之后,第一件事便是飞往空中庭院,坐在荷塘的莲叶之上,在莲叶荷花的精华润养之下,开始慢慢疗伤。

此次她受的伤实在是太重了,不仅是在身体上,在内里,她说不出的地方,也产生了一些变化。而那些变化,就连她自己也不能知晓是什么。

坐在莲叶之上,任由其余的莲叶将自己包裹,这幅躯体,好像回归了本真一般,竟开始慢慢愈合,变得新鲜活泼起来,流淌着的血液,依旧是那样冰冷,只是那颗跳动的心脏,却变得温暖起来。

“疼吗?”脑海里传出一道声音,浑厚有力的嗓音她已经听了千千万万遍,那是来自她的创造者的声音。

摇了摇头,谢无想第一次没有用自己的声音去回答。此时她只觉得疲累,想要在这清幽荷香中睡去,睡也不要来打扰她。

脑海里,那声音又问道:“恨吗?”

谢无想冷笑一声,摇了摇头,她从来没有恨过任何人,甚至,连恨的这种感觉都没有。

那道声音逐渐远去,谢无想浑身一软,便睡倒在莲叶荷花之中。

莲花做成的身躯,又能坚持到几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