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一三七 清净雪

作者:烟雨江南书名:道缘浮图类别:玄幻奇幻更新时间:18/10/08 15:27:46字数:32

萧庭院内,孟尔雅得知了燕开庭不幸陨落的消息,已经有好几日没没有出门,成日在房内以泪洗面,不久之后便病倒了。一个关系较好名为以冬的女弟子一直在照料着她,却一直不见起色。

这件事传到了无忧尊者的耳里,无忧尊者便命自己的服侍弟子为孟尔雅送上了一瓶药剂,毕竟燕开庭的死也是出于门内,对于他带来的孟尔雅自然也不能懈怠,在以冬的细心照料之下,孟尔雅虽是身体渐渐好了起来,但仍旧是一副郁郁不欢的模样。

若是,当时不让燕开庭去寻妖神就好了.....孟尔雅心里无数次这样想着,可是自己又是多么无能为力呢?她也知道,燕开庭根本就不会听自己的,他那样倔强,决定的事情便一定会去做。

听说,燕开庭是为了救无想仙子,与妖神大战一场就此陨落,无想仙子她也不是没有见过,也不是不知道燕开庭心系着她,但是从来都不知,燕开庭竟已经喜欢她到了这种地步。

“尔雅,你且吃点东西吧,萧然师兄知道你这般,想必也不会安心的。”以冬将做好的饭菜递到孟尔雅面前,孟尔雅却是将头转向一边。

此时燕开庭死不见尸,自己又怎么吃的下去东西。

她现在谁也不想,不想再去想燕开庭,也不想再去那已经变成了妖神的叶南霜,她只想一个人呆在萧庭院中,看着那萦绕着院子的青芒中还残余着燕开庭的气息,自己也就能心安一些。

“以冬?”

以冬答应了一声,将脸凑了过来,望着躺在床上的孟尔雅。

“你说,人死了之后需会变成什么样子的呢?会不会有魂魄留存于世?”孟尔雅问道。

以冬神情一滞,想了想,道:“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人死之后,一定还会留下一点什么,若是这个世界上还有他的留念的话。”

孟尔雅点了点头,若是有留念,会留念这萧庭院吗?会留恋这小有门吗?

想到这里,孟尔雅心里就生出了一种奇怪的感觉,她总觉得燕开庭还会再回来的,回来看这萧庭院,回来看她和付首座,还有谢无想,这些人,他就舍得吗?

当然不舍得,谁在茅草屋内,听着房外没有止歇呼呼作响的大雪,燕开庭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思念之中。

他想念付明轩,想念他那对别人冰冷却对自己独有的微暖,他想念孟尔雅,想念每日清早晨起就有热腾的饭餐,夜晚在院中一同赏月怀旧,他想念冰灵,在后山与冰灵一同对阵,嬉闹,自己还承诺给它两百个小鱼干.....当然,他也想念谢无想。

那最后的一个拥抱,她没有拒绝。自己在她耳边所说的话,她会放到心里去吗?还是就此忘记?

拥抱时谢无想柔软的身子就这样被自己拥在怀中,她是如此的冰冷,好像自己满身火焰般的滚烫都不能温暖她,他不想让她感到寒冷,他想要一直抱着她。

前所未有,燕开庭发现自己竟然对那边有如此之多的留念。而自己身处于这样一个根本说不清楚是在哪里的奇怪地方,根本找不到能够出去的方法,甚至连一丝线索都没有。

这段日子,燕开庭已经去了好几个域界,每次也都遇到了什么怪物或者是一些奇奇怪怪的他也说不清的东西,比如昨日在海洋之上遇见的那一团白色烟雾,差点让燕开庭迷失在其中出不来,但是每每战胜怪物或者是从哪些险境中逃脱出来是,燕开庭总得得到一些灵魂之力,这些灵魂之力有的是以珠子形式呈现,有的干脆不经燕开庭的同意直接就钻进了他的身体内,弄的燕开庭直感到自己体内一股要被撑爆炸了的感觉,不得不加紧修炼。

而那些珠子,燕开庭则是不敢再吸收,保存在了储物戒之中,心想着也许以后还会有作用。

只是吸收这些力量已经不能在让燕开庭地道开心与满足了,这些力量,几乎在域界中到处都是。而自己日日夜夜所寻找的出路,却是一点线索都没有。

完全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进来的,也完全没有想法自己该怎么样出去。

燕开庭躺在床上一阵翻滚,然而安却好似根本就不在意他一般,在一旁拨弄炉火。

外面的雪越下越大了,起初燕开庭觉得很美,那种空旷的孤寂感之中带着一种难以言说的伟大,只是现在,一看到雪,燕开庭就只觉得自己很烦躁。

难不成真的要在这里呆上一辈子吗?

安虽然漂亮可爱,但总给人一种距离之感,不是因为性格上或者是两人相识不久什么的原因,只是单纯的,燕开庭觉得安和他不一样,完完全全地不一样。

甚至有时候,燕开庭会在想,安究竟是不是一个人?

但是看这安有着一副与人无异的血肉之躯,也有喜怒哀乐,燕开庭的这种疑虑便会打消几分。这段时间经过自己的观察,他发现安似乎是这个地方的守护人,平日去域界,安其实什么都不做,只是随处转一转,采摘一些吃的食物,但是就像是任务一般,安长久以来,竟然一天都没有闲下来过。

似乎她感觉不到累,不会生病,就这样日复一日的,做着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要去做的事情。

燕开庭望着简陋的茅草屋顶,竟然有种失去了希望的感觉,这让他瞬间坐起身来,大叫一声,

“不行!我一定要回去!!”

这一声叫喊,把蹲在一旁的安吓了一跳。

她也不是不知道燕开庭想要回去原来他居住的地方,但是却不曾想到他竟是有这么大的决心。好似为了安慰燕开庭一般,安望着燕开庭道:“在离这里很远很远的地方有一个域界,看起来很是奇怪,我也未曾进去过,你若是有想法,可以去那里看一看。”

“哦?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燕开庭自然是问的里面的环境。

安摇了摇头,道:“我不知道,你自己去看一看便知道了....不过,我应该不会跟你一起上去.....”

燕开庭皱眉道:“为什么?”

安叹息一声,道:“我的预感告诉我那里很危险,非常危险,我不能去,因为我还要活下去,我不能死。”

安非常坚定地望着燕开庭,道:“你与我不一般,你很厉害,域界任何怪物和险境都难不住你,你应该能去上面一试。”

燕开庭点了点头,的确,安行走在域界中,可以说全靠着那一身蓑衣将自己伪装起来,以逃脱各种怪物和险境,她真的就是一个普普通通没有任何灵力的人,就连燕开庭所吸收的灵魂之力,安虽然知道,但也却是不能吸收的。

第二日,安带着燕开庭在雪地里一阵跋涉,不知走了多久,安才停下身来,指着漂浮在两人上方的一个域界道:“就是这个了。”

顺着安手指的方向,燕开庭向上望去,只见一个域界漂浮在两人上空,燕开庭顿时就愣住了。

这个域界中,仿佛就是一个透明的气泡,里面根本没有任何东西。什么山川湖海,草原河流,荒漠戈壁....全部没有,只是一个透明的气泡在那里,叫人不注意的话,很可能就会看漏过去。

“这.....”燕开庭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很奇怪,对吧?”安望着那个域界道:“我能够感受到那里面很危险,仿佛有什么在对我说不要去。但是这个话语却是对我的,而你,想去就可以去。”

“这是为什么?”燕开庭皱眉问道。

安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其实,我不明白的和你一样多呐。”

“好吧....”燕开庭望着那个域界,什么都没有的话,会不会就是什么都有呢?自己能够回去原来的那个世界的方法,会不会就蕴藏在这个透明的域界当中呢?

燕开庭正准备起身,安一把抓住了他的袖子。

“怎么了....?”燕开庭问道。

“活着回来。”安拉着燕开庭,眼神万分恳切,燕开庭朝她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摸了摸她的头,道:“当然。”

望向那个域界,燕开庭心里顿时泛起一股紧张的情绪,仿佛有什么东西在那里等待着自己,燕开庭一飞上升,就钻入了透明的域界之中。

下方,安望着燕开庭的身影,久久站立在原地。随后,也向着旁边的一个看起来好似是山林一般的域界飞过去。

荆州婺城,妖神漂浮在叶家上方,负手而立,注视着叶家整个府院,久久没有离开。

“怎么样,这次你应该满意了吧。”妖神冷笑一声,仿佛是在自说自话。

只有他知道,他心中的那道声音,从来都没有停止过,不断催促着他,就像是拿着一根鞭子狠狠地抽动他,鞭策着他来到这荆州婺城。

随即,心中那声音又告诉他自己想要去另一个地方看一看,妖神虽然很是不耐烦,但是他也打着自己的注意,便应允了心中叶南霜的呼求,来到了荆州婺城西南方向的郊区。

在那里,建造着一处陵园,叶南霜的母亲就安置于此,陵园之内,远离了人烟,很是安静,只有风吹动树木沙沙作响的声音,还有些许鸟鸣啾啾声,妖神发现,自己的灵魂在此刻也甚为平静,不是来自叶南霜的平静,而是自己的灵魂,仿佛在这陵园里,得到了安抚一般,静谧无声的环境之中,妖神觉得自己的思绪飘回了很久远的从前。

那时,自己方才初醒,第一次看到这个世界时,是如此惊喜和慌张,无数个静谧的夜晚独自望月,飞灵峰上的露水洗涤着他,他感到一切都是那样美好。

然而只要有了私欲,便再无止息了。

妖神从来没没有来到过这个地方,却十分熟悉,直直就朝着叶南霜母亲的陵墓走了过去,刚走到近前时,妖神身型一滞,便停在原地。

在他眼前,背对着他,站着一个年过半百,头发有些半百的男人,正抚摸着面前的墓碑,和那被埋葬之人说着话。

“慧儿,南霜....还会回来吗?”那男人一边抚摸着墓碑,一边道。

这人便是叶南霜的父亲,叶尊。

妖感到体内叶南霜的灵魂一阵激荡,在体内疯狂地窜来窜去,妖神不得不动用全力压制他,闷哼一声,一不小心就发出了声响。

叶尊感到后方有点声音,便转过头来,当即就是一惊。

“南....南霜?”南霜这个号,还是叶尊亲自赐给叶南霜的,自此以后,便只称他为南霜。望着眼前自己已是模样气质大变得儿子,叶尊竟然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好。

“你回来了?”望着妖神,对儿子的思念完全让叶尊忘记了叶南霜此时已经化作妖神的事实,就向着妖神走去,就欲将妖神拥入怀中。

妖神最不喜别人朝自己走来,还越走越近,就欲出手,可是体内叶南霜的灵魂此时便地异常强劲起来,根本就让他下不了手,只能一步一步向后退去,眼睛直直盯着叶尊,满是提防。

虽然叶尊连上师都不是,但是妖神还是感受到了一种难以言说的恐惧,他倒不是害怕妖神会对他做些什么,杀死叶尊自己只需在一挥手之间,可谓是毫不费力。他害怕的是体内叶南霜的灵魂此时冲破了压制,反倒将自己的灵魂之力削弱,如此一来,他此前所做的都白费了。

他需要控制叶南霜的灵魂,必须就得用自己的灵魂力量压制住他,他所想的是在满足叶南霜所求之后灵魂暂时平静的那段时间,就将叶南霜的灵魂彻底压制,然后再慢慢地将其消灭。

只是没想到,他似乎有点低估了叶南霜的灵魂之力,在他的体内,现在已然是进行了一场战争!!

妖神此时慢慢向后退着,只见叶尊还在朝着自己不断走来,一边走,一边还说着要帮自己脱离苦海等废话,妖神实在是忍受不住,一声诧喝,整个人身上燃烧起一团红红的火光,随即升空朝远方飞去!

飞升上空,妖神强忍着体内叶南霜灵魂暴动带来的不适,向着远处飞去。

“哼!”腰身冷哼一声,恨恨道:“迟早有一天,我会将你赶出去!”

此时,燕开庭已经落在了那透明的域界之中,这一次进入域界穿过那层薄膜时,燕开庭只觉得自己的眼睛就像是被什么给蒙住了一般,除了白茫茫一片什么都看不见,等他在域界中缓缓下降时,感受到自己的脚尖触底的那一刹,燕开庭的眼前才豁然开朗。

燕开庭伸出手来,将萦绕在自己面前的白气左右拨弄了几下,眼前便显出一块平原来。

只是让燕开庭感到惊讶的是,他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去形容这块地方,这是自然界中根本不存在的景象。

燕开庭低下头,看见自己所站在的地面就如同平滑无痕的镜子一般,倒映着自己的身影,这块镜子一般的地面,仿佛延伸到天际,根本看不到尽头。

此时,自己可以说是完全丧失了方位感,不论朝向哪个方向,都是相同的景物,根本没有一丝不同。燕开庭随意地朝前走了几步,发现自己每一步踏在这地面之上,就会以自己的脚为中心振荡起一圈圈向外散开的涟漪,好似行走在水面之上。

“真是个奇怪的地方....不过,这个地方怎么看,好像什么东西都没有啊....”燕开庭环顾四周,空旷一片,若是有什么东西可谓是一目了然,然而在他的视野之中,就是单纯的一片白色。

那是镜面倒映着仿佛在天空之上的白雾呈现出来的颜色。

燕开庭也不想这么多,只能说这个地方的确是非同一般,能够将简单如此极端地呈现出来的地方,往往都会蕴藏着难以解释的复杂。

或许自己想要找的东西,就在这个地方。

只是,现在自己应该朝哪个方向走呢?望向四周,燕开庭完全是一点头绪都没有。

思索片刻,燕开庭伸出手来,竟然有风!!

风的方向非常一致,都是朝着自己的左侧方吹过去,那么这风便是来自自己的右手方向,燕开庭朝右边看过去,也不见有些什么,但是燕开庭仍然打算朝那边走。

至少那边,是风来自的地方。

燕开庭这样想着,便加速朝着那边跑去,跑着跑着,燕开庭脚下不断用力,恨不得发挥出自己最快的速度,但就在这时,一声清脆的破裂之声就传到了他的耳朵里。

仿佛是来自自己的身后,却又仿佛来自自己的脚下,燕开庭低头朝着自己脚下一看,只见自己脚下出现一道道裂纹,镜面一样的大地,仿佛就在此时裂开。

咔哧咔哧,燕开庭停下了身子,望向后方,如此之大的一条裂纹,好似美人脸上的一道伤疤,燕开庭正感到惊奇的时候,脚下突然一空,整个人便掉了下去。

难道这大地下面是空心的?

燕开庭整个人便掉了下去,根据他自己的常识来看,自己要不就是要掉在水中,要不就是要掉到另一个可以接触到的地面之上,可是没想到自己竟然是往下掉了一阵子便好似停立在了空中。燕开庭睁开眼睛一看,自己正处于一片黑茫茫当中。

就这样漂浮着,身边什么都没有。既不是水,又不像是别的东西,自己身处其中,可以随意走动,变换方向。

燕开庭还从来没有来到过这种地方,要不就是白茫茫空阔到让人感到无缘由的悲凉与孤寂感,要不就是在这种黑漆漆的一片当中承受着来自四面八方的压迫感、

万一现在突然跳出一个怪物来呢?燕开庭心想,这种鬼地方,发生什么燕开庭都不会觉得奇怪。

抬起头来向上望去,上面清楚呈现着地面的裂痕,燕开庭就欲朝着地面飞去,可就在这时,自己就这样向下不经意的一望,就发现在黑暗深处,竟然亮着一个光点。

黑暗之中的唯一一缕光芒,就这样映入了燕开庭的眼帘,燕开庭略一思忖,就决定先朝着那亮光飞过去看一看,想必在那亮光之中,应是隐藏着另一番天地。

燕开庭也不作停留,当即就调转方向,朝着那亮光快速飞去。

在茫茫黑暗中,人都会渴望着近处的光明,燕开庭本来向上飞一小段距离就可以脱离黑暗来到地面,然而此时他却不知道为什么,仿佛对那茫茫黑暗之中,根本看不清楚有多么远的那一点亮光飞了过去,他觉得自己仿佛像是受到了召唤一般。

也不知飞了多久,那一点亮光渐渐变大,渐渐地,竟变成了一个光团,燕开庭知道自己已经是离那光团近了,便加速朝那亮光飞去。

待到终于到那亮光前方时,燕开庭渐渐停住飞势,小心地朝那团亮光潜了过去。

走近一看,这团亮光就像是一个发着光的巨大的茧,约有一人多高,缠绕着一根根发着亮光的丝线,这茧虽然密不透风,但是在其上方,却又这一个薄薄的缺口,燕开庭用手指轻轻捅了一捅,从那缺口里就发射出一道十分耀眼的白光来。

燕开庭赶忙躲避在一旁,担心从这缺口里突然蹦出个什么东西来,过了片刻,这缺口却是没有一点点变化,应该是没有什么危险,燕开庭便站起身来,将眼睛凑到那缺口,向里便望着。

这一望不要紧,简直将燕开庭吓了一大跳!

在这个巨茧之中,赫然躺着一个婴儿!!

只见那婴儿周身裹着细腻的白色棉布,躺在巨茧之中睡得正香甜,皮肤洁白仿若透明,呼吸均匀,是不是还发出奶声奶气的嗯嗯声,像是在做着什么美梦。

燕开庭也不是没有见过婴儿,但是在如此奇怪的地方上见到一个人类婴儿,还是太奇怪了!

燕开庭仔细感知一番,发现这婴儿浑身上下没有一丝灵力,只是一个普通人,再仔细看过去,燕开庭总觉得这个婴儿的面容有几分熟悉.....

安!!

这婴儿,居然跟安长得有七八分相似!!

或许他长大之后,就是安的模样。

再一想,安也是没有一点灵力,就像是一介凡人一般,这婴儿也是如此。

就当燕开庭陷入了自己的思考当中时,他没有注意到的事,在他看见了婴儿的那一刹那,这个巨茧就开始分崩离析,等到他反应过来时,这个巨茧好似已经承受不住婴儿的重量了。

婴儿就朝着下方坠去,燕开庭一惊,赶忙将婴儿抱在了怀中。

就在此时,燕开庭突然感觉到了一种极为危险的预感,环顾四周,燕开庭很明显地就能感受到,此时这个黑暗世界,正在崩塌。

燕开庭抬头望去,自己踩下的裂痕还在发着亮光,无论如何,要先离开这个地方再说。

燕开庭抱着婴儿,全速向着上方飞去,此时他已经能够感受到身边的黑暗好似在逐渐变淡,或者说是被某种力量给吸走了一般,无法保持稳定的状态,燕开庭在此间飞行的状态也十分不稳定,但是他知道,自己只要稍作停留,说不准就会和身边的这些黑暗一般,被那无名的力量所吸走。

此时,他紧紧盯着那上方裂痕所发出来的一点亮光,拼了命地全速朝着裂痕飞过去,仿佛就是在自己到达裂痕的那一刹那,燕开庭站定在镜面大地之上,脚下的镜面大地也开始分崩离析。

好似一块被打碎了的镜子,这块漫无边际的大地就变成一块一块的小碎片,燕开庭整个人都呆住了,仿佛这个域界都要开始灭亡了。

自己是不是动了不该动的东西?是因为这个婴儿吗?

燕开庭也不想多想,便抱着婴儿赶忙向域界之外飞去,穿过层层浓雾,燕开庭终于感受到那一层薄膜从自己的头顶划到自己的脚尖,终于出来了!!

燕开庭抱着婴儿,缓缓落在了雪地之上,抬头望去,那透明的域界此时一阵波动,时候就再无动静。

消失了么?燕开庭望着这一块什么都没有了的阴沉天空,看来那域界还真是消失了呐。

抱着婴儿往回走着,燕开庭的心情有着说不出的沉闷。自己想要寻找的线索根本就没有一点发现,并且不知怎的还带了一个婴儿出来,难道自己要将他养大么?燕开庭望着怀里的婴儿,道:“罢了,罢了,都是机缘巧合啊!!”

谁知怀里的婴儿突然醒过来,在襁褓中发出嗯嗯的声音,望着燕开庭,甜甜地笑着。

燕开庭看着婴儿浑身上下只裹了一层棉布,生怕把它给冻坏了,于是就朝着安的茅草屋快速跑了过去。

回到茅草屋,已是快要天黑,安应该还要一阵子才能回来。炉火燃烧地正旺,推开门便是一股暖气袭来,燕开庭顿时感到一阵幸福的困意,恨不得就此躺在床上睡过去。

在那个奇怪的域界之中,自己也消耗了不少体力,想要睡觉了吧。

燕开庭将怀中的婴儿往床上一放,给他盖上一层棉被,婴儿的脸色便渐渐变得红润起来,望着燕开庭笑着。而燕开庭则是蹲下身来,在炉火之下的炉灰里一阵拨弄,挖出两个烧红薯来。

“方才是不是冻着了?”燕开庭笑嘻嘻地剥开一个红薯,撕了一小块放在了婴儿嘴里。

“这里也没什么好吃的,就只有这些,等安回来了,我给你烧点汤喝。”燕开庭自顾自地说着,也不管这婴儿听不听得懂。

过了一会儿,燕开庭开始有些着急地想外边望去,外面的天色已经不早了,但是还不见安归来的身影,夜晚的雪下的是最大,最猛,燕开庭不禁有些担心起安来。

毕竟这样一个柔弱的小女孩,在如此风雪天气里,万一倒下了该怎么办?或者,是在域界中发生了什么危险?

想到这里,燕开庭就转身向炉火里加了几块干柴,便走出房门,四下寻找着。

自己早上先行进入域界,也不知道安此时在哪个域界之中,燕开庭担心自己与安错过,也不敢走远,就在茅草屋不远的地方转悠着,心想一见到安就给她一个熊抱!安不是怕冷吗,自己给她温暖温暖吧。

燕开庭一边转悠,心下还在想着房中的婴儿怎么办,难道真的要将他养大吗?自己可是总有一天要走的,想着想着,燕开庭的视野当中,就渐渐出现了一个黑点儿,那黑点移动地极为缓慢,燕开庭一看便知是安,赶忙飞奔过去。

只见安行走的身后,拖着一长串血迹,燕开庭一把将安抱在怀中,就朝着茅草屋奔去。

“为什么受了这么严重的伤?!”燕开庭的怀中,安的眼睛半睁半闭,眉头微微皱着,从蓑衣下直往下坠着一串血迹,燕开庭也不知道她伤在了哪里,只能抱着她尽快往温暖的地方跑去。

推开茅草屋的门,燕开庭将婴儿往里边挪了挪,便将安放了上去。解开安的蓑衣,只见在安的腰侧渗出一大块血迹,看衣服破损的模样,应该是被什么猛兽一般的怪物所袭击。

燕开庭小心地解开安的外衣,露出里衣来,燕开庭犹豫了一下,便将安的里衣也慢慢解开,露出了那狰狞的伤口来。

安的皮肤真的好似雪一般白净,那伤口就越发显得夺目起来,在安的腰间,足有燕开庭手掌大小的伤口,正在往外缓缓淌着血。

燕开庭仔细检视了一下安的身体,发现只是外伤,才松了一口气,只是外伤便好办了。燕开庭从芥子袋里拿出一个小药瓶,将其中的晶莹透亮的粉末均匀到撒在安的伤口之上,随即又拿出来一颗为自己准备的保命丹和回神丹,全喂进了安的口中。随后,燕开庭将安的衣服缓缓剥除,在自己的储物戒里一阵翻找,找出了一件自己平日很少穿但时刻准备着的衣服,为安穿上,大是大了些,但总比她那已经破损满是血迹和补丁的衣服要好。

安早就昏迷了过去,燕开庭便给她盖上了被子,喂她喝上了一点热水。毕竟像安这样的凡人,不像他们修炼人士,是需要好生照料着才会慢慢恢复的。

做完这一切,燕开庭自己也是精疲力竭了,望着床上熟睡的安和婴儿,燕开庭坐在一旁的桌子旁边,撑着头,叹了一口气,道:“燕开庭啊,燕开庭,看看那你现在的样子,明明自己都还没有长大,怎么就做起了父亲来呢?!”

安其实比自己也只小了四五岁而已,方才自己解开她的衣服为她疗伤时,心中竟然是没有一点反应。安长得也不差了,算得上是个美人儿,身材虽是清瘦,但是也别具美感,换做以前的自己,应该早就趁虚而入了。但是自己刚刚的反应,分明就是没把安当做女人来看。

事实上,燕开庭发现自己吧安当做女儿来看了,那么那一个又是怎么回事?燕开庭再返回途中解开了一次婴儿的襁褓,发现他是个男婴,难不成自己年纪轻轻,就要在这冰天雪地里儿女双全了??

想到这里,燕开庭内心里就是一阵哭嚎!!

“我要无想,我要无想啊!!!”

不知自己一个人在这房中发呆了多久,困意就将燕开庭整个人裹挟,他便趴在桌子上睡了过去。

睡梦中,燕开庭好像又来到了那个透明的域界之中,此时自己站在镜面大地之上,此时的大地完好无损,就像刚刚到来时一般。燕开庭知道这镜面大地会破裂,便小心翼翼地在其中走着,不敢稍微用力。

“燕萧然,燕萧然!”燕开庭已经,他只听得有人在叫自己,不知道道是谁,也分辨不出这声音来自何方。

燕开庭愕然地站定在原地,只见自己的前方突然起了一阵白雾,随即一名女子就从白雾中朝自己走来。

这名女子生的十分美丽,身高与燕开庭差不多,穿着一袭暗银色的纱衣,周身泛着隐隐玄光,一双含情脉脉的眼睛嵌在洁白无瑕的面庞之上,淡红色的嘴唇让她看起来十分温婉动人。仔细看她的面容,竟然也与安有几分相似。弄的燕开庭都糊涂了。

“你是.....你是谁?”燕开庭问道。

那女子望着燕开庭,眼中仿佛含着秋水,轻声道:“我是这个世界的主人。”

“什么?主人?”燕开庭以为自己听错了,若是主人的话,自己怎么从未见过你?燕开庭便问道:“那你认识安么?”

女子温柔一笑,道:“当然,安是我的孩子。”

燕开庭的眼睛蓦然睁大,不过眼前这女子的面容,的确好似是放大了一般的安。

“那么,那个男婴便是你的儿子?”燕开庭问道。

女子点了点头,然后道:“燕萧然,你来我的世界也挺久了,有什么想问的,今日便问了吧。”

女子的身影空灵且悠远,完全不似凡人,燕开庭却没在她身上感受到一丝灵气。

“这里,是什么地方?”燕开庭问出了困扰他已久的问题,要说这是个秘境,那怎么也得有出去的通道吧,燕开庭寻找了多日,却是毫无发现,于是他便觉得,这地方应该是与秘境有所区分。

“这里,叫雪乡。与你前来的地方,是完全不同,却有一丝联系的世界。”

燕开庭惊道:“有一丝联系?那么,通过这一丝联系,我可以回到我原来的世界么?”

女子微笑着点了点头,道:“你本是通过那一丝联系来到这里的。”

燕开庭心下一喜,就追问道:“好姑娘,你且告诉我吧,我想回家,那边世界,还有很多等待我的人,牵挂我的人,我不能在这个世界一直待下去。”

女子掩面轻笑,道:“我可不叫什么好姑娘,我是雪女,是雪乡的主人。”

燕开庭尴尬地笑了笑,挠了挠头,道:“我只是太激动了....雪女姑娘,求你为萧然指一条明路吧!!”

女子缓缓走着,边走边道:“原本不想见你的,毕竟....你是一个外来人,只不过因缘巧合,你在今日竟然救了我的两个孩子,我自是应当报答你。”

燕开庭恨不得将头都给点掉了,道:“是是是!!救你那两个孩子的确不容易!救您家小儿子还差点把我的命都搭进去了呢!”

雪女轻声笑了起来,道:“是啊,所以我便要给你两个选择。”

“哦?那两个选择?”燕开庭问道。

雪女却是反问道:“你觉得雪乡怎么样?”

燕开庭思忖一番,道:“挺安静的,就是有点孤独,在域界中什么都有,也不愁吃,只是安总耍性子不让我抓几只兔子吃,我好久都没有开荤了。”

仿佛被燕开庭的话语逗乐了一半,雪女呵呵地笑了起来,接着便望着燕开庭,道:“那么我便给你两个选择,第一,留在雪乡,我便把雪乡的这一切都交给你,从此雪乡对你便是你的拥有,第二,则是我给你指一条能够出去的方法,然而这个方法....我也不能保证是否管用,有可能你还没有开始,就死在这里了。而我们雪乡,从来没有死过人,也不喜欢死人。”

听了雪女这番话,燕开庭心中一阵嘀咕,且不说这雪乡只有你们母子三人,加上自己也不过四个人罢了,雪乡虽好,域界中都是灵力,但是对于自己来说,原先的那个世界,才是最适合自己的。

毕竟在那边,有自己牵挂的人呐!

燕开庭几乎是想也不想,就道:“我选择第二个!”

“这么确定?我说了,你可能死在雪乡。”雪女望着燕开庭,一再地强调着,不管是出于好心还是想要吓唬燕开庭好让他留下来,但是燕开庭却像是铁了心一般,道:

“说到死,我也是死过一回的人了,多亏了安,我又捡回这条命来的,你知道吗?原先我也是不用死的,几乎也是我自己的选择,抱着一颗必死的心,去完成必须要完成的事情!”

雪女一愣,她还是第一次知道,人竟然可以有这么大的决心。她的眼神恢复柔软,笑了笑,道:“好,那我便助你一臂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