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4章 幻觉碑(第二更)

作者:精品香烟书名:风水帝师类别:科幻小说更新时间:18/09/14 23:05:18字数:32

“好了。危险过去了,看来我们是幸运的。”秦风打破了平静,笑着说道。

主墓室内,他并没有察觉到有任何气场波动,这说明主墓室内并没有旱魃的存在。

就算有,也是没有惊醒。

不过后者这个可能性极小。

“安全了?”一考古队员,听到秦风的话,这才敢开口询问。

“嗯!”秦风点了点头,接着说道;“方教授,准备一下,咱们进主墓室。”

“好的。”方莫凯此刻听到这话,心中也是兴奋起来。

挖人祖坟,不得不说,方莫凯一把年纪了,脑子里的观念还是有点特别。

随后。

一行四人,朝着石门之中走去。

石门之后是主墓室。

石门的通道并没有多长。

当四人迈入这石门之后的时候,很明显的感觉到气温都下降了几度。

秦风知道,这是刚才那股死气爆发的原因。

在强光灯的照射下。

主墓室内的一切都显示出来。

主墓室很大。

可以说是十分的宽敞。

秦风目测了一下,主墓室内,估计有上千平方米。

完全是将整个地下岩石层掏空一样。

没有任何的支撑物体。

这样的建筑,在古代可以说是一种奇迹。

方莫凯三人一进主墓室,就被这些情形给吸引了。

主墓室内正中间有着一方主祭台,也是棺材摆放位置。

中间一条石板路通道,两边摆放着士兵的雕像,以及各种神兽雕像。

如同万国朝宗的画面。

方莫凯三个考古人员此刻就被这些雕像给吸引住了,开始研究起来。

秦风并没有阻拦,这些雕像都是没有丝毫气场波动,他早就已经用神识探测过了,安全的很。

此刻秦风的目光凝视在主祭台下面的两块巨大石碑上面。

两块石碑,一左一右。

左边的石碑高达接近三米。

右边的石碑高达接近四米。

石碑呈现长方体。

左边这块石碑上有着浓厚的气场波动,这种气场波动秦风熟悉,正是传承碑的波动。

不用想,应该就是传说当中丘处机创立的龙门派传承。

而右边这块石碑则是很普通,虽然也有一丝丝的气场波动传递出来,但对比左边这块传承碑的气场波动,就很普通了。

看到这一幕,秦风心中也微微的有些疑惑。

在旧时礼制习俗观念,古代等级制度严格,左右为区别尊卑高下的标志之一,普遍实行于各种礼仪之中。

由于君主受臣子朝见时,南面而坐,左东右西,臣子北面而立,左西右东,朝臣依官位由尊至卑一字排开,若官位高者有东,卑者在西,则尊右贱左,反是,则尊左贱右。

各代情况不一,考核史籍,情况如下:夏商周时,朝官尊左,燕饮、凶事、兵事尊右。战国时朝官尊左;军中尊右。秦尊左。汉代尊右。六朝朝官尊,燕饮尊右。唐宋明清尊左,元代尊右。

一般在喜庆活动中,以左为贵,在凶伤吊唁中,以右为尊。

按照礼俗,在这古墓之中,右边要比左边尊贵。

丘处机作为古墓的布局者,自然是得到了成吉思汗的重视,地位自然不用说,极其尊贵。

可他的传承,在这里,却还只能排在左边,这就有点意思了。

想到这里,秦风也开始有点好奇这右边的这尊石碑到底为何物。

当即收敛了思绪,迈开步伐,朝着这石碑走去。

想要知道这石碑到底为何物,最简单的方式就是触碰一下,用神识感知。

秦风清楚,这古墓之中不可能无缘无故的安放一尊无用的石碑。

而且还是右边这样尊贵的方位。

主墓室的通道并没有多远,很快秦风就靠近这石碑了。

近距离感受到石碑所散发出来的气场波动,秦风隐隐的有所察觉;“幻阵碑?”

他不干确定,仅仅凭借石碑散发出来的气场波动还无法肯定。

想了想,他伸出右手,直接触碰到这石碑之上,同时,神识探出。

然而,也就是在这一瞬间,异变发生。

秦风只感觉到神识一阵晃动,周围景色一变,他就置身于一处深山丛林之中。

同时,大量的信息出现在他的脑海之中。

“果然是幻阵碑。”秦风感知着周围的情形,做出了肯定。

这右边的石碑就是幻阵碑。

幻阵碑顾名思义,所储存的就是幻阵。

此刻,就是他的意识进入到这幻阵里面。

幻阵碑一般都是古代风水师用来记载某件事情的。

也可以说是某个人记忆。

秦风没有挣脱这幻阵,他要挣脱出来,非常的简单,相反,此刻他的好奇心更加的浓厚起来。

能够在千年帝王墓之中存留的幻阵,他当然会感到好奇。

幻阵缓缓的启动,随着脑海中涌入的信息,秦风在这幻阵之中,如同身临其境。

这是一座偏远大山里,这个村子叫沟头村。

这也是一个战乱的年代,各地不断打仗,很多人妻离子散,暴尸街头。

但是由于这个村子比较偏远,村里人生活的还算安宁。

沟头村有位农夫,每天靠经营家里的一亩薄田度日。

这日农夫像往常一样给自家薄田翻土。

烈日当空,农夫热的汗流浃背,便走到田边一颗柳树下乘凉休息。

农夫想着家中妻儿老小全靠他自己维持,心里不免一阵叹息。

年迈的老母亲卧床不起,每天要靠妻子伺候。

家中的长子年仅五岁,尚不知事,次子蹒跚学步,更是增加了他的压力。

农夫托着下巴发呆,突然柳树后面传来一阵耳语,声音低沉杂乱,像是有一群人在交头接耳。

农夫躲在柳树旁悄悄的把头探出去观望。

只见四个白发苍苍,仙风鹤骨的老头在谈话。

其中一个胡子头发全都发白的人说:“这沟头村上空布满阴云,其中尤为村西头那户富裕人家最为浓密,怕是不出几日,必有人亡啊。”

另一个老头接道;“死人不是稀松平常的事嘛,怕是这人死前有此异相,死后必定不太安稳呐!”

白胡子老头又说道:“此村上空遍布阴云,恐怕全村人不得善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