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禁术

作者:神出古异书名:十方乾坤类别:科幻小说更新时间:18/06/23 08:00:00字数:7066

所有人都愣住了,鬼三台所指之人,不是别人,竟然正是口口声声说萧一尘是魔道中人的那个藏锋谷青衣老者唐长老。

那青衣老者见他忽然说自己是什么魔道中人,不禁往后退了两步,左右四顾,见无人替自己说话,登时一怒,像是气急败坏一样,指着他道:“你在这里胡说八道什么!”

鬼三台嘿嘿笑道:“我哪有胡说,你要不是魔道中人,怎么对你们魔道的功法这么熟悉?”

此言一出,众人这才恍然大悟,心下渐宽,原来是这鬼三台又在插科打诨了,不过这话却也在理,这藏锋谷的唐长老死咬着说萧一尘动用的是魔道功法,可是这里,谁真的对魔道功法那么了解?有谁看一眼就知道是魔道功法,而不是玄功走火入魔呢?

“你!”

青衣老者一时辩答不上来,也知道自己说不过这“天下鬼辩”,气得一摔衣袖,坐了下去。

就在这时,人群里又响起一个老者的叹息:“唉,你们不要吵了,一切只因我一时疏忽而起。”

众人又循声望去,这次说话之人,却是玄青门的一位长老,而那长老并非别人,正是玉玑峰天机尊上座下,天机阁的天阳长老,平日里负责传弟子们典籍功法。

只见天阳长老缓缓从座椅上站了起来,摇头道:“都怪我一时疏忽啊……我玄青门有一门功法,名为‘三元焚心诀’,只因此诀修炼之后极易走火入魔,所以许多年前被掌门封禁了起来,任何人不得再进行修炼,只因我一时疏忽,在天机阁落下了一册……”

他说到此处,伸手向台上指了指,续道:“三年前,这名弟子来天机阁,无意间便窥得此法,当时我将秘籍收回,因恐天机尊上责罚,故而未有如实上报,哪想这弟子天赋如此好,竟然过目不忘,将这法诀给记下来了……”

众人听完之后,均是一惊,玄青门还有这等功法?那这么说来,方才这弟子在台上所使,并非什么邪魔歪道的功法,而是玄青门的禁术了?

“此事我回去后自会向天机尊上请罚,诸位不必怀疑我所言。”

天阳长老摇头叹了一声气,又向眉间意道:“你解开他衣裳,看他玉堂穴、气海穴、百会穴这三处地方是否有赤红血纹。”

眉间意立即解开一尘的衣裳,果不其然,在他胸口和丹田处皆有赤红纹路,想必头顶也不例外了,原来这孩子竟背着师妹修炼了师父明令禁止的功法,这三元焚心诀虽然厉害,但因修炼不慎便极易走火入魔,同时修炼之人性情也会逐渐产生变化,所以当初才被禁止,可又因这功法是玄青门历代前辈专研出来的,所以师父没有下令全部焚毁。

想到此处,眉间意终于安下了心来,并非当年他体内的浊魔之气未有除尽,至于这三元焚心诀,还好今日发现得及时,否则日后待他无法回头,后果真是难以想象。

高台上,几位正宫长老对视一眼,坤仪长老道:“既如此,我宣布,此次天门会武乾位之首,归属玄青门。”

远处玄青门的弟子终于松了口气,刚刚真是替萧一尘捏了把冷汗,幸好有天阳长老及时站出来澄清,否则今日还不知如何收场。

台下其余门派也无异议,虽说刚才萧一尘动用了禁术,但这禁术也是人家玄青门的禁术。

藏锋谷那边,众弟子和几位长老脸色都不大好看,可是现在又有什么办法?连天门四位正宫长老都不去追究了,难道他们还要咬着不放说这是魔道功法吗?回头反倒叫人说他藏锋谷输不起了。

原本这次他们胜券在握,谁想到最后杀出这么个人来?真是叫他藏锋谷一败涂地,早知道也该设立一个候试弟子了,几位长老现在真是追悔莫及。

“这三元焚心诀会有反噬,你先带他下去吧。”天阳长老看向台上道。

“恩。”眉间意微微点头,双足轻轻一点,便带着萧一尘往外面去了。

……

夜里一弯弦月斜挂,大殿之中,四位正宫长老默然不语,乾元长老修为最高,坤仪长老是八宫长老里面的唯一女性,此刻也沉默不语。

过了许久,乾元长老才开口道:“你们认为,今日那少年使的确实是三元焚心诀吗?”

其余三人锁眉不语,天阳子是玄青门的长老,断不可能因袒护一个弟子便编造些故事出来,这件事应是没假了。

坤仪长老道:“我以为,这件事过了便过了,毕竟怎么说他也是玄青门的弟子,是凌音的徒弟,况且我看今日眉间意那信誓旦旦的样子,此子应是不会有问题,你想,偌大一个玄青门,青玄真人虽不问弟子收徒的事情,但若此子真的来历有问题,他会一点也察觉不到吗?”

乾元长老微微颔首,捋了捋白须道:“青玄真人道行深不可测,师妹言之有理,日后多加留意此子便是,但是今日白天,鬼三台的话你们注意到了没?”

坤仪长老凝了凝目光:“此人说话一向颠三倒四,师兄的意思是……”

乾元长老摇了摇手:“此人说话虽然一向颠倒,但是他绝不会无中生有,他说今天这里一定有一个是魔道中人,这句话,你们怎么看?”

听闻此言,另外三人皆是一惊,若是鬼三台所言属实,那可就不得了了,但他的话,究竟是指此次来参加天门会武的各个门派里面混入了一个魔道中人,还是说……天门里面有一个魔道中人!

想到此处,三人更是不寒而栗,若是天门里面有个魔道中人,那这个人又会是谁?若是寻常弟子也就罢了,可若是天门里面身居高位的人,那……根本不敢想象。

坤仪长老道:“那此事要立刻告知三位真人吗?”

“不要打草惊蛇。”

乾元长老手一抬,摇头道:“今夜之谈,只我们四人知晓,不可再让第五人知晓。”话到此处,停顿了一会儿,继续道:“另外,还有一事。”

殿上沉默了一会儿,坤仪长老道:“师兄所言,可是东碣那边?”

“不错。”

乾元长老捋了捋胡须,道:“东碣那边近来隐有异动,我怀疑……逍遥楼,魔天教,梦仙宗,白云阁这几个魔宗的人,都已经去了,而且……”他说到此处,停顿了一下,脸上神色也变得凝重了许多:“那几个魔头有可能亲自去了。”

坤仪长老脸色微微一变:“那几个魔头向来无利不往,何事竟引得他们亲自前去,莫非……”

乾元长老看向她道:“除了当年魔道那个天心祖师留下的那本天书,还有什么能够引得他们共同前去?”

“天书……”

离火长老和坎水长老也是脸色一变,乾元长老微微点头:“这些日,各大门派想必也会派人前去探查,甚至已有些门派暗中派人前往了。”

“那师兄的意思,我们也要派人前去吗?”

“不……”

乾元长老摇了摇手:“天门一向不参与各派之事,此次勿要打草惊蛇,暗中观察便是。”

“好,便依师兄之言。”另外三人一致同意。

天门乃是正道仙盟,而非独立门派,成立初衷是令各派团结一致,齐心对抗魔道,但时至今日,已经隐隐变了些味道,行事也越发诡谲让人捉摸不透了。

三天后。

一尘终于悠悠醒转了过来,身上还有些疼痛,眉间意见他醒了,取来一碗清水递至床前:“你醒了。”

“眉……眉师伯。”

一尘脸上仍然有些苍白,饮了一口水,小声问道:“师姐和师兄他们……都还好吗?”

眉间意笑了笑,心中却是轻轻一叹,那日除了他,伤得最重的也就是夏孤云了,但也不碍事,而他那天身受重伤不说,又接连耗尽真元,还遭受三元焚心诀反噬,到今日所幸无事。

“他们都没事,你还记得那天的事情吗?”

“我……”

一尘揉了揉额头,那天后来的记忆模模糊糊的,也只隐隐记得自己好像把夜如年打下去了,摇头道:“我有些想不起来了。”

“没事。”眉间意轻轻一笑,又道:“接下来师伯问你些事情,我不告诉你师父,但你须如实回答,好吗?”

“恩。”一尘点了点头,可心里却有些悬了,难不成那天自己失控,怪前辈传授自己的功法让人察觉了吗……

眉间意道:“你告诉师伯,这些年,你除了修炼你师父教你的功法,还有没有修炼别的功法?”

“我……”

一尘慢慢低下了头,难道怪前辈传授自己的功法,真的让人发现了吗?眉间意见他犹豫,追问道:“有吗?”

一尘皱了皱眉,道:“几年前我去连峰台,在葬仙崖遇见一位前辈,前辈传了我一套掌法。”

“恩……”眉间意微微点头,道:“那位前辈传你的是‘枯木龙吟’,至于那位前辈,他是门中一位高人。”

“枯木龙吟……”

一尘现在想来,怪不得这龙吟掌比苍龙吟威力大了许多,眉间意又问道:“还有没有呢?”

“我……”

一尘又有些犹豫了,最终还是开口道:“三年前我去天机尊上那里那次,我在藏书阁看见一本秘籍,把里面的心法记下了,后来长老没让我带走,我好奇之下便偷偷修炼了……”

“唉。”

眉间意轻轻叹了声气,一尘见她忽然叹息,问道:“眉师伯,那功法究竟是什么?”

眉间意摇头叹道:“那功法名曰‘三元焚心诀’,许多年前被掌门明令禁止修炼,只因修炼此法极易走火入魔,那天你在台上,便是施展此法,功力不够,导致走火入魔……”

“原来是这样……”

一尘总算安下心来了,还好怪前辈的功法没教人察觉,眉间意看着他道:“往后不能再修炼这套功法了,知道吗?”

“恩。”一尘点了点头:“我不修炼便是了,师伯不要告诉师父好吗?”

“好。”眉间意温柔一笑,可心中却百般无奈,这次出了这么大的事,又岂能再瞒着师妹,非但要告知师妹,恐怕连师父那里也不好交代,总算这次一尘是替玄青门争回了第一,功过相抵,否则修炼禁术,那可是重过,轻则面壁十年,重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