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〇八七章 还道尔是男儿身

作者:梅远尘书名:大华恩仇引类别:科幻小说更新时间:18/06/23 10:58:22字数:4449

人,上善若水,利而不争,处人之所恶,历苦而近于道。

雨,水聚天而落,善则润万物,恶则灭生灵,为天道所使。

善德若善水,能润万物,能容万过,能灭万恶,为人道所使。

申时二刻,天有积云,鸟兽归巢燕低飞,示雨。

浮阳郡,澹州,城西三十里驿道中,铜锣声响起...

“咚~~~”,“御风借道!”

“咚~~~”,“御风借道!”

“咚~~~”,“御风借道!”

一队行伍马车二三十辆、骠骑四五十匹、步卒五六十人正快步行过,一边不停打着锣、喊着道上行话,警示着想动手的黑道朋友。只见飘扬着的四面镖旗上皆印着两个黄色的绣字,正是他们所念的“御风”。御风,便是他们的镖号。

江湖人谁不知道,天下第一大镖局,就叫“御风”?

江湖上又谁不知道,御风镖局的当家叫易麒麟,是仅次于苦禅寺悬月大师的天下第二高手?

镖号和当家皆是这家镖局的金字招牌,若不是到了绝境,没人敢打他们的主意。是以镖队一路报着镖号行进,而又自是一路通行顺畅无阻。

“三哥,这出镖也真无趣的很,从耒阳接镖至今,这半个多月每日除了赶路还是赶路,我都晒黑许多!”一个十五六岁俊俏少年向旁边青年男子嘟嘴抱怨道。

“谁叫你非要跟来?你真当我们行镖是游山玩水么?”青年男子笑道。只见皮肤微黑,剑眉星目,端的是一份好模样。见俊俏少年气鼓鼓的,又温声言道,“倾心,向来都是男子行镖的,这餐风露宿的,你一个女儿家实在诸多不便,真个是难为你了!到锦州后,哥哥陪你好好逛一逛街市,好么?”

那少年肤白肉嫩,竟原来是女儿家扮了男装,只见她笑嘻嘻答道:“还是三哥好!你说到要做到,可不许诓我!”

“三哥自然做到。”星目男子朗声答道。

“噔!噔!... ...噔!噔!”一十三骑快步从驿道行过,泥灰溅到男装少女身上。

“呸!呸!坏透的东西,姑娘今日倒了大霉!”男装少女一边干咳,一边“呸”,一边骂。只听前方已然行远的马骑上幽幽传来一句,“急赶路,对不住了!”

星目男子听了这一句,忽然脸色大变,探首向前望去。

“哥,你怎么呢?”男装少女奇问道。

星目男子回过神,转头严肃谓她言道:“我怎跟你说的!出镖在外‘三分保平安’---带三分笑,让三分礼,忍三分气!你适才怎胡乱说话?”

少女见男子脸有怒容,似乎是真生气了,乃低头认错道:“是,哥哥,我莽撞了。你莫要生气!”

“你倒我在生气么?我是怕你惹了祸事!”星目男子拉住马缰定住马匹,正色谓少女道:“江湖之上,危机四伏。我们护镖远行须当与人为善才是,万不能平白招敌,知道么!”

少女咽了咽口水,问道:“适才那群人,武功厉害的紧么?”

“嗯,适才答你话的那人,内功非常高,是极少见的高手。”星目男子想了想,微微点头答道,“却不知道,江湖上甚么时候有了一个这样厉害的人物。”

“哥,他比你武功还高么?”少女试探着问道。

星目男子看着她,一脸宠溺道:“倾心,往后你就安生在家里待着罢。在家里,甚么人也伤你半分不得。”

凭着镖号和爷爷的招牌,少女这次随镖出行并未遇上甚么险事,还道出镖不过如此罢。适才见星目男子那般严肃的神情,少女知道刚刚自己口风无遮几乎召来祸事,当下暗暗自责。尔后再不发一言,老实催马跟着。

“啪!”一道闪电切开天际,发出刺耳的声音。队首一个中年汉子勒住马缰掉转马头,快步行到星目男子面前。

“三公子,这雨又临近了,前方七八里处有一家客栈,不如我们赶快一些?”中年汉子言道

星目男子点头道:“段镖头,正当如此,这便行快些罢!”

“咚...六如地,雨湿鞋,快行步,把脚歇!”镖中吆父敲锣大呼道... ...

天上积云由白转灰,由灰转黑,显是暴雨将至。

镖队离着客栈不足百丈,眼看就到了,可惜,人未至而雨先降。雨势如倾盘,雨点如坠珠,百步之外物事不辨。泥地积水成淖,车轮深陷其中,进退不得。骑镖师皆下马,与卒镖师一同推车,勉强缓行。

“师兄,我看那队镖的车马似乎被泥淖阻住了,我们是不是应该去帮上一帮?”梅远尘站在客栈楼阁边,谓湛通道人。他眼力甚好,仍可辨物。

湛通向外看去,只依稀看得一些虚影,点了点头道:“行出在外,能帮衬着些就帮衬着些罢!可是装服湿了,赶路亦是大大不便,不如我们光膀去帮他们使力罢?”

“如此最好!”梅远尘大喜道。

十三个光膀汉子从客栈冲出,行到镖车旁。“兄台,可需帮一把力?”

段正德大喜道:“多谢了!”

星目男子见这光膀汉恰巧是十三人,已知便是先前在驿道快行的那队人了,一时心中又喜又忧,不知是福是祸。

真武观下山这二十四人,皆是门派精锐,武功各个不凡。镖队虽有随行镖师近百人,却大半是拿着半两月钱的卒镖师,武艺稀松平常。百余人推着二十八辆镖车,犹觉蚍蜉撼树。这十三人分推十三辆镖车,一时间变出了泥淖。镖车既出了泥淖,这十三人便再推另外十三辆,不至半刻钟,二十八辆镖车很快便皆被推了出泥淖,缓行到客栈院落内。

男装少女不愿弄脏装服,一直骑在马上未曾落地,镖队到了院落中,才迈腿准备下马。

“啪!”又是一个惊天大雷响起。男装少女一半身躯已离了马鞍,马儿受惊窜起,把她重重甩了出去。

梅远尘早已注意到,此群人中仅这一个小哥未下马来,想他当是此中位分最尊的。这时见他被惊马甩出,急忙使出一招“颜面扫地”把他抱住,自己垫在他身下。甫一保住他,便暗叫“不好”。原来男装少女装服早已湿透,梅远尘把她抱在自己胸前,显能感觉他胸前异象,始知她是女儿身。

“啪!”一个清脆的耳光响起。男装少女狠狠在梅远尘脸上扇了一巴掌,便急急起来,往客栈里面跑去。留下真武观面面相觑的十二个老少道士和镖队中尬笑的一众镖师。